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qogp优美小說 鑑寶直播間笔趣-第五百二十六章 反被坑相伴-ywtpp

鑑寶直播間
小說推薦鑑寶直播間
出于对胡杨的信任,徐宏没有问为什么,赶紧支付了对方五万元。
收到钱之后,摊主很开心,不管人家怎么看他,反正钱他是赚到了,其他的无所谓,甚至钟文秋这些人骂他老娘,他都会赔笑。
胡杨也笑道:“任老师说得对,这不是我们国内的器型,是西亚那边的,原本是金属器具。你们看,这些符号,并不是什么花纹,而是阿*拉*伯文。
有人认为用于宗教仪式,也有人相信是放餐盘所用。明代永乐年间,朝廷借用了这种器形,制造出青花瓷版本的盘座。器身明显书有阿*拉*伯文,可是转移到明朝瓷器上时,画匠大概把之视作装饰图纹,已很难读出本来的意思。
真正明朝的青花无当尊,在国内很少见,或者说全世界也不多,据说存世量还不到两位数。”
观察此器,就会发现它口内沿、足外沿均绘菊瓣纹,口外沿绘朵花。器身纹饰分三层,上下均在卷草地上书写阿拉伯义,中间为仰覆莲瓣纹。
而这种瓷器,也充分说明了当时政廷开放、外交繁密。自郑和下西洋,以珍丝佳瓷赏赐邦国,显扬大明天威,诸国瑰宝名物也随之传入。
因此,有人要污蔑闭关锁国是从明朝开始的,根本和清朝没有关系,这就是无稽之谈。
明朝,虽然也有相关的禁令,但那是仿倭寇侵扰,并没有把自己关起来闭门造车,很清朝完全就是两个性质。
清朝,只剩下广州一个通商口岸,国外的东西只能从广州进入中国,造成了和世界的隔绝,错失了第一次世界第一次工业革命,这就是清朝最大的错误。
自己把自己关起来,还一副天朝上国的姿态,没把世界放在眼里,最后被人打成狗,酿出中国历史上最耻辱的惨案。
就拿日本对中国的态度来看吧!就算是明末,天下大乱,日本依旧对中国怀着敬畏之心,不敢入侵。
而到了清朝,简直没把中国放在眼里,还给你送了一块匾牌:东亚病夫!
可以说,甲午战争之后,日本对中国失去了最后的一丝敬畏。这些,难道不是清朝的锅?还要嫁祸给明朝,想什么呢?
徐宏听得心中一动,连忙问:“我这无当尊,是明朝的吗?”
摊主皱眉,怎么听着有点不对劲呀!
胡杨摇头:“不是。”
徐宏听了有点失望,谁都知道,全世界只有几件的存世量,价值大到难以想象的。而摊主松了口气,暗想:这要都是真的,我吞下去又何妨?
紧接着,胡杨又说:“但是,它是一件非常好的仿品,而且还是乾隆时期的仿品。虽然,价值和明朝的有差距,但这一件的价值,保守估计都是五百万起。”
听到这话,原本有点失落的徐宏马上振奋起来。
五万元入手的,现在起码都是五百万,一百倍以上呀!没有什么比这更爽了。
直播间的观众,以及华仔等人恍然,暗道:果然,这才是胡哥的风格嘛!
啧啧!讹诈不成,反而损失惨重,恐怕摊主想死的心都有了吧?而且,胡哥直接当面解释,分明就是故意说给摊主听得,有心气人家呀!
“我就喜欢胡哥这种,人狠话不多。都懒得和你争吵,但后果很严重。”
“可怕,这就是几百万的损失,摊主宁愿被人打一顿,而不是被骂一顿。”
“活该!让他心疼死吧!”
……
摊主愣了一会,立即晃头:“不可能,想骗我?不过,你们开心就好。”
在他看来,无非就是胡杨想要找回一点面子,故意这么说,想要让他感到后悔。这种伎俩,他已经看穿了。
可是,刚说完,从远处小跑过来一个人,摊主认识,是之前看了这无当尊很久的一个人,但给价不高,没谈成。
“老板,五千就五千吧!我要了。”他上来就是这么一句,将摊主搞懵逼了。
华仔顿时笑道:“先生,你来迟了,这无当尊,我徐大哥五万块买了。”
那人愣了半晌,既然都已经转手,他懒得理摊主,而是看向徐宏:“朋友,十万转给我如何?”
徐宏心中有底,微笑摇头:“不行,这是清朝乾隆时期的东西。”
那人露出惊讶的表情,显然没想到人家一语点破。
“那五十万呢?你赚了十倍。”他又问。
摊主整个人都傻了,呆呆地望着眼前的一幕,全世界都安静下来一样,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只有五十万在脑中不停地飘过。
难道……
他根本不会想到,这种无当尊,如果是明朝的物件,价值在两千万以上。而清朝乾隆时期,瓷器也是出了名的,哪怕是仿古作,价值不会差很多,甚至比原作弄得更加精美华丽,价值说不定会更高。
摊主忍不住透露:“这人说起码值五百万,他疯了吧?”
但那人不理会他,转头看一眼都嫌多,而是见徐宏不为所动,一点动摇都没有,于是咬咬牙:“五百万就五百万吧!”
摊主感觉眼前所有景物都变成了黑白色,人生顿时索然无味,一股深深的懊悔从心底涌起:我他妈都干了些什么呀?
五百万?
有这五百万,他直接回老家享受下半辈子,而不是到底跑了。他如何能想到,自己摊子上,竟然拥有过如此珍贵的宝贝,而自己一直视而不见。
徐宏还是摇头:“我没说五百万卖,不好意思!我也不太缺钱,这宝贝我打算自己收藏的。”
徐宏这次没有忍他,冷笑:“钱货两清,你后悔没有用,不服的,尽管去告我,反正你也知道我是谁。”

xfwv2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鑑寶直播間-第五百二十四章 僞娘展示-75ivs

