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精彩都市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ptt-第902章 完美的翻譯器熱推

小說推薦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下午四点半,手术室的门打开。 走廊上,坐在长椅上等的安室透连同一旁的非赤和非墨齐刷刷转头。 “……注意切口的方向,切口小一点,也能够让它们之后恢复得好一点。” 蜀山剑侠传外传 还珠楼主 中年医生早川走出来的时候,还跟池非迟说着话。 池非迟想了想,“我让它多缝了两针。” 早川失笑拍了拍池非迟的肩膀,“其实已经很不错了,这是经验问题,不用多想。” 安室透:“……” (一_一) 顾问好像挺平静的,还能琢磨自己的手术水平,看起来不太需要他陪伴的样子。 等早川去休息,其他人把无名送进术后监护室。 安室透这才带着非赤和非墨上前,“顾问,情况怎么样?” 池非迟发现安室透过来也不错,至少有个人帮他看着非赤和非墨,省心的同时也有些慰籍,并决定以后用枪指着安室透的时候温柔一点,“肿瘤切除顺利,我切开肿瘤看过,内部平滑,大概率是良性的,具体的情况等肿瘤检验结果,三天之内就能有明确的答案。” 安室透听着池非迟例行公事一样的阐述,总觉得自己才是那个面对医生的家属,很快又忽略掉那种古怪感觉,笑道,“那就好。” 两人没有在走廊上久留,又进了术后观察室。 无名还没从麻醉中醒过来,穿着手术服,被放在小毯子上,身体发僵,一动不动,眼睛也大大地瞪着,就像尸体一样。 猫在麻醉后不闭眼睛,且不能正常分泌泪水滋润眼球,需要池非迟每隔十分钟左右帮无名点一次眼药水,防止眼角膜干涩。 非墨没有靠近,带着非赤远远在一旁的桌上看着,突然叹道,“喵喵喵……” 意思:主人,无名这样子就跟死了一样。 安室透愣了一下,猛然转头看非墨。 刚才是不是非墨在‘喵喵’叫? “非墨学会了猫叫。”池非迟看了看非墨,伸手探了一下无名的体温,给无名盖了小毯子。 原来因为你 墨腾 安室透忍俊不禁,对非墨道,“很有才华嘛!” 非墨没接茬,陷入了沉思。 最近喵得有点多,它差点就没从外语转回来,有点失误。 至于‘才华’这个问题,有一个能够说很多种语言的非离在那里摆着,它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有才华。 它连蛇语都学不会。 非赤发现非墨偷偷瞥自己,脑海里缓缓冒出一个问号。 …… 晚上八点,池非迟和安室透在医院里蹭了便当当晚饭,就在医院门口分别。 今天接触这么久已经够了,没有长期接触的理由,就该各回各家。 池非迟第一次带无名回家,先是把待在猫包里的无名送上去,又下楼拿出租车上大包小包的猫用品。 等他回到家的时候,家里一片火热。 一台笔记本电脑被摆到了地板上,非赤、非墨和小美用绳子拉着他的笔记本电脑,缓缓往地板上放。 “小心!放轻点,”非墨指挥着,还不忘喵喵安慰无名,“无名小妹妹,你再等一会儿,主人说你不能跳,我们把电脑放到地上。” 无名还蹲在猫包里,也没再呵斥非墨不许叫她小妹妹。 邪 性 總裁 小美做同声翻译:“非墨说……” 池非迟没有管一群宠物的闹腾,带着东西进门后,把无名的猫窝、猫砂盆之类的东西都放在地上。 无名确实不能再剧烈运动、跳高跳低。 “我教你打游戏!”非赤欢脱道,“有个很好玩的游戏,主人和我们都在玩……不对,主人可懒了……” 翻译器小美:“……主人可懒了,还没满级他就不玩了,军团打架都靠我们,不过我们商量去统治新区,要是你们猫猫也加入,我们就去把所有区都占领掉。” 池非迟:“……” 他那不是懒,只是不像非赤这条毫无野心的废蛇一样沉迷吃喝玩乐,不过看样子,小美也能跟无名沟通。 完美的翻译器,很省心。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其他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txt-第890章 烏鴉佈下的監視網

小說推薦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凌晨五点,输液结束。 池非迟带着自家的宠物们去了三楼办公室,决定对付着睡一会儿。 宠物医院里有不少猫用品,都是猫用品制造厂直接运过来、让医院当动物出院小礼物送的,平田正人去仓库里给无名翻了一套。 一直到中午十一点多,池非迟睡醒,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猫砂盆。 无名原本蹲在沙发上‘咕噜咕噜’,发现池非迟一醒就去用小铲子刨它用过的猫砂盆,忍了又忍,最后还是觉得不能忍,“主人,这个厕所不适合你,太小了,你既然可以变得跟人类一样,不如去洗手间用马桶?” 池非迟:“……” 他……算了,正事要紧。 猫砂盆里有结团的猫砂,不过无名从凌晨到现在应该只尿过尿。 没有血,没有粘液之类的异物。 无名蹲在沙发上伸头看着,发现非赤也往那边跑,转头看蹲在一旁打盹的非墨,有些痛心疾首地问道,“非墨,大家各用各的厕所不好吗?” 为什么都往它的厕所那里去? 非墨睡眼惺忪地瞥了一眼,发出很像碎碎念的喵喵声,“主人是去看你的排泄物里有没有血,以此来确认你的身体状况,非赤只是去凑热闹,看看主人在做什么、有什么发现……咦,对了,无名小妹妹,你是不是有点发烧、然后把自己烧糊涂了?怎么跑来认主人了?” 无名:“……” 大妖暗戳戳地威胁它,它能不从吗! 蒋大郎的故事 江东蒋大郎 池非迟放下小铲子站起身,转身问道,“无名,想不想吃点什么?” 无名第一次感受到归顺大妖的福利,那就是不用自己出去出卖色相骗食物,认真想了想,“我想吃鱼,要是没有也没关系,随便吃什么都可以,我不是很挑食。” 池非迟等非赤钻进袖子,上前拎起无名,“别想了,你什么都不能吃,我只是想知道你有没有食欲。” 无名:“……” …… 下午一点,无名的复查结果出来,腹部的异物没有丝毫变化。 