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qro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超級生物兵工廠 txt-第668章 萬利當鋪2分享-9f7gt

超級生物兵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生物兵工廠
而本来有些不开心的柳若馨在听见这话后,顿时深深的白了一眼林寒,然后才有些不情愿的准备离开了。
只不过也是在这个时候,林寒却忽然伸手,放在了柳若馨的头顶抚了抚,开口低笑道:p彳“快去吧,早点完成任务早点回来!”·“用你说!”
柳若馨在次白了林寒一眼,然后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了。
林寒见状则是微微的摇了摇头,他当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也知道柳若馨要去做什么,故而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担心,反而是重新把注意力放在了不远处赵奔三的身上。
就看到此刻的赵奔三,正早满脸笑容的忽悠着前来算命的百姓,时不时的还会让小童去看一下周围的环境,好做今晚逃跑之用。
看到对方如此,林寒也就不在多注意什么,直接便和朱一品陈安安打了声招呼,就回到了客栈。
柳若馨的离去,也让众人都有些疑惑,不过也都没有多说什么,毕竟人家是西厂的人,有事也很正常,她也不可能一直待在客栈里卧底。
况且,这一次赵奔三不光是带动了天和医馆的生意,也让客栈里凭空多了不少人,这一忙碌起来,众人连聊天玩闹的时间都少了许多。
这一通忙碌,一直持续到了晚上。
總裁霸愛之媽咪快逃
等到客栈打烊之后,林寒原本想要去看一看赵奔三准备怎么逃跑的,只不过却碰到了老白和吕秀才联袂而来。
这俩人上一次被赵奔三的手段给惊住了,虽然没有像小郭和佟湘玉那样时刻挂在嘴边,但是心里也都是极为在意的。
对于这样的事情,林寒自然是要多劝说几句的,更何况在原文之中,赵奔三是被苟尚仁给抓走了,但是现在苟尚仁早就已经被抓进官府之中,少了苟尚仁,以赵奔三那孱弱的身体,就算是想逃,到时候也是完全没用的。
只不过林寒却没有想到,就在他和老白与吕秀才聊天的时候,天和医馆之中,赵奔三正奋力的爬上了墙头。
而另一边,朱一品正和杨宇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只不过才聊到一半的时候,杨宇轩却目光微微闪烁的看了眼后院的位置,什么也没有说。
刚才赵奔三喊着吃坏肚子,跑到茅房,到现在已经过了盏茶时间,却始终没有任何声音。
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爬上墙头的赵奔三,看了眼还在房间里收拾着的小童,却是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低声喊道:“还不快走,钱财乃身外之物,没了就没了吧!!!”
那小童听见自己师傅的话,也是连忙收拾完了手中的行李就偷偷的跑了出来。
而赵奔三看见小童跑出来了,也直接翻出了墙外,打算等着小童翻过来。
然而让赵奔三感到恐惧的是,他这边才刚刚跳下来,墙外就有一双大手猛的拿着一个麻袋直接套住了赵奔三的脑袋,然后稍微用力,就把赵奔三整个装到了麻袋里!
“谁!”
突然被袭击的赵奔三吓得魂飞魄散,匆忙间只是隐约看到看了几个壮汉,然后他便被人套进了麻袋里,然后脖颈一痛,整个人直接就晕了过去。
接着,赵奔三便被人抗到了肩膀之上快步的离开了,此刻在月光照耀之下,如果有人看到的话,就会发现此时正有几个大汉扛着一个麻袋子,默不作声的快步前行着,很快就在街口的拐角处消失了踪影。
而那小童,在费力的翻出了墙外后,发现自己的师傅不见了,在偷偷的叫了几声后,只好在次翻回了天和医馆。
至于现在的赵奔三在被一盆水泼醒后,早就被吓得魂不附体了。
他这一次逃出来,是因为遭到了县令的追杀,无奈之中,才逃到京城来投奔赵布祝的。
现在被人抓住,赵奔三还以为是县令派的人来追杀自己。
故而等到赵奔三醒了过来再次看到灯光的时候,他连看都没敢看,毫不犹豫的便跪倒再地开口喊道:“县令大人,您放心吧,我绝对不会把您火烧粮仓的事情泄露出去的,我可以发誓……”
只不过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旁边忽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还带着浓浓的北方口音。
“啥?你说的是啥?县令烧了粮仓?”
