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d4j5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從寶蓮燈開始的聊天羣 txt-第492章 客棧裏的現場直播-npqub

從寶蓮燈開始的聊天羣
小說推薦從寶蓮燈開始的聊天羣
“呃,谢谢你了,我还真不知道在你的眼里,我居然是个好人。”
苏昊抬头看向王舞,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语气怪异地说道。
“群主,不用谢,我就是说了我该说的话罢了。”
王舞笑嘻嘻地说道。
“真是个马屁精。”
小铃儿撇了撇嘴,小声地嘀咕道。
“铃儿,你在说什么?”
王舞马上扭头看了过去,神情严肃的说道:“我好像听到你在说我的坏话……”
“你听错了,我没说你的坏话。”
小铃儿当然不会承认了。
“不,我觉得自己没听错,你肯定是说了我的坏话,现在还不承认,该做不该当呀。”
王舞笑着嘲讽道。
“哼!”
小铃儿冷哼一声,扭头看向一边,懒得搭理王舞这个没节操的女神经了。
“小铃儿,别这样啊,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你对我发脾气,会让我伤心的。”
王舞装作伤心的样子说道。
“师父,别闹了,你要是真的伤心,现在就该哭了,快点掉两滴眼泪出来,这样更能让铃姐相信你。”
王陆在旁边吐槽道。
“小陆儿,你站在哪边?”
王舞恶狠狠地瞪了王陆一眼,语气冰冷的说道。
“我当然是站在……铃姐这边的了。”
王陆在王舞说话的时候,脚下的小动作就没停下过,原本是站在王舞身边的,现在距离王舞都有了一定的距离,借着说话的机会,一口气跑到了小铃儿的身边。
如此奸诈的行为,把王舞气了个半死。
不过,小铃儿也没有搭理王陆,在她看来,这对师徒都是一丘之貉,平时没有狼狈为奸,只是因为分赃不均,要是他们商量好了怎么分赃,肯定要狼狈为奸,专门欺负她这样善良又可爱的小姑凉。
要是王舞知道了小铃儿的想法,绝对会吐槽的——你都是个大龄剩女了,还在哪里装小姑凉,不摇碧莲!
“喂,铃姐,你是不是嫌弃我了?”
王陆看了一眼搬着凳子离开他身边的小铃儿,不满的抱怨了起来。
“你知道就别说出来,丢脸呀。”
小铃儿说道。
“铃姐,你这么说才让我丢脸呢。”
王陆嘟囔道。
“不,虽然我觉得会丢脸,但你不一定会这么想。”
小铃儿认真的说道。
“铃姐,我怎么听不懂你说的话呢?”
王陆疑惑道。
“我说的很简单了,你已经跟你师父学坏了,现在没皮没脸没节操了。”
小铃儿看着王陆说道。
“铃姐,你对我的成见太深了,我是我,我师父是我师父,我们俩不一样的。”
王陆解释道。
“不,在我的眼里,你们都是一丘之貉。”
貧道冥河見過道友
小铃儿说道:“你们这对师徒呀,就喜欢坑人,我这么聪明又可爱的小姑凉,你们都忍心去坑,实在是太坏了!”
“……”
王陆无语的看向小铃儿,只觉得这个姐姐的脑子也有洞了,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么?
他这个没节操的师父在场,你还敢这么说,就不怕他师父来嘲笑你的么?
“哇哈哈哈哈哈……小铃儿,你太好笑了,居然说自己可爱又善良,这两个美好的词语,你跟哪个沾边了?”
王舞放肆的大笑了起来。
“王舞,你给我闭嘴,不许笑了!”
小铃儿生气地说道。
“哈哈……小铃儿,我也不想继续笑了,但实在是忍不住,你让我多笑一会儿就好了。”
王舞继续笑着说道。
“王舞,你个混蛋,我要跟你绝交!”
小铃儿气的要死,怒吼道。
“哎呀,小铃儿,咱们这么多年的好朋友了,都是睡一张床上的交情,我不过是笑了笑,你就要跟我绝交,太绝情了吧?”
王舞委屈的说道。
“谁跟你睡一张床的交情了?”
小铃儿瞪大了眼睛,没好气地白了王舞一眼说道:“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我们就没睡过一张床!”
“可是,我记得很清楚的呀,咱们就是睡过一张床,而且还睡了好多次呢。”
王舞说道。
“你给我闭嘴吧。”
小铃儿眼睛里都要喷火了,恶狠狠地瞪着王舞说道:“不说话,没人把你当成哑巴!”
