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sul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催妝 西子情-第十二章 不敢(二更)展示-d0yxr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
当日夜,凌画的消息递进了沈府。
沈怡安收到消息后,露出讶异的神色,若有所思半晌,起身去找他弟弟沈平安。
沈平安的屋子里亮着灯,他坐在床上玩九连环。
见沈怡安来,他立马放下了九连环,乖乖地喊,“哥哥。”
沈怡安点头,对他问,“怎么还没睡?”
沈平安小声说,“白天睡多了,睡不着。”
沈怡安看着他瘦弱的身子,苍白的面孔,暗暗地叹了口气,对他问,“平安,你想去做纨绔吗?”
沈平安睁大眼睛,“哥哥?”
壯哉大唐少年郎
沈怡安解释,“数日前在桂霞楼看杂耍,你说宴小侯爷问你要不要做纨绔,且列举了许多做纨绔的好处,你回来与哥哥说过后,哥哥想了几日,觉得宴小侯爷说的也不无道理。”
“爹娘去的早,你自小体弱多病,弱不禁风,哥哥因此对你保护太过,的确缺乏锻炼,总怕你有个闪失,以至于你吃多少药依旧身子骨弱。”沈怡安温声说,“宴小侯爷也算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哥哥总不能让你这样过一辈子,你自己每日总是待在屋子里既闷又不开心。长久以来,身子骨没有半点儿气色,倒不如走出去,多锻炼,心情好,也许渐渐的病弱之症就好了。”
沈平安忽然开心起来,“哥哥,真的让我去做纨绔吗?”
“真的。”
“我可以出去跟宴小侯爷他们一起玩?可以喝酒?下赌注?听曲子?嗯……还有……骑马?”
沈怡安好笑,“你的身体如今去做纨绔,也只能遛遛大街。”
沈平安垮下脸。
“以后你身体好了,这些自然都可以做。”沈怡安也不知道弟弟以后能不能像正常人一样,但他得放开手,不能将他当做温室里养的花草,那样的话,一辈子怕是都得困在屋子里。
当然,若没有太子盯上他,他是什么时候都舍不得放开手的。
沈平安又高兴起来,“只要能出府玩,也是好的。”
沈怡安揉揉他的脑袋,“过两日宴小侯爷回京,你就去端敬候府,每日与宴小侯爷一起,你要听小侯爷的话。”
沈平安也是聪明的,闻言看着自家哥哥,“哥哥,宴小侯爷让我跟他一起做纨绔,这背后,是不是有什么目的啊?”
否则,他一个病秧子,他犯不着给自己找麻烦带在身边。那一日在桂霞楼,永乐伯府的程初听说宴小侯爷劝说他做纨绔,吓了个够呛,将他拽走了,再也没让他见宴小侯爷。
無雙刺客
沈怡安也不瞒他,“太子得罪了宴小侯爷,宴小侯爷便让你做纨绔,算是报太子算计他的仇。”
總裁的隱婚前妻
沈平安不解,“那与哥哥有关吗?”
位面時間遊戲
“嗯,有关。”沈怡安道,“太子盯上了哥哥,而你是哥哥的软肋。宴小侯爷让你做纨绔,是保护你,也算是让哥哥没了软肋,这样一来,太子就奈何不了哥哥了,会气的跳脚,宴小侯爷就开心了。”
沈平安虽然不知细情,但是通过沈怡安三言两语也明白了个大概,他紧张地问,“哥哥会有危险吗?”
“不会。”沈怡安摇头,“只要你好好的,哥哥就不会。”
沈平安重重点头,“哥哥放心,我会乖乖跟着宴小侯爷听他的话的。”
沈怡安微笑,“宴小侯爷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他如今是凌姑娘的未婚夫,中秋后他们二人大婚,他就算看在凌姑娘的面子上,也会对你多加照拂的。”
报复太子有千百个方法,宴轻若是喜欢直接点儿,打上东宫揍太子一顿,他有正当的理由,陛下也不见得会怪罪,但他偏偏没有,而是选择利用他的弟弟,让太子拿他没办法,若是太子知道,大概觉得还不如让宴轻揍他一顿。
当然,这里面有没有是因为凌画的成分在,他也不好揣测。
沈平安小心翼翼地看着沈怡安,“哥哥,你、你是不是喜欢凌姐姐?”
沈怡安失笑,“怎么会这么想?”
沈平安挠挠头,“哥哥是个不喜欢麻烦别人的人,但是这三年来,因为我,麻烦了凌姐姐好多回,也没见哥哥见外。”
沈怡安笑着摇头,“不喜欢。”
沈平安不敢置信,“凌姐姐这么好,哥哥为什么会不喜欢?”
