lbv07有口皆碑的小說 高武大師 txt-844 建城讀書-n0w5q

高武大師
小說推薦高武大師
宗湘和北伟都不是蠢货。
能够成为炼器协会的创始元老的人,无论是智力还是情商,必然都是顶级。
他们很清楚,搞“作弊”尝试是有极高风险的。
这个风险,不仅仅只是对试炼者,或许也包括相关的人。
当然,包含相关人等,这个概率不大,但不得不防。
而防备的办法,自然就是远离建宇屋。
不朽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仅凭一个念头就隔着无尽的星海杀人,能力的施展总得有个载体,而显然,建宇屋就是那个载体。
远离建宇屋,应该就没问题。
如此谨慎的安排,为的就是万无一失。
三方坐在一起的商讨会,似乎变得毫无作用。
君山没有去试探能不能作弊,散圈也没有去试探能不能作弊,炼器协会这边也毫无动作,好像大家坐一起,白聊了。
但其实没有白聊。
特别是对于唐部长来说,完全达到了目的。
唐部长之所以点明这个事情,就是希望让几方冷静冷静,不要贸然的“作弊”。
而经过他的提醒,反正,炼器协会那边是没啥动作了。
对于唐部长而言,这是好事。
否则,真的大面积作弊了,那就必然得大面积的惩罚。
而大面积的惩罚,会导致牵连人数太多,不利于后续计划的推进。
现在,老家伙们都谨慎得很,全都没有贸然行动,然后静观其变,让后辈去解题,这就达到了唐部长的目的。
比较容易出岔子的部分,就这样被唐部长不动声色的控制下来。
因为神域的关系,宗湘和北伟的谈话,完全瞒不过陆晚。
唐部长知道了二人的打算,也就没再多操心。
事情按照既定的轨迹,继续发展。
试炼者都在研究第三关的考题。
而君山这边,则开始在雪鹿谷附近,进行大规模的建设。
君山的意思是,要在雪鹿谷附近建造一个非常适合炼器的小镇,方便试炼者进行研究。里面的设备和设施要全面,整个小镇的市场也要繁荣,配套设施也要精益求精,另外,还有给一些文化、教育方面的配套,要做成有特色的炼器小镇。
这个小镇不仅为试炼者服务,同时也为炼器师服务,也为普通人服务。
之所以定格为小镇,只是不希望动静太大。
如果从一开始就说要建造炼器之城,那动静太大不说,炼器协会肯定不同意。
因为现目前,说起炼器之城,众人都想到的邙山。
邙山是炼器协会的总部所在,也是炼器师的聚集地,炼器材料的集散市场……
如果君山也说要搞个炼器之城,炼器协会必然警惕。
这是他们的利益,炼器协会必然反对,必然会采取措施,他们甚至可以凭借着炼器协会的影响力,干扰脸器材料市场。
而以“炼器小镇”为名,就显得好听了许多。
一听是小镇,自然就觉得规模不大,心里也不会太在意嘛。
而君山方面的理由让人很认可——主要是为试炼者提供服务。
试炼者就聚集在雪鹿谷附近,研究条件肯定是不太如意,市场供给也不太理想,他们也确实需要更好的服务。
所以,各方面都对君山的这个举措点赞。
然而,没有人知道,君山规划的可不仅仅是炼器小镇,从一开始,唐部长要规划的就是一座超乎寻常的炼器之城。
这个炼器之城的规模,将是前所未有的;提供的服务和设施,也是前所未有的。
在唐部长的建造计划里,甚至要引动地脉之火,来作为这个炼器之城的常用能源。
这个手笔是邙山远不能及的。
虽然,城市的规划宏大,但唐部长也计算过,其实投资不大。
这座城,可以用古池城建造的剩余材料来弄。
古池城那边,才是真正的吞金巨兽。
同时,虚空之舟的建造,也是头吞金巨兽。
在这两头吞金巨兽存在的情况下,地球社会也没有余力再去搞超级宏伟的计划,但是,这两个项目,其实都有富余材料。
搞建筑嘛,不可能材料刚刚好,总会有剩余。
而有多的剩余材料,都是建筑专用,或者大型建造专用。
如此一来,炼器之城就来了高级的材料来源。
唐部长也不追求完美,反正,剩下的材料都送过来,有多少他用多少。
材料多,他就多用;材料少,他就少用。
不够了,也不需要再额外补充,完全就是看菜下饭,随机应变。
如此一来,不仅成本可以节约到极致,对材料的使用也可以发挥到极致。
因而,这看似一个大手笔,其实花费不多。
甚至就连建筑人员,都是古池城那边暂时用不上的人过来搭把手。
把这样一个项目,混进一个真正的宏伟项目里,边际成本就变得极低。
而这个规划中的城池,就从小镇开始建设。
唐部长在为小镇忙碌,陆晚则全身心的监控着所有的试炼者,他的精神力弥漫在建宇屋附近,通过精神烙印,感知着所有人的一举一动。
大多数的试炼者,在为第二关苦练。
第二关的解题办法,早已经公开了,大家都知道怎么解,但光是知道解法还不行,还得真正的做出来。
这就是理论联系实际。
光有理论还不行,还得亲手做出成果来。
不客气的说,这些人,本质都是来凑数的。
连第二关所需要的基本技法也不具备,那就注定不可能取得成绩,这些人参加试炼也不会有什么傲人的成绩。
然而,唐部长却觉得这个试炼不错。
因为,能参加试炼的,能通过初考的,基本都是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

bjpfw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高武大師 txt-842 謹慎一點讀書-b5x7l

