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0a5v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紅樓大貴族 愛下-第609章 臭二哥哥看書-sf062

紅樓大貴族
小說推薦紅樓大貴族
湘云一直埋着头,直到出了院门,被地上反射出来的摇曳的火光所惊醒,抬起头,才看见眼前威严肃穆,披金带甲的众多兵马。
“二……宝哥哥~~”
她低低的唤了一声。
以前她和探春等人一样都是唤贾宝玉为“二哥哥”,因为总是咬字不清,被姐妹们嘲笑。
小女孩也是有自尊心的,所以后来便有意识的将贾宝玉的称呼唤作“宝哥哥”、“宝玉哥哥”。
贾宝玉低头看了她一眼,道:“别害怕,以后你就永远和我们住在一起,再也不回这里了。”
抗日小土匪
湘云一惊,诧异的看着贾宝玉。
贾宝玉笑而不语,牵着她热乎乎的小手,走到一架马车之前。
侍从将马车正面宽大的帘子拉开,露出里面一个被五花大绑,嘴里还塞着破布木楔妇人。
湘云定睛一看,居然是她婶婶。
她下意识的往贾宝玉身后藏了藏,有些害怕这种场面。
氪命得分王
贾宝玉摸了摸她的头,而后冷眼看向里面瞪着眼睛挣扎扭曲的陈氏,道:“这一次,看在老太太和湘云的份上,我饶你一次,也算是给史家一个体面。
至于你回去之后做什么,甚至想要报复我,都无所谓,但是行事之前千万祈祷不要被我抓住。下一次再落到我手里,就没有这么便宜的事了。”
贾宝玉的话音一落,姜寸便给了左右一个眼神,将腰间佩刀拔出半截,宝刀与剑鞘摩擦,发出金鸣之声。
随即,数百道同样的声音,响彻这宽敞安静的胡同。
大门之内,许多刚刚才站起来的史家人,听见外面这突然来的肃杀之音,立马吓得再次跌倒在地。
陈氏身处其中,感受更为真切。
她吓得脸色发白,一股尿意由气海直直灌向会**,差点喷薄而发……
因为嘴被塞住,她也说不出话,只能发出哀求的“呜呜”声。
贾宝玉似乎看出来她是想要求他放过她儿子。
对于史江龙,贾宝玉没有饶过他的道理。
好色不是错,但是见色起意,还付出行动,以致于伤了迎春,便是不可饶恕的罪过。
况且,他这样的侯府纨绔公子哥,平时作奸犯科的事定然不会少,随便查他一查,几乎都能按照律法给他定个死罪(古代律法大多森严,但是执行程度差)。
至于他要不要死,自然是看贾宝玉的心情。
至于保龄侯府的反应……只要保龄侯脑子没彻底坏掉,他就该知道如何夹着尾巴做人。
真要想不通也无妨。
小小保龄侯府,对如今的他来说,覆手可灭尔。
北海漠 北海漠
没有给陈氏的开口的机会,贾宝玉让放下车帘,将马车往保龄侯府内赶。
他自己却牵着小脸微白的湘云,来到一架香车之前,将她抱上去。
就要转身上马,却听见湘云怯生生的声音:“宝哥哥,你能陪我一起坐车么……”
贾宝玉转身,如玉的脸上露出笑容,点点头,搭着翠缕小姑娘的肩膀,直接一跃而上。
湘云小脸一红,偷偷瞧了一眼周围那些目不斜视的人,钻进了马车之内。
一股温暖馨香的气息袭来,一如以前贾母派来接她的马车一样。
不同的是,以前每一次她爬上来内心都是欢呼雀跃的,这一次,她却有些难以释怀。
在角落坐下,听着二哥哥与他的亲卫们吩咐了两句,而后便看见他也弯着腰进来。
她赶忙低下头去。
待贾宝玉坐下,她又实在忍不住内心的不安,小声问道:“宝哥哥,你刚才说……说我以后再也不回这里了,是什么意思啊……”
话未说尽,脸蛋都熏了。
她从小就住在这座侯府里面,这里再不温馨,也是她的家。
所以,要想不回这里,除非……
她是女孩子,只有出嫁之后,才可以离开这里。
“意思就是你以后就与你林姐姐她们一起,住在园子里,怎么,你不喜欢吗?”贾宝玉笑问道。
“喜欢……”湘云连忙道,声音讷讷。
喜欢是喜欢,但是,哪有女孩子常住亲戚家里的。
“哈哈哈……”贾宝玉见她很扭捏的样子,终于没忍住笑了,道:“好了,不逗你了。老太太已经和你三婶婶商量好了,以后你就搬到你三婶婶家里,由你三婶婶照顾你,直到你出嫁为止……”
