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承包大明

引人入胜的小說 承包大明-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兵不血刃讀書

小說推薦 – 承包大明 – 承包大明 小西行长领着残兵败将在半道上,终于遇到了黑田长政派来的援兵,可算是逃离虎口,但是回去之后,小西行长可没有说什么感谢的话,不但不感谢,反而怒喷各路统帅。 你们这些家伙个个都是见死不救,让我独自面对盟军所有的主力,可真是岂有此理。 当时平壤城前后左右可都有援军,而其中最主要就是守在凤山的大友义统部,他本就属第一军,而责任也就是负责支援平壤的,结果这大友义统一听平壤战况,就要求撤离,但是又有不少将军认为应该支援平壤。 狂恋曲 这厮一怒之下,带着本部人马就直接跑了。 其次就是后方黑田长政部和小早川秀包部,他们虽然收到了小西行长的救援信,全都是按兵不动,是后来知道平壤被攻破,小西行长突围成功,他们才赶紧派兵前去支援小西行长。 小西行长怒喷他们,不支援也就罢了,要是你们早点派兵前来接应,我也不至于遇到伏击啊。 黑田长政解释自己是担心明军围点打援,事实这路上也是有明军的伏兵,最终我们还是派兵去接应你。 而小西行长之所以要怒喷他们,没有别的原因,就是要推卸责任,这次失利不能怪我。 黑田长政、小早川秀包也觉得不能怪小西行长,但也不能怪他们,故此他们一致决定将锅都甩给大友义统,那厮是临阵脱逃,这罪名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何不将责任都扛下。 不过这平壤一战,是重创日军士气。 那些逃回来得士兵,将火炮阵夸大十数倍告知各路统帅,再加上平壤一日便被攻破,一路高歌猛进的小西行长第一军被打得是灰头土脸,狼狈而逃。 这容不得他们不信。 关键小西行长自己也默认了士兵们的这种说法,就他个人利益而言,明军越厉害,他的责任就越小,不是我无能,而是敌人太强大,谁上都一样,而且他已无心再战,知道肯定是打不过,他已经想要跟明朝和谈。 以至于吓得日军就直接选择放弃开州,他们都认为开州距离平壤太近,明军不日便可抵达,不会给他们准备的时间,到时他们又只能缩回城内防守,不等于又要打一场平壤战役。 何必呢? 他们索性就直接撤回汉阳,因为汉阳是粮仓所在,而在北边作战的第四军、第五军,也纷纷往南缩。 明军是兵不血刃就拿下了开州,立刻开始商议如何进攻汉阳,只要拿下汉阳,就是必胜之局。 明军大帐。 “真是岂有此理,这朝鲜人还真是死性不改啊!” 方逢时将朝鲜送来的情报,揉成一团,就直接扔到地上。 吴惟忠问道:“大人为何生气?” 方逢时道:“朝鲜国君又谎报军情,说汉阳只有万余人,意在催促我军赶紧拿下汉阳。” 明军本就是开着图在打,日军主力都集中在汉阳,什么万余人,真是在扯淡。 李如松哼道:“那小西行长也真是没用,这都没有将柳成龙那老贼给杀了。” 吴惟忠道:“我们可以故技重施,让朝鲜军去引诱倭军,以便我军围歼他们。” 方逢时认真思索起来。 原本他还是有那么一丝丝内疚的,毕竟是坑了柳成龙,但如今他不但没有一丝内疚,反而还觉得可以再来一次。他之所以这么生气,是因为他知道朝鲜心里是明白汉阳有多少敌军,但他们却还要谎报军情,简直不将我们将士的命当命。 那咱们就互坑啊! 看谁坑谁。 而就在这时,一名锦衣卫入得帐内,告诉了方逢时他们一个好消息。 北边突然传来消息,加藤清正的第二军回去了。 原来在明军拿下平壤之后,咸镜道就成为了明军的大后方,但是那边又是苦寒之地,为了收复那片地方,派主力去打是非常不合算的,也会增加后勤的压力,但不打又不行,万一明军在攻打汉阳时,加藤清正出咸镜道,直扑平壤,明军可能会首尾难顾,不可能指望朝鲜军守得住后方。 方逢时让努哈而赤先大军压境,以壮声势,迫使加藤清正不敢南下,同时分兵去南岸协助努尔哈赤入境。 可不曾想前线各路日军被吓得全部南缩。 加藤清正的第二军就变得非常尴尬。 你们都走了,我军岂不是孤悬海外,他的第二军离远征军主力是越来越远,关键对面女真族又是虎视眈眈,这些女真人可都是带着复仇的决心来的,加藤清正也见识过女真人得骁勇善战,同时又听说一支明军往这边赶来,平壤战役打成那样,他可不敢轻视明军,关键咸镜道内部还有不少义军。 加藤清正可不傻,这要是再不走的话,可能就走不掉了。 他就以补给线过长为由,赶紧率领主力返回。 建州女真也是兵不血刃就渡过图们江。 但只有五千兵马。 努尔哈赤当初跟明军是报八千兵马,也就是说他要贪这三千兵马的粮草。 这当然要弄点好处回去。 不过他理由也想好了,虽然我的人没有去,但是我的马还是去了,我只是要将那三千女真兵的马让给神机营的将士,确保神机营的机动性,说得多么冠冕堂皇。 对于明军而言,如果能够取胜,这一切都不是问题。 綾辻 行人 努尔哈赤率领五千女真兵渡江之后,便立刻向女真众将士道:“他跑不掉得。” 短短一句话,女真士兵真是士气高涨啊! 这不来也来了,那么这仇怎么也得报啊!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承包大明-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御倭盟軍看書

