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他從地獄裏來

優秀玄幻小說 他從地獄裏來 ptt-412:戎黎動手摧毀錫北國際(一更)分享

小說推薦 – 他從地獄裏來 – 他从地狱里来 他直接朝着沈清越的裤裆踹,死命地踹!狠狠地踹! “四爷。” “四爷。” 叫不动。 保镖上前,小声提醒:“不能再打了,会死人的。” 他官四爷会怕? 不存在。 “死了老子给他买块上好的墓地。” 官鹤山继续踹。。 沈清越抱着腹部蜷缩在地上,从头到尾不吭声,血水从嘴角溢出来,他眼里血丝遍布,脖子上的青筋凹凸暴起。 “四爷。” 保镖担心出事,斗胆去拉了,惹来官鹤山一顿踹。 热闹看得差不多了,戎黎报了个警。 “我要报案。”他报了医院的地址,“这里有两个疯子在斗殴。” 没过多久,沈清越被抬去急救了,官鹤山被带去警局了。 官鹤山手底下的人赶紧去禀报军师纪佳。 “佳姐,四爷出事了。” 纪佳人还在国外,被一桩经济案绊住了,她一时回不来:“他又惹什么幺蛾子了?” 锡北国际还没分家之前,官鹤山只是陆鹰手底下的一个打手,莽夫一个,空有蛮力,如果不是纪佳辅佐他,他称不了爷。 官鹤山的保镖兼秘书说:“四爷打了沈清越,现在沈家人要告他故意伤害。” “他干嘛要去惹沈清越?” 纪佳出国前告诫过官鹤山,不要去惹三个人,戎黎和棠光,还有沈清越。 这三个,都不是官鹤山那个蠢蛋斗得过的。 纪佳有理由怀疑:“他吃饱了撑的?” “因为沈清越害四爷的小情人流产了。” 纪佳:“……” 雄风不减,厉害厉害。 再说戎黎。 他给何冀北打了一通电话,就一句:“可以让纪佳回来了。” 纪佳是个很聪明的女人,若是不聪明,就官鹤山那颗长废了的脑子,早死了八百遍。 戎黎挂完电话,去拿了徐檀兮的检查报告,然后回病房,发现徐檀兮不在。 乔子嫣也不在。 他给徐檀兮打电话,很快就通了。 “杳杳,你在哪?” 她说:“我在四号楼的天台。” 她住院的那栋是三号楼。 天台风很大,戎黎能听见那边呼呼作响的声音:“你去那里做什么?” 她没有细说:“我回去再同你说。” 外面天色已经暗了,戎黎带上强光的手电筒:“不要一个人走动,我过去找你。” 她说好。 电话挂断了。 她坐在天台的椅子上,旁边还坐了一个人。那人覆舟唇、丹凤眼,是不惊艳、却有有个性和味道的一副皮相。 “你先生吗?” 是阮姜玉,也穿了一身病号服,与徐檀兮前两次见她一样,她戴着一顶黑色的渔夫帽,帽子上绣了一把枪,枪柄上有两个字母——GQ。 徐檀兮颔首:“嗯。” 阮姜玉向后靠着椅子,抱了一怀的风,是很放松的姿态:“你也是上来吹风的吗?” 徐檀兮摇头:“我在对面那栋楼住院,病房窗户可以看见这边楼顶。” 阮姜玉不爱笑,会给人一种刻板严肃的感觉:“你是以为我要自杀吗?”她望向旁边的围栏,像在自言自语,“跳楼的话,死状太难看了。” 她的话好消极。 徐檀兮与她闲聊着,语气淡淡然然:“我在一本书上看到过,自杀的人不会有来世。”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現言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他從地獄裏來-405:杳杳懷孕了?閲讀

