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pkxb人氣都市异能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半卷殘篇-第四百八十五章 英雄冢,地下河熱推-xf50l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我们一家就先回去了……到清明的时候再过来看你们……这些钱呢,香蜡这些你们别嫌弃……就拿去用……”
“……希望你们保佑保佑我们一家子啊,都平平安安的……”
梦里,女人对着山上念叨着,说着。
“……娘,娘,我们回去了吧?”
已经站起身的小男孩似乎惦记着猪头肉,垫着脚,朝着母亲又喊了声。
“……好,回去……走吧,回去了。”
女人朝着那纸钱堆再作了作揖,转过身,笑着看向自己儿子,应着,拉起了自己儿子的手,同旁边丈夫一同,重新拿起了东西,往着村子里再走了回去。
小男孩跟着自己父母走着,再朝着四周张望了张望。
沿着山脚的田埂边,一户户人家或蹲或跪或站在一堆堆燃着的纸钱堆前,或是正烧着纸,或是正点着香蜡,或是正作着揖,
纸钱堆上的火光,香烛上的烛火,轻轻跳跃着,映在一道道村里人的身影,照亮了整个山脚,
而沿着村里的村道,屋后的田埂小道,仍然有村里人,正端着提着东西,往着这边来,
“……娘,那些爷爷奶奶,保护过那么多人吗?”
小男孩仰着头,眼神里好奇着出声问道,
“……是啊,他们啊,保护过很多人。”女人拉着小男孩,笑着转过头,也望了望,出声说道。
小男孩闻声,有些懵懂着,再朝着四侧张望了张望,紧随着,便又被其他事情吸引了注意力,
“……娘,那块猪头肉呢……”
似乎看自己母亲手里没端着,小男孩不禁出声问道,
“……你爹端着呢……”
女人笑着,看着自己孩子说道,
“怎么,着急想吃了啊?”
“……嗯!”
“……那等回家,娘就去给你拌。”
“……那娘,我们走快点,走快点吧……”
说着话,小男孩拉着自己母亲,渐渐跑远。
……
清风带着丝丝雾气,屋外村子里的嘈杂声,透过敞开着的堂屋门,拂进堂屋里。
堂屋里,餐桌旁,
廉歌拿着筷子,夹着餐桌上的菜,听着随着清风萦绕在耳边,村子里混杂着的话语声,
没转过头,也没多说什么,不急不缓,随意吃着,
一旁,老汉坐着,不时看看廉歌,张张嘴,想说些什么,又转过头,看看堂屋外,正嘈杂喧闹着的村子里,
再看向堂屋门边,仍旧陷入在梦里的老人。
老人佝着腰,头垂着,如之前一样,眼闭着,
只是似乎梦到些什么,脸上神情缓缓变化着。
“老人家也吃点东西吧。”
再夹了筷子菜,廉歌转过视线,看了眼餐桌旁,焦灼着的老汉,语气平静着出声再说了句,
“……小先生你吃就行……”
老汉先是说了句,又朝着堂屋外的村子里,堂屋门边的老人看了看,
“……老陈他……”转回头,张了张嘴,老汉不禁出声问道。
“快醒了。”
转过视线,看了眼那堂屋门边的老人,
廉歌收回了目光,语气平静着,出声说了句。
……
“……娘,娘……外面起雾了……外面起雾了……”
老人梦里,场景变幻着。
仍旧是那老旧的屋里,小男孩穿着身显厚得,显得有些臃肿的棉衣棉裤,垫着脚,取下了门栓,将那木门,拉开了点,
垫着脚,探出身子和头,小男孩朝外张望着,
紧接着,有些惊喜着,没来得及将屋门重新关上,便一边喊着,一边朝着后屋里跑了去。
“……起雾了啊。”
男孩的母亲,那女人端着个小盆,盆里装着块揉得差不多的面团,一边笑着应着声,一边从后屋里再走了出来,再转过头,朝那半敞开着的木门外,望了望,
顺着木门敞开着的缝隙,丝丝雾气正往着屋里弥漫溢散着。
“……今天这雾还真是不小呢。”
女人笑着,将装着面团的小盆,放到了堂屋里的桌上,又再说了句。
“……嗯!雾特别大,都只能看到院子边上……”
似乎觉得自己母亲认同了自己的话,小男孩重重点了点头,然后说道,
“……那你可记得别乱跑,不然一会儿娘想找你都不好找。”
再揉了揉小盆里的面团,女人配合着,笑着应道。
“……嗯!”
小男孩重重点了点头,然后又转过身,颠颠着,朝着木门边,又再跑了过去,
好奇着,张望着外面的雾。
“……娘,为什么我们这儿有这么大的雾啊……之前去奶奶家住得时候,都没有这么大的雾气……”
小男孩好奇着,又转过身,有些疑惑着,朝着自己母亲问道,
“……因为啊……”
女人闻声,转过头,看着自己孩子,脸上有些犯难,似乎在想该怎么回答,
“……因为啊,我们家就住在河边,在河边,所以雾气就特别大。”
小男孩身后,虚掩着的木门被从外推了开,小男孩的父亲,那男人提着几条鱼,抖落了下身上沾的露水,应着小男孩的话,笑着,再走进了屋里。
“……爹!”
小男孩听到自己父亲的声音,喊了声,又朝着自己父亲跑了过去,
“……小心点,爹手上拿着鱼,别蹭在你身上了。”
男人说着,但还是笑着蹲下了身,伸出另一只手,搂住了自己孩子,
“……爹,可是,河在哪啊……在山那边吗?”
小男孩趴在自己爹怀里,透过敞开着的木门,再朝着外张望了张望,眼里有些疑惑着,出声问道,
“……不在山那边,就在这儿……在这儿。”
再站起了身,男人先是笑着说了句,然后又用脚踩了踩地面,
小男孩听着自己父亲的话,眼里更加好奇,从自己父亲的怀里重新出来,
低着头,盯着脚下踩着的地面,
“……爹,河在地底下吗?”
好奇着,小男孩出声问道,
“对,就在我们这啊,地底下。”
男人笑着,应着,
“……这几条鱼啊,就是爹从那河里捞起来的。”
“……可是,可是……那我们就住在河上面吗?”
小男孩仍然看着脚底,疑惑着出声问道,
“……我们要是掉到了河面怎么办?”
听着自己孩子的话,男人和女人脸上露出了笑容,
“……那就以后长大了,努力在别得地方再修栋屋子……到时候,爹娘也搬过去陪你住,就不怕掉到河里面了……”
男人笑着,对着自己孩子再说道,
“……嗯!”
小男孩抬起了头,重重点了点头,应了声,紧随着,又看到了自己父亲手里提着的鱼,被吸引了注意力,
“……爹,我们早上吃鱼吗?”
“……鱼啊,得等到中午吃,今天早上娘给你蒸包子,韭菜包子,想吃吗?”
一旁,女人笑着,对着自己孩子出声说道,
“……想!”
转过头,小男孩脆生生应着,似乎将之前的事情抛在了身后,
颠颠着,再跑回了自己母亲跟前,垫着脚,望着桌上小盆里的面团。
“……娘,还要多久,才能吃啊……”

0i1nj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笔趣-第四百八十四章 夢讀書-51ng7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心着点,别摔在地上去了。”
“……不会的,娘……”
老人梦里,场景变幻着。
一座老旧的房子里,有些斑驳朽坏的堂屋木门敞开着,
一个小男孩,捧着个有些泛黄的瓷海碗,颠颠着,踩着屋里夯实但依旧有些不平的泥土地面,从后院厨房里,往堂屋边上跑着,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笑呵呵着,看着小男孩,在后面护着,紧跟着。
“……娘,这个猪头为什么看起来一点味道都没有……是要把它用来凉拌吗?”