鑑寶直播間
小說推薦鑑寶直播間
叶梅和柰子在一个摆满了类似水晶饰品的小摊停下来,得!女人呀!
任老师、徐宏等人则是继续往前走,他们对这些东西兴趣不大,只有胡杨和华仔跟着停下来。
“这是水晶吧?”华仔感觉像水晶,而且看它价格也不贵,就更加坚定认为这是水晶了。
摊主是个长头发的男人,远远望去,恐怕还有人以为是个女人。这人说话gay里gay气,有点伪娘的感觉。
他对蹲下来挑选首饰的叶梅和柰子并不热情,反而“娇笑”跟华仔说话:“嘻嘻!帅哥,那你就搞错啦!”
一个男人,留着长发还不算,从口中飚出“嘻嘻”两个字,直播间的观众感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妈的!这家伙绝对是个伪娘,恶心到我了。”
“一声嘻嘻,搞得我头皮发麻。”
“我一个女人听了,都觉得很无语。现在的男人怎么了?”
“各位女士,这不就是你们想要的小鲜肉吗?差不多就是这么娘的。”
“就是!男人这样,不还是你们女人粉出来的?平时那些小鲜肉,笑一下都要捂嘴,在你们女人眼中就成了可爱,根本不知道我们在倒胃口。”
……
华仔也忍不住后退了一步,警惕地看着这个摊主。
摊主撩了一下头发,拨到耳根后面,说道:“你们看,是不是挺像钻石的?”
胡杨不给他卖关子的机会,直接公开:“这是皓石,而且还是人工合成的。水晶不是这样的,我以前就和大家说过,天然水晶清澈透明,常含星点状、云雾状或絮状展布的气液包体,并常可见到微裂纹。这一块,完全没有这些特征。”
摊主一愣,显然没想到有人一下子就说出这些东西的真实身份。
叶梅问道:“胡哥,皓石是什么?也算是宝石吗?这人工合成的,肯定不值钱啦!”
胡杨解释,锆石是一种硅酸盐矿物,它是提炼金属锆的主要矿石,广泛存在于酸性火成岩,也产于变质岩和其他沉积物中。
锆石的化学性质很稳定,所以在河流的砂砾中也可以见到宝石级的锆石。它有很多种,不同的锆石会有不同的颜色,如黑、白、橙、褐、绿或无色透明等等。经过切割后的宝石级锆石很像是钻石。
也正是这样,刚才摊主才会问:是不是挺像钻石。
而且,因为锆石与钻石外观非常相似,但锆石与钻石价格相差甚远,所以一些不法商家用锆石来冒充钻石,欺骗消费者,牟取暴利。
在各种人造钻石出现之前,锆石是最佳的钻石代用品。目前,锆石已成为中低档宝石的佼佼者。
“它不是风信子石吗?”柰子问,脸上的表情有点呆萌。
胡杨笑道:“嗯!在你们日本,它就叫风信子石。”
摊主却怼叶梅:“天然的皓石,给你也不敢戴。”
叶梅等人听了,顿时不解,但大家都没有跟摊主寻求答案,而是看着胡杨。显然,大家对这个gay里gay气的男人不怎么感冒。
“那就得看什么颜色的,你给我蓝色的,看我敢不敢戴。”
天然蓝色锆石很少,大多蓝色锆石是用其他颜色的锆石加热以后得到的,它具明显的多色性,呈现蓝色一绿色,最优者的是天蓝色。
“为什么?其他颜色的不能戴的吗?”华仔也都有点搞不明白了。
胡杨告诉他们:“天然的皓石,一般都有放射性元素,特别是绿色的,一般不会做成首饰佩戴。低型锆石也是不能接受的,低型锆石是由于放射性而晶体变为非晶体的锆石,同样有放射性。
蓝色的天然皓石,放射性元素极低,影响不大,而且因为稀少,所以珍贵。”
这回,大家吃惊了,竟然有放射性元素,难怪刚才摊主说给你也不敢戴。确实,人类对放射性元素都敬而远之,那玩意造成的后果实在是有点严重,碰不得。
“低型?难道还有高型这种说法吗?”叶梅好奇问道。
“有呀!而且低型的皓石还可以加热到一定程度,转化为无色的,或者蓝色的高型皓石。”
大家知道,许多东西经过热处理就可以变性,锆石也是如此。如果对低型的锆石加热到一定程度时,其就会变成无色透明晶体。
像斯里兰卡的锆石多为绿色低型的,经过热处理后,颜色明显变淡,成为高型的锆石宝石。还有我国海南省产的红色、棕色锆石,经过热处理,可以变成无色的。
其实,现在国内很多皓石,都是人工合成的。
广西梧州就是世界最大的人工皓石合成基地,其数量占国内合成立方氧化锆市场总量的80%以上,世界合成立方氧化锆市场总量的40%以上。
也正是如此,梧州也被誉为“人工宝石之都”。
主要就是将掺以稳定剂的氧化锆粉经熔化,再缓慢结晶而形成的合成立方氧化锆晶体,通过对它的切割、打磨、加工形成各式各样的人工锆石成品,用于珠宝首饰、工艺品以及钟表、服饰等镶嵌的人工锆石系列产品。
梧州从事这个行业的人,据说超过十万人,可见规模有多大。
“那要是有人用这玩意充当钻石,怎么区分?”叶梅又问。
“这简单呀!你可以朝它哈气,皓石的话,哈气扩散得非常快。钻石的表面非常光滑,它留不住水和冷凝液体。”
摊主有点傻眼,这个男子对皓石貌似了如指掌呀!什么来头?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谈好的价钱,又不要,拿我开刷吗?大家都来评评理。”摊主是个光头,脖子上还能看到纹身,满脸横肉的样子,一看就不好惹。
他说话有点大声,故意吸引大家的注意一样。

v1uqa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鑑寶直播間-第五百二十二章 招財貓穿越了?熱推-99t88

鑑寶直播間
小說推薦鑑寶直播間
大家继续逛下去,古玩市场,真是千奇百怪,包罗万象,好多东西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它们不存在的。不过,真货实在是太少。
而一些老物件确实不假,但不怎么值钱,就像古代的农具,差不多一个性质的老物件,青睐的人很少。
钟文秋拿着一件神似招财猫的青铜器,差点没当面说人家的东西太假。
当然,也当面不了,人家摊主都不在这里。只见远处有个正在和大妈跳广场舞的大叔朝这边招手,喊了一句,意思是让大家随便看。
得!这是工作娱乐两不误?
广场舞无处不在,在中国简直无法无天了。不说大妈,大叔都没心情工作了。
直播间的观众也哭笑不得,这也假得太离谱了吧?招财猫穿越了不成?
胡杨一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他们想些什么,开口道:“这是唐朝的东西,只是做得有点随意,但也值点钱。”
呃!
在场很多人都懵逼,真的?还是唐朝的东西?唐朝就有招财猫的形象了吗?不是吧?这么离奇的吗?
“招财猫不是现代的东西吗?”叶梅忍不住问。
胡杨笑道:“怎么可能?一千多年前,就有招财猫的形象了。唐朝的著作里面,有明确的记载。另外,在陕西岐山南北朝时期窟龛群中发现1600多年前的‘招财猫’雕像,将招财猫的起源进一步推前。”
据说,那只类似“招财猫“造型的猫型石雕–这只猫不仅有凹凸有致的眼睛、胖胖的身体和翘起的长长尾巴,而且还呈现蹲坐姿态,一只前爪放在地上,另一只爪子似乎在向人招手。
“抛开中国的记录,招财猫在日本,四百多年前就出现,被视为一种招财招福的吉祥物。不信,你们问问柰子同学。”
柰子连忙点头:“是呀!在我们日本,民间关于招财猫的传说有很多的,尤其是江户的时代,基本上都是小猫报恩之类的。”
日本从江户时代起,养猫的风气开始流行,在日本人的意识中认为猫形态可爱,聪明贤惠兼有少许狡猾,富有神秘感有通灵之力,此外猫还能守护粮食不遭鼠害,所以以猫作为原型的传说也逐渐流传开来。
在养猫之气风行的同时,关于猫的传说又进一步有了各种牵强附会的说法,神话中的猫被赋予了不可思议的能力,逐渐演化成为了守钱和赚钱的化身,招财猫的形象也从而被勾勒出来,成为了日本民间讨吉祥平安的信物。
柰子还告诉大家,在他们日本,招财猫有公猫、母猫之分,公猫举右手,象征招财进宝、开运致福;母猫举左手,象征广结善缘、千客万来。在日本一般店家摆放的多是母猫,因为日本人相信只要有人潮,基本上就会有钱潮。
很多人懵圈,完全不知道,招财猫居然也有历史,而且还很长,都以为是近代才兴起的卡通形象。
“不过,招财猫是近代才流行起来的。在古代,中国有很多关于财源广进的形象,比如三足金蟾等,招财猫被压得抬不起头,所以古代没能流行。”胡杨解释道。
既然知道是唐朝的东西,钟文秋当然不会放过,这里每一件物品,都有标价。所以,老板根本不用看摊,看上什么,按照标价给了钱,拿走就可以了。
这件唐朝的招财猫青铜器,标价一百五十元。要是摊主在这里,钟文秋肯定得杀一杀价的,但人家老板不在,只好标多少就给多少。
“要说穿越,青铜游标卡尺才是真正让人费解的东西。”胡杨笑道。
见大家迷惑,估计没怎么听说过,于是胡杨解释:“青铜游标卡尺,是王莽那个时代弄出来的,和现在的游标卡尺几乎一模一样,刚被挖掘出来的时候,震惊了不少人。
也正是这样,有人戏称王莽是穿越客,游标卡尺就是最好的证明。”
事实上,不仅仅是游标卡尺,王莽之所以被人怀疑是穿越怪,还有很多方面,和现代的一些东西实在是太像了。
比如,最受争议的便是他的币制改革,其实他的改革是十分超前的,但在史学界看来却是他最失败的政策。在那个用金银珠宝做交易的时代,王莽推行用做工精美但不足值的货币,就像是现在的硬币。
还有他实行土地国有制,禁止私人买卖土地,这一点就和我们国家现在是一样的。
不仅如此,王莽还大动干戈去搞那些大地主们。王莽规定如果一家的地超过900亩,却不够8个男的来耕地,那就要把多余的地分给没有地的本族人或邻居。
这样的制度,在古代根本行不通,人家地主不弄死你,弄死谁?
类似现代的思想制度,他还搞了不少,所以他被现代人戏称为穿越怪。
“哈哈!穿越怪王莽还是干不过人家位面之子刘秀。”
“王莽真的像穿越的,他搞的一系列制度,我们实在是太熟悉:土地国有,平均分配;废除奴婢制度;政府参与的计划经济和国企专卖;改革货币;政府建立贷款体系;强迫劳动,消灭不劳动者;修改与周边异族的关系,尤其是灭高句丽,将其改名下句丽……”
“干掉高句丽可以,中国似乎从一千多年前,就总想灭掉这个地方的人,想想隋朝的杨广,还有唐朝的李世民,简直和高丽死磕上了一样。”
“好吧!难怪我这么讨厌棒子,原来一千多年前的祖宗就开始讨厌上,我这只是继承。”
……
至于为什么说刘秀是位面之子?
在那个时代,似乎所有的运气都在他身上汇集,很多英雄才俊为他所用,简直就是开了挂一样。
当时,天下大乱,为了保护自己,刘秀加入了一支强盗军,很快就成了将军,还打出光复汉朝的口号。
王莽一听,不开心了,集结几十万年大军,准备灭掉这口气大得没边的东西。
大家对比一下,就知道,穿越怪还是败在了位面之子的手上,只能说,当时王莽搞出来的东西太超前,不得古人心呀!

