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5l4x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大明開無雙-二百九十三章 我要飛-r0aq5

我在大明開無雙
小說推薦我在大明開無雙
夜晚,风中尽是一股子海腥味。
周如芝把康飞一行人请进后衙。
局促地请康飞坐下,又有个老家人奉上茶,周如芝干笑,“下官这里寒酸了些,叫大人见笑了。”
讲真,康飞第一次看见这么寒酸的知县,虽然说,他还带着老家人,后面好像还有个妾,跟百姓一比的话,你这,有老佣人有小马马,还寒酸?
但是,这要看跟谁比,连清官表率海刚峰,临死的时候身边不也有两个十六岁的小马马么!
接过茶来喝了一口,康飞放下了后就说:“叫什么大人,你老兄看得起我,就称呼一声小戴相公,我们家那儿都这么叫我的。”
这个称呼,康飞一直觉得很能接受,就好像五百年后,教书的叫老师,剪头的叫老师,调音的叫老师,连卖房子的中介,都叫老师……这个可以有,很平等嘛!
詭夫大人太兇狠 大大大大栗子
一夜无话。
第二天康飞还没睡到自然醒的时候就被外面吵醒了。
他有起床气,火大就想揍人,起身就喊,“乌仲麟,这外面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没一会儿,老乌匆匆进来,领脖都是歪的,“老爷,外面一大群女人,把衙门给堵了,非要让那周县令给个说法,不然就拆了这县衙。”
康飞闻言一愣,哎呦我去,这儿人这么厉害?都说南蛮子,可也不至于蛮成这样罢?
你要说百姓自发组织,对不起ꓹ 我不信。
哪怕每人发一袋酱油,谁来发?
如果没人发酱油ꓹ 百姓觉悟这么高,这是天下大同了哇!
当下他起身,旁边乌仲麟就问他ꓹ 要不要把飞鱼服穿上。
康飞摇了摇手,先观察观察。
跟几个家丁一起ꓹ 悄咪咪地从侧门出来,转到街上ꓹ 在旁边些就抱胳膊看着。
一群妇人ꓹ 为首一个,戴着假发,头上插着金簪子,后面跟随着一大帮健妇。
古穿今璀璨星光
周如芝尴尬地站在衙门口,听那为首的妇人一阵指桑骂槐。
旁边一个书办有些瞧不下去,忍不住就说了一句,“宋家阿嫂ꓹ 你家男人是一条好汉,俺们都给你面子ꓹ 可是ꓹ 你这带着人吧衙门都给堵了ꓹ 似乎也太不给县衙面子了罢!”
被称之为宋家阿嫂的女人嗓门极大ꓹ “面子?面子是自己挣的,我可给不了ꓹ 我只想问县老爷ꓹ 那佛郎机人睡了我们恭常都的女人ꓹ 那就得赔钱,要是县老爷办不了ꓹ 我们自己办。”
名門媳
親愛的愛情
那书办实在忍不住,讽刺道:“你们恭常都私设巡检司,怎么?如今还要私设县衙?”
康飞闻言皱眉,他左右看看,就找了个看起来像是后世公园老大爷的上去问道:“老人家,俺是外地来做买卖的,这,眼前这一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弄得俺一惊一乍的,都不敢花钱了。”
那老头穿个绸缎的半截短衫,脸上肤色也不错,看着家里面就有几个闲钱,没事常在街头浪荡,看康飞一脸请教,他翻了翻眼睛,去没说话,转身过去,继续看热闹。
后面乌仲麟火了,这老柴根,敢拿大?正要过去教训老头一顿,康飞瞪了他一眼,随后脸上堆笑,“老人家,是我不情之请了,不如,我们去对过茶楼,我请老人家吃个早茶……”
老头闻言,顿时笑了,点了点头。
到了茶楼,那茶楼还挂着招牌,上面写着,维扬细点。
神魔變
老头先就点了个白切贵妃鸡,要了一壶好茶,两个酥饼,随后就吹嘘,这白切贵妃鸡,相传是唐明皇和杨贵妃一起吃酒,贵妃吃醉了,说,我要飞……
康飞不置可否,心里面就说,辣块妈妈,我就听你吹,还唐明皇,我难道不是在广州而是在长安么……也幸亏你在广州了,只敢吹到唐朝,要是在河姆渡,那还了得?
老头吹了几句,康飞看他吹都不在点子上,忍不住,转头就对跑堂的说,这点心也不够吃,你这儿的饼都什么馅儿的?我要糖馅、肉馅、干菜馅、苋菜馅的各五个,烧麦要荤馅烧麦二十个,就羊肉烧麦,鸭油烧麦,鲜虾烧麦,鸡皮烧麦,素馅的要油糖烧麦,芝麻烧麦,梅花烧麦,莲蓬烧麦,翡翠烧麦谅你们也不会做,算了罢,再来二十笼包子,要三丁馅儿十笼,五丁馅儿十笼……
他一口气点了一堆,跑堂的张口结舌,讷讷半会子,喊了一声,俺去叫大师傅来。
没一忽儿,大师傅匆匆来了,脸带恭敬弯腰请教,说,这位小老爷,你说的许多都没有,俺可能请教,怎么做么?
康飞指点了他一番,旁边老头瞪大眼睛就看着他。
“这五丁包子,要海参,鲜虾,鸡肉,嫩笋,肥猪肉,细细切丁,调制成馅,包成二十四道褶的包子,上锅蒸,算着时辰,要肥猪肉将将好化成猪油,趁热上来,一嘴下去,海参肥滑,鲜虾细嫩,冬笋松脆,鸡肉味美,包裹着热腾腾的猪油香气,便恰到好处了,也不算多难。”
老头咽了一口唾沫,看看手上酥饼,顿时也不香了。
大师傅也为难,讲是极容易了,可是,火候二字,哪里是那么容易的?抓着头尴尬笑,说,要不,请小老爷与俺些时日,俺研究研究,再请小老爷品尝如何。
康飞叹一口气,算啦!把你们这儿捡那拿手的上来就是了。
大师傅千恩万谢,小老爷稍等,俺这就去安排。
青春之癢
回到二零零三 已是寒冬
老头看大师傅下去,未免就放下手上烧饼,看了他半响,叹一口气,“我算是看出来了,你是个贵人,大大的贵人,不过,不是我老人家吹,你再贵,与我老人家也没半个永乐钱的关系……”
百鬼錄 阿血兒
最強修真保鏢
康飞笑嘻嘻伸出筷子,夹了一筷子白切鸡,就放在他跟前的碟子里面,“老人家这话说的,我不是请你吃早茶么,小子我诚心请教你,这衙门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老头顿时一噎,看了看桌子上的饼,抓了抓头,叹气就拿起来,咬了一口,说道:“真是上当了,吃人嘴软啊!”
