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愛潛水的烏賊

精彩小說 長夜餘火 txt-第九十七章 心跳相伴

小說推薦 – 長夜餘火 – 长夜余火 轰隆! 科技大厦楼后停车场处,一团火光膨胀开来,照亮了那里。 依稀间,白晨等人看见了藏得还算不错的鱼人,他们灰黑色的鳞片反射着赤红的辉芒。 他们借助城市废墟障碍物众多,视野不够开阔的特点,不知什么时候已潜伏到了百米开外。 蒋白棉这一发火箭弹因为不清楚敌人的具体位置,所以没能造成什么伤害。 但炮弹爆炸的光芒还没有消退,防线各处就往那边倾泻起狂暴的火力。 哒哒哒的声音连绵不绝,一枚枚炮弹接二连三,逼得那些鱼人往各处天然工事躲避,抛下了足足五六具尸体。 紧跟着,龙悦红、韩望获等人再次有了呼吸困难的感觉。 虽然他们的周围充斥着空气,但本人就仿佛沉入了水底。 谭杰的大喇叭又响了起来: “狗日的!有本事和爷打一场啊! “是不是天天缩在湖里,把卵蛋缩没了?” 这一次,他只用鱼人语重复。 他已初步确定了目标的大概区域,可以借助广播,将自己糅合了“挑衅”能力的声音传递过去,彻底激怒对方,让他失去理智,只针对自己一个人。 这样一来,防线各处的红石集镇民们就不会逐渐窒息,可以专注迎敌。 当然,这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因为谭杰不知道对面那位鱼人觉醒者或者畸变者还拥有什么能力,范围有多大。 不过在成功觉醒,获得“挑衅”能力后,谭杰已经有点习惯这种状态。 除了在一对一中让目标愤怒冲脑,失去理智,变得容易解决,很多时候,“挑衅”能力还会让他成为众矢之的,陷入险象环生的处境,可与此同时,这也使得对方顾不得其他人,被他的同伴顺利解决。 说是“挑衅”,谭杰觉得本质是引动对方的愤怒情绪,这不仅可以搭配语言,还能通过动作、姿态等实现,只不过他还没摸索出声音之外怎么借助电子产品扩大影响范围的办法。 仅仅两遍,韩望获等人再次有了浮出水面,呼吸到新鲜空气的感觉。 几乎是同时,两道身影蹿出了防线。 他们一男一女,都穿戴着一台铁黑色的外骨骼装置,装甲覆盖了头部、背部、颈部和胸腹。 紫恋契约 千墨昀 这两台外骨骼装置背后是明显的能源包,双臂加载着榴弹发射器、突击步枪等武器,没有激光发射孔、电磁武器等模块存在,一看就是非常古老的型号。 穿戴着外骨骼装置的两名镇卫队成员,各处关节如同装了弹簧,几下就从坍塌的楼宇高处跃到地面,直扑科技大厦楼后停车场。 他们要赶在“窒息”卷土重来,大家因缺氧彻底昏迷过去前,解决掉那个危险的次人觉醒者。 就在这个时候,正要继续“挑衅”的谭杰心脏突然扑通了一下。 他的心跳骤然加快。 扑通!扑通!扑通! 这跳得他脑袋充血,呼吸艰难,眼前逐渐发黑。 鼓起余力,谭杰借助喇叭,高声喊道: “他能,加快心跳!” 扑通!扑通!扑通! 谭杰再也无法站立,一下跌倒在地。 他心脏跳动的似乎随时会爆炸。 “加快心跳……司命领域的觉醒者?”蒋白棉听到谭杰的话语,瞬间想起了相应的情报。 紧接着,她笃定地下了一个判断: 那个强大的次人觉醒者没法让人“心脏骤停”,至少在这个范围下没有办法,否则他可以很轻松就解决谭杰,不用浪费这么多时间。 想到这里,蒋白棉的目光投向了那两台飞快靠近科技大厦楼后停车场的外骨骼装置。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她认为他们应该解决不了目标,甚至能对那片区域的鱼人造成多大伤害也是未知数。 这就带来了一个新的问题,那就是“旧调小组”该做点什么。 蒋白棉脑海念头急转,已有了两个方案: 一是抓紧时间,立刻撤退,脱离那个次人觉醒者的能力范围,然后开着车,出红石集,不再回来。 在鱼人山怪目标是红石集的情况下,“旧调小组”根本不用担心被追杀,而灰土那么广袤,双方无缘由再次遭遇的可能几乎为零。 这个方案的问题是来不来得及脱离对方的影响范围。蒋白棉的判断是可以,她认为当前距离已经是那个次人觉醒者的极限,最多再额外加十来米,要不然他不会那么冒险,突进到防线最前方,完全可以躲在安全区域,先通过“加速心跳”解决有危险的目标,然后再让红石集镇卫队成员们一起窒息。 另外,一旦撤离,“旧调小组”就再也拿不到预订的军用外骨骼装置了,也收不回发放出去的物资,可以说亏到了姥姥家。 二是不退反进,抢到那个次人觉醒者周围,将他解决,消弭掉所有隐患,将局势掌控在红石集这边。 但这充满变数和危险,一不小心就会死人。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長夜餘火 txt-第九十六章 窒息