池非迟把无名丢给一个医生做术前准备,到相马拓的办公室混了盒午餐便当,才回手术室外签麻醉协议、手术协议。 由于平田正人昨晚值班、今天休息,负责手术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医生。 人是池非迟指定的。 这里的医生水平具体怎么样,他心里都有底,这是一个很优秀的猫外科手术医生,比起他和平田正人,手术经验也丰富得多。 中年男医生看完无名的复查单,又拿起池非迟签过字的协议,一并递给护士,“学弟,你以后打算收养这只猫,对吧?那要不要顺便做个绝育手术?” 对,这也是相马拓的学生。 整个医院大部分医生都是相马拓的学生或者相马拓多年挚友的学生,叫池非迟‘学弟’一点毛病都没有。 “我考虑一下。” 池非迟没答应,以‘安抚无名’为理由,进了无名的休息室。 无名蹲在桌上,等池非迟把人都打发离开后,才歪头出声,“喵?” 单纯的一个单音,没别的意思。 “你要不要……” 池非迟刚开口,就被手机振动打断,“稍等。” 是毛利侦探事务所的号码,池非迟盲猜……是毛利兰。 调教坏坏老公 落月儿 侦探事务所那俩大老爷们很少给他打电话,柯南就几乎没有过。 “小兰。” 电话那边的毛利兰沉默了一下,才从‘开头凉问候’中缓了过来,“那个……非迟哥,你现在有空吗?” “没空,我很快有一场手术。” “手、手术?” 转角夏天 爱因小斯 “我在宠物医院,出了什么事吗?” “原来是这样啊……也没什么啦,就是想问问你,顺便邀请你明天过来吃晚餐,既然你在忙,那就不打扰你了。” 电话挂得飞快,不过这一次不是池非迟先挂的电话。 毛利侦探事务所。 柯南见毛利兰没有直说、还飞速挂了电话,有些好奇,“池哥哥没空过来吗?”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其他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笔趣-第899章 它的脾氣還算好看書

小說推薦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挂好号,值班护士打电话通知值班医生,由一个值班护士带池非迟去了休息室。 休息室不大,一边靠墙放了三人座的软长凳,另一边靠墙放了一张摆着猫窝的长桌,中间也就只够一个人通过。 护士离开前,还在桌上放了一个毛线球,“请稍等,医生马上就过来。” 等门关上后,小小的空间里只剩池非迟、非赤、非墨、无名。 一看没别的人了,非赤就立刻蹿到桌上,用尾巴戳毛线球。 无名看着也安心了不少,从池非迟怀里跳到长桌上,左右张望着。 值班医生来得很快,而且还是池非迟的老熟人平田正人。 平田正人和池非迟都是相马拓的学生,平田正人在之前的宠物医院里遇到了麻烦,被池非迟当做入职考验、丢给想混进医院的安室透解决了,而之后池非迟需要手术数据完成论文的时候,也是平田正人主刀、一天天带着池非迟进手术室给猫做手术。 一进门,平田正人就笑着打了招呼,“非迟,我在术后护理室值班,听说你来了,我就过来看看。” 走廊一边隐约传来人类压抑的哭泣声,随着隔音门被平田正人关上,那哭声也被隔绝在外。 “是处置室那边,一只猫患了癌症,已经撑了一个多月,主人家今晚才决定进行安乐死,那家人的妻子赶回去拿小猫平时用的东西过来陪它,丈夫和他们的小女儿已经哭了半天了,”平田正人解释着,走到桌前弯腰看着无名,“你养猫了?病了吗?我看它精神还不错,你挂了急诊,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情况很严重呢。” “我在路上捡的。” 池非迟没有说情况如何。 “很漂亮的猫,它哪里不舒服吗?”平田正人说着,放在桌侧的手突然打了个响指,见无名立刻低头看桌侧,就没再继续下去。 这就是个职业病。 一看到这种蓝眼白毛猫,他就想测试一下这只猫有没有听觉障碍。 “腹部,”池非迟把无名拎后颈拎起来,说了句违心话,“它脾气还算好,应该不会挠你。” 平田正人瞥见池非迟左手手背上明显刚包上的绷带,还是先摸摸无名的头和前爪,确认无名没排斥他的触碰,才慢慢摸向无名的腹部,一脸无奈叮嘱道,“接触动物一定要小心,尤其是猫,最好让主人配合着,先把它的指甲剪短一点,要是主人不再,就先试探一下它们的脾气,再慢慢接触,你一会儿记得去打疫苗,顺便重新清洗一下伤口……咦?” 池非迟等着平田正人在无名腹部同一个区域轻轻按了几下,把无名放下,“出去说。”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非赤一看,果断顺着池非迟的袖子爬了进去。 它要听! 非墨看了看无名,还是决定留在休息室里。 池非迟和平田正人没有走远,就在隔音门外。 “非迟,你什么时候捡到的猫?” “今天。” “有腹泻情况吗?” “有。” “异物感很明显,位置应该是肠道,”平田正人皱了皱眉,心里倒是松了口气,没有养太久的话,要是情况严重,也不至于太难过,“有便血吗?” “没发现。”池非迟道。 非墨从昨晚一直盯着,要是无名便血,非墨也早该告诉他了。 “还是先做检查吧,”平田正人感慨道,“那只猫腹部应该有不轻的疼痛感,不过情绪这么稳定,真够乖的。” 池非迟觉得‘乖’这个字眼跟无名不太搭,不过无名的情绪确实算稳定,也没哼哼、发火或者叫过疼,挺坚毅的。 非赤见两人又转身回休息室,一头雾水。 它好像窃听个寂寞,完全没懂这是什么情况。 接下来就是一连串的检查,血常规、灌肠便检、B超、生化、试纸检验……很折腾猫,不过无名全程乖巧,直到回了休息室后,池非迟给自己注射疫苗、清洗伤口,平田正人都不敢相信池非迟手背上的伤是无名挠的。 检查结果出来还要等一两个小时,平田正人不负责检查化验,也没什么事,就陪着池非迟待在休息室。 池非迟去找值班护士借了笔记本电脑,准备看电影打发时间,“平田学长,你想看什么?” “我对电影没有特别的喜好,”平田正人爽朗笑道,“只要没有鬼怪和僵尸,其他什么都行!” 池非迟想了想,想起前世看过的某部电影,试着搜索。 他不喜欢那种缠缠绵绵或者生离死别的爱情片,会看得犯困,还是看刺激一点的电影比较有意思。 