他说着,就把情况仔细与康飞说了些。
原来,那宋家阿嫂的男人,是恭常都极有威望的人……
康飞忍不住问他,这恭常都是什么?俺倒是知道打虎的武都头……
老头白了他一眼,说,恭常都以前是叫长安乡的。
康飞哦了一声,懂了,乡长。
这宋家阿嫂的男人,叫宋阿良,因在恭常都有威望,那些海上来的佛郎机人就请他做事,随着佛郎机人越来越多,那宋阿良的威望就越来越大了。
枕上強愛:首席吃飽別耍賴 寒江雪
“老人家,我不是听错了罢?”康飞未免就问他,“我明明听到,下面那位宋家阿嫂是要找佛郎机人的麻烦。”
“年轻人就是没耐心。”老头白了他一眼,这时候,跑堂的小心翼翼上了几个冷碟几个热碟,老头赶紧甩开筷子,叉了两筷子在嘴里面大嚼起来。
吃了几筷子,他伸手擦了擦胡须,这才继续说道:“恭常都如今可了不得,刚才不是说了么,都私设巡检司了,其实,也不是私设,只是恭常都又抱上了海道大使的大腿,毕竟,佛郎机人再厉害,哪里有海道大使厉害。”
废话,本地的巡按御史,巡按海道,日后说不定直接升布政使都有可能。
抱上这种大腿,循例,可以做官,我天朝乃是官本位,谁不想做官老爷?
不过,这也不对啊!不至于抱了海道大使的大腿,翻脸就要对付佛郎机人,这些佛郎机人在当地不是都有数万人了么?
老头听了康飞的疑惑,就说,“也不是翻脸,只是,海道衙门想问佛郎机人多收税,佛郎机人不肯。”
康飞哦了一声,懂了,你既然做了我的狗,自然就要听我的话,让你去咬佛郎机人你就必须得去。
旁边乌仲麟这时候就插嘴了,“这宋阿良,俺看不是个好人,居然如此朝三暮四……”
康飞看了他一眼,就说:“老乌,不要再表忠心啦!”
乌仲麟正要说话,康菲眉头微微一挑,乌仲麟顿时讪讪。
康飞摸着下巴,心说,这事儿闹的,感情香山县只是无妄之灾,可怜周如芝,也不晓得出来仔细打听打听消息。
他正想着,旁边老头吃了一筷子菜,放下筷子后,对康飞说:“年轻人,你这顿,请的不亏,我与你明说,我女儿,如今那是市舶太监的老婆……”
康飞当即大吃一惊,卧槽,还真有把女儿嫁给太监的?

lwjhm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我在大明開無雙討論-二百八十七章 世兄,你我乃是同鄉分享-4mdjw

我在大明開無雙
小說推薦我在大明開無雙
梁次摅从小荫庇为锦衣卫百户,后来,因为杀良冒功,升锦衣卫千户,又被自家老子政敌弹劾……可见从小就是胆大妄为的。
他看对面康飞毫不退让,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虽然觉得麻烦,可是,天大地大,脸面最大,若是今天有人不给他梁次摅面子,明天,是不是就会有人连里子都不给自己?
毕竟,南蛮子么,出了名的为了脸面敢用鸡蛋去碰石头的。
他想来想去,未免发狠,即便得罪不知道哪位大佬,也不能开了这个坏头……便准备挥手叫手底下冲杀。
康飞站在原地好整以暇,心说你赶紧的,我还没试过当街砍广东都司,我要主动杀你,那不行,违背我的道德底线,但是,你要杀我,那我就是正当防卫……
他脸上跃跃欲试的表情,未免让梁次摅想到了自己年轻时候。
这时候梁次摅已经四五十岁了,不年轻了,去年刚纳了一房小妾,呼呼十数下就缴械投降,事后未免叹气,感觉自己老了,那小妾倒是会哄人,就骗他:奴身子敏感,才七八下便丢了,老爷莫笑奴奴。
到了这种年纪,哪怕你知道这是假话,也只能当真话去听了。
可这时候梁次摅看见康飞脸上表情,未免便被刺激到了,一时间,羡慕嫉妒恨,年轻真好……当年老爷我也是这般。
他下意识便要抽刀砍翻这年轻人。
康飞见他伸手去摸刀柄,顿时咧嘴一笑ꓹ 露出满嘴细碎如玉米粒一般的牙齿……
惹孕上身
正在这时候,就听远处有人大喊ꓹ 两位且请罢手,两位且请罢手……
梁次摅身后的亲兵顿时凑上来说道:“老爷,是知府马老爷。”
这话落在耳中ꓹ 梁次摅硬生生按下了杀心,看了康飞一眼ꓹ 随后,转脸对亲兵说道:“去把侄少爷带上ꓹ 咱们走。”
说罢ꓹ 却是连知府老爷的面都不见,来得快去得也快,轰隆隆转身便走了。
康飞未免脸上一滞,心说老子裤子都脱了……辣块妈妈滴。
这时候,远远一顶软轿飞奔而来,两个轿夫跑得满头大汗,赤着膊ꓹ 身上肌肉虽然干,却黑黝黝盘在身上ꓹ 显是常年做体力活的底层。
软轿旁边还有几个皂衣衙役ꓹ 停下轿子后ꓹ 为首那衙役弯腰伸手ꓹ 掀开轿帘子,从里面下来一位四品的知府老爷。
伸手拿帕子擦了擦头上汗ꓹ 知府老爷左右看看ꓹ 就问ꓹ “嗯?咱们都司老爷呢?”
那衙役弯着腰就说:“老爷,都司老爷走了。”
知府老爷脸色顿时一沉ꓹ 不过,随即便只能苦笑了。
谁都知道梁家在广州,就是坐地虎,知府老爷又如何?梁家可是出过阁老的。
这位知府老爷是嘉靖二年的进士出身,叫做马顺卿,和如今朝中的礼部侍郎徐阶那是一榜同年。
可以幸福就好了 池小凡
当然,同年不同命,人徐阶都差一点做吏部尚书了,妥妥的朝中大佬,可他马顺卿却只是个广州知府,并且,这个知府做得没滋没味的。
月前,他收到徐阶的书信,说到康飞的事情,随后便交待他,顺卿啊,你跟那个戴康飞是同乡,要好生结交一番,日后我有大用……
并且,徐阶暗示,你这个广州知府也做蛮久了,你看,顺天府尹有兴趣么?
天底下只有顺天府尹,应天府尹,这两位府尹老爷,其余的都只好叫知府,旁人称呼你一声府尹老爷只是客气客气。
何况,在京师做官,和在烟瘴之地的广州做官,那能一样么?