小說推薦 – 他從地獄裏來 – 他从地狱里来 十多分钟后,巩帆赶到医院了,他先把人送去急救,再解决监控问题,最后让江醒报警。当然,都要秘密进行,虽然被打的是私生饭,但下手有点重了,曝光了会对江醒很不利。 大概十点左右,江醒去警局做了份笔录。 穿越之童养媳 午饭之后,戎黎去办了出院手续。 走廊里光线很暗,外头乌云遮了天,空气里水汽很重,有点闷热。 徐檀兮穿了件米黄色的连衣裙,中袖的款式,裙摆的长度刚过膝盖。 “好像要下大雨了。。” 戎黎拎着行礼,另一只手牵着她:“要下好几天,我们等天气好了再回南城。” 如果天气预报准的话,之后的三天都有大雨。 “我们不回去,关关怎么办?” 戎黎说:“程及会管。” “会不会很麻烦他?”徐檀兮有点过意不去,之前已经麻烦过程及很多次了。 戎黎一点都不愧疚,理所当然:“我给了钱。” 总裁的点心小妻 醉心竹 徐檀兮考虑更周到一些:“禾苗考完了试,程先生可能会和她出去玩,让关关去奶奶家住几天吧。” 戎黎随她:“嗯。” 电梯门开了。 徐檀兮脚刚迈进去,听见身后有人喊:“医生姐姐。” 她回头。 是孤儿院的那个小女孩,还有他的哥哥——徐檀兮从火里背出来的那个少年。 少年还穿着病号服,也在这个医院住院。 徐檀兮从电梯里出来,走到靠墙的地方,给往来的路人让行。她问少年:“你身体还好吗?” 少年听不到声音,也不会读唇语。 小女孩用手语比划给他看,他看明白后,对徐檀兮点了点头,然后抬起手,比划了一下。 小女孩给他翻译:“我哥哥说,谢谢。” 徐檀兮微微笑了笑:“不用谢。” 电梯一个来回之后,又停在了这一楼。 徐檀兮和戎黎乘坐电梯下楼了 小女孩和哥哥沿着来路往回走,她用手语对哥哥说了一句话,哥哥笑着点了点头。 她说:“我长大了也要当医生。” 戎黎和徐檀兮回了西半山的别墅,到的时候,倾盆大雨已经落下来了,天色昏暗,雨水将这座城市颠倒。 桌子上电脑开着,在放一部节奏很慢的电影,电影的插曲轻轻柔柔,很适合雨天。 徐檀兮往杯子里好几次热水。 “你出了很多汗。”戎黎用手背碰了碰她额头的温度,烫倒是不烫,“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徐檀兮脸色不是很好,额头在冒冷汗:“肚子有点痛。” 戎黎摸了摸她的手,温度很凉:“你来例假了吗?” “嗯。” 戎黎记得她上个月的日子:“又提前了。” 她的月事一直不准,三次里头可能就有一次会痛经,冷到了还会痛得很厉害。 “要不要去躺会儿?” 她手脚发软,提不起劲儿,干脆靠在戎黎身上:“你抱我去。” 戎黎起身,抱着她去了卧室。 电影还在放着,男女主人公正在离别,也下了大雨。 戎黎把徐檀兮放到床上,替她脱了鞋,然后扶着她躺下:“我去买红糖。” 他刚起身,徐檀兮就拉住了他的手:“不要红糖。” 戎黎把她的手放回被子里:“要什么?” 她说:“你。” 他把空调的温度调高一点,躺到她身边,手绕过她的腰放在她腹上,轻轻地揉着。 她闭上眼躺了一会儿,又睁开眼。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現言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他從地獄裏來》-402:高甜高糖(一更)分享

小說推薦 – 他從地獄裏來 – 他从地狱里来 翩翩风度有,飒爽果敢也有,温婉又张扬,是徐檀兮,也是棠光,融合得毫不突兀。 她转身,看见了站在人群里的戎黎,微微莞尔:“先生。” 戎黎走过去:“你怎么下来了?” “病房里有点闷,我下来透气。” 急诊楼的空调开得很低,他帮她把扣子系上:“上去吗?” “嗯。”她看了看外头的天,夕阳正正好,“天暗了。” 戎黎把手递过去:“你牵着我。” “好。。” 徐檀兮握住他的手,他手指很凉,她的手是暖的。 夕阳在他们后面,铺了半边天的橘红,热情又灿烂。 天将黑的时候,孟满慈打电话过来,说做了点家常菜,已经到医院楼下了。 戎黎挂了电话,对徐檀兮说:“外公和外婆来了,我下去接他们。” 她放下书:“我也去。” “你还在输液。” 徐檀兮的身体没什么问题,但她之前昏睡了比较久,身体有些虚弱,输的是葡萄糖和营养液。 “不要紧,我可以拿着。” 她掀开被子起身,踮着脚去拿挂在架子上的输液袋。 戎黎拿了件薄外套给她,接过输液袋:“我拿着。” 晚饭过后,戎黎叫了辆车,把洪正则和孟满慈送回酒店,他下楼去送,徐檀兮也跟着他下去了。 