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朕又不想當皇帝

好看的言情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討論-365、老子要當官

小說推薦 – 朕又不想當皇帝 – 朕又不想当皇帝 想到此处,转过身就出了和王府大门。 这个时辰已经宵禁,但是大街上依然车马行人往来不断,皆是从南边过来,经过安康城运送军资到塞北的。 随着战事更加紧张,每天经过安康城的官兵和民夫就不曾断过,因此为了保证出入城通畅,如今安康城南北城门入夜也是不关闭的。 民夫和官兵日夜赶路,但是为了保证按时送到,一刻都不敢停歇,人困马乏,好不容易入了安康城,商户却都紧闭大门,没法正常补给。 为此,兵马司又不得不对部分商户放宽宵禁限制,同时允许一些小商小贩在民夫和官兵途径的地方摆摊设点。 所以此刻大街上不止是过路的官兵和民夫,还有开门的饭庄、茶馆、客栈、青楼,摆摊的小贩。 潘多在一处巷口的饺子摊停下,不大的摊沿着巷子围墙摆了两排小桌子,旁边坐的都是从南边过来的民夫。 他跟着坐下要了一碗饺子、一坛子酒,左右都是天南地北的口音,虽然仔细听了,但是一句都不曾听懂过。 如果他没有猜错,他们应该是永安过来的。 刚抿上一口酒,发现面前多了一道影子,抬起头,四目相对。 “原来是庞兄弟。” 潘多想不到能在这里遇到镇守武林城的庞龙。 “还有什么事是潘兄弟不知道的?” 庞龙跟着摊主要了一碗饺子后,大大咧咧的坐在潘多的对面,把潘多面前的酒斟在自己的碗里,咧嘴道,“最近海上有飓风,船队走不了,只能走漕运,结果这一路,大雨就没停过,哎,洪水把河道全塞满了,冲了不少房舍,死伤无数。 一大半的粮食卸掉救灾不说,这水路也没法走了,又改走陆路,泥泞难行,真是遭了老罪了。” “辛苦,” 潘多举着酒碗道,“我敬庞兄。” “客气了,” 庞龙笑着道,“潘兄如今掌管廷卫,风光的很啊,如果兄弟这趟去塞北还有命回来,求潘兄日后多照应着点兄弟。” 潘多笑着道,“不敢当,都是为王爷效力。” “潘兄说的在理,” 庞龙喝了一碗酒后,指了指左右的民夫叹气道,“永安山多,三里不同调,十里不同音,除了几个读书人会一点官话,全是鸡同鸭讲,要不是因为职责在身,兄弟都想撂挑子不干了。” 潘兄一边替他斟酒,一边笑着道,“能者多劳,庞兄日后的前途自然不可限量。” “嘿,” 庞龙打着酒嗝道,“不瞒兄弟说,这趟去塞北我就有建功立业的打算,潘兄弟是塞北人,知道的肯定比我多,不知眼前这塞北是什么情况,兄弟去了,也多长个心眼。” “沈初和包奎将军带领三和大军所向披靡,已经过了凉水河,” 潘多笑着道,“不日将兵临亮马台,到时候,要是抓住了这瓦旦国汗,将是不世之功。 侯门娇,神医庶妃 挽千秋 王爷说了,谁砍了旭烈兀的脑袋,就向圣上请旨封谁为一字并肩王。” “这些我都知道,” 庞龙摇头道,“我就是想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 潘多跟着摇头道,“军中机密,恕兄弟无可奉告。” 庞龙讪笑,低着头不再说话,不顾饺子烫口,直接呼噜噜的扒完了,用看不出本来颜色的衣袖在嘴巴上胡乱擦了擦,站起身拱手道,“兄弟告辞了,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潘多站起身拱手相送。 将屠户在一处茶摊边上,一直远远瞧着这两人,等庞龙走了后,转过头看向猪肉荣道,“这庞龙是武林城的捕快,他都北上了,你说我姑娘她们有没有可能从庆元城过来?” 猪肉荣淡淡道,“哼,塞北正是缺人的时候,能上的都上了,你闺女啊,也是说不准的。” 将屠户一脸担忧的道,“这可如何是好……” 猪肉荣见他如此,便又赶忙安抚道,“也不用太忧心,毕竟是个姑娘,这打仗历来都是老爷们的事情,哪里有女娃娃上沙场的。” “话不能这么说,” 放肆 将屠户左右望了望,然后低声道,“这袁家的薛老太君想当年在永光皇帝的时候就带着袁家女将上过战场的,立下不少战功。” “心放到肚子里吧,” 猪肉荣受不了他聒噪,无奈道,“这洪安就在金陵城,这从金陵城过来不比武林城、庆元城过来方便? 这洪安还没去呢,哪里轮得到你闺女了。” “洪安有总管做依靠呢,谁敢让她去拼命?” 将屠户叹气道,“哪里像咱,无权无势。” “你啊,真的是想多了,” 猪肉荣笑着道,“你看看韦一山这小王八蛋,孤儿寡母的,谁又敢欺侮他了?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 愛下-364、飛來飛去的鳥人熱推