沈怡安微笑,“不敢喜欢。”
沈平安不解,“为什么?”
沈怡安不语。
寵婚一扛上三只狼
“不是不喜欢,是不敢喜欢。”沈平安小大人一般地叹气,愧疚地说,“哥哥,是不是因为我,若不是因为我拖累哥哥,哥哥就可以勇敢地追求凌姐姐了。”
沈怡安失笑,“跟你没关系。”
沈平安仰着脸看着他,“哥哥别哄我。”
沈怡安摇头,收了笑,斟酌片刻,道,“没有哄你,哥哥在三年前第一次见凌姑娘时,便知道,这个是我不能喜欢的姑娘。”
“为什么呢?”沈平安好奇。
神捕皇差 樊落
沈怡安想了想,觉得也许可以与弟弟多说些,他今年十三岁了,已到了开窍的年纪,一旦他放手,放他出府,他就会遇到许多人,包括许多姑娘,“因为哥哥没长了一张让她一见倾心的脸。”
沈平安瞪大了眼睛,似乎被这个理由给震懵了。
沈怡安淡笑,“她第一次见我与子舟时,无论是我,还是子舟,她眼神都很是平淡,哪怕,后来再见,我们金榜题名,春风得意,她仍旧平常。”
沈平安似懂非懂,“那时候凌姐姐与哥哥和子舟哥哥不熟,自然是平常了。”
沈怡安摇头,“不是这样的,哥哥见过的女子,也有很多,无论是第一眼,还是很多次见,女孩子对男孩子感兴趣有心思,是不会平静无波的。”
穿越奇緣之虐妃 飄逸春秋
“那也不能说明什么,也有日久生情呢。”沈平安小声说。
沈怡安敲他的脑袋,“连日久生情都知道,可见偷偷看了许多画本子。”
沈平安眼神躲闪,“……也没有很多。”
就是每次见凌姐姐,她从袖子里故意掉出一本两本,被他悄悄捡了几次而已。
沈怡安自然知道他的画本子是哪里来的,好气又好笑,“总之,你以后就明白了。”
沈平安懵懵懂懂,“那宴小侯爷呢?他长了一张让凌姐姐一见倾心的脸吗?”
“是吧。”沈怡安想起那日夜晚,凌画从烟云坊走出来,站在台阶上看着宴轻从醉仙楼醉醺醺走出来时,她的一双眸子灿若星辰,让他请宴轻送她回府,她几乎没用那种目光看过谁,在他的认识里,也就一个宴轻。
沈平安小口小口叹气,“宴小侯爷的确长的太好看。”
若他是凌姐姐,他也乐意喜欢看宴小侯爷那张脸,虽然这样想有点儿对不住哥哥,虽然哥哥长的也不差,但还是宴小侯爷更好看。
沈怡安笑笑,“宴小侯爷可不止长了一张好看的脸。”
他少年惊才艳艳的名声,至今也没有因他做纨绔而消弭,有很多人忘了,但也有很多人记着的。
他拍拍他肩膀,站起身,“天色不早了,早点儿睡吧!过几日宴小侯爷回京,我带着你去端敬候府。”
沈平安乖巧地点点头,“哥哥也早些睡。”
小子你追累了沒 喬伊絲
沈怡安也笑着点头。
出了弟弟的院子,沈怡安顶着夜色往自己的院子走,三年前来京赶考时,他与许子舟一样,都想的是金榜题名,出人头地,光耀门楣,少年慕少艾的年纪,初见凌画,他也没有比许子舟强多少,多看了许多眼。
后来凌家出事儿,大厦倾塌,在他们眼里攀不上的高门府邸,一夕之间摔在了地上,他也如许子舟一样震惊心痛过,可彼时的他们,是无能为力的,只背地里商量,若是别人趁着凌家倒下而欺负她,如何保下她。
没想到,凌画敲登闻鼓告御状,陛下重审江南漕运案,凌家翻案,凌画受陛下重用破格提拔掌管江南漕运,不过短短几个月,凌家又因她立了起来,重造大厦。
她没用别人保,自己站了起来。
这样的女子,他便清楚地知道,不是他能想的,许子舟想了,所以,他等了三年,等到如今,她虽然取消了安国公府的婚约,但又有了端敬候府的婚约,他一腔希望落空。
不过好在,许子舟能看开。
而凌画,不能给他情爱,却推他官运亨通,成为后梁最年轻的京兆尹府尹,他不知道,这谋划的背后,是不是,也有变相补偿这一份情的缘故。
也只有凌画自己知道了。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