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96mu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 流連山竹-第七百二十二章 束手無策急等待熱推-6q9mu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魏徵。
或许在他的眼中。
这些各国使节们,犹如一群不懂礼数之辈。
可是。
他心里也知道,当下如果真要是不解决今日之事,唐国必将遭到各国兵马的袭击。
而且。
就连西域之西的国家,也都开始加入了进来。
可想而知。
这是一场有计划有预谋的大事件。
唐国已是派出不少的武将离京,往着唐国边境而去。
而最大的威胁,有三。
一乃是吐蕃国。
二乃是突厥。
三就是这高句丽国了。
就好比这高句丽国。
仅这么大点的地盘,每过几年,总要搞出点事情来。
说来。
高句丽国,离着唐国虽近,但因为地处东北方向,那里只有半年的时间可以派兵马前往。
而后的半年,天气寒冷,更有长达四个月的时间,更是冰雪封天一般。
哪怕唐国真是有心想要对高句丽国动武,也得提前好几年计划布置。
而此次。
诸国却是狼子野心,早已是勾结在了一块。
更是在这一次,暗地里打着旗号来唐国都城朝拜,实则是过来逼迫的。
只要唐国不同意他们的要求,那势必会发生战乱。
渊盖苏文看了看魏徵,冷笑道:“听说你乃是唐国最为硬气的官员,我盖苏文还真想见识一下唐国最硬气的官员,到底有多硬气。”
渊盖苏文的话,看来这是想要当场发飙了啊。
不过。
魏徵却是不接招,“我央央九州大地,历经几千年传承,从无到有,从结绳记事到如今文明宇宙。我唐国文化鼎盛,诗词歌赋誉满天下,即便你高句丽国的文字,也都是从我唐国所出,大对卢能言我唐国话,想来也是从中学了不少我唐国的东西去吧?”
魏徵之言。
说来算是扳回一局。
华夏自从有了文明开始,从茹毛饮血的状态,到有了文字。
后有建立了国都,成为一个文明古国。
随着时间变迁,各朝也一直都在寻求着变化。
到了如今唐时期,也都是如此。
虽在汉开始,就以儒法为尊。
但各国也都时不时派出一些使团前来华夏,学习儒家学说。
不止是高句丽,百济,新罗等国。
哪怕就是西域诸国,突厥等国,也都经常派出一些使团,前来华夏之地学习。
可当下。
却是前来问责,这可这叫吃了主家的饭,却是要砸主家的锅了。
渊盖苏文被魏徵一言给顶到了墙角,愣是不知道怎么回话了。
着实。
渊盖苏文能言唐国话,自然是学了唐国的语言了。
甚至。
他当权于高句丽后,更是大量研究着唐国的各种。
从文化,到军事,再到一些技术等。
当下的唐国。
依着他的推测,只要给唐国再有几十年的时间,他高句丽国必亡。
有着如此一个大国盘踞在身边,他渊盖苏文可不想看到这样的一个结果。
所以。
这一次的诸国密谋之事,他渊盖苏文乃是第一个同意的。
而且。
西突厥的人,更是把西域之西的波斯国也都拉了过来。
更甚至,还把戒日王朝的几个国家拉了进来。
可想而知。
这突厥想要亡唐国之心不坠啊。
此时。
突厥的使团当中,一位使节却是站了出来道:“唐国如何,在场的诸位心知肚明,什么文化不文化,在我们的眼中,谁的拳头大,谁就最大。”
“对,谁的拳头大,谁就最大,唐国坐拥如此富庶之地,为什么还要攻击其他国家?”此时,西域之西一国使节也随即大声附和。
说来。
这些国家,与唐国并无任何的纠葛。
可这一次。
却是被突厥人给拉了进来。
估计也是想对唐国下手了。
毕竟。
唐国的瓷器也好,还是茶叶也罢,更甚至,还有着唐国最为保秘的丝绸。
这些东西,在他们的国度里,乃是最为上层的人才能用得起的。
就更别说唐国地处富庶了。
如此多的国家联合,他们所冲的,必然是这些东西,说一道万,全是为了利益而来。
魏徵听到这么一席话,也知道再说下去也是白说了。
与着一群野人一般的人说文化,说文明,那还不如对牛弹琴呢。
宝座之上的李世民。
听到那突厥人的话后,心中大怒。
什么谁的拳头最大,谁就是老大。
可当下的局势,却是迫使得李世民心中暗暗咽下了这口恶气。
这就犹如当年自己刚登上皇位当年,与这突厥颉利、突利二位可汗来了一次渭水之盟,这也使得他蛰伏了好几年,这才报得此仇。
而这一次。
比之上一次,来得更为凶险。
稍有一些异常,就有可能导致唐国边境战火连天。
而且。
李世民从边境传回来的消息当中,也看出了,这近二百个国家,所有的兵力加起来,乃是唐国兵力的五倍有余。
如此多的兵力屯集于边境。
这真要是战事一起。
不用想就知道唐国必败。
如给唐国三年的时间,说不定到也不怕。
可这匆匆之下,粮草等后勤都还没来得及运送,这仗可真打不得。
李世民心中暗恨,随即又是看了看文官一系的人,希望这些文官们,在此时能站出来好好与这诸国使节理论一番。
哪怕争取一些时间,也是可以的。
可随着李世民再一次看向文官一系的人之后。
所有的文官。
包括他的小舅子长孙无忌,也都低着头,根本不敢站出来与这些诸国使节们辩上一辩。
此时。
李世民终于是领会了钟文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了。
文官,那只不过是文官,当战事一起之后,他们的脑袋,比谁都低得快。
曾经。
如果像今日这般的事情发生。
文官一系的人,必然会谏言说和亲和亲。
可几次的谏言之后,李世民听从了钟文的话,否决一切和亲之政策。
哪怕唐国任何一个平民百姓之女,都不允许和亲。
这也使得李世民以前曾在朝堂之上发了话,任何人不得议和亲之事,更是颁布了法令,和亲之事谁要敢再提,直接降爵降职。
所以。
今日这朝堂之上,任何人也都没再提议和和亲之事。
而且。
这些文官们哪一个都精明的很,知道此时不是说话之际,所以,只能低着头,希望这事不要落到他们的头上来。
李世民环视了一遍这些文臣后。
心中即无奈,又痛恨。
最终,只得看向那些武将们了。
能说话的武将,除了爵职最高的程咬金之外,连一个可用之人都没有了。
正当李世民看向武将一系人之时。
一位中郎将却是站了出来怒喝道:“尔等诸国想来早已密谋多年,要不然,此次来我唐国说是朝拜,却是打着如此大旗,就是为了想要逼迫我唐国国君,狼子野心,昭然可见。即然尔等早已是有此预谋,而我唐国人也从不惧战,如尔等想打,我苏定方定当奉陪。”
此中郎将,乃是左卫中郎将苏定方。
苏定方。
可以说乃是一位骁勇善战之人。
当年。
为了突袭突厥牙帐,那可是直接带着数百人就敢直入突厥内部。
可想而知。
苏定方除了有勇之外,更是有谋之人。
当苏定方一言而出之后。
突厥一方的数十名使节听到苏定方一名之后,惊得连连倒退了一步。
苏定方之名。
在草原之上,那绝对是如雷贯耳。
即便是草原上的小娃,都听闻过苏定方这个名字。
只要谁在草原上说一句苏定方来了。
估计所有的草原之民,都会立马纵马逃离。
更有甚者,还会直接跪服于地上。
苏定方的大名,放在草原之上,可以说能做到夜止童啼了。
此刻。
吐蕃使节东禄赞却很是冷静的看着这位即不年轻,也不年老的唐国将军,心中却是在衡量着眼前的这位如贯耳一般的苏定方。
苏定方敢以数百兵力,就敢带兵直闯突厥可汗的牙帐。
这对于东禄赞来说。
这样的人,才是可怕。
虽吐蕃国地处高原。
如眼前的这个将军,也如当年一般,带着数百骑兵直奔他们的逻些城,那这后可不可想像。
而且。
吐蕃地广人稀。
想要突袭逻些城,那绝对比突袭突厥可汗的牙账,却是来得更为便捷。
顿时。
东禄赞心中多了一些警惕,心中暗暗记下此事,待回去之后,好把他心中的担忧传回吐蕃。
随着苏定方的一言之后。
朝堂之上的武将们,也纷纷大声的训斥着这些诸国使节们。
武将不怕打仗,就怕没仗可打。
就好比苏定方。
虽有突袭突厥之功,可却是因为劫掠了突厥之事,一直得不到重用。
依着他的功劳,少说也得封个大将军之职,甚至,连爵位至少也得是一位县公吧。
可到了如今。
苏定方也只是一个县男的爵位,更只是一位左卫中郎将。
先不说苏定方了。
在长安的这些将军们,除了程咬金已是到了顶之外。
又有多少个不希望打仗的?
只有战争,他们才有官升,有爵可封。
天下太平,可就无法做到封妻荫子了。
谁不想高官厚爵的?
