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我娘子天下第一

熱門都市异能 我娘子天下第一 愛下-第八百四十五章君逼臣反熱推

小說推薦 – 我娘子天下第一 – 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明志目送程凯他们三十多位卫,营大将离开了自己的大帐之中,低头看了一眼手中没有任何署名的书信朝着帅椅走了过去。 将书信搁在桌案上,思索着李晔又请来哪位重要人物来游说自己,柳明志轻笑着转身朝着硕大地图后看去。 “江河,弟妹,黛儿小丫头,你们出来吧。” “大哥!” “伯父!”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柳大少倒了两杯茶水递给了安狗儿夫妇,弯腰将小萝莉安黛儿抱了起来,看着望着自己紧张不已的安黛儿,柳明志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意。 “黛儿,伯伯有这么可怕吗?” 安黛儿摇摇头又点点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柳明志揉捏着安黛儿粉嘟嘟的小手,将目光看向了安狗儿。 “江河,大哥方才跟程将军他们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吧,明白怎么做了吗?” 安狗儿毫不犹豫的点点头:“江河明白,我立刻奔赴铜鼓县调兵奔赴京城。” “你可想清楚了,这可是造反,是一条不归路啊!” 安狗儿咧嘴一笑:“大哥,露娅跟黛儿就先有劳你照顾了,小弟马上启程。” “爹爹!” 安黛儿听到安狗儿要走,顿时挣扎了一下,目光紧紧的盯着安狗儿一动不动。 “黛儿听话,伯父会好好照顾你跟娘亲的,爹爹最多不超过三天就回来了。 在伯伯这里一定要听话,不许乱跑给伯父添麻烦知道吗?” 安黛儿犹豫的点点头,粉嘟嘟的小手紧紧地缠绕在一起。 “黛儿知道了,爹爹你一定要快点回来!” “爹爹知道了,黛儿也要听话哦!” 安狗儿说完,给了露娅一个安心的眼神,转身朝着大帐外走去。 安狗儿走后,柳明志低头看了一眼抓着自己衣袖神色紧张的安黛儿,温和的一笑朝着帐门望去。 “来人!” “卑职在!” 柳明志将安黛儿放了下来,看向了露娅跟亲卫:“腾出一个帐篷给本帅的弟妹还有小侄女安歇,一切生活用度皆与本帅相同!” “得令!” “这位夫人,小小姐,请随我来。” 露娅对着亲兵点点头,对着柳大少福了一礼。 “大哥,小妹跟黛儿就先告退了。” “好,早点休息。” 露娅母女随着亲兵离开了大帐,柳明志轻笑着摇摇头,朝着帅椅走去。 “调教的真不错,不看相貌的话,还真以为是哪家的大家闺秀出身呢!” 自言自语了一下,柳明志坐在帅椅上,拿起那封没有署名的书信抽出信纸对着烛火翻看了起来。 盏茶功夫,柳明志手中写满了娟秀笔迹的宣纸无声无息的滑落在桌案之上,柳明志的脸色也变得阴晴不定起来。 怔然了一会,柳明志拿起书信对着烛火复看了一会,确定了自己没有看错,内容还是原来的那些内容之后,柳明志重重的吁了口气,将信纸对着烛火点燃丢在了火盆之中。 柳明志双眸眯起,眼神复杂的隔着大帐朝着京城太子旧府的位置张望过去,仿佛隔着大营跟厚重的城墙能看到太子旧府之中的那抹倩影一样。 怀胎十月,即将分娩。 柳明志并不怀疑这封书信上的内容是李晔凭空捏造出来诓骗自己的。 昔日自己在忻州驿站中与陈婕私会的那一次,自己就觉得陈婕发胖的有些不太正常。 并且问了她是否已然怀有身孕事情。 可是她矢口否认,说她在太子旧府与自己发生了苟合之事以后已经喝了藏红花,又以宫中郁闷,难免发胖为借口遮掩了过去。 碍于当时的局面,自己也没有继续深究。 想不到事情真的被自己一语成谶,陈婕真的身怀六甲了。 真是讽刺,闻人云舒跟自己名正言顺之后,夜夜欢好一直想怀上身孕却始终没有如愿以偿。 与自己先后不过两次露水姻缘,且喝了藏红花这等药物,唯恐暗结珠胎的陈婕却身怀六甲即将分娩。 这两个说客找的不可谓不重啊。 柳明志起身背着手在帐中徘徊了起来。 罢兵言和! 这明显就是朝廷的权宜之计。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超棒的都市言情 我娘子天下第一 txt-第八百四十三章皇室之恥分享

小說推薦 – 我娘子天下第一 – 我娘子天下第一 李晔离开了南宫梦的寝宫,先回御书房找了一趟影主,然后在小德子以及十名大内侍卫的护卫下轻装简从去了太子旧府。 太子旧府门前,李晔抬手示意小德子跟十名侍卫门外等候,独自一人在陈婕贴身內侍高瑾的引领下朝着府内走去。 “陛下,太后娘娘正在房中诵经,老奴在门外候着,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就是了。请!” 李晔微微颔首,抬脚迈入房中。 房中两台烛火闪烁着光芒,虽然不是特别明亮,却足以令人看清楚房中的一切。 李晔停下脚步,望着跪坐在香案下蒲团上,穿着一袭宽松的素色纱裙,持着一串念珠默默的拨动,轻声呢喃着道经的母后陈婕目光有些复杂怅然。 龙女札记 “孩儿李晔参见母后!” 陈婕拨动念珠的动作骤然一停,清澈的目光闪过一丝波澜。 “你怎么来了?太阳落山的前夕,城外忽然传来了震天彻地的呼喊声,可是赵王叛军又增加援兵了? 这个时候你不召集文武大臣商议退敌之策,怎么还有闲心跑到哀家这里来了?” 