小說推薦 – 承包大明 – 承包大明 “飞絮,你是不是有话要说?” 送走金台吉兄妹后,郭淡发现杨飞絮时不时就瞧他一眼,不禁问道。 杨飞絮道:“看来你第一赘婿的名号,都已经传到女真那边去了。” “这很正常啊!”郭淡耸了下肩,又问道:“不过你为何突然提起这个?” 杨飞絮审视了他一眼,鄙夷道:“你又在装傻充愣了。” “你这个‘又’字可真是伤人自尊啊!”郭淡翻了下白眼,道:“说吧,到底是什么事?” 杨飞絮狐疑道:“你没有看出来吗?” “我看出来什么?”郭淡困惑道。 杨飞絮道:“那金台吉显然是希望你入赘他们叶赫部。” 寶貝 太 惹 火 “什么?” 郭淡惊诧地看着杨飞絮。 杨飞絮道:“不然你以为他带他妹妹来作甚?” “来玩啊!”郭淡哭笑不得道:“他妹妹才多大,你开什么玩笑。” 杨飞絮道:“这年纪在女真,都可以生儿育女了。” “……!” 郭淡还真没有注意这一点,毕竟对方年纪太小了一点,道:“这不可能吧,他也没有提这事,甚至连暗示都没有。” 杨飞絮道:“就你方才的态度,他还好意思提么?” 郭淡笑道:“我也就是这态度,我对这小女孩可没有什么兴趣,而且有了你们几个,我已经非常知足了,关键他也不需要通过联姻来取得我的支持,因为我一定会全力支持他们的。” 他支持叶赫部,在于自身利益,真不需要刻意巴结他,若不符合自身利益,巴结也没有用,他立刻向方逢时举荐金台吉担任女真统帅。 李如松和李如梅自然是表示反对。 李家大院。 “阿奴,你们女真内部没有商量好么?”李如松皱眉地向努尔哈赤问道。 努尔哈赤忙问道:“兄长何出此言?” 李如松道:“那叶赫纳拉氏也渴望率领你们女真赴朝作战,杀贼雪恨。” 努尔哈赤愣了下,旋即呵呵笑道:“兄长认为叶赫纳拉氏能够率领我们女真取胜么?只怕会耽误兄长的大事啊!” 李如松道:“我当然相信你,可是,可是叶赫纳拉氏与郭顾问的关系匪浅,郭顾问非常支持他们叶赫纳拉氏。” 努尔哈赤道:“兄长,那郭顾问乃是一个商人,这行军打仗之事……!” 李如松摇摇头,道:“这你可就想错了,他是一个商人不假,但是此次入朝作战,所有的后勤都是由他负责,谁要是得罪他,可能连饭都没得吃。” 努尔哈赤惊讶道:“他敢这么做吗?” 李如松道:“他有什么不敢得,你要惹毛他了,他绝对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而且还让你有苦难言,朝中许多大臣可都在他手上了吃了大亏。借此我在这里先跟你说明,你招谁也别去招他,你要是招了他,他一个人就能够灭了你建州,我可也帮不了你。” 努尔哈赤震惊地看着李如松。 你说郭淡能给我使绊子也就罢了,但要说灭我建州……。 太看不起人了吧。 李如松面色极其严肃道:“为兄是不会骗你的,这话你可一定要记着。” 努尔哈赤万万没有想到,这郭淡会有如此强大的实力,不禁惶恐不安道:“那如今他支持叶赫纳拉氏……!” 不等他说完,李如松便道:“这你大可放心,他支持叶赫纳拉氏,只因为他们之间有不少合作关系,跟你们女真内部的恩怨没有关系,只要你不诚心去跟他过不去,他也不会来招惹你的,他们商人还是讲究和气生财。 而我跟如梅他们也一定会全力支持你,我们也并非是偏袒你,就事论事,我也认为唯有你才有能力率领女真去对付倭贼,但我以为你们女真内部之前就已经商量好了,可如今看来又不是这么回事,最好还是你们自己先商量好,有道是,清官难断家务事啊。” “是。” 努尔哈赤点点头。 但是努尔哈赤根本就无法说服叶赫纳拉氏,而且这也让金台吉感受到郭淡的能量,即便李家是一心支持建州,但都无法达到目的,他们这才发现辽东不再是李家一家独大。 这令金台吉是欣喜若狂,这回可算是站对了。 他们叶赫纳拉氏虽然跟李成梁也有过合作,但二者相比,他们显然更喜欢跟郭淡合作。 然而,李德馨那边也在不断的跟沈一贯交涉,想尽一切借口阻止女真进入朝鲜,并且都还拿出一封小西行长写给努尔哈赤的信函来当做证据。 但是沈一贯得态度更加坚决,表示这只不过是倭贼的离间计,其实是在暗讽朝鲜,同时又表示我们陛下相信女真族对大明的忠诚,而一切安排都将根据战略需求安排,但他也向朝鲜保证,大明一定会确保朝鲜领土完整,不会丢失任何一寸土地的。 如果大明连自己的藩国都无法保全,今后谁还会信任大明。 毫无筹码在手的李德馨,是相当的无奈啊!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品都市异能 承包大明 ptt-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女真下場閲讀

小說推薦 – 承包大明 – 承包大明 这可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别说郭淡看不懂,小西行长也看不太懂,如今正在全力进攻平壤的小西行长,听闻此消息,差点都心灰意冷,收拾行李回家了。 进攻女真,这到底是什么鬼?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意义何在? 至此,小西行长的整盘计划,正式宣告胎死腹中。 当然,他倒也没有回家去,他吩咐部下赶紧拿下平壤,以朝鲜为据点,伺机而动,若是过不去,那就与大明僵持住,再作下一步打算。 可话说回来,也不能完全怪加藤清正,他也不是个莽夫,他只不过想去试探一下女真的实力,不然他也不会带着五千士兵就跑过去,其实最开始他都还是让朝鲜的伪军去女真部族掠夺。 如果对方实力太强,那哥就回去,到底这都是朝鲜人干得,跟我日本人没有关系,或者他亲自来跟女真交涉,商量结盟一事。 可阴差阳错的是,建州主力是倾巢而出,在跟海西女真作战,加藤清正又不知道,再加上朝鲜伪军也在中间使坏,他们就想着祸水东引,让日本人跟女真人去火拼,给了加藤清正许多误导的信息。 加藤清正一看女真族人连朝鲜兵都打不过,他觉得自己五千精锐足够消灭女真。 这一下可真是捅了马蜂窝。 虽然这女真族内斗非常厉害,但是一旦外族入侵,那他们立刻变得团结一致,前线立刻罢兵,不但罢兵,而且还因为努尔哈赤主力没法及时回援,边上的海西女真部落就自行组织成援军,赶赴建州。 朝鲜伪军是未触即溃,还没有打就作鸟兽散。 因为他们没有任何理由打这一仗,他就是要让日本跟女真打。 加藤清正只能亲率精锐应战,刚打退一路援军,又来三路援军,边上的女真部落都是自发性组织援军支援建州,虽然也没有什么指挥,但是女真到底不是朝鲜,战斗力是真不弱,关键女真人在气势上将加藤清正了压了下去。 老儒妇幼全部上阵,就是一副跟你们拼命的架势。 加藤清正终于意识到小西行长没有骗他,这真是一块铁板,就他们这点人,只会在这里被消耗殆尽,若是要消灭女真,那必须调集大军来攻打。 他不愿将自己的精锐消耗在这里,而且他们根本就没有后勤补给,果断决定退回图们江。 海西女真也没法追击。 加藤清正刚刚退走,努尔哈赤就率领主力就赶了回来,差一点点就遇上了。 