戀戀終成歡
那女人似乎有些疑惑。
赵奔三闻言一怔,急忙抬头看去。
结果,就看到自己身前的人,赫然是那街头万利当铺的钱掌柜和钱夫人,只不过他赵奔三自然是不认识两人的。
看到赵奔三看了过来,此刻的钱掌柜,也满脸讪笑的开口道:“夫人,看来这家伙还是个逃犯呢,要不然咱们把他放了吧,免得惹祸上身!”
听见此话赵奔三连忙点头,开口附和道:“是啊是啊!小人被人追杀……”
刚说一半,就看到钱夫人正看着赵奔三取出来的银子,双眼发光道:“刚开始我还以为你只是个算命的,能给我们家当铺打出名声,现在看来,你奏是个聚宝盆呐!还是个有个小尾巴的聚宝盆!”
赵奔三闻言顿时一愣,不过钱夫人紧跟着也马上将目光看向了赵奔三,然后再次开口道:“行了,废话咱也不多说啥了,你还是老老实实的把县令的事情交代出来,你放心,只要你说出来,我就不为难你!”
此刻的赵奔三倒是有心想要推诿,只不过当他看到周围十几个凶神恶煞的大汉之后,就瞬间提不起精神来了,只能一五一十的把当时的事情说了一遍,更是连连恳求钱掌柜放了自己,以免受到牵连。
只不过谁也没有想到,当赵奔三说完的时候,钱夫人却双眼放光,直接将一旁桌上的纸张拿了过来,然后“唰唰唰”的写了一份合约。
接着,钱夫人将那写好的合约推倒了赵奔三的身前,开口说道:“好了,你现在有两个选择,要么我们现在就报官,你去坐牢,要么你签了这个合约,来我们家当铺算命,咱们二八分成!”
“这……我……”
赵奔三瞬间懵逼了,只不过当他看到合约上的规定后,整个人也瞬间不好了:“我算命倒是可以,但是为什么是你们八,我二?我在天和医馆可是拿六成的……”
“甭废话,签不签你就给个痛快话儿吧!”
钱夫人冷笑—声.开口说道。
而赵奔三见此,则只能是苦逼的长叹了一声,在上面签字画押了。
接下来钱夫人就让一众护院镖师把赵奔三给押到旁边的房间里,自己则是拉着老钱兴冲冲离开回房讨论起了当铺开业的日子。
只不过此刻在万利当铺这巨大的院子里,黑暗之处却有一个人影在暗自潜伏着。
钱夫人固然是带了二十几个镖师来充当护院,只不过这些镖师都只是练了一些外门功夫,都是一些后天的武者,在江湖里,也不过是一些小虾米一样的存在。
更何况的是,他们才刚刚到这里对周围的一切都还不够熟悉,可这黑暗之中的这人,却仿佛对这里熟悉无比,身形挪动之中,压根就没人能够发觉。
这人一身黑衣,面带上又黑布遮住,不过假如林寒在这里,却必然能一眼认出对方来。
當我老婆好不好?