陈婕竟然问了跟太皇太后南宫梦一样的问题,都以为是赵王李涛的叛军又来援兵了,才会造成这么大的动静。 “不是赵王的援兵来了,是姑父柳明志率领大军兵临城下,直言造反了!” 陈婕跪坐在蒲团上的身体不经意的颤栗了一下,映着灯火的目光中带着一抹不敢置信。 “谁?你说谁造反了?” “姑父柳明志!” 陈婕两双手上葱白十指的拇指跟食指紧紧地捏着手中的念珠,关节已然发白,可见佳人的内心有多么的不平静。 转首朝着站在门内的李晔望去,陈婕的目光依旧惊愕不已:“他……他…..不是已经遇刺身亡了吗?” 李晔从陈婕转身看向自己的那一刻,目光便一直盯着母后的双眸。 发现了母后目光中真情流露的惊愕不解,明白先前母后并未欺骗自己,她是真的以为姑父已经在风云渡遇刺之后不治身亡了。 姑父几乎瞒过了所有人,让全天下的人都以为他遇刺身亡了。 “孩儿想十有八九是瞒天过海,金蝉脱壳的诈死。 他诈死之后,假表弟柳承志之名,召回了正在突厥战场作战的新军六卫。 致使北伐大军唾手可得的天下一统半道夭折,所有的努力全部付之东流。 至于他是如何众目睽睽之下,悄无声息的带领二十万新军六卫的铁骑突然出现京畿境内兵临城下,孩儿目前也不清楚。” 陈婕轻轻地站了起来,朝着一旁的椅子走了过去,坐在椅子上愣愣的看了一眼香案上与李白羽并列的牌位一眼,眼神说不出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 良久之后,陈婕收回了目光望向了李晔。 “所以这个时候你来就是为了告诉哀家他还活着且造反了?” 李晔走到了陈婕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不止如此,希望母后你能出面劝姑父罢兵言和。 許 我 向 你 看 如今京城根本没有足够的兵力抵抗姑父麾下几十万大军的能力。 一旦他明日展开攻城,胜负只怕还没有五五之数。” “京畿七府的兵马呢?” “孩儿已经让谍影的探子持密旨潜出城外去通知京畿七府的守备军了。 只是他们能否赶来,一切只能看天意了。 就算来了,七府兵马也不过三万余人,能不能起到作用谁也不敢保证。 毕竟有边关重兵,京畿内府根本无敌来犯的可能,只有十万禁军三万守备军驻守。 可是谁也没想到姑父他突然…………” 看着神色黯然的李晔,陈婕沉默了一会叹息了一声。 “你觉得哀家的颜面,能缓和他心中因为遇刺差点命丧黄泉的火气吗?” “孩儿也不清楚,但是这是目前唯一的希望了。 再者说了,母后不可以,不见得他或者她不可以!” 李晔说着说着,目光复杂不已的锁定在了陈婕宽松衣袍下的小腹之上。 陈婕娇躯一颤,凤眸惊慌失措的猛然站了起来,转头看着李晔盯着自己腹部的目光红唇嚅喏了几下,然后又无力的坐了下去。 “你……你都知道了?”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华都市小说 我娘子天下第一-第八百三十六章也要造反展示

小說推薦 – 我娘子天下第一 – 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明志眼神复杂幽邃的坐在椅子上等了约有半柱香的功夫,大帐外传来了越发清晰的脚步声。 两个脚步声沉稳有力,一个脚步声步伐轻盈。 想来应该是自己的亲兵跟李涛这两个男人,跟柳大少未来的儿媳玉安公主李静瑶了。 柳明志回过神来,神色平静的将目光看向了大帐门口。 “赵王殿下,玉安公主,大帅在帐中等候,请进!” “多谢大哥带路,有劳了。” 帐外先后传来了亲兵跟李涛的对话声,继而大帐的门帘被掀开,两道人影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表弟,为兄有礼了,你不愧是姑父这位英雄豪杰………..豪杰……..” 李涛一进入大帐之中,尚未看清坐在帅椅上的人影便抱拳恭维起来。 然而说着说着,看着烛火映照下,那张本不该出现在自己认知之内的熟悉面孔,李涛登时惊愕的目瞪口呆,愣愣的站在原地望着神色平静的柳大少说不出话来。 李静瑶从哥哥李涛身后走出来,本想着看一看自己未来的夫婿如今变成了一副什么样的模样,当看清了柳大少的面孔,也跟哥哥李涛一样愣住了。 双眸呆滞丹唇微启,露出几颗贝齿愣愣的说不出话来。 自己跟妹夫何舒被哥哥‘软禁’之后刚刚坐下休息,哥哥就跟了进来。 耐不住哥哥的软磨硬泡加上自己也确实对未来的夫婿现在的模样很是好奇,便跟哥哥一起来新军六卫的军中帅帐前来拜会。 可是说好的未来夫婿,怎么变成了自己姑父柳明志了。 “嗯哼!” 柳明志一声不大不小的闷咳惊醒了心神恍惚的兄妹俩。 望着端坐在帅椅上的柳大少眼底闪过一丝慌乱,不约而同的升起一个念头。 坐在那里的姑父到底是人是鬼。 是人的话,传言他遇刺身亡,灵柩都按照最高礼节停放了几个月,说是鬼的话,他怎么可能出现在军中大帐,被亲兵称为大帅。 “不用怕,姑父还活着,坐下歇歇吧。” “啊?哦!好的,谢谢姑父。” 心神崩溃的李涛本能的应付了一句,愣愣的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李静瑶不敢自己坐一个地方,乖巧的坐在了李涛的下首,目光不时的瞥向了柳大少,似乎还是不敢相信传言中已经薨逝归天多日的姑父,未来的公公柳明志竟然会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柳明志看着兄妹来的反应,知道俩晚辈一时之间还无法接受自己尚在人世的事情。 起身提着茶壶倒了两杯茶水,主动给两人送了过去。 “不用怕,姑父真的是人不是鬼。” 李涛终究是个男人,心性坚强了一些,接过茶水的时候不经意的触碰了一下柳明志的手指。 感受到手指上的温度,这才确定下来,眼前的姑父真的是活生生的人,而不是想象中的那种东西。 “姑…姑父…..你….你怎么…..” “我怎么还活着对吗?不用紧张,喝杯茶静静神。” 柳明志说完,重新走到帅椅上坐了下来:“因缘际会,阎王爷不收姑父啊,所以让姑父起死回生了呗。 早就知道你小子不是个踏踏实实屈居人下的人物,你终究还是造反了。” 李涛端着茶水的手不由的轻颤了一下,下意识低下了头。 他不知道姑父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姑父也是帮大哥回来平叛的吗? 毕竟姑父还活着,风云渡刺杀之事是真是假现在也只有姑父自己一个人知道了。 如果不是大哥在幕后指使的话,以姑父昔年对朝廷的所作所为,此次回京帮大哥平叛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想到这里,李涛顿时如堕冰窟,来时的欣喜霎时间荡然无存。 难道真的是天要亡我李涛? 柳明志看着李涛脸上的变化,瞬间就猜出了李涛现在的心思。 苦笑了两声,不知道该怎么言说。 造化弄人啊。 藩王对藩王,反王对反王。 自己还真没资格对他指责什么。 柳明志默默的将目光转向了自己未来的儿媳李静瑶身上,这丫头今年十四岁了。 如果没有风云渡这档子意味的话,按照大龙的习俗,这丫头今年就能跟承志这小子成亲了,成为自己柳家的儿媳。 哪怕耽搁点时间,最迟也不过三五年的时间而已。 可是如今……….唉…. 李静瑶接触到柳明志的目光,急忙怯生生的低下了头,葱白修长的食指紧紧地扭在一起,根本不敢跟柳明志对视片刻。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 線上看-第八百三十五章李濤求見讀書

小說推薦 – 我娘子天下第一 – 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明志好似下完最后通牒转身就走的模样,让城墙上的众将领真正见识到了朝廷中传言并肩王行事霸道,到底是何等的模样。 柳明志符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并肩王身份的霸道行为,跟符合军人身份的果决作风,顿时令城墙之上的众多老熟人压力山大。 京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聚集了二十万精锐,别说城墙上的禁军将领,就连南宫晔这位北疆六卫之一的飞鹰卫大将军都心里没底。 如果兵力相当的情况下,南宫晔咬着牙还有信心跟柳明志硬碰硬的打上一场。 可是如今自己麾下只有五万骑兵而已。 如何能敌新军六卫的二十四万铁骑?就算是东方明那边的五万精锐步卒及时赶来了,希望同样渺茫。 同样的边军精锐,彼此熟悉对方的作战习惯。 一切都相当的情况下,兵力上的差距已经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弥补了。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纵然加上城中的禁军跟据坚城而守的优势,情况依旧是不容乐观。 坚城,在火炮的轰击之下总有塌陷的一天。 除非云老帅那边统帅大军赶来京城勤王救驾。 然而先不说云老帅需要镇守边关,是否能够抽身率兵赶回。 就算云老帅冒着北疆州府陷落的危险,率领六卫的兵马奔赴京城。 可是京城能否支撑到云老帅赶回来的那一天呢。 要知道,北疆距离京城就算是一路畅通无阻的情况下,骑兵不要命的奔袭最快也得十三天乃至半月左右。 步卒就更不用说了。 并肩王多年前千里奔袭入京平叛的往昔,对于在场的众人可都不陌生。 四个藩王合在一起才聚集的三四十万叛军坚守的京城,在并肩王新军六卫的进攻跟炮火轰击之下竟然没有坚持五天就被攻陷下来。 如今京城跟自己的兵力加在一起才多少人马? 又能阻挡得了多少天。 云老帅纵然是冒着北疆被攻陷的风险班师赶回京城,只怕兵马还在路上的时候,京城十有八九就被攻陷了。 等赶到京城的时候,估计黄花菜都凉几次了。 南宫晔回过神来,扫视了一眼身旁几个如丧考妣的禁军将领默默的叹息一声。 他们应该跟自己一样早已经心神崩溃了。 抬眸望了一眼后退了四五里地左右,旁若无人的开始安营扎寨的新军六卫将士,心底再次升起一股无力感。 这种睥睨任何对手的士气,纵然是在北疆六卫这些老牌边军的身上都不多见,可是新军六卫六卫二十四营将士的身上却比比皆是。 “你们先在城墙上密切关注着城外的敌情,本公马上入宫面圣。 想来城外的动静早就令城中糟乱了起来,现在文武百官应该已经齐聚勤政殿了。” 禁军众将领对视一眼苦笑着点点头:“永安公速去速回,否则一旦并肩王下令攻城的话,我们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应付。” “本公明白,辛苦你们几位了。” 南宫晔也不啰嗦,最后凝望了一眼城外安营扎寨的大军转身朝着城墙之下疾步而去。 南宫晔所料不错,如今城中的气氛紧张的可谓是风声鹤唳。 太阳最后一抹余晖干刚刚下山,天色尚且朦胧,距离宵禁的时间还有数个时辰,街道之上已经空无一人。 空荡荡的感觉给人一种这是一座荒废了多年的废城一般。 若非民房中闪烁的灯火,南宫晔都差点怀疑,京城的百姓是否早已经人去楼空了。 