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u0n2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天決戰場 愛下-第六百一十三章 平原合戰(十八)讀書-qlrbn

天決戰場
小說推薦天決戰場
沙经天指着几方势力“批斗”了一遍,最后指到了姜陵身上,搞得姜陵倒是一时尬住。
“行者弈,戡平乱,复明日月照人间。”沙经天朗声道:“我希望你们记住这天谕章上最后的一句话。”
“可是,你怎么知道这一句是特指某一位天行者,而且指的就是他?”魏三爷瞥了一眼姜陵,而后看着沙经天冷漠说道:“要我说,这句话的意思,应该是指这些天行者之间博弈才导致天下混乱,只有将他们尽数杀绝,这天下才会恢复到往日的安宁。”
沙经天看向魏三爷,平淡道:“天谕章玄而又玄,甚至曾被当做谣言、妖言,特别是这最后四句谶语,更是让人琢磨不透。但随着天行者降世,谶语一一应验,我们才明白这天谕章是何等玄奥、何等惊人,如此暗通天机之言语,可不是你我二人可以随意解读的。”
仙朝武帝
魏三爷一甩衣摆,轻喝道:“那你又在这里胡言乱语什么!?”
沙经天却是轻笑一声,而后说道:“魏三爷您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姜陵是那位戡平纷乱,扶正天下的天行者,这样的言语可不是我说的。”
魏三爷正要开口反驳,却是突然眸色一凝,望了一眼神庭的方向。那一众气焰嚣张的神庭众人,此时都安静了下来。
魏三爷眸子里光芒闪动,最终半句话没敢说,转身走向了魏家的方向。
逆天傲視蒼生
他魏国衡在魏家权柄深重,在风隐大陆东北之地那也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大人物,他说的每一句话,都足以让东北四国之地的臣民伏地聆听,让那些皇室贵族琢磨个三天三夜。
但与那位大人物相比,他魏国衡说的话算得了什么?
哪怕他敢与神庭叫板,敢对司命大打出手,但他依旧明白那位大人物的话语在这天地间该是什么分量。
那人一句话,可叫日月斗转,可叫星辰明灭。
那人是神庭共主,也是人间至尊。
魏家三爷在风隐东北之地是一座巍峨大山,在那位面前…连个屁都不是。
沙经天压根没去看魏三爷的背影,而是转向众人,开口道:“我说的那些道理,你们都懂,只是以我的身份地位,你们未必听得进去。但眼下既然姜陵坐在了中间,你们便应该停手了。”
“可几大世家蔑视神庭威严,杀我神庭众多人手,这事怎么解决?!”典经纶依旧无法压制胸中怒意,喝道:“神子委托姜陵相助维护世间和平,但我神庭死了那么多人,就算是神子在场,他也不会就此罢休!几大世家,必须给个交代!”
“我几大世家也死了诸多宗亲门客!”金煜行也愤然喊道:“之所以世家与神庭结怨,归根结底,还不是神庭插手德城事务,对我世家出手在先!”
“好了。”姜陵无奈道:“德城那一战我可在场呢,事情的起因,不过是两百斤…”
说了半句话,姜陵才反应过来那位主人公就在自己旁边…
“没错,事情的起因,就是我沙帮挖出的那两百斤玄精铁。”沙经天倒是没有一点怪罪姜陵的意思,坦然说道:“现在罪魁祸首就在你们面前,要杀要剐随你们处置,只是再打下去,可是没有必要了。”
“都打到眼下这般地步了,哪里还分得清谁对谁错。”姜陵忙着打圆场,道:“两边皆是伤亡惨重,所以一定要就此打住,不然死的人只会更多。”
“那两百斤玄精铁只是一个引子罢了!几大世家权柄滔天,霸道行事,神明才刚刚沉寂,便不把神庭放在眼里,迟早都是要除掉的祸患!”典经纶不依不饶。
一壺漂泊,我的深愛不回頭
那边金煜行也抱着膀子怒目骂道:“老东西,是不是非得我们几大世家跪在你们面前,烧香磕头才算是虔诚?你才能满意?”
