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h1v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神筆聊齋討論-第八十六章 惜花之人讀書-yvkuz

神筆聊齋
小說推薦神筆聊齋
大乾王朝原本经历了齐王兵灾,又兼各地灾劫绵绵,已经是摇摇欲坠,但是自苏阳签订《旧约》之后,登基上位,新政下达,原本已经苦熬看不到希望的贫民百姓又见曙光,这摇摇欲坠的王朝又显中兴之相。
新年伊始,万象一新。
正月十五元宵夜,大乾王朝各地工匠皆有花灯送到神京,待到夜时,整个神京城内花灯明艳,形形色色的花灯耀人眼目,老少妇孺皆在长街,神京妇女结伴夜游,更有戏台班子演唱新戏,果然是太平时节元宵夜,千里灯烛共月轮。
孙离性喜热闹,去岁元宵之时,她是在给孤园中度过,今年元宵,在人间最为繁盛的神京城,她哪里能坐得住?在傍晚时分,便拉着苏阳,两个人稍作改装,便离开了皇城。
“这里比起金陵都要热闹!”
孙离挽着苏阳胳膊,两个人穿行在神京城的街头,看着周围花灯聚集,火龙蜿蜒,让这四下里亮如白昼,左右店铺全开,行人往来,天南地北的音腔共聚于此,让孙离不由兴奋说道。
她出身金陵,已经是天下间少有繁盛,但是神京城的元宵灯会,比起金陵城更热闹十倍。
“神京城是王朝政治,经济,文化聚集之地,又有三百年发展,比起金陵别有不同,何况现在是灯会之时。”
苏阳对孙离笑道。
在这封建王朝时代,一切都是要献给皇帝的,皇帝的喜欢也大于一切,正因如此,元宵灯会时候,各地的官府都会组织匠人,编织特色花灯,往神京城这边运送,以娱皇帝眼目,若说劳民伤财也对,但是却也让各地的风俗文化在这时候有了交流对碰。
孙离只是一笑,挽着苏阳在神京城街头漫步。
元宵之时,神京城的妇女皆能出门,古时候的许多话本小说,穷秀才遇到富家小姐,或者是富家小妾,多是在元宵灯会,何况苏阳已经颁发新政,女子束缚已经减去许多,现在神京城街头,女人成群,莺莺燕燕,苏阳和孙离男女结伴,除却两人面貌出众外,并没有什么其他惊世骇俗的。
不过在这元宵之时,倒是让神京城中的仕子们万分激动,看着满街的女子,一个个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诗书卖弄,以期得到女子喜欢。
“卖菊花,上好的菊花……”
琴戰天下,傲世邪妃
惑君心:皇妃妖 顏若傾
小贩之中有熟悉声音。
苏阳牵着意欲前走的孙离,在这地方驻步,看向那高呼卖菊花之人,含笑问道:“陶兄弟,可曾记得我?”
这高呼卖菊花之人,正是陶醉,苏阳要前往桃花院的时候,曾经在他那里买过花朵,作为一个菊花精,陶醉在养菊花上面颇有一手。
“原来是您。”
陶醉身穿青衫,高大俊朗,只是满身的酒气,让他显得放浪形骸,不像是高雅的隐士,更像是狂生。
平常百姓不知道苏阳身份,但是陶醉作为菊花精,他自然有本事,有渠道,知晓新上任皇帝的模样,一看到苏阳,立时就认出来了。
不过虽然认出来,陶醉倒是不亢不卑,除却言语中带了一个“您”,并没有卑躬屈膝,含笑说道:“您若是看上菊花,只管让人来我这里取,陶醉一文不取,当今天下太平,全赖陛下之功,屈屈菊花,也算是陶醉为陛下尽心了。”
“……”
苏阳恶寒,目光在众多菊花上面扫视一眼,说道:“可是手头短缺了?”
冷帝專寵:名門醫女
陶醉笑笑,说道:“当今天下太平,百姓安乐,过年时节就多了许多走动,陶醉从初一醉到了十五,真花的一毫不剩,无奈之下,在这正月十五出来卖花,赚一点酒钱。”
花妖不像百姓,一年四季忙忙碌碌,他吸风饮露,身有异能,人间财富对他来说伸手就有,因此便多了洒脱磊落,少了人间的蝇营狗苟。
“三百二十四块金币。”
苏阳看着陶醉,开口说道。
金币是苏阳登位之后,用冲压机制造出来的货币,无论是质地还是工艺,皆远超此世流通货币,通过金银收拢,现在硬币已经成为了大城市中主要流通货币。
“何解?”