如此情况,南宫晔更是心急如焚,重重的挥舞着马鞭带着五十名亲卫畅通无阻的朝着皇宫赶去。 京城外新军六卫的大营之中。 柳明志站在空地上默默的注视着弟兄们安营扎寨的行动,对于将士们不时地朝着自己身上瞥来的目光,柳明志异常明了。 “大帅,你的大帐已经备好了,请。” “同去!” “得令!” 盏茶功夫,柳明志坐在帅椅上活动了一下,好久没有这种坐镇中军,决胜千里之外的感觉了,接过周宝玉递来的茶水轻轻地吹了吹。 贋 太子 “看来弟兄们对于本王造反的事情很是诧异啊!” 周宝玉又倒了一杯茶水递给了程凯,自己也捧着一杯茶水坐到了帅位下首的椅子上。 “没办法,当初在颍州城外军中大营给他们的命令一直是秘密任务为借口。 他们只当咱们秘密潜入京城境内是跟以前一样击退赵王叛军,勤王救驾呢。 如今突然自己也背上了叛军的名头,心里一点反应都没有是不可能的。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玄幻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 ptt-第八百二十章散財聚人推薦

小說推薦 – 我娘子天下第一 – 我娘子天下第一 颍州城北墙城楼之上。 夏公明,云阳两人对坐桌案前,默默无言的盯着桌案上卷开的圣旨。 ‘大龙皇帝制曰。 兵者,国之大事也。 故,治军需严,当令行禁止,为精锐也。 新军六卫大将军及三十营将,不尊帅令,临阵脱逃,从而贻误战机,军法论处当行斩立决。 然上天有好生之德,念在诸位爱卿劳苦功高,为国征战有功。 特免除死罪,削爵罢官归乡养老,赏黄金万两以颐养天年。 新军六卫二十万将士暂由北疆六卫大将军各执一军,战后呦朝廷妥善安排。 钦此。’ 云阳盯着圣旨上的内容沉默了良久,抬眸看着对面的夏公明。 “这是朝廷传来的?” 夏公明目光复杂的点点头:“陛下降旨,兵部审批,然而八百里加急传来的。 三天前都到了老夫的手里,然而老夫一直在犹豫不决,该如何宣读这卷圣旨。 确实,程将军他们临阵脱逃论军法当行斩立决,陛下赦免了他们的死罪,这无异于是一种较好的结果了。 可是如此局势之下,万一宣读了圣旨他们心怀不服,怕是会引起兵祸啊。 到时候他们班师还朝,驻军城外,怕就不仅仅只是因为并肩王遇刺身亡的事情了。” 天才宝贝腹黑爹地笨笨妈咪 云阳捧起圣旨反复看了不下五次,圣旨上的内容依旧还是那些内容,一个字都没有改变。 皱着眉头将圣旨放下,云阳起身朝着城楼外走去,站在围栏内眺望着城外新军六卫大营将士们依旧老老实实的在操练战阵攻防,目光中藏着浓重的忧虑之色。 程凯他们新军六卫大将军,三十营将无视律法军规,临阵脱逃确实是死罪一场。 若是不按律处置,确实难以服众。 接下来统兵出征,若是人人皆效仿之,军将不军,兵将不兵。 陛下能赦免他们临阵脱逃的死罪,确实已经是宽厚仁慈了。 可是正如夏公明所说,若是他们不服旨意,必然会掀起兵祸。 不处置难以服众,处置的话恐有隐患。 行事向来果决干练的云阳此时此刻也不免有些左右为难。 刻意忽视掉自己心里的酸楚,思索着到底如何宣旨才能保证万无一失。 都是戎马一生的军人,看到为国捐躯的军人如此下场,云阳心里何尝不是五味杂陈! 更多的是如何跟除了新军六卫将士之外的其余各营将士交代,为国征战,沙场染血,却落得如此下场,不用细想就知道肯定会有人心生间隙的。 军令如山这四个字一直是云阳所奉行的宗旨。 然而如今军令如山四个字在二十万虎狼之师可能会掀起兵祸的前提下真的有用吗? “云老帅,事情总得有个处理结果才行,近乎百万大军每日就这样驻扎城外无所事事也不是个事情啊。” 云阳瞥了一眼走到自己身边停下来的夏公明:“你说的话我也明白,可是关键是这个时候什么人去宣旨才合适呢? 又有谁敢去宣读旨意。 不是害怕会被新军六卫的将领暴怒之下给斩杀营帐之外,而是谁能背负起因为这张旨意掀起了兵祸的责任。 不处置不足以正律法森严,处置又唯恐….唉…..难啊!” 云阳神色踌躇了良久,走到桌案前将圣旨卷起来塞到袖口里面朝着城楼下走去。 “罢了,老夫去一趟吧,先探探口风再说吧!” “老伙计!” 云阳脚步一顿,转头看着夏公明沉重的神色低头苦笑了几声。 “老东西,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珍重!” “老夫此去,不为朝廷,不为陛下,为了是大龙六百多年的江山社稷,将帅可死,天下不能乱啊。 老夫亲眼目睹大龙从战后的贫瘠一步步一步步走到了今天的繁荣,绝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它再次在战祸之中分崩离析。 只要能阻止住兵祸波及我大龙百姓的安稳,老夫这把老骨头就是死在城外也值了。 太史公说得对,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老夫从戎五十年,守土戍边四十载,怎么能甘心见到自己守护了几十年的家园,最终却因为自己人兵祸的缘故从而民不聊生,百姓流离失所。 今日老夫若不慷慨赴死,他日何人出面来重整山河? 七十了,就让老夫在风烛残年之际再为百姓做点微不足道的贡献吧。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人氣都市小说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小一蚍蜉-第八百一十九章坐等天下大亂展示