半个小时后,平田正人就后悔了。 池非迟找的是‘人皮灯笼’,这个世界还真有,他找到这部电影还真费了不少功夫,虽然片名、演员变了,但出品地和故事梗概没有太大变化。 平田正人不懂汉语,不过他能看懂英文字幕,也能看懂画面,就算他是动物外科医生,不怕血,但看到同为人类的漂亮妹子被残杀,看到暗示剥皮时血淋淋的地面,还是头皮发麻。 是,里面是没有鬼怪,但很残忍,很血腥,很变态…… 他觉得还不如看僵尸片呢! 平田正人刚想问问池非迟能不能换个,一转头,就看到身旁的大男孩、灰黑蛇、白猫、黑乌鸦四双眼睛专注盯着屏幕。 光线不亮的小房间里,屏幕光线映在看不出情绪的四张脸上,再伴随着电影里漂亮女孩突然发出的尖叫…… 算、算了,他突然觉得相比看身旁的四个生物,这电影也不是那么可怕了。 电影看完,检查结果也出来了,负责化验、负责超声检查的医生都来了,池非迟和平田正人也再一次到了门外。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其他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笔趣-第898章 貓都是蛇精病鑒賞

小說推薦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池非迟的车还在检修,只得带着无名去街口打车。 无名拒绝被抱,只让池非迟帮忙拎着那个塑料袋,跳上围墙,沿围墙上方往外走,“非墨,之前你说我跟你主人像你才管我,那是什么意思?” 池非迟也看了看停在肩膀上的非墨。 他跟无名物种、模样、性格完全不一样,他可没有无名那么坏的脾气。 “用人类的话来说呢,你们都被原家庭冷落、抛弃之后又玩野了,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就是你们好像都讨厌去医院,”非墨从容喵喵叫,“其他方面倒是有差异,我家主人比你狠……厉害多了。” 池非迟低头清理手上被无名挠出的血痕。 非墨刚才是不是想发表什么不该有的评价? 无名沿着围墙往外慢慢走,侧头看了看池非迟,想到那晚池非迟坐在台阶上吃橘子时平静从容的感觉,默认‘有点像’,再想到池非迟比自己大的体型、比自己长且锋利的爪子、还能伪装得跟人类一样,也默认了非墨‘厉害多了’这个评价,这么想着,又忍不住打量池非迟,“你是妖怪?” “不是。”池非迟回答着,没忍住尝了尝残留在指尖的一点血渍。 他的血尝起来就只有血液的味道,是因为他自己尝不出自己血液中美食味?还是说他的血特殊一点? 果然还是该尝尝光之魔人这个特殊物种的血,做一个对比。 无名看着池非迟的举动,若有所思道,“我听一个男人跟一个女人说过一个故事,在人类的城市中,不是所有看起来像人类的生物都是人类,他们也有可能是猫妖、狐妖或者别的妖怪,这些妖怪伪装成人类的模样,混在人类之中猎杀人类,喝人类的血,吃人类的肉,性格极其残暴,手段极其残忍……”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池非迟放下的手指顿了一下,从口袋里拿出医用绷带,开始包扎手背,“我不吃人肉,也不是妖怪。” 无名直接无视了池非迟后一句,同时也把池非迟前一句打成‘狡辩、遮掩的谎言’,突然遗憾道,“唉,那样我可养不起你……” 池非迟转头看无名。 他什么时候说过让无名养? “既然你不是人类,又会帮动物治病,我原本还想让你做我们的医生,我可以养着你,不过你要吃人的话,我没法帮你捕猎,”无名思索着,还是有些不甘心,“你吃素吗?或者考虑一下老鼠?” “我拒绝。”池非迟快步走向街口。 不管是给一只猫打工、让一只猫养着,还是吃素、吃老鼠,他都拒绝。 无名没再问下去,一路沉思。 拒绝得还真果断,不过让一个这么厉害的妖怪给自己工作,这种说法确实不太尊重人家…… 到了街口,非墨用爪子抓起探头的非赤飞向天空,“主人,我们去医院门口等你!” 无名从围墙上跳了下去,见池非迟坐进一辆车里,也跟着跳上座位,蹲在池非迟身边思索。 那条蛇好像很有趣,不过现在蛇不重要,还是想想怎么跟这个大妖达成合作目标。 对方个人实力强,势力也强,它提出雇佣人家肯定不同意,说‘合作’,人家可能也看不上。 供奉?归顺? 供奉的话,要是对方要吃人,它们很难狩猎到人类提供,一不小心惹恼了那更麻烦。 如果是归顺的话,大概还能让对方作为老大给它们照顾,需要帮助的时候它们就求助老大,但为了一个帮忙看病还得去医院的菜鸟医生而归顺,会不会显得它太没面子? 不过这只大妖不止是医生,还有非墨那群爪牙,它们加入这么一个大势力肯定能得到好处,至少可以叫上非墨联手去抢地盘,那就不算亏吧? 也不对,万一对方要求它们去狩猎人类、压榨它们劳动,那归顺岂不是自寻死路? 不,不,看非墨那群黑煤炭,对方好像也没有压榨手下的意思。 不过也不能不防,说不定它看到的只是表面,万一这只大妖背后每天都要非墨提供十只八只鸟做食物呢? 也不对,如果是那样的话,那群傻鸟也不会过得那么开心…… 开出租车的司机看到有猫上车,有些意外,“先生,这只猫……” “是我的宠物,”池非迟探过身关上车门,“去真池宠物医院,如果它弄脏了车,我会照价赔付。” 司机没再问下去,“好的。” 无名转头看池非迟,垂在身后的尾巴尖微微晃了晃。 大妖刚才‘我的宠物’这句话是不是一种暗示?或者说一种邀请? 如果它拒绝的话,对方会不会恼羞成怒? 池非迟见无名一直歪头盯着自己,也看着无名:“……” 这猫又想干什么? 无名:“……” 对方用这种凉飕飕的目光盯着它,应该是在等答案。 刚才果然是暗示吧。 要是它拒绝的话,这个大妖搞不好真的会翻脸。 池非迟:“……” 一直看着他,又不说话,这是几个意思? 听说猫都是蛇精病,让他跟一只不熟的蛇精病用眼神沟通,这个任务很艰难。 无名:“……”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其他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火熱玄幻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897章 你不是人?!展示

