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高月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猛卒討論-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長安未央【全書完】閲讀

小說推薦 – 猛卒 – 猛卒 吃罢早饭,潘辽便带着一群官员来了,郭宋命人请他们上船,在客舱稍坐。 在郭宋专门接见官员的船舱内,郭宋和潘辽相对而坐,潘辽将一份《京都快报》递给了郭宋,头版头条便是一行大字《晋王拒绝登基,愿永为摄政之王》。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郭宋看了一遍报纸笑道:“这篇文章刊出后有什么反响吗?” 潘辽叹息一声道:“怎么会没有反响,反响相当强烈,数万人聚集在报馆前,要求晋王改变决定,要求晋王登基,他们不仅是为了殿下,而且也是为了自己。” 郭宋淡淡道,“你们居然还跑到常州来了,还居然把我家人也带来,老潘,你跟我快二十年了吧!就对我那么没有信心?” 潘辽连连苦笑,“殿下,我们是害怕啊!我们的利益都是跟随殿下得来,万一殿下当真不肯上位,将来李唐光复,我们的子孙都会很惨,为了我们自己,也必须劝说陛下登基,不敢有半点大意。” 郭宋微微叹了口气,“军队将领们也是这样担心,我这一身关系到无数人的利益,甚至是身家性命,是我不对,想要摆个姿态,却让大家担心了。” 潘辽大喜,“殿下答应了?” 郭宋点点头,“我原本还想再拒绝一次,但想想也没有必要了,再拒绝恐怕政事堂都要全部跑来了,那也太虚伪,我答应你们吧!” 潘辽欣喜万分,跑出去喊道:“殿下答应了!” 外面一下子涌进来一群劝进官员,甚至连润州刺史杜嗣业、常州刺史李肇也跟了进来,众人跪下行大礼参拜,“拜见吾皇陛下,陛下万岁万万岁!” 韩洄甚至将一身黄袍和冲天冠放在桌上,郭宋着实有点苦笑不得。 他摆摆手笑道:“各位听我说两句!” 众人安静下来,郭宋这才笑道:“我主政这么多年,虽然不是天子之名,却行天子之实,所以称呼之类不是很在意,黄袍我也心领了。” 韩洄急道:“名不正则言不顺,陛下怎么能不在意称呼?” 郭宋摆手止住他笑道:“韩令卿稍安勿躁,听我把话说完,我既然已经答应,就绝无反悔之理,用你们的话说,就是金口玉言,但是,咱们得按照规矩来,我现在称孤道寡了,朝廷就有两个天子了,这实在很荒谬,现在我还是晋王殿下,不是皇帝陛下!” 潘辽也道:“各位,殿下说得没错,现在小皇帝还没有正式退位,必须等他退位,殿下才能登基,确实不能太急。” 独孤明仁又问道:“殿下打算什么时候宣布小皇帝退位?” 郭宋沉吟一下道:“等我们返回长安吧!召开一个大朝会,正式宣布天子退位,以两份报纸公开刊登太后的两份诏书为准。” 韦应物笑道:“江南天气潮热闷热,殿下不想早点回长安吗?” 郭宋哈哈一笑,“说得没错,我给大家布置一个任务,完成这个任务,我就启程回长安。” 众人一起躬身道:“请殿下吩咐!” 郭宋看了一眼常州刺史李肇,问道:“请问李刺史,常州种了多少新稻种?” 李肇连忙道:“回禀殿下,常州播种了一千亩,都在晋陵县城东的官田内?” 郭宋点点头对众人道:“这就是我布置的任务,从今天开始,我要你们花两天时间,详详细细了解这种双季水稻,要了解它一旦大规模推广后,给我们整个天下带来的变化,后天一早,我们出发回京!” 众人躬身施礼,“微臣遵令!” ……… 第三天一早,从杭州过来的三十艘运兵船都到齐了,船队开始启程北上,千帆如云,浩浩荡荡,向长江方向驶去。 小厨娘的富贵逆袭 郭宋派人把潘辽和独孤明仁请到自己的船上来,他们都坐第二号船,也是一艘四千石的大船,仅比郭宋的坐船稍小一点,毕竟都是位高权重的大臣,他们各自的船舱都很大,都带着侍妾过来照顾起居。 郭宋请二人坐下,让赵绮儿姐妹给他们上了茶。 “怎么样,对新稻种感觉如何?”郭宋笑眯眯问道。 潘辽叹口气道:“之前有所耳闻,但到实地看了以后才知道,让人感叹不已,粮食竟然会增产这么多?” 他又问道:“殿下打算怎么推广?” 郭宋沉吟一下道:“现在不知道淮河以北能不能种植,先暂时不考虑淮河以北,我准备在淮河以南全面推广,用十年时间,让整个淮河以南和巴蜀都种上这种双季稻。” 旁边独孤明仁道:“如果真是在南方推广,那么双季稻产出的粮食足够养活天下百姓了,那北方土地怎么办?” 郭宋笑道:“粮食多了,人口也多了,总是会觉得粮食不够,不过按照计划,我打算在北方推广棉花和黄豆,用黄豆榨油,用豆渣喂猪,当然,小麦还要继续种,这个不能丢,甚至还要在辽东推广。” 潘辽点点头,“只要食物充足,人口增加,各行业都会发展起来。” 独孤明仁还有点事情,先告退了,郭宋对潘辽笑着:“船舱里太闷,我们出去走走!” 潘辽起身笑道:“微臣自当奉陪!” 唐 七 公子 三 生 三世 枕上 書 两人走出船舱,来到甲板船头,望着运河两岸的人家,潘辽问道:“西域那边,殿下打算怎么安排?”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猛卒 txt-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常州勸位(上)分享

小說推薦 – 猛卒 – 猛卒 郭宋在越州呆了两天,听完刺史和长史的述职后,第三天一早便骑马前往杭州。 此时,相国潘辽一行也乘船即将抵达润州,跟随潘辽一起来江南的,还有太常卿韩洄,韩洄是韩滉之弟,也是资历极老的大臣,不亚于其兄长韩滉。 只不过他没有兄长与郭宋的交情,加上他年事已高,太常卿任期结束后,他也该退居二线了,将出任大学士阁老。 另外,跟随潘辽一起来的,还有吏部侍郎独孤明仁、户部侍郎韦应物以及宗正寺卿李繁,他们组成了一个劝进团队,一起来劝说晋王登基。 不光有大臣团队,还有家属代表,王妃薛涛来不了,她便让敏秋带着长女郭薇薇一起前来江南。 这却是杜佑的主意,他建议让晋王最宠爱的孩子也一起前去,众人询问了王妃,王妃告诉他们,晋王最宠爱之人是长女郭薇薇,任何人都比不上长女在晋王心中的地位,甚至包括王妃自己。 众人虽然是想让晋王的儿子锦瑞前去参与劝说,但王妃却让长女前往,众人无奈,只得听从了王妃的安排。 薛涛自己去不了江南,便让敏秋带着女儿前往江南。 在第三艘大船上,敏秋坐在窗前望着岸边的风景,坐在她对面的郭薇薇忍不住问道:“三娘,你说我该怎么劝说爹爹,这种事情爹爹会听我的吗?” 敏秋已经隐隐猜到了大姐让薇薇来劝说夫君的深意,夫君身上有一个很大的秘密,这个秘密是很多年前她收拾书房时发现的,一个年代久远的盒子,盒子里是几块破裂的石板,把它们拼在一起,上面是一幅少女的图像,眉眼长得和薇薇有几分相像,旁边写着‘爱女薇薇’四个字,略像夫君的笔迹,但笔法稚嫩,一看就是少年人所写。 她和大姐又把这个盒子放回原处,这个秘密她们不敢告诉任何人,她们猜测过,夫君可能有一点点前世的记忆,而这个记忆就是薇薇,他前世的女儿也叫薇薇。 这就能解释通了,为什么丈夫从小到大那么疼爱长女,远远超过了其他儿女。 天才 寶寶 總統 爹 地 傷 不 起 敏秋笑道:“你就说,爹爹当不了皇帝,你的命运就会很悲惨,就行了。” “这样说行吗?”郭薇薇瞪大了眼睛。 “这是实话,不光是你,还是我们,我们全家都一样。” “好吧!我试试看。” 