戎黎发现了,徐檀兮好像比之前更依赖他。 VIP病房里有浴室,她在刷牙,戎黎在外面接电话。 女警,小心你身后 晖宝 “你让查的那个宋稚,有点眉目了。” “发给我。” 何冀北说:“我发你邮箱。” 电话挂了之后,何冀北把资料发过来。 徐檀兮洗漱好,坐到病床上。 戎黎看完资料,抬头撞见她正在看他,目光对上之后,她也不躲,就那样看着,一直看着。 “你在看我?” 她点头,承认得很快:“嗯。” 戎黎把椅子拉近一点,让她看个够。 “先生。” “嗯?”他拿了个苹果在削。 她手撑在床上,弯着腰凑近他,先亲了亲他额头,然后吻他。 她好少这样主动,在他唇上细细地吻,缠着他的舌尖。 戎黎手里的苹果滚到了地上,双手很乖地趴到了病床上,让她吻起来更方便一点。 欲擒故纵:首席总裁别乱来 叶紫 他很喜欢她主动,身体很兴奋。 接了个很长的吻之后,他就去洗澡了,天很热,洗的是冷水。 浴室里水龙头开着,门关上了,徐檀兮在门口喊他。 “先生。” 戎黎在里面应:“嗯。” 她没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她又喊他:“先生。” 戎黎开了门,身上的T恤已经脱了,裸着上身出来:“怎么了?” 他身上有水,水滴顺着腹肌的纹理往下流。 徐檀兮就看了一眼,移开目光:“没什么。”就是想叫叫他,怕他不见了。 戎黎又进去了,这次门没关上,半敞着。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現言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超棒的言情小說 他從地獄裏來 起點-399:教她男歡女愛,教她男女之別(二更推薦

小說推薦 – 他從地獄裏來 – 他从地狱里来 “穿好了吗?” 她不吭声。 戎黎再等了会儿,才回头看她,就见她抱着膝盖团成一团,昂着首哼哼唧唧,拿后脑勺对他。 戎黎走过去,蹲下托住她的腰,将她抱过来,让她面对着他:“现在还怕吗?” 她坐在汤池里,水只到她胸口的位置。 她蹬了一脚水在他身上:“负心汉!”她吸了吸鼻子,带着点儿哭腔,“我都说舔干净了……” 真是祖宗啊她。 戎黎没辙了:“好好好,都是我不对。” 她哼了声,又蹬了他一脚。 她就披了件他的外衣,哪里遮得住她乱蹬的腿。。 “别乱动。”戎黎手压在她膝盖上,为了把注意力移开,他的目光落在她沾着水的睫毛上,“在我面前也就算了,在别人面前不可以不穿衣服。” 棠光很少幻成人形,还没有经验。 “凡汐面前也不可以吗?”凡汐是她最好的朋友。 戎黎突然凑近,把坠在她眼睫上不肯滑落的那滴水吹掉:“不可以。” 脸上痒痒的,棠光挠就挠:“那我师父呢?” 戎黎是很严肃的表情:“除了我都不可以。” 她不懂:“为什么要除了你?” 戎黎还没有教过她男欢女爱。 “以后再告诉你。” 又是以后。 棠光踢了踢水,表达不满。 戎黎手上稍稍用力一些,不让她乱动:“男女有别,以后和岐桑也要避嫌。” 这三万余年来,她统共就当过几回人,戎黎和岐桑都没教过她为人之道,她还是一张白纸,懵懂天真,对什么都好奇。 “什么是男女有别?” 戎黎想了想该怎么解释,太复杂了她会理解不了。 “你怎么不说话?” 她伸手去扯他的袖子,披在身上的衣服因为她手上的动作而滑落到水里。 冰肌玉骨,桃色绯绯。 戎黎短暂地呆滞了一下,然后右手伸到她背后,搂住她,手背抵住她后面的石壁,凑近了,先吻了吻她的眼皮。 她眨了两下眼,呆呆愣愣地看他,一动不动,任由他做任何事情。 他吻她的唇、锁骨,还有身体。 他抱起她,换了个姿势,后背靠着石壁,让她坐在自己身上,他的外衣浮在水面,悠悠地荡着。 他把吻落在她胸口:“这些事只能跟我做,这就叫男女有别。” 汤池里的温度有点高,把人蒸得滚烫。 棠光骨头发软了,整个窝在他身上,目光有些茫然,似懂非懂。 “不明白也不要紧。”戎黎把衣服捡起来,重新裹好她,“我会慢慢教你。” 她失神地想了一会儿,明白了一些,抱住戎黎的胳膊:“我很爱干净,才不会让别人舔我。” 她只让戎黎舔。 戎黎摸摸她的脑袋:“嗯,很乖。” “既然我这么爱干净,那别泡了好不好?”她两个脚丫子在水里,完全出于本能,在狗刨,“我不喜欢水。” 戎黎把她不由自主往上窜到身体压下去:“再泡一会儿,那样才好得快。” 棠光把下巴压到他肩上,想咬他,然后突然发现:“神尊,你尾巴又出来了。” 戎黎是白狐,三尾白狐。 他红着耳朵嗯了声,已经习惯了。 棠光对他的尾巴很好奇:“我能摸摸吗?” 狐狸的尾巴不能随便碰。 除了配偶。 戎黎点头:“嗯。” 棠光伸手绕到他后面,先用手背蹭了蹭他尾巴上的毛,然后手指戳戳,最后握住了:“你是什么品种的狐狸?” 摸起来好舒服。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現言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他從地獄裏來 愛下-396:離家出走,戎黎去接(一更)推薦

小說推薦 – 他從地獄裏來 – 他从地狱里来 她抱着他的腿咬:“你浸猪笼去吧你!” 戎黎这才听明白是如何一回事,也不推开她,就让她咬。 她倒也没用力,跟挠痒似的。 戎黎蹲下,手指压了压脑袋上炸起的毛:“我们没有。” 他没进去。 因为她喊了疼。 可棠光哪里懂,以为他在耍赖,气得要死:“你还不承认。” 她眼睛一红,要哭了。。王姑娘好可怜,她也好可怜。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戎黎假意咳嗽了两声,神色不自然,耐着性子解释说:“没怀孕,怀孕不是那样。” 她眼里含着金豆子:“那是哪样?” 戎黎耳朵红得要滴血了,看着别处说:“我日后再教你。” 她追问为什么。 戎黎没说,见她眼眶通红,便捻了法术将她幻成了人,还给她变了衣裳,然后抱住她,笨拙地哄着:“别哭了。” 三万余岁的棠光已经不是稚嫩单薄的少女了,他怀里的她婀娜窈窕,眉目柔婉。 柳腰楚楚,她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的姑娘。 网游之高手寂寞 她还在委屈,吸了吸鼻子,把鼻涕擦在他衣裳上:“你以后会不会也像周公子那样不要我了?” 戎黎把她抱起来,拂开书案上的竹简,放她坐在上面:“周公子是谁?” 竹简掉了一地,她的裙摆碰到了砚台,慢慢晕开一朵花,像一副墨色丹青。 她坐着,与弯着腰的他一样高:“周公子是话本里的负心汉。” “不会。”戎黎说话的声音比平时要低一些、轻一些,“你是我带回天光的,我不会不要你。” “不是我师父把我带回天光的吗?” 戎黎摇头:“是我,你的名字也是我取的。” 棠光懵懵懂懂,搞不清楚:“那你是我的主人吗?” “嗯。”她是他的。 她恍然大悟:“原来我是宠物啊,怪不得你不让我变成人。”在天光上,也有不少神尊会养爱宠、养坐骑。 戎黎摸了摸她的头。 是心上人啊,傻猫。 “这几天没好好吃饭吗?”她比之前轻了点。 有人关心了,她又委屈上了:“吃不下。” “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她哼哼唧唧:“哪都不舒服。” 戎黎想着要不要带她去东问那里瞧瞧病。 她皱着脸,整个五官都在拒绝:“不要带我去毕方神尊那儿,我不吃药。” “不去算了。”戎黎坐回书案前,把砚台挪开,“吃不下也好,干脆辟谷。” 她用腿蹬了书案一脚:“我不。” 戎黎把竹简捡起来:“我不在天光的这段时日,你有没有见过玄肆?” “没有。” “日后见了他躲着点儿,若是躲不掉,就不要看他的眼睛。” 