“好吧,我不说话了,你冷静点,不要冲动,要知道,冲动是魔鬼,还会伤身体,另外你年纪这么大了,因为冲动而影响到……”
王舞的话都没说完,就挨了小铃儿的一巴掌。
这一巴掌,不仅把王舞打懵逼了,也让她说不下去了。
当然,这一巴掌只是个开始,接下去等待的是无数巴掌……
王舞也不会坐以待毙,而是选择了反抗。
两女当场打了起来,你来我往,好不热闹,而客栈里的其他人则成了观众,看起了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现场直播。
“嘿嘿,铃姐生气了,师父这下子惨了。”
星河武士 青冥
王陆嘿嘿笑着,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师父不会有事吧?”
韩嘤嘤担心的问道。
“小师妹,师父欺负了你那么多次,坑了你那么多次,你还为她担心呀。”
王陆惊讶道。
“师兄,师父再怎么不好,也是我们的师父呀。”
韩嘤嘤抬头看向王陆,非常认真的说道。
“你可真是个好孩子呀。”
王陆忍不住说道。
“师兄,你这么夸我,会让我不好意思的。”
韩嘤嘤有点害羞的低头道。
“你放心好了,师父不会有事的,铃姐就是在跟师父玩闹呢,何况你也该相信师父的脸皮,比城墙都要厚,不会有事的。”
王陆说道。
“师兄,你这话说的有点怪。”
韩嘤嘤说道。
“哪里怪了?”
王陆好奇的问道。
“呃,就是你说师父不会有事,但师父现在的样子,不像是没事啊。”
韩嘤嘤偷偷地看了王舞一眼,然后说道。
“没事呀。”
王陆也看了王舞一眼,然后笑着说道:“你再看看,师父都没流血,也没鼻青脸肿。”
“可是,师父现在这个样子……”
“没什么了,小师妹,不要担心,师父没事的。”
“师兄,我没担心。”
“不,你在担心师父,你可是我养大的,我还能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吗?”
“师兄!”
韩嘤嘤黑着脸说道:“不要说些让人误会的话呀,什么叫我是你养大的,咱们明明没差几岁,你就是在我小的时候照顾了我,不能说是你养大了我的。”
“好吧,不是我养大了师妹你,是师父养大了你,这总行了吧?”
王陆说道。
“师兄以后还是别说话了,我怕师兄会被人给打死。”
韩嘤嘤说道。
“小师妹,有你这么说师兄的吗?”
王陆哀怨的看了韩嘤嘤一眼:“你这也太过分了,亏师兄小时候经常照顾你……”
“打住!”
韩嘤嘤着急的说道:“师兄,我承认你小时候照顾我,但也不要拿这个说事,一次两次还行,次数多了,我很难尊敬你的。”
“小师妹,师兄我不要你的尊敬。”
王陆说道。
“师兄,不要摧毁我对你的好印象啊。”
韩嘤嘤说道。
“小师妹,你居然对我还有好印象,真是令我感到吃惊的一件事啊。”
王陆惊讶的说道。
“师兄,我对你的好印象没了。”
韩嘤嘤没好气地说道。
“没了就没了,本来在你的心中,也不应该有关于我的好印象。”
王陆说道。
“哼,师兄真讨厌,嘤嘤今后再也不理你了。”
韩嘤嘤冷哼了一声,然后说着绝交的话,扭头看向一边,没再去看王陆。
与此同时,小铃儿跟王舞之间的“战斗”也结束了,最终的结果是没有胜利者,算是两败俱伤了。
“王舞,你这个疯婆娘,下手太狠了!”
小铃儿噘着嘴,恶狠狠地瞪了王舞一眼,抱怨道。
“切,小铃儿,你还说我下手狠,你看看,我这黑眼圈,谁下手更狠?”
王舞没好气地说道:“打人不打脸,我都没打你的脸,结果你却给了我一个黑眼圈,太过分了吧?”
“只是给了你一个黑眼圈罢了,你可是狠狠地给了我两拳的,我肚子现在都痛的。”
小铃儿抱怨道。
“那也是因为你太过分了,否则我不会下狠手的,要知道,我可是最喜欢小铃儿你的。”
王舞说道。
“得了吧,什么最喜欢我了,不过是你的托词罢了,你是个什么人,别人不清楚,我难道还不清楚吗?”