小說推薦 – 長夜餘火 – 长夜余火 蒋白棉安静听完,诚恳给出了建议: “你们应该抽出强手,组成一个小队,过去侦察一下。” 她没有自告奋勇,因为这不在“旧调小组”的工作范围内。 将物资送过来,主动提出“雇佣”,对他们来说,已经有点冒险,但好歹有换取军用外骨骼装置、锤炼队伍等作用,且危险程度还算可以接受。 而组成侦察小队,前往明显存在诡异的地方,为一个初来乍到没多久的聚居点出生入死,明显不是“旧调小组”该干的事情。 雇佣兵就要有雇佣兵的“职业道德”。 如果只有蒋白棉自己一个人,她说不定会凭着兴趣,接下侦察任务,但现在,她是一个小组的组长,她的任何一个命令都会影响组员们的人身安全,她没法任性。 给出建议的时候,蒋白棉悄然侧头,瞪了商见曜一眼,阻止了他的自告奋勇。 哪怕商见曜带着面具,她也能感受到他的跃跃欲试。 听完蒋白棉的话语,韩望获无奈地叹了口气: “我早就提过这件事情,但他们太过警惕,始终下不了决心,一直在为该不该派侦察小队,派哪些人争吵。” 彼此缺乏信任真的很难达成共识,这种事情如果没有权威存在,可能会一直拖到危险拍在脸上……蒋白棉在心里回了一句,没有说出口。 她知道韩望获知道这点。 道域通天 琥珀 之 剑 果然,韩望获边让他们把吉普和全地形车藏好,边略显忧虑地说道: “之前遇到类似的情况,都是由雷纳托主教做决断,两边还算听他的话,可他早不早,晚不晚的,竟然被召回了总部,剩下的不管哪一位警示者,都没法代替他,说话的分量都不一样!” 提及这点,韩望获明显对警惕教派不太满意。 呃,警惕教派对雷纳托主教罹患“无心病”的事情暂时是这么解释的?蒋白棉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但很显然,韩望获察觉不了她的反应,因为她戴着面具。 ——他们下午到晚上都在湖畔别墅区蹲守,没再接触任何一位红石集的镇民,对相应的情况不够了解。 这时,商见曜插话道: “宋警示者快来了。” 他们从警惕教堂出发的时候,宋何已经在组织教会武装,准备赶往这边。 韩望获点了点头: “希望他们不会硬顶宋警示者。”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他们指的是红河人。 “你也可以把他们召集起来,我来说服他们。”商见曜给出了另一个办法。 韩望获狐疑地看了这家伙一眼,完全不觉得他口才出众。 当然,他没有直接说,而是苦笑道: “以他们的警惕,这种事情没谁能把他们召集起来。” “那他们躲在哪里?我挨个拜访。”商见曜一点也不怕辛苦。 韩望获顿生警惕之情,敷衍笑道: “先看宋警示者能不能说服他们吧。” 说话间,韩望获已领着“钱白小队”四个成员来到了他负责的防区。 这是一栋还算完好的不高建筑,但它前方那栋楼已经彻底坍塌,挡住了它下面几层,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工事——由混凝土堆叠成的工事。 站在这栋建筑的六楼,正好能从窗口看到废墟东南角,而一旦对方反击,往下一缩身体,就几乎不可能被击中。 “你们负责左侧。”韩望获重新做起布置,一视同仁地对蒋白棉等人下达了命令。 《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学习读本 他和他的几名手下迅速转移到了偏右的窗口处,架好了两挺机枪。 商见曜戴上夜视仪,兴致勃勃地半蹲了下去,将“狂战士”突击步枪换成了一杆“橘子”步枪。 他学着白晨,摆出了“我是资深狙击手”的模样。 龙悦红瞥了他一眼,在他的左侧蹲了下来。 他分配到了“暴君”榴弹枪。 商见曜的右边,依次是蒋白棉、白晨,一个架着“死神”单兵火箭筒,一个还是使用最熟悉的“橘子”步枪。 外面夜色正浓,月光时明时暗,让整个城市废墟仿佛沉入了深渊。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中,韩望获频繁拿起对讲机,和负责不同防区的镇卫队成员沟通。 这包括警示者宋何主持下的临时会议。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長夜餘火笔趣-第九十五章 “僱傭兵”