小男孩垫着脚,将那瓷海碗放到了堂屋里的桌上,
“……你想吃凉拌的啊?”女人伸手扶了下那海碗,然后转过身,笑着对着自己孩子说道,
“……都可以……都好像好久好久没吃过猪肉了……”
小男孩垫着脚,望着,又点着头,应着。
“……想吃的话,一会儿忙完了……娘给你切一块下来,凉拌……不过这会儿还不行,还得等一会儿。”
“……为什么啊,娘……”
“……因为啊,这猪头啊,是拿来供神供祖先,供你的一些爷爷奶奶吃的,不是拿来的给你吃的,等供过了过后啊……才能给你的……”
女人笑着,对着自己儿子说道。
“……为什么要供啊?”小男孩眼神里有些疑惑,望着自己母亲,问道。
“……因为啊,那些爷爷奶奶,都是帮过我们的……以前啊,他们我们好吃的,现在,我们有好吃的了,也要给他们吃啊……人啊,不能忘本……”
女人笑着,对着自己儿子说着。
小男孩听着,眼神里还是有些懵懂,但还是点了点头。
“……好了,你在这儿守着,娘去再拿点东西……守好了啊,可不许让猫偷吃了……”
“……知道了,娘。”
小男孩重重点了点头,
女人笑着,转过身,往着旁边屋子里走了去。
小男孩则站在原地,认真着,垫着脚,盯着那块猪头守着。
……
“……娘,娘……我也来帮你撕吧……”
“……好,不过小心点啊,别去给撕坏了……”
“……不会的,娘……”
场景又再变幻,
还是那老旧房子,
有些斑驳的屋门外,女人坐在屋檐下,门槛上,腿上放着个筲箕,筲箕里放着几沓黄纸钱,摊着些已经撕开的纸钱,和些香,蜡。
小男孩光着脚,在女人身前,那筲箕跟前蹲着,很是认真着,模仿着他母亲的动作,拿着小碟纸钱,一张张小心着撕着,又将撕下来的黄纸,小心着放到了筲箕里。
屋外的天色,也在这撕纸钱的过程中,渐渐变得黑了下来。
……
“……要跟爹娘一起去吗?”
场景又再变幻。
夜色笼罩着村子,夜幕中斜挂着一轮斜月,繁星点缀着夜空,
一些蛙鸣声,在屋前屋后的田地里,山林里响着。
仍旧是那老旧的房屋前,
女人捧着之前那筲箕,筲箕里摆着之前那煮好的猪头,之前撕好的黄纸钱,两个酒杯。
笑着看着自己儿子问道。
女人旁边,男人一只手提着个装着酒的瓶子,一只手提着个装着香和蜡的袋子,也笑着看着自己儿子。
小男孩听着自己母亲的话,垫着脚,朝着院子外望了望。
屋外在那轮明月挥洒着的月光下,不算太黑,沿着路,路边,沿途还有人燃着纸钱,
似乎有些害怕,小男孩望着,有些犹豫。
“……没事儿,娘牵着您……”
一手端着筲箕,女人朝着小男孩伸出了另一只手。
一旁的男人见状,接过了女人端着的筲箕。
小男孩再犹豫了下,牵住了自己母亲的手,
“……娘,我们去哪烧这些纸钱啊……”
随着自己爹娘走出了院子,似乎之前的害怕被抛在了身后,小男孩张望着,有些好奇着问道,
“……还是和以前一样,去山脚底下……”
……
村子边,山脚下,开垦出来的梯田边,沿着梯田田埂,对着山,已经有不少人或作揖,或蹲着,或跪着,烧着纸,敬着香。
小男孩跟着自己爹娘,好奇着,张望着,走到了山脚下,跟着自己父母停了下来,
男人和女人忙活着,蹲下身。
女人从筲箕里拿出了装着猪头的海碗,摆到了地上。
男人将两个酒杯放到了猪头跟前,又拿了根火柴,点燃了蜡烛,又再拧开那瓶散装的酒,给酒杯里倒满了两杯酒。
小男孩站在旁边,好奇着,张望着,不时望望忙活着的父母,不时望望不远处祭拜着的其他人。
“……过来,你也过来烧点纸……”
男人从筲箕里拿了把纸钱,借着蜡烛上的烛火点燃过后,放到了地上,继续拿着筲箕里的纸钱,往燃着的纸钱火堆上添着。
女人看了看,又转回头,朝着旁边的儿子招呼了声。
“……好。”
正张望着四周的小男孩点着头,应着,再走了过来,蹲在了自己父亲跟前,
“……来,我儿子啊,也过来烧点纸……希望你们啊,保佑我儿子,一辈子都平平安安的……”
女人将筲箕往自己儿子身前挪了挪,
小男孩伸出手,往着筲箕里,拿出了把黄纸,蹲着,学着自己父亲,往着纸钱堆里扔着。
纸钱堆燃起的火轻轻跳跃着,倒映着的火光,映着小男孩有些通红的脸。
女人在旁边,双手合十,对着山上作着揖,念叨着。
“……娘,这纸钱是烧给爷爷他们的吗?”
小男孩蹲着,好奇着望着燃着纸钱堆上的火,又转过头,好奇着问着自己母亲,
“……爷爷奶奶的啊,已经烧过了……现在啊,是之前娘跟你说得那些爷爷奶奶。”
女人再转过头,笑着,对着自己儿子说道。
“……那他们是谁啊,他们在哪啊……我为什么没见过呢……为什么要给他们烧纸呢……”
“……因为啊,他们已经去另一个地方了……不过他们啊,也都在这儿……因为啊,他们保护爹娘的爹娘,你的外公外婆,爷爷奶奶,也保护过爹娘……”
女人笑着,对着自己儿子说道。
“……那他们是谁啊。”
小男孩眼里愈加疑惑,望着自己母亲,又再问道。
“……他们啊,是英雄……”女人看着自己孩子,笑着说道。
“英雄,什么是英雄啊……”
小男孩眼里疑惑着,再问道。
……
“……好了,再过来给这些爷爷奶奶作个揖,我们就回去了……等回去了娘给你,拌块猪头肉来吃……”
“……好,娘……有猪头肉吃了,有猪头肉吃了……”
听着自己母亲的话,小男孩对着那纸钱堆作了作揖,便有些雀跃起来,
似乎将之前的疑惑,抛在了身后。
女人看着自己孩子,又再转过身,拿着香,恭敬着,朝着山上作了作揖。

teeul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四百八十三章 爲什麼看書-m9xp0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堂屋里,
老汉闻声,顿住了脚,朝屋外望了望,转回了身,
又在原地再站了站,重新走了回来,
“……小伙子……小先生,谢谢……”
走至廉歌身侧,老汉感激着,佝着身,朝着廉歌说道。
看了眼这老汉,廉歌摇了摇头,再转回了身,拿着筷子,随意夹着桌上菜,吃着。
老汉看了看廉歌,又转过头,看了看堂屋门边,垂着头,合着眼,依旧陷入在梦里的老人,
又再站了站脚,转过了身,也再在餐桌旁坐了下来,
“……小先生……厨房里还有些菜,我去再给你炒些菜吧……”
老汉坐在凳子上,手放在腿上,不时转过头望望堂屋门后的老人,不时又转回头,看着廉歌,
张了张嘴,似乎想问些什么,但又终究是只是说了句。
拿着筷子,再夹了筷子菜,廉歌转过视线,再看了眼这有些焦躁不安的老汉,
“那就劳烦了。”语气平静着,廉歌说了句。
“……不劳烦,不劳烦。”
老汉赶紧摆了摆手,站起了身,笑呵呵着应道,
“那小先生你坐,我这就去把再炒些菜……菜之前都洗好了,要不了多久……”
说着话,老汉再回过头,看了看堂屋门边的老人,便朝着后院厨房里走了去。
看着那老汉走进厨房,转过视线,再看了眼堂屋门边,依旧陷入在梦里的老人,
收回目光,廉歌拿着筷子,夹着桌上的菜,继续随意吃着。
……
“……滋……”
菜下锅翻找的声音,从后院里传出,
餐桌旁,廉歌拿着筷子,不急不缓夹着菜,吃着,
堂屋里,安静着。
而与此同时,堂屋外,弥漫着浓雾的村子里,再有些嘈杂起来,
混杂着的话语声,随着带着雾气的清风,从村道上,一户户人家里传出,在廉歌耳侧响起。
……
“……爸……”
村道上,背着自己父亲的中年男人重新睁开了眼睛,抬起了头,
看了看身前四周后,又赶紧勉强转过头,看着背上趴着的父亲,
背上背着的老人,紧随着,也缓缓睁开了眼睛,看了看自己儿子后,缓缓抬起了头,
“……爸,你也梦到了吧?”