陶醉闻言,不明其因。
“我说你今夜所卖菊花,一共会赚取三百二十四块金币。”
苏阳笑道。
陶醉看向菊花,轻轻摇头,迟疑一下,问道:“陛下可是在算卦?”
他原本以为苏阳要出钱购买,但又觉不是,迟疑之后,方才想到算卦这一点上。
鬥春歸
“不错。”
苏阳说道。
陶醉非同凡物,也有异术,也能趋吉避凶,但是他的术算终究有限,而像苏阳这般,开口说出他能够卖花赚多少钱,简直匪夷所思。
未来之事,难以全知,而想要让他卖花得到的钱刚好是三百二十四块金币,如此檐前滴水,分毫不错,更是异想。
简单的道理,十个人有多少种排列的方式?
更何况天机不可泄露,这边苏阳一开口,天机还是天机吗?
“你可以等着瞧。”
苏阳看向陶醉,笑道:“如果你今天晚上果然收到了三百二十四块金币,那么你就要听我一句劝。”
陶醉眉目凝视苏阳,拱手行礼,说道:“洗耳恭听。”
苏阳看着陶醉,呵呵一笑,说道:“酒饮微醺是为上佳,倘若一味图醉,恶境便成了。”
聊斋原著之中,陶醉便是因为喝酒过多,从而被自家姐夫误伤根基,从而成为了一个盆栽,而苏阳对陶醉是有一些好感的,而这种好感,其实在于《花姑子》电视剧中一味救人的竹子精陶醉,两者虽然一个为菊花精,一个为竹子精,但是毋庸置疑,影视剧中的陶醉便是以他为原型,连带着让苏阳对他有些好感,并且陶醉当初也曾招待苏阳,今日有缘再见,苏阳也就开口,为他点明灾劫,至于今后究竟如何,就看陶醉自己造化。
陶醉闻言,一脸郑重。
他深知像苏阳这般人物,绝对不会无中放矢,既然言语点化,想来他必有不妥当之处,当下便对苏阳深深行了一礼。
苏阳点了点头,也就没有继续停留,随着孙离的脚步,两个人继续在街道上随心漫步。
“陛下当真是惜花之人。”
一清冷声音传到苏阳耳边。
苏阳闻声,转过头去,只见在万千灯火之中,一女子身穿白衣裙,外套一淡紫坎肩直垂裙边,身上衣衫织绣葛巾,华丽精美,腰间打着蝴蝶结,头上佩戴明光玉,在这喧闹的元宵夜,纷扰的神京街头走了出来,让这元宵夜,神京街一下子便静了下来。
“嫦娥仙子。”
苏阳看着眼前女子,略微拱手,称呼道。
眼前的女人,正是月宫仙子,太阴真君,嫦娥。
她下凡历劫之后,一度有失身之灾,是苏阳在扬州之时随手施舍,将她救度出来,而后便委身金陵,护佑一方,更是教导了严明月,两人之间是友非敌,今日忽然在神京城相见,苏阳颇觉意外。
“嫦娥仙子说笑了,不过是看他有灾劫在即,不忍他一身修为,沦为画饼。”
苏阳又说道。
这惜花之人,惜到了男子身上,确实挺别扭,而男子是一个菊花精,听来就更加别扭。
嫦娥只是轻笑,说道:“今日我来神京,一是来看看我那不曾回去的徒儿,第二,便是要委托你这惜花之人,替我照顾一倾国花束。”
不曾回去的徒儿,自然是指严明月,神京城中事情已了,严明月回返府上,深居浅出,在里潜修。
一騎絕塵
“嗯?”
孙离在旁,听闻此言,眉头轻皱,审度嫦娥,看到嫦娥的身旁确实有一女子,相貌平平,如同侍女,乖巧的在嫦娥身边。
她非是拈酸吃醋的人,但是对让苏阳照顾【花】这等事情却也抗拒,并且在孙离看来,此女子有手有脚,一切正常,根本不劳照料。
花多指女子。
孙离想来便是此女。
苏阳也同样看向嫦娥身边女子。
这女子苏阳在神京城内见过,唤做恒娘,是一个狐妖,已经有了丈夫,苏阳两度见面,一次是在陶醉家中,另一次是看到她和小翠说话。
看到恒娘之后,苏阳便将她排除在花之外。
“不知是什么花?”