小說推薦 – 長夜餘火 – 长夜余火 随着吉普在深沉的夜色里,循着偏黄车灯照出的轨迹,于到处都是废弃建筑的城市内,向着东南区域开去,龙悦红一颗心不由自主地慢慢提了起来。 虽然他已经不算是灰土新人,但这种直接上“前线”的事情,尚属第一次经历。 这和野草城那场骚乱不同,勉强能称得上一次正规战了。 就在龙悦红悄悄做起深呼吸,抚平内心紧张时,商见曜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从战术背包内取出了那个蓝底黑面的小音箱。 他摁了几下后,一阵激昂的旋律回荡在了吉普车内。 这次的音乐没有参杂人声,但听得龙悦红有点热血沸腾,仿佛成为了孤胆英雄,即将以一敌百。 “这段音乐叫什么?”他侧过脑袋,好奇问道。 和刚才相比,他明显镇定了不少。 “不知道,纯音乐。”商见曜摇摆着身体,笑着回答道,“你可以叫它出征曲。” 龙悦红一边感受着音乐带来的热切和激昂,一边看着前方的土黄色全地形车在到处都是坍塌建筑和损毁道路的废墟里安稳前行,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组长之前让我们开着车,在红石集到处转悠,还真有用啊……” 虽然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们不可能清楚地掌握每条路的状况,毕竟这个城市废墟的规模不算小,但对主要区域的建筑位置和常用道路,还是做到了了然于心。 再加上警示者宋何提供的那份地图,哪怕此刻已是半夜,他们也能较为轻松地前往目的地。 听到龙悦红的感慨,商见曜侧头看了他一眼,疑惑说道: “我以为你在野草城就应该明白了熟悉环境的重要性。” “那次主要是白晨带路,我体会不深。”龙悦红相当老实地解释了一句。 商见曜表示理解,认真提议道: “捉迷藏是熟悉环境的最好办法,我下次带你参加警惕教派的弥撒。” 是你自己想参加吧?龙悦红没把心里的嘀咕说出口。 他停止闲聊,努力调整起状态。 过了不知多久,蒋白棉通过对讲机下达了命令: “关掉车灯,放缓速度,打开音响。” 他们已经到了艾尔超市和第六天商场一带,但没有听到此起彼伏的枪声和炮声。 商见曜立刻摇下车窗,调整起小音箱播放的内容,并将音量打到了最大。 很快,仿佛融入了黑暗的吉普车内传出了一道高亢的男声: “我们是遗迹猎人小队,受警示者宋何嘱托,来送军火!” “我们是遗迹猎人小队,受警示者宋何嘱托,来送军火!” 因为声音开得太大,副驾位置的龙悦红耳朵被震得嗡嗡作响,脑海里尽是这句话在回荡。 他张开嘴巴,下意识想说点什么,但吐出的话语都被音浪淹没了。 前方土黄色的全地形车内,主驾位置的白晨表情变得有些古怪。 “怎么了?”蒋白棉察觉到了她的变化,大声问道。 她手动关上了所有车窗,让商见曜声音的“污染”降低到了不影响对话的程度。 白晨吸了口气,不知该笑还是该哭般说道: “我以前在灰土上流浪的时候,经常开着车,去不同的聚居点交换物品。 “有的时候,为了方便省事,也会弄一个大喇叭,不断地喊想要的东西。” 蒋白棉一边观察四周,一边好奇问道: “比如?” 白晨沉默了几秒,望着前方道: “大米、面粉、罐头换菜刀、手枪、子弹壳和各种金属物品。” 蒋白棉噗嗤一笑: “南姨他们门口的‘收坏手枪、坏步枪、坏冲锋枪’是不是你给他们想的?” 白晨抿了下嘴唇道: “每个有过类似经历的流浪者都会几句。” 不等蒋白棉回应,她沉声说道: “组长,快到目的地了,注意周围。” “哦,生气了……”蒋白棉状态很是放松地“嘀咕”了一句。 “没有生气。”白晨目视前方,飞快回应道。 “那就是不好意思了?”蒋白棉笑吟吟追问道。 白晨不说话了。 蒋白棉见好就收,于感应电信号的同时,借着外面的月光,不断打量道路两侧的楼宇和废墟。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好看的都市小说 長夜餘火 ptt-第九十四章 地圖相伴

小說推薦 – 長夜餘火 – 长夜余火 “你们要去给镇卫队送军火?” 警示者宋何听完蒋白棉的话语,颇有些诧异。 他的房间很简朴,大小和商见曜他们在旅馆营地住的差不多,没有多余的家具,只得一张床、几把椅子、一组柜子、一个书架和一张摆放着纸笔的桌子。 最体现他神职人员特点的是:床铺对面的墙壁上,描绘着“幽姑”的圣徽——白色的门半掩着,后面一片幽暗,仿佛藏着道若隐若现的女性身影。 这样的布局让龙悦红有点头皮发麻,因为他忍不住想象了一下睡觉时的场景: 执岁藏于幽暗中,静静注视着你。 还好圣徽是在对面墙壁上,没弄到天花板,要不然这根本没法睡啊!龙悦红暗自嘀咕中,商见曜代替蒋白棉做出了回答: “不是送,是买卖。” 宋何听明白了他的意思,不以为忤,笑着说道: “我说的送是押送,不是赠送。” “我理解错了。”商见曜有错就认。 即使不戴面具,他也不在乎这些。 套着黑色长袍的宋何旋即点了下头,轻叹了口气: “不管怎么样,我能感受得到你们的善意。 “我替红石集的镇民们提前谢你们一声。” 他没再啰嗦,直接说道: “从现在的情况看,鱼人和山怪试图从废墟的东南方向突破,韩望获应该已经组织大部分镇卫队成员增援过去了。” 说话间,他走到书桌旁,抽出一份地图,将它展了开来: “韩望获的预案是:在艾尔超市和第六天商场一带布置新防线,阻击敌人。 “这里很大一片区域道路损毁严重,楼宇坍塌了不少,鱼人和山怪如果不想绕很远的路,只能强闯那个阵地。” 蒋白棉静静听完,提醒了一句: “山怪擅于攀爬悬崖峭壁,这种地形阻拦不了他们。” “对,韩望获有考虑到这一点,他想借此弄个陷阱。”宋何表示这确实是个问题。 蒋白棉转而看向书桌表面: “这是旧世界遗留下来的地图?” 城市布局非常清晰。 宋何“嗯”了一声: “我刚来红石集的时候找到的,是这个城市本身的旅游地图。你们看,镇子所在的公园在旧世界叫红石公园,这就是为什么取名红石集的原因。” “‘为什么的原因’是病句。”商见曜指出。 宋何哑然失笑: “习惯这么说了。” 蒋白棉打量着那张地图,好奇问道: “你做了不少标注啊。” 地图上有非常多的标记,有的是红叉,有的是黑圈,各种符号不一而足。 旁边的空白区域则写着不同符号对应的意思。 “我把哪些楼宇已经坍塌,哪些道路无法通行,都标出来了。”这位在红石集已待了四五十年的老者语气忽然有些怅然,“当标注的越来越多,再看看原本的地图,真的有种难以再下笔的感觉。” 他收回目光,叹息着说道: “我父母是旧世界的遗民,但都没活过战乱年代。 “他们曾经教过我一个词叫‘沧海桑田’,我能理解意思,只是体会不深,直到我开始弄这些地图,做实地的勘察……” 蒋白棉抿了下嘴唇,自嘲一笑道: “我刚才问这么多其实是想向你借这份地图,现在开不了口了。” 宋何怔了一下,哈哈笑道: “拿去吧,我又不是只有一份。” “啊?”蒋白棉有点愣住。 宋何随口解释道: “我弄地图又不纯粹为了自己,有的时候,镇民们也需要这个东西。” 蒋白棉恍然大悟: “那我就不客气了。” 你什么客气过……龙悦红腹诽了组长一句,但没敢说出来。 商见曜则望着宋何,诚恳说道: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優秀小說 長夜餘火 起點-第九十三章 深夜(求月票)熱推

小說推薦 – 長夜餘火 – 长夜余火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龙悦红没有多说,和商见曜一起去了教堂的公共卫生间。 因为商见曜要顺便上个大号,他又不想在厕所里面等,干脆来到门口,吹起走廊另外一边刮来的寒风,看着窗外的植物影影绰绰。 夜晚是如此的宁静。 目光一扫间,他突然看到一扇窗户慢慢打开,一道人影悄然从外面翻入了走廊。 龙悦红心中一紧,拔出了“冰苔”手枪。 很快,他借助清冷皎洁的月光,看清楚了翻入者的模样: 身高也就一米六,黄色的头发软软地贴在头顶,碧绿的眼睛明亮有神,是个十五六岁的半大男孩。 维耶尔……龙悦红认出了这位“捉迷藏冠军”。 几乎是同时,维耶尔也望向了他,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 “你们外来者的习俗是在厕所门口睡觉吗?” 龙悦红脾气向来不错,没去在意对方话语里的嘲讽,简单解释道: “等人。” “那个戴猴子面具的家伙?”维耶尔一步步走向了公共卫生间。 “嗯。”龙悦红坦然点头。 维耶尔端详了他几秒,忽然笑道: “你会不会很讨厌那个家伙?说话又难听,长得又高。” 龙悦红没想到对方会这么直接问,支吾着说道: “他,他其实人很好的,没有坏心眼。 “有的时候,他故意嘲讽你,是为了刺激你,让你拥有奋进的动力,有的时候,真的是指出你的缺点,给你他认为很好的建议,这都是为了你好。” 说着说着,他话语逐渐流畅起来: “他从来不会真正地歧视谁,哪怕次人,他都觉得可以交朋友。” 维耶尔皱起了眉头: “你没有自己的脾气吗?” 龙悦红犹豫了下道: “这得分情况,不能什么事情都生气。 “我正在努力去改变,如果不喜欢某些方式,就直接说出来。” 他顿了一下,自嘲般笑道: “我一直很平庸,做了,额,身高才一米七五,在族群男性里属于中等偏下,人也不够聪明,成绩还只是普通。 “以前我总是有点自卑,觉得什么都比不过身边的人,就连运气都不站在我这边,常常偷偷伤心和生气,而现在,我学会了一件事情,首先和自己比,只要我比昨天的自己更强大,那就值得高兴和骄傲。” 他还不知道红石集镇民们对基因改良的态度,所以理智地隐瞒下了相应的内容。 维耶尔安静听完,沉默了一阵道: “你真是一个滥好人。” 