努尔哈赤回来就看到处都是尸横遍野,其中有三个城镇的百姓都被屠杀殆尽,死亡千人之多,气得差点吐血,这老巢都差点被人给偷了,年轻气盛的努尔哈赤自然咽不下这口气,便是要率大军追杀过去。 这仇不共戴天啊! 重生娱乐女强人 但却被他帐下一个名叫龚正庆的谋士给拦了下来。 “将军切勿激动。” 龚正庆就道:“当初我们出兵之际,倭军才刚刚入侵朝鲜,如今倭军就已经越过图们江,可见这倭军绝非那酒囊饭袋,目前我们对于朝鲜战况不甚了解,又毫无准备,倘若将军贸然进攻,只怕会损兵折将,得不偿失啊。” 努尔哈赤激动道:“纵使我愿意听先生得,我女真百姓也不会答应的。” 龚正庆道:“这恰恰是将军统一女真的绝佳机会,如今女真各部落都对倭人是恨之入骨,而根据之前倭国的态度来看,他们是要进攻大明,大明也绝不会坐视不理的,将军可上书朝廷,表示愿率女真各族援助朝鲜,如今一来,将军便可不费一兵一卒,统一女真各部,而且还能够得到朝廷的援助。另外,倘若将军能够顺利驱逐倭军,就还能够迫使朝鲜臣服,一举解决我们的后患之忧。” 朝鲜之前趁着女真内乱,可没有少欺负女真。 朝鲜就是女真的大后方。 努尔哈赤为何会这回倾巢而出,去攻打海西女真,就是因为小西行长当初派人来跟他们接洽,虽然努尔哈赤没有答应,但他也没有明确拒绝,他是认为,一旦倭军入侵朝鲜,那么朝鲜必当全力以赴,这后方无忧,于是他将主力全部调往前线。 哪里知道朝鲜败的这么离谱,努尔哈赤也认为倭军打不过来,不曾想倭军不但打过来,而且还一路杀到他的老巢来了。 但这却让女真上下是同仇敌忾,这可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若是一举能够统一海西女真和以及令朝鲜臣服,努尔哈赤这回可真是赚大了。 方才还愤怒的努尔哈赤,突然就变得是欣喜若狂,赶紧派人去辽东打探明朝廷的态度,他还是要等到朝廷决定支援朝鲜,他才能够上书表示自己愿意前往。 如果朝廷都不愿意支援朝鲜,那他就没有办法,他还是要以朝廷的名义出兵,如此就能够得到朝廷的后勤支援,仅凭建州得后勤,是无法支持他援助朝鲜的。 都市逍遥仙师 逐没 …… 而那边申时行他们终于得到确切得战报,倭军确实打到边境来了。 万历立刻拍板决定出兵支援朝鲜,且马上遣派李如松等一干将领前往辽东,随时准备赶赴朝鲜作战。 朝鲜作为大明的藩国,皇帝在这方面的态度一定要坚决,要大气,不然的话,谁跟着你混啊! 可具体操作,肥宅可不管,他就管装逼,剩下的全都是申时行他们去谈。 “我军可立刻调集三万大军前去支援你们。” 申时行真是拍着胸脯向李德馨道。 李德馨顿时是欣喜若狂,道:“何须三万,只需三千天兵,那倭贼必将闻风而遁。” 申时行只是笑着点点头,显然不信,突然问道:“不知你们可否为我军提供足够的粮草?” 李德馨神情一滞,目光闪了闪,忙道:“我主已为天兵准备足够的粮草。” 申时行说得很有道理,我答应出兵支援,但是你得提供粮食,不然的话,去了就是活活饿死,可朝鲜根本就拿不出粮食来,他就寻思着先将你们忽悠去了再说。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承包大明笔趣-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死不瞑目的張居正展示

小說推薦 – 承包大明 – 承包大明 关于这番改革,可真是史无前例的。 士林为之沸腾。 大会小会充斥着京城内外的每个角落,人人都在议论朝廷这一系列政令。 而且他们还发现,其中还有一个隐形政策,就是朝廷这回将大规模录用年轻进士,这都是因为新政的强度是非常高的,不再是休养生息,劝农桑,而是强调发展,要更上一层楼,这年迈得官员是难以负担,故此具体办事的官员,尽量启用年轻进士,不再是论资排辈,而是以能力优先。 这一点深受读书人推崇。 毕竟年轻就是他们唯一的优势,如今朝廷可算是重视这一点了。 然而,这新政在民间却未引起多大的轰动。 原因就是跟开学期撞车了。 自古就有孟母三迁的故事,对于百姓而言,孩子的教育胜过一切。 其实教育也在发生变化。 小伯爷学院几乎是垄断了私立学院。 中产阶级,贵族阶级都是选择进入小伯爷学院,因为这几年间,大家已经渐渐发现,新式教育是远胜以前的教育方式,主要就是市场兴起,数学、交流都已经变得至关重要,旧的教育已经有些跟不上。 而工商市民阶级的小孩则是进入道观、佛寺学习。 而从今年开始,京城内的各大寺庙、道观,也全部加入这个教育体系。 暂时他们还不受一诺牙行的捐助,毕竟他们也没有跟一诺牙行签订契约,他们也不会签,因为这些寺庙非常有影响力,怎么可能愿意受到郭淡的管束,这只是他们自己的行为。 因为他们发现,最初跟着郭淡搞教育的寺庙、道观,这规模是一年比一年大,香火是越烧越旺。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虽然是郭淡捐助得,但是这些寺庙、道观却因此博得大家好感,百姓都愿意上这些佛寺、道观烧香。 大寺庙觉得不搞的话,人流都会被抢走得。 不过万历以李太后的名义,捐了一笔钱给他们。 张诚、田义这些大太监,也都跟着捐钱。 这教育是目前发展速度最快的行业,也可以说是商业化最大的受益者。 没有办法,传统就是重视教育。 一诺牙行! “郭淡,你别站着,坐。” 万历坐在一旁,指着中间的C位,向郭淡说道。 “卑职不敢。” “今儿你必须坐这里。坐吧,坐吧。” “卑职遵命!” 郭淡颤颤巍巍地坐了下来。 万历又向前面站着的那个六七岁大,白白胖胖的小孩道:“洵儿,快向老师行礼。” 这个小胖子正是万历的三子,朱常洵。 一生一世绝代风华 关于这一段师生缘,那可真是几经波折,朱常洵一两岁的时候,万历就让郭淡担任朱常洵得老师,但那纯粹是因为国本之争,而如今性质稍微变了变,万历是真的要让朱常洵向郭淡学习知识的。 原本去年就要来了,但是皇贵妃有些不舍,而郭淡很晚才回来,就一直拖到今年。 对于万历,朱常洵拜郭淡为师,意义已经是非同寻常,故此他是亲自带着朱常洵过来拜师。 “儿臣遵命。” 朱常洵面向郭淡跪下,“朱常洵拜见老师。” “殿下快快免礼。” 