高武大師
小說推薦高武大師
而归乔的说法,显然也是有道理的。
现在,试炼者不能离开;但是之前却不同,之前进入过建宇屋的人,并没有限制。
因此,归乔认为,之前和现在不能等同。
之前建宇屋还不稳定,有些功能还没有发挥出来,而现在却不能用老思路来看问题。
俗话说,江湖越老、胆子越小。
归乔说道:“不朽大能,焉能相欺?若是惩罚也就罢了,我这个老家伙也就这样,可因为我一念之差而害了你,那就万万不能了。
所以,临到头,我觉得还是作罢。”
钟恩却并不认可,心里有些焦急,说道:“前辈,这样是不是考虑太多了?”
归乔:“在我的人生经历里,从来就只有考虑得太少而吃大亏。从来没有因为考虑太多而坏了事。
现在,我还是觉得谨慎一些是对的。
做人,应该有敬畏之心。
不朽大能,岂能不敬?
对于考题,我只能说,三个考题都是有答案的,而且一定有解,你们静下心好好尝试、好好琢磨,应该可以获得答案。”
说完,归乔就挥了挥手,示意钟恩离开。
钟恩好生失望。
而钟恩离开的时候,唐部长却给陆晚传音,笑着说道:“姜还是老的辣呀。没想到归乔都不用我去提醒,自己就琢磨明白了。”
陆晚:“依我看来,你们那一辈似乎都小看了这个归乔。你们总觉得归乔只有年龄和辈分,我却觉得,他不简单呢。”
唐部长点点头:“是啊。之前总是会忽略这个人,现在看来,归老确实不凡。不显山、不露水,但却看得明白。”
陆晚:“他看得明白,那咱们就少操点心。”
唐部长:“宗湘和北伟那边,还是尝试吧。”
陆晚点了点头。
唐部长脸色一沉:“这么久还没解开,这两人真是让人有些失望呢。”
在唐部长看来,宗湘和北伟,不应该这么差劲。
说实话,关于解题这事,唐部长的预判几乎都错了。
他预判归乔实力最弱,解开这题花费的时间最长,结果,归乔以超出他预期的速度,解开了答案。
同样,唐部长也对宗湘和北伟有预期,结果,这两人却比他预期的还要差。
当然,这样的预判错误,也更加证明,针对炼器协会的正确性。
这个协会,已经成了恶性肿瘤,影响着越来越多的人。
就连宗湘和北伟,这样曾经赫赫有名的人物,也被协会影响着。
最后,又等了数个时辰,宗湘和北伟才陆续解开答案。
宗湘的速度要快一些,北伟稍微慢了半个时辰,但唐部长看下来,却知道两人水平其实是半斤八两。
他们的解题思路都是一样的,用的是同样的思路。
宗湘更快,那是因为运气交好,在实践过程中迅速的获得了答案。
而北伟更慢,则是概率问题,实践时获得答案稍慢。
同类型的题,两人再做一次,宗湘就未必会被北伟更快。
而这两人的解题思路,都不如归乔那么精巧。
也就是说,这两人确实落伍了,他们已经不是站在地球炼器界的前沿。
而宗湘在解开题目以后,做了跟归乔一样的事情。
他立即吩咐随行,让十几个青年才俊过来。
很显然,他是要告诉试炼者答案。
唐部长一看,宗湘居然一口气叫了十几个青年才俊,顿时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如果这些人统统都作弊的话,那惩罚的人也太多了些。
人数太多,这游戏就不好玩。
所以,唐部长没敢耽搁,直接上门去拜访宗湘。
宗湘本来是要对麾下的年轻试炼者公布答案,因为唐部长来了,就只能暂停,出去迎接唐部长。
“不知道唐部长过来,有何吩咐?”
唐部长沉声道:“我知道考题后,也在琢磨,也琢磨出了答案。”
宗湘愣了一下,心想:你琢磨出答案,跑来找我干嘛?
唐部长接着说道:“本来,我是想把答案告诉君山方面的试炼者,让他们通关,但临到头了,却忽然觉得不妥。”
宗湘:“有何不妥?”
唐部长:“这试炼要求200岁一下,也就是明确给年轻人机会。你说咱们这些老家伙,知道了答案,然后告诉年轻人,这算什么事?这是不是作弊?
你说作弊的话,会不会出什么问题?
都是咱们这些老家伙在解题了,这还是试炼吗?
真神都已经深不可测,更何况不朽!
以不朽大能的能力,能够隔着亿万星空,在地球弄出建宇屋,他会不知道咱们在作弊?
我心里这么一想,便觉得此事不妥,不能贸然行事,所以,来找你商量商量。”
而宗湘的警惕心显然不够,皱眉说道:“第二关的考题,很多年轻人都答不出来吧,不也是从各种渠道获得答案的么,他们不也顺利走到第三关了?”
唐部长:“那可不一样啊。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之前建宇屋还不稳定,也没限制试炼者的活动范围,你看现在,试炼者都不能离开太远。
你想想看,为啥不能离开太远?
是不是有防止作弊的嫌弃?
这不朽大能鬼斧神工,超乎想象,咱们是不是得多留个心眼。”
宗湘也不傻,琢磨琢磨,但觉得唐部长说的有道理,问道:“唐部长是什么想法?有何方略?”
唐部长:“我也没啥方略。我只觉得,这事不能贸然行事。不如这样,你、我、归乔、北伟,咱们是个做一块商量商量,先找个人做实验。如果没有啥问题,那就好。有咱们的帮助,年轻人有更大机会拿到不朽的传承;如果有问题,那就及时收手,免得造成更大的损失。”
宗湘一听,倒也是个办法。
作弊的诱惑,太过诱人。
要完全放弃,肯定有些不甘心,万一是自己想多了呢?

ilbq1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高武大師 愛下-838 又有新聞熱推-3gqnx

