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91w2人氣都市异能 漢明-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收復海州(一)-8f695

漢明
小說推薦漢明
交待完军事部署和作战方案,待二人离开之后。
一直站在吴争身后的宋安,上前轻声道:“此事必有古怪,依我看,还是将迈密送往别地为好。”
愛,如此簡單 紫晶蘋果
逆戀
吴争随口道:“何处?”
“……松江军校。”宋安想了想答道。
“圈禁?”
“也可。”
吴争哼了一声道:“你这是想让钱翘恭恨死我!”
宋安急道:“我并非想要圈禁迈密一辈子,只要此战过后,大局抵定,便可任她自由。”
吴争一摆手道:“不必了。不过就是个女子,就算她真负有任务而来,我的老岳父可不是省油的灯……钱家的事,就交给钱家人去理会吧!”
见吴争主意已定,宋安便收住了话头,应了声“是”。
然后宋安另起话头道:“顺天府心向少爷的诸人,皆有暗中传来消息。”
“什么消息?”
宋安犹豫了一下道:“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消息,就是提到清廷要对阿济格动手了……另外,他们想借迈密南投之事,对济尔哈朗发起联名弹劾,以此来搅乱清廷,配合我军北攻。”
吴争皱眉想了想,摇头道:“不是个好法子……虽说济尔哈朗十有八九牵扯到迈密之事,可毕竟只是个庶孙女,之前钱翘恭回归都没连累到他,反而使他重上一层楼,如今这事,他定以想好应对之策……况且,象陈名夏等人手无兵权,威胁不到济尔哈朗,闹大了,反而被济尔哈朗趁机收拾了……不值得!”
宋安道:“那……怎么回复他们?”
“就说按兵不动、静候良机。”
“是。”
“家里……没事吧?”
吴争说的家里,不是小家,而是大家。
宋安自然理会得,答道:“莫老已经开始发行新银币……应该在三日后,听闻坊间民众并无太大反响,只是莫老劝说江南商会诸股东……进行得不太顺利,有些大股东扬言要少爷……。”
宋安突然止住了话头。
吴争挑了下眉毛,道:“要我如何……讲!”
重生之官路商途 佚名
宋安只好明说,“他们要少爷兑现当年许诺……说是商会前后投入银两近二千万两,新城已建好一年,少爷却迟迟不动……应该迁城了。”
吴争目光一缩,但脸色平静。
江南商会无疑是建设新城的最大投资方。
吴争改编北伐军的启动资金,就是江南商会投资新城的最初一笔资金。
说是购地款,可谁都明白,这钱巨银大多流入了改编后的北伐军换装。
没有人是傻子,新城只建房不建城墙,这世上有不建城墙的“都城”吗?
所以从一开始,商会那帮子人精,都隐约猜到了的意图是敛财,可他们装傻,装作不知,理由很简单,只要不断扩张势力,那他们的银子就无赚不赔。
事实也是如此,江南商会因吴争不断向北扩张,实力日新月异,特别是在接手、改组汉明银行之后,在商贸、经济这块,几乎打遍天下无敌手啊,甚至连清廷,也颇为忌惮。
因为银子嘛,是没有立场的。
不管到了谁的口袋,就听谁使唤。
清廷官场中,但凡家中有余粮的,或多或少都入了股,与商会江北分会沾了关系。
正是因为商会实力的扩张,其中不断涌入江北籍的股东,原本绝对控股的江南商帮的话语权,不断被洗薄。
虽说商会联席会议中,依旧是江南商帮占了大多数,可也没法遏止江北商帮的诉求。
用后世的话说,在商言商,投入就要有回报。
这一点,还真挑不出什么来。
“是该兑现了。”吴争悠悠道,“孤不是言而无信之人……你传话回去,让莫老告诉他们,此战之后,孤就迁城!”
宋安一愣,“少爷真要将大将军府迁往松江?那……那虽说商业繁荣,可毕竟无一寸城墙,万一……。”
“怕什么?”吴争斜了一眼宋安,“有水师在,清军想渡江难如登天,如果只是宵小之辈,不有你长林卫在嘛。”
宋安只好应道,“是。”
……。
两天之后,收复海州的战斗打响了。
风雷骑分兵两路扑向海州东、西城门,以防止守军再次重演当日偷袭之事。
莽推諸天 毛豆小龍蝦
而吴淞卫六千多人和尚有二千人的炮团,正面逼近海州南门。
城墙上,岳乐平静地透过望远镜,观察着北伐军的阵形,他心中有些惆怅,同是火枪新军,为何北伐军的行伍,总比自己麾下新军来得顺眼呢?
桔生南北,南橘北枳啊。
但岳乐并不惊恐,在他看来,这仗有得打,他所部新军,早已将火炮部署于三门,尤以南门十六门重炮为最。
兵力、弹药、粮食充足,想破城,不打上一、二月,根本甭想破城,而这个时间,朝廷早已陆续派出增援,况且,兖州多尔博也已经答应出兵海州,也就是说,这就是一场没有结束日期的僵持战。
嫡女,第一夫人
岳乐的部署中规中矩,他甚至勒令城中守军骑兵不得出城一步,敢言出城迎战者,斩!
正是岳乐当众斩了济席哈、蓝拜的脑袋,这次,那些眼睛长在头顶的满族将领们,再不敢吭声。
当然,也是因为佟岱所率那支精锐骑兵的覆没。
这支骑兵,从关外征漠北到攻灭高丽(应该是朝XIAN,为避屏蔽)到入关与明军作战,一直所向披靡,可如今,在新坝这么个小镇外全军尽没。
这不由得这些眼高于顶的满族将领们心乱,难道,火器真要抢了他们赖以生存的饭碗了吗?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岳乐,这个安亲王、新任的宣威大将军,确实要比前任有威信,海州城已经成了一个三门封堵的坚硬堡垒,也就是说,风雷骑分兵两路包抄海州城东、西,其实是作了无用功。
如果真以强攻的方式,那么海州城战役,就将成为一座血肉磨坊。
吴争真要打这场鱼死网破、同归于尽的恶仗吗?
当然不会!
吴争亲自前来,绝不是为了在海州城下血战一场,更不会为了区区一个海州,而折损吴淞卫主力。
那么,三天破城的目标怎么做到呢?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