可是。
宝座上的李世民,听着苏定方之言,以及诸武将们的附和声之后,心中虽喜,可却又是头疼的不行。
这仗断然是不可能打。
真要边境战事一起,唐国必输的。
此刻。
李世民真心希望。
钟文能在此时回到长安,好解决当下的这个困局。
李世民心中。
从未有过这种迫切的希望。
以前。
李世民还期望着朝堂之上的这些文臣武将们,能帮他解决问题。
可当下,武将们已是派了出去守着边境了。
而这些文臣们,除了在自家闹来闹去,却是不敢与这些诸国使节们论上一个是非来。
更或者,有些人还选择闭口不言,就当这事没发生一样。
至此。
李世民终于是明白,文臣靠不住。
能靠得住的,只有钟文这个在他心目中地位直线上升的人了。

rh2cw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唐朝第一道士 流連山竹-第七百一十四章 獨戰水妖驚現魂展示-nzeza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此时。
伯溪瞧着水妖他们四人,冷言讥讽道:“哈哈,想要朱果,你是不可能得到了。就你这阴阳人,还是早点投胎去吧,看得我都恶心的很啊。”
伯溪的自信。
自然是来自于他们三人了。
自己己方就算是再差,也完可以力抗水妖四人的。
更何况。
钟文同样也是一位武道之境七层的高手。
“看来,你们是找死!给我杀!”水妖见伯溪如此揭他的短,顿时大怒,大声一喝后,就直扑钟文三人。
理竺见此情况。
也是手中拿着宝剑,迎了上去。
随之。
钟文与伯溪二人纷纷拿着武器,迎了上去。
四打三。
当理竺对上水妖之后,直接就被压在下风。
顿时,钟文直接一个纵身上了半空之中,手中的追龙枪也随之组合在了一块。
“二师傅,你去杀了他们,我来对付他。”身在半空中的钟文,把陨铁宝剑往着龙泉观观墙之上一丢,身子下落之时,向着理竺喊了一声。
随之。
钟文拿着追龙枪直扑水妖。
钟文的本意。
就是想试一试三荒之主的水妖,到底强到何种地步。
能把自己的二师傅压在下风,足可见水妖的战力,比自己的二师傅要强上不少。
如此一个强劲的对手,钟文自然是要试上一试的。
更何况。
钟文的想法,今日无论如何,都得把这水荒四人留下。
否则,太一门弟子以及龙泉观中的道人,甚到家属的下场,必将是血流成河。
为了太一门,为了龙泉观。
钟文怎么的也要拼一拼。
哪怕打不过,也得试上一试。
当钟文手持追龙枪下落之后,枪尖直递水妖。
理竺闻声后。
心中虽有些担心。
但理竺也知道,自己的境界与弟子相差无几。
甚至,二人曾经在比试之时,连他这个二师傅都无法打过这个弟子。
心中同时也知道钟文的担忧,随之纵身往着那位武道之境三层高手扑去。
武道之境的颠峰之战。
那动静,绝对不小。
随着钟文与水妖战在一起之后。
钟文同样被水妖给压在了下风。
而且。
随着水妖的招式变化不断,更是让钟文无法捉摸到其路数。
哪怕理竺伯溪与钟文曾经讲述过水妖的功法剑法等,可真要是打将在了一块,曾经所言的路数,在此刻好像变得一切都没有了一般。
“砰砰砰”
二人的对战。
从地面,打到了半空之中。
又从半空之中,打到了地面。
就连龙泉观大片的观墙,都被强大的内气给轰塌了。
动静大到连龙泉村的村民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纷纷从家中走了出来,想探究一下龙泉观方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王祖,观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怎么这么大的动静啊?不会是地龙翻身吧?”一村民向着村中年岁最高的老者问道。
“我也不知啊,要不大家一起去看看吧。”那老者耳朵虽不怎么好,但也听见了龙泉观方向的动静。
村民们不知龙泉观方向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对于自己的东家,自然是要去看上一看的。
随着龙泉村的村民集合不少的汉子后,纷纷打起了火把,往着龙泉观方向的小道行去。
可这半路还没到后。
他们就听见了兵器交碰的声音。
随着他们越往前走去,这兵器交碰的声音,越发的明了。
渐渐的。
当他们离着龙泉观还有二十来丈后,却是瞧见了一幕让他们此生无法拭去的景像。
半空之上,数个人影拿着武器在打架。
如此场面。
使得这些村民们都吓得还以为出现了鬼怪一般。
顿时。
村民们都慌乱的把火把都丢弃在了小道之上,慌不择路的奔下山去了。
谁也没想到。
龙泉观方向的动静,是因为有高人在拼杀。
而且。
这样的高人拼杀,还是如神仙一般可以在半空之中飞跃。
村民们一奔回村中后,纷纷躲入自家屋中,大气不敢喘。
而此时。
钟文与着水妖已是拼斗了一刻来钟。
一刻来钟的时间,钟文一直被压得抬不起头来。
甚至。
身上都已是多了两道伤口。
好在伤口不深,否则的话,钟文估计流血都怕是要流不少了。
一刻来钟的时间。
二人的交战,已是过了三百招了。
三百招的拼斗,这让水妖对钟文大为震惊。
哪怕就在刚才,他水荒中的那名武道之境三层的高手被理竺斩杀,他都不震惊。
水妖震惊的是眼前的这个与自己拼斗的年轻人,境界如他一般,同样乃是武道之境七层。
而且,还能在自己的手上走出三百招之数。
放在以往。
水妖绝对不相信。
可眼下犹如见了鬼一般,不得不让他相信了。
下此同时。
与着伯溪交战的云舒。
虽打得平分秋色,但当她知道,再这样打下去,自己必受伤。
本来。
云舒身上就有伤在身,一直也没有恢复过来。
而与她拼杀的伯溪,哪怕只是突破到武道之境六层不久,也是让她倍感压力。
更保况。
自己一方已是有一位武道之境三层的高手被理竺斩杀了。
只要她们一方的那位武道之境五层的高手被理竺斩杀,接下来必然会是他云舒了。
云舒心中后悔跟着水妖从水荒出来了。
如果不是自己执意要跟着水妖出来,也不至于落到如此的境地。
如她未有受伤的情况之下,到是能在三五百招之内,把伯溪斩于剑下。
毕竟,云舒乃是一位老牌的武道之境六层高手了。
而理竺。
此刻正与着水荒中的那位武道之境五层的正在博杀着。
说话水荒中的那位武道之境三层高手,在理竺的手上,连二十招都没有走出,就被理竺一剑给斩杀了。
可以说。
这还是理竺放了水的情况之下,用了二十招才把他给斩杀。
而当下。
哪怕对方是一位武道之境五层的高手,他在理竺的手上,估计也是走不出五十招之数的。
此刻。
他心中已是生出要逃离的想法来了。
可正当他心中生出要逃离想法出来之时,理竺的剑,已是到了他的跟前。
“扑”的一声。
宝剑直透其心脏而出。
随之。
理竺一个闪身,剑走血喷。
“荒主,救我!!!”武道之境五层高手,就这么被理竺一剑给杀了。
到了他如今的成就,本可以逍遥一生。
可最终的结果,也逃离不了被人斩杀的结局。
至此。
水荒十多名高手,到如今也只余水妖和云舒二人了。
水妖闻声后,向着钟文刺了剑,回头看见那副场面之后,心中更是大恨。
顿时。
水妖也不再保留,在喝一声,“水幕临天”。
随着水妖的大招一出。
钟文突然感觉,自己身处于一片海洋的世界一般。
这是幻境。
钟文第一个念头,就已是知晓了。
水妖的剑法之中,与他一般,有着幻境一般的效果。
这让钟文内气紧催,一眨眼之间,幻境消失。
可就在幻境消失之际,水妖的长剑已是快要到了钟文的胸前了。
此时。
不管是钟文,甚至连理竺,伯溪二人都被水妖这一剑给吓得纷纷纵过去想要帮钟文。
如此惊魂的一幕。
如果水妖的长剑刺中钟文左胸。
估计钟文不死也得死了。
就在钟文惊魂之时,内气再一次的催动,往着脚底而去。
内气从脚底急速喷发,身形开始往后飞退。
可是,就算是钟文飞退的再快,水妖的剑依然离着钟文左胸也仅有三寸之距。
飞退之中,钟文手中的追龙枪,也随之动了,追龙枪立马就横在了左胸之前。
“叮~~”
惊险。
异常的惊险。
理竺与伯溪二人见钟文无事,心中也是后怕不已。
而此时。
钟文被水妖这一剑的力道,送至了前殿,正当钟文双脚一碰触到前殿墙壁后,随之内气灌注,往着前殿墙壁之上一蹬,身子开始极速的往前旋转而去,追龙枪在前,身体在后。
此招。
乃是钟文所创的追魂枪法中极致的一式了。
到目前为止。
钟文还没有给这一式命名。
可想而知。
此一式枪法,在钟文的心里,到底有多重要了。
随着钟文以着如此极速的速度直扑水妖之时。
水妖身在半空之中,也是被钟文如此一枪惊得纵身飞退而去。
从庞博的内气,水妖就能判断眼前的这个小道士,这一式枪法到底有多强大了。
随着钟文极速飞进之时,地面也好,还是周围也罢。
到处都是杂草枯枝树叶在飞舞。
如此霸道的一枪。
水妖没有这个自信能够受得住这一枪,所以只得选择回退避让。
“师兄,杀了她,赶紧去帮小文。”伯溪见钟文使出了这么强的一式大招,知道钟文这是把压箱底的招式都用上了。
如果此招此式不见效,那只能三人一起合力攻击水妖了。
随着伯溪的话一落。
云舒心中顿生去意。
本就有些后悔出来的她。
当面对理竺师兄弟之时,她更是不可能敌得过了。
况且,自己也只是比伯溪的身手强上那一些些罢了。
二人打到现在,也只是伯仲之间。
可有着理竺的加入,云舒她深知自己此次必死无疑了。
理竺一闻话后,也不多言,拿着宝剑直扑云舒。
自己弟子一人独战水荒之主水妖,如果再这么打下去,自己这个弟子可不一定能抗得住了。
他也深知自己师弟之言,只有把眼前的云舒杀了,他们三人才有机会合力把水妖斩杀。
就刚才水妖那一剑,就差一点出了事。
如果再不加快速度。
结果说不定就得改变了。

bkemj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 線上看-第七百一十二章 影子出手受刀傷分享-scuue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什么人!胆敢在此闹事!”随着那些武侯们奔进惠利酒楼后,此时的惠利酒楼之内,早已是狼藉一片。
众多的伙计倒在地上,嘴里吐着鲜血。
甚至,还有着一些食客都被伤及了。
就在刚才。
那些高句丽人,在见到唐国人大骂高句丽人野蛮等不好之词之时,就已是再一次的动了手了。
这不。
惠利酒楼之中。
除了那十来名高句丽人之外,在场的人,基本没有一个完人了。
武侯们瞧着当下的情况,纷纷拿着武器,围着那十来名高句丽人。
敢在惠利酒楼动武。
他们这些武侯们当然知道这是什么后果。
可是。
眼前的这些高句丽人,冒似从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甚至连正眼都不带瞧他们一眼。
以那中年人为首的高句丽人,眯着眼睛,瞧着大门处的那些武侯们。
不回话,也不退。
冒似好像在等谁一样。
片刻之后。
甚至还有人搬了一把椅子过来,那位中年人直接坐了下来。
如此情况。
使得那些武侯们也不知道当下该如何处置了。
长安城中,有着不少的使团。
眼前的这些高句丽人,武侯们也知道,这些必然是高句丽使团中人。
毕竟。
高句丽人,一般是不会出现在长安城的。
即便是出现了,也不可能来到这惠利酒楼。
说来。
在长安城中,百济,新罗国的人有不少,可就唯独这高句丽人却是少之又少,甚至有时候你都见不到一个。
正当武侯们不知道该如何处置这件事情之时,一位将军模样之人,领着数百武侯奔了过来。
“高句丽人呢!”那将领一奔至惠利酒楼大门之处,大声的向着门内的武侯大声喝道。
“回将军,高句丽人在这里!”众武侯闻声后,知道来人乃是他们武侯卫的上司中郎将。
此名中郎将不是别人。
正是赫赫有名的苏定方。
只不过。
苏定方虽有军功,更有战功,可依然还是这左武侯卫的中郎将。
随着苏定方进了酒楼之内,瞧着当下的场面后,心中也是一惊。
敢来惠利酒楼闹事,那真叫老寿星吃砒霜,找死啊!
“你们是何人,胆敢在长安城闹事,给我抓起来!”苏定方知道,惠利酒楼之事要是处理不好,到时候可就真要出大事了。
而且。
身为左武侯卫的中郎将,本就是处置这些事情的将领。
这是他的职责。
“谁敢!!!”那些高句丽人,见一名将军一来,就说要抓他们,那十数人纷纷拔出兵器,围在那中年人身边警惕。
苏定方见对方敢拔出刀剑出来,心中更是一惊。
高句丽人敢如此大胆,敢在这长安城之中行凶,而且在面对自己他们一方武侯之时,还敢拔出兵器。
可想而知,这是有恃无恐,更有可能是有备而来啊。
而此时。
惠利酒楼外边不远处。
更有着三百来名,所有高句丽使团人员,冒似好像得到了什么命令似的,手里拿着刀剑,正往着惠利酒楼而来呢。
“我叫渊盖苏文。”那名中年人,突然出言说道。
苏定方一听这个名字之后,也是一愣。
据他回想。
此次高句丽的使团之中,好像确实有这么一个名字。
随着苏定方细细想来之后,这才发现,眼前的这个自称自己叫渊盖苏文之人,乃是高句凡的大对卢。
高句丽的大对卢是什么,苏定方当然是知道的。
大对卢,在高句丽,那可以说相当于宰相之职了。
而且。
当下的高句丽,虽说有国王。
高句丽的国王荣留王,等同于一个傀儡一般的存在。
整个高句丽的军政大事,均是被眼前的这位大对卢渊盖苏文给撑控着,甚至,渊盖苏文想要高句丽换一个国王,也都只需要一句话罢了。
掌握着整个高句丽的政事,以及军备。
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更何况。
当今高句丽的情况,着实有些摸不清,道不明的。
回想后的苏定方,冷眼瞧着坐在酒楼内的渊盖苏文,怒声道:“你身为高句丽使团的使者,到我唐国之地,不尊我唐国律法,打杀我唐国子民,难道真当长安城是你高句丽的吗?”