郭淡赶紧起身将朱常洵扶起,心想,这一套我可不会,老师都是要以身作则的,那不等于束缚了我的天性,可是不行。他向万历道:“陛下,关于三王子的安全问题……!” 叠殇传奇 万历立刻道:“朕不是都说了吗,这些都与你无关,你就光教他本事就行了,尤其是你那算账能力,可不能藏着掖着。” 我需要藏么?问题是他不可能都学会,毕竟他没有见识那个极其的复杂的资本时代。郭淡暗自不屑,又道:“陛下,卑职没有当过老师,这教育方法,跟王大学士他们可能不太一样,是卑职先去向王大学士他们请教,还是卑职按自己方法来教?” 万历想都没有想,就道:“那当然按你的方式来教,不然的话,朕也不会请你来当老师,朕要请朝中的大学士还不简单吗?” 郭淡讪讪道:“那…那卑职就按照自己方式来教。” 劍 指 天下 万历都有些不太耐烦的挥挥手。 郭淡轻咳两声,看着朱常洵道:“殿下。”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承包大明 線上看-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昨夜鬥回北,今朝歲起東閲讀

小說推薦 – 承包大明 – 承包大明 这个年节比以往任何一个年节都有意思,不仅仅是寇家能够凑齐一桌马吊,而关键是在于氛围是完全颠倒过来。 以往都是工商业者在拼命的在加班,都是拿着996当假期过,幸福的996,而老爷们则是早早就在家休息,或者是走亲访友,但是今年的话,工商业者都在家休息,走亲访友,而老爷们全部都在加班。 可真是为人民服务的好老爷。 去年在内阁与郭淡的努力下,新政已是大势已定,而今年就是要全面执行,年假他们就只休七日。 而如今朝野上下是众志成城,他们渴望在新的一年,扭转官府的颓势,郭淡都已经开始发四百万两的红利,要再不扭转的话,估计他们就没得玩了。 …... 冬去春来,春暖花开,大地复苏。 内阁是迫不及待的宣布一系列政令,筹备了整整一年,终于要开始放大招了。 首当其冲的自然是税入,这其实也是明朝顽疾所在。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朱的关系,导致这穷是一直伴随着明王朝。 内阁正式宣布全面取消免税特权,与之前在山东,在南直隶不同,那只是尝试,而这一次是属于国家政令,全面执行新政,中央机构开始以这个为标准,每一寸土地都必须纳税,这其中还涉及到藩王制度,藩王也不再具有免税特权,朝廷将支付等额的货币给藩王作为宗禄。 但同时也给予藩王更多的自由。 其实在此之前就已经放宽许多,只不过能够躺着吃,谁愿意去工作。 但是荆王府一事,让万历是下定决心,不能再让百姓依附于藩王,二者必须隔离开来,而他们联系的媒介,就是土地,故此统一折银发放,直接从根本上断了二者的联系。 至于藩王已经占据土地,朝廷也不追究,反正你交税就行。 如今万历握有一诺集团,他也不怕藩王在财富上面突破,他更不用担心自己的儿子会没钱用,总之,这屁股决定脑袋呗,他爷爷嘉靖就是藩王上位的啊。 不少藩王心里就在骂这个,你特么从藩王当上了皇帝,就这么折腾我们,我们诅咒你只有一个儿子,名字叫做朱厚照。 其次就是商税,商税全部折合于契约税,玩得也就是郭淡的那一套,没有缴纳契约税的契约,不具有诉讼保障,但是农场品除外,因为农田那边收了一道税,再收契税的话可就说不过去。 同时还全面降低国内关税,因为之前的商税都是集中于关税,全都在帝商组合的控制之中,因为当时地方官府的技术不过关,就没法全面收商税,多半关系户,只能卡关口,但是钞关却已经交予皇帝直接管理。 如今国家要全面征收契税,关税要还收那么重,就不太合适。 内阁是根据近几年来,河道治理得费用,来确定征收多少关税,其实征收得就是河道治理费用,是比较合理,但是较比之前,关税是大规模降低。 关于这一点,万历倒是认真跟郭淡商量过,可账本一看,也就这么一点钱,就由他们去吧。 降低关税,促进贸易,这对于他们其实是非常有利的,反正这钱就是用治理河道,也不做其它用。 他们现在在乎的对外关税,如今那才是大头,国内就无所谓,对外关税的所有权利,完全控制住帝商组合手里,要是对外关税被国家控制,万历怎么当海贼王和草原董事长。 钞关也不能交出去,钱少一点无所谓。 要是钞关交出去,那又会被人卡喉咙。 其实之前李三才就建议收回钞关,他认为钞关理应属于国家管理,你皇帝控制着是什么意思,但是帝商组合非常轻易的否决了,不搭理他,我们可是签订了契约。 除农税、商税之外,还有就是国营化。 其中主要就是针对盐铁煤。 采用得也是郭淡的那一套,国库作为大股东入场,既然是大股东,这契约两边就是平等得,国库就是一个投资商人,而不是一个大人,这只是一笔交易,同样要缴纳契税,而诉讼权归当地法院,而不是归内阁。 与制盐一样,煤铁矿都归国家所有,国家出售股份,组成合营集团,而运营方面全部交由商人,这一点就是为了市场化。 采多少,价格订多少,全部根据市场来决定。 说白了,国家就只要钱。 这里面当然有郭淡的建议,也真不是他大仁大义,只是因为他已经拿下山西的煤铁矿,朝廷是卡不住他,他反而怕朝廷脑门一热,利用权力,跟他玩补贴、倾销。 由市场来决定,他立于不败之地。 可这一条条政策下来,打得是郭淡吗? 不是。 除商税之外,打得全是朝中权贵。 且不说取消免税特权,就连煤铁盐,之前也都是控制在权贵手里,因为当时除他们之外,也没有人玩得起这些行业。 在三年前,这都是不可想象的。 但是如今,却是摧枯拉朽,杀人于无形之中。 朝野上下在这一点上,已经取得共识,因为官僚集团发现,有一些权贵跟郭淡勾结在一块,那徐梦晹就是其中之一,还有些则是两面下注。 他们认为如果不将这些权力收回来,那朝廷就是一盘散沙,到时会被郭淡逐一击破的。 全部收上来,至少还是在我们手里,等到压制住郭淡,那咱们再说。 明王朝的利益集团,这回可真是损失惨重,所有的利益被一口鲸吞,反正不是郭淡冲毁,就是被朝廷拿走。 他们现在是两头不着岸。 造反? 他们现在真没有这个胆,因为之前军制完成改革,军权完全控制在肥宅手里,说实在的,有大峡谷在,肥宅就还真不怕那些大将军左右横跳,这其中最跳的可就是李成梁,他在辽东那就是土皇帝,在辽东改革的时候,李成梁是有机会制造混乱阻止朝廷改革的。 以前他们经常这么玩。 当时也准备这么玩,最后是被李成梁自己给阻止的,是他决定不玩了。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承包大明-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勸官鑒賞

