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北朝求生實錄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第1114章 蝴蝶的翅膀(上)

小說推薦 – 北朝求生實錄 – 北朝求生实录 “陛下,窦大将军求见。” 异能人的前世今生 贴身太监在宇文邕身后轻声说道,而这位执掌北周的帝王,正在翻阅一本很常见的古书。 《左氏春秋》! “每次翻书,朕都会忍不住看第一篇。” 战神破天道 你确定要走 宇文邕叹了口气,理智告诉他,宇文直的事情,跟宇文宪毫无关系。但是内心中总有一个声音在告诫自己,要对宇文宪留一手才行。 当然,这也是作为帝王的基本操作罢了。 “让他进来吧。” “喏!” 太监轻声应了一句,便退出了御书房。 宇文邕站起身来踱步,不知不觉,看书已经到了大半夜!他是在看书? 是,也不是。 他看书,是在书里面寻找答案,解开目前的死结。 宇文直要是没死,宇文邕绝对会打断他一条腿,以示惩戒!就凭宇文直平日里的为人做派,无论是不是他的错,辩解都是无用的。 只可惜,宇文直已经死了,那么,能承担责任的人,只能是活人,也就是目前还活着的宇文宪。无论他有没有罪,都会被人怀疑。 查到证据,必死无疑。 女尊:绝色夫君有九个 查不到证据,那是他掩饰得好。 无论怎样,都摆脱不了杀宇文直的嫌疑。 这就跟陌生男女睡一张床上一样,越线是禽兽,不越线是禽兽都不如,你说要怎么办嘛! 胡思乱想的时候,窦毅已经拿着一叠卷宗进来了,看到宇文邕就要行礼。 “不必多礼,说正事,查得怎么样了。” 宇文邕开门见山说道,都这个点了,相信窦毅到宫里来也不是跟他闲聊的。 “陛下,事情有了些许眉目。”窦毅不敢说得太直接,害怕宇文邕暴走。毕竟,证据全都是对宇文直相当不利的。 “继续,朕听着呢。” 宇文邕微微皱眉,本来想发几句牢骚,最后还是忍耐了下来。 “陛下,卫王密谋行刺齐王,这……似乎可以证实。” 窦毅有些为难的说道。 其实,他的说法,早就在宇文邕的意料之中。宇文直不搞事情,那他还是宇文直么? “怎么个可以证实法?” “就是他那几个亲信手下,众口一词的说卫王让他们派人去渭河边埋伏,对付齐王,甚至还想掳劫突厥公主……齐王妃。” “还有呢?” 宇文邕暗暗恼怒,却不动声色的压住了火气。 “还有就是,卫王府中的下人也证实,卫王经常发脾气抱怨齐王得志……还有陛下,嗯,说陛下偏心。” 其实宇文直何止是说宇文邕偏心,他巴不得宇文邕也快点死,然后让老母叱奴氏出马,让自己坐上皇位。 并无多少城府的宇文直,经常在府里说宇文邕的坏话,当然,窦毅虽然问到了,却不会将这些写进卷宗里面。 不然他就太傻了。 宇文直怎么说都是宇文邕一母同胞的弟弟,听到这些话,宇文邕心里能好受? “卷宗呢?” 宇文邕向窦毅伸了伸手。 后者将卷宗放到桌案上以后,就退到一旁,静静的等着宇文邕看完卷宗,其间窦毅一直当自己是木得感情的搬运机器,一句话也不说。 “真是岂有此理,无法无天!” 宇文邕愤怒的拍了拍桌案,整个人都怒不可遏,恨不得现在去大闹灵堂才好! “陛下息怒。就算卫王有天大的不是,人死为大,还请陛下不要怪罪于他。” 窦毅双手拢袖后退了一步,对着宇文邕深深一拜。 “唉,你又不是不知道,唉,这真是……” 宇文邕摇头叹息,自己这个一母同胞的弟弟,实在是太过于废柴了。这厮就是把宇文宪干掉了,也会让他这位大哥高看一眼了。 你看看这办的是什么事情!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優秀都市异能 北朝求生實錄 ptt-第1111章 送終(上)展示

