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aqb有口皆碑的小說 無限重生成神笔趣-第1094章 一個禿頭閲讀-kaz7l

無限重生成神
小說推薦無限重生成神
“劳资可是新时期,素质教育下的优秀学生,还想淹死我?做梦去吧!”
张玄呵呵直笑,从背包里面,拿出一个桃木三棱刺出来,直接跳入了湖水里面。
见到张玄跳进水里,那艄公急忙驱使纸人上前撕扯。
可惜这看似坚韧的塑胶纸人,在三棱刺的面前,也是一戳就破。
“呲~~咕嘟~咕嘟~”
这两纸人被放气之后,便失去了行动力,直接飘到了水面之上,
那个艄公见状当即就要溜走,
张玄哪里会放过他,两个蝴蝶泳就过去了,一刀就戳中了他的大腿,
几下这个艄公就要下沉。
“你还想做淹死鬼?”
张玄见状,一把就抓住了这艄公的头发,
这是救落水者的常识,因为他被水呛了,会不自觉的死死抓住周围的东西,
你要是正面过去,被他抱住,只能一起死。
你从后面勾住他的脖子,抓他的头发,那么他就抓不到,
你把他的嘴巴托出水面,他基本上就死不了了。
张玄拉这艄公的头发往小船游去,只是觉得这艄公怎么变轻了,
拿起一看,手里却只有一顶假发。
“你个混蛋,你带假发干什么?这下好了,你没命了吧!”
张玄一把扔掉手里的假发,爬上了小船,这才意识到,
他杀了人了!
这个艄公,死在了他的手里。
“我这是杀人了?”
冷风袭来,张玄大吐特吐,他杀了不少鬼,也见过不少恶心的阴晦邪物,也解刨过尸体。
但是这些,张玄知道它们是阴气,是死物,和自己动手消灭一个生物,是两回事。
吐了半个多小时,张玄把胃里的东西吐干净了,这才好受一些,
那艄公的尸体也漂了起来,上面阴魂不散。
张玄看着那光头艄公的鬼魂浮现,突然就不恶心了。
杀鬼,他很有一手。
“我的履历可是干干净净的啊,因为你,我的履历之上出现了犯罪记录,你说,你要怎么赔我?”张玄大怒。
“我连命都没了,还能怎么赔你?你等着坐牢去吧你!”
那艄公鬼魂也是大怒不已:
“还有,你把我的假发还给我,这是托尼老师给我定制而,很贵的!”
“贵你嘛~投胎去吧你!”
恩人好無賴 裘夢
张玄嗤笑一声,打出一道渡鬼符,送这个艄公的鬼魂去了地府。
这艄公要害张玄,张玄失手杀人,不过,这荒郊野岭的,说出去谁信啊。
大宋異姓王爺
话虽如此,张玄还是把尸体背了出去,扔在了大马路上,写明了前因后果,这才飘然而去。
“不过,这地方出现了这个邪道艄公,那么,必然还有其他邪魔外道,我可得小心才行!”
打了个电话给徐子荣,把猜测说了一遍,徐子荣思考一下才道:
“这矿场开了十几年,没有得罪什么人啊,怎么会有邪魔外道?莫非是上代的仇恨?”
“也许只是这地方有问题!”
张玄道:“回头你让人在外面搞几个摄像头,看看有没有陌生人出现!我再去那湖边看看,不行,我在打电话给你!”
二人商议一番,便各自行动起来,
最美就是遇到你 M茴
张玄继续在山中巡游,却接连听到山崩的声音,急忙登高眺望,却见西面土石崩塌,一股阴气冲天而去。
“又是人头大坑,还是两个,这地方是越来越邪门了!”
张玄拿着望远镜,看着远处的的烟尘,里面是占满泥巴的骷髅。
这些连野兽都避之不及的东西,却吸引了一些邪门歪道,
镜头里面,几个干瘦的身影,冲向了这些骷髅,而后大口大口的吸食起这些阴气来。
“这些人也是和秦老板一样,修行鬼术?”