棠光手支着下巴,趴在书案上:“为什么?” “不为什么。” 玄肆去过西丘,他可能知道了什么。 棠光:“哦。” 戎黎又说:“还有,”他语气很严肃,一点都不温柔,“日后在外面不可以提到我。” 他怕她说漏嘴。 释择神殿里有结界,玄肆看不到殿中的乾坤,也看不到她在神殿里的过往,但她在外面的记忆玄肆都可以用慧眼看到。 棠光不理解:“为什么?” 戎黎还是那句:“不为什么。” 好敷衍。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現言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他從地獄裏來討論-395:我懷孕了(二更)分享

小說推薦 – 他從地獄裏來 – 他从地狱里来 棠光瞬间炸毛:“那你问什么问?哼,负心汉!浸猪笼去吧你!” 戎黎:“……” 该和岐桑谈谈了,怎么教的规矩。 下凡世之前,戎黎先去了一趟毕方神殿。 神殿外有仙童守着,见他过来,慌忙行礼:“见过释择神尊。” 戎黎颇不自然地看向别处:“把绿幽叫出来。” 仙童愣了愣,才诺了一声。 不一会儿绿幽就出来,戎黎神尊是天光上最没有人情味的神尊,绿幽很怕他,说话都磕巴了:“见过神尊,我我我就是绿幽。” 她抬头,只看了一眼,便不敢再看了。。 释择神尊戎黎有一张艳绝天光的脸,他执掌十二凡世生死,眼底总是无波无澜,有肃杀之气。 他问:“你在菩提山摘的那个果子叫什么?” “啊?”绿幽以为听错了。 “你给棠光吃的果子。” 哦,没听错。绿幽恭恭敬敬地回话:“是红芍果。” 这时,毕方神尊东问从殿中出来了,看见戎黎好生吃惊:“戎黎神尊,你怎么有空过来?” 戎黎向来不与其他神尊走动。 他道:“没空。” 他化作风,原地消失。 东问:“……” 戎黎这趟去了有小半个月,棠光这小半个月都提不起劲儿。 她好无聊,在窝里打滚:“师父。” 岐桑在榻上小憩,没睁眼,应了声。 棠光蹦跶过去:“戎黎神尊什么时候回来啊?” “想他了?” 她嘴硬:“不是。” 岐桑从榻上坐起来:“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她闷闷不乐地问:“那他还会回来吗?” 会不会像周公子一样,走了就再也不回来了。 岐桑说:“会回来。”你在这,他还能去哪。 “哦。” 棠光回猫窝,继续打滚。 她这两日吃不下东西,晚上师姐从凡世回来了,给她带了肘子,她也没有胃口,就瞧了一眼,甩开脑袋睡觉。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她这几日还睡不着觉,她就把戎黎最常穿的那件衣裳拿了来,铺在她的猫窝里,她用猫爪子日日踩夜夜踩。 师姐蹲下来摸她的头、顺她的毛:“光光这是怎么了?肉都不想吃了?” 师姐衡姬是岐桑座下的三弟子,是个大美人儿。 因为棠光还未修成人形,是只超级超级可爱的猫,师兄师姐们都很宠她,喜欢喊她光光,像红晔那样。 棠光恹恹的,精神不振:“我不舒服。” 全球 巨星 從 練習 生 開始 “哪儿不舒服?” “不晓得,就是不舒服。” 衡姬爱怜地摸了摸她软乎乎的肚子:“师姐带你去东问神尊那瞧瞧?” 东问神尊擅长药理,配的药总是很苦很苦。 总裁专宠,么么哒!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現言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他從地獄裏來 txt-392:杳杳棠光融合,前世記憶恢復(一更)讀書