“我盖苏文从来就没说过这等话,此话乃是你自己说的。今日,我们只是想来这惠利酒楼进食罢了,你可知,这些贱民即要下我们的兵器,又指骂于我们为野蛮之人,放在你的身上,你会作何?”渊盖苏文,根本没有拿正眼瞧苏定方。
一个中郎将,还真没有放在他的眼中。
即便是朝中的国公之爵的大将军前来,估计也不在他渊盖苏文的眼中吧。
怎么说。
他渊盖苏文也是一国之大对卢,更是掌管着高句丽的军政大事。
更何况。
渊盖苏文本就看不起唐国人。
前朝。
杨广征调将士和众多的民夫,对高句丽几次攻打,没有哪一次成功过。
即便此时的唐国。
在渊盖苏文的眼中,还不如前朝呢。
当下的唐国,虽国力强盛,但对外的战事着实不少。
特别是西域诸国,以及西突厥。
而且。
还要随时防范着突厥各部的联合。
总之,唐国的麻烦事诸多,即便此时唐国有此心要对高句丽动武,他渊盖苏文也觉得唐国有心也无力。
而且。
渊盖苏文从他父亲继承了这高句丽的大对卢之后,更是把控着高句丽的所有军机大事。
更是开始准备欲要对唐国辽东边境进行试探呢。
要不然。
此次他也不会前来唐国朝拜什么天可汗。
“哼,野蛮,难道你高句丽之地不是属于野蛮之地吗?”苏定方瞧着地上躺着的伤者,心中想着得赶紧把此事化小,要不然,惠利酒楼背后之人得知后,这事可就真要闹大了。
可是。
苏定方并不知道。
也因为他这一句野蛮二字,那高句丽人,直接一个纵身而来,一拳轰在了苏定方的胸前。
“砰”的一声后。
苏定方直接被砸向后方的将士身上,撞倒一大片。
“你!!!”苏定方被后面的将士卸去了不少的力道,可依然感受到了胸口的疼痛,大吐出一口鲜血来。
“我渊盖苏文是一个文明人,但要是谁要敢说我是野蛮人,那我就野蛮一次又如何?”渊盖苏文根本不怕眼前的是中郎将也好,还是什么国公大将军。
更是放出话来,谁要叫他一声野蛮人,他就野蛮一次。
就好比这酒楼内躺着的众人一般。
酒楼外。
一些隐没于百姓之中的百骑司人员,瞧着当下的情况后,顿时奔走。
随着消息逐层上报。
最终。
消息到了王内侍手中。
“高句丽?难道是那位渊盖苏文?”当王内侍得了一百骑司人员的汇报后,心中甚是不解。
随之。
王内侍走向影子所在位置而去。
“影子,高句丽人在惠利酒楼闹事,闻百骑司人来报说,惠来酒楼中已是伤了不少人,就连苏定方也给伤了,看来,那高句丽的渊盖苏文来意不善啊。”王内侍一见到影子后,直接说道。
“渊盖苏文?惠利酒楼?不好!”当影子听到渊盖苏文之人后,到也没放在心上,可是当他听到惠利酒楼后,却是大喝一声不好。
“你守着宫城,我去会一会那渊盖苏文。”话一落的影子,也不顾这是白天,直接一个纵身就已是离去,往着宫城之外飞奔。
片刻之后。
影子来到了惠利酒楼之外。
入了酒楼内之后,影子顿生警惕。
为何?
原因是因为影子发现,渊盖苏文的身上,散发出一股庞大的内气。
影子着实没想到。
渊盖苏文也是一名武修,而且其境界冒似比自己还高。
在高句丽使团来到长安之时,影子观察过高句丽的使团人员。
可现在。
却是突然发现渊盖苏文乃是一名高手之后,这就不得不让影子顿生警惕之色来了。
“盖苏文,你难道不知道,此地乃我唐国都城,你身为武道之人,难道不知道有些规矩却是破不得吗?”影子站定后,盯着渊盖苏文出声道。
“哈哈,我道是谁来了呢,原来是唐国宫城的守护者影子,怎么?难道我高句丽人就得受到你们唐国人的欺辱不成吗?难道就不允许我们高句丽人比你们唐国人高上那么一等吗?”渊盖苏文见来人是影子后,冷笑道。
是的。
是冷笑。
对于影子,渊盖苏文怎么会不知道。
就如影子心中忌惮一般,渊盖苏文就是一名武修,而且境界比影子都要高上许多。
这才是渊盖苏文安定的坐在那儿,其至连影子来了,都没有好话来应对。
“此地不是你能来的,即然你代表着高句丽前来朝拜我唐国天可汗,那么就请遵守我唐国的律法,否则,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影子虽不知道渊盖苏文的境界身手有多厉害,但眼下他却是得赶紧把这渊盖苏文给弄走。
否则,在惠利酒楼闹将大了,那势必会大乱。
“即然你不客气,那我盖苏文到是想要领教一下你的不客气。”渊盖苏文根本不与影子多话。
直接一个急窜,双手直接挥掌轰向了影子。
“砰砰砰”
影子着实没想到。
渊盖苏文胆敢动手,而且见面二话不说就对自己动手,只得挥掌与之对战了起来。
几招之后。
影子发觉渊盖苏文内气庞博,宝剑也随之出了鞘。
反观渊盖苏文。
见影子的宝剑都出了鞘。
那更是激起了他的斗志,纵身回退,从一名随从的手中,拔出了自己的宝刀出来。

eqfsw精彩言情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 流連山竹-第七百一十一章 高句麗將耍蠻橫閲讀-jdme1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随着菜肴一上桌后。
顿时。
这些番邦人,就犹如见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一般,开始大肆抢食了起来,根本不管这里是什么场合,又有什么人看着他们。
“怎么样?这些人肯定是没有吃过我们唐国的美食的,一会,你可得好好宰一宰他们不可。”那位小官,瞧着他所带来的这些使团人员吃像后,笑着向掌柜的说道。
“你放心,我惠字一系酒楼,依照郡王的指示,番邦人虽说也招待,但只要是番邦人不给钱这事,嘿嘿,我家郡王曾经可是说过了,谁要是敢不给钱,要么就送到扶桑去挖石头去,要么百倍赔偿,他们要是敢不给钱,想来你是知道后果的吧。”掌柜的也是一边笑着,一边看着。
在长安城。
惠字一系酒楼所属谁的,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不要说这些番邦人了,哪怕是朝中大臣前来吃饭,照样也得给钱。
甚至。
连宫中贵人前来,也是一样得收钱。
只不过是像征性的收上一些,并不会真如菜价一般的收取。
毕竟,人家是宫中的贵人。
惠字一系酒楼的大掌柜徐福再傻,他也知道怎么做的。
哪怕曾经有着钟文的话,徐福也不可能真的百分百的依照钟文的话去行事。
宫中的贵人,那可真不好得罪。
况且钟文也常年不在长安城,也只有徐福在处置着一这些事情。
当然。
曾经也有人上门来闹事。
可只要有人胆敢前来闹事,哪怕钟文不在,李山也是在长安城的。
结果可想而知,不管你的身份如何,更或者你有多大的能耐,要么被打,要么被罚。
小半个时辰后。
这二十来号的番邦人,那真叫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山中猴子一般,只要是吃食,全部塞进嘴中。
这不,杯盘狼藉用来形容他们的战果,都有些小看了。
不要说主食没了,连这菜汤都不见一滴了。
可想而知。
对于这些番邦人来说,惠丰酒楼的饭食,绝对是天上才有,地上绝无的可能,甚至,他们还认为这些饭食,估计连他们的国王都未尝到过。
说来也是。
就西域以及以西方向的诸国。
怎么可能能尝到这么美味的食物呢?
“诸位客官,饭钱总共五百二十一贯钱,我就收你们五百二十贯。”掌柜的拿着账单走近那些番邦人,脸上挂着笑意的说道。
番邦人当中,绝大部分人是不通唐话的。
好在那位小官熟知他们的语言,随即走了过来解释了一声。
“什么!!!你这些食物要这么多的钱?你们这是抢钱!”当那位小官翻译后,恨声大怒道。
身为使团人员,来到这长安城,虽吃了美味,可这价格也高得太离谱了些,这不怒才怪呢。
“客官,我们惠字一系酒楼的菜肴,乃是宫中的贵人都常吃之物,难道我们唐国的皇室贵人,还比不得你们?你们要是不给钱,那我可就要报官了。”掌柜的也是怒言道。
二十来号人,虽说没有吃五百多贯钱的食物,但也是有着好四五十贯呢。
掌柜的的也只是加了十倍罢了,这已经不算是黑的了。
说来。
掌柜的也记得钟文曾经的话。
那就是番邦人来惠字一系酒楼用餐,一概要加倍收费。
哪怕没有那位小官的提醒,他照样会依着指示行事。
而今。
他只是加了一个十倍的数罢了,也不算是多加。
“你们最好还是付钱为好,这惠字酒楼,可真不是你们能得罪的,哪怕是我们也不能得罪。这惠字酒楼的背后,乃是一位郡王,曾经,郡王以一人之力,抵挡吐蕃国几十万兵马,你们要是不付钱,到时候郡王一怒,可就不好处理了。”那位小官赶紧解释道。
他的解释,使得这些番邦人顿时心惊。
吐蕃国如何,他们必然是知道的。
以一人之力,力抗几十万吐蕃国兵马的郡王,如此勇猛之人,这些番邦人听后着实害怕的紧。
这些番邦人,那绝对是尊崇强者的。
只有强者,才会让他们害怕,才会让他们崇敬。
得了那小官的话后。
这二十来号番邦人只得把这苦给咽了下去,纷纷从怀中,身上,掏出值钱的玩意出来。
可最终下来,依然还是少了一百来贯。
“你们最好把钱如数交完,否则你们可离不开我惠丰酒楼。”掌柜的看着当下的这些珠宝金子等物,心里也在计算着这些东西的价值。
东西不少。
放在他们国家的市场之上的价格,说来早就超过来五百贯钱了。
可对于番邦人的东西,放在唐国,却是不好评说价格了。
所以,掌柜的也只能依着最低价来评判。
最终。
这些番邦人也只能派了几人回去,好去弄钱去了。
与此同时。
长安东城的惠利酒楼之中。
也如这惠丰酒楼一般,迎来了一批番邦人。
而打头的一位,乃是一位中年人。
“客官,入我惠利酒楼,所有武器必须解除,否则不得入酒楼之内。”伙计瞧见一伙番邦人正欲进入惠利酒楼,赶紧迎了上去阻止。
惠字一系的酒楼,有着一条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武器不得入内。
而这一行的番邦人,虽说长相与唐国人类似,但这装扮,一看就不是唐国人,而是高句丽人了。
对于高句丽人。
估计唐国人大部分人都比较恨吧。
从前朝开始,就对这高句丽不喜,甚至,还发动了数次的战事,死伤无数,连尸骨都无法运回唐国。
那中年人瞧着伙计,眼神之中闪动着不悦,“我们来此用饭,也并非来打架的,而且,我听闻在长安城之中,只有惠字一系酒的饭菜最好,所以特意前来品尝一番。你酒楼的规矩我不懂,但我高句丽人,兵器永不离身。”
中年人的话,说的也算是中规中矩。
可这兵器不得入酒楼之内,伙计自然是要遵守的。
至于眼前的这十来个高句丽人说兵器永离身之事,伙计不认同,甚至酒楼之中的食客们也不认同。
谁都知道。
只要你入酒楼之内用饭食,那么兵器就得放在酒楼外。
“客官,对不住,我惠字一系酒楼的规矩不能破,要是诸位的兵器不解,那么我们恕不接待。”伙计不卑不亢的说道。
可是。
伙计的眼中,却是闪动着一股恨色。
甚至,连大堂中的食客们,两眼之中,都闪动着恨色。
对方自称是高句丽人,必然会引起众多唐国人的仇恨的。
“怎么?难道唐国就是这么没有礼数不成?兵器乃是我们的本,而今,我非要入酒楼之内,难道你还能打我们打出去不成吗?哼!”那中年人听着伙计的话,又瞧见伙计以及大堂中众食客们眼中的恨色后,更是不屑了。
随着那中年人的话一落,他身手的两人直接走了出来,把伙计一推,推向一边倒地不起,径直的步入到酒楼之中。
“高句丽人,这是我唐国,不是你高句丽,胆敢在我唐国的都城放肆。”大堂之中,一位食客见那些高句丽人不遵守酒楼之规矩,又是把伙计都推倒在地,顿时怒火中升,站了起来指着这一群高句丽人大喝。
“高句丽人,滚出长安城。”