郭薇薇有点头大,她考虑问题一向比较简单,居然这么重大的事情让她去劝说。 如颜皇后 靖柒 “薇薇,以后多教一下锦瑞绘画,他很崇拜你的!” 敏秋已经意识到她必须要利用这次机会和郭薇薇搞好关系,将来对自己对儿子郭景瑞都有极大的好处。 郭薇薇听说二弟对自己很崇拜,心中大为得意,娇笑道:“三娘,我当然要教他,他很聪明,我娘夸他绘画很大气,将来会成为绘画宗师,肯定会超过我!” 敏秋笑眯眯道:“你是他姐姐,他就算超过你,也是教得好,你替他基础打得好。” “这倒也是,基础不好,将来不管怎么学,都成不了大家。” 郭薇薇已经想当然地将兄弟的绘画基础归功于自己了,尽管她教郭锦瑞绘画时间全部加起来可能还不到三个时辰。 “到润州了!”外面传来船夫的喊声。 郭薇薇连忙探头出去,看见远处的润州城,她欢喜道:“三娘,终于到了。” 敏秋的俏脸上也绽开了笑容,她也太渴望见到丈夫了…….. 众人没有在润州下船,而是略作补给后,便准备沿着运河继续南下,润州刺史杜嗣业上船来参见相国潘辽。 鐵 布 衫 杜嗣业是郭宋的第二任记室参军,跟随郭宋也有十五六年了,做了几年记室参军,又外放做了两任县令,一任长史,他刚调到朝廷没两年,年初又被郭宋任命为润州刺史,杜嗣业的理财能力很强,郭宋考虑再让他做两届刺史,就直接任命他为户部侍郎或者度支使,加相国头衔,接张谦逸的位子。 恶魔的天使 杜嗣业给众人带来一个好消息,晋王殿下十天前在明州上岸,现在不在宣州,就是在苏州。 这个消息让众人十分振奋,他们还担心晋王殿下不会来江南,没想到真的来了。 “晋王殿下来江南做什么?”潘辽笑问道。 杜嗣业微微欠身道:“卑职接到越州季刺史的来信,他告诉我,殿下来江南是巡视新稻种的播种情况,殿下非常关心新稻种推广。” 众人面面相觑,独孤明仁问道:“请问相国,什么新稻种?” 不光独孤明仁不知情,就连韦应物也是一脸茫然,潘辽捋须微微笑道:“大概是大前年,大商人张雷从南洋林邑国带回来一批高品质稻种,听晋王殿下说,这种稻种生长期短,产量高,适应性强,一年能产两季稻米,所以晋王殿下非常看重它,这批稻种前年在泉州试种,应该是成功了,去年年底江南各州派人去泉州购买稻种,准备今年开始在江南试种,杜使君,我没有说错吧!” 杜嗣业叹了口气道:“潘相国说得完全正确,可惜润州去年没有派人去买稻种,错过了第一批试种,去年只有越州、杭州、苏州、常州和宣州五个州派人去泉州买了稻种,我打算今年秋收后就派人去泉州买稻种。” “为什么还要去泉州,江南其他州不是已经有稻种了吗?”宗正寺卿李繁不解地问道、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好看的言情小說 猛卒笔趣-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 越州問稻

小說推薦 – 猛卒 – 猛卒 郭宋在琉球府巡视了三天,随即返回了泉州,又在泉州接见了来自周边各州的刺史和长史,这才乘船前往明州。 他来泉州视察主要是考察林邑国水稻的推广情况以及琉球岛的开发进度。 泉州新水稻留了一大批种子,去年开春给了福州、建州等地,去年入冬后不久,江南各州也派人去泉州购买了不少稻种,今年开春后播种了,郭宋也想去江南看看新稻种的播种情况。 毕竟他最初的想法,就是把林邑国的稻种直接拿到江南去播种,只不过被去泉州截胡了。 但泉州刺史蔡雍确实做得不错,全心播种好这批来之不易的稻种,让郭宋非常满意,就凭这份功劳,等江南试种成功后,郭宋便准备把蔡雍调入朝廷出任司农寺卿,在岭南两道、淮南道、淮西道、河南道、江南西道、剑南道以及山南道、荆襄等地全力推广这种两季水稻。 船队在风平浪静的大海中航行,郭宋坐在窗前,注视着他昨天绘制的琉球岛全图,坐在对面的张雷一边喝茶,一边好奇地望着地图。 郭宋端起茶盏笑问道:“师兄,你看看是否合理?” 张雷一怔,“什么合理?” 郭宋瞥了一眼地图,“我打算在琉球府先建五座县城,上面的三角标识便是我的选址,你看看选址是否合理?” 张雷拾起地图,只见最北面一个,最南面一个,西海岸中部有三座,已经建好的北县就是中部三县中最上面的一个三角,但已经涂黑,表示已经完成。 张雷挠挠头笑道:“你让我看选址,我又不是朝廷官员!” “无妨,你可以从商人的角度来判断是否合理。” “这样啊!那我来仔细看看。” 张雷仔细看了五座县城的选址,踌躇半晌道:“地图上看不出来,不过既然都在海边,那应该都有海港,它们是对应福州、泉州和漳州吧!” 仙斋鬼话 “说得没错,我就是出于对应三州的考虑。” “我其实只有一个建议,或者说是损招,我们不是准备应募一些日本女子来琉球府做事吗?可以教她们汉语,相信她们都想留下,然后官府招募一些难娶妻的男子去琉球府,有财产有娘子,这些男人必然会欣然移民,过几年生儿育女,这样一来,琉球不就发展起来了?” 郭宋哈哈笑了起来,竖起大拇指赞道:“这一招很高明,也很实用,回头我给潘相国说说,琉球经略府要想办法,不要整天讲空道理,那样拉不来移民。” ………. 五天后,船队抵达了明州,也就是今年宁波,郭宋在明州港下了船,带着两千名随船亲卫骑兵向越州而去。 在泉州的买种子名单中,没有明州,但有越州,越州买了三千斗稻种,郭宋非常想知道,能在泉州长势喜人的种子能否在江南也茁壮成长。 郭宋抵达越州州治会稽县,越州刺史季敏和长史李硕出城十里迎接晋王殿下到来。 官道两边都是郁郁葱葱的稻田,郭宋兴致盎然,指着两边稻田问道:“这些水稻可是从泉州买来的稻种?” 季敏连忙道:“回禀殿下,这里的稻子不是,它们还是以前的稻种,从泉州买来的稻种,我们把它种在官田内,位于城南,这种外来的稻种农民不会冒险,都是官田先种,成功了才能推广。”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原来如此,那官田的新稻种长势如何?” “回禀殿下,新稻种长势还不错,明显比传统水稻长得更快,事实上,我们已经收割一季了,亩产比传统水稻增加了三成,大家都看在眼里,明年我估计大家都要种了。” “大家都算过帐?” “都明白呢!冬小麦加上水稻,三百斤小麦加七百多斤水稻,一年产量一千斤,但新稻种亩产近一千斤,一年两季就是两千斤,翻一倍啊!明年微臣还很担心稻种够不够分配?” 郭宋欣然笑道:“我们现在去看看!” “殿下一路辛苦,先去休息吧!明天一早微臣陪同殿下前去视察。” 郭宋淡淡道:“还是先去看一看吧!” 张雷低声对季敏道:“殿下来江南,就是为了看这种水稻长势。” 季敏恍然,连忙催马上前道:“卑职给殿下带路!” 这种水稻种植推广事关重大,郭宋就怕地方官为了迎合自己而弄虚作假,他不会让越州地方官府多一晚上的准备时间。 浩浩荡荡的队伍转道向城南方向而去……. 越州的官田都集中在会稽县城南,和北方相比,数量不是很多,这也和越州的长期社会稳定有关,官田之所以出现,就是因为战乱、疫病导致出现大量无主之地,最后成为官府所有,而江南一带社会长期稳定,土地代代相传,官田只有减少没有增加,所以官田只有数千亩。 越州去泉州购买的稻种都种到官田内,五月份已经收了一季,现在是第二季。 郭宋沿着田埂而行,不时弯腰细看水稻长势,确实要比之前城东看到水稻快不少,估计九月中下旬就可以收获了。 “咦!” 郭宋忽然发现水稻中居然没有养鱼。 他回头笑问道:“泉州的水稻田里都养了小鱼,这边我怎么没有看见?” “这个……” 季敏无法回答,回头向负责官田的官员望去,责问道:“稻田里怎么没有养鱼?” 这名官员吓得战战兢兢道:“回禀殿下,回禀使君,一般情况下是养鱼的,因为这是外来种子,卑职不知道养鱼对它会不会有不利影响,所以养得很少,只在十几亩田里养,不在这边,在前面一片稻田。” 郭宋点点头,认可官员的做法,“你比较谨慎,这是对的,摸索着种稻子,多做对比试验,确实是正确且合理的措施。” 季敏松了口气,连忙躬身道:“多谢殿下认可!” 众人又走了一段路,郭宋见一名老农在不远处的稻田里劳作,便高声问道:“老丈在做什么?” 老人不认识刺史,他见一群官员在问他,便用蹩脚的官话回答道:“回这位大人的话,小人在拔除杂草!” “这种稻子怎么样?”郭宋又问道。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猛卒》-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巡視琉球(下)展示