小說推薦 – 他從地獄裏來 – 他从地狱里来 男医生闷不吭声地、一点一点地往车后边移,试图悄悄溜走。 棠光一脚踩在车上:“福利院那个孩子人在哪?” 刚刚没睁眼的时候是个睡美人儿,现在睁眼了,是个女魔头。 踩在车上的那条腿又长又白又直…… 不过男医生可没那个心情看腿,他哆哆嗦嗦,吓得不轻:“我、我不知道,他不是我经手的。” 福利院那个是肾脏移植,他只负责眼角膜。 卢飞趁着棠光审问之时,去按了报警器,随后十几个人赶了过来,把棠光包围住。 她活动活动手腕,准备开打,却在这时,有个护工来报信:“万医生,警察来了!” 终于来了。 棠光仰起头,望向高楼之外、太阳之下。。 卢飞反应过来,立刻拨了通电话:“全部处理掉。” 他下令之后,不到片刻,后面那栋楼里就有浓烟冒出来。 这是要毁尸灭迹? 棠光一脚踹开挡着她路的人,跑向了大楼。 时间回到四点二十二,康城诊所。 沈清越站起来,用唇形说:“戎黎,你输了。” 戎黎一言不发,在看手表,秒针不紧不慢地转着,他手指落在皮质的沙发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 8分钟的温暖 然后都不说话。 宁科耐心耗尽:“你们两个来诊所做什么?” “身体不舒服。”沈清越这样回答。 “腿不舒服。”戎黎这样回答。 信你个鬼! “把他们两个都带走。”宁科话刚说完,铃声响了,他接了电话,“这次呢?又扑空了吗?” 张中洋说:“逮了个正着。” 宁科立马看向沈清越。 他也接了通电话,是卢飞打来的:“沈先生,我们被棠光骗了。” 灵魂刻录师 “处理好。” 他声音压得很低,只说了这一句,然后结束了通话。 戎黎起身站起来,像头狩猎的狮子,有一身难驯的野性,他启唇,未出声:“输的是你。” 沈清越紧握盲杖,手背的青筋若隐若现。 宁科上前,拿出手铐:“我怀疑你们二位涉嫌非法买卖,请跟我们走一趟。” “我要先去北涌大道。”不是请求也不是商量,戎黎撂下话便走。 孙维带人挡住了他的路。 他眼皮一抬,杀气外放,候诊厅里瞬间剑拔弩张。 宁科松了口:“让他去。” 戎黎带的几个人就在楼下,不让的话,估计会动手。 帝国首席:甜宠亿万老婆 孙维让开。 戎黎下楼的脚步很急。宁科让两个同事把沈清越带回局里,剩下的人都去支援张中洋。 戎黎的车开得太快。 孙维在后面捏了一把冷汗:“这小子,开车不要命啊。” 急了吧。 再会运筹帷幄,也有弱点。 戎黎的弱点在北涌大道,在第五医院旧址的大火里。 卢飞让人加了助燃液体,火烧得很快。 张中洋命人把大楼里的人都转移出来,不论是犯人还是受害者。 “消防队的人来了没?”他问同事许林。 许林说:“还在路上。”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現言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他從地獄裏來 txt-389:渣男渣女被慘虐,杳杳打進敵營(二更)相伴

小說推薦 – 他從地獄裏來 – 他从地狱里来 挂完电话,宁科吩咐便衣:“原地待命。” 没过几分钟,来了一辆黑色面包车,车上抬下来两个人,进了诊所。 路华浓的车停在了诊所对面,车窗开着,她戴着墨镜,坐在车里观望。 等人抬进去了之后,她吩咐周强:“把消息放出去。”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得让沈清越来看看,得让他知道是谁在他头上动了土。 鹬蚌相争,渔人得利。她可不止想借戎黎的刀杀人,还想借沈清越的刀反杀。。 三点四十六,一辆灰色的面包车停在了一家私人美容院的门口,车上下来一个人,戴着口罩,进了美容院。 电脑屏幕上,移动着的定位停了下来,警方的车也跟着停下来。 张中洋坐在后面:“老何,你带几个人,把出入口守住。” “好。” 重生之盛世崛起 煎饼卷大葱 老何先下车了。 张中洋检查完腰间的枪:“其他人跟我进去。” 他冲在最前面,一脚踹开了美容院的门。 “警察,手都举起来!” 里面都是女人,一个个吓得花容失色。 