苏阳问道。
嫦娥先不回答,瞧了瞧孙离,眼梢带笑,说道:“孙姑娘气度缥缈,想来另有奇遇,可喜可贺。”
嫦娥在金陵时候,曾经和孙离见过面,因此分辨出了孙离的不同之处。
噬血修羅 謝呆呆
孙离浅浅一笑,近来她服用蟠桃,修行徊风万化之道,自然大有进境,而这一切,多是苏阳之功,对于嫦娥的问好,只是随口客套。
嫦娥对此展颜一笑。
灯下看美人,本就必平常靓丽,而嫦娥的这一笑,神京城璀璨的灯火都黯淡了几分。
“……”
仙心求道 少遠
苏阳心中也有刹那惊艳。
神话传说中的嫦娥仙子有多美丽,无须赘述,但是在聊斋世界,嫦娥仙子还有另外一项能耐,便是COSplay,只要嫦娥仙子愿意,无论是王昭君,貂蝉,杨贵妃,还是赵飞燕,褒姒,妲己,这些过往美人的气度风貌,她都能模仿的惟妙惟肖。
正因如此,让苏阳心中印象深刻,另眼相看。
“她是一个狐妖,参玄拜月,同我结缘,我暂居神京,她甘为婢女。”
嫦娥指着身边的恒娘,对苏阳调笑道:“在神京城中暂居这段时日,我会指点她一点,倘若陛下讨要,她定然不会抗拒。”
孙离闻言,知道自己多想,目光便从恒娘身上挪开。
超品農民 菜農種菜
这狐狸倒是好机灵。
大凡妖物修炼开始,大多从参玄拜月,吸取太阴之气开始,而嫦娥作为太阴星君,执掌广寒宫,运度人间太阴之气,对于修行的妖物来说,可谓是最大神明,恒娘能够认出嫦娥,跟在嫦娥身边,可谓是天大缘法。
苏阳瞧着恒娘,心中暗道,而后神念一转,忽然开口,问道:“你相公姓狄?”
恒娘愕然,而后点头。
“……”
苏阳目光在恒娘身上审度一下,而后轻轻摇头,无怪乎能够攀上嫦娥,她八成也是聊斋主角。
聊斋《恒娘》记载一故事,便是神京城里面有一个叫做恒娘的狐狸精相貌平平,但是对男子的手段很有一套,她嫁给了姓狄的男子,夫君不因她的面貌而有外心,一心守着她,而她的邻居有一女子,夫君纳妾,宠爱小妾,对正妻冷淡,恒娘便对那妻子指点了三招两式,让正妻本事大增,轻易的将夫君给引了回来,便是小妾也扔了。
“怎么?你们有旧?”
嫦娥疑声问道。
苏阳摇了摇头,说道:“听过一点她的故事,不知嫦娥仙子要我照顾的花束是什么?”
孙离对此倒是好奇。
嫦娥闻言不再追问,自怀中取出来一花盆,在这上面有一牡丹,紫中带红,煞是好看,在此元宵时节仍旧怒放。
“葛巾?”
苏阳认出来了花束品种。
我的夫君是判官
在青云山做城隍的时候,颜如玉在城隍庙中种植了不少花束,也教导了苏阳不少花束上的知识,此是看到花束,苏阳便认出了是牡丹中的葛巾品种。
“她是洛阳的一小花妖。”
射雕之修真時代
嫦娥说道:“也是候补的牡丹仙子,百花仙子托我照料,而普天之下,洞天福地之中,皇城是最佳的洞天。”
苏阳看着葛巾花,轻轻点头,问道:“只有这一棵吗?”
聊斋里面记录的牡丹里面,有两束极有奇异,一束是崂山太清宫中的香玉,她私配凡人,业已重生,而另一个,则是洛阳城的葛巾。
苏阳看她生有奇异,也有运数,恐怕眼前的牡丹花,十有八九,便是将来也会配人生子的葛巾,相比香玉,葛巾这一花仙睡过的地方,会留下经久不散的花香。
不过在原著中,葛巾还有一个妹妹,叫做玉版,是一个白牡丹,嫁给了葛巾相公的弟弟。
“只此一棵。”
嫦娥答道。
苏阳看着葛巾,犹豫片刻,从嫦娥手中将花接过,说道:“既然如此,便将她栽种在皇宫中吧。”
PS:这几天写了一个结尾,一度想要将后文交代一下,然后完结这本书,但是又放不下……还是按照自己原本既定的路线写下去吧,不把这个故事写圆满会很遗憾。
以后更新会稳定。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