小說推薦 – 承包大明 – 承包大明 求…求饶? 嗯? 这…这不像似郭淡的作风呀! 虽然这家伙是一个童生,但脑子里面的怪道理可真是一堆一堆的,况且他如今是占尽优势,毕竟这结果对于他是非常有利,他有足够的理由反驳。 这肯定是有得论。 将心比心,如果发四百万两的是朝廷,或者是他们的功劳,那他们不得吹上天啊! 非得好好在郭淡面前耀武扬威一番。 不对! 这不对! 里面肯定有猫腻! 八成又是一个套路。 大臣们皆是疑惑、警惕地看着郭淡。 根据以往的经验,这时候一定要小心谨慎才是,一不留神就是踩坑。 唯独一人知道,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套路,而是郭淡不屑于跟他们争。 这个人就是王锡爵,他不禁是暗自一叹。 其实他方才那么一问,就是故意引导郭淡给予朝廷建议,可惜这结果令他非常失望。 数据封神 肥宅如今也非常讨厌跟这些人交流。 你跟他讲财政,他跟你讲思想,你跟他讲财政,他跟你讲道德,就差没有吟诗。 鸡同鸭讲。 完全就没法交流。 战胜联盟之月 他等了一会儿,见大家都无话可讲,于是就直接结束会议。 大臣们是一脸蒙圈 就这…? 那这场会议到底有什么意义? 殊不知万历本不打算开的,在财政方面,他是更侧重于郭淡,他们两个私下交流便可,是内阁要求要开的。 而内阁要开的原因,其实就是要跟郭淡商议,该如何面临这新阶级得出现。 但是他们忽略了一点,就是思想。 虽然他们整合了权力,但是思想并没有统一,多半人的思想还停留在以前。 之前万历虽然已经统一户籍,废除了兵籍、匠籍、商籍,但是这跟重新定义“奇技淫巧”是另外一回事,明朝之前户籍制度,实在是太坑了一点,可以说是摧毁了一切。 兵籍摧毁了军队,匠籍摧毁朝廷制造。 导致这类人都隐匿户籍,逃之夭夭。 可这仅限于制度改革,而无关思想。 思想上面,当然还是要读圣贤书,父母不可能培养孩子去当工匠。 在人们的观念之中,这些人还是下等人,是鄙视链中的最下层,虽然他们已经富可敌国。 郭淡也知道跟他们争这些,是毫无意义的,这脸都肿成这样,你们却还要死咬着,这事实打脸改变不了,一张嘴又能够改变什么。 反正他赢了就行,将嘴硬都留给他们吧。 “我可不能将自己的假期浪费在这里。” 郭淡小声抱怨了一句,便打算迅速地离开这里,可是刚刚出门,就被王锡爵给拦下。 “你来东阁一趟,我要跟你谈谈江西余干县的问题。”王锡爵沉眉道。 “余干县?” 郭淡一脸纳闷道:“不瞒大人,我都不知道那地方在哪。” 他当然是知道的,但是那地方没有什么交集。 王锡爵只是淡淡扫他一眼,便离开了。 “靠!” 郭淡中指一竖,然后又去到东阁。 只见除王锡爵外,还有申时行、许国、陈有年、王家屏、李三才,他们坐在一张长长的办公桌旁。 “坐吧。” 申时行随手往末端一指。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承包大明笔趣-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狂歡之年相伴

小說推薦 – 承包大明 – 承包大明 啊喔! 这一不小心就要发个国库出去! 唉…! 在得到万历地点头之后,郭淡马上启动红利计划。 再续的缘 一诺牙行! 五份火漆封印的文件放在桌上,三个绝美的女人坐在对面,还有一个冷酷的女人环抱着绣春刀斜倚门边,但她们的眼神都盯着那个男人手中印章上。 啪! 章印落下。 第六份火漆封印盖上。 “也许此举会载入史册。” 徐姑姑拿起那份一诺保险的文件,不可思议地摇摇头,道:“别说商人,即便是朝廷,也从未发放过一年税入的红利,包括朝廷赈灾,这真是不可思议。” “这可不是慈善,这是他们赢得的。”郭淡笑道:“但不管怎么样,这个年注定是一个狂欢之年。” 在场的四个女人,无人敢质疑这个说法。 必将狂欢! 一诺牙行,一诺保险,风驰集团,五条枪,大峡谷,以及皇家马赛,六大股份集团,一共将对外发放四百万两的红利。 什么概念? 经张居正改革之后,大明国库最高的年税入也不过是四百万两。 而其中是以一诺牙行为主,别看这几年,牙行好像非常低调,没有什么出彩得地方,可远不及大峡谷,风驰集团,但是当一个集团开始低调,默默无闻时,就足以证明这个集团已经开始在沉淀,其中利润是不可想象得。 高调的集团,都只是刚刚起步。 如今收入最高的集团就是一诺牙行,可不是什么大峡谷和风驰集团,因为一诺牙行干得就是贸易,抽取佣金的,大宗交易牙行都得抽取佣金,最开始凭得是郭淡的才能,而如今凭借的就是信誉,大家都相信一诺牙行,交易量比较大的业务,商人都是直接甩给一诺牙行,自己去找交易对象,那可真是太难了。 而对方下订单也是找一诺牙行。 来来回回,全都是钱啊! 这都还不说一诺牙行还控制着许多股份。 五条枪次之。 五条枪就是吸金利器,如今还不仅仅是印刷业务,就说那文房四宝的生产,五条枪也是龙头老大,如今又增加了许多设计业务,其中包括服侍、首饰、商标。图纸,等等,而这一类业务也在迅猛的增加。 利润是稳步增长。 没有比五条枪更稳的利润。 发行红利最少得就是近两年来最为风光的风驰集团和大峡谷,都还不如一诺保险和皇家马赛,因为这两个集团明年还得加大投入,尤其是风驰集团,明年还得再建造两支舰队,一支负责印度洋,一支负责东海。 南海已经完全控制住,就剩下两翼。 等控制住两翼,将周边贸易锁定之后,就可以上对面去看看风景。 东阁。 “四百万两得红利?” 申时行顿觉头重脚轻,又向李三才道:“你是不是听错了,是四十万两吧。” “首辅大人,这不可能错的。” 