小說推薦 – 我娘子天下第一 – 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明志感受着女皇极其不信任的目光,神色悻悻的揉了揉鼻子。 “都过去多少年的事情了还提它干什么,你当年不也拿参王骗我当萝卜吃了,我不也没说什么嘛!” “那能一样吗?老娘是女人,给你吃萝卜也是让你占便宜,吃亏的终究是老娘好不好。” “你这么说就没办法继续聊下去了,我还是处理书信吧!” 女皇看着柳明志肩膀上止住了血的伤口这才收起了金疮药。 “没良心的,你跟婉言说实话,天下除了大龙,金国,突厥跟高句丽,西域这些疆土之外,是不是还有着一片广袤无垠的天地婉言不曾知道。 比如这个跟着史毕思穆尔特突然冒出来的傻子……..杀我….什么国来着?” “沙俄国!” “对,就是沙俄国,除了沙俄国,你书房地图上那些海洋之外标注的地方是不是还有很多疆土。” 柳明志毫不犹豫的点点头:“没错,江河,也就是我的义弟几次下西洋就是为了探路…..嗯哼………结交万邦!” “虚伪。” 女皇白了柳大少一眼,嘀咕了一声朝着一旁的挂在沙盘后的地图走去。 柳明志见状微微摇头,低头开始处理有关司传来的书信。 大龙永平三年二月二十一日。 夏公明跟柳承志所说的交代尚未有一个结果,北伐大军几十万将士在云阳的统领之下奔赴颍州城外。 顿时,刚刚稳定了一段时间的大龙,形势再次严峻了起来。 所有的目光都放在了颍州城东,西,北三个方向几十万大军的身上。 颍州城外,云阳神色疲倦的翻身下马,眺望着颍州城北原野上安营扎寨的新军六卫目光有些诧异。 虽然从南宫晔的传书中得知了并肩王世子柳承志班师还朝之后只是在二十万铁骑的拥立之下仓促继承了王位,丝毫没有要举兵造反的情况。 但是当亲眼目睹了之后,云阳心中还是不由的有些惊讶,更多的还是欣慰。 或许柳承志真的只是要为父王遇刺身亡的事情讨个公道,没有想要举兵造反的意思。 “大帅,这二十日的情况基本就是如此了,现在承志已经继承了王位,他领兵回来之后,一直驻守颍州城外与颍州城池跟末将还有张默府帅麾下的兵马井水不犯河水。 每日除了操练兵马,就是跟御史大夫夏老大人商讨朝廷那边如何交代并肩王遇刺身亡的事情。” 云阳收回了眺望新军六卫大营的目光,转眸看向了南宫晔。 “夏老头那边跟承…….并肩王探讨的如何了?朝廷那边有没有一个章程?” “这个末将暂时还不清楚,虽然承志这孩子不禁止末将进出新军六卫的大营之中,但是每次跟夏老大人商议之时他是禁止末将跟张府帅靠近营帐的。” 云阳沉吟了良久,目光复杂的看着南宫晔。 “并肩王真的已经….已经薨逝了?” 南宫晔犹豫了片刻微微点点头:“半月前末将乘坐吊篮登上城池,前去王府悼念并肩王灵柩。 灵柩,缟素密布王府,加上京城的传书,并肩王十有八九真的已经薨逝归天了。” 云阳苍老锐利的双眸闪烁了一下,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天妒英才。 半生辅佐三位帝王,忠心为国,他不该是如此下场的。 随本帅去拜谒夏老头吧,看看朝廷那边到底是什么意思。 柳承志继任王位之后,跟其父一样大仁大义,没有因为亡父之仇就不分青红皂白擅起兵戈,使我大龙陷入民不聊生的内乱之中。 这孩子能继承王位,乃是北疆之福,天下之幸。 他能以家国为重,无论如何朝廷都得拿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才行。 然而并肩王偏偏在奉诏入京的路上遇刺身亡,朝廷不拿出一个合理的交代,不但世子柳承志与其麾下的三十万铁骑,就算是咱们其余各部的将士只怕都说服不了。” 南宫晔目光挣扎了一下,四下看了看凑到了云阳身边。 “老帅,你说真的是陛下在幕后指使的吗?” 云阳犹豫了良久叹息了一声:“看结果吧,妄自猜测没有什么用处。” “也是,还是先去夏老大人那边探探口风吧! 看看他都查出了什么消息。” 云阳以及麾下的几十位将领朝着颍州城门赶去。 逆天修神 竹一心 新军六卫大营。 柳承志以及身后的三十多位大将站在营外看着姑墨蓉蓉以及其身后的一干西域将领迎了上去。 “孩儿柳承志!” “柳乘风!”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第八百零九章四方雲動閲讀

小說推薦 – 我娘子天下第一 – 我娘子天下第一 王府书房之中。 柳明志每天跟一个不知疲倦的机器一样,没日没夜的将时间全部耗费在了整理,传递书信的事务之上。 大龙永平三年正月十八。 压抑了十天左右的颍州城忽然间被一则传言引爆开来。 茶楼,酒肆,客栈之中议论纷纷,经久不绝 并肩王世子柳承志殿下统领大龙新军六卫二十四万兵马,于年后初六那天脱离北伐大军征讨突厥草原跟金国残兵的战场,马不停蹄的班师还朝。 而班师还朝的目的,便是跟当今陛下要一个说法,为已故父王并肩王柳明志正名,且讨一个公道。 明眼人稍加一想就知道,如果朝廷不给并肩王世子柳承志一个说法,怕是一场比蜀王,庆王他们更加动荡的隐患将要在大龙境内爆发开来。 当年蜀王他们几人聚集起来的兵马虽然有四十万之众,可是七成兵马都是纠结各地的府兵组织起来的,真正的精兵也只有他们麾下的加在一起的十多万兵马而已。 并肩王世子柳承志手里的二十四万兵马,或许人数只有蜀王他们当年的兵马一半。 可是没有一个人会认为柳承志一旦举兵所造成的动荡,会比蜀王他们几人加在一起的动荡有所不如。 二十四万久经百战的精锐边军,而且是刚刚从战场上退下来的边军。 身上的血腥味还未消去,这个时候要是杀入京师,后果可想而知。 很多人都在猜测,世子殿下是不是打着为父正名的言辞要拥兵自重,举兵造反。 