妖怪食肆
再则说,做了顺天府尹,那可是有资格直接面圣的,一般做了顺天府尹,表示要大用,是再明显不过的升官发财的意思……
我當陰陽蠱師那幾年 夜之與
马顺卿得到徐阶这个暗示,心里面就跟长草一般,日盼夜盼,就盼着康飞一行到来。
那梁次摅再怎么坐地虎,他怎么说也是广州知府,不至于坐在府衙连广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
戴康飞在城门口刚起冲突,那边就有人跟他汇报了,老爷,你说的那位贵人,好似在城门口与梁家的赞少爷起了冲突……
马顺卿一听这话,心里面顿时咯噔一下,梁次摅那个护短脾气,肯定要带着人马去……当年他十来岁就敢灭人满门,如今难道就不敢杀人了?
想到此处,他顿时焦急,本老爷的前途啊!当即大喊,快快快,叫轿夫来……
看到康飞毫发无伤站在跟前,他终于是放下了心中一块大石头,按捺下梁次摅的桀骜引起的不快,哈哈大笑道:“可是扬州冶春诗社春林兄的公子么!学生马顺卿……”
说着,他大踏步走上去,热情无比,一伸手就双手紧紧握住了康飞的手,好似仰慕已久……
“世兄,学生我是通州人,你我乃是同乡,哈哈哈,不必拘那些俗礼,快快快,快请……”马顺卿说着,就邀请康飞同乘一顶轿子。
殘愛死神復仇公主
通州是扬州门户,归扬州管辖,两人的确算是同乡。
康飞被他这一阵摇,摇得眼花,心中都忍不住想吐槽,你是南通的,我是扬州的,你倒是去问问南通人愿不愿意跟我做老乡……但是,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姿态放得这么低,你总不好上去一脚踹人家脸上。
康飞脾气再甩,也还不至于如此。
当下只好干笑,说了两句客套话,却怎么也不肯去跟他同坐一顶轿子。
马顺卿有些惋惜,却也不强求了,当下拽他到府衙说话。
一行人要往府衙去,这时候有当地人壮着胆子就说,老爷,这位衙内,打伤了俺们不少人,这汤药费……
马顺卿还没说话,他身边衙役先沉了脸,“给你脸了,轮的着你说话么?老爷的贵客,那是京师……告诉你也不懂,你们这些刁民,总想着讹诈几个钱花花……”
还是康飞看不下去,虽然说,底层百姓的狡狯他也颇不喜欢,却也不至于如此,当下叫线娘开箱子,取些银子。
线娘欢喜,觉得姐夫心善,实在是天上的星宿,这姑娘,都有些傻了……
那衙役看康飞取了白花花的银子与那些百姓,一时间忍不住,“这位小老爷,与他们钱有甚用?都是一帮刁民,倒是俺们老老实实办差的,却还没个赏哩!”
这话说得康飞哈哈大笑,说了一声同赏,与他们一人一锭官铸的五两细丝雪花银,把几个衙役欢喜得一叠声赞,都说小老爷是个大善人,必然公侯万代的。
合成修仙傳
那些本地人眼睁睁看着这位小老爷拥众而去,有那年轻没遭受过社会毒打的,免不得不忿,说,这天下还有王法么?
撒旦熾情:女人,愛我敢不敢?
旁边一个老衙,就是之前驱赶百姓的,这时候走过来就说,有没有王法就不知道,但是,细路仔,你要看看咱们城门大使给梁家做狗,都司老爷前来,鞭子就有,银子就冇……
说着,他塞给年轻人一粒散碎银子,道:“呐!把人家小老爷赏的银子拿好,回去买点跌打药酒擦擦,剩下的,买两只鸡,回去叫你老娘煲汤……真要争气,便读书读个老爷出来,到时候莫忘了老叔我。”
这话一说,年轻人顿时丧气,自己要有那读书的本事,何至于此。
那边康飞被广州知府马顺卿请进了后衙,与他接风洗尘,把他伺候得真有宾至如归之感。
虽然明知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可是人家这么放低姿态,尤其还是位知府老爷,真不是那么能把持得住的,一时间不由长叹,我本无心求富贵,奈何富贵逼人来。

2mkac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我在大明開無雙-二百六十五章 康飛的公主抱展示-hpqgg

我在大明開無雙
小說推薦我在大明開無雙
属螃蟹的彭琪子是永顺土司官的小儿子,今年才十八岁,俗话说的好:大孙子,老儿子,娘老子的心尖子。
故此,彭琪子骄横,实在是稀松平常。
他这个年纪,换五百年后说法,正是荷尔蒙分泌最为旺盛的时候,一石更起来,说不好半个时辰都车欠不下去。
故此,彭琪子见到田姬,当时就走不动道儿了。
田姬可看不上他,别的不说,年岁就差着哩。
最关键的是,这厮黑不溜秋的,一看就是个苗子兼蛮子。
那些武侠故事里面,尽多是什么【苗女多情】,瞧见我汉家儿郎就走不动道儿……这些,也都是有故事源头的。
大明朝有不少读书人,连举人都考不上,但是,到了苗峒地区,却能给那些头人做类似于宰相的位置和事情,那些头人为了拉拢,往往也愿意嫁个女儿什么的,把人直接变成女婿,有些女婿甚至能反客为主……
这话,说起来似乎不大政治正确,挺对不起少数民族兄弟的,但是,这个时代,是我大汉族强势文明碾压弱势民族,都不用说什么,人家见了你,先天性自觉矮了一头。
像康飞这样,打小就在扬州城里面长大,韭菜和麦子都区分不了,喝的是米酒,吃的是猪牛肉,风吹不着雨淋不着,两条膀子一挣,露出雪炼也似的身子,旁人还要挑起大拇指高声赞一声:好一个浪里白条。
他往那些嗮太阳嗮得黝黑的土狼兵跟前一站,旁人先就下意识要羡慕嫉妒恨……田姬就好像后来有个叫米兰的女人一样,坦言自己要嫁老外……
这年月的大明朝就是强势,就是爸爸。
彭琪子虽然荷尔蒙上脑,但是,好歹也是土司家的孩子,心里面也清楚,田姬不是那些普通的女子,她是永顺土司下辖田家洞洞主的长女,绝不是随便就能抢回去的。
永顺土司在大明全称叫做【永顺等处军民宣慰使司】,下辖【三州六洞】,田家洞之于永顺土司,相当于一家公司的小股东面对大股东董事长,不错你是董事长你说了算,可我也不是下面那些你招募来的经理,我是跟你一起打天下的兄弟,我也是半个当家做主的主子。
所以,彭琪子一边动用人手围住田姬手下三百土狼兵,一边想用【烈女怕缠郎】的手段,纠缠田姬不休。
可是,田姬看彭琪子,只觉得恶心,你一个毛也没长齐的小屁孩,也学人抢亲?