小說推薦 – 北朝求生實錄 – 北朝求生实录 这一整天,宇文直的眼皮都在狂跳不止。怎么说呢,下令的时候很爽快,但是下令之后,却感觉很不稳妥。 没错,就是不稳妥。 皇恩荡漾 刺杀宇文宪的计划,几乎就跟儿戏一样,完全没有成功的可能性,而且也没有考虑善后。 这在孙子兵法中,算是昏招中的昏招,除了给自己招来祸端之外,不会有别的什么用。 一时间,宇文直都有把亲信杀掉的恶念了。 当然,如果无缘无故杀掉亲信,这事儿肯定瞒不过宇文邕。宇文邕到时候一定会查,到时候就类似于“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所以亲信杀不得,只能指望那些长安郊外的“流民”,能够放机灵点了。宇文直现在没指望他们能杀死宇文宪,他只希望对方不要被朝廷的人抓到,然后顺藤摸瓜找到自己就好了。 “主公,事情办成了!” 书房外面传来某位亲信的声音,压抑着兴奋。 真的? 一时间,宇文直简直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走到书房门口,并未开门,而是压低声音问道:“你亲眼所见么?” “回主公,确实是亲眼所见啊!” 这下放心了! 废材逆袭:萌萌宝贝天才娘 九霄君 宇文直像是热锅蚂蚁一样,来回走动,恨不得跳一跳蹦到房顶上唱歌! 太爽了啊,居然这么容易就达成了,简直不可思议! “你给我说说看,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宇文直拉开书房的房门,结果愣住了!眼前之人,根本就不是他的亲信,而是一个身材矮小的陌生人,相貌平凡无奇,就是那种丢人堆里就会忘记的那种。 “你是谁?” 宇文直皱着眉头问道,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因为他才醒悟过来,此人居然可以模仿他亲信的声音和语调……这是一般人能做的事情么? 只怕是,来者不善啊。 “给你送终的人。” 对方直接拔出腰间短刀,向宇文直刺来! 这一刀快如闪电,宇文直平日里也是喜欢玩乐,根本就没好好练武。更何况在这种短兵相接的地方,战阵上的武术也不堪大用。 最多让反应快一点。 可惜,心口一阵阵的绞痛,宇文直一脸错愣的低头看着胸前插着的短刀,全身的力气都在流失。 “人算虎,虎亦算人。你想杀宇文宪,可人家也想杀你呢。” 这位刺客对着宇文直嘿嘿冷笑了一声,随即转动刀柄,此举直接搅碎了宇文直的心脏! “你问我是谁,我是宇文宪派来给你送终的人。” 矮个子刺客脱下身上的麻衣,盖在宇文直身上,那把刀根本不曾抽出来,就直直的插在对方胸口。 宇文直平日里喜欢豢养门客,玩信陵君的把戏。因此经常有不三不四的人出入府里,门口的守卫也不敢多问,生怕遭遇宇文直的猜疑而送命。 这位矮个子刺客就这样扬长而去,居然都没有人来盘问,或许是因为对方走得实在是太过于从容了吧。 …… “洛阳,我一定要得到洛阳!” 长安皇宫的书房里,宇文邕眼睛直直的盯着地图上洛阳的位置,想起了周朝时候的事情。 周公旦的封地在洛阳,这里山河险固,物产丰饶,乃是王者之地。这里就是“中国”最早的来源。 一个多么令人神往的地方啊。 拿下洛阳,会极大提振周国的民心和士气,从此以后,北周就不再是“偏安一隅”的割据势力,而是王朝正统! 这带来的好处,简直难以用语言去描述,只能说只要得到了,并且能站得住,那么,胜利的天平,将会朝着北周剧烈倾斜,根本不需要怀疑。 “将高伯逸死死钉在晋阳,高伯逸不在,我看齐国还怎么在洛阳跟朕斗!” 宇文邕摩挲着地图,喃喃自语的说道。 正在这时,宇文邕的贴身太监匆匆而来,跪在地上道:“陛下,齐王今日在渭河边遇刺,还负伤了,索性没有大碍。太医已经看过包扎过了,只是皮肉之苦。” 宇文宪遇刺?在渭河岸边?在自己眼皮底下? 宇文邕一阵错愣,完全没明白这到底怎么回事。 长安周边的治安,已经差到如此地步了么?这特么的说出去谁信啊! “传朕的口谕,去把京兆尹叫来,就现在。若是半个时辰内朕没有看到他的人,他这个官就不必做了,朕准许他告老还乡!” 宇文邕咬牙切齿的说道。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愛下-第1104章 來得正是時候(下)鑒賞

