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8zvr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第一百九十二章 仁義武安君鑒賞-nx7lj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我不明白,大王这是想要做什么?!”,坐在白起手边的将军羌有些恼怒的说道,白起平静的看了他一眼,方才说道:“这也是战争。马服君说:战争是政治的延续。大王是要削弱楚国,不让楚国过多的参与中原事务,这就是我为什么不继续攻打陈都的原因,楚国疆域广大,是无法灭亡的。只有消灭他们的青壮,才能实现我们的战略。”
“那就更该杀掉这些俘虏啊…想要让楚国也成为秦国的一部分,只能通过杀…先杀了这些青壮,再全面的进攻楚国各个地区,楚人敢抵抗,我们就杀死他们,杀的楚国只剩下十户,三户人的时候,楚国也就再也不敢抵抗了…”,羌有些暴躁,另一旁的蒙武其实很理解他。
羌在带领士卒们攻打陈都的时候,士卒们的伤亡非常的惨重,虽然白起也给他让了不少的首级,可是这些首级也只是足够他相抵的,在秦国,若是麾下死去的士卒多与斩首的数量,将领是要被削掉爵位的,羌的儿子刚刚成年,他一直都很想给儿子留下个右更的爵位,他的年龄也不小了,这很有可能是他争取爵位的最后一次机会。
若是将这些俘虏杀死,他自然也能分到几万的首级…秦国规定俘虏的首级不能算作斩首,可是,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比如楚国士卒抵抗,想要逃跑,想要杀死扣押自己的秦国士卒,那他们就会从俘虏变成敌人,是可以算作首级的。当然,因为秦律的苛刻,很多人是不敢这么干的,可是如今他们在楚国境内,白起又是最高统帅…
白起摇着头,认真的说道:“这是马服君所说的思想战…我还不曾打过这样的战争,我很想试试。”,白起已经有了抉择,羌自然也就不好再说什么,在军中,没有人可以违抗白起的命令,他只是低着头,长叹了一声。
秦王的这道命令,果然是引起了不少将士的不满,士卒们倒也还好,毕竟像杀俘虏来获得首级的事情,他们是不敢去想的,何况,秦王规定俘虏也可以算作军功,故而他们是不慌的,只有那些将领们,心里是有些抵触的,到手的首级啊…就这样飘走了。白起让那些俘虏们挖好了坑之后,也并没有浪费。
他下令,将战死的那些楚人尸体丢进这些被挖出来的大坑之内,也算是安葬了他们。
可是,这些楚国士卒,白起并没有放走,秦王让白起来负责这次的思想战。说实话,白起一生征战,就是马服君所说的运动战,闪电战,信息战之类的,他都有所理解,因为他本身就是这样打的,不过,他自己并没有做出一个总结。只是,这个思想战,白起只是做了其中的一部分。
他让下层的军官们熟读马服书,又告诉秦国士卒:大秦是要结束天下的战争,二三子是为了天下而战,总有一天,全天下都不会再征战,税赋会很低,再也不会有沉重的徭役,所有人都能得到耕地,安心的耕耘…而这些都会是二三子的功劳,二三子的后人们会因为你们如今的战争而受到恩泽。
秦国在打仗的时候,喜欢用县城里的官吏来担任底层的军官,郡中官吏来担任中上层的军官,因此,秦国的军官都是有文化的,是知道法律的。这些人在接到白起的命令之后,就开始为士卒们宣讲一王天下,在他们的口中,一王天下的世界显然是一个美好的,完美的乐土。
士卒们目瞪口呆的坐着,听着秦吏们为自己讲述。
白起并不知道所谓思想战有没有起到作用,可是这的确是影响到了将领们的心态,他们俨然一副救世主的模样,可以认真的被俘的对楚国将领说:杀您是为了拯救这个天下。
这些楚国贵族都惊呆了。
看来,秦人是真的疯掉了。
白起是个纯粹的将军,在他的眼里,只有战胜敌人。从前的他,是直接消灭敌人的肉体,而马服君的书,却告诉了他一种全新的办法,直接消灭对方的思想。白起这段时间里,一直都在钻研马服君的思想,这倒是让他颇有收获。他本来是不想要冒险的,想要直接杀死这些俘虏,来最大的削弱楚国的有生力量。
此刻,有了秦王的命令,他也犯不着再去杀了他们,他要试试自己不曾接触过的战争。
很快,秦国的将领们都得到了白起最新的命令。
邪皇閣
当秦国的将领走到了楚人面前的时候,衣衫褴褛,正在啃着烧饼的楚人非常的惊慌,他们浑身都在颤抖着,有的哀求,有的大哭,有的破口大骂,可是,秦国的将领并没有带走他们,他只是站在众人的中间,用楚语和蔼可亲的说道:“让二三子受苦了…二三子放心罢,我们不会杀死你们…”
撫劍吟嘯
“这些时日里,二三子吃了我们的粮食,只要楚国支付二三子这段时日里所食用的粮食,我们就会将二三子送回去。”
秦吏说着,他认真的说道:“秦国并不是为了征服楚国而来,我们是为了拯救楚国而来!二三子之中,可有私田的人?一年所耕作的粮食能否养活你们呢?楚国的耕地,都在贵重者的手里,二三子只能为他们而耕作,甚至还不能自己去开垦,在秦国,不是这样的,秦人可以得到属于自己的耕地,可以开垦耕地,不会有人敢夺走…”
“说秦国的律法苛刻,这是错误的,秦国的律,是为了保护百姓而设立的….”