高武大師
小說推薦高武大師
明明是一直朝着一个方向飞,为什么最后又回到建宇屋了呢?
这个问题,不仅张文凯想不明白,就连归乔等三个炼器界的老前辈同样想不明白。他们是一路跟着张文凯的,结果居然就绕了回来。
“这是怎么回事?”归乔问。
“我们是不是被困住了?”宗湘有些惴惴不安。
在他看来,这种一直飞然后就回到原点的情况,属于非常典型的困敌之阵。
迷宫阵法或者困敌阵法,往往都有这样的能力。
同样担忧的还有北伟。
要知道,建宇乃是不朽级的存在,倘若建宇屋周围真的有空间迷宫,那真神来了怕是也破不了,所以,他非常非常担心。
几人都想着唐部长,希望他给出答案,解答疑惑。
而唐部长沉默了一阵,然后说道:“你们试试。去往最近的城市,看看能不能飞过去?”
“好咧。”宗湘一马当先,以极快的速度飞遁而去,完全不顾及法力消耗。
没多久,宗湘回来了,表情带着喜色。
北伟连忙问道:“怎么样?”
宗湘:“真是怪事。我自己一个人飞,没有问题,可以直接飞过去。”
听到这话,北伟松了口气。
归乔沉声道:“看来,这个是针对试炼者的?”
唐部长点点头,说道:“之前,文凯说他感觉自己跟建宇屋有了联系,于是我就觉得有玄机。稍微尝试了一下,果然如此。”
张文凯:“唐部长,这是建宇屋留下的手段?”
唐部长:“应该是的。不过,这个手段倒也没什么恶意,只是不希望你们离开太远。根据测试,你们不能离开以建宇屋为中心,方圆百里的范围。也就是说,所有的试炼者,只能在建宇屋周边行动。”
张文凯不解:“这样有什么目的?”
唐部长:“这我就不知道了。不朽的意思,那是我能够揣度的。”
张文凯:“那就只能留在雪鹿谷了?”
唐部长:“应该是这样。”
张文凯有点忧虑的道:“那啥时候能够离开?”
唐部长:“这我就不知道了。或许有人获得了不朽的遗藏,或许等到试炼结束,这方面,我也不太清楚。”
嘴上这么说,但其实,唐部长心里很清楚。
这个局,本来就是他们做的。
哪有不清楚的道理?
所谓的联系,其实是一种错觉。
张文凯被标记了而已。
这个标记的手法,蔡氏兄弟曾经在结界内用过。当初,陆辰也被标记,然后被困在结界内。后来,他勘破了这个奥秘,也学到了这个手法。
这个手法,只能由掌控了精神力的人来施展。
唐部长魂修出身,精通精神力,而且已经成就真神,自然拥有精神力手段;陆晚同样也是真神级别,而且,这里是他的神域,所以,不知不觉就能做手脚。
而这么做的目的,也是不希望试炼者离开。
试炼者离开神域,就相当于脱离了陆晚的掌控。而脱离掌控,这个戏就容易穿帮。
除此以外,唐部长也计划在此地建立一个炼器之城。
要把人留在这里,才有城嘛。
如果大家玩着玩着没兴趣了,一哄而散,那还建什么城?
所以,陆晚和唐部长合击,就利用神域和精神力烙印的方式,做点诡秘的事情,然后阻止大家离开。
这也是陆晚一直没有现身的原因。
现在还是关键阶段,陆晚需要全身心的配合做戏,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做别的,所以,他干脆就不出现。
这次的好戏,唐部长是引子,故意把事情往想要的方向引导。而陆晚则是幕后的配合着,陆晚利用精神烙印的标记锁定张文凯,然后又利用神域的特性,制造了诡异的迷宫。
两人配合的天衣无缝,根本没人发现问题。
别说张文凯没怀疑了,就连宗湘和北伟,也都认为这是建宇屋的手段。
见张文凯有点忐忑,唐部长便笑着宽慰道:“别那么紧张。没大事。好好试炼,争取获得不朽者的指点。”
张文凯恭敬的施礼,然后告辞离开。
回到雪鹿谷,马虚海就找了过来,连忙问道:“怎么样?有什么有价值的新闻没有?”
与马虚海一同出现的,还有小周记者。
这段时间,小周记者将一直留在雪鹿谷,主要任务就是跟张文凯对接,然后将张文凯的见闻做成新闻稿。
张文凯有些激动,说道:“当然有新闻,而且还是不小的新闻呢。今天,唐部长又恰巧有了大发现。”
他这么一说,两人都非常的期待。
张文凯就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小周记者一听,便知道这果然是大新闻——试炼者居然无法离开。
这事以前还真没人知道。
消息发布出去,必然能够引起关注和议论。
这是非常有价值的新闻。
最妙的是,这新闻又是独家的。
当事人总共就只有五个——唐部长、张文凯、归乔前辈、宗湘、北伟。
炼器协会虽然投资了修行媒体,但宗湘和北伟,显然不太会在意新闻的事情。归乔前辈更是跟媒体行业毫无关系。而唐部长要公布这个事情,也需要时间和准备,远远没有报社来得快捷。
也就是说,这个新闻又是只有《修行人日报》刊发。
这种独家且重要的新闻,不仅有利益,同样还能强化报纸在读者心目中的地位。
另外,张文凯在建宇屋的所见所闻,还是非常的有价值。
里面的情况,张文凯了解的很详细,小周记者认真的琢磨了一下便有把握写出好看的新闻。
除此以外,第三关的考题,也非常的受关注。
这三个考题,恐怕也是独家的新闻。
明儿的新闻,要说销售,恐怕很难跟之前相比,但是论新闻价值,其实一点也不比之前差。
最关键的是,各媒体都在关注的事情,《修行人日报》却能够拿到独家新闻,这就就极大的显示了《修行人日报》的能力。
这是有助于订阅的。
读者订阅某份报纸,本质就是订阅这家报纸的能力,对报社能力投信任票。

5s57a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高武大師 ptt-822 完成看書-nqq8k

高武大師
小說推薦高武大師
为什么投资《修行人日报》?
这个问题的答案,在小周记者第一次提问时,陆晚就已经尽可能坦诚的做了回答。
他投资《修行人日报》是因为君山,而更深层次的战略目的,不便作答。
这是非常坦诚的答案。
直接告诉股东小周,君山才是关键。
既然已经有了真的答案,那么第二次提问,想要的就不是真的答案。
小周记者想要的,是可以写出来让公众看到的说辞。
陆晚的回答,就是一个说辞,从投资角度表示自己看好这个行业。
这当然是假话,但假话之中却有真意。
真意是什么?
真意就是没有君山。
在第二个回答里,陆晚完全没有提及君山。
这也是在告诉小周记者和马虚海,不要透露报社与君山的关系。
作为人精,马虚海和小周记者当然懂。
小周记者立即拿起录音器,将第一次提问和作答的内容掐掉,以表示不会让别的人知道君山在此事发挥著作用。
看到小周的动作,陆晚笑了笑。
陆晚微笑,小周和马虚海也跟着笑了。
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之后,小周记者笑道:“下一个问题很尖锐,还是跟我们报社有关。我想问问您,对《修行人日报》的这笔投资,是财物投资,还是战略投资。”
这个问题挖掘得很好。
一般人还真想不到这个角度。
这个问题,作为股东想要了解,作为读者其实也很好奇——陆晚作为股东,对报社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力。
财物投资,那就纯粹是赚钱。
战略投资,那赚钱就不是最重要的目的,而是有别的目的。
如果只是财物投资,陆晚对报社的控制就可以很浅,只要赚钱就行;如果是战略投资,那么,陆晚早晚会发挥第一大股东的权力,对报社加以控制,或者施加影响。
对于读者来说,通过这个问题,可以更好的了解陆晚跟报社的关系;而对于股东来说,这个问题就更加重要了。
毕竟,陆晚在报社是拥有绝对话语权的。
陆晚笑着道:“到目前为止,我没有干涉过报社的任何事情。对于我而言,这就是一次财物投资。”
这个答案当然不是真的。
君山都参与进来了,还屁的财物投资啊。
小周记者其实是明知故问,而陆晚则是顺着小周记者的思路,给社会大众、给股东吃一颗定心丸。
这叫做“合伙唱双簧”。
不得不说,小周记者是个能力很强的人。
有些事情并不在提前准备的清单里,但他却可以随机应变的给出完美的处理方案,甚至能够在采访过程中,尽可能的通过提问方式来美化陆晚。
采访的过程也很顺利。
陆晚对这次采访很配合,完全是有问必答,哪怕是一些尖锐的问题,他也给出了答案。
如此高度的配合,再加上精心的准备,再加上极高的社会热度,可以想象,当这篇采访稿放出去的时候,会引发多么大的轰动。
当小周记者和陆晚起身,相互握手的时候,旁边的马虚海就仿佛看到了报刊大卖的场景。
必火!
这是马虚海的判断,而且有望冲击新的纪录。
自从首刊火爆以后,《修行人日报》的销售就渐渐的下滑,虽然绝对数量依然很多,但下滑的趋势始终没有改变,而这次的访谈,绝对能够提振销量。
就在马虚海畅想之际,小周记者却对陆晚说道:“陆先生,感谢你的配合。这次的访谈非常的成功。回去以后,我会好好整理,争取在这周末时发布出去。”
周末?马虚海一愣。
今儿是周三,距离周末还有两天。
一篇采访稿而已,今儿做完,明天就可以发布了。
小周记者为何要拖到周末?
多拖几天有什么好处么?
马虚海满心的疑惑,但却没有立即发问,而是将疑惑放在心里,准备带回离开以后再问。
而陆晚对报社的流程不了解,完全不知道这时间其实有点拖,他笑着道:“周末发布也没问题。但有一点,你们需要注意。”
“陆先生请讲。”
陆晚:“我的师父许齐声的事情,你们可以多挖掘挖掘。”
小周记者和马虚海对视一眼,做了个眼神交流和确认。
显然,这是来自君山的意思。
这是在明白无误的告诉他们,往后的节奏,要往许齐声的方向去带。
小周记者和马虚海不太了解许齐声,这次采访中,许齐声也不是重点,所以,小周记者就说道:“陆先生能不能给我们讲讲许前辈的事情。”
陆晚哈哈一笑:“我讲出来的东西没价值。你们调查出来才有意思。好啦,今天到此为止,我还有别的事情,要离开雪鹿谷,就不留你们吃午饭了。”
小周记者和马虚海告辞离开。
等两人走后,陆晚也消失在别墅里。
瞬息之后,陆晚出现在长白山脚下的洞窟口,而唐部长就坐在洞口喝茶。
一个石桌石凳,再配上一壶雪山水烧融的茶汤,滋味隽永,惬意又闲适。
事实上,唐部长这是在等陆晚呢。
见到陆晚回来,他便问道:“还顺利吧?”
陆晚笑着道:“采访做得不错。小周记者的业务能力很强,该问的都问了,基本没有遗漏。我该回答的也答了。不仅如此,那小子还问了我好几个有点麻烦的问题。我也尽量回答了。”
唐部长:“他们知道其中的意思吧?”
陆晚:“采访结束的时候,我还额外的点了一下,特意让他们去了解下许齐声。这两个人都不是笨蛋,立即就知道,这应该是君山的意思。
他们会把这个节奏带起来的。”
唐部长笑道:“有个名句是这么说的,所有的历史都是当代史。