cukgp都市异能小說 鑑寶直播間笔趣-第五百二十章 農具博物館設想看書-q3wvw

鑑寶直播間
小說推薦鑑寶直播間
大话都说出去,跟泼出去的水一样,收不回来的。
摊主只好幽怨地说道:“大哥,您瞅多几眼,看看我这还有没其他值钱的。”
得!胡杨只好伸手一指:“那只手掌,看到吗?应该是从千手观音上敲下来的,看她的手势,这是一个佛印,雕得还算不错,年代也旧,宋朝的物件,值三五千块。其他的就算了,你自己应该心知肚明。”
千手观音,大家并不陌生,每一个手心都有一只眼睛。
唐代以后,千手观音像在中国许多寺院中渐渐作为主像被供奉。千手观音的形象,常以四十二手象征千手,每一手中各有一眼。
三五千也是钱呀!摊主二话不说,赶紧将那只手掌给收起来。
一只手掌就值那么多,如果是完整的千手观音,得值多少钱呀?这问题,直播间的观众们也关心。
胡杨带着大家离开这个小摊,王老先生也跟过来。
他和任老师年纪差不多,虽然文化程度不一样,但话题有不少,尤其是收藏上面的话题,两人都玩了一些年,可都不怎么精通,很快就聊到一块去。
听到王老先生的一些想法,胡杨支持道:“老伯这个想法好,有时候收藏的意义就在这,不仅仅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收藏爱好,更是向其他人展示,传达一些信息,让大家收获一些东西。”
至于他想将收藏捐给政府,或者私人博物馆,让他们帮忙开展一个农具的展示厅,估计不容易实现。
农具这种收藏品实在是有点冷门,能够欣赏的人也不多,没有展览的盈利价值,想要人家弄一个专门的展厅,那就太难了。
“老兄弟,你找过政府了?”任老师问道。
王老先生点头:“找过了,但没有回应。如果是十件八件,人家还好说话,但我那东西太多,占的空间也就大,估计原因就在这。”
不说别的,他辛苦找到的一架水车,就长达十多米,属于庞然大物,人家一听脸色都变了。
但实话说,他对那架水车的感情最深。是他外出发现的,当时就趴在别人的农田。他一看到,就被水车复杂的结构所吸引,非常喜欢。
于是,他找到水车的主人,讨价还价,想要两百块收回去,但人家就是不肯呀!最后,他告诉对方实情,对方得知他的想法后,竟然免费赠送,让他很感动。
为了将那架水车弄回家,他算是花了九牛二虎之力。
“可以理解,农具的档次太低,基本上很难列入是艺术品的范畴。收入博物馆,人家还觉得把自己博物馆的档次拉低了。”任老师说到关键上。
王老先生点头:“是这个道理,所以后面我也不指望了。”
任老师拍了拍他的肩膀:“也不要失望,总会有希望的,或者,你可以选择一部分送去。像今天得到的这一件饼子模,我敢保证他们举双手欢迎。”
“只要贵重的,不接受其他,那还是算了。”王老先生摇摇头。
胡杨想了想,问道:“老先生晚点可以带我去见识见识您的收藏吗?或许,我们可以合作。”
合作?王老先生都不是很明白胡杨所说的合作,是怎么个合作法。
但是,他还是点头:“没问题呀!但我家有点远,你们不介意的话,我肯定欢迎。”
直播间的观众们,以及华仔等人,已经猜到了胡哥的想法。
“还是胡哥豪横,是准备开博物馆了吗?”
“社会我胡哥,人狠话不多!”
“遇到胡哥,老先生的梦想要实现了。”
……
“小胡,你打算开博物馆?”任老师惊道。
王老先生猛地看向胡杨,这小伙子这么有实力?能开博物馆?要是这样的话,那他们还真有合作的机会,他就求一个展厅,别无他求。
胡杨微笑道:“心血来潮,搞一座专门的农具博物馆,让大家免费参观,也不知道有没有吸引力。如果大家不喜欢看,那就有点浪费了。”
说完,胡杨又跟直播间的观众们说道:“一会,我设立一个投票的活动,大家都参加一下,支不支持建立这个农具博物馆,如果票数超过五十万,我们就搞它。”
到时候,不仅仅是王老先生那些收藏品,他还会联系其他同行,搞来一些更有价值,更有看头的古代农具。只有这样,才能把整个博物馆给支撑起来。
“支持!当然支持啦!”
“只是这样,又要胡哥破费了。还免费参观,唉!一旦建立,以后胡哥都要纯输入呀!完全就是烧钱。”
“所以说,胡哥做这些事情才有意义呀!”
“胡哥差钱吗?你们就别担心胡哥破费啦!一会投票就是了。”
……
叶梅震惊得嘴巴都长大,开一个博物馆要多少钱,是她完全难以想象的。
别说她,就是大明星徐宏都被胡杨的大手笔吓了一跳。没有千万砸进去,根本做不成样子的呀!
胡杨把自己的想法和大家说了一下,如果真的建立,到时候会继续收集一批有看头的农具补充进去。
说到底,一个博物馆要有人参观,才有存在的价值。盈不盈利,胡杨并不关心,不就是钱嘛!投进去就是了。
“真建立这座博物馆的话,到时候我想聘请王老先生和任老师当这个博物馆的馆主、副馆主,还望两位不要推辞。”胡杨再次语出惊人。
王老先生和任老师都惊呆,半晌没有回神过来。
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还有当博物馆馆主的一天呀!尤其是王老先生,自己文化不高,有什么资格?
“这……我不行的,不合适!”王老先生连忙摇头摆手,好像接到了一个烫手山芋一样。
胡杨笑道:“没什么不行,王老先生对农具收藏的执著,令我感动。您对古代农具的熟悉程度,也足以当这个馆主,其他人我不放心交给他们。任老师,您不会拒绝吧?”
任老师却有点兴趣,点头:“我没问题!不过,我们可没什么经验,你不怕搞砸就行。”
直播间的观众纷纷表示:服了。