她看彭琪子,粗壮的身材,皮肤黝黑,却还附庸风雅学汉人那些读书人一般穿个道袍,脑子里面不由便浮起四个字,沐猴而冠。
她都不想拿他跟康飞对比,只是觉得那样对比,是玷污了情郎。
彭琪子毫无自觉,还觉得自己挺牛的,笑嘻嘻跟在田姬身后,“田姬姐姐,如今秋高气爽,正是围猎的好时候,我养了好几条狗,可厉害了,逮兔子一嘴一个……”
他正吹嘘,门外就传来一声嗤笑,其中嘲讽味道,浓浓包含在笑声当中。
彭琪子正是敏感的年龄,听到笑声顿时大怒,一转身,就看见门外站着个人,正午的阳光正照射在这人身上。
这年月娱乐活动不多,听书这种娱乐活动,可谓老少咸宜,不分贵贱,一个月收入只有一两银子的普通百姓听,一个深宅后院一品诰命夫人她也听,哪怕是当朝首辅,或许听的时候内心活动【什么文官下轿武将下马,一派胡言胡说八道】可这并不妨碍他依然听。
彭琪子看见对方,在阳光下唇红齿白,似乎比田姬姐姐还要显白显嫩几分,下意识就觉得,那些说书先生说什么【看杀】什么【貌若处子】什么【潘安宋玉】……大约,就是这个样子的。
随后,他便生出自惭形秽的感觉,再然后,便是一阵生气,这些汉家子,生这么好看,怕不是专门要抢我们苗峒的女人?
当下他便高声要喊左右,要把这人给拖下去……
康飞一龇牙,在田姬惊喜的目光下,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就走进厅堂内,“别喊左右啦!你们这些蛮子,我以为挺能打,不曾想都是纸糊的,我轻轻碰一下……”
他说着,一伸手,捏了捏拳头,拳骨指节顿时就发出【嘎巴嘎巴】的声音,“就全都倒下了,唉!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说道这儿,他未免伸手就冲着田姬招了招手,田姬在彭琪子目瞪口呆的眼神中,满脸的笑容,走到康飞身边,刚要说话,康飞蛮横地一个拦腰抱就把田姬抱了起来,田姬冷不防,吓得尖叫了一声,双手紧紧抱住康飞的脖子……
彭琪子眼眶顿时就撑大了,大吼了一声,“放下田姬姐姐。”
说话间,他捏着拳头就冲了上去,康飞却连看都不看他一眼,一抬脚,一个窝心腿,就把彭琪子给踹飞了出去,哐当一声,整个人撞在厅堂内的木柱子上,震得一阵瑟瑟灰尘洋洋而下。
康飞把田姬一个【公主抱】抱在怀中,然后低头狠狠就是一个肥嘴,田姬面红耳赤,难为情极了,一顿挣扎,拿手使劲儿拍他的胸脯……还发出呜呜的声音。
这个,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打情骂俏,独属于狗男女之间,你千万别当真。
可彭琪子傻啊!傻乎乎分不清,看到田姬姐姐受到了玷污,那一颗心,就好似被撕开了一般,火辣辣地疼,至于身上疼不疼,早忘记了。
一骨碌就翻身起来,他左右看了看,也没个趁手的家伙什,干脆就拎起一把南官帽儿椅,一咬牙,就折下一条椅子腿,再一咬牙,又是一条椅子腿。
一手一条椅子腿,就好像一头野猪一般他再一次发起了冲锋。
眼中凶光一露,他脚尖在地上一点,啪地一声,地砖被他踩碎了一块,裂成八瓣。

12zc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大明開無雙 ptt-二百六十二章 毛半仙的隆中對推薦-obgy6

我在大明開無雙
小說推薦我在大明開無雙
按说,毛半仙作为监生老爷出身,不应该这么身轻体软,一推就倒,二十四两银子就给砸趴下来了。
可是,作为曾经的广东省高要县的监生老爷,毛半仙有话要说,你们这些人,那是不明白江湖上的苦楚……仗剑天涯,说的好听,你有银子么
他毛半仙以前也觉得,凭我一身本事,天下之大,哪里去不得?后来流落江湖,饱受毒打,连狗食都吃过,那时候才知道,生活艰难,谋生不易。
如今,小戴相公不以我卑鄙,猥自枉屈,三顾我于平湖,咨我广东之事,由是感激,应许小戴相公以驱驰……
毛半仙脑子里面一阵唱戏,随后,看着康飞就问道:“小老爷,如今你我二人名分已定……”
名分已定?康飞觉得这怎么听怎么别扭。
毛半仙可不管这个,说道这儿,他正了正头上的巾,虽然他早就被摘了监生的功名,可是,这个动作大约深入骨髓,表示我依然是一个读书人,随后就道:“既如此,敢问,小老爷志向?”
康飞正觉得别扭呢,这时候吃他这么一问,顿时就一愣。
志向?什么志向?哦,志向,梦想,理想……
俗话说,人没有梦想,那跟一条咸鱼有什么区别。
可是,康飞还真是一条咸鱼。
不管是五百年后还是五百年前……
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这个,是书面上写的,伟人嘛!那咱能比?康飞从来没敢想过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他那时候读书,纯粹真就是因为娘老子整天念叨,你好歹读个本一,要不然跟文盲有什么区别。
所以后来他上了大学就彻底放飞自我了,被师姐拉去学空手道,被师姐拉去学古琴,被师姐拉去参加音乐节……后来迷上了中世纪全甲格斗。
他这么疯,或许,可以看做对高中三年地狱苦读的补偿,所以说,中二期是人生必须经历的阶段,你要是中学时期没中二,那么,很大可能一辈子中二。
这就跟痘痘一样,迟早要发出来,你要青春期没满脸疙瘩,那么,恭喜你,大约你一辈子都会时不时冒几颗痘痘。
康飞就是时不时冒几颗痘痘的那种。
玩还玩不过来哩,谈什么志向?难道一刀一枪博一个封妻荫子?都什么年代了,你想报效朝廷,你想对社会有杰出贡献,你配么?
至于什么【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可省省吧!
大工业时代,螺丝螺帽哪儿没有?缺你?喊口号你都不配,因为你嗓门太小。
老老实实消费,没事去马爸爸那里刷刷刷,买买买,那就是对国家对社会做贡献了,你买一台电脑,那就是对科研做微薄贡献,你买两斤丑橘,那就是对农业做微薄贡献……
至于中二少年拯救世界?别逗了,中二少年都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面,人生五十年,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
所以,康飞真没有志向。
他一下子就被毛半仙问呆住了。
毛半仙看康飞半响不说话,以为他在思索,等了片刻,就再次大声问了一遍,“敢问,小老爷志向。”
康飞脑子里面正在开会,被毛半仙第二问一惊,随后,嘴角一撇,笑了起来,笑到后来,声音越来越大,差一点连眼泪都笑了出来。
“哎呦我去,差一点被毛半仙你给问住了。”康飞一边笑一遍擦眼泪,“地球少了谁还能停转?难道我要说,广积粮、高筑墙、缓称王,毛半仙你是不是就要觉得我有王霸之姿……”
毛半仙虽然不知道什么是地球少了谁还能停转,但是,听到康飞说出太祖九字真言,依然觉得小老爷……啧!小老爷到底是扬州人,出身地方太好,不知民间疾苦。
如果五百年后大城市是【北上广】那么,大明朝无疑就是【扬苏杭】,大城市出身嘛!三十岁还是孩子,即便这是大明朝,也依然不是不可以被理解的。
毛半仙现在的心思就是如此,小老爷还是孩子啊!