眼里期待着,中年男人看着自己父亲,出声问道。
“……梦到了……”
背上的老人点了点头,应了声,脸上渐露出些笑容,
中年男人看着自己父亲,紧随着也笑了起来。
“……不过爸,我们还是得出村子避避。”
说着话,中年男人提起了地上的行李,再背着自己父亲,步伐匆匆地朝着村子外走去。
“……房子就要塌了,我们得赶紧走……”
“……出去避避就避避吧,等事情过了啊,我们再回来就是了。”
脸上带着轻松些的笑容,老人笑呵呵着,说着,
“……爸,不知道其他人知不知道……”
中年男人走着,说着,又再放缓了脚步。
“……你把我先放下来,去喊一声村子里人吧……”
说着话,老人缓缓转过头,望了望四周村子里,
只是,话还没说完,
村子里,一户户亮着灯的人家里,愈加嘈杂的声音响了起来,
“……看来是不用了。”
背上的老人笑呵呵着,望了望四周,出声说道,
“……那爸,我们赶紧先走吧……”
中年男人说着话,提着行李,加快了脚步,往着村子外走去,
只是步伐相比之前,更轻快了许多。
……
“……都快点,快点从屋子里出来。”
“……房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塌了,都快点从屋里出来……”
“……都快从屋子里先出来……别去管东西了,人重要……”
一户户人家的房门朝外打了开,屋里灯光透过敞开着的堂屋门,映在了一段段村道上。
一户户人家里,刚从那梦中醒过来的一众人,慌忙着,往屋外跑着,
在村道上的人,也朝着村道两侧,一户户人家里,喊着。
“……孩子他妈,赶紧去把孩子带上,我去收拾点东西……我们赶紧走,去村子外边……”
“……好……”
一户人家里,醒来的对夫妇,慌忙着带着自己孩子,从屋里跑了出来。
“……走,这边,躲着点路边上的屋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塌了……”
“……说起来,为什么村子里房子要塌了……”
“……现在哪管得上那么多,先走吧,往村子外走,等过后了,再说……”
“……都快点……脚下小心点,别摔了……往这边……往村子外边跑……”
村道上,或是提着行李,带着妻子,或是抱着孩子,或是背着老人,一户户村里人沿着村道,往着村子外跑着,
急切,慌忙的声音混杂着,在村子里嘈杂着,
相比之前,喊声中少了些恐惧。
……
“……小先生,来。”
端着两碟冒着热气的菜,老汉再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小先生,你尝尝吧,看合不合口味。”
将两碟菜放到了桌上,老汉说了句,又转过头,望了望堂屋外,嘈杂起来的村子,看了看堂屋门边,还垂着头,合着眼的老人。
“……村子里的人是都做了先前那梦……”
望着堂屋外,老汉出声问道。
廉歌看了眼老汉,也没转过头,拿着筷子,尝了口刚炒出来的菜,
“味道挺好的。老人家也尝尝吧。”
“……小先生你吃就好……我,有些吃不下……”
再望了望堂屋外,老汉摇了摇头,说道,
不过还是转回身,坐了下来,
看了眼这有些焦灼不安的老汉,廉歌也没多说什么,拿着筷子,夹了筷子菜,随意吃了起来。
“……小先生,老陈他是……”
坐下的老汉顿了顿动作,又朝着堂屋门边的老人望了望,出声问道。
“还要再要会儿。”
拿着筷子,廉歌语气平静着,应了句。
老汉闻声,转回了身,点了点头,
紧随着,脸上又有些犹豫迟疑着,看向了廉歌,
张了张嘴,还是出声问道,
“……小先生,是为什么,村子里的房子都会塌了。”
闻声,廉歌转过视线,看了眼老汉,没回答,
再转过目光,看向了堂屋门边的老人。
……
堂屋门边上,
清风带着丝丝雾气,透过敞开着的堂屋门,往着堂屋里吹拂着,轻晃着堂屋门,
老人手搭在门后的把手上,佝着身,垂着头,闭着眼,依旧陷入在梦里。
身子似乎也随着堂屋门,微微晃动着。
餐桌边,
老汉也循着廉歌的视线,缓缓转过头,将目光投向了仍旧陷在梦里的老人,
再看了眼老人,廉歌转回了视线,也没多说什么。
拿起筷子,夹着餐桌上的菜,不急不缓,随意吃着。
丝丝热气从菜上升腾,往着屋顶上的灯光萦绕着。
堂屋里,愈加显得安静。

yyunh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線上看-第四百八十二章 不着急相伴-is57o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堂屋门边,老人佝着身,头垂着,闭着眼,手搭在门后把手上。
餐桌旁,老汉同样垂着头,闭着眼,
清风带着雾气,微微晃动着堂屋门,不时拂进屋里。
没转过视线,拿着筷子,给眼馋的小白鼠夹了筷子菜,廉歌随意着,夹着餐桌上的菜,吃着,
肩上,小白鼠立着前肢,捧着菜,不时埋下脑袋吃着,不时又转动着脑袋,张望着。
……
“……飒飒……”
夕阳已经沉入地平线,西面还映着的些晚霞,也渐被夜幕所取代,
浓雾笼罩下,村子里愈加显得昏黑,
只剩下一些人家屋里亮着的灯,勉强在弥漫来的夜色中亮着,
只是才从一户户人家门窗里透出的光,又被浓雾挡在屋前,显得昏暗。
清风扰动着雾气,摇曳着村子边山林中的枝叶,又再拂过村道上,村子一户户人家里,
或站或坐,垂着头,闭着眼,一众村里人的衣襟。
村子里,愈加显得安静。
……
堂屋门里,廉歌身后,
那敞开着的堂屋门边,垂着头,闭着眼的老人脸上渐出现些变化,
脸上渐流露出些恐惧的神色,浑身微微颤抖着。
紧随着,餐桌旁,站在凳子前的老汉,也脸上露出恐惧的神色。
“……吱吱,吱吱吱。”
廉歌肩上,小白鼠转动着脑袋,张望着,叫了两声,
廉歌转过视线,看了眼小白鼠,再看了眼堂屋里的老汉和老人,
再透过敞开着的堂屋门,看向堂屋门外,
转回目光,廉歌也没多说什么,拿着筷子,再夹了起桌上筷子菜,吃了口。
这老汉,老人,村道上,一户户人家里,这村里人,似乎此刻都陷在梦里。
……
“……出去……”
梦里,老人呢喃着,手搭在紧闭着的堂屋门把手上,
紧随着,止住了声,
在现实里堂屋门被拉开的同时,梦里,老人也拉开了堂屋门,
现实里,门外只有随着清风拂进堂屋里的浓雾,
梦里,两道身影,却随着拂进屋里的浓雾,出现在老人身前,
梦接替着现实,老人手搭在门把手上,望着门外的两道身影,顿住了动作,
……
一个中年女人埋着头,浑身颤抖着,一只手拉着旁边个十二三岁的男孩,男孩光着脚,脚背上还带着些似乎才干涸的划伤口子,裤上沾着灰,背上衣服沾着血,像是嵌入到了血肉里,粘连着,同样埋着头,浑身颤抖着。
“……救命,救命啊……”
中年女人缓缓抬起了头,嘴微微张着,眼睛瞪着,眼睛流露着恐惧,浑身微微颤抖着,
紧随着,朝着老人扑了过来,哭喊着,语气中带着绝望和恐惧,
“……救命,救命啊……”
老人看着门外的两道身影,不禁往后退了下,紧随着,又顿住了脚,
“……出什么事儿了……”
似乎浑然不知在梦里,似乎望了这中年女人早已经死了,老人拖住了扑过来中年女人的手,急切地问道,
“……救命,救命啊……”
中年女人绝望着,哭喊着,脸上带着恐惧,浑身颤抖着,一点点往着地上跪倒了下去,
而这时候,老人看了看中年女人凹陷下去的背,看着那背上的血肉模糊,又看了看那始终浑身颤抖,埋着头的男孩,
似乎是明白过来,老人瞪着眼睛,浑身微微颤抖起来,
挣扎着,老人想挣脱中年女人静静抓着的手腕,
“……出来,出来!”