tbvoy好看的都市小說 高武大師 起點-814 處罰和表揚-ae0jk

高武大師
小說推薦高武大師
没有人喜欢被愚弄。
媒体之所以能够经常性的愚弄世人,那是因为很难被拆穿。
一旦被拆穿,必然会被读者抛弃。
在《修行人日报》的嘴里,《修行一周刊》就是吃人血馒头的存在,而毒果传媒就是幕后的阴谋主使,而很多闹得欢的媒体,也是瞎起哄、或者别有用心的存在。
《修行人日报》要么不报,一报道就是个大瓜。
而且报道的后续反馈,也让读者对《修行人日报》有了真实、可靠的印象。
相较于《修行人日报》的形象提升,那些在泡沫新闻上跳的很欢实的媒体,其形象就一落千丈了。
他们尝到了舆论民众的反噬,一下子沦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当他们的形象跌落至低谷时,君山方面出手了。
武法部公布调查结果,直接判定毒果传媒恶意炒作假新闻,违背新闻道德,给予吊销执照的处罚。
这样的处罚,就是将毒果传媒从这个圈子里踢出去。
事实上,武法部的处罚比想象的更重。
因为毒果被吊销的不仅仅是修行传媒圈的执照,而是整个传媒业的执照。
也就说,毒果传媒不仅要停办《修行一周刊》,他们原本的《娱乐一周刊》也要停办,他们在娱乐圈的霸主级传媒地位,瞬间就烟消云散。
这样的处罚,对于毒果传媒来说,简直是灭顶之灾。
那些投资毒果传媒的股东,账面的财富瞬间化为乌有。
这就是君山之怒。
当君山愤怒时,雷霆震怒,哪里是小小的资本媒体可以抗衡的?
他们跑来搅风搅雨,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这一点,小周记者的判断极为精准。
他就知道,习惯了搅风搅雨的毒果传媒,一定会来修行圈当搅屎棍。
而修行圈不是娱乐圈。
在修行圈搅动风雨,就是自寻死路。
客观的来说,你要说毒果传媒有多大的恶意,其实还真没有。
他们并没有主观的恶意。
事情走到这一步,完全是因为他们不了解修行圈的规则,还带着老思路来看待问题。
小周记者能算准他们的缺陷,那是因为他曾经也像毒果传媒一样用老思维来看待修行圈,也是跟马虚海接触,了解到很多修行圈的事情以后,他才搞明白情况。
毒果传媒的犯错,可以说是必然。
但是被小周记者利用,然后置于死地,真的是偶然。
如果不是恰巧针对了张文凯,如果不是恰巧碰到这么件事,小周记者也未必能找到机会,坑死毒果传媒。
正常来说,毒果传媒也不是非得要跟君山叫板。
提前犯些不大不小的错误,他们是可以摸到规则和底线的。
但可惜,时运不济。
当然,从另一面来说,这也说明,小周记者出手稳准狠。
就这么点机会,小周记者就稳稳当当的抓住了,着实不容易。
而且经过他一系列的操盘,毒果传媒不仅退出了修行传媒圈,甚至还烟消云散。
这个战果是出乎预料的。
当公告出来的时候,马虚海也非常的感慨。
能够跟小周记者合作,还真是他的运气。
这个年轻人能力非常的强,脑瓜子也特别的灵活,最最重要的是,政治敏锐度极其的高,有这样的人存在,马虚海着实是放心不少。
至少,他负责的报刊这一块,不会出大问题。
君山的公告还不仅于此。
除了毒果传媒被吊销执照以外,另外还有十三家媒体被暂停营业,要求整改。
这十三家媒体,都是毒果传媒同一阵营的公司。
这些公司在辛云事件里上蹿下跳不说,他们还在报刊上报道了很多修行者间的花边、绯闻。
诸如:某某跟某某是恋爱关系;某某跟某某有横刀夺爱之恨;某个修行天骄跟娱乐圈某某有染;某个知名女修是某某地下情人等等。
这些花边和绯闻,大多数都是胡编乱造。
偶尔有几件是真的,但事情也跟报道的很是不同。
现在,君山将他们一并给处理了。
说是整改,但整改到什么时候才算合格呢?
这完全是君山说了算。
说白了,整改就是个名义,打掉这个利益集团,才是君山的目的。
除此以外,还有一些别的媒体也受到了君山的处罚。
这些媒体都是跟着瞎起哄的。
对于这些从犯,君山用的是软刀子杀人的手法,提高他们的“快递”费用。
要知道,报刊投送,是要经过界门的。
而界门的通行,是君山在绝对把控。
送报纸,是要给钱的。
这钱嘛,君山也就是收个劳务费,并没有怎么赚。
现在,随着他们违规,这个劳务费就提高。
根据君山的意思,越是违规,劳务费就越高。
这次是初犯,下次再犯就再罚,而“快递费”一路提高,也就意味着成本的提高,竞争力变弱。
这种处罚的言外之意就是……你罪不至死,所以,我用软刀子杀人。
这些被处罚的媒体,运营成本明显比别的媒体高。
只要投资者不傻,肯定是选择撤资。
他们宁愿重新注册一家公司,也不愿意承受比别家更高的“快递费”。
君山没有直接封杀他们,但他们却注定会消亡。
毫无疑问,这一次的君山,用的是雷霆手段,其用意就是往外传递信号——不要乱来!
他是在告诉媒体从业者,君山非常重视修行媒体圈,在这个圈里头混饭吃,要守规矩。
如果说之前还有人不懂的话,那么,处罚公告出来以后,大家都懂了。
这次的纷争,《修行人日报》成了最大的赢家。
在修行媒体的竞争中,《修行人日报》不仅站稳了脚跟,并且还脱颖而出。