故此,他这时候未免就苦口婆心说道:“小老爷,你的心思,我也明白……”他真觉得自己明白,家世好,不愁银子使唤,武力卓绝,如果把武力卓绝换一下,他年轻时候也是如此啊!
他家在广东高要,那也是煊赫的乡绅,两广总督上任,不说亲自拜会,那也要遣身边亲信人递个片子的。
毕竟,高要作为两广总督衙门所在,主官上任,拜会一下地方上的缙绅,那也是大明朝的政治正确。
如果人生也分春夏秋冬的话,那么他毛半仙在三十岁之前,整个人生都是春天……那时候的毛半仙,三十岁也没长大,连个正妻都不娶,美妾倒是不少。
时人问他,他那时候狂得没边,老爷我迟早要中了的,娶了正妻,到时候配不上我,岂不是变相害了人家……弄的别人做媒的都灰头土脸没话说。
江湖夜雨十年灯。
他毛半仙,也是流落江湖十载,这才真正长大。
所以,他自觉理解康飞,小戴相公,岂不就是我那时候的翻版?
当下,他就劝说道:“小老爷岂不是,成名要趁早,要成就一番势力,让别人不敢动你,若不然……”
他语气一黯,“就如我这般,四十岁上才明白这个道理,我要早明白这个道理二十年,何至于被摘去功名,背井离乡十数载,有家回不得,也不敢回。”
说到此处,他抬手看着康飞,眼眶中未免潮湿,有些颤声,“小老爷,需立大志向啊!”
看他这副模样,康飞倒是一愣,心说毛半仙这背后的恩怨情仇很重啊!
他既如此说道,康飞倒不能不说两句了,当下便点头,“毛半仙你放心,别人即便想动我,那也得承受我一怒造反的后果,不是我吹嘘,我要造反,不说席卷天下,席卷浙直,大约是没有问题的,朝廷大佬大约是没那个胆量。”
康飞这番自矜,落在毛半仙眼中,未免就是重蹈自己覆辙,当下一跌脚,声音未免就大了起来,“愚蠢,岂不闻,人有恒言,破家县令,灭门刺史。”
他这话口气是重了,落在康飞耳中,未免就一愣,看看毛半仙,心里面大约有些明白了。
毛半仙说出这话,随后便也觉得不妥,既然名分已定,那就是主从关系,怎么能这么说话?当下未免把语气一缓,“小老爷,是我……”
“哎!”康飞一伸手,拦住了他,“毛半仙的意思,我大约懂了。”
他看看毛半仙,如今毛半仙虽然跟他,可流落江湖多年,风尘之色甚重,未免给人一种【马瘦毛长】的感觉,大约,还需要将养两年,才能脱出风尘之色。
人家跟了自己,还能说出这番话,那起码是证明,是用心做事,没有混银子,对得起他刚才开出来的一个月二十四两银子。
既如此,不安抚一下,那也不像话。
当下他略一沉吟,便说道:“毛半仙,你看我,若是走个武职路数,谋个总兵,将养家丁八千,再养寇自重,数奏大捷,以谋封侯封伯,与国同休,你看,可成了?”

q5x64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我在大明開無雙-二百五十七章 聽相聲也漲學問分享-apu50

我在大明開無雙
小說推薦我在大明開無雙
作为确立现代三观的康飞,还是有许多优良的品质的,向鼎大声呵斥他,他想了想,是了,我苛求了,张老爹爹这个人还是不错的……想到此处,他就起身拿起杯子,“老嗲嗲,是我说错话了,我自罚三杯。”
说罢,自斟自饮了三杯酒,随后给老将军照了个照杯。
老将军转嗔为喜,他这个人,一辈子好个面子,康飞如此给他面子,他自然就大手一挥,“过眼云烟,不存在的……快快快,小伙啊,快吃两筷子菜压压酒。”
康飞心说要把面子把你,就把到足,当下他就起身转到老将军身边,“老爹爹,我想起来一首诗。”
说着,他一边念一边伸手给老将军卸甲。
大将生来胆气豪,腰横秋水雁翎刀。
风吹鼍鼓山河动,电闪旌旗日月高。
天上麒麟原有种,穴中蝼蚁岂能逃。
太平待诏归来日,朕与将军解战袍。
老将军听了,满脸放光,他虽然是监生出身,也算个读书人,但是,那是早不知道多少年的事情了,后来一直戎马倥惚,再后来,解甲归田,在扬州养老了。
向鼎向大爷脸上带着异色,这首诗,邸报上面明发过的,那是嘉靖十七年的时候,兵部尚书毛伯温征讨安南,当今就写了这首诗,叫做【送毛伯温】
至于以皇帝口吻说话,这个倒是不碍的,毕竟,这不是朱重八【不许演绎帝王将相】的时代了,如今宫里面的太监,一个个明目张胆穿蟒袍,都成了太监们的工作服了,皇帝能怎么样?
旁边伺候着的衙兵凑趣,大声叫好,“三爷,好诗。”
康飞心说这是老郭说相声的定场诗,我至于要抄他么?要抄起码抄个【人生若只如初见】才显得逼格高嘛!
“你家三爷我这是从旁人那儿听来的。”康飞把老将军的战甲往那衙兵手上一放,衙兵双手一沉,赶紧把战甲抱紧。
康飞这时候才转身,“老爹爹,你这个……弄一身纸甲穿穿拉倒,何必非得穿这一身铁甲,几十斤重也不嫌累得慌。”
老将军未免吹嘘,“老夫开得硬功,骑得烈马,至于要穿纸甲么?”
瞧老将军得意劲儿,康飞忍不住就想打击他,“就是三杯黄汤下肚就要去茅厕……”
张桓老将军脸色顿时就一垮,“小伙你今儿个是专门要气我是啊?要不是看你奔波千里,我就要夯你你晓得啊!”
康飞赶紧脸上堆笑,“老爹爹,我的意思是说,我这趟从平湖县回来,带的有海狗鞭,正好把你补补……”
向大爷是正经读书人,什么是正经读书人?那就是不为良相便为良医,非但四书五经来得,闲书杂书看得也多,什么医术兵书样样来得……这时候闻言未免也说了一句,“什么海狗鞭,此乃腽肭脐,疗癖羸,并脾胃劳极,破宿血结聚及腰膝寒酸,辟鬼气,逐魅邪,止睡被魅魇,祛冷积,益元阳。”
他拽了吧唧拽了几句文,然后看包括二爷卞狴犴在内,大家都在看他,顿时脸上就一滞。
毕竟,张老将军和卞狴犴都是监生出身,和向大爷的进士出身没法比,至于康飞那就不用说了。
向大爷干笑了两声,“……总之,这是个好东西,三弟记得给为兄我也来两根。”
康飞未免把嘴巴一撇,“大哥,不是我说你,老将军年纪大了,补一补也无妨,你年纪轻轻的,补了上哪里泻火去?我也没见你身边带着什么清俊的小厮啊!”