小铃儿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何况那个黑眼圈对于你来说,只是动下手就能治好的,我呢?被你给了两拳,现在痛的要死,我感觉自己都不想动弹了。”
“喂,小铃儿,你是不是想碰瓷?”
王舞紧张的问道。
“什么碰瓷?”
小铃儿有点懵逼,然后等她明白了过来,顿时狠狠地瞪了王舞一眼说道:“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混蛋么?”
“难道不是吗?”
王舞反问道。
“我突然觉得你只有一个黑眼圈不对称,要不我再来给你一个吧?”
愛情微小說 如凡
小铃儿握紧了拳头,作势要打过去。
“别冲动。”
王舞连忙说道:“小铃儿,我错了,不该这么说话的,我向你道歉了,你也别动手了。”
“现在才想到道歉是不是有点晚了?”
小铃儿黑着脸问道。
“不晚,不晚,一点都不晚的。”
王舞笑着说道:“只要小铃儿你肯原谅我,什么时候道歉都是可以的。”
龍起1924 笑談濁酒
“我要是不原谅你呢?”
小铃儿问道。
“不是吧?”
王舞瞪大了眼睛,无语的说道:“小铃儿,咱们交情这么深,你还想着赶尽杀绝,太过分了吧?”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斩尽杀绝了?”
小铃儿没好气地质问道。
“你虽然没那么说,但刚才的态度,无不证明了你要赶尽杀绝。”
王舞信誓旦旦地说道。
“你还真会脑补呀,全都错了。”
小铃儿吐槽道。
“错了?”
王舞有点懵逼,只觉得有点不太妙了。
“对,你弄错了,我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甚至都没想对你动手。”
小铃儿没好气地说道。
“可是,你都握拳了。”
王舞指了指小铃儿紧握的拳头。
“我是吓唬你的。”
小铃儿说道。
“呵呵,原来是吓唬我的呀,我还以为你真的要动手打我呢。”
王舞笑呵呵的说道。
“你这家伙,以前也不胆小呀,怎么现在胆小如鼠了?”
小铃儿疑惑道。
“小铃儿,我这不是胆小,也不是害怕,而是谨慎!你知道谨慎吗?”
王舞狡辩道:“小心为上,谨慎为妙,这是为人做事之道。”
“谁教的?”
小铃儿好奇地问道。
喲,好
“没人教,我自学成才。”
王舞得意洋洋的说道。
“……”
小铃儿顿时无语了,呆呆的看着王舞,好想给她一拳头,让她清醒一下。
“小铃儿,你怎么不说话了?”
王舞问道。
“我只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小铃儿说道。
“有什么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说什么,你高兴就好了,其他的都不用去管的。”
王舞说道。
“是么?”
小铃儿笑了笑,然后看着王舞,眸子里闪过危险的精光,冷笑着说道:“那么,我动手打你,是不是也是可以的?”
“小铃儿,你变了,不再是过去那个善良又漂亮的好姑凉了。”
王舞语气里满满都是遗憾和失望的说道。
“变了的人不是我,而是你。”
小铃儿说道。
“咳咳……你们两个别闹了,都收拾一下,我们待会儿就出发吧。”
苏昊干咳了两声,然后阻止了王舞跟小铃儿之间的争吵,他怕再不出面,这俩就要当着他的面来一出好戏了。
“前辈,我们要去哪里?”
小铃儿扭头看向苏昊,好奇地问道。
“这就要问王舞了。”
苏昊指了指王舞说道。
“问她?”
小铃儿无语了。
“对,问我呀,只要小铃儿你问了,我保证会告诉你的,快来问我吧。”
王舞笑着说道。
“哼,我才不要问你呢。”
小铃儿冷哼了一声,然后看向苏昊问道:“前辈,你也看到了,我跟这疯婆娘的关系不好,真要我问她的话,她肯定会趁机要挟我的,所以能不能拜托你告诉我要去哪里?”
“小铃儿,什么叫我会要挟你?”
没等到苏昊说话,倒是王舞抢着说道:“你好好地看看,我是你说的那种人吗?”
“难道不是吗?”
小铃儿反问道。
“当然不是了,我是个好人,绝对的大好人,不信的话,你可以去问问……”
王舞说到了这里,突然卡壳了,目光闪烁,最后看着韩嘤嘤说道:“对了,你可以去问问嘤嘤的,她可以证明我不会趁机要挟你的。”
“……”
韩嘤嘤当场愣住了,整个人都无语了,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没节操的师父又在坑人了,这次又连累到了她的身上,该怎么办?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