小說推薦 – 猛卒 – 猛卒 北县上空下起了毛毛细雨,郭宋在众人的簇拥下进了县城,不愧是新县城,清新、干净,屋舍整齐划一,基本上都是木制结构,开辟土地砍伐的木材基本上都用来造房子了。 一条东西大街,一条南北大街,组成了两条十字大街,东西大街是商业街,但沿街的店铺位子基本上都空着,只有稀稀疏疏十几家店铺,两家酒楼,一家客栈,还有几家杂货铺,其他铺子都是收购皮毛、木绵什么的,商业确实很冷清,估计也就两家酒楼生意不错。 “应该多开几家酒楼吧!” 郭宋用马鞭指着酒楼建议道:“这样晚上大家都有个消遣的去处。” 县令刘士修连忙道:“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找不到酒保和厨子,其他店铺也一样,好像大家都不愿意做伙计,干得累死累活,赚了钱还没有地方花。” “这个问题张东主会帮你们解决,回头你和他沟通一下,他有办法替你搞一些人过来,什么丫鬟仆妇之类一并解决。” 刘士修大喜,下人问题困扰他太久了,包括他自己府上也没有丫鬟,洗衣做饭都是妻子和母亲自己动手。 我是寡妇我怕谁 他回头看了一眼张雷,他认识的,去年来买了一万多斤木绵。 县衙在最北面,其实就是一座官衙一分为二,左边是县衙,右边是经略东府, 郭宋进了琉球经略东府大堂坐下,他对众人笑道:“大家都坐下吧!我们都谈一谈,看看各位都有什么困难。” 一众官员都找来小椅子坐下,郭宋笑道:“我们今天就随便聊聊,大家畅所欲言,不要有什么顾忌,有什么不满也可以说,大家谁先开口?” 豪门继女的重生日子 众人都踌躇不语,郭宋看了一眼府丞李素道:“我在泉州巡视时,有百姓告诉我,琉球府分配的土地给得不足,不到朝廷承诺的三顷,这是怎么回事?” 李素连忙道:“启禀殿下,事情属实,但不是说我们就不给土地了,我们给所有人都说清楚了,土地分批给!” “是因为土地数量不足吗?”郭宋问道。 一夜 危 情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正是!土地需要一片片开辟,然后再进行分配,我们不能有的人家已经三百亩土地了,有的人家却寸土皆无,我们要考虑公平,所以不可能一下子全部给足,那样办不到,但也绝没有说违背承诺。” 郭宋其实也知道原因,四千户人家,每家三百亩,就需要一百二十万亩土地,哪里可能有这么多土地?只不过他需要官员们亲自说出来。 “说说看,还有什么困难?需要朝廷帮助各位解决。” “微臣先说两句吧!” 李素举手道:“首先第一个就是缺少通信,我们希望能在琉球府和泉州之间建立鹰信站或者鸽信站,但我们自己没有这个能力,恳请朝廷支援。” 郭宋点点头道:“其实不必找朝廷,水军就能办到,回头我让水军替你们建一座鹰信站。” “感谢殿下,微臣还斗胆再提一个要求。” “你说!” “我们在修路时,常常遇到巨石堵路,搬开它们不现实,很多时候都是考人力一点点凿开,费时费力,微臣听说有一种火器,威力极大,修建天宝渠时大量使用,能不能让我们也有机会使用?” 郭宋沉思片刻道:“你说的是铁火雷,那是军队最重要的火器,也是朝廷最高机密,只有火器营才能使用,如果你想长期放在琉球府,那肯定不现实,如果你是打算集中一段时间使用,比如半年或者一年左右,那我可以安排一队火器营士兵暂时驻扎琉球府,如果以后还要使用,可以继续向兵部提出申请,兵部批准后,长驻水军的火器营可以过来帮助你们,总之一句话,铁火雷可以用,但要按照规矩申请。” “有殿下这句话微臣就放心了,我们当然要按照规矩来办事,微臣会写一份书面申请。” 郭宋点点头,又望向县令刘士修道:“刘县令有什么困难要提?” 刘士修连忙欠身道:“微臣主要提两点,一个是把人留住的问题,刚才张东主说,殿下准备将《京都快报》和伶班送来北县,这是天大的好事,微臣就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学校。 移民过来的百姓九成人不识字,微臣一心想办成年人学校,教他们识字,可是没有先生,另外还有正常的孩童学校,也没有先生,所以微臣希望朝廷能够支援百余名士子过来教书,轮流过来,呆一年就行了。” “这个要求不过份,我会转告朝廷,还有什么要求?” “第二个要求其实也和留住人有关,微臣希望北县有一座佛寺和一座道观,让居民们有信仰,他们就不再那么烦躁了。” 郭宋赞许道:“考虑得很不错,我回去后会安排,烦请刘县令写一份书面的报告给我!” ………. 福妻逢春 三草平 结束了座谈会,郭宋离开北县前往南方五十里外正在修建的第二座县城视察。 他没有坐船,而是骑马南下,三百名骑兵跟随他。 之所以没有坐船,也是因为郭宋想在沿途看一看农田的情况,北县的农田基本上都是向南开辟。 他们沿着一条狭窄的官道南下,官道只有一丈五尺宽,夯得很结实,官道两边是一望无际的稻田,远处还能到大型水车,从河流中提水灌溉。 “这些都是私人的稻田,没有官田吗?”郭宋用马鞭指着稻田问道。 陪同他的李素解释道:“靠近城十里范围内,都是私人稻田,再向南有一片军田,大约几万亩左右,官田暂时没有了。” 琉球府也有这一支两千人的军队驻扎,由一名中郎将统领,中郎将叫做梁泰,他也跟随在郭宋身边,他听到军田,连忙补充道:“启禀殿下,军田一共有八万亩,五万亩是稻田,三万亩甘蔗田,都是士兵们自己种植,我们还养了上千头猪,还有几万只羊和几百头牛。” 郭宋知道,劳动力不足,士兵们都变身为农民和牧民,种田养羊割甘蔗,非常辛苦。 “弟兄们都辛苦了,我知道劳力不足,回头可以从倭国雇佣几万名劳工过来,负责筑路、伐木、建城、养殖,还有种甘蔗,减轻弟兄们的劳动。” 晋王殿下这番话让所有人都大喜过望,劳动力缺乏是他们最大的短板,有了充足了劳动力,他们开发琉球就可以加快了,还可以提供更多的福利,引来更多的移民。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都市小说 猛卒討論-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巡視琉球(上)相伴