说完,他侧行几步,借助窗框,蹭蹭爬进了通风管道内。 “你不睡觉吗?”龙悦红有点好奇。 维耶尔将脑袋探出通风管道,笑着说道: “这个世界非常危险,有的是人害你,我不能让别人知道我在哪里休息。” 不等龙悦红回应,他揉了揉自己服帖的黄色头发,炫耀般说道: “通风管道系统就是另一个世界。 “当你借助它爬到不同地方,看见不同房间的情况时,你会发现很多有趣的事情,这是你平常看不到的……” 说着说着,维耶尔皱起眉头,向龙悦红背后做了个鬼脸。 然后,他钻回通风管道,迅速远离了这片区域。 龙悦红这才惊觉,转过身去,发现戴着猴子面具的商见曜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来,站在了公共卫生间的入口处。 “我想了一下,他刚才描述的不就是‘偷窥’吗?”商见曜认真评价起维耶尔离开前的话语。 龙悦红怔了一下: “你什么时候出来的?” 商见曜没有回答,诚恳给出了建议: “你可以每顿多吃点。” “为什么?”龙悦红茫然反问。 商见曜给出了解释: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超棒的都市言情 長夜餘火 起點-第九十二章 懺悔(求月票)鑒賞

小說推薦 – 長夜餘火 – 长夜余火 湖畔别墅区,地下停车场内。 安赫巴斯派出去的心腹已经返回,正向他汇报现场情况: “那辆全地形车被开走了,卡车上的军火也基本没了……” 听到这里,安赫巴斯算是回过味来了。 刚才那场“声势浩大”的袭击,真正目的是劫走那批军火! 什么清剿外来流亡者,什么处理勾结山怪之事,都是假的! 那帮人兜兜转转绕了一大圈,只是为了那批军火! “混蛋!”安赫巴斯咒骂起来。 他外出查看情况的心腹也大概弄清楚了真相,又疑惑又茫然地问道: “老板,会是谁做的? “灰语人?迪马尔科的管家?” 安赫巴斯仔细思索了一阵道: “不是他们。如果是他们,会直接将矛头对准我。” 解决了安赫巴斯,还怕拿不到那批军火? 更多的物资都有! 其他的好处更是数不胜数。 安赫巴斯的心腹非常认同老板的判断: “那会是谁?” “整个红石集,更看重那批军火而不是内部争斗的,只有三个群体。”安赫巴斯的头脑绝对不差,边想边道,“一是雷曼那些人,二是特蕾莎,三是接了任务的那个遗迹猎人小队。” 雷曼是来自“联合工业”的走私商人,正是他把那批军火卖给了赫维格。 “我们分出胜负前,雷曼不会轻易表态,他又不可能把家搬到红石集,除非他已经完全倒向了灰语人或者迪马尔科的管家,可这样一来,他的重点也会变成打击我们。”安赫巴斯那名心腹循着这个思路做起分析,“赫维格的手下现在没有领头的人,不太可能做得出这种事情。” 胡须浓密到仿佛天然面具的安赫巴斯微微点头: “这么看来,只可能是那个遗迹猎人小队。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在韩望获布置好防线的情况下,外来的次人、强盗团可以不作考虑。 “他们还真是有勇气啊……”安赫巴斯那名心腹说着说着突然沉默。 他记起了相应的情报。 安赫巴斯略感疑惑地问道: “怎么了?” 他之前对接了寻回军火任务的遗迹猎人小队并不在意,因为好像没多少人,对自己这边造不成什么威胁,所以,直接就交给了洛佩斯处理。 现在看来,得重新评估一下这个小队的实力了。 嗯,他们下午好像还揍了洛佩斯一顿,不仅有点底气,还喜欢冒险……难怪敢突然袭击这里,劫走军火……安赫巴斯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这时,他那名心腹相当结巴地说道: “他们,他们只有,只有四个人。” “什么?安赫巴斯怀疑起自己的耳朵,“四个人?” 只有四个人,就敢在自己眼皮底下,敢在几十号武装人员面前,强抢军火? 而且还成功了! 云梦风云录 魏武无忌 从刚才的阵势和最终的结果看,他还以为怎么也得十来个人。 “对,只有四个。”安赫巴斯那名心腹艰难地吞了口唾液,“我问过猎人公会的人,最近是冬天,除了他们,没什么外来的遗迹猎人,他们不太可能找得到帮手。” 他刚才还想着这个遗迹猎人小队真有勇气,现在看来,这已经不能用勇气来形容了,这简直疯狂! 四个人就在自家大本营门口,在几十名武装人员的威慑下,轻轻松松劫走了军火! 安赫巴斯一时说不出话来,这样的事情是他活了这么久从未遇到过的。 隔了几十秒,他又问道: “真的只有四个人?” 他那名心腹沉重点头。 安赫巴斯追问道: “洛佩斯他们呢?死了几个?” “好像,好像一个都没死,都,都跑了。”安赫巴斯那名心腹越说越是震惊。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扣人心弦的小說 長夜餘火 愛下-第九十一章 施施然(求保底月票)看書