eynna優秀都市小說 鑑寶直播間 起點-第五百一十六章 我弟是副區長相伴-rjx90

鑑寶直播間
小說推薦鑑寶直播間
其实,叶梅想要买的东西很多,那包包、首饰等等都想要,可还是忍不住克制,一只名表两万元,已经是她有生以来买的最贵的东西。
这只女士表,她越看越喜欢,爱不惜手。
胡杨告诉她,这种名牌表,就算是二三手的,也不会便宜很多。相反,有些钟表随着时间的增加,反而更值钱,有升值空间。
所以,有人专门买名表,并不是为了自己用,也不是什么炫富,而是为了投资赚钱而已。
不得不说,眼前这位小姐姐有钱任性,根本不在意赚了还是亏了。单纯就是为了把东西卖出去,体验那种成就感吧!
钟文秋也忍不住下手,拿了一个笔记本电脑。这还是九成新的,却便宜了三分之二。网络上也有二手货卖,但好多都是假货,而且也没便宜这么多。
因此,这是机会难得,过了这个村就没有那个店。
这时候,一个肥女人领着一个男人经过,目光也被摊上的物品所吸引,停住脚步,艰难地俯下身来。
一个人,就占据了大部分的位置,挡住其他人。
只见她拿起一件首饰,也不问问人家美女摊主,就直接戴在手上。
老实说,楚思瑶看到这女人一身肥腻,手上还出汗,就这么把她的首饰试戴,多少还是有点不高兴。但既然出来摆摊做生意,也就忍了。
“喂!你这东西看起来不错,多少钱?”肥女人试戴之后,也不摘下来,感觉挺满意的,直接问价钱。
“这条手链原价七万八,现在可以三万给你。”楚思瑶开口道。
这条手链,是著名珠宝设计师设计的,主体采用铂金打造,还镶嵌了小颗粒的符山石,取名幸运手链。
肥女人一听,顿时瞪眼睛:“什么?三万?你怎么不说三十万?一个摆摊的,也敢叫三万?想钱想疯了。”
楚思瑶解释:“它是著名珠宝设计师设计的,用铂金和符山石打造。不信的话,你可以查一查,它的原价就是七万八,现在已经没有这一款了。”
“你说是就是吗?查谁也能查,但问题你这件是吗?这一看,就是假货,蒙谁呢?”
见她这么说,楚思瑶马上不高兴了。作为富二代,不代表她没有脾气,相反,一般富二代脾气更大。
“喂!肥婆,你不要的话,赶紧摘下来。你找人鉴定,我这要是假货,一赔十给你,不然你就给我闭嘴。”
直播间的观众,对这个盛气凌人的肥女人也没有好感,丑人多作怪!
肥女人一听,眼睛都要竖起来,一把将手链扯下来,丢在摊上:“谁稀罕似的,大家都来看看,这人就是这么做生意的,卖假货不承认,还骂人,真是没教养的婊子。”
得!这话,让所有人对她都没有好感了。
口口声声说别人没教养,但你这么说话,就是有教养?所作所为,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
楚思瑶气炸了,手链被她这么一丢,手链的一颗符山石就掉出来,不能忍呀!
这次,她决定要对方原价赔,实在是被这个人恶心坏了。
周围的摊主,看到这个美女卖的东西那么贵,其实也觉得她在售假,听到楚思瑶还要人家原价赔,就更觉得这女人是来碰瓷的,所以开始指指点点起来,隐隐在支持那肥女人。
有人支持,肥女人更加得意忘形,讽刺的话一句接着一句。
胡杨看不过去,开口道:“你们都没了解情况,就随便指点评论别人,不好吧?没注意到,从一开始就是这位在找茬吗?
人家的东西是真货,要求原价赔,有什么错?”
他拿起那条手链,继续说道:“铂金,大家应该不难鉴定吧?这种颜色的,品质最好,价值本身就不低。”
铂金是世界上最稀有的贵金属,是那些追求生活品位的人所追宠的珍宝。铂金比黄金稀有30倍,在全球,只有在极少的地方才能开采。
很多人都知道,根据成色高低,铂金一般分为三种颜色,青白微灰色为本色成色较高;青白微黄色是白金内含有黄金或铜的成分,成色次些;白银色是白金内含有较多的白银成分。
“另外,就是这符山石,它有点像翡翠。实际上,这是翡翠的伴生矿之一,同样珍贵……”
有些人,可能就会分不清符山石和翡翠,绿色的符山石玉无论在色调上,还是质地上,都与质量中上乘的翡翠十分相似。
但符山石的折射率明显大于翡翠,放大检查符山石的颗粒界限很难看清,看不到翡翠特有的粒状纤维交织结构,不显翠性。
符山石的翡色好象是自色,原生色,色较匀,底一般较细,而翡翠的翡色是次生色,色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不均匀,色沿裂隙或粒间间隙分布,且底一般较粗,通常都有颗粒感。
“老实说,像这种品质的符山石,可以称之为金翠玉,也就是最顶级的符山石,价格自然也就不会便宜。加上这设计,七万八很合理。”胡杨点评道。
并不是所有的符山石玉都能称作“金翠玉”,不同产地符山石玉由于其内部化学成分和微量元素的不同,造成不同产地符山石玉的质量品级高低不同。
只有质地细腻、透明度高、颜色鲜艳、水头饱满的符山石玉才能称作“金翠玉”,而目前这种质量顶级的“金翠玉”只产于巴基斯坦。
说完,胡杨看向美女摊主,建议道:“美女,我觉得你直接报警好了。”
得!直播间的人服了,这熟悉的情节,让人猝不及防呀!别人坑爹,你这是坑弟。

nips2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鑑寶直播間 起點-第五百一十四章 陽羨茶分享-x0l9k