张玄对于鬼术也有点了解,他的六甲天书正好克制一切阴邪,
龍珠之牧神傳說 楓葉綴
不过,反过来也可以说阴邪克制张玄的纯阳之气。
“对方人多,不能着急!看看能不能找个落单的问问~”
张玄现在有点怀恋孟一男了,要是有个小队,直接杀过去,哪里还需要谋定而后动。
暮色降临,不看看到什么内容。
那几个吸食阴气的人,不约而同的来到了湖边,一艘小船出现,张玄见状,也急忙赶过去。
天太黑了,他看不清楚,等他到了湖边,那些人已经走了大半。
这些人一脸苍白,尸气极重。
张玄略一犹豫,拿着秦老板给的蓝纸衣,套在身后,旋即也一脸死色的走了过去。
“你也要过去吗?”
那个艄公看着张玄,也没有什么异色,其他人也面无表情,没有动手的打算。
“恩~”
武絕天地 如來
张玄恩了一声,有气无力的。
排队上船,这些人每个人给了一张纸钱,上面附带这阴气。
果然是邪道。
正经人都是刷二维码的。
张玄的背包里面有好几种纸钱,其中张玄最喜欢的是欧元冥钞,
可惜,这个艄公审美比较古朴,选了幽冥大帝的纸钱。
小船八个座位,坐了四个,有陆陆续续的来了四个,
坐在张玄身边的,是个脸色发白的女子,
她脸色白,不是因为她经期失血,低血糖,而是天然的白。
她身上有点香,如兰似麝,女儿香。
张玄没好意思转过去看着女子的正脸,用余光看去。
她的鼻子很小巧,睫毛很长,脸上有淡淡的绒毛。
初音島究級物語
糟了,是心动的感觉。
人来齐了,艄公便开船了,
湖面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团青雾,
一些细细碎碎的声音出现,似乎要把人的精神,引入遥远的彼岸。
全都是幻觉!
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脑海之中,一个金甲神人凌空而立,发出道道金光,
这些稀奇古怪的声音,顿时就被扫除干净。
“恩~~”
张玄没事,但是他身边的女子,却被这声音鼓动,发出了一声轻音。
其他的乘客也是脸色纠结,似乎被这魔音袭扰了一般。
就当是做好事吧!
反正还需要跟他们,看看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个情况!
张玄默默的把手伸出,摸上了这女子的小手上。
还挺滑的。
那女子刚要抽回手,却感觉手上出现了一道,温热的纯阳之气。
这阳气沿着她的手臂,冲入了她的大脑,使得她又恢复了清明。
“恩!”
这女子转过头来,冲张玄笑了一下,而后便默默的抽回了小手,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
果然好看!
张玄心中一喜,对这次旅程更加期待起来,
度过了这些魔音之后,水面之下,更是出现了道道黑影,
这些影子速度极快,引起了一些波涛。
这些波涛之中,不少乘客都惶恐起来,引得那艄公一阵摇头,
张玄对这些不感兴趣,因为身边的女子,有余水波荡漾,而不自觉的搂住了张玄。
在旖旎的情绪之中,小船度过小湖,
几人纷纷上岸,仍旧一言不发,张玄只见这里似乎是一个水脉洞穴,里面激荡着潮水声声。
‘莫非这是什么宗门的入门考验?’
张玄越发奇怪了,要是出来探险,他们应该交流,说去哪里夺宝。
而不是一路上,一言不发,只有点小危险而已。
就在张玄思考的时候,其他乘客进了这洞穴之中,消失不见。
那个女子扯了一下张玄的胳膊,示意他们也该进去了。
刚一进去,周围的环境便开始变化起来,
这种空间差,就像是做飞机一下子跨越了几百米,似乎是幻觉,似乎又不是。
张玄踩了踩地下的泥土,是真实的泥土,但是周围的迷雾,显然又是假的,
这种真真假假的感觉,让人很不舒服。
“既来之,则安之,好歹我也是学过地理的,这些事情还难不倒我!”
张玄呵呵直笑,旋即握起拳头,拳头里只留一个针眼大小的缝隙。
这是小孔成像。
用这个小孔去看四周的环境,雾气便消失不见。
可见度也不过三米而已,但是,张玄得到的信息可不止如此。
这里有水脉,水从高往低走。
我国大陆是西高东低,水路朝东,这就是一个天然的指南针。
从迷雾之中走出来,却是一团团的绿色鬼火。
其中还有一些急速的脚步声音。
这一切,都是如此的诡异。
张玄屏住呼吸,体内六甲天书缓缓运转。
这鬼怪速度极快,他需要提前防备起来。
慢慢靠近,却是出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的画面。
湖面之上,一艘小船在点着蓝皮灯笼,一个艄公在慢悠悠的划船。
这艄公还在唱着歌,船里还有两个女人。
昨天的那个艄公,昨天的两个纸人!