李三才直接将一张报纸递给申时行,“一诺牙行已经将他们今年发行红利的计划都刊登在报刊上,就是四百万两。” 在坐的人不少,阁臣几乎都在,但阁内却是一片鸦雀无声。 连呼吸声都没有。 “这…这不可能。”王家屏突然摇摇头,道:“这里面一定有猫腻,光红利就发四百万两,他们赚了多少钱。” “一千万两。”李三才道。 “……!” 王家屏开始质疑人生。 王锡爵突然道:“这不可能是假的,因为一诺牙行的财务部,可是有各大股东的账房在里面监督,这么多年来,从未出现过任何猫腻。” 陈有年紧锁眉头道:“也不可能赚这么多钱,国库一年也才……。” 说到这里,他突然抬起头来,看了看各位同僚。 一个词来形容此时阁臣们的脸色。 面如死灰。 这个差距比他们想象中的要大得多。 他们认为目前还是势均力敌,就是差也差不了多远,只不过他们预感到如果自己不做改变,差距会越来越大。 但没有想到,人家过个年就直接发个国库。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8w2ha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承包大明笔趣-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舒服熱推-s06al

小說推薦 – 承包大明 – 承包大明 肥宅又回到了自己熟悉的C位,朱尧媖则是与郭淡坐在他的对面。 “郭淡,你看她方才表现的怎么样?”万历指了下朱尧媖,又向郭淡问道。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朱尧媖也斜目瞧向郭淡,眼神中夹带着一丝期待和不安。 郭淡正色道:“李经理方才表现其实是非常不错的,就一个管理者而言,已经是无可挑剔。” 万历点点头,又问道:“那与你比起来,她又有哪里不足?” 郭淡沉吟少许,道:“其实也不能说是不足,只不过这里面涉及到一个风险管控,李经理不会往朝鲜方面想,其实也是正确的,因为这种事,可是要面临极大的风险,倘若操作不当的话,后果会非常严重的,这需要丰富的经验,以及周全得计划,如果李经理贸然行动,反而将一诺粮行置于危险之中,她没有向您这方面的建议,是对的。” 朱尧媖突然开口道:“可我现在也认为从朝鲜收购粮食是…是非常困难的。” 她就是打破脑袋,也想不到这还能够从朝鲜收购粮食,你这真是……。 且不说朝鲜本就不富裕,再加上这朝廷购买粮食,也就是为了支援朝鲜,你却还跑去朝鲜走私粮食,你这不是瞎折腾吗。 她感觉这非常矛盾啊! 至尊 修羅 郭淡却是微笑地摇摇头道:“恰恰相反,其实是非常简单的,比在我大明收购粮食都要容易得多,目前我们已经在朝鲜收购了大量的粮食。” “啊?” 朱尧媖目瞪口呆地看着郭淡。 万历呵呵道:“我也想听听,到底是怎么个简单法。” “就是人心。” 郭淡道:“自日本书信朝鲜到如今,短短两三月间,我们就已经从朝鲜收购了八十万石粮食,这要是平时的话,估计是非常困难的,毕竟朝鲜产粮也是非常有限的,粮食就是非常重要的资源。但也正是因为朝鲜的那些权贵,知道可能即将要打仗,这打起仗来,他们可能要面临两个非常痛苦的结果,其一,朝廷强行将他们的粮食征去,用于战争。其二,就是他们的粮食被日本人在抢走,在这种情况下,出售粮仓存有得粮食,对于他们而言是一种非常保险的选择。” 朱尧媖问道:“这唇亡齿寒,他们为何不将粮食捐给朝廷,抵御外敌。” 郭淡愣了下,笑道:“如果他们都懂得唇亡齿寒的道理,那他们手里也就不会囤积大量的粮食,这些人的特点,就是非常自私,任何情况,他们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利益。” 万历听得却是面色凝重,道:“郭淡,如果将来我大明遇到强敌,会不会也如朝鲜一样?” “一定会。” 郭淡点点头。 万历没有想到郭淡会回答的如此干脆,是一脸错愕地看着郭淡,因为就不可能有大臣会这么说,因为他们指得就是大明的权贵,谁会自己说自己。 郭淡道:“其实勾结白莲教与跟勾结外敌,在本质上是没有任何区别的,当江西那些权贵富商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他们不惜勾结白莲教,故此真到那时候,肯定会有这样的人,这都不需要去怀疑。” 其实那朝鲜就是一个小大明,内部情况跟大明也差不多,都是贪腐横行,这权贵、官僚掌控着大量的资源。 他们国家粮仓里面可都没有八十万石粮食,而郭淡却轻轻松松从里面走私出了八十万石粮食,这都快要将朝鲜给买空了。 这话说回来,几年前得大明又能好多少,甚至比朝鲜还要腐败一些。 万历又问道:“你会这样做吗?” 郭淡摇摇头道:“我当然不会,哪怕是抛开我对陛下忠心,单就利益而言,陛下若是受到伤害,大明若是受到伤害,那我就将会受到加倍的伤害,故此我必将不惜一切代价维护陛下和大明的利益。” 其实宁夏之役,已经说明了这一点,为了维护万历和大明利益,郭淡都不惜以身犯险。 万历也是非常信任郭淡,叹道:“可惜并非人人都如你一样,如这种情况,我们又该如何防备?” “杀。” 郭淡道:“增加其犯罪得成本,我不认为可以感化他们,那就让他们知道,千万别让朝廷发现,否则的话,他们全家老小都得付出代价。 换而言之,律法严明且强大繁荣的国家,这种情况就会少发生,而律法废弛且腐败堕落的国家,这种情况就会经常发生,要想减少这种情况,唯有自身足够强大。” “你的这一番话,可比王家屏他们说得要中听多了,也能够时时刻刻警醒朕。”万历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问道:“目前粮食准备的怎么样?” 有道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与以前不同的是,关于后勤问题,万历不太愿意通过朝廷去解决,因为不管播州之役,还是洞乌之役,由郭淡负责得后勤,不但要更加稳定,同时成本也降低了足足一倍。 军饷降低一倍,可是非常恐怖的事啊! 