“这群唯利是图的愚蠢…”典经纶还要说什么。
“到此为止!”一声轻喝传来,南方半空有一道人影踏着一朵金色的云团来到了近前。
天空上的栾云溪看了一眼来者,对着齐辰印说道:“看样子这一战要到此为止了。”
齐辰印瞥了一眼飘来那位老者,但他也不认识,不过听得栾云溪话语,他也明白了神庭的态度,便点头道:“那也算是好事。”
栾云溪转身便要退回神庭,但他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身子一顿,转回身子朝齐辰印微微抱拳,算是打了个招呼。
齐辰印笑了笑,也大大方方地朝栾云溪拱手还礼。
全合金兵種之信仰 袁諾
栾云溪这才落了下去,那从南方飘来的身影也从彩云上落至地面。
那老者朝姜陵点了点头,又对世家众人抚胸施礼示意,而后开口道:“我乃神庭司命百里疾,奉神子口谕,要止下这一场战争。”
“百里疾?”朴五爷喃喃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一时想不起来。
犬夜叉同人錦歲
金煜行和他弟弟金煜城对视了一眼,而后金煜行对朴五爷解释说道:“他是魏阳国神庭的昭谕司命,是神庭资历极深的一辈人,连魏阳国神庭庭主都是他的徒弟。那一次我金家出动十位玄极高手围攻魏阳城神庭,但他百里疾却抢先一步逃离,我金家没能将其抓住。后来他逃到了秋田家的地界上,据传闻,他身边一直跟着一个孩子。”
“嗯?孩子?”朴五爷有些疑惑,但也没有理会孩子的事情,而是看向百里疾,自语道:“四位庭主都未发话,他就算资历深些,但也不过是一个司命而已啊。”
朴五爷疑惑不解,那边四位神庭庭主也的确没有出言,就连一脸愤懑的典经纶也安静了下来,明显是默许了百里疾代表神庭表态。
百里疾开口道:“我神庭,愿意接受天行者姜陵的建议,停下这场战争。从今日起,风隐大陆神庭不再出手主动攻击任何人,闭关静思,休养生息。之前的恩怨一笔勾销,无论是世家还是叛神者,我们都不再追究。也希望各位,能够以天下为念,以苍生为念,放下恩怨,施太平以布天下。”
闻言几大世家皆是哗然震惊,朴五爷难以置信地盯着百里疾,而后看了一眼神庭众人,虽说几位庭主司命表情各异,但竟是没有一人提出异议。
从德城之乱双方血战至今,神庭死了数位庭主,十余位司命,执事的伤亡更是不计其数,今天说停下就停下,说一笔勾销便一笔勾销?这还是那个无比骄傲、无比高贵、谁也不容侵犯的神庭么?
朴五爷不敢轻信,眯着眼谨慎问道:“神庭就此闭关?保证不再找我世家麻烦?还是说休养生息一阵子,待实力恢复后,要再与我们一决生死?”
百里疾明白对方的顾虑,也不恼火,平静道:“只要世家不无端出手攻击我神庭中人,只要再没有邪血术士、死灵法师那般为祸人间的恶徒出现,神庭便自愿隔绝尘世之外,绝不插手世间事。”
听得百里疾的话语,朴五爷哪怕观察过四位庭主的神色,依旧不确定地出言问道:“你这话可代表风隐大陆所有神庭?”
百里疾都没有回头去与那四位庭主做眼神确认,只是肃然点头道:“可以。”
金煜行还是不放心,不由得出言道:“你只是一个司命,我们怎么相信你?”