小說推薦 – 猛卒 – 猛卒 郭宋回到晋江县,时间刚过中午,他们简单吃了午饭,他随即来到设立在晋江县的琉球经略府。 琉球大岛就是今天的台湾,朝廷为开发琉球大岛特地设立了琉球经略府,经略使由右相潘辽遥领,下面具体做事是由左右府丞负责。 所以琉球经略府又分为东府和西府,西府是负责移民、物资转运等等,西府就设在泉州晋江县,东府在琉球半岛上,负责琉球大岛的开发以及移民安置等等。 西府丞叫做韩宥,是阁老韩滉的次孙,才三十岁,年轻有为,他听说晋王殿下到来,连忙出来迎接。 郭宋打量一下官衙笑问道:“官衙看起来不大,怎么后面的空地如此广阔?” 官衙建筑占地只有五六亩,但后面却一片数十亩的空地,十分宽阔,被围墙包围着。 韩宥连忙躬身道:“回禀殿下,后面平时搭建了上百顶大帐,给准备移民去琉球府的百姓暂时居住,前两天一批移民刚坐船离去,帐篷都拆掉清洗了,所以看起来是一片空地。” “才百顶帐篷,够住吗?” “勉强够了,我们都是百户人家一起走,如果不够,还可以加大帐,我们这里的地方足够大。” 郭宋点点头,走进了官衙,却发现官衙里有点冷清,他又问道:“西府这边又多少官员?” “汇报殿下,正常在职官员是五十七人,但四十人分驻各州,负责招揽移民,还有十人送移民和物资去琉球府了,目前这里只有七人,连同微臣在内。” “难怪这么冷清。” 郭宋倒也理解了,经略府不是坐衙门的官署,官员们都得四处奔忙。 郭宋在大堂上坐下,茶童进来上了茶,郭宋喝了口茶又问韩宥道:“琉球大岛那边的进展如何?” “回禀殿下,第一座县城已经形成了,朝廷还没有正式命名,但大家叫它北县,第二座县城正在修建,只是修建进度微臣也不太清楚。” 郭宋这才意识到韩宥是西府丞,是管内地这一块,不负责琉球大岛那边。 “招募移民的情况如何?”郭宋笑问道。 “勉强吧!如果是来泉州,倒是有人愿意,可听说去海外,大家都顾虑很深,再好的条件也不干,殿下,微臣有个小小的建议。” “你说!” “微臣建议,以后改变称呼吧!不要叫琉球岛,叫琉球府,微臣感觉百姓们都很敏感,听到一个岛字,就好像拉他们去发配一样,直接把我们的官员轰出家门了,后面什么都不听,如果说琉球府,至少他还能听完后面的优惠条件,然后他们再权衡,动心的人家就愿意移民了!” 郭宋呵呵一笑,“你说得对,其实那座大岛真不能称为岛,面积和江南道差不多了,以后就不叫岛,叫琉球府。” 停一下郭宋又道:“还有一件事,有不少百姓反应,和琉球府联系太少,去修城的家人一年多都没有联系,当然,这不是你管,我说是通航船只,能不能定期开一班船,方便百姓探亲。” 韩宥苦笑道:“其实这个问题我们早想到了,但不能啊!” “为什么?” “移民去琉球府的百姓实际上都是被骗过去的,一开通航船,保证个个都要逃回来了,我们着实不敢开通!” 郭宋惊讶道:“虽然那边艰苦一点,但也不至于这么夸张吧!” “殿下,不是条件艰苦的问题,而是寂寞,真的就像被流放一样,与世隔绝,本土的情况一点都不知道,他们都思念家乡,而且现在天下已经被殿下统一,不像从前那样被藩镇残酷剥削了,他们更想回家乡。” 郭宋负手走了几步道:“不通航就是与世隔绝,更加孤独,更加想逃出来,最后形成一种恶性循环,通航还是要通的,限制上船就是了,给他们一种心理上的安慰,然后我们安排泉州印刷《京都快报》,在琉球府内发行,他们就能随时了解天下之事,再经常安排一些伶班上岛,每晚都可以看看参军戏什么的,这样和在家乡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这样就太好了,希望朝廷能尽快实施。” 郭宋点点头,“朝廷很快就会实施,明天一早,我也前往要去琉球府实地看一看!” ……… 次日一早,郭宋离开了泉州,前往琉球岛,张雷也忙完生意上的事,他也陪同郭宋前往琉球大岛。 “师兄,你去过琉球大岛吗?”郭宋负手站在船头笑问道。 “去年去过一趟,那边盛产木绵,我收购了上万斤。” “上万斤?” 郭宋有点不相信,笑道:“有那么多人手吗?谁来帮你采摘?” “有的,当地百姓有不少人了,仓库里也积累了一批,一下子都被我买光了。” “感觉那边如何?你实话实说。” 张雷想了想道:“那边就一座县城,我在北县住了几天,感觉就是一座小县城,和中原小县没有什么区别,但说老实话,没意思!” “这话怎么说?”郭宋感兴趣地问道。 “哎!那边人生活太容易了,不做事也能吃饱喝足,但种粮食挣上几十贯钱又能做什么呢?天天去酒楼,就那么两座酒楼,人太多坐的地方都没有,而且吃的东西也和家里没有什么区别。 去逛青楼,对不起没有!赌馆也没有,谁的娘子想积攒一堆丝绸衣裙,也没有那么多物资,就是一句话,有钱没地方花,每个人都是有钱人,但享受不到有钱人的生活,连请个丫鬟都没地方去请,你说有什么意思?” 郭宋哑然失笑,这种实话估计官员不会说,普通民众也不敢说,只有自己师兄才会这样实话实说。 “你说得有道理,人是有追求的,该有的东西还得有,回头你去招一批日本妓女来琉球府挣钱。” “呸!让我开妓院,你看我像干这种事的人吗?” 郭宋见他脑袋小,身体滚圆,一手叉腰,活脱脱就是一个大茶壶的形象,忍不住哈哈大笑,“你怎么不是,简直太合适了。” 张雷心念忽然一动,试探着问道:“既然琉球府没有佣人、丫鬟,招不到侍女伙计,我索性就去日本招一批女人过来,几千人吧!你看如何?” “可行吗?” “当然可行,又不是让她们卖身当奴隶,只是做丫鬟、做侍女而已,做三五年再回去,每个月还能挣钱,保证家家户户都争着把女儿送来,再招一批妓女侍奉驻军也不错。” 郭宋想了想道:“先少招一点人试试看,不用你亲自出马,你安排一个大管事负责就行了,回头我给琉球官府交代一下。”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猛卒》-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泉州之行(下)閲讀

小說推薦 – 猛卒 – 猛卒 薛涛来到前殿,她刚坐下,顺姬和春姬便在宫女的引领下走进来,两人一起施一个万福礼,“给王妃请安!” 我只想躺在火影世界 “你们坐下吧!” 前几天,薛涛答应一声就让她们走了,但今天她想和二人稍微聊一聊。 宫女给她们搬来两把椅子,两女靠边坐下,薛涛笑道:“新罗都是跪坐吧!没有椅子,是吗?” 金顺姬点点头,“确实没有椅子!” 薛涛笑道:“其实大唐也一样,椅子虽然有,但不普及,真正普及椅子还是从王爷开始的,现在大家都习惯了,坐椅子确实比跪坐舒服,你们也要慢慢习惯这里的生活。” “回禀王妃,我们也挺适应的,和新罗差异不大,新罗贵族的大部分习惯都是学习长安的,我们也会习惯椅子。” “还有,以后上午就不用来向我请安了!” 薛涛见两人脸色大变,便笑着补充道:“我没有别的的意思,我们家没有这个规矩,你们看其他三人,她们也从来没有来向我请安,我们大家都是吃早饭的时候大家打个招呼,你们也看到了,早饭时给我请个安就行了,不用专门过来。” 姐妹二人这才明白,她们点点头,“我们知道了!” “还有另外一件事,我要提醒你们。” 薛涛注视着她们二人道:“你们既然嫁给了晋王殿下,那就不再是新罗人了,而是郭家的人,你们回新罗时要说新罗话,我不过问,但在大明宫,不能说新罗话,必须说汉语,这是皇宫的规矩,包括你们的侍女,也必须全部说汉话,否则就是违反宫规,要受到惩罚的!” 这就是薛涛有点不高兴的事情,这姐妹二人在一起都说新罗话,这就破坏了薛涛定下的‘不准搞小圈子’这条规矩了。 姐妹二人见王妃脸色冷峻,吓得两人连忙起身谢罪,“我们不知道,以后记住了!” 薛涛见二人有点吓坏了,便缓和一下口气道:“其实我也是为了你们二人好,将来你们有了儿子,如果他也跟你们说新罗话,晋王肯定不会喜欢他,将来你们的孩子就不会受到晋王殿下的重视,会失去很多机会,你们明白吗?” 