二者区别就在于,朝廷就只会走流程,非常死板,就是从各地粮仓运送粮食,如果粮食不足,那就大家摊派,强征百姓的粮食,绝不会多动脑筋,因为没有这个必要,这不够就征,这对于国家的损耗,其实翻倍叠加得,因为强征百姓的粮食,无异于竭泽而渔,那么征多少就要亏多少,更别说其中的贪污腐败。 而郭淡更多是利用资本,资本就是要盈利,那么就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打这一仗又能够获得多少利益,他会先将这个算清楚,然后再决定怎么投资,如宁夏之役,他觉得如果出兵去打,那真的是血亏,因为那边的敌人也非常强大,故此他选择冒险。 但如与洞乌的战争,他就觉得有利可图,这一仗是肯定能赢,他就是直接花钱就地购买,给得也是市场价,纯属交易,导致云南百姓是越打越富,还新开垦出不少的田地,但郭淡也不亏,他手中增多了一个大市场,以及不少的资源。 国家其实也不亏,虽说郭淡给予的粮食,可是要抵税的,但是抵税也是有个期限得,等到云南地区发展起来,朝廷又会增加一笔丰厚的税入。 万历今日主要目的就是来问问粮草得情况,只不过他还想顺便见见朱尧媖,故此没有叫郭淡入宫商议。 郭淡道:“除了从朝鲜收购得八十万石粮食,我们还从日本也收购了二十万石粮食,一共一百万石粮食。” 朱尧媖惊呼道:“日本?” 还能这么玩? 郭淡点点头,道:“但是日本与朝鲜的情况不一样,日本出售粮食恰恰也是为了备战,因为他们缺乏铁器,正好当时我们一诺粮行在海外收购粮食,于是他们拿出粮食来交易我们的铁锅,他们认为这二十万石粮食不会对我们有太大帮助,我大明也不缺这点粮食,但是我们的铁锅却对他们有着很大的帮助,这一笔交易对他们而言是非常有利的。” 朱尧媖问道:“既然如此,我们为何还要与他交易?” 郭淡笑道:“因为这其实是一笔双赢的买卖,对于他们而言,铁锅是要更为稀缺的,但是对于我大明而言,那点点铁锅,也对我大明造成不了多少威胁,如何控制战争成本,同样也是胜负得关键,这只是双方的所需不一样。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j2eco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承包大明笔趣-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名譽之爭看書-8s735

小說推薦 – 承包大明 – 承包大明 卧薪尝胆! 亦可以解释为愤怒下的无奈。 申时行虽有不愿,但他对此亦毫无办法。 关键郭淡的这番讽刺,他心里也是十分认同的,这为官之道已经阻碍了他们官员迈向成功,甚至可以说就是为官之道令他们如今受尽屈辱。 而考成法本质就是解决这为官之道带来的弊端。 然而,郭淡对于他们的卧薪尝胆,却是毫不在意,因为如今整个大明都在他的节奏中发展,而当初郭淡将他与官僚集团的竞争,就是这节奏之争,而此时他已经取得决定性得胜利,在这个节奏下,他是游刃有余啊! 他哼着小曲,回到牙行,来到办公室,只见徐姑姑、寇涴纱、朱尧媖三个大美女坐在沙发上,一边喝着茶,一边聊着。 “夫人什么时候搬过来?” 郭淡一屁股坐在徐姑姑身旁,非常自然地抬手揽着她的香肩。 对面的朱尧媖不知为何都感到有些脸红,似乎觉得有些尴尬。 反倒是徐姑姑大大方方道:“等荣儿回来,我再搬过来,我不太放心爹爹他一个人在家。” 三侠逸史 说完之后,她才扬起手臂,拍打了一下郭淡搭在自己香肩上的手。 郭淡赶紧缩回手来,真的有些疼,呵呵道:“我派人去催催小伯爷。” 寇涴纱抿唇一笑,甚至有些幸灾乐祸,她当然知道二人已经发生了关系,但她不但不在意,反而感到高兴,就她个人而言,她也需要徐姑姑来分担各方面得压力。 尤其如今一诺牙行已经成长为一个庞然大物,她一个人主内,真的有些力不从心,尤其是商业之外的事务,当然,也包括传宗接代方面的压力。 徐姑姑又看向郭淡,问道:“听闻内阁打算重新启用姜应鳞和薛文清?” 郭淡点头道:“可恶得是,他们还将此当做对我的一种恩惠,妄图指派唐文献和杨道宾前去接任,可真是异想天开。” 徐姑姑问道:“你没有让他们得逞?” “当然没有。” 郭淡摇摇头,道:“诉讼院院长可是卫辉府三大管理者之一,如果由内阁指派,那卫辉府可就是内阁说了算,我当时都怀疑那申时行的脑子是不是摔坏了。” 寇涴纱微微蹙眉道:“夫君。” “抱歉!抱歉!” 郭淡稍稍举起双手,道:“我只是觉得如果不这么解释的话,那只能解释为他们将我当成了弱智。” 徐姑姑道:“我认为他们倒不是向以此来夺回卫辉府,而是为了顾全官员的颜面。” “官员的颜面?” 郭淡呵呵笑了起来。 徐姑姑抿唇一笑,道:“但你做得也对,也许此时他们只是为了顾全颜面,可谁又能保证,他们不会借此干预卫辉府。” 郭淡笑意一敛,道:“但我却对此感到忧虑,事到如今,他们还是死要面子,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认清楚自己,若非他们当初自以为是,我的成功可能还得晚上几年。” 寇涴纱问道:“夫君,这薛院长和姜院长离开卫辉府,会不会对卫辉府造成伤害。” 郭淡摇摇头道:“这你放心便是,如今我们卫辉府是人才济济,不少人早已经准备好接任,就等着他们离开。” 寇涴纱道:“但是这种情况如果继续发生的话,会不会有不少人利用卫辉府去谋取官职。” “一定会有。” 郭淡笑道:“但是我喜欢这种相互利用的关系,如果他们要借卫辉府上位,那么首先他们就必须在卫辉府表现的出色,那便足以。” “可这会造成人才的流失。” “夫人,卫辉府的关键从来不在于你口中的这些人才,而三院也从来就不是主角,他们都只是辅助,主角一直都是那些商人,只要商人不流失,卫辉府的繁荣没有出现衰退,那么卫辉府人才就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因为这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郭淡双手微微一摊。 正当这时,一个锦衣卫突然走了进来,递上一封密信道:“郭顾问,这是刚刚从潞王府送来的。” 