他这么一说,他旁边些后面那衙兵赶紧往后缩了缩,二爷瞧见了,觉得自家下人不给自己长脸,未免把眉头一皱,“作精作怪的,作甚?”
康飞未免哈哈笑,“二哥,他这是怕被大哥拉出去泻火哩!”说罢看着那衙兵就笑,“你怕什么,你离清俊可差着一截哩!不过……”
他说着看了向鼎一眼,补刀就道:“大哥要是海狗鞭吃多了,火大,那也难说得紧……”
这话一说,向大爷脸上一黑,康飞未免哈哈大笑。
酒桌上自有一番热闹。
大家吃了一个醉饱,康飞这时候起身把杯子一推,眯着眼睛就大喊道:“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说罢,起身就往后堂去了。
向大爷听他这话,未免咂嘴,“三弟到底家学渊源,也不知何日能拜会一下春林兄……”说着,一脸的向往。
他虽然是进士,闲书看得也多,可是,唐诗这东西,真不是个个都知道的,别看康飞半阙句子,还是李白的,按说,应该是个人就知道,可实际上,连汪道昆这种日后领袖诗坛的家伙连杜甫的诗都不知道,这便可想而知了。
旁边老将军看着未免说了一嘴,“你一边喊着三弟,一边称呼他老子春林兄,你们读书人啊……”说着,也起身去睡了。
第二天,康飞起来,正在洗漱的时候,外面卞家的衙兵前来,说:“三爷,那田姬家里面的土司兵来求见三爷,三爷是见还是不见?”康飞闻言,无可无不可地点了点头,“把人领去花厅,一会儿我过去。”
洗漱干净后的康飞往花厅去,甫一进去,见着人就往地上噗通一声,连连磕头,“小戴老爷,小戴老爷,求求老爷,救救我家大奶奶。”
康飞一瞧,是那天在行都司门口打架,田姬手底下为首的,当下未免一皱眉头,“我昨儿刚进城,只睡了个囫囵觉,怎么就那么多事?说说,这又是怎么了?在这建宁府,应该没人敢惹田姬罢?”
那人抬起头看,看着康飞就说道:“小老爷,是……”康飞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未免就不高兴,“吞吞吐吐的,有什么话不能说么?”
那人一咬牙,“是,是俺们土司老爷的小儿子,这次跟着巡抚老爷抗倭,瞧着俺们大奶奶,便纠缠着俺们大奶奶非要纳做小妾,把俺们大奶奶手底下三百狼兵都困住,大奶奶急切间动弹不得,昨夜听说小老爷进了城,便让小人前来求救。”
康飞闻言,未免好奇,“他们多少人把你们围住了才动弹不得?”
那人脸上顿时一红,“三百人……”
康飞闻言就恼了,“人家三百人围困你们三百人?你是在跟我说笑么?还是你们一个个假惺惺嘴上对田姬表着忠心,其实一个个都是些狼心狗肺的东西?”

juw10熱門玄幻小說 我在大明開無雙 愛下-二百五十六章 門下沐恩小的-gcu6q

我在大明開無雙
小說推薦我在大明開無雙
康飞在耳门外站了没一会儿,卞狴犴气喘吁吁拎着袍子一脚就跑了出来,看到康飞,一脸的惊喜,“三弟……”
康飞未免就打趣他,“二哥,不用说了,看你的表情我就知道,这惊喜不是给我的。”
看着卞狴犴尴尬,康飞一笑,转身掀开马车帘子,“霜姐……”
俞家小姐在丫鬟搀扶下从马车上下来,袅袅站在耳门外,和门口的卞狴犴四目相对,一时间,二人心念百转,俱都不知道说什么。
“你……”两人同时说了一个字,却又同时停了下来,还是康飞看着难受,当下大声就喊:“二哥,霜姐,不,现在要叫二嫂了,二哥二嫂,哪儿有站在耳门外面一叙衷情的道理?”
他说着,未免就埋怨卞狴犴,“二哥,你也不说带两个大脚婆子出来……”康飞不是那种计较的人,纯粹是没话找话说。
他正说着,里面那衙兵快步领着几个大脚婆子出来,腋下还夹着一卷三梭布(注1:),到了门外,一抖手,就把三梭布给铺在了地上,随后就冲几个大脚婆子喊,“还不快请奶奶进去。”
几个大脚婆子七手八脚把俞家小姐给迎了进去,康飞冲着里面俞家小姐背影还喊了一句,“霜姐放心,一切都有小弟,二哥要是敢欺负你,我认得他,我的拳头也认不得他……”
俞家小姐心头一暖,站了一下,终究没好意思回头,随着婆子们进去了。
康飞看卞狴犴惦着脚探着头的样子,未免好笑,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二哥,回魂了。”
卞狴犴这时候就看着康飞说道:“三弟,你拧我一下试试,我看看是不是在做梦。”
康飞其实懂他的心态,俞家小姐非但是他的初恋,甚至还代表着他对于文官阶层的渴望,要知道,河南布政使家的小姐,不是什么人都能娶到手的。
当下他伸手在卞狴犴肩膀上拍了拍,“二哥,你放心,虽然,这亲,是咱们抢来的,但是,咱们先上车后补票,到时候抱上外孙,俞家那位布政使老爷肯定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卞狴犴虽然不明白什么叫先上车后补票,可意思还是能懂的,当下未免嘴角咧到了耳朵根。当下拽着衣角,卞狴犴噗通一声往地上一跪,把康飞吓一跳,赶紧伸手去扶他,“二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正说话间,向鼎向大爷也从里面走了出来,沉声就说:“三弟,你就让他拜这一拜,若不然,他这一辈子怕都不心安。”
康飞没奈何,只能硬生生受了卞狴犴这一拜。
古人所谓拜,是五体投地的意思,什么拜菩萨,拜神,拜谢陛下……拜到人,那真是感恩良多,无以为报。
卞狴犴起身后,一把抱住康飞,他大约也只能如此表达自己的情绪了,康飞伸手在他背上拍拍,“二哥,这谢也谢了,差不多啦!再这么抱下去,旁人还以为怎么回事呢!”
兄弟三人携手回到里面,在花厅里面坐下,卞狴犴还有些情绪不稳定,向鼎看了他一眼,就转首对康飞说道:“那南赣巡抚的事情,三弟你也知道了罢!”
康飞闻言点头,随后就问他,“大哥,你也是文官出身,难道就不能跟他说说道理?”