小說推薦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无名被锁喉按在围墙上,在池非迟翻上围墙的一瞬间,四爪齐上,往池非迟左手手背、手腕上挠出了四五道长血痕。 池非迟在围墙上站稳后,立刻换了右手拎着无名后颈,也没管张牙舞爪的无名,重新跳下围墙。 刚落地,飞过来的非墨就用嘴和爪子对着无名一顿揪毛,气恼发出喵喵声,“过份了啊!要不是你跟我家主人像,我才懒得管你!” 无名顿时觉得受伤,就算被池非迟拎着,四爪也疯狂开抽非墨,“非墨!你什么意思?” 池非迟低头看了看自己左手上往外流血的血痕,默默把利爪亮出来,又默默伸到无名眼前。 “你是说我们的友……友谊……”无名发现非墨突然退开了,看了看眼前那只鲜血顺着手背和利爪往下流的手…… 等等?爪子? 无名瞬间瞪圆了眼睛,凑近池非迟的指甲瞅了瞅,还伸爪子去碰了碰,发现不是骗人的道具后,视线顺着那只手一路移动到手主人的平静脸上。 北国风南国雨 池非迟跟无名讲道理,“你挠不死我,但我一爪子下去,你可能会死。” 这是实话。 以无名那小爪子,就算挠到他脖子,他大概率能抢救回来,但以他爪子的长度和锋利程度,一爪子下去可以把无名开膛破肚,要是挠到脖子,那就可以考虑帮无名挑个好看的骨灰盒了。 无名愣了片刻,叫出的声音尖锐得变调,“你不是人?!” 池非迟:“……” 骂谁呢这是。 叫完之后,无名还是一脸‘卧槽,我想静静’的惊恐表情看池非迟,“你是什么怪物?” 池非迟没有回答,用爪子在无名腹部比划了一下,“不去医院,我就只能在你腹部挠一爪子了。” “哼!你以为我……”无名的话顿住了,低头看着某人那只在自己腹部拉出一条血痕的爪子,“我……” 池非迟盯着无名的腹部,研究着从哪里下爪比较好。 不在医院,工具不全,还没有麻醉,很麻烦…… 无名被盯得毛毛的,总觉得池非迟是认真在考虑怎么在它肚子上开个洞,稳了稳心神,“好吧,看在你这么诚恳的份上,我跟你去一趟医院。” 如果忽略浑身炸起的毛,某只猫还是很有骨气的。 池非迟收起了爪子,“你之前有没有打过疫苗?” 无名直勾勾盯着池非迟的手,心里满满的好奇,完全忘了郁闷,“就是去医院打针,对吧?那我去过好几次,你问这个做什么?” “说你以前的主人的地址,我要你的疫苗证书。”池非迟道。 无名沉默了一下,“你先放我下来。” 赤炼仙侠传 执笔随心 池非迟蹲下身,把无名放到地上。 大不了再抓一次。 无名走进挂了塑料布的集装箱,没多久,又叼着一个白色塑料袋出来,放到池非迟脚边,下巴朝塑料袋点了点,“不用那么麻烦,在里面。” 池非迟解开塑料袋上系的结。 塑料袋上有抓痕和咬痕,看位置和痕迹,应该是无名自己系过塑料袋。 塑料袋里的东西不多,一本小册子,一个被挠过的旧毛线球,两只麻绳小老鼠。 池非迟翻开那本册子。 果然是一本宠物信息手册。 第一页是无名的照片,照片边缘还贴了一圈粉色带心形图案的胶带,在名字、主人名字、出生日期、几栏有着端正清秀的手写字,而购买地点和初期身体检查是另外一个人的字迹。 再往后几页是医院的疫苗接种记录,疫苗瓶上的便签、医生、医院的签名和印章都有,每一页还有一个墨水印上去的小号猫爪印。 这本册子很脏,小下角有沾到汤汁和浸过水的痕迹,而袋子里那些玩具要干净一些,没有留下但麻绳缝隙里还是能看到一些污渍残渣。 他大概能够猜到无名是从垃圾堆里把这些东西翻出来的,找地方洗过,不过那些麻绳缝隙很难清理干净,纸页浸水后也容易发皱、容易有污渍晕染开。 另外,册子上有很多抓挠的痕迹,大概是怕册子被抓坏了,痕迹都不深,却很多,一道道挠痕密集错落,就像是无名曾经烦躁、恨意、矛盾的烙印。 “那个女人把这些都放进垃圾袋里丢出来了,我就觉得以后可能会用上,”无名微微扬着下巴,假装以前疯狂翻那个女孩丢出来的垃圾、窥视人家生活动向的变态行为从来没有发生过,一副‘我的决定没有错’的傲娇模样,“现在果然用上了。” 池非迟看了看无名,没有说话,核对着上面的疫苗接种情况。 變 強 无名在册子留下一道道爪痕的心情,他或许是懂的。 人类家庭的常见宠物有猫、狗,这也是很有灵性的两种动物,但猫比狗更有‘自我’,在它们眼里,它们跟人类是平等、甚至是优于人类的。 很多猫对人的情感像家人也像恋人,发现人摸了别的猫会吃醋,发现自己受到怠慢会撒娇邀宠或者大发脾气,发现人做了它觉得蠢的事,会用极度嫌弃的目光盯着,或许一边嫌弃着,还会帮人。 出于这种‘平等’的自我意识,猫不会想狗一样一守就是一辈子,它们可能会向往别的生活、想出去浪荡好一段时间,被抛弃、伤害之后也很大可能不会再回头。 猫是一种敏感的生物,有的人养猫,会遇到猫抛弃自己出走、猫怎么都养不熟、猫管不住,除了每只猫性格不同、曾经的经历不同等因素,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早期地位的确认。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其他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討論-第896章 貓的樂園熱推