郭淡接了过来,拆开一看,突然呵呵笑了起来。 徐姑姑问道:“你笑甚么?” 郭淡哦了一声:“信上说日本方面打算趁天津港冻港之时,派船队封锁我们通往朝鲜的航道。” 寇涴纱、朱尧媖听得略显慌张。 徐姑姑纳闷道:“这有什么好笑得?” 郭淡道:“这蚂蚁想要挡住大象的道路,难道不可笑吗?” 徐姑姑道:“但这足以证明,日本极有可能在明年入侵朝鲜。” 郭淡道:“真是巧了,我大明也需要这一战,如今西北边非常和谐,南方势力也得到整合,就剩下这东北边,故此我们需要这一战来整合东北势力,不过…不过这可能也是最难得一战啊。” 在历史上日本迫切得需要打这一仗,因为日本国土狭隘,丰臣秀吉拿不出太多土地来犒赏三军,故此必须要对外扩张,这就是为什么在澎湖之后,他兀自执意要入侵大明。 但如今的大明也需要这一仗,因为大明最终要将力量投射到海外,在此之前,若能够整合周边势力,无疑就解决了后顾之忧。 如今也就剩下这东北边。 相对而言,这也是最困难的一战,那边洞乌地区,只是一些大土司或者大藩主,再加上那边的地理环境,本身就不成气候,胜败得关键,完全取决于大明的态度。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jedta精彩玄幻小說 承包大明 txt-第一千零五十章 人才儲備基地-ebgf5

小說推薦 – 承包大明 – 承包大明 这两个小家伙可没有给他们夫妻留太多独处的时间,第二日清早,郭淡就被寇承香给拉了起来,也打消了郭淡晨运的念想,毕竟昨夜还是有那么一丝丝意犹未尽。 洗漱完之后,郭淡一手抱着郭承嗣,一手牵着寇承香去到后面的小花园。 不到一年,一诺牙行后面的整个区域都已经是焕然一新,周边是一圈崭新得建筑物,各有特色,中间是一个圆形得花园,草坪的中间是鹅卵石铺成得小路,外面的主道都是铺着青石板路。 然而,如今已经入冬,寒风肆掠,员工们即便起床,也不会跑到这里来吹风,故此此时这里连人影都看不见。 “哒哒哒…嘟嘟嘟…!” 寇承香拉着郭淡的小手,一边摇晃着小脑袋,蹦蹦跳跳,一边还唱着自创的小曲,而郭承嗣似乎非常着迷于哥哥的歌声,呆呆地望着寇承香。 “爹爹,你知道么,这条道路就是专门用来给爹爹晨跑的。” 寇承香突然仰头看着郭淡道。 “是吗?” “嗯。” “是娘专门吩咐得。” 寇承香用力点点头,又看向郭承嗣道:“弟弟,你快点长大,到时我们就可以跟爹爹来这里晨跑。” 弃妇门前桃花多 忘川哑鱼 “跑跑跑!” 郭承嗣嘴唇一张一合,可爱极了。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郭淡亲吻了郭承嗣的脸蛋,又向寇承香道:“香儿,你经常晨跑吗?” 寇承香点点头道:“孩儿经常跟芳姨来这里晨跑。是芳姨!”他突然看着前面惊喜地叫到。 郭淡抬头看去,只见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大美人往这边跑来,一袭简简单单的深蓝色修身捶丸服,却将其婀娜多姿的身材体现的淋漓尽致。 修长、纤细得双腿,摇摆得马尾辫,真是赏心悦目啊! “芳姨,芳姨,我爹爹回来了。” 寇承香蹦跶地大叫起来。 郭淡尴尬地瞧了眼寇承香,心道,这孩子是刚刚找回亲生父亲么。 不一会儿功夫,朱尧媖便跑到郭淡身前,微微喘气,微笑道:“回来了。” “昨日刚刚回来的。” 郭淡笑着点点头,但还是没忍住地偷偷打量了下,真是远看婀娜多姿,近看倾国倾城,精致的脸庞,雪白晶莹的肌肤,清澈明亮的双眸,朱唇贝齿,少女的清纯中,又夹带一丝少妇的妩媚。又笑道:“这么冷的天,你还出来晨跑。” 朱尧媖莞尔道:“也许是习惯了,这一天不跑,就觉得浑身不适。” 寇承香立刻道:“爹爹,孩儿也不怕冷,孩儿也经常跟着芳姨晨跑。” 朱尧媖摸了下朱尧媖得小脑袋,笑道:“如今香儿有爹爹带着,不用跟着芳姨跑了。” “香儿也很喜欢跟着芳姨晨跑。”寇承香嘻嘻一笑,小手却是紧紧握着郭淡的大手。 不得不说,这朱尧媖确实超出郭淡的预计,从一个抑郁寡欢少妇蜕变成一个充满活力和热情的少女。 逆生长来得稍微有些早啊! 但不管怎么说,朱尧媖与李芳尘绝对就是两个女人,甚至都让人觉得样貌也发生了变化。 之前那个朱尧媖在郭淡的脑海里面已经是非常模糊的影子。 “我听寇总裁说,你在一诺粮行表现的非常不错,上任不久,就谈下了许多大单。”郭淡笑道。 朱尧媖娇羞一笑:“但是我知道这其中大部分功劳都是属于你与寇总裁的,就一诺粮行当下的实力,我想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会成功的。” 郭淡呵呵笑道:“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能够管理好一个偌大得粮行,可也是需要本事的。” 朱尧媖道:“可就管理而言,我也是远不如寇总裁,以前还不觉得,如今我才知道寇总裁是多么的了不起,她做任何事都是一丝不苟,雷厉风行,有她在大家都觉得无比安心。” 郭淡笑意一敛,严肃道:“这话你可千万不能乱说。” “为何?”朱尧媖错愕地看着郭淡。 郭淡道:“因为这可是属于我的专属马屁,我这个赘婿就是凭此上位的,你要是拍了的话,那我到时拍什么。” 淡定王妃:出嫁不随夫 朱尧媖愣了片刻,突然噗嗤一笑,道:“整个牙行可能也就你敢拍寇总裁得马屁,我们可不敢。” “好像也是哦。”郭淡哈哈一笑,又道:“其实就你说的这一点,我也远不如寇总裁,若是没有她的帮助,我恐怕也管理不好这么大的牙行,这么久以来,她就从未犯过一个错误,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得。” 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道:“但是你也有你的长处,而你长处恰恰就是寇总裁的弱点。” “有吗?” 朱尧媖只觉有些受宠若惊。 她真心觉得自己跟寇涴纱相比,是全面落败。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