向鼎未免就有些尴尬,“这个,为兄这个汀漳道,还在南赣巡抚辖区内,周巡抚那是我的直管上官……”
康飞听了就明白了,大家都是文官的时候,互相打打秋风啥的,可是,面对自己的直接领导,大约没几个人敢拍胸脯说自己不买账的。
只是,他未免就好奇,“大哥你不是汀漳道海防同知么,怎么南赣巡抚还能管到你?”
向鼎未免就给他解释,这南赣巡抚,素来号称四省总督,非但管着整个江西布政司,还兼管了接壤的许多地方,福建汀漳道那是朝廷明文规定受南赣巡抚管辖的。
给康飞仔细说了一番,最后,向大爷未免就叹气,“如今别说我了,连张老将军都去周巡抚那边庭参去了……”
康飞一听,心说握草这么吊?
向鼎向大爷看他表情,哪里还不知道自家三弟是个官场小白?当下就告诉他,张老将军以前在周巡抚的老子老周巡抚手下,这么一来,就形成了朝野默认的依附关系。
比如周良臣要对别人介绍张老将军,就会说,此老乃是我家门下。
向大爷一解释,康飞就懂了,好歹也是听过戚继光戚爷爷的一些轶事的,比如给张居正写信,自称门下沐恩小的……
他一边点头一边就吐槽:草,该死的封建旧社会,把人变成了鬼。
当下他未免就大声喊道:“算了算了,我也不耐烦管这些屁事,只要他别惹到我头上来,要是惹了我,我管他赣南巡抚还是四省总督,让他领教领教我沙包大的拳头……”说着,他未免就大声喊:“来个活人,三爷我饿死啦!”
向大爷看康飞这个做派,这些日子接触下来,他如何不知道,老三这是故意装粗,毕竟,你装粗才好动拳头,你要装斯文,装久了,别说动手,大约连兰花手都要捏起来了。
当下向大爷只能苦笑,“行行行,不说那些,我们兄弟三人喝两杯。”
建宁行都司里面自有好厨子,屁滚尿流地给三爷准备,兄弟三人喝了三巡,眼瞧着天色渐渐黑了,外面张桓张老将军这时候衣甲俨然,还顶着盔,就从外面进来。
正伸筷子的康飞瞧见张老将军这副模样,先是一愣,随后未免就眉毛一挑,大声说道:“哎呦!老马回来了。”
张老将军把头盔一摘,瞪圆了眼珠子就道:“老子姓张不姓马。”
张和马都是鞑官人家的大姓,不过,康飞明显不是记错张老将军姓什么,而是讽刺他给权贵做牛做马。
张老将军八十有二,人老精鬼老灵,自然知道康飞嘴里面说话的意思,把头盔往旁边一扔,掀起战袍一屁股就坐了下去,旁边伺候的衙兵赶紧递上杯筷,向大爷起身给张老将军斟酒,“老将军勿怪,康飞他还小……”
老将军一昂首把酒给喝了个底朝天,随后哈了一口气,“这小子,我还不知道他?祖宗不足法,天变不可畏,大约说的就是他了……”
康飞未免就讽刺他,“哎呦我去,老爹爹,你这个肚子里头着实有文化啊!连祖宗不足法,天变不可畏都知道……”
旁边卞狴犴未免就扯了康飞一把,“三弟,老将军那是周家正经的门下,去庭参站岗,是表示不忘故主,若是不如此,怕是要被旁人骂忘恩负义了。”
老将军看了卞狴犴一眼,“让他说。”随后转头就对康飞说道:“老夫正经监生出身,凭什么就不能知道祖宗不足法,天变不可畏?难不成你以为就你家老子戴春林是读书人,老夫这样的监生就不算读书人?”
康飞哼了一声,低声就说道:“读过再多的书,那也是老封建,老腐朽……我还真没见过自甘为奴的。”
“三弟。”向鼎大声呵斥了他一声,随后,放缓了语气,“你这是往老将军心口上捅刀子啊!是,你是神仙弟子,可以不按规矩来,可除你之外?谁能如此?你怎么能用你来框天下所有人所有事?还不快给老将军赔礼道歉。”
注1:《昨非庵日纂》卷九:“尝闻尚衣缝人云:上近体衣,俱松江三梭布所制,本朝家法如此。大庙红纻丝拜裀,立脚处乃红布,其品节又如此。今富贵家佻达子弟,乃有以纻丝绫缎为裩者,其暴殄过分,亦已甚矣。“

flanu都市言情 我在大明開無雙討論-二百五十五章 有一種巡撫叫做四省總督相伴-fpm1b

我在大明開無雙
小說推薦我在大明開無雙
康飞听这个衙兵说话,到底是卞家精心培养出来的,别的不讲,那起码也是卫学里面读过书的,读过书识字,那就是不一样,语言组织能力比之前那狼兵的头目清楚多了。
原来,来者是南赣巡抚周良臣,康飞前脚去平湖给自家二哥抢媳妇去,后脚南赣巡抚就到了,手底下有三千土狼兵,五千壮勇营。
八千人吃喝拉撒,每天都不是小数目,建宁兵备道被勒令回家读书,兵备道老爷背后那个木家都被抄家了,兵备道衙门自然乱成一团糟。
连我大清的左宗棠伐疆,都是用的红顶商人胡雪岩给自己调拨军粮……换个角度想一下,五百年后天朝要跟米国开战,肯定也是先把占快递市场半壁江山的四通一达给征用了,军事优先嘛,顿时就是成熟的后勤路线。
五百年后都这样,大明难不成还能出了窠臼?
可问题是,建宁首富木家刚被抄家,别说兵备道衙门,整个建宁商业实际上也是人心惶惶。
太祖朱重八虽然没说过资本带着原罪,但是类似的道理他未必不懂,老早就说商人不是好东西了,可话又得说回来了,无农不稳,无商不富……
总之,这个课题,无数大牛也没解决,在没有解决之前,就得先用着。
木家被抄家,建宁一府两县人心惶惶,商人罢市。
这个手段也不是新鲜事,成化年间,京师商人就罢过市,起因是查暂住证……哦对,大明叫路引,可当时大明京师商人所用的小二、跑堂等等等等,几乎都是黑户,没路引,导致商人罢市,没几天,宫里面太监受不了了,出门买不着东西了……最后,这事就不了了之。
人都不是傻瓜,商人一瞧,哎哟,我还有这能耐?
到了大明中后期,商人和文人互相勾连,儒商出来了,又学会了操纵舆论了,要不然你看中学课本,依然写着【明神宗派出大批税监到各地横征暴敛,几乎是“无物不税,无处不税,无人不税”,造成“商贾断绝,城邑罢市”】
而且,更导致无数武侠电影开头就是【大明某某年,太监专政,民不聊生】
太监那叫一个冤枉呐!我在宫里面服侍太后,怎么就专政了?怎么就民不聊生了?
好多人一看书,顿时就代入感来了,大骂太监不是好人,问题是,史书里面的民不聊生,这个民,说的是耕读传家的读书人,放在大明,你连做人的资格都没有,哪儿来的代入感?