刚刚从灰色面包车上出来的人穿的是一身黑衣服,张中洋找到人,过去把他口罩摘了。 是个短头发的女人。 女人脸上过敏了,红肿得很厉害,她大惊失色:“你们干嘛呀?” 举报邮件里发了供体的资料,是个少年,并不是眼前这个女人。 张中洋回头对同事说:“搜。” 美容院不大,一共两楼,几分钟就搜完了。 张中洋问:“找到了吗?” 同事摇头,并没发现什么异常。 张中洋的视线重新回到女人身上,目光搜寻了一圈,在她脑子里发现那条串着微型定位仪的红绳。 他把绳子拿出来:“这东西哪来的?” “这是什么?”女人一脸的惊慌和茫然,“我不知道,这不是我的。” 张中洋把枪收了:“先带回去。” 傅潮生站在美容院的楼顶上,看着警车离开。 他按了一下耳麦上的按钮,电话拨通了:“光光,没有抓到贼,定位被人发现了。” “嗯,我知道了。” 棠光收了手机,但电话并没有被挂断。 她问:“你是戎黎,那戎六爷是谁?” “我不知道,不知道他为什么用了我的名字和我的脸。” 是沈清越的声音。 “沈先生觉得我那么好骗吗?” “乞巧节那日,你送了我三棵窝边草。” 傅潮生助跑了几步,一跃而起,跳到就对面楼上。 耳麦里还有沈清越的声音:“我们在姻缘树下拜了堂,定情信物是我用狐尾幻成的簪子。” “你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才是戎黎。” 棠光沉默了。 沈清越握着盲杖,指尖微微发青:“你若不信,我可以证明。” 她神情复杂,看着他:“怎么证明?” “你同我去个地方。” 他用盲杖拄着地,走在前面。 棠光迟疑了片刻,然后跟了上去。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現言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他從地獄裏來討論-378:安全期(一更推薦

小說推薦 – 他從地獄裏來 – 他从地狱里来 这是条。 姜灼没说什么,自己重新切了一根。 晚饭结束后,八点多。 回到家,戎黎把在姜灼家拍的照片给徐檀兮看:“杳杳,这是什么?” 是他切的胡萝卜。 “胡萝卜。” 戎黎又问:“是胡萝卜丝还是胡萝卜条?” 徐檀兮没有立刻回答,思考了过后:“胡萝卜丝。” “我厨艺好吗?” 她表情很诚恳:“嗯。。” 这就是原因——戎黎对自己厨艺和刀功蜜汁自信的原因。 戎黎又把照片发给了程及。 程及微信发了个问号过来。 戎黎:【这是什么?】 程及:【你脑子抽了?】 戎黎:【是什么?】 程及:【胡萝卜】 戎黎:【是胡萝卜丝】 程及:【呵】 程及:【这是胡萝卜棍】 程及:【你切的?】 程及:【挺粗壮的嘛】 戎黎找到资料设置,随后删除好友。 对面沙发上,戎关关四脚朝天地躺着,蔫儿蔫儿地喊:“嫂嫂。” 徐檀兮正在泡茶:“怎么了?” 戎关关抱着圆滚滚的肚子,有气无力:“我吃撑了。” 徐檀兮放下茶壶过来,蹲下来摸了摸他的肚子:“很不舒服吗?” “嗯。” 她去拿消食片。 戎黎抱着手走过来,看着沙发上的那一坨,表情非常嫌弃:“谁让你吃那么多。” 那一坨哼哼唧唧:“姜灼哥哥家的饭太好吃了。”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戎黎死亡俯视:“我做的饭不好吃吗?” “戎一坨”乌溜溜的眼睛眨啊眨,突然坐起来,指着窗户惊呼:“哥哥快看,有流星!” 戎黎眼睫毛都没动一下。 “戎一坨”在窗户和哥哥之间来回瞄了几眼,默默地趴回了沙发上。 徐檀兮拿了药过来。 “戎一坨”吃完药,打算继续瘫着。 戎黎踢了踢他的鞋子:“起来,跟我出去走两圈。” “戎一坨”爬起来:“哦。” 九点多,徐檀兮洗漱完进房。 戎黎放下手机,去拿吹风机,给她吹头发的动作很熟练。 吹风机呼呼作响,耳边掠过的风是温的。 “我想去报个烹饪班。” 今天晚上姜灼做了一桌子的菜。 