金煜行倒不是在贬低或小觑百里疾,而是用这话来逼迫那四位庭主表态,在他眼里只有百里疾一个人担保可是差些意思。比如过了一年半载,神庭变了主意,突然一口咬定百里疾是个叛徒,他之前答应的事情代表不了神庭,你们这些宰种接受制裁吧…那可就糟了。
百里疾面色自然,后方栾云溪朗声开口道:“百里疾前辈是代表神子大人,他的话我风隐十八座神庭自然遵从。”
朴五爷与金煜行对视一眼,皆是有些惊讶,也有些犹豫,而这边齐芷夏出言问道:“你所应下的这个承诺,可有时限?”
姜陵听到这个问题,不由暗叹一声齐芷夏果然冰雪聪明,连这一点点含糊的地方都不放过。
巫女季節
百里疾轻轻挺直了略有佝偻的腰身,朗声说得到:“这个承诺,会一直持续,直到神明复苏那一天。”
“这…”朴五爷眼睛瞪圆,与金煜行面面相觑。
几大世家的人马中又响起了不少议论之声,完全没想到神庭竟然愿意做到这种程度的让步。
至于“如果神明不会醒来了怎么办?”这种话,是没有人会傻到去追问的。
魏三爷看着神庭众人,突然冷笑一声,对身旁的朴五爷和金煜行开口道:“这百里疾又不是庭主,更不是神子,他的话语究竟有多少分量,又是几分真假,我们如何得知?退一步说,我们世家汇聚了这么多的力量,完全可以将神庭一举推翻,又为何接受他们投降?”魏三爷眸露阴狠,道:“难不成这些日子里我们世家死去的那些宗亲门客,都要白白牺牲了么!?”
“三爷,停手吧。”姜陵站起身来,掸了掸身上的灰尘,看向魏国衡认真道:“不要成了风隐大路的罪人啊。”
“笑话,你一个无根无源的天行者,凭什么号令天下?就算你使出某种方法,诓骗了神子看重于你,我们又为何要听你的安排!?”魏三爷还是不肯罢休。
姜陵看着魏三爷,又偏过头看了一眼魏叶秋,似乎无奈地笑了笑,而后对这世家其他人朗声道:“就在今日,此时此刻,这一场战争,就此停下,你们可否愿意?”
秘密戀人:總裁的天價前妻
魏三爷嗤笑一声:“简直是荒谬。”
但是下一刻,一个苍老而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玄临古教,同意天行者姜陵的提议,也遵从神子的安排。”
“嗯?”魏三爷轻哼一声,正要骂道:“区区玄临…”
“西北齐家,也愿意听从姜陵小友安排,就此休战。”说话的是齐家老四齐辰印,一旁齐泓钲也跟着点了点头,明显是表明了齐家的态度。
魏三爷的脸不由沉了下来,齐家与魏家向来交好,这齐家怎么就不与他商量便做了决定?
朴五爷轻叹口气,开口道:“朴家,愿意就此罢手,休养生息。”
“只要神庭不在生事端,金家也愿就此罢手,前尘往事便让他过去吧。”金煜行也摆了摆手。
而最为纠结的叛神者副统领徐海臣,再看了一眼姜陵之后,苦笑了一声,而后淡然道:“若神庭愿意自此不再干预世间事务,那叛神者便不会出现。”
“你们…就连你…”魏三爷转头看向身边这些位主事,一时怒其不争,却又心生悸意。
“魏家,也就此休战。”
一个年轻而坚定的声音响起。
魏三爷猛地转过头,看向魏叶秋。
魏叶秋直视着三叔的目光,神色肃然,声音之中带着威严问道:“魏家众人,可有…异议?”
變身超毒舌少女 松子不吃糖
魏三爷盯着魏叶秋那张年轻的脸庞,大约过了十几秒钟,也许是更短的时间,他突然发现自己这些年来似乎都没有好好打量过这个庶出的少公子,此时看来,他的眉眼竟是与他的父亲那般相似。
殿下,請放手
魏国衡眼帘微垂,缓缓低下了头。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