两姐妹都是冰雪聪明,立刻明白了王妃的意思,王爷不想有个异国儿子,她们一起躬身道:“谢王妃提醒,我们一定不会再犯。”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要养成习惯,哪怕房间里就只有你们二人,也要说汉话,你们要自己当成大唐人,不要总想着自己还是新罗公主。” “我们铭心于心!” “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一起去吃早饭吧!” 薛涛带着姐妹二人在一大群宫女和女护卫的簇拥下,向清晖阁走去。 ………. 郭宋已经抵达了泉州,这两天泉州刺史蔡雍忙坏了,派人赶去各州请官员们前来泉州觐见晋王殿下,又向晋王汇报了泉州的情况。 不过郭宋最关心的是林邑国双季水稻的生长情况,他要亲自去田间地头视察。 历史上,占城稻就是在唐末引入福建和岭南,由宋真宗向江淮地区大规模推广,使宋朝的粮食产量剧增,带动了人口增长和社会生产力的大大提高,使宋朝开始步入商品经济时代,到北宋末年,全国人口突破一亿,达一亿两千万。 可以说,双季稻的推广是一桩划时代的大事,郭宋对它极其关心。 次日一早,郭宋在刺史蔡雍以及泉州官员的陪同下,带着数十名亲兵来到了田间地头,郭宋举目眺望,只看见一望无际的秧苗,现在是六月,早稻已经结束了,现在是第二季水稻,秧苗早已插好,长得郁郁葱葱。 这时,郭宋看见几个农民推着一辆大车在稻田里撒着什么,他有点好奇,翻身下马走上去查看,手推车是一个木盆,里面都是密集的鱼苗。 原来是利用稻田养鱼,郭宋不由竖起大拇指,这是最高明的生态养殖,鱼苗能吃掉害虫和杂草,排泄的粪便又是优良的磷肥,促进水稻产量,最后农民还有卖鱼收入。 “这些都是什么鱼?”郭宋笑问道。 几个农民见河畔上有大群官员和士兵,显然是陪同这位询问者,他们不知眼前这位是什么高官,着实有点拘谨,一名老者胆怯地小声道:“都有,鲤鱼、鲫鱼、草鱼、鲢鱼,还有青鱼。” “是不是收获时有那种很大的浑子鱼?” 浑子鱼就是草鱼,最后体型很大,一条都要十几斤,老农摇摇头道:“不能养那么大,太大会连水稻一起吃,养到一两斤就行了,我们现在放养,收水稻时,大小正好。” 原来如此,郭宋原本还想和他们多聊几句,但又看出他们心中害怕,便不再为难他们,走回官道,上马继续巡视。 “这种水稻还适应泉州吧!”郭宋笑着问道。 蔡雍点点头,“回禀殿下,这种水稻确实不挑地方,我们播种的当年就获得了两季丰收,长势非常好。” “亩产量多少?”郭宋又问道,这也是他最关心的事情。 “亩产很高,精心耕种的话,差不多有一千斤!” 郭宋大喜,那一亩地的年产量达两千斤,江淮和中原地区种冬小麦和水稻,加起来一年的粮食产量也不过一千斤出头,粮食产量直接翻了一倍,要是能找到玉米,那粮食产量还更要大大增加。 粮食就是人口,有足够的粮食就有人口增长,人口增长就带动更多的产业兴盛,这一刻,郭宋下定决心,将来一定要派船队去美洲,不光是为土地,更多是美洲的农作物。 走出数里,远远看见前面有一株大树,树荫浓密,大树下有人在卖大碗茶,周围一圈坐着十几个老农,正在闲聊休息。 郭宋一摆手,让众人暂时停住,他回头笑道:“你们在这里稍稍等候,我和他们聊几句。” 蔡雍的心顿时悬了起来,殿下这是要微服私访啊! 他不敢阻拦,只得眼巴巴望着晋王殿下骑马向大树而去。 郭宋来到大树前,翻身下马笑道:“天气太热了,来碗茶!” “客官请坐,我先您拴马!” 卖茶老者接过马匹缰绳,拴在旁边的柱子上,又给郭宋倒了一大碗凉茶,“客官坐下喝茶!” 郭宋搬着小胡凳和众老人坐在一起,他和一口凉茶,笑着问一名白胡子老人道:“老丈,你也在附近种地?” 老者呵呵一笑,“我们都是附近种田的,我的田就是那里!”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人氣都市小說 猛卒 ptt-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泉州之行(上)熱推

小說推薦 – 猛卒 – 猛卒 五天后,郭宋登上停泊在辽河口的坐船,带着两万水军和三百艘战船,离开了辽东,向南方驶去,他在辽东留下了六万大军,由姚锦统领,继续清剿辽东各个部落势力。 船队在海面上劈波斩浪航行,数百艘大船一眼望不见尽头,郭宋的五千石海船排在第三位,在一楼的客舱窗前,郭宋和张雷相对而坐,他们面前的小桌上摆放了一些酒菜。 郭宋端着酒杯望着窗外汹涌的波涛,笑道:“这么大的风浪,看来你也是习惯了。” “这个不叫风浪,现在都是沿海而行,基本上没有什么风险,真正的风浪在大海深处,那个惊涛骇浪,整个船吱吱嘎嘎响,就像马上要解体一样,船只倾倒了,又竖起来,所有人都泡在海水中,有一次我都被冲下海了,侥幸还有点功夫,抓住一根绳子,被船员又拉回来。那次就是去林邑国的途中,现在想想还后怕。” “但你还是要出海?”郭宋笑道。 张雷摇摇头,“我所见所闻,真的有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我总想去看看,寻找答案,有的东西憋在心中一辈子,却找不到答案,难熬啊!” “师兄有什么秘密憋了一辈子?” 郭宋笑问道:“是不是外面还有几个儿子?” 张雷苦笑一声,“如果真有儿子,你师姐倒也能接受了,我的秘密,其实和你有关。” “和我有关?” 郭宋惊讶了,他注视着张雷问道:“你还有什么事瞒着我?” “我答应过师父的,我真不能说。” “师父让你发誓了?” “发誓倒没有,只是师父让我将来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出来。” 郭宋凝视着酒杯淡淡道:“很多事情师父也想不到,比如他想不到有一天我会成为天下之主,他也想不到自己会肉身不朽,得道升天,所以只要不是你发过毒誓,那么有些秘密师父也不会让你守一辈子。” “你说得有道理,其实我也想说啊!这根刺在我心中憋了几十年,眼看你要登基了,我再不说出来,可能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郭宋给旁边的赵涟儿和赵漪儿使个眼色,姐妹二人退了下去,关上了舱门,郭宋这才道:“船舱里就有你我二人,外面就是茫茫大海,你说吧!你的秘密不会有第三人知道。” 张雷沉思片刻道:“你还记得你是怎么上山的吗?” 郭宋点点头,“崆峒山下的接引院选道士,我没选上,被师父看中了。” 张雷笑道:“在你之前是杨雨,比你早入门十年,其实在雷灵子叛师后,师父就已经决定关门不收徒了,怎么会突然下山把你找来?你不觉得奇怪吗?” 张雷不说,郭宋还真没有想到这一点,如果师父有心收徒,应该有不少徒弟才对,怎么十年来就只有自己一个人?而且那么容易,会背一篇《道德经》,就把自己带上山了,成为关门弟子,这确实有点不太合情理。 “是有点奇怪,你不提我还真没有想到。” 张雷叹口气又道:“其实师父不是在接引院第一次见到你,师父是在崆峒山内发现晕倒的你,然后把你送回接引院,他放不下你,才最终决定去接应院把你接上山,这么说吧!其实是我把你背回接应院的,你当时浑浑噩噩,嘴里说着胡话,什么‘薇薇,给爸爸倒杯水来!’我听得很惊讶啊!