无他,林寒每天和对方腻在一起,自然是对对方的一切都清楚无比了。
这潜伏进万里当铺之中的黑衣人,也不是别人,正是柳若馨。
一大早的时候,柳若馨就接到了西厂的任务,要去抓捕一个在逃的罪犯。
当时的任务也是顺利无比,只不过到了晚上柳若馨才刚回来,就重新接到任务,要求她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掳走赵奔三。
等到柳若馨马不停蹄的赶回天和医馆的时候,就恰好碰到了钱夫人带人把赵奔三抢走的事情。
先前钱夫人的一番折腾,已经是临近深夜,这万利当铺里的护院镖师,也都逐渐的回去休息,只剩下了两个看守赵奔三的人,在门口打盹。
而正是在这种情况之中,柳若馨悄然无声的潜入到赵奔三的房间里,不过片刻之后,赵奔三就被再一次的装进黑布袋,悄然被柳若馨带走。
在这个静谧的夜晚之中,这一切,其余人都是毫不知情。
至于此时的天和医馆里,因为杨宇轩的默不作声,朱一品和陈安安毫不怀疑,只以为赵奔三还在休息。
而万利当铺里,柳若馨在临走前可是精心伪装了一番,那几个护院透过门窗之间的缝隙,只能看到*******蒙头大睡的赵奔三,哪里有任何的怀疑。
到了第二天,一个消息突然就在附近悄然流传了起来。
原本在天和医馆里的赵奔三赵仙师,因为不满天和医馆陈安安吸血鬼一样的抽成,跳槽到了万利当铺。
而万利当铺将会在中午开业,到了那个时候,赵奔三赵仙师就会重新出山,为百姓占卜解惑。
没多久的功夫,这个消息就传到了客栈里,自然而然的,陈安安和朱一品也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当陈安安知道这个消息后,在看到赵奔三房间里空荡荡的,只剩下了那个赵奔三身边装作一切都不知情的小童后,就忍不住的破口大骂起了赵奔三的吃里扒外。
“这个赵奔三,我早就看出来她不是什么好东西,我还说昨天怎么那么早就回去睡了,原来是跑到万利当铺去当叛徒了!”
陈安安气呼呼在房间里来回走动,看到旁边的朱一品和泥胎菩萨一般的杨宇轩在喝茶聊天,就忍不住的感到更加生气。
“朱一品,你还有脸笑,你们两个昨天就在院子里,怎么就没去看看赵奔三怎么跑出去的?你们是不是瞎了?”
“腿在赵奔三的身上长着,我有什么办法?你要怪去怪赵布祝好吧,怎么说赵奔三也是他表哥!”
听到陈安安怪到了自己的身上,朱一品也是顿时感到无语。
陈安安闻言没好气的瞪了两人一眼,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了。
而且,旁边的杨宇轩听到陈安安的训斥,则是面色一闪,开口冷哼了一声,就回到了后院去。
不过,现在陈安安和他熟了,自然是不会怕杨宇轩的。
只不过同样的,陈安安也不敢把杨宇轩惹急了,在看到杨宇轩起身离开,朱一品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陈安安就忍不住的气恼道:“不行,那个叫什么老钱的才刚来就欺负到我们头上,我咽不下这口气!”
说罢,就气冲冲的朝着外面走去,但是才刚走到一半,就被起身追来的朱一品拉住了。
“安安,别犯傻,那个钱掌柜家里可是有好几十号人呢!这要是惹恼了他们,咱们这医馆还不得让人家给拆了啊!”
看到陈安安如此冲动,朱一品也赶忙开口劝道。
陈安安听见此话则是为之一怔,不过片刻之后,才猛的眼前一亮,开口低声道:“你去叫杨宇轩,我去找小寒和若馨他们,我就不信了,他钱掌柜在厉害,还能大过东厂西厂?”
听到陈安安的话,朱一品也同样是一愣,这件事情说到底是钱掌柜做的不地道,跑到他们医馆来挖人,朱一品说不生气那是假的,故而此刻听到陈安安的办法可行,当即便是点头答应道;“好!我现在就去找杨宇轩商量!”