mi2lk火熱言情小說 高武大師 ptt-812 沒有退路相伴-ac3ko

高武大師
小說推薦高武大師
《修行人日报》的报道,给事情注入了变量。
各路媒体纷纷开始转向,纷纷开始挖掘新的内幕。
很多媒体的节操都碎了一地。
前几天还信誓旦旦的说张文凯和辛云有问题,现在又言之凿凿的说炼器协会有问题。
媒体的言论变化,简直比翻书还快。
说起来,大多数媒体都根本没有节操这种东西,很多媒体眼里只有新闻、只有流量。
《修行人日报》带起的节奏,让舆论开始转向,于是,各路媒体也就开始转向。
明明昨天还在痛骂张文凯和辛云,结果,今儿又为他们叫屈。
对于这种墙头草的媒体,无论是君山,还是《修行人日报》,其实都不太关注。
这种没有阵营,随波逐流、随风摆动的媒体,是长不成参天大树的。他们只是跟着起哄,影响力有限。
《修行人日报》真正在意的是毒果传媒。
毒果传媒是不可能转向的,因为,整个节奏就是他们带起来的。
他们造谣,他们发布假新闻,他们煽风点火,他们也从中攫取了最大的利益,因而,谁都可以认错,他们却不能认错;谁都可以认输,他们不能认输。
因为,一旦认错、一旦认输,输掉的就不仅仅是经济利益,到时候要接受的恐怕的法律的制裁和名誉的损失。
媒体虽然没有节操,但名誉招牌还是很重要的。
再怎么制造假新闻的媒体,也不会公开承认自己制作了假新闻。
因为,承认了此事,就等于违法,就等于戏弄读者。
如此一来,会遭到法律的严惩不说,同时也会被市场抛弃。
所以,有些媒体“死不认错”。
事情到了这一步,毒果传媒也没有办法,他们不能公开认错,也不能承认自己制造了谣言,更不能说自己故意带节奏、赚流量、恰烂钱。
他们只能硬着头皮去坚持自己的观点。
而辛云对侯伟的起诉,对《修行一周刊》的起诉,则将毒果传媒逼到死角。
从辛云拿起法律武器开始,毒果传媒就没有退路。
他们既不能认错,又不能认输。
唯一可以选择的就是私下合解。
而辛云当然不可能私下合解,她要的根本就不是钱。
说起来,辛云之所以心甘情愿的做这些事,完全是因为张文凯。如果不是因为张文凯是《修行人日报》的股东,她才懒得操心呢。
正因为张文凯是股东,《修行人日报》有一份属于张文凯的利益,出于对张文凯的爱,所以,辛云才进行配合。
而这样的辛云,根本是不可能被收买的。
毒果传媒想要私下和解,无异于痴人说梦。
辛云是修行者,走的不是普通法庭,而是武法部的程序。
在荒界出现之初,地球的修行者非常的珍贵,是地球社会的重要资源。地球社会需要他们,需要给予一些特权,但又不能让修行者变成法外之徒,凌驾于大众之上,所以,便设立了武法部,专门处理跟修行者有关的法律问题。
而这个武法部,乃君山直属。
事情跟修行者有关,自然是武法部接管。
武法部的办事效率向来是极高,而这一次的效率,偏偏还变得更高。
辛云这边上午申请,下午就有了回音,并当即表示:武法部会进行快速的彻查!
之所以有这么快的反应,当然是因为田部长打了招呼。
田部长一直分管着武法部。
对于这次的事情,田部长一样的愤怒,一样的恼火。
他心中也憋了一口恶气,自然要利用这事情做文章。
不把那些造谣生事、兴风作浪的媒体打掉,田部长心念就不能通达。
说实话,如果有媒体在报纸上公开辱骂田部长,恐怕他都没有现在这么生意。
老田这个人从来就小气,自己吃亏受辱的事情,他也不是太计较,正因为有这样的性格,他才是部长中最德高望重的人。
骂的没道理,老田一笑而过;骂的有道理,老田反而会检讨学习。
但最近的事情不一样,媒体兴风作浪,动摇的是地球社会的基石。
地球的修行者本来就不多,如果因为一些理念争端、因为一些理念的分歧,从而分裂成数个阵营的话,那就是覆亡之道。
上有龙神王,中有昆仑七子、下有寄生源族,在宇外甚至还有未知的危险。
地球社会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安宁,也从来没有真正的摆脱危机。
整个社会,还需要靠修行者团结起来,共同奋斗。
这样的局势,岂容媒体兴风作浪?
武法部高效的介入,本身也就意味着老田很生气,对此事很重视。
当天深夜,武法部的人就找到了侯伟,询问当时的经过。
侯伟是资深狗仔没错,跟法庭常打交道也没错,但却从来没有跟武法部打过交道。
他以为武法部跟普通法庭没啥不同,自然就东拉西扯、避重就轻,结果,武法部的人发现他说话不尽不实,直接就启动程序,将其带走。
武法部的权限,那是极高的。
连修行者都可以强行带走,更何况普通人。
侯伟当场就慌了,但这已经为时已晚。
到了武法部,一群人就对侯伟进行审讯,不仅仅是常规的审讯,其中还动用了术法。
侯伟被术法影响,大脑昏昏沉沉,然后,审讯员问什么,他就说什么。
整个过程,他都如实交代,而且牵连的人也越来越多。
武法部通过他交代的话,回去搜寻相关的证据,并且带走了越来越多的人。
当田部长收到报告的时候,也暗暗的心惊,没想到看似普通的事情里,竟然有这么深的水。

2crbz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高武大師 起點-811 你們隨便調查熱推-yb6dt