小說推薦 – 朕又不想當皇帝 – 朕又不想当皇帝 真的,自从洪应走后,他都没有好好地睡过一次觉了! 大宗师的能力远超常人,闭关的情况下,废寝忘食,乃是常事,比寻常人耐熬一些,但是,如果平常无事,谁愿意给自己找罪谁,那不是脑子有病吗? 所以,吃吃喝喝睡大觉,才是应有之义。 月亮高挂。 林逸睡不着,躺在椅子上,不时的抿上一口酒。 明月和紫霞站在他的左右,不时的挥舞着手里的拍子,眼疾手快,一拍子下去,就是几只蚊子的尸体。 竹篾做的拍子上全是暗红色的血。 “不用拍了,没多少蚊子,” 林逸又抿了一口酒后,“你们也没必要那么累着。” 明月笑着道,“奴婢不累。” 林逸还要说什么,眼前突然出现一个身影,他以为自己喝多看花眼了,再三揉了揉眼睛,是洪应没错。 “总管…….” 明月和紫霞一脸的不可置信。 想不到洪应会突然回来。 “参见王爷。” 洪应弓着身子到了近前后,恭恭敬敬跪下磕了三个响头。 “本王以为你死了呢,这么差时间没有消息,再晚几天回来,” 林逸恨声道,“本王就要给你立衣冠冢了。” “小的知罪,” 耀世邪女 洪应笑嘻嘻的道,“请王爷责罚。” “本王是真的想打死你啊,” 林逸没好气的道,“真他娘的可恨,走的时候居然也不打声招呼。” 洪应从地上爬起来,拿起桌子上的酒壶给林逸斟满酒后,朝着身后的明月和紫霞摆摆手,等两人退下,才笑着道,“小的死不足惜,就怕王爷以后没了人伺候。” 林逸冷哼道,“两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多的是。 本王还能差人伺候了不成? 说吧,这些日子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洪应道,“启禀王爷,小的一直都是在川州,不是这静怡的对手,就只能灰溜溜回来了。” “就这么简单?” 林逸很不满的道,“你这去都有几个月了? 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才回来。” 洪应道,“川州路途遥远,那山道也多,不怎么好走,小的就耽误了一些日子,让王爷担心了。” 林逸没好气的道,“说实话,肯定没有你说的那么简单。 你当本王小孩子? 再哄骗本王,就真的不饶你了。” “小的哪里敢欺瞒王爷,” 洪应犹豫了一下,然后陪笑道,“小的功夫终究是不济的,受了点伤,养了一阶段,这才跑了回来。 不过,王爷放心,这寂照庵的功夫,小的已经摸了个七七八八,将来即使打不赢,她们也没有胜小人的道理。” “你受伤了?” 林逸皱眉。 “小的早就养好了,” 洪应接着道,“你看,这不是活蹦乱跳嘛,好的很呢。” 林逸侧过脑袋,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见他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腿脚皆在,松了一口气道,“你啊,还是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没事别逞能,你一个人去顶什么用,将来群殴才是王道。” 当然,还有他的大炮! 一旦在塞北战场证明了大炮对武功高手的作用,等平定了塞北,他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兵临川州! 把大炮架到寂照庵的门口! 一门不行,他就架几百,几千门! 他现在不差工匠,不差钱! 就不信轰不死这帮子飞来飞去的鸟人! “王爷英明,”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超棒的言情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362、人比人讀書

小說推薦 – 朕又不想當皇帝 – 朕又不想当皇帝 黎三娘叹气道,“咱们这些人,刚没过几天好日子,就受不住苦了,这趟往塞北送军资,咱们不到半途就回来了,人家可是亲自去的,就为了省点银子。” “有福谁不知道享?” 将屠户笑呵呵的道,“你当这老东西真的愿意去啊? 你们忘了,他现在是官了,什么军器局大使,虽然是个九品芝麻官,可好歹也是官。 都开始在老子面前摆官腔了。 塞北何等险地,他肯定是不愿意去的。 可必须得去,何吉祥大人亲自要求他带着匠人、伙计去试验什么新式大炮,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其实心里忍不住在吃味。 