鑑寶直播間
小說推薦鑑寶直播間
直播间自然也有徐宏的粉丝,他们得知徐宏搞了一批签名版的紫砂壶,准备赠送给粉丝后,开始传到粉丝群里,甚至官网上。
于是,他的粉丝们很快都知道了这个事,很多人都在期待。
还是狼多肉少呀!五百件,丢在庞大的粉丝群里,水泡都不会冒一个。
另外,有人看上了徐宏亲手做的那个。有经济比较好的粉丝,已经开始竞价争抢起来,从五百块,一直飙升到了五万元,最后让一个粉丝喊价五十万,世界终于清静了。
粉丝也最讨厌就是狗大户的粉丝,动不动就是用钱砸,实在是太讨厌啦!
华仔看到直播间有人讨论,徐宏亲手做的那只紫砂壶已经被粉丝炒到了五十万,惊讶道:“徐大哥,最贵的还是你这一件呀!有人出五十万买。”
呃!
此话一出,除了胡杨,现场的人都猛地望过去。
就徐宏做的那个?只能勉强算是中下的水平吧?何德何能,可以卖五十万?很多人都无法理解,只能说,有种粉丝叫真爱粉,或者说脑残粉。
最吃惊的,无疑就是坊主。
太没天理啦!他们精心打造的一件,顶多就是几百块钱,而这明星做的,随便捏几下,就有人花五十万消费。
果然,明星就是明星呀!人家做一件,就比他们辛辛苦苦忙碌一年赚得还要多。
徐宏笑道:“卖就算啦!这一件,到时候也会送给粉丝,只能看谁这么倒霉,抽到这最丑的一件。”
坊主等人再次感慨,人家这境界就是不一样呀!
或许,五十万在这些明星眼里,根本不算什么,甚至不屑去赚。唉!现在的明星,收入也太高了吧?难怪,那么多年轻人喜欢做明星,为了出名,甚至不择手段,也就可以理解了。
“有没有人要我这件呀?一千块我都卖了。”鲁大强嚎了一嗓子。
不过,没有人理会这逗比。还一千块?人家路边一百几十块钱买的不比你这件好看吗?
直播间,胡杨的粉丝也忍不住吹嘘,如果胡哥的那件没有送人,也拿出来拍卖的话,直播间的土豪粉丝能出更多钱,可不止五十万。
要知道,现在总榜一,也就是那位萝莉,已经在胡哥的直播间砸了快一千万了。几十万只是小意思呀!
没有人知道,那神秘萝莉什么身份,但能在一个直播间砸下这么多钱,起码家里的财富就是惊人的,一般人无法想象。
如今,胡哥的直播间,已经成为整个平台最赚钱的十个直播间之一。尽管胡哥从来没有在意过这收入,但这就是事实。
这一点,就连徐宏的粉丝也无法反驳。胡哥的粉丝里面,确实有财力很强的人,他们还真干不过,是必须承认的。
当然,也没什么好吵的,胡哥和徐宏是好朋友,两家粉丝自然也是同盟。
就像这次,徐宏临时起意,要给粉丝送签名版紫砂壶,不也是受到胡哥的影响吗?他们才有这个福利,所以有时候还得感谢胡哥。
弄完这些,剩下的,就是放去烧,一时半会没那么快好。
于是,坊主恭敬地请胡杨他们到旁边的一座茶肆喝茶。这座茶肆,是最近才兴建的,仿古风,无论是建筑,还是泡茶的方式,都很有古味。
一般情况下,坊主懒得来这种地方,感觉没必要花这个钱,因为到这里喝茶、吃点心,价格不便宜。
但招待胡杨、徐宏,以及他老师等人,规格上他觉得要提高一点,来这里没错的。
“我们宜兴,不仅仅有紫砂壶,还有阳羡茶。”坊主跟胡杨他们说道。
这一点,胡杨倒是清楚的,笑道:“听说过,其实在清朝以前,你们的阳羡茶也算是贡茶,只是到了清朝,紫砂壶的名气盖过了阳羡茶,所以走向没落。”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宜兴的古称是阳羡,这里产的茶叶,就叫阳羡茶。
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三国时代,当时称为“国山茶”,“国山”即是现在的墨离山,墨离山是现在的阳羡茶产区之一。到了唐代,阳羡茶被茶圣推为上品,选入贡茶之列,因此也有“阳羡贡茶”之称。
宋代阳羡茶不仅深受皇亲国戚的偏爱,并且得到了文人雅士的喜欢,苏轼就有“雪芽我为求阳羡”这样的诗句。到了明朝,阳羡茶依然是贡茶,还有专门的“茶局”和“茶引所”。
“哈哈!还是小胡厉害,什么都知道。”任老师赞道。
“任老师,您就别笑话啦!我们这一行的,要是对地方的一些特产不了解,还能做鉴定吗?就连古茶都要鉴定,就别说其他的了。”
“呵呵!那倒是,古玩鉴赏这一行,博大精深,没有谁敢说自己全能,可以鉴定每一件收藏品,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不可能了解那么多。”任老师感慨道。
他教书那么多年,也自认为学问不算太差,起码一些基本的知识是熟悉的,但自从玩古玩之后,才发现自己很无知,太多东西没有了解。
“来,尝尝我们这里最好的茶叶——雪芽!”坊主连忙给大家倒茶。
鲁大强一口喝掉,烫得直咂嘴:“喝茶没太大意思,搞点吃的吧!我最喜欢这里的竹笋,好吃。”
宜兴的特差,除了紫砂壶,毛笋也是出了名的,鲜嫩可口,且涩味少,是上好的菜品。
吃笋这一口,鲁大强倒是和胡杨差不多,都爱这种食材。
“这简单,晚上我做东,请大家吃最正宗的毛笋。”坊主立马应下来。
任老师却摇头道:“今晚算啦!已经有大老板请客,人家赚得比你多多了。”
他和自己学生简单提了一下红硅硼铝钙石的事,坊主震惊了,竟然有比钻石还贵的石头,简直颠覆他的三观。
好吧!那就不抢这个请客的机会了。
大家一直待到傍晚,才纷纷动身,到约定好的饭店汇合,那位老板荣光满面地站在饭店门口迎接胡杨一行人。