高武大師
小說推薦高武大師
原本,在大家的心目中,张文凯是个走后门、弄虚作假、贿赂考官的小人,但是在《修行人日报》的嘴里,张文凯的形象完全变了。
变成了是一个追求自身价值,追寻梦想,但却遭到排挤、打压的天才。
而打压他的正是炼器协会。
这样的反差,让读者一时间根本无法接受。
而辛云考官,则是那个坚持正义,坚持力挺张文凯的人。
在报道的后续,《修行人日报》又做了暗示。
暗示侯伟激怒张文凯的那一天,正是《修行人日报》准备采访两人的那一天。
两人共同出现在雪谷餐厅外,那是因为他们收到了《修行人日报》的邀请,准备参加访谈。而那一天,因为媒体的缘故,张文凯被激怒,导致采访始终无法进行,一直拖到现在。
最后,《修行人日报》也发出质问。
质问侯伟,事情为什么那么巧?
为什么要造谣、诬陷、中伤张文凯和辛云?
为什么媒体要扯上君山?
这样的语气,模仿着《修行一周刊》的火爆文章《六问张和辛》。
现在,则是《修行人日报》接连发出质问。
消息刊登以后,顿时就引发了轩然大波。
没人能想到,事情竟然有了这样的走向。大家在看到报道的一瞬间,甚至都以为,这是假新闻。
但刊登这些报道的却是《修行人日报》。
虽然《修行人日报》成立的时间还不长,但大家都知道,这是家正经媒体,也是做正经新闻的媒体。他们这样报道,就必然有根据。
由小周记者操盘的舆论战,正式打了起来。
辛云甚至专门召开了记者发布会,公开表示,要对侯伟进行起诉,同时也要对《修行一周刊》进行起诉。
这样的态度,顿时就激起了千层浪花。
事情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
很多媒体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反驳《修行人日报》。
这段时间,他们都在炒作张和辛,大家玩的很是愉快。现在,《修行人日报》忽然跳出来,给大家扇了一耳光,直接打脸,他们当然不乐意。
他们要证明这是假新闻。
如果能够证明这是假新闻,那就是掀翻巨头的壮举,可以获得无穷的声誉。
在修行媒体圈,《修行人日报》就是巨头,也是很多媒体立志要超越的目标。
现在,有机会对《修行人日报》发起攻击,他们当然不会手软,只要找到漏洞,他们就能一举成名。
因此,各路媒体都开始派人去验证,想要找到《修行人日报》撒谎的证据。
而小周记者明显知道各路媒体的算盘,直接在报刊上公开了两份详细的履历。
这两份履历,就是张文凯和辛云的履历。
从什么时候出生,什么时候上学,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情,全都详详细细,并且详细到每一年。
而通过这两份履历进行对比,大家可以发现,张文凯和辛云,完全是没有交集的。
张文凯的人生,大半都在军旅中度过,不断的跟随部队调动,可以说是长年征战。而辛云的人生,基本都是在炼器中度过,大多数时候是协助官方,偶尔自己研究。
从履历上看,两人都不是什么权势之辈。
所谓的操纵考核,大概率是无稽之谈。
小周记者发出这两份履历,就是因为他知道媒体不会轻易的认输,一定会按图索骥,进行调查。
而这两份履历,其实就是调查的指导图。
小周记者就是利用他们不愿意认输的精神,引导他们去调查。
他们去调查了,就会掌握一些他们之前从未关注的信息。
当舆论转向的时候,他们调查的信息就能发挥大作用。
这一招,类似于《修行一周刊》,都是在带节奏。
只不过,双方带节奏的方式不一样。
各路媒体尽职尽责的调查,但结果却令他们很失望。
他们走访的结果,跟《修行人日报》报道的内容完全一致,两份履历是真实的,没有一丁点的虚假。
两人确实没有交集,并且,张文凯确实遭受过炼器协会的打压。
有些事,只要去问,轻易就能问得出来。
当初评级的事情,闹得动静其实不小,炼器圈的人都知道。现在,记者稍加询问,便发现炼器协会确实打压过张文凯。
而这次初考,七个主考官,五个来自炼器协会。
你说炼器协会的考核官帮着张文凯作弊,怎么想都有些不靠谱。
而辛云那边,她的老师归乔跟炼器协会是有矛盾的,炼器散圈跟炼器协会也是有矛盾的。作为散圈的考核官,稍微倾向于散圈的人,根本谈不上什么阴谋。
至于君山。
这事跟君山没关系,人家君山只是制定了个章程,参与度其实很低。
说实话,这个调查结果,让各路媒体都有点慌。
前段时间炒得太热闹,现在才发现自己被带了节奏。
而这个时候,君山方面下了行政命令,要求考核委员会公布考核官对所有人的打分情况,包括张文凯。
谁给谁打了多少分,每个项目打了多少分,都进行公开。
君山的要求很合理。
毕竟,这场舆论里,君山也中了枪。
君山希望公开。
迫于君山的压力,考核委员会不得不公开打分情况。
而具体的打分一公开,舆论立即就转向了。
因为张文凯的前三项都是高分,但最后一项却得分极低。而且根据初考章程,前三项是比较客观的,不能弄虚作假;比较主观的就只有最后一项,而就是这最后一项,张文凯的得分极低,根本排不上号。
也就是说,张文凯的前三项得分都是第一,最后一项得分反而拖了后腿。
而在拖后腿的情况下,他还能拿到第一。
这说明,他是真的有实力。

agxio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高武大師 txt-810 報道展示-6owp2