毕竟并肩王忠心,不代表他的儿子也会跟他的父亲一样对朝廷,对陛下忠心耿耿,任劳任怨。 一朝天子一朝臣。 天子如何,臣亦如何。 何况其父并肩王柳明志,十之七八是因为朝廷的缘故在正值当年的时候突然薨逝。 世子殿下为父报仇,纵然是举兵造反也是情有可原。 美人殇 苏念兮 如此一来,颍州城的百姓终于明白并肩王府之中这十多日以来,有金殿鹰隼陆陆续续飞进飞出,连绵不绝的原因是因为什么了。 十有八九跟世子柳承志率兵放弃一统天下的时机班师还朝脱不了干系。 唇角的阳光 一场比柳明志薨逝更加轰动的风波以颍州城为中心,彻底爆发朝着大龙各地州府疯传而去。 一时间,北疆二十七府人心动荡,各地官员寝食难安的飞鸽传书交流着该怎么办。 接下来的几日,一架架马车快马加鞭的赶往颍州王府,数不清身着朱紫袍的官员递上拜帖求见并肩王妃。 齐韵听从夫君的交代,含糊其辞的给了这些官员一个似是而非的模糊答案。 強 取 豪 奪 小說 在官员们失望迷茫的心情下以还要守灵为托辞回了内院,留下一群官员只能不告而别,离开了王府之中。 随着传言越发的激烈,王府内院的书房之中,不但金雕鹰隼进出,再次多了一批批信鸽的往来。 如今全北疆的目光都在注视着颍州王府的动静,希望可以从中得知传言的内容有几分可信度。 然而他们一次次期望,一次次失望。 并肩王府自从王爷的灵柩入府之后,一如既往的平静。 平静到各地官员跟百姓心中发虚,纷纷在思索一个问题。 并肩王世子柳承志殿下如果真的举兵造反,自己等人当何去何从。 百姓们大部分心里更偏向与世子柳承志。 毕竟世子殿下为父报仇,乃是人之常情。 而且并肩王对朝廷忠心耿耿,手握重权,执掌雄兵,却从来没有过一丝一毫的不臣之心,天子如此对待一位忠心耿耿的三朝元老,属实令人心寒。 百姓们站在良心的角度看待这则传言,而官员们则是站在利益跟良心的两面上来思索这则传言带来的后果。 如今各府的官员有八成官员都在踌躇不定,思索着其中的利弊。 潜行狙击底线 kosame 一旦传言被证实下来,到底该效忠朝廷,还是该力顶并肩王世子的举兵之举。 官员们主要是考虑世子殿下毕竟年幼,会不会是朝廷文武百官跟当今天子的对手。 毕竟朝廷可是全天下文武重臣汇聚一处的地方,而并肩王世子麾下却只有其父遗留下来的一干骁勇猛将。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 線上看-第八百零四章一聲烏拉鑒賞

小說推薦 – 我娘子天下第一 – 我娘子天下第一 张默四人怔然了一下,看着对面十几步外脸色为难的谯楼明他们稍加思索便明白了什么情况。 张默深吸了几口气,压制着心底的火气,强行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谯楼明,出征之前你们可是跟本府帅当着你们诸国王上的面签订军令状的,无条件服从本府帅的任何军令。 你们如今背信弃义,就不怕本府帅将你们军法从事吗? 别忘了,大龙是你们的宗主国。” “唉….张府帅,你说的我们都明白,但是我们还是不能听你的命令。 末将还是那句话,你们继续征战,我们必然鼎力相退,你们要班师还朝,末将等人非但不能跟随,反而要阻止你们的行程。” “你们——你们是要造反吗?” “不敢,我们也是奉命行事。” “你们现在应该听的是本府帅的命令才对!你们抗令而行,难道不清楚回到西域之后会有什么下场吗?” 谯楼明他们一愣,对视了几眼,目光满是挣扎的沉默了片刻,依旧对张默摇了摇头。 “张府帅,请见谅,恕难从命。” “你们不怕死吗?” “怕,但是我们还是不敢遵从你的命令。 我们还是那句话,继续北征,吾等唯命是从,班师回朝,我等恕难从命!” “你们……呼…….” 张默咬牙切齿的吁了口气,强行控制着自己的手没有摸向腰间的兵刃:“谯楼明,姑墨青,宛世树…….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大龙现在一时势微,就想生有不臣之心了?本府帅告诉你们,我朝能西征你们一次,就能西征你们第二次。 悬崖勒马为时不晚。 不要为了自己一时的错误决定而害了身后的十余万将士们的性命。 自从你们随本府帅班师还朝,驰援朝廷以来,我朝将士有的你们都有,本府帅不否认对你们严厉了一些。 可是本府帅可以摸着良心说,对你们本府帅丝毫的亏待没有过。 如今我朝危机,急需你们随我勤王救驾,你们跟本帅玩弄这一招把戏,是何目的? 现在你们马上统领麾下的兵马继续跟我回国勤王救驾,我还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然而开弓没有回头箭,你们倘若继续愚昧下去,别说本府帅不给你们留情面。 单单就军法跟你们所立下的军令状也饶不了你们。 孰轻孰重,还用我仔仔细细的跟你们说一遍吗?” 谯楼明等西域诸国的将领神色悲痛纠结的彼此对视了良久。 姑墨国大将军姑墨青率先摇了摇头:“张府帅,现在末将等人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不是我们不想听你的号令,而是我们不敢听你们的号令。 你北伐,我们生死相随,你撤退,我们坚决不会跟从。 有时候你的命令我们不敢不听,但是柳大帅的命令我们却不得不听。” 战场上的诡异情况,不但令远远吊在数里外伺机进攻的金突两国骑兵摸不着头脑,指挥战阵的云阳这些北伐大军的将领也是惊愕不已。 说好的这边想尽力阻击金突两国骑兵袭扰撤军的行动,你们全力以赴撤出战场支援京师。 