同样是大字不识几个,同样是供应商,凭什么他莫舜这个糟老头子就可以当官,耀武扬威! 只要当了官,他就是他将家百年来第一个当官的人! 将来位列祠堂,世代受子孙朝拜,何等荣耀! 想到这里,他又不禁遗憾将桢是个闺女,虽然是个官,可总之也是进不了祠堂的。 无法真正的替他光耀门楣。 “老将,你他娘的,一天到晚都从谁嘴里打听的,” 猪肉荣好奇的道,“怎么我们就没有一点信?” “这还用特意打听?” 将屠户不屑的道,“前个夜里,我跟黄道吉一起喝酒,是他说的,都是军器局的官,莫舜是正使,他却弄了个副使,受着莫舜管,心里老不开心了。 借酒消愁,陪着他喝到了后半夜,到天亮的时候,他们继续北上,咱们不就回来了嘛。” 猪肉荣道,“他一个打铁的,这都当官了?” 莫舜当官,他倒是没有什么感觉,毕竟三和人都知道,和王爷对烟花和火药都非常重视。 莫舜一个岳州的流民,拖家带口到了白云城,是和王爷出钱给建的作坊。 之后作坊三次失火,损失惨重不说,前后还死伤十余人,和王爷居然连句责怪的话都没有,还亲自上门好生安慰,继续出钱重建! 就这样,位于西江南岸的烟火作坊越做越大。 光是和王爷,就去了有五次之多! 至于善琦、、谢赞、何吉祥、卞京等人去的次数就是不计其数了。 就因为和王爷说过,将来一定会进入所谓的“热兵器”时代,功夫再高,一枪撂倒。 按照和王爷的意思,只要有了长枪大炮,所谓的九品、大宗师,都不在话下。 和王爷这么重视,要看成果,下面的所有人都不敢掉以轻心。 所以,莫舜当官,猪肉荣还是比较理解的,毕竟人家在和王爷心里的位置是不低的。 可是黄道吉一个打铁的,凭什么做官? 这是看不起他这个杀猪的? 同样都是为三和做贡献啊! “军中铁器,十之有七都黄道吉的铁匠铺出来的,” 梁庆书淡淡道,“更何况,他从那些做俘虏的洋鬼子那里学了不少东西,今年的铁锹都比去年好使,王爷都说这是天大的功劳。 你卖猪肉,还能卖出花不成? 除非……” “除非什么?” 猪肉荣紧张的问道。 梁庆书道,“三和这些年一直在提倡技术改良,不止是火药、铁器,也包括这个农业种植,牲畜养殖,前年这养牛养羊,还给过补贴吗? 我倒是记得谢赞大人特意说过,这个种猪培育也是大工作,人啊,光吃饱肚子没用,肚子里还得有油水,有了油水这大人孩子才能长肉。” “你让老子去养猪?” 猪肉荣不可思议的道。 梁庆书冷哼道,“就是个建议,爱去不去。” “算了,算了,我俩杀猪在行,养猪肯定是养不了的,还搞什么种猪,难啊,难啊,” 将屠户摇头晃闹的道,“等回去了,老子就去菠萝庙拜一拜,南海神法力无边,保佑老子也能做个官。” “那我还是拜菩萨吧,” 猪肉荣叹气道,“希望老天爷开眼吧。” 望着漫天的烟火,愁眉苦脸。 这人啊,没有对比的情况下,怎么活都感觉自在,但是一对比,这惆怅就不自觉的上来了。 他就不信他比黄道吉和莫舜差到哪里去!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朕又不想當皇帝 線上看-348、長生鑒賞

小說推薦 – 朕又不想當皇帝 – 朕又不想当皇帝 说完这话后,脑门子上的汗唰唰的下来了。 因为他发现他皇兄的脸色不对劲,这是要揍自己? 忍不住后退一步后才想起来,他皇兄功夫不济,任由他踢打又能怎么样? 林逸挑了一眉毛道,“你很热?” “皇兄,我不热,” 老十二噗通跪下,哭丧着脸道,“皇兄,我是真的忘了,皇兄第一次领雄师至安康城的时候,臣弟按照母妃的意思,悄然出宫。 经过勤政殿,我看到无相长老从里面出来,脸面非常不高兴,好像与父皇闹矛盾了,我吓得躲在石狮子后面,用龟息功屏气,听见他在那叹气,说世上哪里有什么长生之法,何必执迷不悟。 此刻听六皇兄这么一说,臣弟一结合无相长老说的,觉得父皇真的可能在究习所谓的长生之法。” “你应该肯定一点,不要有怀疑,父皇确实是在求长生之法。” 林逸一时间恍然大悟,之前所有的不合理事件,此刻都有了合理的解释,包括无相长老为什么会突然离开皇宫,只是他老子不自知罢了。 谁的爱情不忧伤 再是雄才大略的君主,一到晚年,面对无时无可不笼罩在头上的死亡阴影的时候,不免都会发慌。 “可是世上真有这长生之法吗?” 老十二不解的道。 “怎么可能有? 世无长生之人,亦无不灭之物。” 林逸把自己的穿越归咎为玄幻事件,但是依然受科学思想思想指导。 玄幻世界也得尊重能量守恒,也要尊重科学! 顶多也就像文昭仪或者长公主这样驻颜有术,最后早晚都是要死的, “可是…….” 老十二担忧的道,“万一父皇真的成功了呢?” “痴人说梦而已,” 林逸冷哼道,“咱们啊,就由着他们吧,这样也挺好的。” 他眼前不敢去打搅他老子的美梦,否则一个不好,心脏就爆了。 