61jb7火熱都市小说 《鑑寶直播間》-第五百一十三章 交換情物?分享-1wxx2

鑑寶直播間
小說推薦鑑寶直播間
作坊里,除了那位新来的学工,其他师傅,加上老板都投入手把手教华仔等人制作紫砂壶的行列。
原本,制作紫砂壶前,设计工作是很重要的。毕竟因为有了艺术性和实用性的完美结合,紫砂壶才如此珍贵,令人回味无穷。所有的艺术性,都是有构思的,也就是设计。
但对叶梅他们来说,就没必要搞这么复杂。事实上,设计工作,一般也是制壶高手“专利”。像这个小作坊,要名气没名气,要技术也没有太高深的技术,同样没有设计这个步奏。
直接按照他们经常做的壶型来做,跨过了设计那个环节。
作坊里面,有已经练好的紫砂泥,所以练泥这一步也可以省略。那么,就可以直接将练好的泥拍打成片。
“这一步,跟和面做饺子皮差不多,就是把泥展开来,弄成薄薄的一片。”坊主在边上说道。
随后,用专业圆规,划出壶身泥料打成片等待划壶底。壶身壶底初步镶接,拍打出雏形。正是这样,才会有人说:茶壶是拍出来的。
身筒的拍打成型,并非简单的一个步骤,而是反复进行的多个步骤。每一步都接近最终的成型阶段,但每一步的要求又各不相同。
大家就照着老师傅的做法去做,可就是这样,也还是有人做不好。鲁大强拍着拍着,原本圆形的壶身,逐渐变成了方形,然后,又从方形变成了不知怎么形容的形状。
“看来,你不是干这行的料。”胡杨调侃道。
鲁大强很无奈:“做这玩意太烦,是不适合我,还不如让我去搬砖,扛水泥也比这工作痛快。”
大家听了,哭笑不得。只能说,有些人不喜欢这种细腻的工作,没有那个耐心,宁愿顶着太阳去做一些体力活。
说白了,就是不愿意干技术活。
壶底拍平之后,还要勾边。从高深筒到最终的虚扁造型,完全以手工方式逐步拍打而成,然后需要仔细修整。
接着,还要做壶盖、壶把等,讲解起来好像很简单,但真正做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大家能体会到,手工制作不容易,也就难怪贵一点。
一把纯手工的紫砂壶,需要一个人不少的精力。哪怕是最快的工艺人,一天也顶多做那么两件。而那些精益求精的人,几个月做一件,甚至好几年。
那么,紫砂壶的贵,也就变得理直气壮了。
一位老师傅告诉大家,装壶把和壶嘴,一定要成一条直线,分毫无差。壶型大美之一,亦在于此规正中。
到了这一步,紫砂壶壶身制作就算初步完成,只待篆刻花纹或者直接进窑烧制。
最后,篆刻花纹也是各自动手,不管好不好看,起码也是自己做的。叶梅和柰子弄得不错,规规矩矩刻了一些花朵、小动物之类的。
“你这刻的是什么?”华仔看了眼鲁大强,忍不住问。
“这都看不出?龙呀!”鲁大强自我感觉良好。
直播间的观众看到后,一个个笑趴在手机前。
你妹的!那是龙?你自己独创的吗?除了有两个角,大家真猜不出那是一条龙,像毛毛虫多一点吧?
同时,也有人吐槽华仔:
“华仔兄弟,别笑别人啦!你自己的也好不到哪里去吧?要不是看到额头的那个王字,我都以为你刻的是只狗。”
“哈哈!有时候,人就是这样,自己放的屁都不觉得臭。”
“还是胡哥牛,你们看他。”
“厉害!好想要胡哥的这个,太好看啦!”
……
大家将目光看向胡杨,他刻出来的最有古风,不仅把一幅山水图刻上去,还用苏轼的书法,搞了两句诗上去。
整个紫砂壶看上去档次都不一样,甚至比这个作坊所有的作品都要好。
坊主等人都感叹:“你才是高手呀!”
胡杨谦虚道:“我除了篆刻方面做得好一点,其他都不行。”
大家都知道,他的书法和绘画都很强,所以篆刻出这样的作品,也就不奇怪了。
柰子两眼发光,恳求道:“胡哥,这把壶可不可以送我?”
胡杨愣了一下,点头:“可以呀!我们可以交换。”
直播间就有人调侃:这是交换情物吗?好像很浪漫的样子。
连柰子都脸红了一下,却没反对,点头答应。
胡杨就知道这些家伙想歪,翻白眼道:“普通朋友之间,就不能互相赠送东西吗?你们这些混蛋,典型的吃饱了撑,想太多了。”
见胡杨都动手,徐宏也忍不住动手跟着做了一个,不怎么好看,但感觉有特别意义。他准备也刻上自己的签名,送给一位特别的粉丝。
坊主笑道:“胡先生这件光货,做得确实好,尤其是篆刻,反正我们做不出来。”
“光货?什么来的?”华仔惊奇地问道。
胡杨告诉他们:“紫砂壶造型大体可以分为三类,也就是光货、花货、筋囊货,其中以光货造型最为常见。像我们做得这些,都是光货。
当然了,鲁兄弟的那件,有点抽象,倒是接近花货。”
坊主点头,给大家解释,光货是指壶身为几何体,表面光素的紫砂壶。在制作光货时,不仅要将器表修饰得平整光滑,还要讲究点、线、面的结合。根据不同的造型,又可再细分为:圆器和方器。
而花货,又被称为“塑器”,制壶人将自然界的动植物采用浮雕、半浮雕等造型设计成仿生形象。
筋囊货,又叫做“筋纹壶”,制壶人将类似南瓜棱、菊花瓣等曲面称为锦囊,锦囊壶是紫砂壶中线条比较多的一类,因此极其讲究线条的流畅性,要求上下对应、合缝严密。常见的有:菊花壶、瓜棱壶等等。
“通常来说,花货和筋囊货更有艺术感,所以更加珍贵一点。”坊主跟大家说道。
“不是吧?这么说,最贵的还是我的这个?”鲁大强满脸震惊。
其他人朝他看去,一脸无语:你这是多大的脸呀?敢说这种话,偏偏还是一本正经地说。

ffxdq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鑑寶直播間 線上看-第五百一十一章 大訂單熱推-s6qvh

鑑寶直播間
小說推薦鑑寶直播間
虽然还不清楚,胡杨这群人什么来头,但既然是自己老师带来参观的,他当然得伺候好。先好声好气安慰好动摇的员工,他又回到胡杨等人身边作介绍。
“整个制作过程,其实说难也不难,无非就是那么几个步骤,但你要做得精美,就得看你的手艺了。
你们看,这就是我作坊用到的紫泥。不过,我这都是小本生意,这原材料,也不敢用珍贵的,坦白说,这是最普通的紫砂泥。”老板坦诚道。
胡杨点头:“嗯!我知道,最贵的就是天青泥,那是泥中极品,比较稀少。”
前面,胡杨也很大家说过,紫砂泥有很多种。
或许,还有人不太清楚,紫砂泥看上去是一坨泥,但世界上,它是矿石,叫紫砂矿。只不过,这种矿石的质地有点特殊。
紫砂泥大体分为四种:紫泥、绿泥、红泥、缎泥。
而紫泥里面,也分好几种,其中就有刚才胡杨说到的天青泥,是最贵重的制壶原材料。此外,还有底槽青、清水泥等。
底槽青,因通常处于紫泥泥层底部,故名有老嫩之分,矿料一般呈紫褐色致密块状,有青绿色豆斑状,烧成后呈紫红色。
清水泥,一般为紫褐色致密块状,有云母碎片,矿料上带淡绿色斑点、斑纹状,烧成后呈紫棕红色,高温呈紫黑、暗青色,一般指单一矿料仅加石黄等练成的紫泥。
俗话说:“天下紫砂出宜兴”,紫砂壶以宜兴紫砂壶最为出名。它材质独特,工艺精湛,造型朴稚,装饰富有浓郁的文化内涵和雅趣逸韵,因而被誉为陶中奇葩,国之瑰宝。
紫砂的魅力在于从矿石到艺术品的转化,而传统全手工制壶更是一场精妙绝伦的技艺盛宴。一件紫砂工艺品的成功,要经过十到几十道复杂的成型工序,更需要紫砂匠人的精益求精的功力,还有一丝不苟的用心。
而这个小作坊,工艺其实是简化了,做出来的产品,品质自然也就没有很高。
见胡杨还知道天青泥,中年人明白,这个年轻人起码也是做了功课的。
“你小子,可别把小胡当成门外汉,人家对紫砂壶的了解,估计比你强多了。”任老师忍不住提醒自己的学生。
这可把中年坊主不爽了,感觉自己被老师看扁。他这也算是传统手艺,这门制壶的手工,在他家已经是第五代传承,虽然说他们这是一代不如一代。
但是,你说一个年轻人,比他这个制壶的传人还要了解紫砂壶,那就有点瞧不起人了吧?
“怎么?不爽了?你家的祖传手艺,到你手上还有几分精髓,你自己应该最清楚。现在,只能做最普通的紫砂壶,还以为你很牛吗?”任老师不客气地教训。
得!一天是老师,一世都是老师。
就算又不爽,中年坊主还是得憋在心里,只是有点委屈巴巴!敢怒不敢言!
看到这一幕,直播间的观众又大笑:“你老师,还是你老师!”
“哈哈!好惨的老板,员工不干骂,老师更不敢怼!”
“唉!无论什么时候,老师对大家来说,都是最可怕的生物。之前看了个视频,老师带着面具去叫醒上课睡觉的学生,学生没反应,但老师揭开面具,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要是美女老师,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怎么不会?我以前的英语老师也漂亮,但她天天捉我去背书,我每次做梦梦见她都会被吓醒。”
“确实,自己的老师再漂亮,你也不会感受到她的温柔。”
……
在直播间的观众们说那些读书的趣事的时候,胡杨跟中年坊主说道:“大哥,我想在你这里下个订单,但我要的是精品的紫砂壶,你敢不敢接?”
嗯?
坊主愣了一下,下意识点头:“可以呀!你要怎么样的?可以说具体点吗?我甚至可以搞来天青泥,我可能没有本事做太好的,但我认识人,只要出得起价钱,我帮你去说一说,让他帮忙做一个。”
他以为,胡杨所说的一个订单,就是一个紫砂壶。
他算是看出来,这个年轻人应该是个有钱的。那么,一般的紫砂壶肯定看不上,所以他才这么说。
而华仔、钟文秋等人,甚至直播间的观众则是反应过来:胡哥这是又要带货?又要给老板订单,然后给大家发福利?
就连任老师都熟悉了胡哥的套路,于是,连忙踢了一脚自己的学生:“人家小胡的订单可不小,你自己想好了。”
他最欣赏的,就是胡杨对传统手工艺的支持态度,几乎遇到这种困难的,都会大力支持,购置一大批,当成福利送给粉丝们。
对那些传统手工艺的老板来说,那是大订单,吃一口就能活一两年的。
坊主还有点懵逼:“不小?是多大?”
胡杨笑道:“我不需要很珍贵的原材料做的,就用你这里的也行,但手艺一定要说得过去,至少都是这种水准的。”
说着,胡杨从他这里的成品里面,挑出来一个。
坊主一看,这种品质的,他这里只有两个工人能做出来,而且花费的时间可不少,最主要还是上面的雕饰,一般人做不出来。
“这种的话,可能会贵一点,成本加人工,再加一点盈利,需要三百五十元才能做,可以吗?”这已经是看在自己老师的面子上,尽量压低价格了。
胡杨点头:“我可以给你五百元,但你必须给我做到每一件都达标,能做到吗?可以的话,我买五百个。”
“可以,嗯?多少?五百个?”坊主顿时瞪大眼睛。
他这里,一年的产量,也就是一千出头呀!而且还是普通的货色。胡杨直接给他送了半年的订单,怎么不吃惊?
而且,他要的要是最好的那种,给到了五百元,做一个紫砂壶,他的利润就能得到两百左右,这是一笔大生意。
因此,作坊的其他工人都纷纷惊呆地望过来。
五百个,一个五百元,总价就是二十五万呀!
不得不说,他这个作坊其实不怎么赚钱,还不如人家生意好一点的士多店。以往,他这里一年扣除其他的所有成本,能赚十万左右,就算可以的。
“嗯!是的!不过,这些都是我要送人的,所以邮费还得你出。而且,必须要在三个月内完成,敢接吗?”
此时,华仔已经在搞抽奖活动,因为平台一次最多只能设置一百个名额,所以得分五次来。
大家都很踊跃,知道就算自己抽到,紫砂壶也一时半刻送不到他们的手上,但免费的,他们愿意等呀!
要知道,这紫砂壶怎么说也是手工制作的,而且品质也不算差,材料、人工等成本就差不多要三百元,胡哥进货价都要五百元,这难道不是钱?