这才刚刚奔袭起来,怎么毫无征兆的就停在了三四里外不继续撤退了呢? “大帅,这是怎么回事,张默,南宫兄他们什么情况,停在那里干什么呢?” 看着举着令旗跑过来张口便问的副帅万明亮,云阳一头雾水的摇摇头。 “本帅现在也是满腹疑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该进攻的停在数里外一动不动,该撤军的也是停在数里外一动不动。 本帅也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情况。 他娘的,不管了,你带领一队人马前去询问情况,本帅继续指挥将士们趁着敌军没有发起冲锋,马上布置炮阵,床弩这些武器。” “得令!” 张默也明白现在的情况已经引起了所有人的目光,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清冷的扫视了一眼十几步外的西域将领。 “本府帅最后问你们一次,真的不随我奔驰入…..” “张府帅,你就别为难他们了。 不跟你奔赴北疆,他们抗令或许会死。 可是要是跟你奔袭回了北疆,不但他们要死,连国都要亡了。” 战马奔袭的声音,混合着娇柔爽朗的话语声传进了张默等人的耳中。 众人下意识的转头朝着南方望去,谯楼明等人骑在马上直挺挺的身体猛然一松,跟张默他们一样朝着南方张望了过去。 上百一身劲装,头戴斗笠的灰袍人护卫着最前面骑在马背上纵马驰骋的倩影奔袭而来。 “吁!”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彩都市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 ptt-第七百七十章不會打架推薦

小說推薦 – 我娘子天下第一 – 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明志听着耳畔旁娇滴滴的声音,下意识的睁开了眼睛。 没……没死吗? “我还活着?” “你没活着是鬼在说话吗?” 柳明志下意识的看向了蹲在自己身边,轻纱罩面目光充满无奈的少女,嗅着少女身上熟悉的幽兰清香,早已具备了闻香识女人本领的柳大少,一下子就猜出了少女的身份。 小妹柳萱。 就算不闻到柳萱身上熟悉的幽兰馨香,凭借着她那双跟娘亲柳夫人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双眸,柳明志也能认出这是自己的小妹柳萱。 没有问柳萱怎么会来这里,柳明志急忙朝着影主的位置望去。 只见一把硕大的狼牙棒横亘在自己跟影主的中间。 九牛那堪比巨猿一般的身体就站在狼牙棒的十步之外,目光炯炯的盯着斗篷下目光惊异的影主。 狼牙棒上面左侧让人心惊的尖刺已经被削平了一小半,不出意料的话,正是九牛用狼牙棒阻挡住了影主的刀罡。 “萱儿,你怎么来了?” “风云渡是你家的啊,你能来,我不能来啊。” “咳咳……你知道大哥不是这个意思的。马上跟九牛离开这里,这些人不是你能够对付的的。” 想办法往北逃,把消息带给你的嫂子。 柳萱娇哼了一声,倾着柳腰把柳明志抱在了怀里:“哼,也不说想不想我,刚一见面就赶我走啊,有你这么当大哥的吗?” “萱儿,不是撒娇的时候,快走,晚了就来不及了,这些人的身手不是你可以想象的,大哥已经为自己的轻敌付出了代价了,你可别步了我的后尘…咳咳….带着九牛快走…….噗……” 柳萱看着大哥喷洒在自己衣袖上的鲜血,也不再调侃,急忙从怀里摸出一个瓷瓶,倒出一粒药丸朝着柳明志口中塞去。 “小妹既然敢来,就肯定有着自己的底气,你别担心我了,先看看你自己伤的有多严重吧,快把药吃了。” 柳明志闭着嘴巴将头扭向了一旁,苦笑了起来。 “还是让他们给我个痛快吧,每次刚好一点就又被打了个半死不活,太折磨人了,这才是生不如死啊。” 柳萱娥眉紧蹙,没好气的看着自己的大哥。 “说什么呢,快吃了,九牛哥力气虽然大,也不是一位先天高手的对手,我得去帮他了。” 柳萱说完,不由分说的将药丸塞到了柳大少的口中。 又是入口即化,一道热流朝着柳大少的丹田位置滋养而去。 然而柳明志出了觉得身体的疼痛减少了一些,身上的无力感依旧没有散去。 “众子弟听令,杀!” 柳萱娇斥一声,一把将柳大少丢在积雪里朝着九牛的位置飞跃而去。 柳大少还没有反应过来,嘈杂的脚步声从身后响起,下意识的转头望去。 只见数不清人影映衬着月光飞奔而来,加入了战场中央。 男女老少皆有有之,每个人的肩膀之上都绑着一条显眼的白绫。 这些好手的出现,让柳明志明白,自己一直怀疑小妹是武盟盟主的身份,今日算是彻底坐实了。 “萱儿…咳咳…..九牛,你们小心一点,斗篷人的功夫非同小可。” 九牛不知道有没有听到柳明志的提醒,一人多高的狼牙棒轻若无物的被其挥舞在手中朝着影主砸了过去。 从九牛的身上的气劲影主感受到了九牛的实力只不过上三品的境界,可是依旧不敢硬抗迎面砸来的狼牙棒。 这比自己都高了一头的玩意,纵然有护体罡气,被砸中了怕是都不会太好受吧。 西游之幕后大BOSS 子木007 相比出手浑厚的九牛,柳萱的动作便轻灵飘逸了不少,一柄精钢软剑好似一条灵蛇,不停的朝着影主的要害刺去。 逆令 黑羽铁骑 一个强悍如泰山压顶,一个灵活的好似鬼魅,纵然是影主这位先天高手都有些难以招架。 若是寻常的上三品武者,十个人加在一起影主都不放在眼里。 可是面对九牛手里的狼牙棒,影主也心悸不已。 自己护体罡气固然可以抗住这个大块头的轰击,可是护体罡气毕竟要消耗内力凝聚。 先天高手可敌千军万马而临危不惧,底气就是雄厚的内力。 可是眼前的两个人不是普通的兵马,而是一等一的好手。 万一自己内力消耗了七七八八,这个大块头力气依然十足,加上这个突然出现,半步先天之境的蒙面女子在侧偷袭,搞不好自己还真可能阴沟里翻船。 “王爷,你没事吧?” 孙明峰,叶景辉趁机摸了过来,两人一左一右搀扶起了柳明志,目光满是忧虑。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曆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寓意深刻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 txt-第七百六十九章玩脫了展示