而陈安安也是斗志昂扬的握了握拳头,转身急冲冲的跑到对面的客栈,去找林寒等人了。
一劍指九天 一個人走過
把空間門上交給國家後 朗誦詩名
作为街坊,佟湘玉几人自然是支持陈安安的,况且前几天钱夫人才在客栈里闹了一场,现在众人自然准备去看一看热闹了。
毕竟这件事情说到底,只是天和医馆和万里当铺之间的事情,林寒几人去,也就是帮陈安安压压场子。
于是过了没多久,客栈里就只剩下了跟李大嘴竞争失败的吕秀才一个人看店,其他人都是跟着陈安安朝着万利当铺走去。
至于另一边,朱一品也叫来了杨宇轩,在一旁抱着手臂冷眼观看。
到了万利当铺外面,就看到此时钱掌柜正满脸笑容的看着外面排队的百姓,口中更是高声喊道:“父老乡亲们,赵大师现在还在睡觉,等到中午咱们开业,到时候赵大师就会出来给你们算命!”彳不过这边才刚喊完,钱掌柜就眼看到了气呼呼寻来的陈安安,这也让钱掌柜不禁脸色一变,急忙转身跑回了当铺Q而当铺之中,钱夫人正满脸笑意的看着里面的一切,在看到钱掌柜慌张的这个样子后,就忍不住的开口训斥道;“慌慌张张的像个什么样子,你可是掌柜的,怎么能这么没有气度?”
钱掌柜急的脸上肥肉乱颤,急忙开口说道:“哎呀娘子,那个天和医馆的陈安安来闹事了,还有佟掌柜他们……这……今天可是咱们开业的大日子啊!”
“怕什么?不就是为了那个赵奔三吗!!”
钱夫人也有些微微动容,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开口冷笑道;“那赵奔三和咱们签着合同,就是官府来了,咱们也不怕!”
微微停顿了一下后,钱夫人继续冷哼道:“你去叫那个赵奔三起来,我去会一会这个陈安安,我倒是看看,咱们这么多的护院镖师,还怕她一个小丫头不成?”
無限升級系統 超神筆記本
听到自己娘子的吩咐,钱掌柜只得叹了一声,便急忙去叫赵奔三去了。
老公,太悶騷! 泠墨然
而此刻在客栈外面,陈安安已经开口大声喊道:“各位乡亲,大家都知道赵仙师是我们天和医馆的人,这个万利当铺,用卑鄙手段挖走我们的赵仙师,这种不择手段的人,你们还敢来他们这里当东西吗?”
这一番话,顿时让万利当铺外面的人**头接耳纷纷讨论了起来,只不过这些人都是为了赵奔三而来,没有见到赵奔三,自然是不会轻易离开……
而另一边,钱夫人走出店门,看着身前不远处的陈安安,叉着腰开口嘲笑道:“哟哟哟,这不是医馆的安安小姐吗?怎么着,欺负到我们万利当铺头上来了?”
看到钱夫人这一副架势,众人就知道这女人肯定是经常和人吵架滋事的,只不过陈安安也不惧,直接就跳脚开喊道:“谁欺负谁?你们万利当铺刚来就做这么缺德的事情,还要不要脸了?”
“嘿,你个丫头片子!”
钱夫人冷哼了一声,又是看着周围其他排队的客人,开口大声道:“各位,你们可不知道啊,这个赵仙师在他们医馆里,可是被欺压的够呛,这样的仙师,到了谁家不是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他们天和医馆倒好,不但不尊敬仙师,还克扣仙师的酬劳!”
一句话,顿时让周围一片哗然。
陈安安也是鼻子都快气歪了,忍不住的开口大喊道:“赵奔三呢?你让他出来,我倒是想问问,我们天和医馆哪里对不起他了?”
“哼,仙师是你想见就能见的?”
钱夫人叉着腰鄙夷的看了一眼陈安安,随后继续开口大声道:“各位久等了,我已经3.9让人去请赵仙师了,到时候他会亲自给大家作画算命!”
嫡女為後
腹黑少爺強制愛
简单的一句话,顿时让外面等候的百姓都沸腾了起来,在也没人去想赵奔三为何从天和医馆跑到这万利当铺的事情,都是忍不住的庆幸自己来对了。
而钱夫人呢,则是冷笑着看向陈安安,低声说道:“小丫头,还想跟我斗?”
看见钱夫人如此挑衅自己,陈安安顿时气急的低吼一声,然后开口尖叫道:“老娘跟你拼了!朱一品,来跟我砸了他们的店!”
而人群中的朱一品在听到陈安安的怒吼声后,顿时就吓了一跳,急忙推开人群跑了出来一把拉住了暴怒的陈安安。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