“高句丽人,滚出我唐国。”
“高句丽人,滚回你们那里去。”
“高句丽人,……”
众食客被那人的话顿时激起胸中火气,纷纷站了起来,怒指着这一群高句丽人。
而此时。
惠利酒楼的掌柜在后厨闻声后,赶忙奔了出来,瞧见众食客激愤,又见酒楼的一名伙计跌倒在地。
掌柜瞧此情况,眉毛一挑不快道:“诸位,这里乃是我惠利酒楼,请诸位离开,我惠字一系酒楼恕不招待你们这些野蛮的高句丽人。”
掌柜的话,算是得罪了这群高句丽人了。
一句野蛮之词,直接把那十来名高句丽人与动物划上了一个等号。
那以中年人为首的高句丽人,顿时纷纷双拳紧握,似有要动武之意了。
那中年人眯着眼睛,眼中开始闪动着一些怒火,“你刚才说我们高句丽人是野蛮人,那我到是想让你见识见识,在你们唐国人眼中的野蛮人是如何把你们这些唐国人给打趴下的。”
随着那中年人的话一落。
他身后的数人纷纷往前踏出几步,紧握拳头,挥向掌柜。
“砰砰”几声过后。
掌柜的连一拳都抵不住,直接被轰飞而去,跌落至柜台之上,把整个柜台都砸得不像样了。
更是把管账的都给砸得鼻血大冒。
而掌柜的更是大口吐着鲜血,一看就知道内腑受到了重击,甚至连胸骨都有可有断了几根了。
“你们胆敢在此动武!”众食客见此情况,心中更是怒气满满。
与此同时。
有着一些食客也开始撤离这个是非之地。
胆大的依然站在那儿怒视着眼前的这十来名高句丽人,胆小的当然得跑了。
都伤了人了。
而且还有人胆敢在惠利酒楼闹事,这已然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参与得了的了。
惠字一系酒楼所属,估计长安城的人都知道这是谁的酒楼了。
曾经。
有着不少人要动一动惠字酒楼。
要么名声大臭,要么被杀。
没有谁能讨得了好去。
而今。
还有高句丽人胆敢在惠利酒楼耍横,可想而知,这结局他们都能想到最终会如何了。
“将军,惠利酒楼有高句丽人闹事,高句丽人已经伤了惠利酒楼的伙计和掌柜,你们赶紧去看看吧。”心好的食客,从惠利酒楼逃离后,直接奔向巡街的武侯。

2lnfq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第七百一十章 萬國來朝盛世興看書-nqleg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正当江湖人士拜山之际。
长安城却是热闹非凡。
诸多的使团从各地来到了长安城。
礼部最近也是忙得热火朝天,从清晨,一直会忙到半夜。
此次。
真可谓是万国来朝。
国家使团的数量,直达近两百个。
其中,包括西域诸国,以及西域以西诸国。
甚至连波斯国都来了使团。
当然。
也有唐国附近诸国了。
至于这突厥各部,自然是也来了。
李山这个统领不在,诸多的事情,全部落入至王内侍的身上,甚至,连影子每天夜里都坐在宫城某高处守卫着。
唐国宫城四大守卫,姜内侍远在扶桑国。
而李山又在利州龙泉观。
仅有影子与王内侍二人能守着了。
诸国使团之中,所来的人员也是不计其数。
多的,甚至都有近千人的队伍了,少的也有上百人了。
如此庞大的使节团,鸿胪寺都放不下了,只得就近按排在兴道坊中了。
甚至,还把兴道坊诸多的客舍,酒楼,全部被征用。
而这些客舍酒楼什么的,基本也都会重新布置一番,也好使得这些使节团的人入住。
至于各使节的使者们,自然是入住于鸿胪寺了。
他们身份尊贵一些,不可能与着他们使团其他人居住于这客舍酒楼当中,况且,因为身份的原因,唐国还得监管着呢。
“影子,如今各国来朝,我发现其中有不少的使团之中,有着高手的存在。”某日夜间,王内侍来到影子所在的高楼之上,向着影子说道。
影子闻话后,点了点头应道:“看来,这一次各国使团中的那些高手来我唐国,也不知道是有心的还是无意的。”
就今次各国使团像是商议好了一般,全部在这一个月内抵达唐国都城长安。
这就真像是商议好了一般。
这不得不让影子怀疑。
不要说影子了,就连李世民都怀疑各国的用心了。
西域之路开始打通。
可西域依然有着不少的小国还处在两面逢迎的状态之下。
对于西域诸国前来朝拜,唐国能理解。
可对于西域以西的国家派出使团来唐国,这就有些不好往下猜测了。
“影子,要不要派人通知一下九首和李山他们?毕竟此次有着这么多的高手存在,我怕我们有些难以应付。”王内侍心中担心道。
这么多的使团之中,不管是西域之西的诸国当中有高手,甚至连唐国附近的各国,也都派出了高手出来。
就好比扶桑国。
这一次再派人员出使唐国,这使节的队伍当中,就有着两名先天之境的高手,其境界,比起影子来都要高上不少。
不过。
对于扶桑国,影子也好,甚至李世民他们也都从来没有放在眼中。
扶桑国。
可以说被钟文压在地底之下了。
就算是扶桑国有心想要动上一动,唐国都能把这扶桑国给平了。
石见一带,到如今,那可是有着两万大军驻守,还有着工匠,民夫等,近十万人的数字。
而且。
这些民夫,完全可以转化为将士征战的。
“可以,你现在赶紧写封信让百骑司的人送往利州。”影子得了王礼的话,知道这事他们二人着实不好处置。
如真要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就他们二人还真应对不了。
扶桑国他们不怕。
可怕就怕在其他诸国的高手会乱来。
王礼得了话后,转身离去写信去了。
第二天一大清晨,天还未亮之时,数匹快马从长安城离开,往着利州方向兵分几路奔袭而去。
万国来朝。
使得长安城的治安也好,还是武侯巡街也罢,绝对见不到任何一个小偷小摸等行为之人。
甚至。
连各勋贵官员家的小郎君小娘子,都被限制了不少,基本是见不到什么人在长安城之内欺人之事了。
李世民可是发话了。
谁要是敢在此次盛会之际搞出任何一点事情,革职革爵。
如此这样的重罚警告,估计也是开了先河了。
“圣上,臣认为诸国使者此次前来我唐国朝拜,其一是为了贸易而来,二是为了军事合作而来,三是为了我唐国的各种技术而来,为此,臣建议,此次朝拜,他们是有计划有预谋的行为。”朝议之时,赵国公长孙无忌向着李世民禀道。
“圣上,诸国使者递上来的拜书之上,虽写的是关于加强两国合作,但今次如此之多的国家前来朝拜,他们必然是有勾连的,否则,这些国家断然是不可能一同前来的,就好比这西域诸国,均是在几天时间之内如数抵达我长安,可想而知,这背后必然是有一双大手在掌控着。”魏徵也站出来禀道。
“圣上,臣认同赵国公,魏郡公所言,诸国使团空前绝后一般的前来我唐国朝拜,其背后必然是有大事要发生,还请圣上好生做准备,五日后朝拜大会之时,诸国使者必然会有所行动的。”房玄龄也站了出来言道。
“圣上,……”
渐渐的。
越来越多的官员站了出来说着自己的看法。
谁也不知道。
这些使团诸国们的心思到底是什么。
毕竟,这拜书之中,可没有写明具体之事,只是言明了两国加强合作,以及贸易之事罢了。
想要猜透这诸国之想法,除了利益二字,就没有别的了。
坐在高位之上的李世民,正皱着眉头,心里思索着什么。
今日的朝议。
本就是决意这诸国使团之事,其他的,早已是有了安排。
不久之前。
从各驿站回来的传信,长安这边就已是调派了不少的将士守卫着长安城的安全了。
甚至,连就近的一些府兵也都调派至周边州县,以备不时之需。
数百个国家使团前来,绝对是空前的。
而且。
这人数多达两三万人。
如此多的使团,在以往以及史上,均是没有过的。
李世民心中暗暗的捏了一把汗,希望这一次不要发生什么大事。
早先。
影子就已是向李世民禀明了各诸国使团之中,有着不少的高手存在。
如此多的高手,不要说他李世民有些担心,就连影子都有些担心了。
而且。
其中还有一个相对比较敌对之国,吐蕃。
吐蕃此次派了一人叫东禄赞之人前来朝拜,随行的人数,也是有好几百之数。
对于吐蕃。
李世民也是头疼不已。
就在自己国土境边的吐蕃国,国力日渐强盛,而且还时不时与唐国发生一些碰撞。
虽说未起战事,但也时不时有斥候被伤之事。
李世民到是想平了这吐蕃国。
可也知道。
这吐蕃国不比西域诸国。
唐国将士,只要一入这吐蕃国,战力立马就下降几成,甚至到时候,三成的战力都不到。
原因嘛。
李世民曾经也听了钟文之言,知道吐蕃国地处高原,空气稀薄,唐国想要征战吐蕃,必须先适应好长一段时间之后,才能进入。
皱着眉的李世民,突然站了起来道:“诸位爱卿,今日朝议就此罢了,待五日后看那些使者们如何再议。”
说话完的李世民,随即离去。
丢下满朝的文臣武将们,侧目而视。
谁也不知道李世民怎么想的,谁也不知道五日之后会如何。
此时。
长安城一些里坊之中,闲得无聊的各国使团人员,开始结伴游玩起长安城来。
“大兄,你看,这是什么?为何我们国家没有?”此时,西市之中,一位西域之西人员,指着一件唐国产的物品惊道。
“这是瓷器,唐国独有的东西。”那位大兄看着他兄弟所指的东西,一眼就瞧出来,这是他们国家最为名贵之物。
就这瓷器。
唐国盛产。
可对于他们国家,绝对是少之又少。
也仅有他们的皇室,以及勋爵高贵之人,才能用得起瓷器了。
甚至于。
他们国家当中,至少有九成的人都未见过瓷器这种东西。
“大兄,这就是瓷器吗?待我们回去的时候,一定要买上一些带回去,这样我们就可以挣钱了。”那西方人对于瓷器虽未见过,但也知道其价值几何,顿生要带上一些瓷器回国。
诸如此类这样的事情。
在长安城不少的里坊之中上演着。
而此时。
长安城几处惠字一系的酒楼之中,也随之来了一些使团中人。
当然,这些使团中人,必然是有唐国的小官小吏们的指引的,要不然,在这长安城中,即便他们是诸国的使团人员,他们也不得随意在各里坊中行走的。
有唐国的一些小官小吏们的带领,他们才有机会观赏到长安城的盛景。
“客官,你带着这些番邦人来我这里进食,是不是不太好?我惠丰酒楼仅收我唐国的钱币,可别他们吃了饭食,可拿不出钱币来付账啊。”惠丰酒楼的一位掌柜,见一小官带着不少的番邦人入了酒楼,赶忙迎了上去说道。
“你看,你这不是瞧不起他们嘛,虽说语言有些不通,但他们有钱,有金子,也有珠宝。只要他们吃得尽性,你尽管要钱就好,到时候,可别忘了我的好啊。”那小官小声的向着掌柜的言道。
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要坑一坑这番邦人了。
掌柜的瞧了瞧眼前的这个小官,又瞧了瞧那二十多号的番邦人,笑着说道:“是,是,是,客官你说的是,伙计,过来招呼客人。”
掌柜的是什么人。
能成为掌柜的,那必然是精明的很。
那位小官的话,明摆着是带着这些番邦人过来,让惠丰酒楼挣上一笔。
当然。
那位小官员的话,也表明了要些好处。

mjezy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第七百零九章 拜山結束九弟子-pldq9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钟文的话。
可以说是直接杜绝了眼前的越呈他们这十来的期望了。
三十岁。
对于越呈他们来说,早已是过了那个年纪了。
而钟文的话,直接就把他们给排除在外了。
说来。
钟文有着这个要求,这还是思量再三之后,才定下的条件。
就太一门这几个人。
除了钟文之外,其他的人均已是过了四十岁的年纪。
如果所收的弟子放在四十岁的话,那到时候陈丰以及李山他们收弟子,那这弟子都跟师傅差不多同岁了,这到底是叫师傅呢,还是叫兄弟?