他老子现在还不能死,他还有需要。 老十二不解的道,“皇兄,那父皇找长公主,是否长公主知道这长生之法?” “回去问长公主咯,” 林逸摊摊手道,“刚好好长时间没见过她了,回府去看看吧。” 焦忠牵驴子过来,他摆摆手没上,而是上了旁边备着的轿辇,酒喝了不少,困得不行,还是进去躺着的好。 如果不是还有最后一丝理智和最后一点坚持,他就直接在宫里留宿了。 万一犯了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误,一定会被天下人唾弃。 到时候,他这牌子就砸了。 做事情,还是悠着一点比较好。 到了和王府,轿辇停下,焦忠掀开帘子,正犹豫着要不要喊醒熟睡的王爷,何鸿走过来,示意不要打扰熟睡的王爷,只令两名小丫头把两边的帘子掀起来,保持轿子通风。 林逸醒来的时候,迷迷糊糊地从里面钻出来,见左右皆是人,叹气道,“你们啊,以后该喊醒我就要喊醒,睡觉呢,还是床上舒服。” 何鸿应了一声是。 进了府里,林逸喝了一杯茶后,酒醒了一半,陡然又没有了多少困意。 此刻月亮高悬。 “长公主睡了没有?” 林逸突然出声问道。 “回王爷的话,” 焦忠拱手道,“如果不出意外,每次这个时辰,长公主应该还在练剑呢。” 林逸笑着道,“不亏是一母同胞的兄妹,俩人都是这么勤奋啊。” 他又想到了他老子,都什么事情都非常执着,非常努力,即使不是那么擅长。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何鸿讪笑,凡是涉及到皇家的事情,他们还是不要乱说话的好,这是从沈初到包奎、麻贵等历任侍卫统领口口相传的经验。 掺和的越多,挨的揍越多。 哪怕是洪总管不在府里,说话做事,也还是要一再小心的。 他见林逸往长公主的住处处,跟上林逸的同时左右张望,虽然知道叶秋和瞎子肯定有一人在周边,但是没有看到这二人的影子,他还是有点不安心。 如果这二人不在,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让王爷轻易见长公主的。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好看的都市言情 朕又不想當皇帝 txt-345、夜宴看書

小說推薦 – 朕又不想當皇帝 – 朕又不想当皇帝 从太子到老九,再到老六,还都是他的儿子吗? 这些人变得没有一个是他认识的了。 林逸看着他老子一脸失望的表情,认真的问道,“兄友弟恭,父皇难道不高兴吗? 父皇别忘了,如今你还是天下共主,六皇兄是向你卸甲,不是向儿子。” “高兴,当然高兴,” 德隆皇帝笑着道,“既然你要设宴,朕去便是了,好好看一看朕的儿子们。” 林逸道,“多谢父皇。” 偶尔拉他老子出来做招牌,其实还是挺好用的,起码可以站在道德高地上砸死那些喜欢胡说八道的王八蛋。 凡是对他横加指责的,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伊人 睽睽 如果他打不赢舆论,他就把乱制造舆论的人打死。 这年头,“谣言”惑众还是挺厉害的。 宴席办在泰安宫,由礼部尚书加内阁大学士马进筹办,但是当他看到太子突然出现在此的时候,还是吓了一跳。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一时间有点无所适从,和王爷没说太子会来啊! 直到皇帝再次入场的时候,所有人都有点发懵,只等跪下,三呼万岁。 德隆皇帝坐在主位,冷眼看着居于他下手的太子,怨恨的道,“孽子。” “不敢,” 太子站起身,朝着德隆皇帝拱手道,“儿臣参见父皇,父皇的声音还是这么红亮,儿臣高兴地很。” 听着这父子在那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所有大臣,都感觉非常怪异。 “代王爷到!” “永安王王爷到!” 随着内侍的一声高喊,宴会大厅安静了下来,各自归坐,注视着一起走进来的代王爷和十二王爷。 “参见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代王和永安王一起跪下高喊道。 德隆皇帝道,“起身,坐吧。” “谢父皇。” 代王本以为再次面对已经没有了牙齿的德隆皇帝,自己会很坦然,但是他发现,自己还是错了。 但是,他发现自己错了。 即使已经没有了权柄,但是德隆皇帝的每一句话,每一个收拾,都无形中带着一股威严和力量,让自己无法心生反抗。 在心里,他已经把林逸骂了一万遍。 设宴就设宴吧,你请德隆皇帝和太子算怎么回事? 