小說推薦 – 長夜餘火 – 长夜余火 龙悦红藏在那栋低矮建筑的副楼,看到巨人一般的洛佩斯端着轻机枪,缠着黄澄澄的子弹,带着一帮武装到牙齿的外来流亡者,边做火力压制,边冲向正门处,很是感受到了不小的压迫力。 他半蹲在那里,肩扛“死神”单兵火箭筒,吸了口气,按照队长的吩咐,往那群外来者的侧面发射了一枚炮弹。 他的目的不是大规模杀伤目标群体,毕竟双方没有深仇大恨,他的任务是“恐吓”那些人,分化他们,让他们四散奔逃。 当然,蒋白棉也告诉他,情况紧急时,以保全自身为重,不用在意是否杀了人,杀了多少人。 轰隆! 赤红的火光翻滚腾起,如同绽放的花朵。 强劲的冲击波四散之际,那些外来流亡者反应了过来,就地寻找起掩体。 龙悦红不慌不忙进行更换,又一次往那片区域发射了炮弹。 轰隆的爆炸声里,白晨游刃有余地连开了数枪。 这分别打碎了土黄色全地形车的驾驶座车窗,逼得里面的司机埋下身体,从另外一侧爬了出去,缩在了轮胎后。 趁白晨的目标转向了那辆轻型卡车,这司机赶紧转移了位置。 几枪之后,这两辆车周围已经没有一个人存在,他们或试图反击,或趁着夜色,往城市废墟别的地方逃去。 湖畔停车场内,胡须浓密到仿佛戴了张面具的安赫巴斯已知道了外面发生的事情。 ——他直接听到了通过喇叭反复回荡的声音。 “假的,假的!”他本能做出否认,就要让一批心腹出去,接应洛佩斯等人,打退袭击者。 可念头一转间,他脑海内闪过了一句话: “安赫巴斯受到外来流亡者欺骗,才做出这件事情……” 安赫巴斯眸光闪烁了起来,犹豫了许久还是没有下达命令。 这个时候,“死神”火箭筒统治的那片区域内,洛佩斯靠着矫捷的身手和足够的勇气,终于脱离了火力覆盖范围,冲进了那栋低矮建筑内。 “我是教会警示者,为安赫巴斯勾结山怪一事而来……” 用喇叭讲话的那个人还在不断重复,声震湖畔。 洛佩斯的表情扭曲了起来,端着轻机枪,循着声音,狂奔了过去。 他这不仅仅是痛恨对方,而是觉得必须先解决掉目标,再用他的喇叭辩解,才能摆脱当前的困局。 绕过一堵墙壁后,洛佩斯耳畔回荡的声音愈发响亮了。 他一眼望去,却没有看到任何身影。 一堆破砖烂瓦上,一个蓝底黑面的小音箱静静屹立,不断往外放送着“广播”: “我是教会警示者……” 洛佩斯的瞳孔骤然放大,背后的汗毛瞬间炸开。 这一刻,他脑海里回荡的只有一个念头: “陷阱!” 陷阱往往意味着可怕的埋伏! 顾不得手上还端着挺轻机枪,他毫不犹豫往旁边侧扑了出去,连滚带爬地脱离起音箱所在区域。 这个过程中,他因为拿不住轻机枪,直接将它放弃了。 可是,直到他返回入门大厅,预想中的密集枪声或巨大爆炸声都没有响起。 洛佩斯疑惑中,缩到一处掩体后,边拔出腰间的两把“联合202”手枪,边望向了刚才逃离的地方。 神箓 萧瑾瑜 下一秒,他看见一道人影从天而降,轻巧落在了地上。 这人影穿着深蓝色的短款羽绒服,下身是一条蓝色粗斜纹布做的裤子。 他戴着一张神气活现的猴子面具,对着洛佩斯躲藏的位置勾了勾手指: “你是不是对之前的格斗结果耿耿于怀,觉得我是靠偷袭才赢了你? “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证明你的观点。” 神经病啊!洛佩斯又好气又好笑。 他好笑的是对方明明藏在高处,可以于自己看见那个蓝底黑面小音箱,短暂愣住的时候,用偷袭的方式给自己几枪,结果,他什么都没做,就为了来一场公平的格斗。 这简直不像是正常人类该有的想法。 他气愤之处则是对方未免也太看不起自己了。 真当我手上的枪是玩具?你可以发疯,我难道还会陪你疯?洛佩斯二话没说,双手一抬,向那个戴猴子面具的家伙连续扣动了扳机。 他手刚动,商见曜已向着侧面狂奔起来。 砰砰砰! 子弹在他的身后拖出了一条火力线,却没能追赶上他,在一堵墙壁处戛然而止。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長夜餘火笔趣-第九十章 玩戰術(求保底月票)推薦