小說推薦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其他人转头看池非迟,池非迟低头看手机,平静脸打字回复。 发到他手机上的确实是一封邮件: 【主人,无名的状态有点不对劲,好像是病了,它又不去医院。】 邮件地址是非墨的。 自从各据点的乌鸦能发送信息后,非墨已经很少转手发信息给他了,而无名应该是在东京,在明知道他不在东京的情况下,非墨还突然发有关东京的消息给他,估计情况严重。 不过现在急也没用,他又不能飞回去,就算是能飞,也未必有新干线快。 【我还有一个小时到东京,确定好无名的位置,情况危急就找安室或者直接匿名联系宠物医院抓它过去。】 【我盯着它呢,能等您回来,您别急,看样子一天两天死不了。】 【症状呢?】 【昨天我从十五夜城回来,找到它的时候发现它在它们大本营蹲着看小猫,弓腰趴着,很没精神,叫它起来也不动,我就揪揪它的尾巴,它躲开的时候,看起来有点不灵活,而且居然没追着我挠,我就觉得不对劲,从昨天蹲守到现在,它昨天拉肚子,三次,今天一早一次,之后跑去便便一次,好像没有拉出来,关键是我看着它便便,它还是没挠我,肯定是病了。】 池非迟:“……” 这都没挠非墨?嗯,肯定是病了。 【有没有呕吐?】 【没有。】 【进食情况呢?】 【很正常,昨天和今天都吃了,我昨晚让海鸟给它抓了条新鲜鱼送过来,吃得也不少。】 【知道了。】 池非迟收起手机,回想着猫的肠胃常见疾病症状。 无名是有些闹腾,但非墨对无名很上心,他也该认真一点。 无名一岁多了,猫瘟的可能性不大,而且猫瘟一般表现为拒食、上吐下泻、体温升高、没有精神,无名体温有没有升高不确定,但没有呕吐没有拒食,基本可以排除。 炎症和猫瘟的症状很像,没有呕吐和拒食情况也得往后排…… 铃木园子一直盯着池非迟用手机打字,直到池非迟收起手机,才收回视线,语气感慨道,“非迟哥,抛开相貌和身材,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啊?我们学校各种各样的女孩子都有耶!” 池非迟收回思绪,“我抛不开。” 猫的肠胃脆弱,会腹泻的情况很多,寄生虫、肠胃菌群失调、肠道堵塞、受凉……甚至是受了惊吓或者突然改变环境之后的应激反应也会导致腹泻,不看到无名本猫、不去做具体检查,他还真的不便判断。 铃木园子呆住,脑海里不断回响着池非迟的话: 我在异界是个神 上江君 ‘我抛不开……我抛不开……’ 毛利兰干笑再干笑,愣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非迟哥这么现实的吗? “至少要能看,”池非迟没有再去想猫的各种疾病,补充道,“这样才有助于建立良好的第一印象,其他方面暂时没有考虑。” 性格之类的要求他可不敢乱说,以免‘真香’,不过他觉得想找个合适的不容易,也没指望有女生能忍他。 铃木园子半月眼瞄池非迟,怀疑道,“你对‘能看’的标准跟大家不太一样吧?我觉得帝丹高中的女生质量很不错的耶。” “别想了,我暂时没那个考虑,”池非迟直视铃木园子,语气平淡道,“恋爱容易使人变成神经病。” 至少他是这样。 那些女孩子该庆幸他不感兴趣,不然要是被拒绝的话,他会学太阳神阿波罗做竖琴的…… “呃,”毛利兰尝试理解池非迟这句奇特的言论,“非迟哥,你是指谈恋爱会有不少苦恼吧?” “算是。”池非迟道。 “那确实应该再等等,”灰原哀想到池非迟还是个待痊愈的病号,认真脸道,“你才二十岁,不用急。” 那这次婚礼结束后加的两个小姐姐,她也先帮忙聊着,确定一下性格好不好,摸摸情况再说。 …… 一个小时后,列车在东京站停下。 铃木园子有铃木家的司机等着接,毛利小五郎和阿笠博士也问了到站时间提前开车过来。 灰原哀坐上阿笠博士的车,才发现池非迟没动,“你不去博士家吗?” “是啊,非迟,晚饭就去我那里吃吧,”阿笠博士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都已经快下午六点了,我提前煮了咖喱,回去就能吃了哦!” “我要去一趟宠物医院。” 池非迟帮灰原哀关上车门,转身就走。 嗯,这样也能避免解释。 阿笠博士看池非迟匆匆拦出租车、上车,愣了愣,“宠物医院那边出事了吗?” 灰原哀拿出手机,搜了一下最近的报道,发现没有医院出事的报道,猜测道,“可能是那边忙不过来,被抓去当苦力了吧。”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其他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894章 老婆子心裡苦推薦

小說推薦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跑到水晶梦幻音乐馆前,发现照片的角度不对,确定照片是在下午两点零五分时歪着相机拍出来的,而不是高桥纯一说的一点钟。 没等跟着跑的铃木园子和毛利兰站稳,柯南又掉头往风车木屋跑。 下午一点,高桥纯一在风车木屋约香取茜见面,在下午两点零五分赶到花钟前拍下照片,那么绑架香取茜并囚禁在某处的时间不到一个小时,也不会很远,多半是在木屋和花钟这条线上! “柯、柯南……” 毛利兰一看柯南跑了,又和铃木园子跟上去。 池非迟和灰原哀慢吞吞跟着,在半道上看柯南跑回来,干脆就停了脚步等,心里有着同一个想法——名侦探真是遇到解密推理就不顾一切地浪,在毛利兰面前这么表现真的没问题吗? 柯南发现路边敲钟的声音跟昨天的声音不一样,跑进钟楼,找到了被绑在钟楼里的香取茜。 香取茜被扶起来,由毛利兰和铃木园子解了绳子、撕了嘴上的胶带后,就急道,“快!高桥先生他想要对阿妙婆婆不利!” 一群人又立刻联系大贺家的人,确认大贺妙跟着高桥纯一出去了,又出门根据两人的特征问路人,确认两人去坐了热气球。 柯南直接跳上了一辆双人脚踏车,跟香取茜一起拼命往搭热气球的地方赶去。 池非迟自然不会放过这个顺便救人、免费刷好感度的机会,也跟其他人一起赶过去。 大贺妙搭的热气球已经缓缓升空,热气球下方还黏着一个闪动着红色光点的小型黑盒子。 高桥纯一拿着一个像是遥控器一样的东西,站在下方仰头看着热气球。 在高桥纯一快按下遥控器的时候,一个足球飞到了高桥纯一脸上,直接将高桥纯一砸趴下,手中的遥控器也飞了出去。 “别碰那个东西!”柯南跳下脚踏车往那边跑,大声阻止了要去捡遥控器的工作人员,“那是装在热气球上的炸弹的引爆装置!” 工作人员脸色一变,抬头看到热气球的底部不对劲,连忙组织人手把热气球放了下来。 大贺家的人再一次到齐。 柯南见池非迟没有解释的意思,默默给铃木园子一麻醉针,开始推理。 只不过名侦探推理得一时兴起,把藏戒指的人、戒指的谜题也说了出来。 “小茜姐那张照片的背景是绣球花,而绣球花最早的名字是八仙花科洋绣球,是希伯特取的名字,主要是从他的日本妻子泷夫人的名字得到的灵感,泷,就是瀑布,而这里有一个很像瀑布的地方……对,就是那个有着爱神雕像的喷泉。” 