3n3yu超棒的都市言情 鑑寶直播間 txt-第五百一十章 可憐的老闆熱推-rtop9

鑑寶直播間
小說推薦鑑寶直播間
所以,钟文秋这一堆的东西,其实有价值的也就是那么一两件,少得可怜。
最后,还是胡杨翻出一样东西,告诉他值个两万多。那是一件青釉布袋和尚坐像,属于高古瓷。
“高古瓷,不是高仿瓷,这大家需要分清楚的。”胡杨说道。
他猜测,肯定会有很多人以为,高古瓷就是高仿的古瓷器,简称高古瓷,但事实上并非如此。
通常情况下,高古瓷是指明清以前的瓷器,但仍有不同的看法分歧。
有人认为,认为瓷器在我国东汉时期就已经具备了存在的各种条件,瓷器的产生年代应定在东汉。因此高古瓷是指包括东汉在内的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唐宋元各朝代所制作烧成的各种瓷器
而有些人则是觉得,东汉魏晋南北朝时期的瓷器,还没有真正达到科学意义上的瓷器标准,是处于半瓷半陶的性质。到隋代才有了真正瓷器出现。因此,高古瓷应不包括东汉、魏、晋、南北朝在内,而是仅指隋唐五代唐宋时期的制作烧成的瓷器。
“这一件,应该是元朝烧制的,烧得有点粗糙,大家还能看到陶的部分,也就是没有完全瓷化。
但是呢!它形象做得很好,只是烧得不好。因此,还算有点价值,市场价的话,两万左右,甚至会被人压价到一万五千,具体情况不好说。”胡杨说道。
这些年来,人们忽略了高古瓷,价格一直没有上去。高古瓷的价值在于,一是年代久远,已不容易获得;一是唐宋以前较好的瓷器,都有气势,质朴古拙,耐人寻味,后世的瓷器做工固然细腻,但神韵却不如先代。
胡杨倒是认为,大家可以多注意高古瓷,遇到造型、品相极佳者,可以逢低买入。
和前面说的名人手稿一样,目前还没有被更多的关注,炒作不多,所以以后前景还是有的。
分别评论了一番之后,大家也就离开钟家。任老师带路,带大家去参观紫砂器的制作。钟父则是拿着红包去找人,什么巫婆之类都行,只能搞掉那个晦气就行。
“这是个小作坊,但人家还坚持手工制作紫砂壶,没有用机器,很难得。”任老师说道。
他领着大家进去,迎面而来的,是一位中年师傅,和任老师有师生关系,以前任老师教他语文课。
因此,这人对任老师很尊敬。
“不会打扰你做事情吧?”任老师问道。
那中年人连忙摇头:“没什么事做,现在都没有订单,紫砂壶越来越难做了。我们手工制作的,终究干不过机器生产的。主要是我们的成本高,价格也就贵,大家还是喜欢便宜的东西。”
“那怎么一样?机器做的,透气性等都没有了。”任老师说道。
他的学生则是苦笑:“问题是这些所谓的透气性之类,人家顾客体会不出来呀!真正在意的有几个人?也不能让泡的茶更香,那么在顾客眼中,其实就是差不多的东西。”
得!直播间的观众都觉得这中年人说到本质上了。
确实,大家真没觉得手工打造的东西就好很多,根本体会不出来,有些时候,甚至觉得工厂机器生产的更有光滑性,看上去更加模范,瑕疵更少。
那么,又有多少人愿意花更多的钱,去买更多瑕疵的手工制作品呢?
因此,有时候也不能怪消费者没有眼光。事实上,很多消费者买一样东西,从来没有考虑这件东西的性能有多好,感觉差不多就可以了。
就比如一件衣服,看上去都差不多的,纯手工打造的要贵一倍,谁乐意?难道纯手工打造的就穿着更舒服?也不见得。
“真相了。”
“说得有道理,纯手工的,真正能品位的人不多,需要有那个钱,以及那个空闲的时间,才能去琢磨所谓的不一样。”
“就是呀!像我们这种平民老百姓,谁在意是不是纯手工的呀!”
……
“这么说,你这也很难经营下去了?”任老师有点伤感。
这些传统工艺产业,一个个消失,对老一辈来说,就好像自己熟悉的东西慢慢没有了,多少有点感伤。
“是很难经营,但还是得坚持,就看能坚持多久了。不仅我这里,整个宜兴,紫砂产业,手工制造的都逐渐没落了。除非,你是制壶的名家,随便弄一件出来,就是几万、十几万、甚至几十万的,那根本不用担心干不下去。”中年人诉苦道。
他们这种,水平一般般的,或者没有名气的,最艰难。
因为有名气的,根本不用计较成本和产量,可以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而他们这种就不一样,弄出来的产品,一件能赚到的利润并不高。人工、成本等等,要全部计算上去。赚不到钱的话,只有关门一条路。
给你更重要的是,现在你想要找一个熟手的工人都难。年轻人不喜欢跟你们玩泥沙,脏兮兮的,还不如去送快递、外卖之类的。
像他这里,给工人开的最高薪水,也就是一个月六千,少的只有三千多。
这么点工资,年轻人肯定不干的,人家随便去送外卖,一个月赚个七八千都可以,勤奋一点,甚至过万,请问为什么要跟你混呢?
任老师给自己学生介绍胡杨等人,今天来,就是观摩怎么制作手工紫砂壶的。
可以的话,甚至想要跟大家学两手,然后亲自做一个,作为纪念什么的。
“人家这是在直播,你这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吧?有的话,给你十分钟赶紧去处理好。”任老师说道。
直播间的观众顿时大笑,遇到老师,果然不轻松。
你都这么说了,还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中年人无可奈何地笑了笑:“我这地方,放眼望去就是这么大,能有什么?不都看到了吗?”
刚说完,就看到不远处正在制作的一个紫砂壶,被刚来的学工给弄坏,顿时一脸苦涩。
只见那位年轻的工人哭丧着脸看过来:“老板,不好意思!有弄坏了一个,我想我不适合做这个。”
中年人连忙小跑过去,安慰道:“没事!没关系!慢慢来,我刚开始也是这样的,你适合的,不要多想其他的。”
这明明很心痛,还要故作轻松,生怕这个工人跑掉一样。