这时候,中年女人倏然从地上再站了起来,愈加抓紧了老人的手腕,眼睛死死瞪着,眼底惊恐着,望着老人身后,
“……出来,出来……”
中年女人惊恐着,嘶喊着,攥着老人,往着屋子外拽着,拉着。
而老人则看着中年女人,眼底带着恐惧,浑身颤抖着,拼命着,挣扎着。
……
“老先生,不妨回头看看。”
堂屋门边,垂着头,闭着眼睛的老人浑身颤抖着愈加厉害,脸上愈加惊恐。
拿着筷子,廉歌转过了视线,看了眼那老人,语气平静着,出声说了句,便再转回了目光,再夹了筷子菜,随意吃着。
……
紧随着,
梦里,
廉歌的话话语洞穿了现在和梦的界线,在老人梦里响起,老人耳边回荡着。
老人不禁顿下了挣扎着的动作,缓缓转回了头,
那中年女人也拉扯着,将老人一点点拖着。
老人缓缓转回了头,看向了身后,
只是身后,却不是堂屋,而是一座已经倒塌了的废墟。
看着那废墟,老人出神着,
而将老人拉扯出的中年女人,也紧随着,渐渐停下了动作,放开了抓着老人手腕的手,缓缓着,走回到了自己儿子身侧,紧紧攥着自己儿子的手,
望着那堆废墟,老人目光愈加显得恍惚,
“……轰隆……”
而就在这时候,接连的轰鸣声响起,
闻声,老人从身前废墟,缓缓转过头,转过了身,
望向了那轰鸣声的来源,
那是村子里的一户户人家,
山谷里,沿着村道两侧,一户户人家,或是两层的小楼,或是砖石黑瓦的瓦房,正一点点往下沉着,瓦片,砖石墙灰往下掉落,
而在似乎突破临界线后,一座座房子,轰然倒塌。
而那倒塌的一座座房子前,村子里,一家家人,正站着,朝着村子里其他地方望着,
老人望着那一座座倒塌的房子,目光恍惚着,
又再缓缓转过了头,看向已经走到了旁边的中年女人,
张了张嘴,老人想说些什么,却没能说出口,
中年女人则是攥着自己儿子的手,再缓缓埋下了头,埋着头,两人走着,渐渐消失在了村子里,
“……谢谢……”
佝着身子,望着,再张了张嘴,老人呢喃着,出声说道。
……
堂屋里,垂着头,闭着眼睛的老人,脸上惊恐的神色渐渐褪去,浑身的颤抖渐渐平复,
餐桌旁,站着的老汉同样脸上恐惧消失,眼睛缓缓张了开,头渐渐抬了起来。
看了眼还闭着眼睛的老人,和已经渐醒过来的老汉,
再透过敞开着的堂屋门,看了眼堂屋外,这村子里,
廉歌转回了目光,拿着筷子,再夹起桌上一筷子菜,随意吃着。
“……老陈他……”
醒过来的老汉没再像之前醒来是那样恐惧,看了看堂屋里,沉默了下,又再转过头,看了看堂屋门边的老人,张了张嘴,出声说了句,
紧随着,脸上又露出焦急神色,
“……房子就要塌了,房子就要塌了,我们得赶紧走,得赶紧走……得去挨家挨户通知下……”
老汉念叨着,朝着廉歌说了句,便要朝着堂屋外跑去,
“不着急,还有些时间。”
拿着筷子,再夹了筷子菜,吃了口,廉歌没转过视线,只是语气平静着,出声说了句,
“再等等吧,不碍事。”

zplid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起點-第四百七十三章 霧,房,燈展示-kqedd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那天晚上,也像是这会一样,雾气一晚上都没散。”
丝丝雾气随着清风,萦绕在村子里,
太阳西斜,靠近着地平线,
之前消散些的雾气,似乎再从山谷边,围绕着的山丘中弥漫出,笼罩在村子里。
夕阳余晖渐被浓雾,山谷旁的山岭遮挡,天色显得愈加昏暗。
望着那愈加暗下来的天色,渐浓的雾气,老人说了句,再沉默下来。
……
“……村长,我准备带着她们娘俩走了……”
一个之前聚在村中央小广场上,祭祖的村里人,散去后,再从老人身侧走过,出声说了句,
“……走吧,回去把东西收拾好,就赶紧走吧……天就又快黑了……”
老人缓缓转过有些浑浊的视线,看了看村里人,点了点头,再转回头,抬头看了看浓雾遮挡下的天色。
那村里人闻声,先是点了点头,紧随着,也抬起头,看了看那渐昏暗下来的天色,眼神里流露出些恐惧,再慌忙着转过身,朝着村子里再快步走去。
看着那村里人走远,老人再缓缓转过头,望着弥漫萦绕着的雾气,有些沉默。
看了眼这老人,和老人身侧同样望着雾气的中年男人,廉歌也没多说什么,转过目光,再看向了这村子里,浓雾下的一户户人家。
……
“……小伙子,这边……”
再顿了顿脚,老人领着路,再往前侧走去,
说了句,又再沉默下来,
看了眼老人,廉歌也没多说什么,再挪开了脚步,同老人往着前走着,抓过视线,看着沿途一户户人家。
祭祖仪式结束后,一户户村里人各自再散开,步伐匆匆回了屋,紧闭上了房门,
一家家门后,各间屋子里似乎都亮着灯,灯火亮着,透过窗,往外挥洒着,又再浓雾下被遮挡在窗外不远。
屋里,或是嘈杂,似乎正忙碌着,收拾着东西,或是安静,似乎一家人正沉默着。
“……爸爸,我害怕……”
“……没事儿,有爸爸在呢……没事儿,没事儿,我们一会儿就走了……”
“……那爸爸,我们还能回来吗?”
混杂着的话语声,随着清风,从一户户人家传出,在廉歌耳边响起,
挪着脚步,往前走着,廉歌看着,听着。
……
“……平日里,她孩子都是在外边读书,住在外边,那天正好是周五,她孩子从外边回来。”
再沉默了下,老人望着眼前的雾气,继续说了下去,
“……下午我去看她,走得时候,他正好回来,我还和他讲,让他照顾好他母亲……”
领着路,老人往前走着。
“……从她家里回来,天色也差不多开始暗了,天色一暗,天时凉了,这雾气啊,也跟着开始起来了。”
“……那晚上那雾气啊,比现在这会儿还重……”
“……我想着这起这么大雾,天黑得早,回家把早上那点粥再热了热,吃了也就上床睡了。”
说着话,老人朝着前侧弥漫着的雾气再望了望,沉默了下,才继续说了下去,
“……等到半夜的时候,这屋外面,村子里就开始吵闹起来,闹哄哄的一片……我睡得也浅,听着吵得这么厉害,就从床上爬了起来,走了出去……”
“……等我出了门,就看到村子里的人都在朝着村子尾方向走……我也赶紧跟了上去,一边跟着往那走,一边问啊,怎么回事……”
说着,老人再停顿了下,转过头,朝着村子里一个方向望了望,
“……老沈家儿媳妇家,房子塌了,她连着她儿子两个人都被埋在了那垮下来的房子底下。”
“……我赶紧跑了过去。跑过去的时候,看到的那房子,已经是完全垮了,墙啊,顶上的瓦,梁,都倒了,倒在那地上,断的断,碎的碎……我赶紧再叫了几个人,把那些倒下来的墙,梁给挪开,往下挖……”
“……等村子里把这两个人找到,挖出来的时候,她和她儿子,都是在卧室房间那位置,她儿子就在隔她不远的地方,她是在床上,坐着,一块倒下来的预制板就压在她背上,把她那么往前压着。头是往旁边侧着,抬着的,眼睛瞪着,嘴巴张着,像是看到了什么吓人的东西……就像是之前她来敲门时候,那表情一样……她儿子趴在床边不远的地上,身上也压着预制板,像是被预制板砸到了那地上,压着……”
“……找到这两个人的时候,她和她儿子,已经是断了气了……那被预制板砸到的地方,都是陷下去的,都是些血,混着些烂肉……”
老人说着话,微微颤了颤,望着那不远,萦绕着的浓雾,再沉默下来。
转过视线,看了眼老人,廉歌再转回了目光,看向了浓雾下,一户户人家,也没多说什么。
……
“……把这两个人从废墟底下,挖了出来……救护车来了趟,看了看过后,也只能又走了……把人挖出来的几个人呢,看着这两个人呢,心里难受的厉害,在旁边抽着烟……她家的邻居,站在那废墟跟前,看着她和她儿子,止不住的落眼泪……”
“……他们说啊,下午我走了过后那会儿,傍晚,天刚黑下来的时候。她像是又做了个噩梦,哭着喊着,她儿子都没把她拉住,她从那屋子里又再跑了出来……周围几个邻居啊,看到了啊,听她儿子讲了怎么回事,就帮着把她重新给弄回了屋里……她哭着,喊着,眼睛就那么瞪着,恐惧的厉害,拼命着挣扎着不愿意进去……不过好几个邻居帮忙,她挣扎也没什么作用……几个邻居就那么把她重新给弄进了那屋里……
弄进屋里过后,几个邻居又帮着,给她喂了医生的药……她摇着头,挣扎着,眼睛瞪着,还是恐惧着厉害,不愿意吃……但几个人还是给她喂了下去……喂下去过后……药的效果就慢慢起来,虽然她还是脸上像是害怕的厉害,但还是慢慢睡了过去……几个邻居也就各自回去了。”
说着话,老人再停下了脚,望着身前萦绕着的丝丝雾气,再沉默了下,
符纸随着清风,轻轻摇曳着,符纸下,一户户人家门,紧闭着,门后,一户户人家的灯亮着。
灯下,或是嘈杂,或是安静。

fzbxp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四百七十一章 既然他不吃,那我嚐嚐吧相伴-2pb50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哎呦,哎呦……”
那叫戚师傅的老头捂着头,蜷在地上,痛呼着,
“……这也太邪门了……”
“……这祭祖才刚完,就摔了跤……上回那师傅也是……”
围着供桌旁,开阔平地上,或是已经领到那符纸,或正等着的一众村里人,有些骚动,混杂着的话语声,嘈杂着。
“……戚师傅,没事儿吧?”