秦吏越说越是激动,他说道:“二三子应该都知道马服君,马服君他提出了一种拯救天下的办法,那就是一王天下,天下只有一个王,只有一个国,所有人都汇聚在这位王的麾下,亲如兄弟姐妹,不会再有战争,不会再有徭役…”,秦吏说着,他恼怒的说道;“秦国的战争,是为了拯救天下而发动的正义的战争!”
“二三子是害怕楚国灭亡?舍不得故国?这就可笑了,二三子里谁是真正的楚人呢?二三子在几百年前,是吴人,是越人,陈人,随人,只是二三子的国家被楚国所灭亡,二三子这才成为了楚人…天下的趋势就是这样,楚国吞并诸国,自然也有国家会吞并楚国…不同的是,楚国吞并其他国家,只是带给他们灾难…”
“秦国并不是吞并,秦国是为了拯救…”
“来,这是马服书,里面详细的记载了马服君的想法…我与二三子说说…”,秦吏拿出了竹简,便认真的为众人讲解了起来,楚人完全不知道秦人这是想要做什么,只是茫然的听着秦人在那里说,秦吏讲述完之后,又询问了这些楚人几个简单的问题,楚人都不敢回答,只有一个新来的“楚人”胆怯的站起身来,答出了秦吏的问题,随即,他得到了赏赐,一块肥美的羊肉。
秦人采取鼓励的方式,只要是认真听讲的楚人,是可以获得赏赐的,若是不认真听讲,那就要被秦吏吓唬一番,也就不敢不听了。
还是在汝水的沿岸,在这里,处处都能看到坐在地面上的楚国俘虏拿着马服书正在背诵着,互相交流着自己的看法,这里看起来不像是战俘营,反而是更像一个学室。秦吏们成为了祭酒,认真和蔼的为他们传授马服君的仁爱思想,探讨一王天下后的乐土。
“秦国从前杀死俘虏,如今却没有杀害二三子,这是为什么呢?就是因为马服书的缘故啊,秦国已经知道了仁爱的道理,我们的大王将天下的百姓都当作是自己的子民…他还准备要施行马服君所有的仁政制度…很快,秦国就会成为马服书里所说的盛世乐土啊!!”