徐檀兮心想,她家先生可能是被打击到了,于是她安慰说:“你厨艺已经很好了。” 戎黎把风调小一档:“也就你说我厨艺好。” 徐檀兮转过身去,手环在他腰上,仰起头迎着他的目光,眼里有一汀温柔的江南雨:“不用专门去报班,周末我有空,我可以教你。” 他想了想:“嗯。” 通常工作日的时候是他做饭,徐檀兮周末做得多一点。他吃东西不挑,只要是荤的就好,厨艺嘛,很一般。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現言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他從地獄裏來 顧南西-376:噢,這傲嬌的愛啊(一更分享

小說推薦 – 他從地獄裏來 – 他从地狱里来 他忍了几秒,把她抱起来,去了房间。 秦昭里刚被放到床上,就听见了开门声,她作乱的手规矩了:“好像是姜烈回来了。” 姜灼停下,缓了缓,把她的衣服整理好:“你先出去。” 听声音都听的出来,他动了欲。 秦昭里眼睛往下扫:“那你怎么办?” 他去浴室了。 秦昭里站在门口,深呼吸了几下,等脸上的温度凉下去了,她才开门出去。 “今天怎么这么早?” “我请了一节课的假。。”姜烈把书包放下,“我哥呢?” 秦昭里去倒了杯冷水,一口喝了大半杯:“在房间里收拾东西。” “昭里姐,我在楼下看到你爷爷了。” 楼下。 小区门口有一辆车,已经停了十几分钟。 车上,方秘书坐在副驾驶,他扭头:“董事长,您不上去吗?” 秦延君扔了一个眼神过去,方秘书闭嘴了。 又过了几分钟。 秦延君说:“走吧。” 主驾驶的老赵发动车子。 贴心周到的方秘书每日一问:“董事长,管律师那边,需要我替您预约吗?” 预约了好几次了,董事长都放了管律师的鸽子,遗嘱到现在都没改。 后排座位上,老爷子眼皮不抬:“没空。” 这个理由用了三次还是四次了。 嗯,明天也是没空改遗嘱的一天。 车刚调完头,方秘书就瞅见了刚下楼的秦昭里:“董事长,秦小姐下来了。” 开车的老赵很有眼力见儿地停了车。 秦延君瞥了老赵一眼,倒也没说什么。 秦昭里走过来:“秦董事长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上次叫爷爷不是被摆脸色了嘛,她这次就不叫咯。 不过秦延君的脸色也没比上次好多少:“我听说那个聋……”他停顿了几秒,改了口继续,“那个小白脸明天出国。” “你听谁说的?”一提姜灼,秦昭里身上的刺就立马竖起来,“你还在调查我们?” 哼。 还真是护得不得了。 秦延君板着脸:“我不调查也有人来跟我说。”他坐在车里,眼神高高在上,“后悔了吗?” “后悔什么?” “那个小白脸——” 秦昭里听不下去了:“你能不能别一口一个小白脸?” 呵。 还护着。 秦延君从鼻腔里愤怒地哼出来一声:“那个穷学生就是拿你当跳板,他要是真心对你,就不会抛下你一个人出国。”谁知道要去多少年。 像那种发达了就抛弃原配的凤凰男,秦延君见过不少。 傍仙归 秦昭里把脸拉下去:“你来如果只是为了说这些,那慢走不送了。”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她说完就走。 秦延君也没叫住她,就冷嘲热讽地撂了一句:“你要是后悔了就回来。”别在外面硬撑,死要面子。 秦昭里回头:“慢走。” 秦延君把车窗一关:“开车!” 老赵赶紧开走。 方秘书心想:这臭脾气,祖孙两个是一样一样的。 等车开远了,方秘书没忍住,苦口婆心地劝:“董事长,您这个样子,什么时候才能跟秦小姐重归于好?您就不能——”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現言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