高武大師
小說推薦高武大師
媒体还在狂欢。
自从辛云发言以后,各路修行媒体就盯着此事报道,试图挖掘内幕,挖不到内幕的时候就胡编乱造。但凡跟考核相关的人,都成了记者追逐的目标。
而不负责任的报道太多,导致很多人也越来越愤怒,要求给个公道。
是什么样的公道?
其实没人说得清楚。
不仅读者说不清楚,就连报刊媒体也说不清楚。
他们从头到尾都是在一群泡沫新闻里翻滚,传递的都是情绪,没有理智,也没有事实,仿佛整个社会都是糟糕透顶的存在。
而读者被这些泡沫化和情绪化的新闻所影响,只觉得考核有黑幕,社会各地方都有黑幕;考核不公平、社会各地方都不公平;然后还觉得辛云和张文凯这种坏人,已经在社会上大行其道,必须要给出严惩。如果不能严惩,君山就是暴毙罪犯。
这么一路炒下去,君山当然就成了舆论攻伐的靶子。
因为初考是君山设计的;考核是君山安排的;现在出问题,君山又不闻不问,分明就是同流合污。
这样的情绪蔓延,看起来很不可思议,也完全是无厘头,但事实却是这样。
向来深受信任的君山,也被卷入舆论场,而且还成了不信任的对象。
这些年来,君山做过很多事。
当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会让人满意,也不是所有事情都能满足所有人的利益。
肯定有些人是不满的。
在行政过程中,也肯定是有人的利益没有被满足。
在带领地球生存和发展的过程里,君山也用过很多行政手段,有些时候不得不损坏一些人的利益,有些事情不得不的权衡,而有些人也一直是君山打击的目标。
这么多年下来,君山也确实得罪了一部分人。
只是,因为君山干得足够好,因为君山的成绩彪炳史册,也因为君山带领地球社会走出泥淖,这些功绩无法抹杀,所以,没有人会跳出来唱反调。
再加上,支持君山的人很多,那些想唱反调的人显得特别异类,所以,也就闭嘴不言了。
而这次的泡沫新闻,这次的谣言狂欢,则彻底激活那些对君山心存不满的人。
他们借着这些事情攻击君山,夹枪带棒的说些阴阳怪气的话。
本来,只是情绪的宣泄。
但在这帮人的引导之下,事情变得越来越极端,情绪也变得越来越极端。
而在这样的氛围之中,操盘手小周记者出手了。
《修行人日报》头版头条——黑幕!
这条头版头条的报道,仿似是在跟随潮流。
当读者拿到这一期的报纸时,还颇为感慨,心想:《修行人日报》总算跟进此事了。
最近这段时间,《修行人日报》对此事的冷处理,让很多人不满意的。
大家对《修行人日报》还是有期待的,希望他秉公直言,希望他仗义执言,希望他揭露黑幕,结果,《修行人日报》一直没有反应。
今儿,《修行人日报》终于有了反应,很多人还是感到很欣慰的。
虽然报道的晚,但总算是跟进了此事。
与此同时,很多读者也对内容有了些期待,期望《修行人日报》挖到猛料。
事实上,猛料确实来了。
但这个猛料却跟大家想象的不一样。
原本,舆论的矛头是对着辛云和张文凯的,认为这是一对公然蔑视规则的奸夫**,但报道内容却不是这样。
相反,按照《修行人日报》的说法,他们俩其实是受害者。
报刊介绍了张文凯的经历,每一段经历都是真实的,也都是有据可查的。
在这段人生经历中,张文凯经历了许多事情,最终,他走上了炼器路。
他的炼器路是从军队开始,完全是自学,靠的就是热爱和专研。
渐渐的,张文凯的炼器技艺越来越纯熟。
当三大域的战争结束,张文凯就想走专业的炼器师道路。
这个时候,他遭遇了不公。
他在评级考核中被炼器协会针对,导致评级失败,无法拿到炼器师等级证。
再然后,就是古池执勤,就是建宇屋。
而辛云,拥有着跟张文凯类似的经历。
少年天骄,但却晕血。人生迷茫,跌入低谷。然后学习炼器,重新证明自身的价值。
而辛云学习炼器,不是通过炼器协会,而是通过炼器散圈,并最终拜归乔为师。
而散圈,就是对炼器协会不满的炼器师。
因而,辛云和张文凯,彼此都是属于散圈。
以上的详细介绍,是为了让大家了解两人的背景,或者说是阵营。
这篇头版头条,看似说的是张和新,其实说的是炼器协会跟散圈的矛盾,这条线才是主线。
而报道内容要让大家知道,张和辛是属于散圈阵营的。
紧接着,《修行人日报》就详细报道了初考时的场景。
张文凯因为散圈背景,受到了压制,在最后一项技术得分方面遭到了针对。
也就是说,张文凯在遭到针对的情况下,依然活得了第一。
而辛云非常认可张文凯,在技术得分这一项给了满分。
事实上,七个考核官,也不是辛云一个人给了高分,来自君山麾下的考核官也给了张文凯高分。
而且,报纸还印出了张的得分情况。
在前面几项,张都是得了高分,大家也一致给了高分;只是在最后一项,出现了分歧。
来自不同阵营的考核官,给了截然不同的分数。
君山和散圈,给得都是极高分,极其认可;而炼器协会的考核官,给得都是极低分,甚至零分。
炼器协会的态度,跟当初是一模一样。
当初,张文凯进行评级考核时,他们也利用权势,打压了这位来自散圈,但真心热爱炼器的年轻人。
现在,他们又做了同样的事情。
唯一不同的是,初考的规则不是炼器协会一家说了算,而是分为了四大项,考核官再怎么压制张文凯,这位天才依然散发出夺目的光彩。
一个在战争中迷茫的青年,怀着报销地球的心,学习并掌握炼器,这是一个天才的立志故事。

cq2uq精华都市小说 高武大師-809 衝鋒陷陣分享-w10d0

高武大師
小說推薦高武大師
唐部长暗示了马虚海。
看到马虚海“心领神会”的表情,唐部长便不在多说。
他很清楚,马虚海是个聪明人——响鼓不用重锤,点到即止。
紧接着,唐部长又转了话题,沉声道:“矛头引向炼器协会,你们可曾知道后果?”
马虚海:“因为我们报道的是事实,所以,炼器协会也不能把我们怎么着。明面上,他们只能忍着,但背地里会不会搞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如果一定有后果的话,我觉得是私底下要注意。”
唐部长:“你说的有道理,不过,说漏了一点。”
马虚海:“请唐部长赐教。”
唐部长:“私底下的手段,你们需要多加提防。炼器协会即便私下用手段,也不可能是谋杀、威胁这种直接的暴力是手段,因而,人身安全不用太过紧张,炼器协会还没那么大的胆子。
他们私下用手段,估摸着也都是一些下套、请君入瓮等手段。
提防着就行。
除此以外,炼器协会一定会扶持修行圈的媒体。
这个协会的社会影响力极大,财富也极多,你们将矛头对准炼器协会,那就意味着,你们将来要承担着对面施加过来的压力。
有一点你心里要清楚,一个毒果传媒,找到机会就可以处理;而一个炼器协会,树大根深、牵扯复杂,不可能因为一两篇报道就坍塌,更不可能因为一两个媒体的攻击就解散。”
马虚海听完,便知道唐部长是好意。
这场争夺,注定是持久战。
《修行人日报》开足火力,也只是让对方灰头土脸而已,并不能让对方真正的伤筋动骨。
相反,若是被炼器协会找到机会,《修行人日报》反而有可能出事。
唐部长跟他说这些,本意就是提醒他,甚至是给他后悔的机会。
从内心深处讲,如果《修行人日报》因为卷入君山跟炼器协会的争端,从而发展不顺,继而败亡的话,唐部长也会觉得遗憾。
这毕竟是君山跟炼器协会的事情。
倘若《修行人日报》因此遭了池鱼之殃,并不是唐部长的本意,所以,他非常认真的提醒马虚海。
而马虚海很清楚,站队也是要有代价的。
想要被君山接纳,被君山重视,被君山信任,不为君山冲锋陷阵,这怎么可能?
站队这种事情,走到哪里都不可避免。
既然站队,当然就站自己认可的一方。
而《修行人日报》创世之初,大家就决定站君山这边,现在只不过是到了“冲锋陷阵”的阶段而已。
马虚海立即表态道:“只有把矛头引向炼器协会,大家对君山不满才会消停。多谢唐部长提醒,我们会多加注意的。”
唐部长微微颔首,没再多说什么。
既然马虚海有这个意向,那他只需要看后续的反应即可。
鉴于《修行人日报》的较好表现,唐部长说道:“你们之前的报道做的不错,位置站的很恰当,影响力也足,很懂得分寸。所以,未来关于建宇屋的消息,君山那边给你们独家授权。”
马虚海闻言大喜。
独家授权,就是部分信息只通过《修行人日报》来发布。
做新闻,最重要的就是信息。
独家信息,这分明就是君山给的奖励。
有了君山的独家信息,《修行人日报》的权威性和重要性便会得到强化,认可度也会更高。
而建宇屋又是大家最关注的事情。
以往,在建宇屋的报道方面,各路媒体都是一样。对于读者而言,需要看正经新闻的时候,谁家的报纸都是买,没有区别。
但唐部长的这番话就意味着,未来可能不一样,《修行人日报》会拥有别家没有的信息,相当于多了一条别家不会有的信息源。
这绝对是天大的好处,可以让《修行人日报》彻底站稳脚跟。
当然,这只是一份奖励,现在肯定还拿不到。
之后,唐部长没再说什么,法力一催,就消失在原地。
以马虚海的圣阶本事,根本搞不懂唐部长施展了什么样的神通,心里自然是更加的敬畏。
……
……
跟唐部长交流以后,马虚海立即找到了小周记者。
小周记者看到马虚海,发现他表情激动,问道:“怎么了?”
马虚海哈哈笑道:“你小子推演得完全正确,君山确实生气了。刚才唐部长忽然找到了我,谈及了这些事情,还问怎么处理?”
小周连忙问道:“怎么样,你跟唐部长说了什么?”
马虚海便将当时的经过讲述了一遍,小周听完,也笑道:“太好了。既然君山有想法,那咱们就开始干活吧。这一次,咱们是奉旨打口水仗。这一仗答应了,君山就能顺势出手。这就是咱们的投名状!”
马虚海:“辛苦你了。”
接下来的事情,还是得小周记者操盘。
在专业内容方面,马虚海的能力几乎为零。
小周记者点头道:“放心吧。这事交给我。不过,还得请您去跟文凯前辈和辛云前辈沟通一下。”
马虚海:“什么事?”
小周记者:“这次的事情,肯定会对他们两人造成影响。咱们这边开始反击,舆论战就会打得更厉害。除此之外,辛云前辈也需要起诉侯伟以及《修行一周刊》,让官方介入进行调查,也给官方一个切入口。”
马虚海点头道:“这事情会导致什么后果,他俩也清楚。他们跟我说过,会支持我们。这一点,你不用操心。起诉的事情,我会亲自去找他们谈,顺带也找相应律师。这个官司,不仅要打,而且要打赢,这一块,我来负责。”
就这样,小周记者和马虚海做了分工。