我这是遇到幻觉了吗?
张玄心思一凝,旋即拿出了桃木三棱刺。
既然你再次出现,那么就再杀一次吧!
“船家~我要坐船!”
张玄在岸上喊道,那艄公应了一声,旋即靠近过来。
不过,这一次的事情,似乎有点不一样。
因为船里的女人,不是之前版本的女人,而那艄公,也壮了不少。
他一头短发,绝非那种秃头。
“三张冥纸~”那艄公道。
张玄点出了三张幽冥大帝出来,这艄公这才开船。张玄进去之后,也没有酒食招待,倒是颇为无趣。
神尊轉世錄
“说起来倒也奇怪,我昨天也遇到了一个艄公,不过他带着假发,是个秃头,不知道你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张玄笑问道。
豪門小老婆:首席大人饒了我
“哦,没什么关系,非要说的话,那就是同行!”
这艄公笑道:“同行是冤家,他是你杀死的吗?杀的好!”
“咦?你竟然不怕我?听到他死了还挺开心?”
张玄颇为诧异,这个艄公果然有问题。
“哈哈哈,他不是什么好人,死了也就死~呲~~”
那艄公话没说完,就被张玄一个健步给刺穿了大腿,
张玄几人知道艄公有问题,自然不能放过他,
只是这事情不明不白的,需要给弄清楚。
所以张玄在艄公说话之间,暴起伤人,一个桃木刺,就戳穿了艄公的大腿。
但是,张玄万万没有想到,这个艄公,竟然不是人!
“你这家伙,怎么不让人把话说完再动手?”
这艄公一边漏气一边说话。
他竟然是个皮纸人!
“不好意思啊,遇到危险,好奇心是不必要的!”
张玄说着,又把船舱里的两个纸人给捅破了。
独自乘坐小船,在湖上闲逛起来。
不多时,便遇到了其他的小船。
这些小船上面,也坐着那些面无表情的乘客。
他们见到张玄一个人摇着小船,脸色却是颇为诧异。
张玄也不与理会,只是跟着他们一起前进。
几条船再次在湖上不停游动,以丁甲之数往返。
而后眼前豁然开朗,一个平台出现,为首的一个男子,身上背着一口黑漆漆的棺材。
一般的棺材七尺三,这是定数。
而那个男子背着的棺材,却是要超过七尺三,也就是说,这口棺材是特别用处。
其他人排好队,依次去领取一个木牌,张玄也跟着过去,接过木牌一看,上面写着捞尸二字。
‘我这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参加了老尸人的考核?顺利的成为了一个捞尸人?’
张玄心中有股不一样的感觉。
这就像你去超市买猪肉,看到前面排队,你跟着排了,发现这里是排队,送两鸡蛋的活动。
那些拿到木牌的人,便三三两两的散去。
张玄找了半天,那个姑娘却是不见了,不由得大失所望。
九生
‘既然这里是这么捞尸人的考核,回头打电话问问孟一男吧!’
思考一下,张玄便决定离开。
行之半路,路中间出现了一个大棺材。
棺材盖已经打开,里面是一个黑乎乎的尸体。
这尸体眼睛发光,头上一顶小圆帽,帽子上是符纸。
“喂~,大晚上的用这个行尸,是不是有点不道德啊!”
张玄急忙戒备起来,这是那个发木牌的背棺人的棺材,他必定躲在一边窥视。
但是张玄的问话,没有得到回答。
“咔~~”
行尸怪叫一声,速度极快,就像猎豹一样,
张玄瞬间爆发六甲天书,三层铠甲罩身,阳气爆发,那一层蓝纸衣当时就燃烧起来。
“当~”
一声巨响,行尸的十根手指好像钢针一样,插在张玄的金甲之上,
但是这十根手指,也被甲的阳气所伤,发出道道黑烟。
张玄被这股巨力打得有点头晕,旋即一咬舌尖,喷出一口纯阳鲜血,
这行尸被一口纯阳鲜血喷中,顿时就像是被将浇上了汽油一样,身上燃烧起火焰来。
“吼~~”
行尸挣扎起来,身上阴气爆发,想要熄灭身上的火焰,但张玄哪里会放过他,
抽出桃木三棱刺,直接就刺了上去。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