老人见状,赶紧伸手将栽倒在地上,那穿着道袍,叫戚师傅的老头搀扶着,拉了起来,
“……没事儿,没事儿……”
身上沾了一身灰,披在身上的黄色道袍散乱了一半,露出了穿在里面的棉衣,
这叫戚师傅的老头,随着老人的搀扶,重新从地上爬了起来,
“……戚师傅,这……”看着这老头的模样,老人不禁张了张嘴,想出声说了点什么。
“……不好意思啊,这岁数大了,才做了个法事,这脚上就发软了。自己走着路,都能摔一跤。”
穿着道袍的老头放下了捂在额头上的手,转过头看了看周围有些骚动的人后,紧跟着笑了起来,
一边笑着说着,一边弯下腰,不动声色的捡着洒落在地上的符纸,
“……劳烦戚师傅费心了。”老人闻声,对着这老头再说道,又看了看这老头额头上淤青的一块,“戚师傅这额头上……我让人拿张热帕子过来,给你敷一下吧。”
“……不碍事,不碍事……”
穿着道袍的老头笑着,摆了摆手,然后又从重新捡起,捏在手里的一沓符纸里拿出了几张,再递向了老人,
“……这符纸呢,你还是拿回去,贴在门上。就像是之前讲的,这祖宗怨气肯定是消了,不会再埋怨你们。但这么久来,积了的晦气,已经乱了的地气,还需要些时间,才会消散,才会重新平复下来……你们呢,最近还是要多注意,注意……”
穿着道袍的老头将符纸递给了老人,说着,
老人闻声,接过了那张符纸,
“……戚师傅费心了。”
将那符纸拿在手里,应了声,老人停顿了下,又再出声说道,
“……村里准备了些饭菜,这也快晚上了,戚师傅也劳累了一下午,戚师傅一起过去吃些吧。”
“……我又不是来吃席的,这事情呢,已经是化解了,这席我就不吃了。”
穿着道袍的老头先是顿了下,然后笑着,对着老人说道,
只是额头上那块鼓着的淤青,让其看起来有些滑稽。
“……这符纸还得劳烦帮我发放下了。我这晚上啊,还得赶着去旁边镇子上,给人做法事……这天都快黑了,我也该走了。”
没等老人应声,那额头上淤青着的老头便紧随着,继续对着老人说道,同时将手里那沓还沾着些灰的符纸,一把全塞到了老人手里,
“……那,戚师傅,我们送送你,”
老人低下头,看了看手里那沓符纸,沉默了下,又再抬起头,对着这额头上淤青着的老头,出声说道。
“……不用,不用了……我自己走就行。”
老头摆了摆手,便赶紧着往前再挪开了脚步,似乎再绊倒了什么,脚底再踉跄了下,
等勉强站稳,老头脸色有些发白,没再同老人说话,便继续往着村子外走了去,
似乎同老头一起来的人见状,也紧跟着老人,往着村子外走去。
走出段距离,那穿着道袍的老头一行人再加快了脚步,似乎逃着般,快速消失在了村口方向。
……
“……村长,这……”
老人拿着那沓符纸,望着那穿着道袍老头一行人走远,
旁侧,一个中年男人走上前,望了望那处后,又再看向老人,张了张嘴,出声似乎想说点什么。
老人闻声,缓缓转过了身,看了看中年男人,再看了看供桌旁,围着的一众村里人,有些沉默。
……
看了眼那老人,廉歌再转过视线,看了眼这一众村里人,
之前已经领到那符纸的人,将符纸拿在手里,愈加攥紧,
只是同还未领到符纸的人一样,脸上,眼底,都流露着些恐惧的神色。
……
“……村长,这次能管用吗……那位戚师傅看起来,应该像是个有真本事的。”
“……这回这么祭祖,应该有作用吧……”
中年男人看着老人,张了张嘴,再出声说着,
不知是在同老人讲,同村里人说,还是再同自己说。
老人听着中年男人的话,再缓缓低下头,看了看手里那沓符纸,
停顿了下,
拿着那沓符纸,放到了旁边那张供桌上,
“……跑吧,能往外去就都往外去吧。”
再缓缓抬起头,老人看着中年男人,看着一众村里人,
“……你们和我不一样,我岁数大了,也无儿无女……有什么也就是早点去见我老伴……”
说着话,老人又再沉默了下,
“……都回去收拾东西吧,能跑得都赶紧跑,往外面跑。”
再抬起头,老人对着一众村里人说道。
“……村长……我们再请个师傅过来看看吧,我们一起再凑点钱,请个有本事的师傅……”
“……隔壁镇上……旁边县里,说是有个有真本事的师傅,我们去请吧……”
中年男人似乎慌了神,慌乱着说着。
“……玛德……你说这怎么就遇上这么档子邪门的事儿……”
“……实在没办法,也只能出去了……今年那地里麦子长得那么好,长得那么好……”
“……我不出去,我不出去……我在这村子里活了六七十年……我哪也不去,哪也不去……大不了,大不了……”
围着的一众村里人先是有些骚动,话语声混杂着,
紧随着,又相继,有些说不下去,沉默下来。
“……都回去收拾东西吧,趁现在天还没黑……”
老人缓缓转过了身,拿起供桌旁边袋子里放着的几支香,点燃后,作了作揖,将香插进香炉里后,
又再对一众村里人说了句,缓缓再朝着村子里转回身。
……
开阔的平地上,一众村里人围着供桌周围,沉默着。
供桌旁,几堆纸钱堆在没有人继续往上扔纸钱后,再熊熊燃了起来,
火焰上,一些烟雾裹挟些纸钱的灰烬,随着清风飘散着,
落在了围着的村里人身上,供桌上,供着的三牲上。
村子里,狗吠鸡叫声,似乎也渐平息下来。
这开阔的平地上,愈加显得安静。
再看了眼这一众村里人,和那已经转过身,似乎准备往村里走的老人,
廉歌再挪开了脚步,走至那老人近前,
“老人家,之前听你跟那位老道士讲,村里有备宴席。既然他不吃,不知道能不能让我尝尝。”
微微笑着,语气平静着,廉歌出声说道。
闻声,老人缓缓转过了头,再看向了廉歌。

6jgfp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愛下-第四百七十章 磕頭看書-9znq9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这狗越叫越厉害了,该不是……”
“……说明这次请来的人有真本事,不然怎么会有反应……”
“……徐村子孙,叩告先祖……起于微末,长于乱世,祖辈之功……”
开阔的平地上,穿着道袍的老头长呼了声后,爬起了身,
跪拜在地上的一众村里人,也相继重新爬了起来,或是各自再低声说着话,或是再望着那供桌前,
话语声混杂着那穿着道袍老头的祭文念诵声,村里的狗吠声,这开阔的平地上再嘈杂起来。
“……既然觉得有作用,就敬重些吧……”
一个七十来岁的老农佝着身子,望着那供桌前,又再转回身,对着身侧说着话的几人说了句,
说着话的几人闻声,安静下来,各自点头,再转过身,望着那供桌前,之前脸上的恐慌神情,消褪了许多。
老农模样的老人再转过头,顺着几堆燃着纸钱堆上升着的烟雾,望了望萦绕着的雾气,
再缓缓转回头,看向了那供桌前。
……
一众村里人起身后,廉歌身侧几个村里人,不禁朝着廉歌侧目,
只是却也没多说什么,看了看,便又再转回头,恭敬着朝着那供桌的方向,眼里带着些期待,
看了眼这围着供桌的一众村里人,供桌前念诵着祭文的老头,
廉歌转回了目光,再看了眼那之前出声说话的,如老农般的老人,
挪开脚步,朝着那老农走了过去。
……
“老人家,村子里是在祭祖?”
走至老人身侧,廉歌出声说了句,再转过视线,看向那供桌前,
“……小伙子,你不是村里人吧?”