最強妖孽 可樂不樂
白起将俘虏们转移到了富焚城内,因为这里的百姓都死光了,有足够的民居可以来安排这些俘虏,虽然对他们的看官还是没有松懈。白起常常会走在这些民居的周围,听着从里头传出的喧哗声,他能听懂一些楚语,类似饶命,不要杀我,上天将诛杀你之类的,可是他们在院落内所说的,白起就有些听不懂了。
一旁有官吏为他解释,这些楚人,还真的是在用心的学习马服书的内容。可白起觉得,大多数楚人应该都是在装样子,等他们离开了这里,他们就再也不会想起这些内容来,他已经派人去陈都,想要跟楚王商谈俘虏的事情,可是,他没有想到,楚王已经放弃了陈都,跑到了寿春。
大概是景阳兵败的消息,已经传到了陈都。
不过,战略意图是完成了,秦国最初就是想逼迫楚国迁都而已,谁会想到,小规模的战役直接演变成两国的大战,好在,秦国并没有吃亏,也完成了自己的目标,甚至还有些意外的收获。
楚王赶到了寿春的时候,寿春已经再次聚集了近十万的将士,楚国的优势就是在这里,他拥有足够的力量来与秦国较量,他不像其他国家,经历一次大败之后就会消亡,楚国的国力强大,哪怕是经历了失败,也能再次重新再聚集士卒。不过,楚王并没有因为看到这些将士而开心。
他的脸色涨红,甚至有些抬不起头来,对于逃亡寿春的事情,他深以为耻。
最強戰神 叢林狼
春申君早已准备了这里的一切,早在开战之前,春申君其实就已经做好了在寿春的安排,他是个谨慎的人,没有把握战胜秦人,自然就要给楚国留下后路,春申君一直都是提议迁都的,在还没有与秦国交战的时候,他就提议将都城迁到寿春去,因为陈都太靠近秦国,实在是太危险了。
当初,楚王也有些动摇,甚至还思索着是否该迁都寿春,可是如今,楚王的脸上就只剩下了憋屈与愤怒,毕竟,自己迁都和被打到迁都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寿春的王宫固然没有陈都那么的豪华,不过,楚王也没有在意这些,刚刚进了王宫,他就将春申君叫了过去。
这些时日里,春申君几乎没有一天是可以合眼的,他既要调度各地的军队前来保护楚王,又要调配他们的粮食辎重后勤,楚国已经错过了两年的春种,楚国的国力虽然强大,可是也绝对承受不了这样的损失。就在这样危难的时候,秦国的使者前来,告诉春申君,楚国可以缴纳同等的粮食,来换走被俘虏的将士。
秦国跟楚国索要两百万石的粮食…春申君疲惫不堪的坐在楚王的面前。
孝陵衛 陸老師
看到黄歇这个模样,楚王眼里也有些担忧,他可不想黄歇也会像项先那样活活被累死。项先的死亡,让楚王非常的难过,楚王将临武君的封号还给了项先,又将他安葬,项先的儿子,还有他的胞弟,都得到了楚王的赏赐,不过,项先的胞弟,却拒绝了楚王的赏赐,带着自己麾下的两万士卒,留在陈都断后。
“秦人会遵守自己的承诺吗?”,楚王询问道,秦人的信誉是公认的差,甚至可以说,他们毫无信誉,早在他们经历了被张仪欺骗,被秦王欺骗之后,楚人就不再相信秦人了,听到秦人想要让楚国赎回俘虏,楚王下意识觉得,这是秦人的计策,他们拿走粮食之后,是肯定会杀死那些俘虏的。
秦人在楚人面前毫无信誉可言,春申君思索了片刻,方才疲惫的说道:“大王…就算秦人会遵守自己的承诺,臣也没有办法准备两百万石的粮食,我们的粮食已经有些不足够了,若是战争持续到明年,楚国境内,不知道会有多少百姓会饿死,就是王宫里的贤臣们,也不知道能否吃上一顿饱饭…”
黄歇摇着头,坚决的说道:“不能给。”
全職業天才 瘋狂小馬甲
王爺的將軍妻 木木林
“若是寡人不赎回这些俘虏…国人会如何看待寡人呢?”,楚王又问道。
“这件事,可以交给我,国人都知道秦人狡诈的性子,只要让他们知道,这是秦人的奸计,无论楚国给不给粮食,他们都会杀死俘虏,或许,那些俘虏现在就已经被杀死了…他们知道这些事情,自然也就不会再怪罪您…”,黄歇皱着眉头,认真的说道:“臣要继续征集军队,固守寿春,巨阳,下蔡一带….”
“如今,只能派人赶往赵国,请求赵国出兵,秦国的军队都在南阳,若是赵国大军能够进攻上党…可以双面夹击…”,黄歇努力让自己清醒一些,又说道:“臣听闻,赵国上年大丰收,有了足够的粮食,楚国先前曾救援赵国,赵国应当不会坐视不管…还有魏国,魏国的毛遂还有一支魏国部队,让他赶来焦县,做好支援巨阳的准备…”
楚王认真的听着,心里却是格外的不安。
景阳都没有能挡得住白起,只是临时征集的一些士卒,真的能挡得住秦人的进攻嘛?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