灰原哀:“……” 某个人推理起来还真是忘我。 池非迟:“……” 万法天机 算了,结局已定,有了香取茜来救老太太这么一出,老太太想冷脸继续赶人都难了。 高桥纯一醒过来后,也说了自己作案的原因,他认为自家老师是被大贺妙设计欠了大贺银行的钱之后、又被大贺妙催债逼死的。 在持田英男出来说明了是香取茜的父亲的东西卖不出去的真相之后,高桥纯一噗通一下跪了。 “我不相信!我们老板不是那么没用的人,他每天早上一大早就起来挥洒汗水、工作到半夜,还不厌其烦地提携我这个后辈……” 沉睡的铃木园子:“阿妙婆婆之所以会反对真哉和小茜姐结婚,是自责小茜姐的父亲自杀完全是因为您思虑欠周所造成的,所以,您只要一看到小茜姐的脸就会很难过。” “奶奶……”香取茜看着大贺妙。 柯南继续用铃木园子的声音道,“谁知小茜姐这次阴差阳错地得知了高桥先生企图报复的事,高桥先生就把她关起来了。” 香取茜走向大贺妙,鞠了躬,神色诚挚道,“我知道要您原谅不太可能,但是我还是想求您……请您原谅高桥先生,好吗?” 高桥纯一惊讶看香取茜,“大小姐!” 大贺真哉走到香取茜身边,“奶奶,我也请您原谅他,好吗?” “我想关于新娘那边的主婚人……”一直沉默的大贺妙看向持田英男,“持田啊,你就让给年纪稍轻的高桥先生,怎么样啊?” 这就是表示原谅、同意婚礼举行,并且想让高桥纯一以香取茜娘家人的身份出席婚礼。 持田英男一愣,很快笑道,“当然没问题!我也同意这么做!” 黑色契约:总裁别来无恙 叶落无双 “奶奶……”香取茜惊讶。 大贺雅代也很高兴,“那您是同意他们结婚了吗?” 大贺妙冷着脸,“现在戒指都找到了,还有什么办法。” “真是太好了!”大贺雅代笑道。 柯南用铃木园子的声音道,“我想阿妙婆婆一开始就决定好,只要找到戒指,就答应他们结婚。” 持田英男有些意外,“你怎么连这个都知道?” 在大贺家其他人惊讶之中,柯南继续套铃木园子的马甲科普,“喷泉那里的雕像代表的是希腊神话中的一个故事,爱神因为嫉妒和自己儿子谈恋爱的普赛克,就给了普赛克许许多多的考验,不过普赛克最后还是通过了重重考验,得到了爱神的认可,那个喷泉雕像所记录的就是这最后一幕……” 池非迟:“……” 柯南看的希腊神话,跟他看的果然不是同一版? 大贺妙:“……” 唉,年轻人的想法都那么单纯。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其他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893章 逼宮的柯南閲讀

小說推薦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池非迟没有骗灰原哀他老妈不会有危险,那话骗小孩子可以,但骗不了灰原哀,只是道,“我父亲最近都留在伦敦。” 池加奈不缺保镖,但这个时期有人陪着,意义是不同的。 灰原哀有些意外,很快脑补出池加奈和池真之介和好的剧本,又觉得自己这些脑补有些好笑,像小孩子一样。 不过她大概是明白毛利兰为父母操心的感受了。 她也希望她的教母能够幸福。 想着,灰原哀又略带一丝挑衅地试探道,“那就好,不过如果你觉得害怕的话,我保护你。” 池非迟平静脸打量了灰原哀一眼,“小金鱼。” 灰原哀:“……” (ー_ー) 谢谢,有被气到。 不过非迟哥的状态应该还不错,还是那么气人。 …… 半个小时后,柯南一群人又回来了,就连高桥纯一也被叫了过来。 “如果她真像你们所说的被人绑架了,你们认为那个歹徒就在我们这些人之中,”大贺妙问道,“是不是这样啊?” “这个我还不能断定,”铃木园子正色道,“但这个可能性的确很高。” “这是什么话?”持田英男恼了,“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 “没关系啦,持田,”大贺妙阻止了持田英男发脾气,又看向铃木园子,“那你把我们聚集在这里,是想做什么呢?” “今天下午大概一点钟的时候,有人看到小茜走进了风车下的小木屋,所以我就想请教各位,一点的时候都在什么地方做些什么事?”铃木园子问道。 “你是在调查不在场证明是吗?”大贺妙看向池非迟和灰原哀,心平气和道,“你们那个时候出门找人,我跟非迟、小哀就在这个房间里招待两位警官,等两位警官离开调查之后,我们三个就在房间里喝茶聊天,一直到你们过来说那个女人被绑架了。” 池非迟见铃木园子看他,平静地点了点头,“期间大贺婆婆出去过一次,是为了让人准备茶点,不到十分钟就回来了,我单独去过一次洗手间,同样不到十分钟。” 从这里走到风车下的小木屋,都不止十分钟。 当然,要是用了什么特殊的手法,那就另当别论。 柯南也这么想着,又问道,“池哥哥,关于戒指失窃的事,那两位警官有调查线索了吗?” 池非迟故意微侧了一下视线,见大贺妙微微摇头,才道,“没有,是去警局调查有可能对我有恶意的人的档案。” 现在香取茜出事、无法结婚,大贺妙自然乐见其成,也就没必要说出戒指在哪里的事。 他知道大贺妙是这么想的,但他不能表现出‘他知道’。 柯南注意到池非迟和大贺妙的小动作,心里无语。 池非迟这家伙肯定掌握了什么线索! 但看样子,池非迟和老太太站到一边去了,应该不会轻易告诉他,还得找机会把池非迟偷偷叫出去聊聊才行。 “那么其他人呢?”铃木园子看向其他人。 大贺辰也看向自己的妻子,“我和我太太也一直待在酒店里。” “下午一点钟的时候,我正在夫里士兰那里骑马。”大贺美华道。 其他人又看向持田英男。 持田英男指了指身后,“我当时心想结婚典礼不能举行了,就在那边的休息室喝酒。” “高桥先生呢?”柯南走到高桥纯一身边。 “一点的时候啊……”高桥纯一回想了一下,拿出一个照相机,调着照片,“我去了水晶梦幻剧场那里,看一些古老的玻璃制品……对,没错,是一点……” “相机可以借我一下吗?”柯南问道。 “可以啊,”高桥纯一很大方地把相机递给柯南,“如果你想要我拍的照片,可以到柜台那里请他们印出来。” 日不落帝国的传说 果然还是要用白开水配比较 柯南接过相机,看向池非迟,童音卖萌,“池哥哥陪我去好不好?” 