是嫌弃他不够丢人吗? 要拉这些人一起来做见证? 还是说,这是警官自己,如果自己有不轨之心,德隆皇帝和太子就是自己的下场! “谢父皇。” 老十二看到了一旁的太子,突然愣了一下,他九皇兄居然还会把太子请过来。 因此回话也慢了半截。 不过,也无所谓了,想必这种细节,他老子也不会太在意了。 也没有能力在意了。 现在他是跟着九皇兄,除非九皇兄发话,否则没人可以治他的罪。 代王与老十二先后回完话后,挨着坐在了太子的下首。 不一会儿,内侍再次高喊。 背着手的林逸进了大殿。 所有人站起身,同时施礼道,“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老十二很是无奈。 同样是千岁,这进门的差距咱就这么大呢? 林逸走到德隆皇帝的身前,拱手道,“参加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德隆皇帝没有言语,林逸便一直保持着躬身的姿势。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朕又不想當皇帝 起點-340、奪妻之恨熱推

小說推薦 – 朕又不想當皇帝 – 朕又不想当皇帝 实际上在来见王爷之前,他就已经安排余小时领着三和官兵包围了冰库,眼前只等和王爷一声命令了。 林逸道,“那就赶紧去吧。” 他的话音刚落,何连连滚带爬,从台阶上攀上了城墙,上气不接下气的道,“不好了,不好了!” “什么不好了,” 小喜子阴沉着脸道,“有话好好说,在王爷面前成何体统,信不信咱家治你一个大不敬!” “王爷,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何连对于小喜子的威胁好像充耳不闻似得,依然自顾自的道,“鬼! 有鬼!” “鬼?” 林逸冷哼道,“哪里来的鬼! 你再胡说八道,本王一定会打死你。” 他虽然穿越了,但是他依然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 “真的,王爷,小的看见皇后娘娘了,” 何连显然受了惊讶,此刻面色苍白,语无伦次,“皇后娘娘在冰库!” 与亿万总裁同枕:早安,小逃妻 “皇后娘娘在冰库?” 小喜子虽然早有预料,但是此刻听闻了,还是不免感觉大吃一惊,冷哼道,“一具死尸而已,也值得大惊小怪?” 完 本 小說 推薦 何连哭丧着脸道,“谭公公,皇后娘娘是站在小人的面前的,鬼,一定是鬼!” 小喜子冷声道,“是不是皇后娘娘没死?” “不可能!” 何连非常笃定的道,“皇后娘娘是我亲…….” 说到这里好像意识到了一些什么,猛地一顿后才讪笑道,“亲自看她自缢的,还是我带着人把她从房梁上放下来的,浑身冰凉,无一丝气息,是断然没有可能活过来的。 如今还能站在小人的面前,那不是鬼是什么?” “也许是魑魅魍魉呢?” 林逸不甚在意的笑了笑,“把冰库守好了,本王要亲自去瞧一瞧,看看到底是谁在本王的眼皮子底下玩这些见不得人的把戏。”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一道身影从他的身边越过,直奔冰库而去。 身影很快,看不清面目,小喜子隐隐约约的那人有可能是叶秋。 叶秋乃是大宗师,他去了,小喜子悬着的心就放下了一半。 林逸下了城墙,没有坐辇舆,而是乘着驴子,穿过重重宫殿,顺着白玉雕栏,红墙黄瓦,往皇宫的最深处走去。 走的越深,沿途的禁卫和三和官兵就愈来愈多,林逸不等他们下跪,就开始摆手。 直到冰库门口的时候,眼前已经密密麻麻的围了一堆人。 “王爷,” 宇文涉知道和王爷过来,早早的便迎在门口,单膝跪地后道,“卑职无能,让王爷受惊了。”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林逸哂笑道,“难道真的是皇后娘娘复活了?” 错嫁 宇文涉道,“回禀王爷,卑职确实是看到了皇后娘娘,不过既不是活人也不是鬼,一具死尸罢了,只是被旁门左道的宵小之辈给利用了。” 林逸道,“里面有活人?” 宇文涉点点头道,“正是如此,王爷放心,卑职一定把此人擒拿归案…….” 还未来得及继续说,突然被连续不断的惨叫声给打断了。 守在林逸面前的瞎子皱着眉头道,“王爷,里面人的功夫很高。” 林逸道,“本王这里不需要你管,去帮帮叶秋吧。” “是。” 瞎子踩着一级级台阶,拾级而下。 宇文涉看了一眼林逸,朝着左右摆摆手,带人直接跟在了瞎子的身后。 暴发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討論-336、孽緣閲讀