j6ipx精品小說 高武大師 ptt-808 借刀殺人推薦-co6md

高武大師
小說推薦高武大師
唐部长找到马虚海,就是希望事情消停下来。
因为舆论的风向,已经往不利君山、不利大局的方向在走。
而偏偏舆论这种事情,不适合用行政手段强行压制,所以,他只能寄希望于马虚海这边能帮得上忙。
马虚海听到这话,便知道这一切都落入了小周记者的算计之中。
君山需要《修行人日报》帮忙,这是小周记者算准了的。
只不过,小周记者大概没想到,君山对此事极为重视,以至于唐部长亲自赶来。
这一刻的马虚海又是振奋,又是忐忑。
振奋,那是因为一切都在算计中,之前的付出,即将就会有收获。
忐忑,那是因为他们在算计君山,把君山当枪使,自然免不了的会紧张。
马虚海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这事情,我们倒是有办法。”
唐部长闻言大喜,连忙问:“什么办法?”
马虚海:“毒果传媒炒作的这些事情,我们也极为不喜,本来就做了些应对,但又有些不妥,我们也举棋不定。”
唐部长:“你们想做什么?为何举棋不定?”
马虚海为难的道:“我们的办法就是以毒攻毒。毒果传媒喜欢做泡沫新闻,喜欢吸引眼球,喜欢搏流量,那我们就用他们的办法来对付他们。
他们炒新闻,我们也炒新闻。
他们炒子虚乌有的事情,我们炒作真实的事情。
他们吸引眼球,我们搞爆炸新闻。
他们搏流量,我们就用新闻掀起轩然大波。
这就是我说的‘以毒攻毒’。
只不过,这么做的话,特别没节操,不符合我们的理念,毕竟,媒体是为人民服务,而不是兴风作浪。我们这么做,也有兴风作浪的嫌疑,所以,一直举棋不定。”
唐部长:“具体怎么操作呢?”
马虚海:“现如今,媒体热炒的事情,都是子虚乌有的事情,也没有人去梳理,也没人说得清楚脉络,听风就是雨,看了点不负责任的报道,就嚷嚷着里面有黑幕。
到了这个份上,认真的解释都没有用。
只有以毒攻毒。
大家不是对这类新闻感兴趣吗?
既然感兴趣,那我就用大家感兴趣的内容来引导舆论。”
唐部长:“引向何方?”
马虚海低声的道:“张文凯的采访报道还没有发。另外,张文凯的初考情况,我这边也有掌握。最后,文凯和辛云因为炼器,已经成了情侣。
这些事情,都可以做成新闻。
这些新闻做出来,大家的关注点就会转移。
之前,大家关注的都是考核的公平,冒头指向君山。但经过引导以后,大家就会关注炼器协会对散圈的挤压,冒头就变成了炼器协会。
因为兹事体大,我们也不敢贸然做决策。”
唐部长听完,冷哼道:“不敢做决策,但却有预感。你们是不是猜到君山要过来找你们?”
马虚海紧张的不行。
部长不愧是部长,三言两语的谈话,他就察觉到了蛛丝马迹。
是啊,这么大的事情,没办法做决策,但他马虚海却预案充分,这就说明他早有准备嘛。
正当马虚海额头冷汗的时候,唐部长说道:“拿君山当枪使,没问题,但目的不能有问题。说吧,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说的清楚,说的我满意,我可以配合你们。
说的不清楚,说的我不满意,说的前言不搭后语,说的前后矛盾,那就对不起了。”
马虚海尴尬的笑道:“哪能有什么目的?无非是新闻风格之争。
我们《修行人日报》希望新闻是客观、真实、有价值、有深度的,这也是我们一直努力的方向,因而,我们不喜欢修行传媒圈变得泡沫化、娱乐化。
我们希望君山能够意识到泡沫新闻和娱乐至死的危害。
毒果传媒这种新闻风格,放在普通人里面,放在娱乐圈,还勉强尚可,放在修行圈,那是要闹出大事的。
比如这一次。
究其根源,就在于毒果传媒不负责任的报道。
我们希望君山能够杀鸡儆猴,彻底树立一条红线,免得新闻往泡沫化、娱乐化方向去发展。”
“借刀杀人啊。”唐部长似笑非笑的看着马虚海。
马虚海心里没底,不敢说话,生怕惹怒了唐部长。
唐部长笑道:“我说了,拿君山当枪使也不是不行,关键要看目的是什么。仔细想想,你的说法很有道理。修行者跟追星族不同,修行圈也不能变成是非圈。这是地球社会的基石,这块基石不能有问题。
毒果传媒的这种搞法,不管不行。
不瞒你说,在来找你之前,我就对最近冒出来修行媒体公司很不满,心中就已经有了整顿的想法。
本来无事,结果一群媒体无事生非,愣是弄出了事端。
然而,要整顿媒体,就需要时机。
媒体毕竟是掌握着话语权,拥有影响力。
君山若是太过强硬,人家会说我们听不进去意见,这样影响不好。”
唐部长这话充满着暗示,但马虚海却听懂了。
唐部长这是需要他们发力,解决一些君山不好去解决的问题。
媒体有影响力,不太好动,那就搞倒搞臭。
当大家都知道《修行一周刊》做的是假新闻,他们别有用心、君心不良的时候,君山就可以毫无顾忌的给与惩戒了。
《修行一周刊》就是杀给猴子看的鸡。
至于这只鸡怎么杀,能够杀到多狠,完全取决于《修行人日报》的力度。
《修行人日报》操作得越好,君山那边能施加的力量就越大。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修行人日报》跟君山合作。
听懂了唐部长的暗示,马虚海内心狂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