wpyba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鑑寶直播間-第五百零九章 盜墓賊都不碰的東西展示-u90rv

鑑寶直播間
小說推薦鑑寶直播間
“这种东西,有升值空间吗?”钟文秋忍不住问道。
胡杨愣了一下,马上明白这家伙想干什么,有点意外地看着他:“你想要自己收藏?这倒也不错,也不一定要马上出手的。
手稿类的文物,目前来说,价值不怎么高,那么升值的前景就比较大,因为炒作这一类的还比较少。只要等有心人炒热,到时候再出手,才是最佳时机。
先不说升值空间吧!这种东西,非常看人缘,遇到喜欢的收藏家,价值能翻很多。所以,就算不考虑升值空间,你等待最有需要的买家,也能卖出一个好价钱。
我个人认为,名人手稿这一类,以后大有作为。”
听到胡哥的这话,钟文秋顿时放心,赶紧收起来。
至于其他人,也默默把胡哥的这番话记在心里。以后遇到名人手稿,也自己先留着,反正暂时来说手稿转卖出去也赚不到太多钱,还不如等待机会。
炒作的人永远不会少,这种东西炒作的价值升到一定的程度,他们就会想办法找另一样东西炒,不用担心轮不到。
“兄弟,运气不错呀!”华仔笑道。
“嘿嘿!自从遇到胡哥,我的运气就来了。”得!这家伙毫不客气地拍了一个马屁,让直播间的观众直翻白眼。
话说,谁遇到胡哥不是运气来了?
当然,像一些倒霉鬼,那就不一样,比如前不久的梁一山,等待他的还有牢狱之灾。但总得来说,你没有做违法犯纪的事,或者其他害人的事,遇到胡哥基本上都得到了好处。
任老师都赞道:“是运气挺好的,我玩了这么多年,也没遇到几件宝贝。”
说着,他也捡起两三件东西,笑道:“这种,明显就是假东西,以后得看仔细了。”
任老师开始点评一件古玉,是一枚玉扳指。
“才五十块钱,我想着,再怎么说,它也是一块玉,五十块钱,我应该不亏。”钟文秋说道。
“那你不知道,玉可以造假的吗?古玉造假,不仅仅是将新玉做旧。狠一点的,直接用假的玉做旧给你。你这一件玉扳指,就明显是假玉,颜色太不对劲了。”任老师说道。
胡杨也点头:“嗯!任老师说得对,这种闪闪发光的玉,你以后还是不要拿。只有宝石级别的玉,才有这种效果,比如极品的玻璃种帝王绿等,但你想想都知道不可能的。”
尤其是古玉,应该是光芒内敛了才对,就更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可以说,这块古玉真的是非常低级的假货,只要稍微有点知识的人,都不会被它给骗了。
钟文秋尴尬地摁着手指节。
任老师又安慰道:“不用难为情,刚入行的,谁没有交学费?你这算好的,损失不大。我以前,比你更加不堪,买回去一样东西,连我那孙女都看出是假的。”
想起自己以前,任老师有时候都忍不住想要笑。
他一连帮忙辨别了好几件,很容易就看出是假货的东西,再拿起一样东西,有点像钉子,但不是圆的,而是方形的钉子。钉子居然还能看到雕刻,做得有点精致,看样子是青铜的。
“至于这钉子,我没见过,看着是老东西,而且还有点艺术感,应该值钱。”任老师说道。
“真的吗?”钟文秋兴奋起来。这种钉子,他回来之后,在网上查了一下,没看到相关的信息。
就在他高兴的时候,胡杨忍不住泼冷水:“这东西,最好还是扔了。老实说,就算是盗墓贼,通常都不会拿这种东西。”
啊?
一群人瞪大眼睛,不解地看着胡杨,轮到任老师尴尬了。
“这是什么?墓里面的?不会是……”华仔忽然想到一种可能。
别人也反应过来,徐宏他们纷纷后退了一步,远离那枚钉子。钟文秋的脸色就有点难看了,这玩意自己还放在家里那么多天,等一下,恐怕要被家里老妈锤。
“嗯!就是棺材钉。但是,这棺材钉是特意打造的,应该是古代有钱人才用得起。”胡杨点头。
然而,不管是不是有钱人用的,但这玩意一听就不是好东西。就算看着有艺术感,但想到它是钉棺材用的,谁还会如此大胆收藏?心里不膈应吗?不会觉得晦气吗?
并不是说,棺材钉不值钱。事实上,古代的一些达官贵族的棺材钉,一般用铁器的其实不多,更多的是用青铜或者金印制作的,再加上其做工的精美可以说是冠绝墓穴的,其价值更是不可估量。
然而,盗墓贼却很少会抽钉子回来。世界上最迷信的,反而是盗墓的人。
他们都觉的这棺材钉是隔绝了死者与这个世界的交流的,这也就死者的怨气最大程度的凝结在了这几颗小小的钉子上面,所以盗墓贼对这种元气极大的东西很是忌惮。
除了棺材钉,还有一些东西是盗墓贼都不想碰的,那就是镇墓兽。
它是我国古代用来镇压墓穴的一种冥器,其造型一般都非常的抽象与夸张,而且一般看上去也非常的恐怖,同样是一个非常邪性的器具,再加上其代表性实在是太强了,所以盗墓贼一般不敢碰这类东西。
果然,钟父一听,顿时敲了一下自己儿子,气得头都发晕了。他瞪眼睛:“你这混球,什么鬼东西都往家里带。”
胡杨跟他说道:“以后,看上去比较邪门的东西,尽量别碰,不是有没有价值的问题。像一些木偶,特别吓人的,通常都和死人有关。”
它们不同于一些神像,某些神像看上去也是面目狰狞,但那是用来吓鬼的。而有些邪门的东西,则是用来吓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