老人闻声,转过了头,看了看廉歌,打量了眼后,出声说了句,
又再缓缓转过头,再望向那供桌。
“过路人,叨扰了。”
转过视线,廉歌看了眼老人,再说了句。
老人闻声,只是摇了摇头,望着那供桌,沉默着没应声。
又再沉默了下,老人再缓缓转过目光,看向了廉歌,
“……小伙子你要是没什么急事的话,就快些走吧……别在村子里久待了,最近我们这村子里不太……太平。”
说着话,老人又再缓缓转过了头,望向那供桌前,沉默下来,
廉歌闻声,看了眼老人,转回了目光,看向了那供桌前,正念诵着祭文的老头,恭敬着,眼里带着期待的村里人,也没多说什么。
“……小伙子,我们村子里这会儿是在祭祖。”
老人望着那供桌,沉默了下,再继续出声说道,
“……不过往年从来就没祭过祖,这会儿祭祖也不是为了供奉祖宗。是为了求祖宗……能想的办法我们都想过了,最后没法子了,只能求求祖宗了……”
老人出声说着,又缓缓转动着视线,看了看围在供桌旁,聚在这村子中间开阔平地上的一众村里人,
“……小伙子,你看这祭祖来得人多吧……全村的,还在的,都过来了。能走的,能往外地去的,都已经跑了,走了,现在剩下这些,都是些还不愿意走的和些去不了什么地方的老家伙。”
“……小伙子,没什么事情,就赶紧走吧。最近我们村子里走邪门,净出些邪性的事儿……你个小伙子,别在这儿待久了,把你也给害了。”
老人说着话,再摇了摇头,
那供桌前,穿着道袍的老头,依旧念诵着祭文,
村子里的鸡狗,依旧叫着,吠着。
转过视线,廉歌再看了眼这老人,
收回目光,再看向那供着三牲的供桌,
“老人家,能和我讲讲,是什么邪性的事儿吗?”
语气平静着,廉歌出声说了句,
老人闻言,再转过头,打量着廉歌,看了看,
又再看了看廉歌肩上,蹲着的小白鼠,有些浑浊的视线顿了顿,
又再仔细打量了下廉歌,沉默着,再转回头,望向了供桌前。
而这时,那供桌前,那穿着道袍的老头,念诵着祭文,也接近尾声,
拿着那祭文,又再作揖了下,将那祭文也点燃,扔到了旁边纸钱堆里,那老头再直起了身,望向围着供桌的一众村里人,
“……祭祀礼成……后辈子孙上前,依次敬香叩拜,领符一张。”
对着一众村里人,那穿着道袍的老头长呼了一声,
闻声,离着那供桌前的村里人走上前,对着供桌作了个揖,再上了柱香,
穿着道袍的老头拿起放在供桌上一碟符,走上前,发了张递给那村里人,
那村里人慌忙接过,拿到了手里,又低着头,望着那张符纸,手上愈加攥紧。
“……后辈子孙,继续上前……”
穿着道袍的老头再长呼了声,那村里人闻声赶紧走了开,其后,一个个村里人紧随着走上前,叩拜敬香领符。
“……希望今晚不要再……”
……
同廉歌说着话的老人见状,没再同廉歌说话,朝着供桌前走了过去,
一众村里人见到老人,相继往着两侧让开了身,
看了眼老人,廉歌挪开了脚步,同这老人,往着那供桌走去。
……
“……戚师傅,现在这样就成了吗?”
老人走上前,对着那正发着符纸的老头,出声询问道,
“……成了。”
穿着道袍,手里拿着符纸的老头笑着,脸上满面红光,应着,
“……像我之前说得,你们这村里的事儿啊,主要还是地气不和……这么多年啊,你们都没怎么祭祀祖先,开始这还好,这久了久了,这列祖列宗心里难免有些怨气……总归是要提醒下你们,莫要忘了根。”
“……现在这祭了祖,敬了香,燃了祭文,就相当于啊,跟这祖宗啊通明通明,他们也知道你们的情况,知道你们也不容易,不是成心不祭祀,自然也就不会怪罪你们……这村子里的事情啊,也就自然消了。”
“……这符纸呢,刚才祭祖的时候,在这供桌上,也是沾了香火。你们呢,各自把这符纸拿回去一张,贴在门上,也不为别得,就当除除晦气……你们也放宽心,这事儿啊,也算是了了,以后也不会有什么了……”
“……当然,要我看呢,你们最好,还是每年呢,就祭下祖,这村子里人凑凑,也花不了多少钱,对不对……也用不着非要请我嘛,也可以……”
笑着,穿着道袍的老头说着,
“……如果明年还要祭祖的话,到时候肯定还是请戚师傅你。”
老人闻声,赶紧接过话,说道。
“……倒也不用,倒也不用……”
穿着道袍的老头闻声,脸上愈加笑了起来,
“……来,这符你也拿一张……拿两张回去吧。”
笑着,说着,穿着道袍的老头拿着符,朝着老人走了过来,
而就在这时,似乎脚上绊到些什么,拿着符纸的老头一个踉跄,往前扑着,栽倒在了地上,

ku231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txt-第四百六十八章 霧展示-58sp0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伙子,要不再多留几天吧,也好让我们好好谢谢你……”
“……是啊,小伙子,要不多留几天吧……”
翌日清晨,屋前院子边,
被搀扶着的老太太,和老太太的几个儿女,看着廉歌,出声挽留着。
“谢过了,就不叨扰了。”
廉歌看了眼这老太太,其几个儿女,和旁侧站着的老人,这一家子,微微笑了笑,出声说道,
“……不叨扰,不叨扰……那要不小伙子你待到中午吃个午饭再走吧。”
中年男人搀扶着自己母亲,出声说着,又往着稍远处望了望,
“……这会儿雾气这么大,路也不怎么好走,小伙子你待到中午,雾气散了再走吧。”
山里起了浓雾,丝丝雾气汇聚着,又再溢散着,萦绕在不远处山丘山林间,又弥漫至这山坳里的村子中。
看了眼这萦绕在身侧的丝丝雾气,廉歌再转过视线,看着这一家子,微微摇了摇头,
“……那小伙子,我开车送你吧。”一旁的大儿子见状,再出声说道,
“就不劳烦了。”
廉歌再说了句,转过身,挪开了脚步,踏出了院子里,
“……那,小伙子你慢去……”
老太太一家先是紧随着,往着院子外紧走了几步,又相继停下了脚,朝着廉歌喊了声,
“……妈,那我们回去吧……外面这会儿天时凉了……”
又再站了会儿,看着廉歌走远后,老太太一家才相继转回身,往着屋里走回去。
……
沿着村道,廉歌往前走着,
老太太一家在身后,渐渐远去。
沿着坡道,再踏上或盘绕,或穿过山岭的公路,廉歌继续往前走着,
一人一鼠渐行渐远,那村子,也在身后渐渐远去。
……
“啾啾……”
丝丝雾气,随着些清风,萦绕在廉歌身侧,
沿着公路旁,廉歌往前走着,
身侧道路上,不时驶过辆车,带起些雾气,又再溢散开来。
道路之外,山丘上,山林之间,一些飞鸟藏在浓雾后,不时发出些啼鸣。
浓雾对廉歌的视线没什么影响,
一边走着,廉歌一边看着这浓雾弥漫下的山岭。
肩上,小白鼠也立着前肢,转动着脑袋,张望着远处,四下。
……
“……滴答……”
初升的朝阳透过浓雾,往着山林间挥洒着些阳光,
朝阳渐往着当空攀升,山林间的浓雾也渐散开了些,化作些露水,附着在一片片枝叶上,又再拍打着稍低矮些的灌木草叶,滴落在林下地上,
背着背篓,提着塑料口袋,不知是被汗水,还是露水打湿打发的行人,不时从廉歌身侧掠过,往着各处去。
看着远处,连绵山岭间,随着阵阵清风,或溢散弥漫,或汇聚萦绕的云雾,也看着从身侧不时走过的行人,一人一鼠往前走着。
一个坐在背篓里,被他母亲背着的小孩,仰着头,伸着手,哈着些雾气,又伸手去抓着,好奇着,望着,
一个老人,肩上扛着个塑料口袋,顶着顶已经湿润的草帽,往前佝着身。
不时几辆车驶过,不时几个行人走过。
看着,廉歌往前挪着脚步。
……
“……考虑,考虑个屁。我看你真是嫌你师父我命长,觉得我活够了。”
“……我跟你说什么来着,我们这行,你有没有真本事都不要紧,要紧的是,你自己几斤几两,你自己心里要有数。”
“……你也五十几岁的人了,怎么这些事情都拎不清……人给的钱再多,你也得有命花……”
一道有些苍老的话语声由远及近,
一个穿着棉衣,穿着棉衣,约莫八九十岁的老人,身侧跟着五十来岁,看起来却接近六十来,像是个老农模样的中年人,