当然。
放在二十岁也是可以的。
但又因太小,钟文这才把这年岁提到了三十岁。
当然。
几岁的小娃,或者十岁、二十岁也是收的。
只要达到了条件,钟文当然是没有意见的。
况且。
钟文到了如今,也着实需要给太一门物色一些弟子了,哪怕是自己,也得物色一个好弟子来的。
到了他的个境界。
如自己要是哪天突然间突破了,那自己可就真的有些亏了。
至少,也得给太一门留下点什么吧。
当越呈他们听闻钟文所言的条件,先是一愣,然后心中有些不悦。
这明摆着是要拒绝他们啊。
就越呈他们这十来的年岁,都早已是过了五六十岁的人了。
钟文所言的条件,直接把他们给排除在太一门之外了,这才使得他们心中不快。
“九首道长,我们此次前来太一门拜山,虽着实有心想加入太一门,你看这条件是否能放宽一些?虽说我今年已是五十有五了,但我这根骨与天赋也是不差的,三十年的修练,已是达到了圆满境,放在江湖之上,也是少见的。”越呈起身,向着钟文行了一礼道。
五十五岁,达到了圆满境。
依越呈所言,在江湖之上,确实少见。
可他并不知道。
江湖之上的少见,也只是江湖之上而已。
就好比这七大宗门,以及东极岛也好,甚至别的大宗大门来说。
五十五岁达到圆满境,只能说资质不错,但也绝对不会被重点培养。
而且。
放在太一门来说,那更是没法比。
就说陈丰。
四十七岁的年纪,也已是圆满境了,而且,近一两年,钟文都可以肯定陈丰都可以突破到先天之境。
陈丰都如此了,就更别说李山了。
李山可是比陈丰年轻几岁的。
而今的李山,早已是达到了先天之境三层的境界。
而且。
钟文的小妹,今年才十五岁不到的年岁,就已是有了圆满境。
更是还有着钟文这个最大的黑马存在,更是以二十一岁的年纪,直抵武学的终点站了。
这一比之下,就越呈的资质,着实有些差了。
“这是硬性条件!这也是入我太一门的唯三条件!所以,条件断然是不会放宽的,甚至还会往前调整。当然,诸位入不了我太一门,你们的家人,或者亲属如有想入我太一门的,也是可以送来试上一试的。”钟文他们见那越呈起身后,也纷纷起了身,很是肯定的回应道。
钟文他们三人都起身了。
其他人自然得起身了。
主人都起身了,这已是表明了要送客了。
而且钟文如此的回应,这已是表明了钟文不可能把条件放宽的。
哪怕越呈已是圆满境的境界,对于钟文来说,也是看不上眼的。
随着陈丰把越呈他们十数人送走之后。
李山却是向着钟文问道:“师兄,你刚开所言的条件,虽说并不严苛,但放在江湖之上,估计也没有多少人能达到的。不过,师兄在长安之时,收下那伍弟入我太一门,这是不是说明那伍弟的资质很高?”
“伍弟的资质着实很高,以他一个散人身份,在江湖之上行走,能修练到他这个境界,又从小花那儿偷学了寒冰剑法,悟出了烈阳刀法,这已是说明了伍弟的悟性不凡了,要不然,我也不会收他入我太一门。”钟文回应道。
伍弟。
钟文在长安之时,已是收入了太一门了。
伍弟当然是同意的。
伍弟真要是不同意,钟文说不定可就真的要把伍弟给废了。
从小花那儿偷学武功,这已是犯了大忌了。
不要说钟文不容伍弟,估计在这江湖之上,不管是谁都不可能放过伍弟的。
伍弟要是不入太一门,想来伍弟的的未来,不死也会被囚禁起来。
藏有属性刀法的人,那些大宗大派们,可不会放过伍弟。
而伍弟,在长安被钟文收入太一门之后,就赶回家中,去安排一些事情去了,估计再过一些时日,伍弟必然会返回太一门,尊李道陵为师,行拜师之礼。
随着越呈他们返回利州后。
把入太一门的条件一说。
顿时让绝大部分的人都打起了退堂鼓。
仅第一条三十岁。
估计这一千多人当中,就有着九成的人都得被刷下去。
不过。
依然还有着几十个不到三十岁年纪的江湖人士。
这几十人。
当从越呈他们嘴中听闻了这么一个消息后,心中顿时充满了喜悦之情。
比起其他人等来说,那犹如两个方向了。
“这太一门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三十岁?我们在场的人,又有几个还未到三十岁呢?而且,还要受那太一门人的考验,估计这考验才是重中之重吧。”
“就是,这太一门是这看不起我们,我们还去拜什么山,走,回去。”
“回去,回去。”
“人家在太一门可是有着先天之上的高手,即便人家是一个小宗门,可这比七大宗门来说,都得礼让三分,你们这话还是少说为妙吧。”
“……”
众多的江湖人士,处在一座客舍之内,听闻这三个条件后,纷纷说起一些不好的话来。
当然。
更有不少人附和着要离开利州回去。
同样。
也有人深知太一门有高手之事,还出声劝慰了起来。
先天之上的高手,可不是他们这些小杂鱼能得罪的。
真要是钟文是一个硬茬,明年的今日,估计是就是他们的祭日了。
拜山继续。
有离开的。
也有未离开的。
不过。
人数却是减少了不少。
来利州之前,有着上千人。
而随着有不少人离开之后,这人数也是骤减。
可再减,这拜山的人也是使得太一门最近热闹不凡。
上午来上两批,下午又是来上两批。
拜山套交情的居多。
想要加入太一门的人,却是少的可怜。
打拜山开始后的第五日。
钟文终于是见到一位二十来岁,自称姓祝名明山的一位年轻人,说要加入太一门。
为此。
钟文还特意抽出时间,对这位叫祝明山之人进行了一番考验。
考验说来也简单。
一是问些问题,二是动用内气探查祝明山,三是动用内气来看看祝明山的毅力情况如何。
祝明山想要加入太一门的理由也简单,那就是报仇。
报仇之事。
钟文不好说。
毕竟。
身在江湖之上,或多或少,都有些仇怨。
而且,太一门还有着一些仇怨呢,所以,钟文过问了自己师傅李道陵,由着李道陵点了头后,钟文这才把祝明山收入太一门。
一连好几天。
太一门都在这样的拜山情况之下忙碌着。
一直到了结束后。
没有任何人前来拜山了,太一门总记收了九个弟子。
有十几岁的,也有二十几岁的。
这九人。
目前身为太一门新晋弟子,暂时没有谁被收入到谁的门下。
这也是钟文与着李道陵他们商议后的结果。
说来。
加入太一门虽说容易一些,但要真正成为太一门的弟子,那可不是说是就是。
要不然。
钟文表姐的儿子,早就入了太一门了,甚至,连小草也都入了太一门了。
这两个小娃,从入了龙泉观开始,就一直勤奋读书习武,虽说还没有什么成就,但这两小娃每天都早起做早课,上午读书写字,下午习武。
到了晚上,又会随着道人们一起做晚课。
忙碌之中,总能让这两个小娃渐渐成长起来的。
至于以后。
得要考较心性品性之后,才有可能入得了太一门,成为太一门的正式弟子。
而今。
这一次大收徒之事。
这九人也是加入了太一门,成为太一门的外门弟子。
想要真正的成为太一门弟子,那可是有着三年的观察期。
只要三年过后,没有什么问题了,他们这九人才能正式拜师,成为真正的太一门弟子。
其实。
不管是太一门也好,还是江湖之上,其他的宗门也罢。
均是如此做法。
道门收徒,收性品性很重要,而这观察期也很重要。
当然。
李道陵当年收下钟文,说来本来也是有观察期的。
只不过因为钟文的天赋与悟性太过高了,李道陵才自行取消了这个观察期的,要不然,钟文也得晚三年才能成为太一门的弟子。
“从今往后的三年,你们都得在此生活了,至于是好是坏,也是你们自行的选择,当然,如果你们有什么问题,皆可向我们提问,至于门主,最好还是少去打扰。”钟文看着眼前的九人,开始训起话来,犹如一个老师一般。
身为太一门的大弟子,更是太一门的少门主,李道陵不出来说话,这事自然得落至钟文身上了。
“是。”九名新加入太一门的弟子,赶忙恭敬的回应道。
对于钟文所说的话,他们虽不理解,但当下他们却是必须听。
他们加入太一门,自然是想习得上好的武功。
而今。
听到钟文说少去打扰门主,虽有些难以理解,但他们也是听闻了,眼前的这个太一门大弟子,才是这太一门最强之人。
他们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期望三年之后,能拜得钟文为师。
如能拜得钟文为师,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
可他们并不知道。
钟文绝不会收他们为弟子的。

ew65v都市言情 唐朝第一道士-第七百零八章 入我太一三條件推薦-ctt0q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虽说。
小花才圆满境的境界。
一个武道之境六层的高手要收这么一个圆满境的人为弟子,这放在当下,可是少有的。
除非是基本赋悟性极好的,才有可能了。
而小花这天赋悟性,也中只中上等罢了。
而此时。
小花却是有些很意外的表情,看着伯溪,不知道眼前的这个所谓的师叔,为何要收自己为徒。
小花这一身的修为境界,全部由着钟文所教的。
哪怕是其手上的技艺,也都来自于自己的哥哥。
在小花的眼里心里。
自己的哥哥才是最厉害的。
哪怕是钟文的师傅也好,还是二师傅、师叔,都不及自己的哥哥。
让一个相对陌生之人,收自己为徒。
小花心里是不怎么愿意的。
“哥。”小花心中虽有些不愿意,但对于想要变强大之事,当然也是期望的,随即看向自己的哥哥,眼里希望得到自己哥哥的意见。
“小花,还不赶紧拜见师傅,师叔愿意收你为弟子,那是你的福份。”钟文赶紧走近小花,出声喜道。
就这么一个好机会,那可是难得的很。
哪怕伯溪的境界比自己低,可这底蕴绝对比自己强。
自己才成就武道之境多久啊。
眼前的这位师叔,可是早在不知道多少年前,就已是武道之境了。
况且。
钟文可是从自己二师傅那里知道,眼前的这位师叔,其天赋悟性也是绝佳之辈,手中的技艺,绝对不差的。
如伯溪能收自己小妹为徒。
那可以肯定一点,自家的小妹,未来绝对会成为一个先天之上九层的高手。
至于能否达到武道之境。
这就难说了。
但是。
钟文却是有着很强大的信心,让自家小妹最终也能达到武道之境的境界,至少,在钟文的心里是很有信心的。
只要自己不突破,直至小花达到了先天之上九层颠峰之境之时,钟文必然会通过自己庞大内气的支持,使得小花最终突破到武道之境。
而此时。
屋内的理竺也站在屋门边,看着眼前的丫头。
对于他这位师弟要收钟文的小妹为徒之事。
理竺早已是心知肚明了。
话说上次钟文带着小花回到龙泉观准备前往东极岛之时,他们二人就对小花产生了兴趣了。
依着小花十五岁不到的年岁,就已是达到了圆满境。
如此天赋,放在武道之境当中,着实不是太好,但也是不差的。
可是。
他们二人并不知道。
自家小妹这一身的修为境界。
一切都来自于钟文。
如果不是有着这么一个哥哥在,时不时帮着小花打通经脉,更是时不时给小花泡上一次药浴。
小花也不会有着如今的成就。
“小文,你师叔早在几个月前,就有此想法了,你即是同意,你小妹如同意的话,小花以后就是你师叔的弟子了,我天地宗,也算是多了一位传承之人了。”理竺脸带笑容,看着钟文和小花说道。
“小花,还不下跪,师叔愿意收你为弟子,那是你的福份。”钟文拍了拍小花的肩。
小花见自己的哥哥也希望自己拜眼前之人为师,心中又想着变得更为强大。
随即一跪道:“钟藜钟媚儿拜见师傅!”