小說推薦 – 北朝求生實錄 – 北朝求生实录 “阿郎?阿郎?” 迷迷糊糊的,高伯逸感觉有人在摇他的胳膊。 “怎么了?” 他抬起头,就看到李沐檀关切的看着自己,又发觉身上裹着毯子,高伯逸伸了个懒腰,不好意思的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彼岸非流年 “那个不重要,现在有人来见你了,快去大堂吧。”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诶? 高伯逸微微愣神。他现在几乎已经算是最顶尖的大佬了,还有什么人需要他亲自去大堂迎接的? 不过高伯逸知道李沐檀并非那种无知女子,于是微微点头道:“我这便去,到底是谁来了?” “是卢老爷子来了。” 李沐檀小声说道。 “知道了。” 高伯逸淡然说道,脚步却加快了不少。 “你去请他来的?” 李沐檀的异常,高伯逸还是察觉到了。 大明凰女传 蒙奇田田 “阿郎……女人是不应该管男人的事情,只是我很担心你。” “罢了,不是你做多余的事情,而是我早就应该想到的。” 高伯逸轻叹一声,怎么说都还是自己太怂了。如果自己真的十分有能耐,根本不需要担心韦孝宽等人。 两人一路来到大厅,张红娘已经跟卢叔武说了半天的话,她毫无心机,天真烂漫,逗得卢叔武一阵阵的哈哈大笑,两人间气氛十分融洽。 “卢先生,阿郎来了,妾身告退。” 李沐檀对着张红娘使了个眼色,后者无动于衷之下,最后被拉走了。 她们二人走后,高伯逸对着卢叔武拱手道:“卢先生,随我来吧。” 两人一路来到书房,不知为何,高伯逸感觉卢叔武似乎有点压抑,不像是刚才那么开心了。 双方跪坐于书案之后,高伯逸让竹竿守在门外,不许任何人靠近。 “卢先生似乎有心事?” 天灵地 舞马长 高伯逸试探着问道。 没想到卢叔武大方的点点头道:“确实是有事情。” 他不等高伯逸问起,就反问道:“大都督是不是想知道今年周国若是入侵洛阳,应该如何应对?” 连卢叔武都知道了,可见这事情已经不是什么机密了。高氏皇族的人频频串联,周国大刀阔斧的改革军制,拆寺庙又均田,显然不是为了窝在家里自己玩。 而去年冬,晋阳叛乱之后,北齐军事重镇空虚,定然会有一系列的连锁反应。不要说卢叔武博览群书,颇懂政务,此刻哪怕是在外行商的商人,对此恐怕也都有所察觉。 “确实如此。晋阳空虚,今年莫要说支援洛阳,到时候只怕连自保都成问题,为之奈何?” 是啊,怎么办才好呢? “调斛律光去晋阳坐镇。大都督亲率神策军攻宜阳,最后两面夹击洛阳即可。” 卢叔武慢悠悠的说道。 宜阳在洛阳西南,晋阳在洛阳以北,听他这么说,好像是有那么点意思。 “只不过……” 卢叔武话说了一半,就没有再说下去了。实际上他要说的很简单,斛律光是鲜卑人,到底可信不可信,去了晋阳以后,会不会势大难制? 这确实是个大问题。主要是特别敏感,卢叔武在来的路上,就很是担忧。如果出了事,或者斛律光到了晋阳以后叛乱,那么他卢某人就难辞其咎了。 黑客江湖 “卢先生觉得斛律光是最合适的人选对吧?” 高伯逸沉吟片刻问道。 “确实如此。 大都督对于荆襄和南阳都有人望,带军去那边以后,会省去很多麻烦。而斛律光当年长期在晋阳活动,对那里的地形非常熟悉。” 言外之意就是,只有斛律光去了晋阳之后,才能镇得住场子。 高伯逸去了晋阳,未必能发挥出自己原有的水平,且不说他到底有多少水平。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ysb1v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第1079章 蓄勢待發(4)閲讀-i1heo