老人似乎有些生气,一边走着,一边对着那老农模样的人教训着,老农模样的人跟着,低着头,沉默着。
话语声渐近,廉歌转过视线,往着那处望了眼,
是之前给那老太太家里主持葬礼的老道士和他徒弟。
“……还让我考虑,考虑什么,考虑我是不是活够了,想找死了……”
老道士有些生气着,对着自己徒弟说着,
“……那的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不清楚,那么邪性的事情都敢去碰……”
又骂了句,老道士看着自己徒弟,又再停顿了下,
“……你最近是不是缺钱了,有急着用钱的地方。”
“……孙女病了,得花一大笔钱……”
低着头,那老农模样的人说了句,又再沉默下来,
“……那你跟老子直接说啊,老子就你这么一个徒弟,连个儿子都没有……”
那老道士听到自己徒弟的话,更显得生气,
又再喘了两口粗气,才继续出声说道,
“……等会跟我去拿……”
……
那对师徒从廉歌身侧掠过,又再廉歌身后渐远,
那话语声也渐渐远去。
转回视线,廉歌再朝着远处看了眼,
顺着这蜿蜒的山道,
浓雾已经消散许多,只是远处,一处处山林间,依旧弥漫着些雾气,
再看了眼那远处,廉歌再挪开脚步,往着前侧走去。
……
“飒飒……”
太阳攀升至当空,往着蜿蜒山道上,枝繁叶茂的林间,挥洒着些阳光,
路旁,山林间弥漫着的雾气,愈加消散,
斑驳的阳光透过枝叶,挥洒在林下,阵阵清风,拂过林间,摇曳着斑驳了阳光的枝叶。
踩着山道上,山丘上延伸出枝叶映出的林荫,廉歌往前走着。
当空的太阳开始往着西面西斜,脚下道路,愈加蜿蜒,渐从水泥铺设的公路,化为岩块石子铺着的山道,
踩着这山道往前,再走了阵,廉歌再停下了脚步。
……
山道旁侧,靠着山道旁的山丘上,一条蜿蜒的小径出现在眼前,
似乎是人为踩出的条道路,从近前山丘脚下,一直延伸至山丘顶上,
转过身,挪开脚步,廉歌沿着这蜿蜒的小径,再往着山丘顶上走去。
走至山丘顶上,身前是连绵着的密林,这条蜿蜒的小径,便沿着连绵的山丘往前延伸着,
只是似乎这条林下,蜿蜒的小径,并不常有人走,有些隐约。
微微顿足,顺着这蜿蜒的小径往前看了眼,廉歌再挪开脚步,沿着这蜿蜒的小径,往前走去。
……
身前的树枝不断分开,廉歌往前走着,
似乎是身周枝叶愈加繁密,在林外已消散的雾气,却愈往前,渐又再浓郁。
又再越过几座山丘,廉歌身前,树枝枝叶又渐稀疏,再踏过条泾渭分明的分界线,
眼前豁然开朗。
身前,是个山谷,廉歌正处于山谷边座山峰顶上,
顺着山坡往下,山谷底,是个村落,
村落上,正笼罩着浓雾的雾气,雾气下,一座座房屋里亮着灯火,散落着,随时雾气被清风扰动,不时显现。

zo1sa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笔趣-第四百六十七章 一家子-rt321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卧室里,那断裂开来的麻绳挂着,垂在屋檐下,还轻晃着,
绳子下,中年女人搂着自己母亲,眼眶红着,有些慌张,害怕。慌乱着,对着自己母亲不断说着。
老太太缓缓转过头,望着那床尾的方向,沉默着,出神着望着,
床尾那老人,佝着身子也望着老太太,往着老太太身前挪了步,又顿住了脚。
老太太有些浑浊的视线缓缓下移,看了看老人身前,那跌落,倒在地上的杯子,又再缓缓抬起头,望向那老人的方向,
老人站着,依旧望着老太太,
老人的脸上浮现出些笑容,
老太太望着那处,眼眶渐红,眼底涌出些浑浊的眼泪,又再渐渐浮现出笑容。
……
“……妈,妈,你不要走,不要就这么把我们兄弟姊妹几个扔下行不行……”
带着些哭腔,中年女人看着自己母亲,说着,
“……老四,老二……我顺路去载了下老三……”
堂屋外,那年纪稍大些的中年男人带着那年纪稍年轻些的中年男人,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再将虚掩着的门从外推开,走了进来,
“……老二你站在这卧室门口做什么……”
“……妈她……”
老太太的大儿子,三儿子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走近到了卧室门边,
看了眼这一家子,廉歌转回了视线,往着旁边让开了一步。
而老太太的大儿子,三儿子,看到了卧室屋里的情形,看到了那断裂的绳子,哭着的中年女人,也反应过来,紧走了两步,走进了屋里,
“……妈,你怎么……”
大儿子走到自己母亲近前,看着自己母亲,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却什么都没说出口,
“……刚才在医院,初初还念叨妈你呢……说想祖奶奶了……”
沉默了下,大儿子脸上挤出些笑容,对着自己母亲说道,
“……妈,你……”
三儿子眼眶有些红,
“……妈,你能不能不要走……爸才刚走,要是您也走了……”
三儿子看着自己母亲,有些慌张地说着,
“……妈你刚才……没事吧,我们去医院,去医院吧……”
卧室门口,那中年男人看着卧室里,也渐再走回了卧室里床边。
老太太听着自己儿女的话,缓缓再转回了头,转动着有些浑浊的视线,看着自己一个个儿女,
“……好,妈答应你们,不走……”
脸上渐浮现出些笑容,抿嘴笑着,老太太对着自己子女说着,又再缓缓转过头,望向那床尾,
“……你们爸啊,也还没走。”
“……妈,说好了啊,你可不许再做这种事儿了……”
听着自己母亲的话,中年女人高兴了些,紧随着,也随着自己母亲的视线,看向了床尾那处,
其他老太太三个儿子,也相继着转过了视线,望着那处,
床尾那处,那老人望着老太太,望着自己儿女,
视线似乎交汇着,
老人再往前挪动了步,再顿住脚,望着,脸上浮现出些笑容。
……
再看了眼这卧室屋里的一家子,廉歌收回了目光,转过了身,
再走回到堂屋里,那桌边,端起那碗还没吃完的汤圆,继续吃着,
那卧室里的话语声,随着阵阵清风,在耳边响着。
……
“……我把这东西扯下来,拿去烧了,免得晦气。”
“……妈,你这会想吃点东西吗,锅里还有些热好的汤圆,妈你想吃的话我去盛一碗过来……那行,那妈你休息吧……”
“……妈,这回还是让老四陪你吧,就让她跟你睡一屋吧,妈你要是有事,也能再叫她……妈你跟着老四去她那屋睡吧,免得妈你看着这屋里又难受……那行……”
随着些话语声,老太太几个子女在卧室里进出,忙碌着,
三儿子从那房梁上扯下了断裂的绳子,拿去了屋外,
大儿子扶着老太太,重新在床上躺好,同老太太说着话,
中年男人和着中年女人拉开了那散乱的被子,收拾着从那几个编织口袋里散乱出的衣裳,重新拿起了跌落在地上的那茶杯,
老太太脸上笑着,应着,看着自己几个儿女,看着那床尾的方向。
……
“……谢谢,小伙子,谢谢,要不是小伙子你,我妈这会儿……”
收拾完老太太卧室里,又再陪着老太太说了会儿话,留下那中年女人陪着老太太后,
老太太三个儿子再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中年男人走近到廉歌身前,感激着对着廉歌说着,又看了看廉歌端着的,那盛着汤圆的碗,
“……锅里还有些汤圆,我再去给你盛一碗吧……冰箱里也还有些菜,小伙子你想吃点什么,我去炒点过来。”
说着话,中年男人便要往厨房里走。
“谢谢了,就不劳烦了。”
吃下汤圆碗里剩下的个汤圆,廉歌转过视线,语气平静着说道。
“……不劳烦,不劳烦……冰箱里有块鸡腿肉,还有之前剩下些的菜……老三,屋后面地里还种着些菜,你跟大哥一路去摘点回去,我去先把冰箱里的菜拿出来洗洗……”