毛利兰皱了皱眉,“柯南,非迟哥他……” “可是外面的空气很好,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对身体和心情都有好处的吧,”柯南脸上露出小孩子专用的天真又任性的表情,“而且就只是去柜台那里,又没有多远,我就是想让池哥哥陪我去嘛!” 池非迟已经站起身,往门口走。 灰原哀也跟了上去,路过柯南的时候,装出轻松的语气,低声恶意调侃,“走吧,真是拿你这小鬼没办法。” 柯南半月眼呵呵,等着,等他套完线索才不会管这两个家伙出不出门呢。 毛利兰和铃木园子也跟了出门,一群人到柜台让酒店员工帮忙打印照片。 趁着这个空档,柯南决定直接逼宫,仰头笑眯眯问池非迟,“池哥哥,那枚戒指在哪里啊?” “哎?”毛利兰和铃木园子疑惑看池非迟。 池非迟看着柯南,没有出声。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其他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愛下-第891章 反對的根源展示

小說推薦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一群人又在房间里留了半个小时,跟两个警察说明了情况。 “那么,这个窃贼的目的很可能不是为了财物,而是为了示威?”中年警察严肃问池非迟,“池先生,你能不能想到有谁可能会做这种事?” “菲尔德集团的股东有一点小动乱,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了,不排除他们雇人对我下手的可能,虽然到目前为止,我的安全都没出什么问题,但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池非迟一脸平静地瞎带节奏,“至于私人仇怨,我的社交圈不复杂,或许有,不过我一时想不到……” 中年警察点了点头,“您和香取小姐之前认识吗?” 如果是示威的话,偷戒指很可能是为了恶心池非迟或者对池非迟示威,也就是冲池非迟来的,但也不排除对方是同时针对两个人来的,那就要问一问两个人之间有没有什么联系。 皇妃有点邪 “不认识。”池非迟肯定道。 中年警察观察了一下池非迟的神色,见看不出什么来,又看向大贺真哉,“那么真哉先生,你知不知道香取小姐有没有什么仇家?又有什么人会做出这种事呢?” “小茜她性格很好,连跟人吵架的情况都很少有……”大贺真哉回想了一下,偷偷瞥了自己家人一眼,还是道,“我还是想不出有什么人会做出这种事。” “因为池先生说不要惊动其他人,我们听说也没有人的安全受到威胁,所以,”中年警察看了看池非迟,对大贺妙道,“只有我们两个人过来……” 大贺妙心里松了口气,认真道,“拜托两位以人的安全为重。” 调查戒指失窃的事,就可以缓一缓了嘛。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星球贩卖者 “那是当然!”中年警察重重点头,又道,“既然你们打算暂停婚礼,那能不能让香取小姐也过来一下?在事情弄清楚之前,还是不要单独活动比较好。” “我去找她过来。”大贺真哉道。 “我也去吧,”铃木园子主动起身,“我想去看看她。” “我也是。”毛利兰忙道。 大贺真哉点头,带着铃木园子和毛利兰出门。 柯南偷偷跟了过去。 池非迟这家伙八成是被害妄想症倾向又冒出来了,他倒是不觉得奇怪,不过那张照片…… 灰原哀没有跟过去,听着警方分析情况。 大概二十分钟过去,毛利兰三人急匆匆回来,却没有香取茜的身影。 “不好了!”铃木园子急道,“小茜姐不见了,她把婚纱换下、放到了椅子上,人已经离开了!” 池非迟察觉到,大贺妙眼底闪过一丝失望,虽然很快就收敛了,但他不会看错。 “这……”大贺雅代惊讶看自己的丈夫。 “这样也好!”大贺妙冷着脸道,“弄丢了戒指,她也没脸再继续结婚了吧。” “那枚戒指会不会是……”持田英男迟疑了一下,没有说下去,但在场的人都知道他想说什么—— ‘会不会是香取茜拿走的?’ 虽然比起嫁入豪门,一枚戒指的价值要低得多,但也不排除骗子来骗一笔就潇洒跑路的可能。 特别是香取茜结个婚,作为女方,家里人和朋友几乎都没人来。 江湖游医 “不会的!小茜她不是那样的人,”大贺真哉见家里人这么想自己心爱的人,态度也让他恼火,直白道,“刚才我就想说了,那个很可能暗指非迟的纸人我是不清楚怎么回事,但小茜那张照片是六月份我们一起到这里来的时候,我帮她拍的,能拿到那张照片的只有家里人!” 大贺辰也皱眉,“真哉,你是怀疑家里人偷走了那枚戒指、阻止你们结婚吗?” 大贺妙沉着脸站起身,“既然真哉怀疑我们的话,那就搜查一下吧,看看我们身上和房间里有没有那枚戒指!” 两个警察互相看了看,觉得压力山大,只是答应做个见证,让这家人自己搜查去。 搜查才开始没多久,大贺真哉就离开、前去寻找自己的未婚妻了,毛利兰和铃木园子也去其他地方帮忙寻找,柯南也觉得应该出去找找线索,跟了出去。 搜查草草结束后,大贺妙打发了其他人,在休息室给两个警察和池非迟泡了茶,看了看一直跟着池非迟的灰原哀,迟疑了一下,还是出声道,“我知道戒指在哪里……” 老太太在警察、池非迟和灰原哀面前坦白了。 戒指是她让大贺美华偷走的,就是在她假装心悸的时候,她的目的也不是阻止婚礼进行下去,而是为了考验香取茜。 “其实我认识小茜的父亲,那是一个优秀的玻璃工匠,我很欣赏他的作品,也曾经让银行借钱给他,让他维持玻璃工坊的运作,只是他太坚持自己的想法,我让他试着制作大众能够欣赏的作品,他却说那些人不懂得欣赏他的艺术,不肯接纳我的意见,结果他不断欠下大贺银行一笔又一笔的钱,”大贺妙叹道,“大贺家以海运起家,这些年发展得好了不少,但那些年的流动资金真的不多,也只是有一家小银行而已,为了银行继续运转下去,我们让小茜的父亲还钱,本来是想让他妥协、让他盈利,却没想到他不堪重负,直接选择了自杀,之后那家玻璃工坊抵押给了我,但我却没有再见过小茜……” 灰原哀出声,“那大贺拥有的玻璃工坊……” 大贺妙点了点头,“就是小茜父亲的,我一开始反对他们结婚,是因为看到她,我就会觉得愧疚,之后也接纳了她,我这次让美华偷走戒指,并不是打算阻止婚礼,而是想给她一个最后的考验,戒指所在位置的信息,其实就隐藏在照片里……” 步步生婚 非墨 “照片?”灰原哀转头看坐在身旁的池非迟。 池非迟垂眸看着桌面,一副等着听完这个故事的模样。 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兵 刘家二少 他不想大贺妙探出他的底来,自然也就不会去分析那张照片里藏着什么谜语。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其他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線上看-第890章 反擊與主動權!熱推