小說推薦 – 北朝求生實錄 – 北朝求生实录 娄昭君嫡子嫡女众多,但里面也分受宠的和不受宠的。比如说高洋,那是从小就不被娄昭君待见,只有高欢对他另眼相待。 高洋之所以会得精神病,跟他童年装疯的经历有着密切关系。 然而娄昭君并不是一个对子女极端厌恶的女人,她也有喜欢的儿子,她的问题,仅仅在于很偏心而已。很早就沉稳大气,容貌出众的高演,乃是娄昭君的最爱,没有之一。 自高澄死后,娄昭君一直想把高演扶正,所以她一直不喜欢高洋的儿子高殷,这一代的恩怨情仇,怎么说也说不完。 高洋其实也很沉稳,也很大气……曾经。但是他太丑了,而娄昭君又是“外貌协会”的铁杆成员,所以,他就很不受待见。 高演长大后,获得的封地是最大的,旗下的户口也是最多的,多到个什么程度呢,有二十多万户! 这尼玛都能拉起一支军队了。可见他受宠到了什么程度。 而高湛,虽然嘴巴很甜,很会哄人。但实际上,封地比高演小了一半,户口更是只有五万户,少了不知道多少! 不过,那都是过去式了。高演的封地在河北,自从他逃到晋阳之后,封地就被邺城中枢没收,所有产出都要归国库所有,那些佃户均田成为自耕农。 而往日里人来人往,门庭若市的长山王府,此时也衰败门可罗雀,完全不能跟一年前相比。 明初灭魔志 天山阳仔 一辆极为普通,只有一头牛拉车的犊车,缓缓经过长山王府,不过驾车的人是现在担任京畿大都督高伯逸狗腿子的鱼赞。 今时不同往日。以前鱼赞是个小痞子,而现在虽然只是当一个看起来不起眼的小官,但是有了高伯逸的鼎力支持,实际上大理寺狱的大佬毕义云都不敢惹鱼赞。 两人一直井水不犯河水。 “长山王府,里面的情况怎么样?” 高伯逸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回主公,尚且算是安静,也许是因为高演还未死,而且有传言说他在长安的缘故吧。主公是想收拾长山王的家眷么?” 鱼赞不动声色问道,在他眼中,好像收拾一个落魄王爷的家眷,跟宰掉几条狗差不多。当然,在此之前,那些颇有姿色的王妃什么的,肯定是要先弄出来给高伯逸好好享受一下。 等他享受完了,再分给下面的兄弟享受,这都是老规矩了。不止是高伯逸这么玩,其实这个年代任何人都是这么玩的。 “噢?你有办法?” 高伯逸顿时来了兴趣。 “这有什么难的,根本不需要我们出面。只需要派人暗中教唆长山王府的奴仆们噬主,等奴仆们把我们想做又不方便做的事情做完,然后就可以破门而入,杀掉那些闹事的奴仆。 最后把所有的罪行都推到奴仆身上,不就完事了么?” 鱼赞大概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居然说得头头是道,很明显,他估计用过不少手段去做那些高伯逸不能做的事情。 不得不说,鱼赞能上位,并非全靠胆子够大,心够野。他的政治嗅觉和头脑,也是不可或缺的因素。 “不错。” 高伯逸淡然说道,却没有继续再说什么了。马车一路来到已经是人烟稀少的高阳王府。 “行了,你回去吧。最近多盯着高家的人。” 高伯逸轻轻摆手,打发走鱼赞,然后悠然自得的朝着王府大门而去。 …… “你怎么这么久才来看人家?” 一番激烈的“战斗”结束后,元仲华脸上的潮红还未褪去,恋恋不舍的穿衣服。因为她感觉得出来,高伯逸此次前来,不是馋她身子的。 而是一定有要事。 “今天来找你是有点事。” 高伯逸早已穿好衣服,一脸正经模样。不道德的两人,在某条不归路上越走越远了,和李祖娥不同,元仲华似乎有些破罐子破摔,只想趁着没老之前好好享受的意思。 “嗯,你说吧。” “高演的夫人,你认不认识?” 高伯逸说是历史上寂寂无名的顺成皇后。 