小說推薦 – 長夜餘火 – 长夜余火 距离湖畔别墅较近的一栋大楼的高层,蒋白棉俯视着地下停车场的入口道: “刚才我和商见曜侦察过了,里面有不少人,这说明安赫巴斯今天就住在这边。” “不能盲目地相信。”商见曜抓住时机,说出了这句话。 龙悦红很想用“是啊是啊”附和,但最终还是忍耐了下来。 蒋白棉没有生气,趁机教育起组员: “正常情况下,我肯定不敢下这个判断。以红石集镇民们的警惕,加上自身又有条件,安赫巴斯很可能会让部分手下集中在某个地方,伪装出自己就在那里的假象。 “但今时不同往日,巴兹揭穿了他和赫维格的阴谋,让他背上了串通山怪,出卖红石集的罪名,而我们都知道这是真的。 “这个前提下,安赫巴斯作为‘幽姑’的信徒,必然缺乏足够的安全感,会时刻警惕意外发生。 “按照这个逻辑,他寻求解决办法的同时,肯定会加强自己周围的防御,一有不对,就依靠人数拖延时间,自己趁机逃出红石集。” 白晨附和了一句: “正常人类,越是害怕,越是会把能抓到的力量都放在身边。” 龙悦红渐渐明白了过来: “这种时候,安赫巴斯肯定不敢分散手下,让他们到别的地方做伪装,因为他戒备的对象不是我们,是警惕教派,他身边的人有不小概率直接出卖他的藏身地,让他的布置轻易就被瓦解。 “这一来,还不如把大家都放在身边,至少还能驱使他们之中一部分拖延时间。” 蒋白棉轻轻颔首: “差不多就是这样。” 商见曜提出了另外一种可能: “安赫巴斯可以把属于红石集的手下放在一个地方,自己和外来的流亡者藏在另一个地方。那些流亡者应该都不是‘幽姑’的信徒,不太会出卖他。” “不错。”蒋白棉赞许点头,“如果安赫巴斯不是红石集的镇民,警惕教派的教众,那他很可能这么选择,可以他的警惕,他会完全放心那些外来的流亡者?他又不会像你一样交‘朋友’,让洛佩斯变得足够可靠。” 白晨跟着说道: 恶魔校草遇上校花公主 “我见过太多非常依赖雇佣兵的小势力,他们最好的结果就是被雇佣兵先抢一遍再保护。” 嗯,安赫巴斯如果准备出逃,必然会带上多年积攒的物资,那些外来流亡者为什么不直接抢了他,离开红石集,到别的地方去?灰土这么大,手上又握着那么多物资,有的是容身之处……龙悦红略一思考就确定安赫巴斯不会这么选择。 “好了。”蒋白棉一合双掌道,“我们轮流监控湖畔停车场,观察变化,等待机会。” 说话间,她拿起放在旁边的军用望远镜,递给龙悦红道: “你先来。” 龙悦红略有点兴奋地接过望远镜,边走向窗框已经脱落的扶栏处,边疑惑说道: “为什么不直接让商见曜找上门去,和安赫巴斯‘交朋友’? “反正那批军火已经变成了烫手的山芋,还不如交给我们处理。” 蒋白棉笑了笑: “这是让你们不要太依赖商见曜的能力,可以用正常办法解决的就尽量用正常办法,这能有效提升你们。再说,红石集的混乱,你们也看到了,多留点底牌是好事。” 组长,不用说“你们”,你可以直接报我的电子卡编号……龙悦红在心里默默回了一句。 他监控湖畔停车场时,蒋白棉对商见曜、白晨道: “找地方坐下,养精蓄锐。” 一次次轮换后,天色逐渐黯淡了下来,冬日的夜晚早早降临了。 “旧调小组”已经更换了望远镜,用上了夜视仪。 查理九世之梦之都 梦想03 大概晚上十点的样子,负责监控的白晨低声道: “有动静。” 她没有刻意大声,因为她知道组长可以通过观察商见曜、龙悦红的反应确定情况。 果然,龙悦红、商见曜走向窗边时,蒋白棉也跟了过来。 借助有望远功能的夜视仪,他们发现湖畔停车场开出来两辆车。 一辆是洛佩斯之前坐的那辆土黄色全地形车,一辆是红黑配色的轻型卡车。 这两辆车一前一后,沿还算完好的那些道路,往城市废墟东边开去。 “这是让外来流亡者去取出那批军火,准备捐赠给镇卫队?”蒋白棉若有所思地猜测道。 “要追上去吗?”龙悦红有点激动。 追上去就能找到那批军火,找到那批军火就有机会换到军用外骨骼装置,换到军用外骨骼装置就能极大提高他的生存能力。 蒋白棉笑了一声: “怎么追?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長夜餘火 線上看-第八十九章 “面癱”(求保底月票)熱推

小說推薦 – 長夜餘火 – 长夜余火 门后的布兰德颇为诧异: “赫维格死了?” 不等韩望获回答,他哈哈笑道: “可惜,我已经成为‘幽暗者’,要不然真该喝一杯最初城产的美酒,庆祝一下。” 赫维格这么讨人厌?龙悦红旁听得一阵咋舌。 布兰德很快收住了笑声,隐带叹息地说道: “自从进入这个房间,我就再也没有出去过。 “这一点,宋警示者可以作证。” 宋何点了点头: “立誓成为‘幽暗者’,就意味着从此归于幽暗,远离人世。 “这是在执岁面前许下的诺言,违背等于渎神,我相信布兰德不会这么做。” 爱妻入骨:独占第一冷少 他顿了一下又道: “我的房间就在前面一点,我没发现布兰德有离开过。” 他这是在用自己的信誉做保证。 而他在红石集,是最有信誉的几个人之一。 “那我没有问题了。”韩望获选择相信。 谭杰没有说话。 门后的布兰德吸了口气,缓缓吐出道: “痛恨赫维格的人有很多,他们之中偶然出现一个觉醒者不算太奇怪。 “另外,地底的迪马尔科也有嫌疑。 “你们离开吧,我快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韩望获看了谭杰一眼,见他没有反对,遂开口说道: “我们先回大厅。” 在宋何引领下,他们一步步远离了布兰德苦修的那个房间。 蒋白棉回头望去,只见那扇暗红的木门后,一片沉寂,再无声响。 进入大厅,巴兹最先感慨道: “没想到当初那些事情竟然是布兰德做的,觉醒者真是可怕啊。” 作为赫维格的心腹,他也知道不少关于觉醒者的事情,只是从没有像今天一样,如此深入地了解过。 宋何望向他,微微点头: “你继续去找维耶尔吧。” 巴兹不笨,明白警示者不想让自己听到接下来的谈话,于是对商见曜挥了挥手,笑着说道: “这次我一定要赢维耶尔。” 说完,他戴上了那张铁黑色的面具。 “加油!”商见曜诚恳回应。 他没有掩饰自己想参与进去的冲动。 等到巴兹离开大厅,宋何改用灰土语,对谭杰道: “你们随时可以来找布兰德复仇,只是需要提前告知我一声。” “好的,警示者。”谭杰冷静回答道,“我需要回去和他们商量一下。” 宋何转而问道: “你什么时候觉醒的?” “一年多前。”谭杰坦然回答。 商见曜好奇插嘴道: “你付出的代价是不是没有情绪?” “说多少次了,不能问觉醒者付出的代价是什么!”蒋白棉当即责骂道,“刚才面对布兰德时,他明显是有情绪的。” 组长,我觉得你在和商见曜一唱一和……龙悦红在旁边腹诽起来。 他侧头看了眼白晨,发现这位个子娇小的同伴嘴角隐含笑意。 谭杰沉默了几秒道: “我的代价不会被人针对,你们可以随意讨论。 “我付出的是做表情的能力。”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長夜餘火 愛潛水的烏賊-第八十八章 平靜難得(求保底月票)相伴

小說推薦 – 長夜餘火 – 长夜余火 “安赫巴斯的弟弟?”蒋白棉确认般反问了一句。 她一下明白了安赫巴斯关于警惕教派觉醒者的那些情报是从哪里来的。 韩望获非常肯定地点头: “对,我记得很清楚。” 他话音刚落,谭杰突然吐出了一个名字: “巴兹。” 巴兹这个时候正在警惕教堂内。 而他是指认安赫巴斯的关键证人。 守在门口的商见曜一言不发,已是转过身体,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蒋白棉当机立断道: “去教堂。” 虽然她不认为那位“幽暗者”布兰德会在教堂内暗杀巴兹——那实在太侮辱警惕教派其余神职者的智商了,而且,执岁“幽姑”真的可能有注视这边,但涉及觉醒者的事情,谁也没法打包票,毕竟不知道对方究竟付出的是什么代价,万一像商见曜这样,脑子一抽就把人给弄没了呢? 韩望获没有反对,和谭杰一起,出了旅馆营地,上了自己那辆车。 他的车属于常见的黑色越野,看起来破破烂烂的,仿佛随时会报废。 两辆车六个人很快抵达了堡垒一样的警惕教堂,进了那个以危险红色为主夹杂神圣金黄的大厅。 看了眼那个白门半开,女性身影藏在后方幽暗内的符号一样,蒋白棉根据感应,寻找起躲藏着的教堂守卫们。 就在这时,商见曜和韩望获同时大喊出声。 后者喊的是: “主教阁下!” 前者喊的是: “着火了!” 谭杰面无表情地在两人间来回扫了一遍,闭上了嘴巴。 这确实是找人的最快办法……让人自己出来,而不是找他……蒋白棉眼眸上转,叹了口气。 不到一分钟,套着黑色罩袍,鬓角略显斑白的警示者宋何从大厅侧面进来,环顾了一圈,沉稳问道: “韩队长,有什么事情吗?” 商见曜抢在韩望获回答前问道: “巴兹呢?” “在和维耶尔交流躲藏的技巧。”宋何平静说道。 喊……这时,龙悦红默默在心里说了一个字。 他刚转过这么一个念头,商见曜就扯开嗓子,大声喊道: “巴兹!” 很快,戴着铁黑色面具的巴兹小跑进了大厅,欣喜说道: 超级小道士 老衲不念经 “你又来了?” 这可是好朋友! 商见曜皱眉问道: “我刚才喊‘着火了’,你为什么不出来?” 巴兹一点不带磕巴地回答道: “不能盲目地相信。” “很警惕。”商见曜表扬了一句,转而说道,“你把面具摘了,我得看看你是不是本人,不能盲目地相信。” 巴兹没有异议,摘掉铁面具,露出那张多有雀斑的略方脸孔。 商见曜满意点头。 “维耶尔呢?”宋何耐心等到他们对话结束,才侧头看向巴兹,随口问了一句。 “他躲起来了,我正在找他。”说话间,巴兹左顾右盼,仿佛在寻找维耶尔的踪迹。 宋何转过脑袋,再次发问: “你们究竟有什么事情?” 长相颇凶的韩望获诚实说道: “宋警示者,我们想见‘幽暗者’布兰德。” “‘幽暗者’在神的注视下苦修,非特殊情况,不能见人。”宋何平心静气地解释道。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