小說推薦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戒指丢失的事惊动了大贺家的其他人。 除了香取茜还颓然留在化妆间,其他人都汇聚到大贺妙老太太的休息室。 “这场婚礼必须立刻停止!”大贺妙老太太神色严厉道,“在没有找到那枚戒指前,就别谈结婚。” “奶奶,怎么能这样?”大贺真哉急了。 醉君榻,致命狂妃 景小楼 柯南没有心思多管这家人的争执,思索着,伸手拉了拉池非迟的衣角,示意池非迟来一场小伙伴间的悄悄话。 灰原哀一看,也凑了过去。 池非迟蹲下身,看着柯南,他大概猜到柯南想问什么了。 “池哥哥,你之前认识小茜小姐吗?”柯南疑惑问道。 根据香取茜所说,照片是她六月到这里来预约场地时、大贺真哉帮她拍的,但问题是,那个纸人是什么意思?如果是代表池非迟,池非迟跟这事又有什么关系? “你觉得呢?” 池非迟丢下一句话,又站起身。 果然是这个问题,他认不认识新娘,柯南还看不出来吗? “呃……”柯南汗了汗。 他不是怀疑池非迟,看池非迟过来之后的反应、香取茜的反应,池非迟应该是不认识新娘的,而且跟大贺家的事也没什么关系。 他问出来,只是想确认一下,这家伙不会是生气了吧? 大贺雅代上前劝着大贺妙,“妈,您就先别生气了。” “你自己想想看,雅代,”大贺妙没好气道,“自从这孩子说要结婚之后,就连连发生不祥的事,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女人的关系,现在她竟然把我们家的传家宝都给弄丢了!” “这件事不能怪在小茜身上!”大贺真哉不满吼道。 池非迟冷眼看着大贺家的闹剧。 结不结婚的事与他无关,为什么要牵扯到他身上? 他已经知道是谁拿走了戒指。 在持田英男踩到电源开关、房间里暗下来的时候,他特地注意了那时候在场的所有人。 当时是没什么发现,但之后回想谁靠近过化妆台的时候,他想起了光线暗那时候所有人的站位。 那个时候,大贺美华站在化妆桌前,背对着化妆桌,面向着他们。 而之前大贺美华还在靠门口的新郎附近,也没人注意到大贺美华是什么时候过去的,大贺美华也不是香取茜的好朋友、甚至对香取茜有排斥心理,没有什么必要原因的话,不可能靠近香取茜身边。 从时间来看,在他们谈话的时候,大贺美华就在悄悄往化妆桌前移动,为了不惊动其他人,动作必须小心,也需要不少时间,等房间暗下来的时候,大贺美华才刚到化妆桌前。 在离开化妆间时,非赤也告诉过他‘戒指是大贺美华拿的’,证明了他的猜测。 那么,是大贺美华为了破坏婚礼、偷走了戒指还留下奇怪的东西? 小别离2 不,从原意识体记忆中的接触片段来看,大贺美华一直是没主见、没心计、其实胆子也不算太大的人。 虽然原意识体接触大贺美华也不多,但八岁记忆中是这样,十二岁记忆中也是这样,这次见也还是这样,一副‘我超厉害’的傲气模样,但本性一直没变。 而且在灯重新亮起来之后,戒指还没有丢,说明大贺美华当时还没来得及动手,直到之后大贺妙老太太痛苦跪地…… 没错,能指使大贺美华做出这种事、并且帮忙掩护的是大贺妙老太太。 来这里的一路上,他回想过他家集团跟大贺财团的交集,可以确定的是双方没仇没怨,都是正常的商业往来和竞争,而原意识体和他跟老太太接触得不多,应该也不存在结仇的可能,就算结了仇,老太太也不至于用这种方式来报复。 他甚至怀疑过,会不会是黑羽快斗那小子易容成大贺美华来恶作剧。 虽然黑羽快斗偷东西前都会用怪盗基德的马甲发出预告函,而大贺家戒指上那颗宝石远远达不到怪盗基德偷盗的‘大宝石’标准,但要是为了恶作剧气他,那黑羽快斗还是有嫌疑。 只不过他很快又排除了这个可能。 如果黑羽快斗易容之后靠他那么近,就算易容术能瞒过他的眼睛,非赤那一关绝对过不了,非赤对黑羽快斗的气味和体型太熟悉了,而易容改变体型或者身高的填充物,在非赤热眼感应下,跟人体会有明显的温度差异,瞒不过非赤的眼睛。 大贺妙老太太只是为了混淆视听、转移其他人的注意力,才在照片之外还加了那个纸人? 不,要是为了混淆视听,没必要非得把他牵扯进去。 而那个纸人边缘裁剪的线齐整笔直,折痕不乱,不是急急忙忙准备、或者临时改成那样的,应该专门打探过他的衣着。 从昨晚开始晚餐后,他就没跟老太太见过面。 他的衣着虽然早就带上了,但具体是什么颜色的领带、是领带还是领结,连毛利兰都不清楚,知道的只有前一天去跟他商量带什么衣服回来的灰原哀。 他也可以肯定没人偷偷打开过他的行李袋,否则他早上换衣服的时候就察觉了,而房间里也没有窃听器或者微型摄像机。 在没有偷偷打开过他行李袋的情况下,大贺妙想知道他今天的打扮,只有在他换衣服出房间的今天上午九点之后。 也就是说,上午九点二十分,他带着柯南出了酒店房间,前往一楼,在上午九点二十分到上午十二点二十分这段时间,大贺妙从某个途径得知了他的衣着,开始准备纸人。 打探消息、准备卡纸、裁剪、折纸人,这个过程至少需要半个小时,最耗时的是打探他穿了什么样的衣服。 如果大贺妙只是为了混淆视听的话,根本没必要花费这么大的功夫,完全可以选择其他省事的东西。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其他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