她是高演正室,复姓拓跋,汉姓元氏,河南洛阳人。北魏皇室后代,道武帝拓跋珪六世孙,开府仪同三司元蛮之女。 暖妻之当婚不让 而元仲华,则是孝文帝元宏曾孙女,元宏(即拓跋宏)是太武帝太武帝拓跋焘的曾孙。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所以说,元仲华和高演夫人的关系,可以说相当的远,从拓跋焘这一代开始,就不是一支了。 要说认识,那肯定是认识的,只不过,两人接触的次数并不多,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说,根本就是“不认识”。 “呃,不是很熟。”元仲华有些歉意说道。 “但是,你能进长山王府,对吧?” 高伯逸笑眯眯的问道,这让元仲华心中升起一个古怪的念头。眼前这位好色之徒,不会是想把元氏也弄上床吧? 别说,这个可能性还真不小。 “要去你去,我说不了什么话。”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gpeiq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ptt-第1077章 蓄勢待發(2)推薦-ajdgu

小說推薦 – 北朝求生實錄 – 北朝求生实录 此时长安的院落,比起邺城或者其他关中以外的城池,要粗鄙简陋得多。为什么会这样,其实说来话长,要从前秦氐族入主长安开始说起。 氐族乃是所谓的“五胡”之一,但他们汉化比较彻底,平日里与汉人杂居,彼此间的差别与其他“四胡”比起来,要小很多。 但这并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问题是,他们对于长安的建筑风格,带来了极为迥异的影响。 氐族记录于世上最显著的特点,就是他们是以盖木板房为住所的,这一点在中国古代建筑史上有详细记载。 氐族人相对于其他四胡,是比较手巧的,不过他们习惯盖板房,你不能说完全没有可取之处,只是跟汉人玩的那一套建筑,不是一种套路。 司马家的西晋丢了北方之后,苻坚一家入主关中。于是乎,氐族人也把“板房改造”的习惯带到了长安。 前秦后秦加起来时间不短,待北魏占据长安后,这里又不是都城,自然也没什么人搭理,更别提有整体改建这种事情了。 于是乎,长安城的风格就变得越来越怪异,直到最后面目全非。 此时此刻,唐邕正跪坐在一间简陋院落的厢房毛毡上,等着所谓“贵客”的前来,当然,这里的贵客,除了宇文邕以外,不会有其他人了。 唐邕孤身前来,身边连一个随从都没有,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一个人打理,可以说从小到大,他都没有吃过这样的苦。 甚至可以说是屈辱。 虎队传奇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现在的他,早已不见当初的丰神俊逸,只有面上的沧桑与风尘仆仆。 正当他愣神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色锦袍的年轻人,不声不响的走了进来。唐邕还是有几分眼力劲的。在北周,能穿着镶嵌金边的黑袍,袍子上还绣有龙纹,除了宇文邕以外,不会有其他人了。 “唐邕?你可知朕为何要来见你?” 宇文邕开门见山的表明了身份,并不想跟唐邕玩什么欲擒故纵之类的。 “知道,因为,你想对付高伯逸。” 艾 泽 拉 斯 新 秩序 唐邕面无表情的说道,宇文邕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都是直呼其名,十分无理。这种感觉怎么说呢,与其说是看不起唐邕,倒不如说是一种冰凉的漠视。 