然后师父给接引院留了三贯钱,他们才把救回来,回到清虚观后,师父就像丢了魂一样,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有一天他召集我们,说他要下山去收一个徒弟,我猜到就是你了。” 郭宋从不知道居然还有这个秘密,他沉默良久问道:“师父在哪里发现我的?” 张雷咬一下嘴唇,吞吞吐吐道:“你还记得灵寂洞吗?” 郭宋就像被雷击一样,浑身一震,不可思议地望着张雷,“你是说,师父在灵寂洞找到我的?” 张雷连忙摇头,“我不知道,我是猜的,我是在翠屏峰下看到你的,师父找我去帮忙,但师父告诉我,他是在一个山洞里发现你的,直到前些年我才想起来,灵寂洞不就在翠屏峰内吗?师父说的山洞会不会就是灵寂洞,要不然师父就不会那么失魂落魄了很多天。” 郭宋也完全懵了,难道他的灵魂转世,竟然和灵寂洞有关? 自己前身又怎么去了灵寂洞?难道是他掉进弹筝峡河谷中,被水流吸进了灵寂洞? 一堆疑惑让郭宋找不到答案。 但张雷说的前半部分应该是真的,师父在接引院收自己之前,肯定已经和自己有过交集了,只是自己处于一种浑噩状态,根本就不知道。 这时,郭宋对灵寂洞忽然产生了强烈的兴趣,自己的转世之谜,师父得道之谜,答案都隐藏在那个洞穴里,可惜灵寂洞已经坍塌了。 “还有什么?”郭宋又问道。 张雷摇摇头,“就这件事,师父再三叮嘱我,不准我说出来,但你说得对,我并没有发誓,我说出来也不影响什么,关键是灵寂洞是我猜的,我没有证据。 郭宋默默点头,这不是什么大事情,师父再三不准师兄说出来,那一定和灵寂洞有关,师兄的猜测极可能是正确的。 这个时候,郭宋心中忽然涌起一个强烈的想法,他要去灵寂洞再看一看,或许他还能寻找到自己转世的踪迹。 ……….. 长安政事堂,潘辽紧急召集五相议事。 “各位,我刚刚接到陈文熙从幽州发来的鹰信,他在辽东见到了晋王殿下,恳请他回京城登基,也把我们的联名信交给殿下。” “那晋王殿下是什么态度?”张谦逸急问道。 潘辽苦笑一声道:“晋王殿下认为应该耐心等天子长大,如果天子神智恢复正常,就把权力交给天子,如果天子神智还是没变化,那可以考虑天子的皇子,他愿继续做摄政王,辅佐天子的皇子长大。” 众相面面相觑,要等天子长大,那还搞什么官员投票? 杜佑笑道:“晋王殿下这是找不到谦虚的理由了吗?国之社稷为重,岂能由白痴小儿为天下君主,各位,我们再迎第二次吧!” 众人都笑了起来,晋王殿下确实是在找借口,很明显。 潘辽又道:“鹰信上说,晋王殿下去泉州视察,然后再去江南,我们要去江南迎接,我建议这次由相国领衔,前往江南迎接殿下。” 众人沉默了,由谁去迎接呢?这可是拥立首功,会落在谁的头上? 张谦逸道:“潘相国,你是右相,是百官之首,你代表大家去江南吧!这件事非你莫属。” 潘辽也不推迟,对众人道:“我也是这样考虑的,我是右相,劝说晋王殿下登基是我当仁不让的责任,我明天一早就出发去润州!” …….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猛卒》-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長安來使推薦

小說推薦 – 猛卒 – 猛卒 一艘三千石的海船进入了辽河,又从辽河转道白狼水,在纤夫的拉拽下,大船沿着白狼水向柳城方向驶去。 大船甲板上,礼部侍郎陈文熙站在船头,眺望着远方的白云,天气有点热了,船舱里比较闷热,他出来吹吹风,透一口气。 “他奶奶的,这个鬼天气还真闷热!” 张雷出现在陈文熙身后,他敞着怀,摇着蒲扇,满脸汗水,他这种胖子,动不动就满头大汗。 陈文熙看了张雷一眼,微微笑道:“张东主就没想搞点防暑降温的办法,比如船舱做成夹层,放点冰块。” “如果现在从长安出发,我肯定会放置冰块,只是我们去日本国时还是初春,很凉快,没想一去几个月,回来就这么热了。” “日本国现在如何?” “哎!说起来就是蛮夷之地,人口也少,要不是那边黄金、铜和海珠便宜,我还真不想去那里贸易!” 陈文熙顿时有了几分兴趣,又问道:“那边黄金和铜是什么价?” “这样说吧!我们这边两贯钱的货物,在日本国能换一两黄金,铜比黄金便宜十倍,和白银一个价,但是呢?他们又没有那么多金银供应,所以去那边,主要还是买名贵的珊瑚、玳瑁和海珠。” 沉默片刻,陈文熙忧心忡忡地问道:“张东主,我们都知道您和晋王殿下私交深厚,你说晋王殿下会和我回长安吗?” 张雷咧嘴笑了起来,“你放心好了,他肯定会回长安的,不过我这个师弟从小就比较矫情,他会装模作样推迟一番,你别睬他,坚持多请他几次就是了。” 陈文熙这时也想通了,晋王殿下当然会拒绝,哪有一下子就答应自己的道理,他见张雷说得有趣,也忍俊不住笑道:“张东主,这不是矫情,这是一种姿态,他肯定不会那么急切地答应,这是规矩,我完全理解。” 张雷眨眨眼,低声道:“我给你支个招吧!” 陈文熙笑着点点头,“我洗耳恭听!” “假如他拒绝,你立刻派人赶去幽州,从幽州发鹰信给朝廷,让政事堂派一名相国去江南请晋王回京!” “为什么去江南?”陈文熙不解问道。 “因为我会建议他去泉州,然后他视察完泉州后,又回去江南,我知道他关心什么,放心吧!肯定能在江南遇到他,苏州或者常州一带。” 陈文熙有些无奈,只得苦笑道:“好吧!我试试看。” 这时,桅杆上有眺望手举着远望镜喊道:“前方柳城到了!” ……… 陈文熙抵达柳城之时,正是晋军和契丹决战结束后第四天,契丹军几乎全军覆灭,只有数千名乙室部落的骑马青壮逃出战场,逃回了北方家乡,他们是见势不妙,在酋长的带领下率先逃出战场,才躲过了后来晋军骑兵的追杀,而且其他十万大军几乎全部阵亡。 迭剌部的青壮男子几乎被消灭干净了,郭宋随即将迭剌部内属于耶律部的十几万妇女和儿童带回了营州,一部分配给士兵为妻,另一部分则配给了营州的汉人为妻。 而其余部落则按照约定交给了遥辇部,然后将营州的两万汉人迁入迭剌部的土地。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至此,耶律一族彻底在辽东消亡了。 郭宋正在官房内和众将商议攻打靺鞨人的策略,靺鞨人主要分为粟末靺鞨、黑水靺鞨和渤海国三块,后来的女真人就是黑水靺鞨,所以郭宋对黑水靺鞨绝不会手软。 粟末靺鞨可以用迁徙的办法解决,但郭宋主要考虑怎么处置渤海国,最好是按照新罗模式处理,渤海王被架空成为一个虚王,长住长安,然后渤海国成为一个州。 虽然郭宋答应暂时不处理渤海国,但渤海国现在虚弱无比,常备军不足万人,正是消灭他们的大好机会,如果一时有妇人之仁,放过了渤海国,他们必然会趁机吞并黑水靺鞨和粟末靺鞨,成为辽东的另一个心腹大患。 所以反复考虑,郭宋最终决定一并灭了渤海国,然后把室韦人驱逐去草原,让游牧民族去消灭他们。 这时,一名亲兵在门口禀报:“启禀殿下,礼部侍郎陈文熙抵达柳城,求见殿下!” 郭宋点点头,“请他在内堂稍候,我马上就来!” 郭宋当然知道陈文熙来做什么,他已经接到了内卫的快信,现在大局已定,不过他不能就这样回去,他必须要拒绝登基,这是规矩,拒绝一次还是两次并不重要,关键是他必须要有这种谦让的态度。 郭宋交代了手下几句,起身来到后堂,还没有到后堂,他却意外听见了师兄张雷的声音,一口一个他奶奶的,让郭宋倍感亲切。 郭宋刚走进院子,张雷一下子跳起,一阵风似的跑了过来,“师弟,我先声明,我是送陈侍郎来辽东,我在登州遇到他。” 