小說推薦 – 朕又不想當皇帝 – 朕又不想当皇帝 “莫非是个花和尚?” 想到倾国倾城的长公主待在和尚庙里,林逸不禁燃起了熊熊的八卦之火。 男人死的早,有点男女私欲,好像也是挺正常的事情? 叶秋道,“王爷,白马寺是暗卫的据点,收养的很多孩子,皆是送往暗卫的,瞎子废了住持的功夫以后,直接丢给了方皮,看看能不能从住持的嘴里撬出江重的下落。” “白马寺与暗卫有勾连?” 这是林逸没有想到的,“那长公主与暗卫又有什么关系?” 叶秋道,“长公主不开口,属下不敢私自用刑,只能一并从这住持的嘴巴里挖。” 林逸道,“白马寺一直是受朝廷供养的,跟廷卫勾结在一起不稀奇,但是跟暗卫在一起,那倒是有点意思了,让方皮把这老和尚给看紧了。” 这位长公主的秘密可能比他想象中的还多。 叶秋拱手道,“是。” 进入安康城,何吉祥特意找他谈过,所有的礼数都要变一变了,毕竟和王爷不再是“三和”的王爷。 他只是骄傲,不是傻子,他也感到了和王爷的“势”和“数”,已经不“均”。 魔教教主,请小心! 凤麒云涌 如今,他站在和王爷面前,已经没有了当初的傲然之气! 短短这两日,他发现原来低头也不是那么难。 只不过,他与瞎子还是有点不一样,瞎子是为报恩,士为知己者死。 为和王爷低头是心甘情愿。 自己呢? 好像一开始就是被压迫的。 但是,现在,正如瞎子所说,他是低着低着就习惯了。 也没改变的打算了。 有吃有喝,有人使唤,抛开少数几个人,自己就是和王府最大的“爷”,有时候他挺享受这种颐指气使的感觉。 跟自己拿剑威胁人让人听话,完全是两种感觉。 “长公主那边也别给忘记了,她要走就让她走,但是一定要时刻紧跟在后面,能知道她的去处。 别人不一定有那个本事看着,你辛苦一点,亲自去跟着,千万别让本王的钱袋子给跑了,” 林逸接着道,“她不吐出来,本王寝食难安。” 叶秋犹豫了一下道,“不敢欺瞒王爷,在下有一招可以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不,” 林逸摆摆手道,“这种招数本王不会用,毕竟啊,那是本王的姑姑,不忍心。 一旦她跑出安康城,就放出风声,长公主知道寂照庵银库的下落。” “王爷…….” 叶秋吓了一跳。 这是不忍心? 翼人影无双 还珠楼主 分明是把长公主往死路上逼啊! 到时候不但是寂照庵,连这天下武林群雄也会群起而攻之! 长公主即使是大宗师,也躲不过这么多人的追杀啊! 他现在只盼着万一寂照庵追杀长公主,他们王爷别发昏派他与瞎子与营救。 他与瞎子的实力,大概是做不到,说不定还得把自己折进去。 洪总管一定要早点回来啊! “当然,这是最坏的打算,” 林逸笑着道,“我这个姑姑这么聪明,应该不会自己做傻事的。” 毕竟,他已经威胁过了。 “属下明白。” 叶秋说完后,见林逸再无吩咐,便转身就走了。 刚出花园,他便感受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气。 他正要过去,一道身影站在了他的面前。 瞎子淡淡道,“孽缘,不是你我能管的。”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笔趣-330、爲了利益閲讀

小說推薦 – 朕又不想當皇帝 – 朕又不想当皇帝 太子再次端起杯子,把里面的水一饮而尽,然后仰靠在椅子上,大概从树缝里透过来的阳光太刺眼,他闭上了眼睛,面无表情的道,“你除了小气一点,不学无术,孤挑不出别的毛病。” “谢谢哥哥的夸赞,” 斗法 林逸说完踢了一脚一直在旁边发呆的十二皇子永安王,“愣着干嘛,给哥哥续茶水啊。” “是,是,” 老十二左右看了一圈后,终于找到了茶壶,哆哆嗦嗦的拿起来,虽然太子已经落魄至此,但是依然不敢直视,把茶水倒完后,才大着胆子道,“皇兄请喝茶。” 他难啊! 明明怕太子怕的要死,但是又不敢称呼对方为“太子”,毕竟已经是“废太子”。 眼前,他九皇兄只是个摄政王,可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将来肯定是太子的不二人选。 他要是继续称呼大皇兄为太子,有可能惹恼他九皇兄。 “瞧你这出息,一边去吧,” 林逸嫌弃的看了一眼老十二,然后对着太子笑着道,“这么多兄弟,就这小子是最不靠谱,脑子不怎么好使。” “运气倒是不错的。” 太子终于肯看一眼老十二。 “皇兄谬赞。” 老十二却慌忙低下脑袋,听见这话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自己运气不错? 他跟着林逸从金陵城一路到安康城,原本以为这次真的是勤王。