女总裁爱上我(混迹在美女如云公司) 天堂羽 重生,黑道狂 宇文邕根本就不在乎唐邕这个人能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帮助,甚至是高演,他也没看得太过重要。 南宋一统 可大可小 能利用呢,固然是好的。但是利用不上的话,其实也没啥好说的,就那样呗。在宇文邕眼中,这些人都是失败者。 而失败者本身是没有什么选择余地的。高兴的话,就礼遇他们一下,不高兴,直接当做看不见就好了。 只有高伯逸,还有他控制之下的齐国,才是真正的对手! 这两人一见面,气氛就僵硬了,站在门外的杨坚,连忙走了进来打圆场道:“陛下,唐先生说有破齐良策,不如先听听他说什么。” 杨坚的话极大的缓解了宇文邕与唐邕之间见面的尴尬。 一个没把另一个当回事,感觉在浪费时间。 一个在苦苦死撑,不想被人看扁了。 “嗯,也好。那你说说看,要如何破齐?连段韶都是手下败将了,你难道比他还有本事?” 宇文邕对高伯逸居然能把段韶干掉,感觉非常惊奇。然而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你不信。作为一个帝王,甚至是已经上手,能熟练处理各种政务的帝王。 他们看待问题的方式,往往都是“唯结果论”。只要能把事情办成,那你就是有用的大臣。相反,如果事情办砸了,无论过程是多么努力,也没有用。 在宇文邕看来,高伯逸就是厉害的,这点毋庸置疑,因为这个人是胜利者。 你一个失败者在这里叫嚣个毛呢? 幸好唐邕还没有大放厥词,不然宇文邕绝对拿鞋底扇他脸。 “在下认为,若是齐国不乱,周国是没有机会的,至少现在没有。” 唐邕冷静的对着宇文邕拱了拱手。 听到这话,宇文邕微微皱起的眉头舒展开来。不得不说,就凭唐邕这厮一句话,就能看出深浅来了。 这个人,脑子是清醒的。 “那么,齐国在什么情况下,会乱呢?” 宇文邕不动声色问道。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gwozs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第1072章 神來之筆(下)推薦-v2a9z

小說推薦 – 北朝求生實錄华丽的大厅里,王琳和他麾下的亲信都督们,齐聚一堂,分两边跪坐好。每个人面前都有一张条桌,上面摆放着着各种春季的时令菜。 当初,萧詧占据襄阳的时候,在这里营造了一座行宫。当然,后面他将襄阳让给西魏,然后入主江陵,这座行宫也就被废弃不用。西魏的粗鄙武人,也看不上他的老巢。如今,这座行宫成了王琳处理政务的地方,颇有些“小朝廷”的意思。 妃常有毒:王爺欺上身 此刻虽然冷盘和热菜都上齐了,却没有一个人动筷子,王琳没有开口说话,他的“小弟”们也会一直等。 前夫高攀不起 旖旎萌妃 “今日叫大家来,是因为有一件要事,我心中一直拿不定主意,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王琳端坐于主位上,手里拿出一叠纸,那是高伯逸让竹竿送来的信。 大厅里一片寂静,似乎连呼吸的声音都能听见。 “主公,有什么事情,您就直接说吧。”司马陆纳对着王琳抱拳说道。 这一位可以说算得上王琳的死忠了,当初王僧辩要斩王琳,这家伙立刻就兵变了。若不是王琳手下这帮兄弟给你又抱团,他脑袋都不知道搬家过几回了。 事实上,现在王琳虽然看起来好像是一方大佬,在荆襄之地称王称霸。然而,仔细想想,他被北齐北周东西“夹击”,没有任何发展空间。 只要哪一边腾出手来,就可以很轻松的收拾他。 王琳虽然名义上投靠了北齐,实际上基本处于“不听调”亦是“不听宣”的半独立状态。而高伯逸当初之所以跟王琳交好,不要求对方做这做那,原因很简单。 他只需要王琳暂时把荆襄这块地盘“卡着”而已,至于对方要不要投靠齐国,要不要回邺城,对于高伯逸来说完全无所谓! 