九千岁名声那么臭,好歹在位还干点实事,起码,辽饷没停过,还能按时发到边关去,各种资料地方志显示当时田赋占辽饷比重大约63%,这个,大约等于扶桑那边的六公四民,算是普遍的领主收税法。
等东林党上台了,众正盈朝,商业赋税极轻,田赋占辽饷比重95%,等于扶桑那边九公一民,这是彻底不把农民当人看了,这是人干的事情么?
最关键的是,东林党搜刮这么重,辽饷居然不去边关了,大模大样自己往兜里面一揣,导致大规模边军哗变,后果就是闯王李自成越来越能打,能不能打么,麾下聚集起越来越多的原官军……
正所谓,吃人饭不拉人屎,说人话不干人事。
所以别看什么【风声雨声读书声,家事国事天下事】,口号喊的响亮是没用的,要看他干什么事情,所谓【以言取人,人饰其言。以行取人,人竭其行。饰言无庸,竭行有成。】
这些,在当下,已经开始有苗头了。
这建宁府一府两县的商人罢市,就是典型了。
那位南赣巡抚周良臣,自诩是个读书人,读书人么,要“与民休息”就不好扰民,便直接找建宁知府。
建宁知府程习斋双手一摊:大人,地主家也没有余粮……
他也不算乱说,毕竟,浙江巡抚兼管福建朱纨朱都堂年初刚打过双屿岛,地方上很是拨了一批钱粮。
周良臣一听这话,顿时发作起来。
大明的文官们互相打秋风,看似和气生财,你路过江都县,递一把折扇进去,江都县老爷要给你二百两银子,不然,日后士林名声不好听……可是,党争的时候人脑子打出狗脑子,那也是常有的事情。
故此,南赣巡抚和建宁知府就吵了起来,周良辰想压程习斋一头,程习斋不买账,阴阳怪气就说了一句,大人,下官是北边的解元,不比你们南人,下官蛮横起来,连下官自己都害怕……
周良臣听了这话,气得脸红脖子粗,气喘吁吁鼻孔喷气就跟一头老牛仿佛,盯着程习斋看了半响,程习斋毫不畏惧,和他对视……良久,周良臣一拂袖子转身就走了,程知府未免在后面嘿然笑了一声,高声就道:“周大人,不如大人找个门路,调任浙江巡抚,也好监管福建,下官到时定然把粮草双手奉上。”
周良臣在门口一个踉跄,转脸怒视了他一眼,大踏步腾腾就走了。
这时候,包文卿从屏风后面转出来,面露愁色就对程习斋说道:“老爷何必如此顶撞周大人……”
程习斋哈哈一笑,心说,文卿虽然腹中有大才,到底不曾中过,格局自然就小了。想到此处,心情未免极好,就对包文卿解释道:“文卿你不知道,这周良臣,乃是充场儒士出身,又是同进士出身,据说,这还是巴结了宫里面某位大貂档,才没把他给刷下去……”
包文卿一听就明白了,哦哦,同进士不同进士,如夫人不如夫人……原来如此。
只是,他到底疑惑,一个同进士出身,怎么会做到南赣巡抚这么重要的位置上的呢?
要知道,南赣巡抚,位置要紧,赣、粤、湘、闽四地要冲,素来号称【四省总督】的,当初武宗朝正德皇帝可是专门点了王阳明做南赣巡抚,【冲繁疲难】四字兼备,位置不可谓不重要。
他未免就问程习斋,程知府今天心情好,就给他掰开了揉碎了细说。
原来,周良臣乃是前朝名臣周知白的老来庶子,周知白在南赣巡抚位置上干了许多年,把老儿子一直带在身边幕府充作幕僚,许多当地土狼兵只服这位老爷。
后来周知白死于任上,朝廷换了几个南赣巡抚,发现都罩不住,这时候就有人想起来周良臣了,说前巡抚周知白的老儿子周良臣,那是个大才,许多土司都认他……朝廷还是能任人的,未免就要提拔周良臣,可是,想提拔他的时候才发现,周良臣连个功名都没有。
这就好比五百年后朝廷想提拔你,结果你不识字……
这就没法子了,朝廷也不好坏了规矩,便就此作罢。
没曾想后来苗子作乱,糜烂钱粮……这时候又有人想起来周良臣了,甚至还专门上了内阁议论。
这时候有个大貂档未免就哈哈了两声,说,你们给他个功名就是了。
大明朝后来万历年,首辅的儿子做榜眼做探花的,也不是什么稀奇事情,只是,嘉靖朝好歹还要点脸……
于是,周良臣就以童生的身份,连秀才都不是,用充场儒士的名头参加乡试,然后中了举人,随后又进京,中了进士,同进士。
明眼人一眼其实就看出来了,这里面的猫腻,但是呢,好歹还是有块遮羞布挡在前面的。
周良臣因为是被大貂档一句话,因此做了同进士的,故此,天然就被归类为【阉党】,他再怎么挣扎,这个烙印是去不掉的。
同进士,阉党……所以别看周良臣是南赣巡抚,但实际上他大约这辈子都被钉在南赣巡抚的位置上不会升迁了。
程习斋说道这儿,哈哈一笑,“文卿,你说,何必因为一个同进士委屈了自己。”
包文卿下意识点了点头,可是,到底觉得程知府做事太也轻佻了些,难道因为别人是阉党就如此这般么?
这不是个为人的道理啊!
那边周良臣回去,他身边有个贴心的门子,叫三官的,未免就安慰老爷,说老爷何必与那厮一般计较。
周良臣没说话,良久,自言自语说道,这个巡抚,说是四省总督,干的却是没滋没味的。
说罢,长长叹了一口气。
这位四省总督,抢了建宁行都司的衙门,就让手底下狼兵自己去收刮钱粮,这个,是惯例,连建宁知府都不能拦着。
这才有了康飞在城门口被拦下的一幕。
那衙兵把前因后果给三爷一说,康飞摸了摸脑袋,捋了捋头发,当下就说道:“先不说这些,三爷我这次,可是把你们卞家奶奶给抢……不是,给请回来了,赶紧跟我去……”
那衙兵一听,顿时嗷地一嗓子,随后撒腿就跑,边跑边喊:“三爷你怠慢,小得我去给老爷报喜去。”
康飞看着这厮一溜烟去了,当下未免摇了摇头,就回转回去,对着马车里面俞家小姐说道:“霜姐,稍待片刻,二哥一会儿肯定就要出来……”
那俞家小姐这些年没见着卞狴犴,心里面未免有些紧张,还没说话,马车外面康飞似乎知道她心思一般,就安慰她道:“姐姐放心,二哥是个长情的,只看他这些年别说娶妻,连个身边人都没有,姐姐你大可把心放回肚子里面去……”
那俞家小姐身边的丫鬟这时候未免噗嗤一笑,掀开帘子探出螓首,“有三老爷的保,我家小姐自然是放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