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但是,当他发现在锣鼓声和号角声中,三和官兵开始攻打安康城的时候,他直接懵了。 目瞪口呆中,他亲眼看到三和人悍不畏死的冲上了城墙,继而打开了城门。 不等到中午,他就得到了他九皇兄逼宫的消息。 最关键的是,他记忆中那个暴虐的老子,居然还同意了! 同意了! 让人不敢相信! 他老子怎么可能输给不学无术的九皇兄? 之后,他始终都是迷迷糊糊地,没有从震惊中反应过来,总感觉自己在做梦。 他幻想过三皇兄、四皇兄,甚至自己最终会登上大统,但是唯独没有想过最终的赢家会是九皇兄。 而且还来的还这么突然。 不过,真如大皇兄所说,他的运气确实不错,大腿抱对了,后面的路,只要自己不上蹿下跳,老老实实,九皇兄应该不会为难自己吧? “孤看走眼了,” 太子转过头看向林逸,“你赢了父皇,孤很开心。” 林逸好奇的道,“你输了,你不伤心?” 农娇有福 寂寞的清泉 他此刻感受不到太子一丝悲哀,也感受不到一丝快乐,似乎整个人都是麻木的。 这一点都不符合老大的性子。 “成王败寇,生亦何哀,死有何惧,” 太子叹气道,“只要你肯放过你侄儿,便于愿足矣。” 我是神界监狱长 玄武 林逸摇头道,“这太阳多好啊,说什么死不死的。” 太子道,“给孤留个全尸。” “老大,你这太小瞧人了,我可没说要杀你,” 林逸笑着道,“你还是不要想那么多了。” “二龙不相见,”太子看着林逸道,“你放了孤,就不怕孤召集旧部,让你寝食难安?” “不杀你,不代表就是一定放了你,” 林逸叹气道,“哥哥,兄弟我还有事请教,昨日我去见了父皇,他对寂照庵恨的很啊,很是让人不解。” 太子道,“永光皇帝的生母圣母皇太后是寂照庵的圣女。” “想不到啊。”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327、走過場

小說推薦 – 朕又不想當皇帝 – 朕又不想当皇帝 “运粮食那是梁家和王家的事情,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王小栓满不在乎的道。 “不好说,北边本来就缺粮食,早上我就听官兵在那骂了,天天吃番薯,窜出的屁味都是香的,估计还得回南边拉粮食,到时候人手不够,说不准还得征调咱们。” 孙瘸子一边吸着烟袋一边道。 他说的有趣,其她人也跟着忍不住笑了。 王小栓道,“你这老头子,看来是什么都不知道,田世友、葛老山的商船,还有张勉的水师船,成船成船的往北边拉粮食。 车队往东走,进了冀州就能把粮食接过来,根本就不需要回南边拉粮食。” 孙瘸子道,“冀州不是咱们的地盘,你说进就进的?” “只要咱们三和人想进的地方,有进不去的吗?” 王小栓得意的道,“哪个扑街敢拦,打不死他! 再说,冀州总兵匡大祥都死了,冀州兵也是七零八落,还有谁能拦着咱们?” 黄道吉摆手道,“这么点小事,也值当你们吵来吵去的,如果这粮食真能从海里过来,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怕就怕这漕帮在里面作梗,这一路从运河里过来,我是见识过他们的做派了,一个个嚣张跋扈,老子就那么点货,硬收了我二两银子。” 猪肉荣冷哼一声道,“瞧好了吧,依王爷的性子,早晚要收拾他们的,先让他们蹦跶着吧,毕竟指着这个吃饭的人太多了,动一个人就能饿死一大票人。 这天下已经够乱了,不能再给自己添乱了。” 众人都附和着点点头,和王爷肯定是容忍不了的。 王小栓看向黎三娘,笑嘻嘻的道,“下午的时候,你家那俩伙计真是好胆量,敢伸手捞箱子里的银子。 屁股被打开花,也是活该。” “少跟老娘提这些糟心事,你们男人就没有一个好玩意,尽给老娘找麻烦,让老娘丢了脸不说,老娘还得把她们抬出来找地方医治,后面养伤,吃喝拉撒,一大笔钱。” 黎三娘手底下原本妇人居多,但是,自从在金陵城发生袭击事件以后,他就开始多招男工,只是令人想不到的是,男工比女工难管多了。 各个都是桀骜不驯之辈,没有几个是听话的。 “那是你心太软了,” 猪肉荣笑着道,“这趟回去,该开的全开了,少留一些祸害。” 天殇剑 黎三娘叹气道,“谁说不是呢。” 众人一边喝酒一边,不知不觉中又喝完了两坛酒。 屋里只有一张床,黎三娘毫不客气的躺上面睡了,其他人趴桌子或者躺地上,就这样凑合睡了下去。 迷迷糊糊地只能听见打更人的锣鼓声。 第二日。 天还未亮,林逸就被小喜子给喊醒了。 林逸没好气的道,“睡个觉也要这么烦我吗?” 卦术王 但士 “王爷,漏尽宫门开,到了上早朝的时辰了。” 