那是高洋的齐国,又不是他的齐国! 此一时,彼一时。那时候可以放纵王琳为所欲为,现在却不行了,因为高伯逸现在是处于“当家”的状态。他给王琳写信,也是为了给对方指一条“明路”。 或者叫将其纳入自身的体系中。 所有魔王都得死 “邺城的高大都督来信了,给我提了个建议,我觉得不错。” 王琳的声音不怒自威,但从话语间听得出来,他还相当犹豫。 看到手下都不说话,他才慢悠悠说道:“高大都督在信中说,襄阳处于齐国与周国对峙的前线,一旦周国休养生息恢复了实力,那么对襄阳动刀,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王琳说了一半,停下来观察手下的表情。不得不说,他这话说得非常在理,潘忠、陆纳等亲信,全都是默默点头,或交头接耳。 这些事情,都是明摆着的。 樊城现在都是在北周手里呢,隔着一条汉江而已。 “那么,高大都督的建议是什么呢?” 陆纳不动声色的问道。 “高大都督建议,我们放弃荆襄,让齐军接替。然后整体的转移到齐国的淮南之地,我担任两淮行台大都督,你们还是我的手下,一起镇守扬州。” 王琳的话,如同在一个小池塘里面投下一块巨大的石头!他麾下那些亲信不是没想过回两淮故乡。 只不过,幸福来得太过于突然,看起来,却更像是陷阱,而非福报! “我等失去襄阳,犹如龙游浅滩,任人宰割。高大都督若是等我们入境齐国以后又翻脸,那要如何自处?” 心思缜密的陆纳提出了一个直击灵魂的问题。 传承空间 快乐的叶子 到时候高伯逸要是翻脸,那要怎么办?现在他们占据荆襄,不管是北齐也好,北周也罢,收拾他们,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到时候周国打来抱齐国大腿,齐国打来抱周国大腿,岂不美哉?大军在齐国行军,你敢保证一定安全? 重生之天王法則 万一遇到武装到牙齿的“盗匪”,被伏击一下,到时候跟谁说理去? 陆纳的话音刚落,大厅内刚刚有些热络的气氛,就有些微凉了。 其实,他们在座的人,除了荆襄本地的以外,其余的人,都是两淮跑水路出身的。亲朋好友和家人,都在那里。 可以说这帮人的根子就在两淮。如果他们跟北齐对抗的话,真的做不到直起腰杆子,因为,屠刀随时都会落到他们的亲朋好友头上。 这也是在场所有人都纠结的另外一个原因。 “可是,高都督跟我们翻脸,对他来说有什么好处呢?” 平日里一直都比较莽撞的潘忠,问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意外的问题。 对啊,大家本身就是无仇无怨的,高伯逸要收拾的人多了去了,何必要盯着王琳不放呢?无论从哪个角度说,高伯逸的敌人排行榜里面,王琳都会排在很后面。 可以说双方合作的空间是远远大于分歧的。 这么一想,貌似此番去淮南,也没什么不好的。能回到家乡作威作福……呃,叫衣锦还乡吧,还是挺爽的一件事,不是么? 王琳麾下没什么谋士,都是些热血汉子,平日里不会思考那么多。他们本能的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如果高伯逸能讲信用的话。 “高大都督还说,今年周国很可能会对齐国用兵,荆襄之地,估计也难逃战火。不过若是能去淮南的话,应该没有这样的问题。” 王琳看似在总结,实际上则是在不动声色的劝说。到底要怎么样,他心中早已有腹稿了,只是不能那么直接的说出来。 荆襄之地在前线,对手是周军。淮南虽然也是前线,但对手却是长江对岸的南陈! 南陈可比北周弱鸡多了。更何况,现在北齐与南陈的贸易枢纽,就在扬州!待在这个花花世界,绝对比看似安全的襄阳要好多了。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