小說推薦 – 我娘子天下第一 – 我娘子天下第一 影主正在追着几个阻挡自己前去斩杀柳明志的上三品高手大杀四方。 猛然一股令自己心悸的危机感油然而生,出于先天高手的本能,护体罡气凝聚周身下意识的飞身退去,在空中留下了一道模糊的残影。 轰的一声巨响。 石块翻飞,积雪四散飞舞。 影主方才所在位置的五六步外的雪地上炸裂一抹火光,烟雾翻腾,一道圆形的深坑里面烟雾升腾,硝烟刺鼻。 柳明志抹了一下鼻子,眼神有些不甘,用衣摆包裹住双手,扶着炮筒转动了一下,动作迅速的再次将一颗炮弹塞了进去。 影主狼狈的放下了斗篷,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是什么情况,那种让自己心悸的感觉再次生出,影主立刻闪身飞退,离开了原来的位置出现了数十步之外,目光凌厉的扫视着混乱的战场。 又是一声雷霆巨响,硝烟翻滚,坑洞上土屑翻飞,积雪挥洒。 余声还未散去,闷响声接二连三的响起。 影主好似一片无根浮萍一样在战场之上闪动了起来,根本没有时间停息下来观察情况。 模样也越来越狼狈起来,目光如剑的影主也终于找到了让自己频频心悸的来源,正是数十步之外的柳大少。 老公,爱我好吗 小妖迷途 柳明志鼻尖冒汗的将一颗炮弹塞进了炮筒之中,心里不停的咒骂着影主是个狡猾的狐狸。 这些炮弹虽然威力不俗,可是根本命中不到影主。 这个家伙好似未卜先知一样,每次都在炮弹出膛的一瞬间消失在了原来的位置,躲避开了炮弹的轰击。 自己一直重视的火器也伤不到影主分毫,柳明志心里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却又无可奈何。 他知道,影主身为武者,每次危机来临之前都有一种奇妙的预感,可以提前躲避危险,尤其是先天境界的影主这种感觉更甚。 柳明志看着只剩三枚炮弹的木箱,垂头丧气的将炮弹放了回去。 几十个能工巧匠花费了一年的时间才铸造了出了十枚合格的炮弹,盏茶功夫都不到自己就打出去了七枚,而且还一点成果没有。 家底丰厚的自己也扛不住这样的消耗。 察觉到一股契机锁定在自己身上,令柳明志心神颤动了一下,抱起木箱撒丫子便朝着远处飞跃而去。 柳大少离开的一瞬间,一道罡气斩落在柳大少的脚印之上,轰隆一声巨响传来,跟炮弹的威势不差多少的深坑炸裂出来,罡风将还在半空中的柳明志都掀飞了出去,好似弹簧一边弹动了几下滚落在马车旁。 柳大少下意识的蜷缩着抱住了脑袋,片息之后,柳明志瞄了一眼滚落在积雪中毫无动静的三枚炮弹松了口气。 感受到一抹杀机朝着自己逼近,柳明志立刻爬起来钻到了车厢之中。 一道划破长空的刀影传来,四匹健马之中的一匹嘶鸣了一声直接一分为二,血肉溅落的一地都是,刀影的余势却丝毫不减继续朝着马车砍来。 轰隆一声巨响,华贵的马车炸裂开来,柳大少的身影狼狈的趴在雪地上痛吟不止。 “保护王爷!放箭!” 箭矢破空声密而不绝,朝着影主的身影覆盖而去,然而除了令影主的身形微微有些停顿之外,上千支凤羽箭连影主的护体罡气都没有撼动分毫。 “呸…” 柳大少抬起头,摇了摇脑袋,木屑如霜掉落雪地之上。 柳大少一手抱着一个众生平等转身朝着影主的位置飞跃而去。 “王八蛋,本少爷送你去见父皇。” 砰砰四声轰鸣,密密麻麻的弹丸朝着影主射击而去。 电光火影之间轰击在影主的护体罡气之上。 “嗯哼……” 影主一声闷哼,斗篷下的脸色不由得有些涨红。 体内翻腾的气血让影主目光惊惧的看向了柳大少手中的两把众生平等,若非因为抵御箭雨的射击,护体罡气一直萦绕周身,只怕这并肩王这一下就算弄不死自己也得重伤一下。 “王八蛋,你是属乌龟的吗?这都不死?” 柳明志绝望的看着影主盯着自己凌厉无比,充满杀意的目光,飞身朝着远处跑去,从怀里摸出两个弹丸朝着火铳里装填着。 影主手里一把雁翎刀幻化千道刀影朝着柳大少的身影斩击了过去。 柳明志本能的卧地翻滚起来,轰隆一声巨响,一道沟壑炸裂,余波再次将柳明志掀翻了出去,重重的摔落在地上。 停下来的柳大少喘息着粗气趴在雪地之中,两把众生平等只剩下一把还被其攥在手里,另一把已经不知所终。 影主诧异的看着数十步之外的柳大少,并肩王翻身躲避自己刀罡的一瞬间,他方才竟然从并肩王身上感受到了一抹先天剑意,可是并肩王明明没有突破啊。 难道是自己的错觉? 逆鳞 来不及深思,影主再次提刀飞身而去,凌空之上,刺眼的亮光凝聚刀身之上,直至的朝着柳明志斩去。 柳明志绝望了,如此距离,已经超越了众生平等的射程了。 然而柳明志还是不甘心的扣动了扳机。 巨响刺耳,火光喷洒。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曆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