随着小花的一跪,伯溪赶忙从屋中走了出来,扶起小花,高兴的说道:“好,好,好,我伯溪也算是有了一个传承衣钵的弟子了,哈哈哈哈!”
“师弟,你也莫要高兴太早,小花如今的境界稍有一些低,接下来,你可得加把劲啊。”理竺见伯溪如此高兴,随即打趣道。
理竺的这一声打趣。
说来也是因为他们师兄弟往年的一个小小的赌约罢了。
说来。
他们师兄弟,曾经说过二人要收弟子。
说谁的弟子强大,谁就可以继承天地宗宗主之位。
这下好了。
如今伯溪收了小花为徒,而理竺收了钟文为徒。
收的还是兄妹二人。
这下根本不用比了。
伯溪听着自己师兄之言,摇了摇头道:“师兄,你这是站着说话腰不疼,小文是什么境界,小花怎么可能跟她的兄长相比。唉,我这是吃了一次大亏了。”
师兄弟二人的对话。
让钟文不解。
也让小花不解。
解不解的,钟文兄妹也不多想。
只要小花有了自己的师傅,那这未来,钟文也就不用去多挂心了。
能挂心的,也就自己爹娘和小武了。
对于小武的未来。
钟文心中早已是有了一个打算了。
武,肯定是要学。
但因为小武的天赋一般,至于未来成就,钟文无法评判。
但好在钟木要根有爵位在身,小武这一辈子的前途,也绝对不会差的。
随后。
几人商议着小花拜师流程来。
“小文,看来小花拜师礼得往后推了,待龙泉观的拜山结束后,我们带着小花去那山洞后,再行拜师入宗门之礼吧。”说来说去,最终,身为天地宗宗主的理竺给出了这么一个结果来。
钟文没有意见,伯溪也没有意见。
对于当事人的小花,她更是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二师傅,师叔,你看这天也晚了,你们还是早点休息,我带小花安顿一下。”钟文瞧着天色已是过了子时,再说下去,自己师傅可得等久了。
事后。
众人回到自己的居所,小花也被安排到了自己表姐那儿去居住了。
当晚。
钟文与着自己师傅李道陵,以及陈丰李山四人,聊了近一个时辰后,这才散去。
随着天色大亮,太阳初升之时。
龙泉观外,却是迎来了十来人。
而这十来人,正是前几日前来拜山当中的江湖人士的其中一小部份。
这上千人的江湖人士。
在利州商议来商议去的,最终,有了谁先来谁后来这样的排序。
如果不是因为身处利州。
说不定他们还会弄出个比斗大会出来不可。
“越呈,……前来太一门拜山。”随着那十来人来到龙泉观外后,见观门已开,随即大声向着观内喊去。
片刻之后。
陈丰带着众道人走了出来。
“诸位前来拜山,也已是递了拜帖,还请入内。”陈丰依着规矩,行了道礼之后,向着那十来人言道。
“多谢九丰道长。”以那越呈为首的十来人,随即在陈丰的引领之下,入了龙泉观。
在他们入了观内之后。
发现龙泉观着实小的可怜。
一座主殿加四座偏殿。
放在当下的道观当中,真可谓是小道观了。
比起那些寺庙来说,基本无法入眼了。
当下这个时代。
寺庙真可谓是多如牛毛,甚至,其建筑群也是比龙泉观要大上数倍不止。
身为太一门的大弟子钟文。
自然是在主殿外等候了。
今次。
江湖人士拜山之事。
全由着太一门的三位弟子来主持行事。
至于李道陵,却是未出现。
说来。
这也是昨夜四人商议好的结果。
李道陵身为太一门的门主,对于江湖人士们的拜山之事,可出现,也可不出现。
况且。
有着三个弟子主持着,也不会有所失了面子。
“此次诸位前来我太一门拜山,这是我太一门当属第一次,如有招待不周之地,还请诸位见谅。”待拜过道君之后,偏殿之内,众人坐下后,陈丰拱手言道。
那越呈赶紧拱手说道:“太一门地处偏僻之地,能让我们这些小人物拜山,这已是我们的福份了,我等哪还有其他的心思。”
其他人也是纷纷如此附和道。
“我太一门属于小门,这位,乃是我的大师兄九首,而这位,乃是我的师弟九山。”陈丰也不多言,开始介绍起他们自己来。
当越呈他们得了陈丰的介绍后,所有人赶紧起了身,向着钟文三人再一次的行了道礼。
九首之名。
在他们来龙泉观之前,就早已是如雷贯耳了。
而且。
陈丰的介绍,更是使得他们本还有些准备,当见到钟文本人之时,更是直接震惊的无以复加了。
如此一位年轻的有些过份的高手,就坐在他们的面前,这足可谓让他们心动不已。
各人有着各自的想法。
而现在,他们如崇拜的对像就在眼前,各自都想着往前凑,想向钟文套些交情之类的。
如能入太一门,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诸位前来我太一门拜山,我太一门虽小,但也不会失了礼数,诸位,有事请直言,毕竟,拜山的人数太多,我太一门得一一处置才好。”钟文起了身,回了道礼坐下后开口说道。
越呈他们,着实没想到,钟文会说的如此的直接。
拜山本就是套交情,拉关系。
而钟文却是直接问他们前来拜山之意。
可想而知,他们也就知道了钟文心知他们的来意了。
随即,越呈他们也直接回应了他们前来拜山的本意,纷纷想加入太一门。
哪怕不加入太一门,也希望通过此次的拜山,能结交太一门等等。
随着钟文他们三人听闻后,也着实有些惊奇。
太一门乃是小门,虽说道人有那么几位,弟子也多了几个,可也不至于使得这些江湖人士前来拜山说要加入太一门吧。
“一、入我太一门之人年岁不得超过三十岁;二、入我太一门的根骨天赋,需要达到上佳者才行;三、入我太一门需经过我的考验,考验通过后,方可入我太一门。另外,品性乃是重中之重,这一点,诸位想来应该明白的吧。”

inkww精彩絕倫的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第七百零六章 江湖客來大拜山推薦-mex0w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水妖的强大,那是不言而喻的。
身为三荒之中水荒之主,不可谓不强大。
哪怕就是理竺,都不是其对手,更别说这水妖还是一位成名多时,又做着这个水荒之主不知道多少年的高手了。
再加上,水妖与理竺一样。
都早已是抵达了武道之境七层的颠峰。
可以随时突破到武道之境八层。
要不是因为有那个魔咒的存在,估计水妖早就突破到八层去了。
也不至于处在这七层不知道多少年了。
曼清二人瞧着已是死去的云那四人,想阻止,却是不敢阻止。
水妖如何,她们二人哪里会不知道水妖的强大,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云那四人就此身亡了。
而此时。
灵州方向,有着不少人从百家楼纷纷离开。
往着太一门所在地的利州赶去。
百家楼的消息,他们绝对是相信的。
江湖之上,突然崩出了一个如此强大,如此黑马的宗门出来,他们断然是要前往拜会的。
如有机会加入到太一门,那才是他们最大的期望。
身在江湖之中,他们当然知道有一个强大宗门的好处。
只要入了太一门,那这未来,绝对前途一片光明。
从百家楼拿到消息的人,纷纷离开灵州。
其中,甚至还有突厥人,以及西域人。
“大哥,你说我们此次去太一门,真能入那太一门吗?要是太一门不收我们,那不是白跑一趟嘛。”路上,一对兄弟二人一边赶着路,一边说着话。
此兄弟二人,年岁不年轻,但也不年老,三十多岁的样子。
其身手嘛,也只有后天境中期,以他们兄弟二人的年纪,放在江湖之上,也算是不错的身手了。
“真要是入不了太一门,拜会一下也是好的。”那兄长说道。
其实。
他的这位兄长,心里还是挺有信心的。
毕竟,以着他们二人的根骨天赋,能以散人的状态,修练到如今的地步,着实难得了。
况且。
这位兄长,还守着一个秘密。
为此,这位兄长心中认为,如太一门真不收他们兄弟二人加入太一门,那就用这个秘密换二人进入太一门。
至于情况如何,谁也不知,谁也不晓。
不止是他们兄弟二人。
往着利州的方向各条官道之上。
至少有着上千人这样的江湖人士,从百家楼拿到了太一门所在位置的消息。
有年老的,有年轻的。
有男子,也有女子。
当然,主要还是以男子为主。
女子习武,放在当下这个时代,虽有,但绝对不会太多。
“九首,多谢你帮了我明山观啊,要不是你们,我真心不知道我还能守着明山观多久啊。”此时,早已是回到了陆地的钟文,正拜别着明山观的徐德徐道长。
前几日里。
钟文一离开东极岛之后,回到了陆地,就直奔明山观。
明山观的事情,钟文得处置。
谁让明山观的老道长徐德,乃是自己师傅的好友呢。
如不帮上一帮,钟文真心过不去。
这不。
钟文一到明山观后,就见到了一群和尚前来明山观找事了。
说来。
明山观在这四明山一带,属于老道观了。
而且,四明山也属于一处绝好之地。
这不,就招来了不少的佛家中人。
为了争夺香客,争夺地盘,那些寺庙直接断了明山观的上山之道,更是把原本明山观的弟子都一个一个打跑了。
只留下徐德一人守着明山观。
而前几日,钟文他们一行人抵达明山观之时,正好遇上这一幕。
钟文自然是不会不管,直接由着自家小妹动手。
四明山寺庙,少说有七处。
而这七座寺庙,均有参与对明山观的打压。
李山随后带着小花伍弟二人,去了这七座寺庙,从上到下,打了一个遍。
更是放下话来,谁要是敢为难明山观,就是与太一门作对这样的话。
对于这样的寺庙。
钟文原本之意是铲除。
夺了明山观的不少田产不说,还把明山观的所有弟子全部给打跑,更是阻断明山观上山的道路。
如此可恶之行,就钟文身为一名道士,都无法看下去了。
对于佛家,钟文也没有说看不起,但在这江湖之上,总有着佛道相争这样的事情发生。
而今。
明山观仅余一老道长了,还如此欺人。
这让钟文对于佛家,更是越发的看不顺眼了。
明山观观门前,徐德的一通感谢之言,让钟文有些不好意,“徐道长,你与家师乃是至交好友,只因家师腿脚不便,也不方便前来探望。而今明山观受欺,我九首自然是不会不管的,以后,如明山观有任何事情,均可捎信前来,我九首必当帮上一帮。”
徐德对于钟文,不管是因为李道陵的关系,还是因为钟文他们帮了他的明山观,徐德心里对钟文那是非常的感激的。
就明山观当下。
徐德真心不知道自己能守到何时。
而今。
四明山那七大寺庙的人,没有人敢再前来找事。
李山除了是一位太一门的先天之境高手,更是朝廷的守卫统领。
就这两个身份,往着他们面前一摆,他们必然是不敢有任何的动作了。
而且。
就这样的小寺庙,他们就算是再有野心,那又如何呢?