郭宋微微笑道:“你来辽东,我也不会生气,得知你平安回来,我高兴还来不及。” “那就好,你们先谈,我回避一下。” “不用回避,你坐在一旁保持安静就是了。” 九界 千朝一醉 这时,陈文熙快步走上前,躬身行一礼,“微臣参见殿下!” 郭宋笑着点点头,“能在辽东遇到长安来的大臣,令人备感欣慰,我这边正缺人手!” “微臣当然要为殿下效力,只是微臣肩负政事堂重任,必须先完成使命!” 说完,陈文熙取出六相的联名信,呈给郭宋。 郭宋接过信道:“到堂上再说吧!” 他走上内堂坐下,陈文熙不敢坐,垂手站在一旁,郭宋喝了一口茶,这才打开联名信,是一封劝进信,政事堂代表百官恳请晋王殿下回京登基为帝,维护天下社稷。 郭宋看完信,问道:“太后也下旨了?” “回禀殿下,地方官府的投票也结束,九成五以上的地方官员都拥戴殿下登基,还有朝官和军队,殿下登基已是众望所归,恳请殿下尽快回京。” 郭宋摇摇头,“天子还年幼,虽然头脑目前有点问题,但不代表他一直会这样,我建议等他长大后,如果他确实不行,那可以立他的儿子为帝,我作为摄政王,自当全力辅佐他。” 陈文熙刚要开口,郭宋却摆了摆手,“这是我的态度,陈侍郎不用再劝了,可以回去禀报政事堂!”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华都市小说 猛卒 線上看-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曠野決戰閲讀

小說推薦 – 猛卒 – 猛卒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郭宋的十三万大军抵达了契丹牙帐所在的草坝原,斥候来报,十里外发现了契丹军主力,也是近十万人。 郭宋当即命令大军列阵,姚锦和李冰各率四万大军为左右翼,他率三万最精锐的铁卫军为中军,裴信和杨玄英各率一万骑兵为机动的突袭军。 “殿下,中军人数是不是太少了一点?”李冰有些担忧地问道。 郭宋微微一笑,“他们想翻盘,最好的策略就是全力进攻中军,我人数再少一点,他们就不会轻易改变策略了。” “卑职也是这样担心的,所以才认为中军人数太少了一点。” “谁说人数少,两万骑兵难道不是中军?” 李冰这才明白过来,主帅是故意让中军示弱,吸引敌军进攻,两万骑兵也是属于中军,他立刻躬身道:“殿下高明,卑职不如!” 郭宋淡淡道:“两军交战在于知己知彼,只要掌握主动权,牵着敌军的鼻子走,那么胜利最后肯定属于我们!” 十三万大军迅速布阵,裴信和杨玄英各率一万骑兵部署在两翼身后,明显看得出两翼重,中军轻,但晋军的将领们却不是这么想,三万中军可是天下数十万晋军的精锐,甚至是精锐中的精锐,是直属于晋王殿下的铁卫军。 中军最前面是名震天下的五千重甲步兵,然后是一万五千长矛步兵,他们同时可以发射普通弓箭,对付装备较差的契丹临时征集的士兵绰绰有余。 长矛步兵后面是一万重弩兵,可射出三尺长的破甲箭,射程达两百步,可轻易射穿敌军的盾牌和两层皮甲,这一万重弩军同时也是槊骑兵。 在中军内还隐藏着晋军最强大的火器营,是四辆特殊构造的马车,马车车厢内是四架中型投石机,可将四十斤的铁火雷投掷一百五十步外,另外还有三十架由骆驼背负的旋风炮,就是小型投石机,可将十斤重的小铁火雷投出百步远。 火器署已经研制成功三斤重的单兵投掷型铁火雷,明年就能大规模制造,爆炸的铁片和里面密集的毒钉可炸死炸伤数十人之多,这些火器是对付东胡人和草原游牧军队的大杀器,将来也是对付西方可萨军队和大食军队的强大武器。 十三万晋军大阵缓缓向前推进,远处铺天盖地的十万契丹大军也在向这边走来,双方在相距三里时,停止了脚步,草原上一阵阵大风刮来,将战旗吹得啪啪直响,乌云低垂,杀气弥漫,仿佛空气也带着血腥之气。 生死存亡的一刻终于来临了,耶律匀德实深深吸一口气,战刀一挥,厉声大喊:“出击!” “咚!咚!咚!咚!”惊天动地的战鼓声敲响,契丹军骤然发动。 三万契丹骑兵铺天盖地杀来了,呈一个倒三角形,直奔晋军的中军杀来,他们的策略非常明确,击溃敌军的中军,导致敌军全军溃败。 十余万大军一动不动,像大山一般凝重,郭宋的策略同样明确,用重甲步兵和弓弩兵歼灭敌军的骑兵,再用骑兵击溃敌军的征兆士兵,然后集中兵力全歼契丹两万余常备军。 重甲步兵分成三排,前两排纷纷蹲下,用刀柄顶着大地,刀刃斜角向上,第三排距的排距相隔一丈,他们没有半蹲,而是横刀而立,这是一次次激战总结出的经验,战马被前排士兵阻挡,骑兵往往会被抛到重甲步兵身后,所以重甲步兵身后一定要留一排补刀的士兵。 “弓弩手准备!”郭宋一声令下。 令旗挥动,战鼓声响起,一万重弩手躺在地上用脚蹬开重弩,另一名士兵配合放箭,五千具重弩瞄准了天空,一万五千长矛兵也拿出弓箭上弦,两万支箭冷冷指着敌军,只等他们近前。 三万骑兵声势浩大,万马奔腾,俨如海潮一般汹涌澎湃而来,大地也在颤抖,他们越来越近,原来的倒三角消失了,变成了无序的奔跑,这也是典型的没有训练的表现。 五百步……三百步……两百步…..一百五十步 “重弩手射击!”郭宋下达了第一道命令。 红旗挥下,指挥手大喊:“射击——” 一连串弩机声响,五千支大箭同时射出,密集的箭矢腾空而起,形成一道箭云,又化作雨点落在骑兵的头顶上,骑兵都是刚刚征召来的契丹青壮,穿着薄甲,没有盾牌,兵器粗糙,他们哪里挡得住重弩的杀伤力。 一支支大箭穿胸而过,骑兵们惨叫着落下战马。 “弓箭手射击!”郭宋下达了第二道命令。 骑兵已经奔到百步外,这时,随着梆子声敲响,一万五千长矛士兵纷纷射出了弓箭,一万五千支箭射出,更加密集,虽然单支杀伤力不如重弩,但对付这些装备简陋的骑兵,弓箭就足够了。 铺天盖地的箭矢呼啸着射来,冲在最前面的士兵纷纷落马,一阵弓箭后便稀疏无几,重弩手射杀了一千七百余人,但一万五千支射杀了四千余人,只要落马,必遭践踏而死。 这时,郭宋发现部署重弩有点多余了,便下令道:“重弩兵上马!” 命令下达,一万重弩士兵纷纷放下重弩,翻身上马,提上了马槊,整个大唐只有这一支马槊骑兵,他们才有幸成为郭宋的铁卫军,后军跑来数千士兵,搬走了地上的重弩,放在随军的大车上。 汹涌的骑兵终于杀到了重甲步兵面前,一阵猛烈的撞击,伴随着一片惨叫,战马和士兵的尸体瞬间在陌刀大阵前堆积,当撞击渐渐停止,重兵步兵霍地站起身陌刀大阵开始发威了,五千把陌刀寒光闪闪,形成一片刀林,毫不留情地向不断涌来的敌军骑兵劈砍而去…….. 箭矢还在一轮一轮射击,每一轮都有数千人倒下,原本密集的三万骑兵开始变得稀疏,剩下的骑兵士气衰败,开始要退却。 总裁好凶勐:前妻躺下,别闹 夜晚 耶律匀德实见势不妙,大喊道:“全军出击!” 剩下的七万大军开始发动全面进攻,奔在最前面的,还是征召而来的大军,常备军则在后面。 郭宋冷笑一声,当即下令道:“左右骑兵出击!” “呜!”号角声吹响,裴信和杨玄英同时的两万骑兵出击了,以奔雷之势向毫无章法的敌军士兵杀去……. 郭宋冷静地注视着战场上的变化,敌军全军出击,目标还是自己的中军,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 他也看出耶律匀德实的企图,用征召的乌合之军来消耗自己士兵的体力,最后他的常备军再对自己发动致命一击。 郭宋虽然对耶律匀德实这种想法不屑一顾,但他也不想在这群乌合之军上浪费太多时间。 郭宋当即下令:“传令两翼合击!” 中军响起了急促的战鼓声,紧接着两面黄旗挥舞,这是鼓声和旗语,姚锦和李冰同时下令左右翼大军向中部合拢。 两军开始合拢,郭宋又下达了火器营出击的命令。 在重甲步兵身后出现四辆特制的马车,八马拉拽,后面是一座又宽又长的车厢,车厢顶部和四面已经被打开,露出四架小型投石机,每架投石机由二十名士兵操纵。 龙幻 星月幻辰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超棒的小說 猛卒 愛下-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決戰前夕閲讀