顿了下脚,回身应了句,中年男人便又要往厨房里走,老太太大儿子三儿子闻言,也没怎么停留,便要往屋外走去,
“这碗汤圆就足够了。”
放下那汤圆碗,廉歌站起了身,微微笑了笑,出声说道。
“……这,实在是怠慢了……那要不明天小伙子你晚点走,吃了中午饭再走,明早我们去买点菜回来……要不小伙子你不着急的话,就多住几天吧,也好让我们好好谢谢你……”中年男人再停下了脚,回身先犹豫了下,又再出声说道。
闻声,廉歌看了眼这中年男人,再微微摇了摇头,也没再多说什么,
转过身,挪开脚步,往着之前收拾出来的那卧室里走去。
“……那小伙子您早点休息吧……”
中年男人见状,再重新走上了前,出声说道,
……
“……有什么事的话,小伙子你喊一声就行,我们兄弟几个今晚要守夜看那烛火,就在堂屋里。”
再说了句,中年男人走出了卧室里,顺手带上门。
屋里,再安静下来。
……
转过视线,透过窗,廉歌再看了眼窗外,
屋外,夜色已渐深,挥洒些月光的斜月已经挂在当空,
沿着村道两侧的房屋里,也已熄灭了灯火。
“……吱吱,吱吱吱……”
肩上,小白鼠立着前肢,转动着脑袋叫了两声,眼珠里有些幽怨,
“少吃点吧。”
廉歌转过视线,看了眼小白鼠,微微笑了笑,说了句,再挪开脚步,往着卧室床边走去,
“睡觉吧。”
“……吱吱,吱吱吱。”
在床上盘腿坐下,廉歌闭上眼睛,搬运着体内法力,修炼起来,
小白鼠放下前肢,再叫了两声,蜷缩着趴了下来。
窗外,夜色渐深。

31ila好看的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笔趣-第四百六十五章 問問吧讀書-qrzsy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飒飒……”
似乎清风扰动着屋外远处的枝叶,窸窣的声音随着清风透过虚掩着,微微晃动着的堂屋门,
堂屋里,顶上的白炽灯挥洒着灯火,几只飞虫绕着灯,在墙上地上映出些影子,影子随着飞虫不时掠过,似乎晃动着灯火。
桌旁,中年男人一只手撑着头,眼皮已经合拢,头不时往下点着,打着瞌睡,
身前桌上,那纸杯里的茶水还萦绕着些热气,往着屋顶白炽灯上,升腾着。
看了眼这中年男人,廉歌再转过视线,透过虚掩着的堂屋门,看了眼堂屋外,透过往后院的通道,看了眼后院,
堂屋里的灯光透过虚掩着堂屋门的缝隙,和那门上的窗,往外挥洒着,映在堂屋外前的院子里,那往后院去的过道墙上。
院子里还未清扫的纸钱,随着清风不时卷起,不时掠过堂屋里透出的灯光,再落下。
后院里,之前不时发出些鸣叫声的鸡鸭,似乎也已经休息,许久才响起鸡鸭的动静。
屋里屋外,院前院后,夜渐深,愈加显得安静。
……
收回目光,廉歌再看了眼堂屋边几间屋子里,
收拾出来给他住宿的那间屋子还敞开着门,亮着灯。
之前中年女人走进的那间卧室,门关着,门缝间透出的灯火已经熄灭,似乎已经休息。
老太太那间卧室,门紧闭着,屋里安静着,门下缝隙间,昏暗着,似乎也已经睡着。
看着那紧闭着的卧室门,停留了下目光,廉歌再转回了视线,
看向桌旁那中年男人,中年男人手撑着头,头往下点的频率已渐低,合着眼睛,似乎已经要睡着。
收回目光,廉歌端起了茶杯,看向屋外,
“……咚咚,咚咚。”
端着茶杯,廉歌喝了口茶,同时伸出另一只手,在桌上轻轻叩了叩。
紧随着,手撑着头,打着瞌睡的中年男人似乎被突然的声音惊吓。
手先是往旁边一栽,头往着地上磕去,再睁开了眼睛,骤然惊醒,重新在凳子上坐直了身。
“……我这是睡着了?”
坐在凳子上,手肘撑着桌子上,中年男人搓了搓脸,似乎清醒许多。
“……呼,差点这就睡过头了。”
放下手,中年男人有慌忙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机看了眼,深呼了口气,
“……小伙子,你还没睡啊。”
再放下手机,中年男人站起了身,转过头看了看廉歌,搭着话,又拿着凳子,往着堂屋门边坐了坐,
“小伙子你往旁边坐坐吧,我这把堂屋门再拉开点,吹下风,醒下觉。”
“请自便。”
端着那杯茶水,看着堂屋外,也没转过头,廉歌语气平静着,出声说道。
中年男人闻声,再把堂屋门拉开了些,
屋外带着些寒意的清风拂进屋里,屋里的灯光映出在院子里,
“……呼……”
似乎带着寒意的清风让中年男人睡意消减许多,再搓了搓脸,中年男人吐了口气,
“……这几天都忙着我爸的葬礼,几个人都没怎么睡,这葬礼一完,这一坐下,一沾凳子就止不住的打瞌睡……”
坐在门边,中年男人说着,又望了望老太太那间卧室。
廉歌端着那杯茶水,喝了口,看着屋外,也没转过视线,只是静静听着。
“……咕噜咕噜噜……”
就在这时候,中年男人的腹部发出些辘辘声,
“……嘿,打了这会儿瞌睡,还睡饿了。”
中年男人低下头,看了眼自己的肚子,笑着说了句,
又再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从凳子上站起了身,
“……小伙子,晚上锅里应该还剩着有些汤圆,我这儿去热点来垫垫肚子,不然这一晚上还真有点挨不住。小伙子你要不要也一起吃点?”
转过头,中年男人看向廉歌,出声询问道,
“……谢谢了。”
看了眼这中年男人,廉歌道了声谢,
“……客气了,就多洗个碗的事儿……再说,还得谢谢小伙子你呢,要不是你这儿和我说着话,我这会儿都不知道打瞌睡打到什么时候。”
中年男人笑着,说了句,往着厨房走了去。
看着这中年男人走进厨房,廉歌再转过视线,看了眼那紧闭着的卧室门,
收回目光,望向再敞开了些的堂屋门外,喝着茶水,也没多说什么。
……
“……来,小伙子,给。”
端着两碗热气腾腾的汤圆,提着个小塑料袋子装着的块红糖,中年男人再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将一碗汤圆递给廉歌,又将另一碗放到桌子上后,一边摊开着那小塑料袋子,中年男人一边朝着被清风吹得愈渐敞开着的堂屋外看了看,
“……我这大哥之前就说要过来,这会儿都这么久了,也不知道走哪去了。”
说了句,中年男人再转过头,去堂屋门边,将凳子再拿了过来,
伸手接过那碗汤圆,廉歌闻声,也没应声。
“……热了下,这汤圆都有些软烂了……小伙子你要是觉得这汤里不够甜的话,可以再加点红糖。”
中年男人拿着凳子,再坐回了桌边,一边拿着勺子,从那小塑料袋子里扳下块红糖,放进到碗里,一边同廉歌搭着话,
“……我们兄弟姊妹几个,吃这汤圆的口味都不一样,小的那会儿问吃什么味道的,恨不得打起来……”
脸上浮现出些笑容,中年男人说着,
“……我的口味随我妈,就喜欢吃红糖味道……”
“……每次包汤圆的时候,我妈呢就说几个孩子口味轮着来。我爸呢,每次都觉得我妈喜欢吃红糖味道的,都会多给我妈买块红糖……”
说着话,中年男人再转过头,看了看自己母亲所在的卧室,看了看那堂屋里,纸钱灰堆留下的痕迹,又有些沉默下来。
“锅里还有些汤圆吧,不给老太太也盛一碗吃吗?”
端着那碗汤圆,再尝了口,也没转过头,廉歌语气平静着说道,
“……我妈啊……这两天都没怎么睡,这会儿应该睡着了,就不去把她叫醒了吧,她要吃的话,明早再给她煮就行了。”
闻声,中年男人转过头,望着自己母亲所在的卧室,笑着,应道。
“老人家睡眠少,睡得浅,问问吧。”
没转过视线,看着屋外,廉歌语气平静着,再出声说道,
中年男人闻言,脸上露出些犹豫,看了看自己母亲所在的卧室,放下了手里的汤匙,站起了身,朝着那卧室门边走了过去。
转过视线,廉歌再看了眼那紧闭着的卧室门,走到卧室门前的中年男人,也没多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