告辞离去的钟文他们。
一路之上,到也不再如来之时那么的不急不缓了,而是纵身往着长安方向奔去。
离开龙泉观都已是有着不少的时间了,钟文更愿意待在龙泉观。
或许是因为修道的因素。
最近几年的钟文,越发的喜欢安静。
对于左奔右跑这样的日子,说来已是有些厌倦了。
不过。
在回利州之前。
钟文得去一趟长安。
为何?
当然是找影子问些事情了。
如能碰到自己的三师傅鬼手,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一日后。
钟文他们一行人终于是回到了长安。
而此时。
利州城中,突然之间多了上千名江湖中人,惊得利州的衙差也好,还是利州的府兵也好,都紧张了起来。
对于江湖中人。
利州的衙差,以及统军府的人,可真不好管制。
虽唐国有兵器管制之法,可对于这些江湖中人,却是无法限制住。
能限制的,也只有普通的百姓罢了。
“统军,城中突然多了这么多的江湖人士,我们该如何?”统军府的副将,巡查回来后,向着统军府的统军吕林栋焦急的问道。
“只要他们不闹事,就不用多管,如他们敢闹事,那就全部抓起来。”吕林栋对于江湖人士出现在利州,虽有些担心,但身为利州的统军,他也知道该如何处置。
况且。
就利州的刺史钟文,他可是知道,钟文同样也是一名江湖人士。
而且,吕林栋更是知道。
只要这些江湖人士敢在利州闹事,钟文必然会出山大下杀手不可。
其实。
吕林栋他们这些官吏们的担心,也正常。
一座城中突然出现这么多的江湖人士,哪怕是曾参加过战事的人,也都会担心这些江湖人士的担忧。
但是。
吕林栋可能并不知道。
这些江湖人士可真不敢闹事。
他们此行,乃是过来拜会太一门的。
而且。
他们从百家楼拿到的消息,更是知道太一门的那位高手,同样是这利州的刺史。
在一位如此绝世高手的地盘上闹事,那不是老寿星吃砒霜,找死吗?
随着这些江湖人士入了利州城后。
没过多久之后。
又纷纷从利州城北离开,往着太一门所在的方向奔去。
随着这些江湖人士的离开,利州城内的各衙以及统军府的人,纷纷松了一口气。
他们松了一口气。
可利州百骑司的人员,却是大气不敢喘上一口。
从情报上来看,这些江湖人士,完全是冲着龙泉观去的。
这让百骑司的那名校尉,心急如焚似的。
如此多的江湖人士往太一门去,这不是找事也是找事了。
可是,他却是没办法。
没办法前去龙泉观报信,也没办法把此事以最快的速度传至长安去。
最终。
他只得去寻吕林栋了。
一个来时辰后。
那批江湖人士终于是赶到了龙泉观,站在观外,纷纷大声向着龙泉观客气的喊着话。
观中的陈丰,听到了喊声后,先是一愣,又听着声音嘈杂,赶紧从观内奔到观门口。
“诸位前来我龙泉观所何为事?如拜山,可有拜帖?”当陈丰一出现在观门口后,发现观外空地处,站着不下于千人的江湖人士后,赶忙行礼问道。
“道长安好,我们是前来拜山的,这是我的拜帖,还请道长收纳。”有人见龙泉观出来人了,率先把自己准备好的拜帖递给陈丰。
随后。
那些江湖人士纷纷往着陈丰递上了拜帖。
“诸位如此多的人前来拜山,我龙泉观可招待不了,你看要不这样,诸位还请离开,毕竟山下有不少的村民在这里,诸位前来必然会惊吓了众村民,如诸位真心是来拜山的,想来也应该知道规矩,还请诸位先行离开,待你们商议后,每两天前来十人如何?”陈丰拿着这么多的拜帖,着实有些不知所措。
以前。
龙泉观虽也有客前来,但都不是拜山,只是挂单的罢了。
而且,就算是前来挂单的,要么是李道陵的朋友,要么就是一些道人。
再者。
龙泉观,几年都难得有一次客前来。
而今。
突然来了这么多的江湖人士,陈丰也是有些不知道如何处置了,所以,陈丰脑袋一转,这才有了这样的一种安排。

fprpp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唐朝第一道士笔趣-第七百章 欲挾小花一槍斃看書-y8utu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场面一片寂静无声。
没有谁在此时会说一句话。
哪怕东极岛的人也都如此。
极天的死亡,他们没有四散逃离,就已经算是好的了,此时的他们,哪里还敢多言。
哪怕是曼清她们,也都没敢说话。
都在静待着钟文接下来的行事。
至于这东极岛人会如何,众人心里也都在猜测着钟文会如何处置。
依着东极岛的行事风格。
放在别人身上,或许早就大开杀戒了。
而此时的钟文,也只是把这位东极岛岛主给斩杀了。
至于那位二岛主姬无以及三岛主姜空二人,甚至东极岛的其他弟子们,钟文也只是杀了数人而已,并没有全部斩杀。
又是好半天后。
极天的身体温度都开始往下降之时。
钟文却是发话了,“你们东极岛以后如何,我不管,但东极岛岛主乃是水荒之人,江湖规矩乃是不允许三荒任何人介入江湖之中,而你们东极岛早已是把这规矩破了,你们东极岛准备把这事如何解决?又如何向江湖中人解释?”
钟文所问的对像,自然是那位东极岛二岛主姬无以及三岛主姜空了。
而此时。
这二人忽听钟文所言,顿时吓了一个激灵。
估计是任是谁,心中都害怕吧。
能把他们东极岛的大岛主都一枪刺死了,他们这些武道之境之下的人物,谁又不紧张害怕呢?
如果钟文要杀他们。
甚至不用一招,都能把他们全部斩杀于此。
“九首。”此时,曼清却是缓缓的走了过来,小声的说道。
可是。
曼清冒似有话要说,可是又不知道该如何说。
钟文所说之言。
也着实如此。
三荒中人,任何人不得介入江湖。
除了自己宗门受到外敌可以抵御之外,任何一位三荒之人,都不得随意介入江湖之事。
而今。
这东极岛冒似真的破了规矩了。
这些,曼清比钟文还清楚,更是深知钟文所言之规矩。
就如她所在的慈舤殿,就是如此。
慈航殿的历代殿主,只要达到了武道之境,她们就会选择离开慈航殿,加入三荒中的天荒。
绝对不会以慈航殿之名,在江湖之上行事。
这就是规矩。
可当下,东极岛的这位神秘的大岛主极天,乃是水荒中人。
而今天又是大会之时,这位神秘的大岛主极天却是出现了,这使得曼清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
“曼清你有什么话可以直说。”钟文见曼清过来后,看着眼前的这位即熟悉又陌生之人。
熟悉,乃是因为几年前钟文在长安遇上的地个女刺客。
陌生乃是因为那女刺客被自己所杀,而今的曼清又与着那位女刺客长像犹如重生了一般。
可以说。
二人性情不同,但长像极为相似了。
要不然。
当时在龙泉观与曼清比斗之时,钟文把曼清的面巾挑开后,直接惊在了当场,还受了曼清一剑。
说来。
钟文对于曼清,有一种说不明,道不清的情愫在里面。
或许是因为曼清的长相与着那位女刺客太过相像了。
更或者,钟文本就喜欢这样绝色美女吧。
爱美之心,人人有之。
诗经之中不是说过嘛,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哪怕是钟文也免不了俗。
曼清望着钟文,好半后也没有说话,最终摇了摇头。
当曼清看着钟文后,胸中的小鹿再一次的欢蹦乱跳的,使得她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这东极岛人如何处置,当下也只能全凭钟文决断了。
钟文见曼清叫了自己一声,也不说话,最后也只是摇了摇头后,也不再去关注曼清,直接转道东极岛一行人道:“即然你们东极岛已是破了规矩,所有达到先天之上境界的人,全部自废武功!”
当钟文的话一落后,把东极岛的那些先天之上境界高手们,惊得不知所措。
更有甚至,还连连后退,想着寻找机会要逃离。
可在一位武道之境高手面前,想要逃离,那根本不可能。
哪怕这里是东极岛的地盘,他们也无法逃得命去。
除非他们四散逃离,各自寻找机会,或者这东极岛还有着某些离开的通道,否则,所有的先天之上境界的东极岛人,没有谁能从钟文的手中逃得命去。
“凭什么!!!”随着钟文的话一出后,东极岛的这位二岛主姬无却是怒吼了一声。
“凭什么?凭你们破了规矩,凭你们跟水荒勾结,凭你们唯水荒之令,如你们不自废武功,可别到时候我来动手,到那个时候,你们是生是死,可就由不得你们了。”钟文也是一怒道。
就在此时。
姜空也好,还是其他的东极岛先天之境高手也罢。
直接纵身逃命。
钟文要他们自废武功,那等同于杀了他们。
能修练到先天之上,这本就是不易。
谁又想着自废武功呢?
哪怕他们面对的是一位武道之境高手,他们也想着,只要有任何的机会,他们就会逃命。
“想逃,问过我了没有。”当钟文瞧着十多名东极岛人纵身逃离,随即内气一转,纵身追了过去。
与此同时,
钟文抬掌连挥。
“砰砰砰”
几息之间。
逃离的十数人纷纷被钟文强大的内气给轰中,直接从半空之中落了下来。
而此时。
那东极岛的二岛主姬无,冒似寻到了一个时机一般,纵身直扑远处的小花。
小花是谁?