小說推薦 – 猛卒 – 猛卒 晋军在高阔地带驻扎了两天,李冰也率领四万大军赶来和主力汇合,使晋军总兵力达十三万之众,第三天晚上,一支斥候骑兵疾速奔来,为首之人又是虞临海,他再一次赶回来汇报。 士兵们望着他远去的背影低声议论。 “一定是有什么重大军情吧!” “有没有什么重大军情不知道,但人家多聪明,三天两头寻找机会给晋王汇报,难怪他三年就能从校尉升到中郎将!” “别说这种酸溜溜的话了,有本事你也抓住机会。” …….. 郭宋正和将领们商议军情,有亲兵禀报:“启禀殿下,斥候虞将军有紧急军情禀报!” 郭宋也没有想到虞临海这么快就回来了,立刻吩咐道:“让他进来!” 吾为王 打个呼继续睡 不多时,虞临海被领进大帐,他单膝跪下禀报道:“启禀殿下,遥辇部和迭剌部在松漠城以东五十里处爆发激战,三万人对三万人,双方战了一天,最后遥辇部惨败,伤亡惨重。” 众将听得面面相觑,遥辇部不是以骑兵为主吗?居然输给了以步兵为主的迭剌部。 “请问虞将军,这可是一场面对面的激战?”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李冰问道:“我的意思是说,这里面有没有什么计谋或者兵法之类?” “回禀李将军,他们没有什么计谋兵法,就是实打实地硬战,两军战斗力都不弱,遥辇部还都是骑兵,高大力强,刚开始一度占据上风,但迭剌部的装备要强于对方,后来越战越勇,骑兵的装备不行,士气也不够,后来全军溃败,被杀了至少一万五千人以上。” “迭剌部死伤多少?”郭宋沉声问道。 逆乱青春伤不起 “回禀殿下,迭剌部伤亡也很大,至少也有五千人伤亡,或许会更多。” 姚锦道:“殿下,杀敌三千,自损八百,迭剌部的伤亡肯定不会少。” 郭宋负手走了几步,又对虞临海道:“再给我说一说迭剌部的作战情况!” “遵令!” 虞临海沉思片刻道:“迭剌部阵型不错,明显训练有素,而且他们似乎练过长矛阵,他们以长矛阵对付对方骑兵,丝毫不落下风,但他们的训练有素只是相对遥辇部骑兵而言,和我们相比还是有差距,最后遥辇部骑兵是因为兵器折损太严重导致军心崩溃。” “我想知道兵力细节和装备细节,训练有素的军队到底有多少?我知道他们有三万常备军,但他们之前已经和渤海国军队交战过了,难道没有折损?还是他们的普遍的牧民本身就训练有素。”郭宋担心十万牧民如果都训练有素,那自己就麻烦了。 虞临海明白晋王的意思,连忙道:“启禀殿下,耶律匀德实常备军三万人,加上三千直属亲兵,一共有三万三千精锐,他们击溃渤海国军,损失了三千人左右,然后统领三万人和遥辇部军队作战,现在估计还有两万三四千人,至于从各地招募来的青壮男子,卑职亲眼目睹,真的是乌合之众,有的个人武艺或许不错,但绝对没有训练,乱哄哄的,在战场上只会拖后腿。” “兵甲装备呢?”郭宋对各种细节一点都不含糊。 “主力军的装备和新罗的契丹军完全一样,双层皮甲加长矛战刀,配备了盾牌,而各种聚集的青壮乱七八糟,非常劣质的皮甲,长矛等兵器大多是自制的,很粗糙,没有战刀,都是随身佩戴的猎刀,然后是战马情况,常备军目前大概有七千匹战马,然后各地青壮也有人携带马匹,加起来估计有两三万匹战马。” “各地汇集的青壮有多少人了?” “回禀殿下,七八万人有了。” ………. 就在郭宋详细询问契丹军情况的同一时刻,耶律匀德实也率大军返回了牙帐。 牙帐位于一片方圆数十里的草原上,周围是茂密的森林,远处群山叠翠,此时牙帐四周扎下上万座小帐,响应大酋长的征召,来自迭剌部和其他部落的七万人从四面八方赶来,齐聚在牙帐四周的草原上,大帐一眼望不见边际,声势十分浩大。 耶律匀德实一连击败了渤海国和想趁火打劫的遥辇部,他也伤亡了近一万人,但至少他不会腹背受敌了。 这让耶律匀德实轻松了不少,但耶律匀德实心里明白,真正难对付的是郭宋的晋军,那才是他致命的敌人,他必须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全力以赴。 大帐内,耶律匀德实和几名兄弟子侄商议应对之策,迭剌部并不是都姓耶律,但迭剌部中耶律部是主导,尤其数十名耶律王族,他们统率着整个耶律部。 耶律匀德实有三个儿子和五个兄弟,还有几十个侄子,在所有兄弟子侄中,耶律匀德实最喜欢自己的三子耶律撒剌,勇武冷静,有统帅的气质,不过按照部落惯例,耶律匀德实死后,是他兄弟接他的位子,还轮不到他的儿子。 所以耶律匀德实一心想把三子耶律撒剌放在渤海国,让耶律撒剌建立自己的势力,可惜现在他没有机会了。 大帐内,耶律匀德实坐在最上方,左边是他的五个兄弟,右面是他的三个儿子,后排坐在数十名侄子。 “各位,形势确实很严峻,探子发现敌军主力就在我们南面八十里处,兵力在十万人左右,据说是晋王郭宋亲自统领,他们已经灭了奚族,下一步就是我们,然后是粟末靺鞨和黑水靺鞨,可能还有室韦部,很明显,他就是要统一辽东,征服辽东各部,可以说,我们现在面临百年来最危险的一刻,关系到我们的生死存亡,我们必须拼命了,不拼命就没有活路。” 说完,耶律匀德实长长叹息一声,叹息中充满了焦虑。 这时,他的长子耶律岩木站起身道:“父亲,我听说敌军主力在八十里外已经呆了三天了,我不明白他们在等什么?为什么不趁我们聚兵未拢之际向我们发动进攻?” “你还看不透吗?” 耶律匀德实冷笑一声道:“他是在等我们全部聚集起来,然后一举将我们歼灭,省得他到处跑了。” 耶律匀德实的话使大帐内一片哗然,耶律匀德实的子侄们纷纷怒斥郭宋对自己的轻蔑,大侄子耶律石山更是怒而起身道:“他既然如此欺辱我们,我们就算战死沙场,也绝不屈服!” 耶律释鲁摇摇头道:“石山老弟,你这样冲动不行,他冷静下来,郭宋他有本钱才敢这样托大,我们探子发现,他军队普遍穿着铁甲,光盔甲就比我们强,还不用说弓弩兵器,而且我们征召的部落勇士缺乏训练,单打独斗都不错,可上了战场,他们一旦陷入混乱,搞不好会拖累我们主力军队。” 大帐内众人又沉默下来,耶律释鲁说得没错,他们最大的软肋就在于征召的七万人没有训练,一旦打起来,就会乱成一团。 这时,耶律匀德实的二弟耶律鸿光问道:“王兄,我有一个疑问,既然晋王还要收拾黑水靺鞨和粟末靺鞨,还有室韦部,为什么我们不联合起来,一起对抗敌军,而是让对方将我们各个击破?” 耶律匀德实摇摇头道:“我都派人去过了,释鲁,你给大家说说吧!” 耶律释鲁负责情报和对外联络,既然父亲有令,他便起身道:“我们派的人先去了黑水靺鞨,找到对方大酋长乌图,他说黑水靺鞨的军队就只有三万人,连同他儿子一起,全部死在新罗,他派不出军队了,就算集中青壮,也没有兵甲,派来我们这里也是送死,他拒绝了出兵。 粟末靺鞨也是同样的理由,他们也是三万军队死在新罗,派不出军队,就连渤海国军队过境,他们也没有办法,眼睁睁看着他们来去无阻。”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