小喜子哭笑不得,他这都连续过来三回了,再由着王爷继续睡下去,今日的早朝就不用上了。 但是,何吉祥一再交代过,这早朝是必须去的。 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起码得走个过场吧? “哎。” 林逸听到这话后,只能无奈的起身。 伸了个懒腰后,把小喜子撵到一边,自己刷牙洗脸,然后穿上襟袍。 囫囵吃点东西,上了马车后,天依然未亮,到处漆黑一片。 宫门尚未开。 许多大臣早早地已经候在门口。 林逸马车刚到,宫门直接开了,马车未停,长驱直入。 林逸打着哈欠道,“瞧着那么多人,本王的那些亲戚都来了?” 开国二百余年,皇亲国戚极多,虽然他老子砍了不少,但是依然还留有很多。 小喜子道,“回王爷的话,都来了。” 文武官员和勋贵们排成长龙,跟在林逸的马车后面一同进宫。 林逸进入金銮殿后,看着大殿中摆放的蜡烛,叹气道,“上朝时间太早了,一般人熬不住啊。” 站的太累,一屁股坐在台阶上,抱着茶杯,看着缓缓走入朝堂的官员。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 爭斤論兩花花帽-322、攝政王推薦

小說推薦 – 朕又不想當皇帝 – 朕又不想当皇帝 “朕年龄大了,可还没有老糊涂。” 德隆皇帝冷哼道。 “是啊,父皇英明神武,自然是不会糊涂的,” 林逸笑着道,“只是朝中的大臣故意蒙蔽父皇罢了,使得父皇不知道这天下百姓如何艰难。 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 这一路过来,遍地流民,卖儿鬻女,饥荒之下,易子相食,各种人间惨剧,他实在不忍见。 但是,这些朝中的肉食者依然歌舞不休,不拊爱子其民,尸位素餐。 他很生气,看不得这民间疾苦,替这天下百姓不值。 既然没有人替这天下百姓着想,就他来为这天下百姓撑腰吧。 这是他这一路上,突然间冒出来的想法。 听到林逸的话后,满朝文武皆是胆战心惊,和王爷这话等于直接在骂圣上昏君。 “你在质问朕?” 德隆皇帝面无表情的道。 “不敢,父皇不曾杜绝逆耳之言,恣行宴乐,” 林逸笑着道,“天下皆知父皇去奢尚俭,垂拱而治,是个难得的明君。 如今这天下糜烂,皆是因为这些反贼和瓦旦人,太不知道体恤父皇,尽瞎添麻烦。 父皇尽管安享晚年,等儿子领兵过去,定教他们明白什么叫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到时候海晏河清,天下太平,父皇想必也会替儿子骄傲的。” 安享晚年? 金銮殿众人皆是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喘一口。 这是直接逼宫? 和王怎么敢! 只身一人进宫,身边无依无靠,圣上要是发狠,你就不怕自己走不出去嘛! “真是朕的好儿子啊! 哈哈…..” 德隆皇帝大笑起来,接着不停的发出咳嗽声,好像被人给给掐住了脖子。 何瑾小跑上了台阶,不停的给他顺背,喂水,见皇帝咳嗽的越来越厉害,情急之下,就要呼喊太医,被德隆皇帝摆手制止了。 良久之后,脸色涨红的德隆皇帝才停止咳嗽。 “父皇保重龙体,” 林逸叹气道,“父皇这样子,儿子会很不安的。” “朕说过,朕给你的,你才能拿!” 德隆皇帝大声道,“不给你的,你拿不去!” “儿子是心疼父皇,父皇为我大梁国辛苦了一辈子,也该到了颐养天年,含饴弄孙的时候,” 林逸不咸不淡的道,“何必如此辛苦。” 如果不是为了天下百姓,他这么懒的人,又怎么愿意做这裱糊匠? 他只想让老百姓吃饱肚子,仅此而已。 然后不算白活一回,总算做了一点有意义的事情。 “如果朕不愿意呢?” 德隆皇帝直勾勾的看着林逸道,“你又当如何?” 话音刚落,禁军统领宇文涉慌慌张张的跑进来,正欲开口,德隆皇帝看了他一眼道,“不必说了,退下吧。” “是。” 宇文涉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林逸后,悄然退下。 “父皇既然愿意继续辛苦,做儿子的也不好拦着,” 林逸说完转过身,背着老皇帝,看着满朝文武百官,笑着道,“各位老大人都是国之栋梁,忠君体国之人,食君之禄,为君分忧。 为了我大梁国,为了圣上,你们该多劝劝圣上,多多休息,不要这么操心劳累。” 满朝文武的脑袋压的更低了。 各个苦涩不已。 什么叫劝劝圣上多多休息,不要操心劳累? 不就是让他们劝圣上退位嘛! 想不到和王爷逼宫不算,还逼着他们站队!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