姬无在这场中这么久,哪会不知道小花是何人。
小花可是钟文的小妹。
姬无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把小花控制在手中,这样也就可以以小花的性命要挟钟文,好活得命去。
身在半空中,且远离了十丈外的钟文。
他也没想到,这姬无会如此不要命的扑向自家小妹。
顿时心中愤怒不已。
当姬无手持半月刀直扑远处的小花之时,曼清也随之动了。
姬无要干嘛,曼清瞧这架势都知道了。
“呛呛,扑”
可是。
曼清的境界,毕竟比不得姬无。
先天之上六层的曼清,根本抵挡不住这位先天之上九层颠峰的姬无。
而且,姬无还是以命博命的打法。
这不,曼清也只抵挡了两招,就已是被伤了。
持剑阻止姬无的曼清身中一刀,跌落在地。
好在有着这两招的抵挡,此时的钟文已是纵身而至了。
“好狗胆,敢袭杀我小妹,死吧!”钟文此时怒气升腾,手中的追龙枪直接往着姬无一递。
姬无见钟文已是快要到了自己三丈之外,而他离着小花同样也有着三丈的距离。
可是。
钟文手中的追龙枪已是达到极速,根本容不得他姬无奔向他所要劫持的小花了。
“扑”
一声重重的声音,响彻在大会场中。
追龙枪透姬无的身体而出,直入地下。
足以可见,钟文到底有多恨这姬无了。
如此的力道,如此的迅捷,根本不是他一个先天之上九层的人物可抵挡的。
一招。
与着那位极天一样。
仅一招,追龙枪穿透姬无心脏而身死。
其实。
哪怕没有曼清的阻挡,钟文也能在姬无袭杀小花之前,把姬无斩杀。
即便姬无的速度有多快,也快不过钟文手中的追龙枪。
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
钟文练的就是力道与速度。
更何况有着庞大内气的支撑,姬无哪怕是一位武道之境的高手,也照样逃离不了身死的下场。
未敢逃离的东极岛人,瞧着他们的那位武道之境四层的大岛主极天先是身死,然后紧接着就是这位先天之上九层颠峰的二岛主姬无身死。
至于他们的那位先天之上八层的三岛主姜空,已是被钟文再一次的轰成重伤,跌落在地。
此刻的姜空,眼神之中充斥着恐惧。
想逃命。
可是连续两次的重伤,他已是没有了任何的能力逃命了。
“曼清,你没事吧?这是我特制的伤药,你涂上一些后,再服一些。”钟文落地后,连忙扶着跌倒在地的曼清起来,随即又是从怀中掏出自己的创伤药来。
“我没事。”曼清突被钟文扶起,男人的气息顿时扑入其鼻中,使得曼清都有些迷失自我了。
这是她有生以来。
第一次被一个男人扶着。
而且还是如此之近的距离。
钟文看了看曼清所受的伤后,发现也只是其手臂以及腹部中了姬无的刀伤。
片片的血迹流出。
对于这样的伤势,钟文到也没有放在心上。
而且,钟文也不方便帮曼清敷药。
龙玉此刻也已是走了过来,赶忙扶着曼清往着一边去了。
钟文也不再关注,纵身往着小花所在的位置纵去。
“小妹,你没事吧?”钟文看着有些傻愣的小花,像是一副被惊吓到了的状态,赶紧把小花揽在怀中。
“哥~~,刚才他是不是要杀我?”小花着实被吓到了。
她也没想到,姬无会在钟文追击东极岛人之时,会持刀扑向她。
心有余悸的小花,抬着脑袋望着自己哥哥,眼神之中还闪动着一些害怕之色来。
“没事了,有哥在呢!”钟文拍了拍小花的脑袋,以示安慰。
钟文或许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兄长。
但绝对是一个很疼自己小妹的兄长。
对于教育这一块,钟文或许做得确实不如意。
但钟文自认为在教授自家小妹武艺方面,绝对是合格的。
这一次带着小花来到东极岛。
是一次历练,也是一次游历。
遭到此一次的惊吓,说不定对小花来说,是一次更好的成长呢?
当然。

ohrqa超棒的都市言情 唐朝第一道士 txt-第六百九十八章 挾妹逼迫鍾文怒看書-ub0bt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你大胆!!!”随着钟文的话一落后,极天顿时怒了。
虽说水荒荒不水妖是阴阳人这件事情,三荒中人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可谁也不敢当着外人道出来。
而今。
钟文却是当着水荒的极天说出这么一件事来,着实把极天惹怒了。
至于极天为何发怒。
可想而知。
这水荒荒主水妖,估计与着这位极天,也曾有过一腿吧。
要不然。
仅凭他水荒中人的身份,断然是不可能发怒的。
原本。
只要加入水荒中的人。
没有谁没上过水妖的床的。
哪怕眼前的这位极天,也同样爬过水妖的床。
钟文的话,顿时把他曾经的过往给揭示出来一般,迫使得极天一听之下,回想着曾经的事情,顿时怒了。
可是。
他的怒,却是并不影响钟文。
“我大胆不大胆,你东极岛不是早就知道了吗?我看你如此愤怒,想来……呵呵。”钟文说到此间,却只是呵呵两声了。
再接着说下去,钟文还怕恶心呢。
更何况,曼清和龙玉两位娘子在,钟文还真不好往下说了。
再者,小花也在呢。
“你!!!”极天指着钟文,着实不知道该如何回击了。
打?
他极天到也不怕钟文。
可是,他也知道。
当下的水荒,严重缺人。
上次三荒乱斗之时,水荒就已剩下没几人了。
而如果能把钟文纳入到水荒,那水荒的实力,必将比其他两荒增加一分的。
而且。
他极天在上次三荒乱斗之中,也是受了不小的内伤的。
此时与一个武道之境高手打上一场,说不定还会让他内伤加剧。
说来。
极天属于当时三荒乱斗之中,唯三全须全影的一个。
当时。
三荒乱斗之时。
水荒之中,除了他水荒的荒主水妖无恙之外,十三人当中,已是战死了八人,活下来五人。
而这五人当中,就有着他极天。
云舒与他极天受重伤,另外两人断手断腿。
对于断手断腿的人,到也能接回去,但这伤,可就得养上一两年才能全愈了。
为此。
极天也在极力要把钟文这个新晋的武道之境新人纳入到他水荒中去。
但眼下。
冒似二人的对话越发的有些让他捉摸不透钟文的性子。
更是把三荒的规矩视作无物。
同时,还把水荒荒主水妖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可是。
他极天又怀疑钟文乃是那位几百年前所出现的神秘人的传人,要不然,极天也不至于如此求人一般的想要钟文加入水荒。
随即。
极天向着姜空招了招手,再一次小声的问了一些关于钟文的消息。
得了确切消息的极天,冷冷的看着钟文。
他实在想不通,一个小小不经传闻的小宗派,怎么会有着这么一个强大的武道之境弟子。
一、要么这个小小的太一门一直隐世不出,或者扮猪吃老虎。
二、要么太一门有什么传承。
三、要么钟文得到了某位大人物毕生的功力灌顶。
四、要么钟文的天赋已经强到了世人无人可及的状态。
至于那位神秘人的传人,极天已经不再去想了。
神秘人传人的想法,有些不靠谱,毕竟,几百年来,也没有听闻过这样的事情。
“你最好还是想好,今日我邀你加入我水荒,那是你的造化。”极天想通一切后,也不再追究钟文对他的出言不善来。
“造化?我不想如你一样,脸人都见不得,想来这就是你们水荒的特色了吧。”钟文笑道。
“你!!!”极天再一次的被钟文的话给堵着了。
钟文瞧着极天,实在有些不耐烦道:“你也别你你你,我我我的了,即然东极岛大会已是开不成,我们也算是见识到了东极岛了,当下我们也该离去,如果你想让我加入到水荒,就请你们水荒的那位水妖亲自来找我。”
钟文也着实不想与着极天多费口舌。
再说也是白费口水。
就算是极天说破天去,钟文也不可能加入水荒。
钟文说让极天把水妖叫过来,那只不过是一句客套话罢了。
水妖真要是出现在此地,钟文也不可能加入水荒的。
天地宗的仇,钟文必然是要与着自己的二师傅和师叔一起报的。
至于未来如何,钟文暂时也没有想法。
只能待时间来证明这个事情了。
说一说完的钟文,正欲带着自己一系人准备离开。
极天见钟文想要离开他东极岛,顿时,他的脸上就不悦了起来了。
说了好半天,也没有把钟文这个新晋的武道之境高手纳入他水荒中,感觉自己是在求人一般。
以前。
水荒可不是这般的。
只要哪个新晋的武道之境高手知道了三荒之事,就没有不尊敬,也不加入的。
而当下,一个小小的宗门弟子,即然如此无视他水荒,如此无视他极天,这不得不让他心中生出怨恨来。
“你!!!你加不加入我水荒,要是你不加入我水荒,可别怪我不客气了!”极天一指指向钟文,怒指着钟文喝道。
极天他知道。
如此时钟文离开了东极岛,以后想要让钟文加入水荒,那估计以后会困难重重。
难保钟文不会加入其他另外两荒。
此时只能阻止钟文离开,逼迫钟文加入水荒,这样也就达到了他的目的。
再者。
只要钟文加入水荒,以后他有的是时间可以随意收拾钟文。
但是。
他并不知道。
钟文除了是一名武道之境的高手之外,更是一名已经达到了武道之境当下最高层的七层高手,同样乃是天地宗的弟子。
一个三荒都要围杀的天地宗的弟子,怎么可能还会加入到三荒呢?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不客气?我到是想见识一下水荒中人是如何不客气的?就算这里是你东极岛的地盘,你又能拿我如何?哼!”钟文冷哼道。
要打。
钟文根本没所谓。
哪怕水荒荒主水妖来了,钟文也不惧。
此时。
曼清她们瞧着二人剑拔驽张的姿态,想出声劝慰,可却是不知道该如何插话进来。
武道之境的争斗,可真不是她们能插手的。
即便慈航殿的名声在外,她也没资格站出来阻止两名武道之境高手的争端。
不过。
曼清心中也有了一些计议。
此时的小花。
早就有些不耐烦了。
本来说好来东极岛参加个什么大会。
可她也没想到,她们一路从利州赶到长安,又从长安赶到台州,这一路之上说不辛苦那都是假的。
而后,又在大海之上漂着,更是难受的很。
当她们来到这东极岛后,住的是柴房,吃的还得自己解决。
这让小花心中怨恨越发的大了。
而今日好不容易等到大会开始,可这大会还没开完,比斗也没结束,就弄这么些事来。
当下东极岛又是跳出了一个岛主出来,还说让自己的哥哥加入什么水荒,更是要阻止她们离开。
这让小花心中顿时就不高兴了。
随即,小花手拿宝剑,往前走了一步出来,怒视着极天,大怒一声道:“我哥不想加入你那什么破水荒就不加入,难道你还敢杀了我们不成吗?”
小花的一声大喝。
直接把极天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当他瞧见小花也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娘子,又是感受到了小花是一位圆满境的境界后,眼睛突然大睁。
兄长是武道之境境界,妹妹也有着圆满境的境界。
这着实有些让他极天惊呀不已。
二十来岁的武道之境高手,这是他破天荒见到的。
再加一个十五岁的圆满境小高手。
他肯定钟文兄妹二人的天赋极高,要不然,在这个年纪,是不可能达到这个程度的。
如果当他知道钟文兄妹习武并没有多少时间的话,说不定他都得激动的心脏都要炸裂了。
钟文习武十一年。
而小花习武,也只有七年左右的时间。
当然。
这个习武,讲的乃是习练内气之法门的时间。
“阁下的令妹一看,以后必然是一位极美的女子,如我向我荒主说上一声,想来我水荒荒主必然会欣喜的。”极天突然转话而道。
当他的话一落后。
钟文脸色顿时就不好了。
极天的话,明显就是威胁。
而且还是以自家小妹来威胁自己。
更是把水荒荒主水妖都抬了出来,直接把钟文的杀心提了起来。
敢拿自己小妹来要挟自己,极天这纯粹是找死。
“我看你是在找死!”钟文轻轻一震后背,后背的两截追龙枪直接落入手中,以极快的速度把两截追龙枪套好,手中一扬,指向极天怒道。
“阁下难道真要与我水荒为敌?况且,刚才我所言之话也确实如此,以令妹如此年纪就已有了圆满之境,而你这位兄长更是达到了武道之境,只要令妹入我水荒,我荒主必然会全力培养的。”极天根本没想到,他的这一席话给他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曼清,帮我看着他们。”钟文再一次的听极天之言,眉头皱成了川字,向着曼清交待了一句后。
直接持枪杀向极天。
敢如此以自家小妹来要挟自己的。
要么死,要么废。
钟文可不会放任任何人拿自己家人要挟自己,哪怕对方是三荒中人也不可以。
更或者哪怕是三荒的三位荒主。
钟文也要斗上一斗。
在钟文的眼中。
什么最重要?
一是自己家人。
二是自己的师傅。
三是自己的朋友。
只要有人敢挑战自己,那么就得受到惩罚。
而当下。
极天的话直接挑中了钟文的弱点,钟文怎么可能会放任这么一个敢拿自己小妹要挟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