湘云一听这话,顿时陷入思索。
她尚在襁褓之间父母便死了(襁褓之中父母违),后来祖母也死了,她就跟着二婶婶一家过了。
二婶婶和三婶婶两家人不大合,所以两家往来较少,她对于三婶婶也不是很熟悉。
但是印象中,三婶婶倒是没有二婶婶那么张扬,人要和气些。
还没等她想完这些,忽然察觉不对,她抬起头望了贾宝玉一眼,忽然就羞道:“哎呀,宝哥哥你……”
当着人家的面说什么出嫁,好害羞呀。
輕狂染指流年 雨藍的天空
贾宝玉却只是笑看着她,看她低头垂眉,小女儿娇羞不已的样子,心中既喜欢,也心疼。
其实湘云的身世很可怜的,黛玉小时候尚且有个温柔慈爱的母亲心疼着,父亲也是在她十多岁之后才去世的。
但是湘云,她自己或许都没看清过自己父母的长相。
没几岁,唯一疼爱她的祖母也去了,她就只能跟着尖酸刻薄的二婶婶生活。
寄人篱下的滋味不好受,特别还是寄在一个德行不佳的长辈名下。
或许,湘云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已经体会过世情冷暖了吧。
但是难能可贵的是,湘云并没有因为身世的不幸而抱怨,也没有因为婶婶的不慈而心生怨怼。
甚至,她还能保持一颗天真率性的个性,属实难得。
想着这些,贾宝玉不由拿过湘云的手,轻声道:“好了,外面这些事你也不用去考虑担心,以后你就和你林姐姐一样,和我们住在一起。
有什么困难心事,也别像以前一样藏在心里,或者只和你宝姐姐一个人说。
你想想,你宝姐姐虽然博学多才一些,到底和你一样都只是女孩子,很多事她也没办法。
但是我不一样啊,我本事怎么也比你宝姐姐强多了吧?
梟明
所以你以后有事情就和我讲,不论是什么问题,二哥哥保管轻轻松松帮你解决,这岂不好?
反正你记住,以后有二哥哥护着你,你什么都不用怕就是了。”
贾宝玉本来想要表现的“慈祥”一些的,但是说着说着情不自禁就变成了戏哄黛玉的招式。
不过倒也无所谓,想来这种招式连黛玉都吃不住,和她一样是小女生的湘云同样如此吧。
所谓一招鲜,吃遍天下小萝……
愛你是我做過最好的事
咳咳,是哄遍所有好妹妹啦。
湘云有些怔怔的瞧着贾宝玉。
二哥哥人很好,很温柔,这一点她从来都知道。
但是,她却没想到,他能好至这副模样。
此时他低头瞧着她,那俊美的脸上释放的真诚与呵护,是那样的令人心悸。
这一刻,她忽然感觉很害怕。
她害怕自己只要一眨眼睛,眼前这些画面,就会立马如烟如雾一般,完全消散,无影无踪。
就像是她曾经无数个夜晚所进入的梦境一般。
暗黑聖魔導
在那里,同样有着如此疼爱她的人。
随着时间划过,耳边听得车轱辘转动传来的轻微响声,她终于知道,眼前的这一切和以前不同。
它们是真实存在的。
眼前这个人,也是真真切切,在她身边的人。
眼泪不自觉的从红彤彤的眼眶中流淌而下,湘云忽然偏头,哭泣道:“呜呜,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不,不值得的……”
湘云哭的格外的伤心难过。
贾宝玉倒不知道湘云也能这般能哭,看那眼泪儿,就像是水闸泄洪一样,止都止不住。
随手用袖子给她擦擦,贾宝玉好笑道:“好了,说什么傻话,有什么不值得的,二哥哥愿意对你好,就说明你是最值得的。”
湘云还是摇头,哭诉道:“你不知道,之前你在城外回不了家,老太太、太太她们都担心坏了。
可是,我却没有守在家里,我……我,我直接回家来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听说家里被官兵给围了……
呜呜呜,我对不起老太太,也对不起林姐姐她们,她们对我那么好,我却把她们全部丢下,一个人跑了……”
湘云哭的好伤心好大声的。
贾宝玉却差点笑出声来,湘云的意思很简单,她觉得她是在面对危险的时候,一个人不仗义的先跑了,而不顾贾母和黛玉等人的死活。
看着湘云那极度悔恨与自责的模样,贾宝玉好歹没笑出来,反而将她轻轻揽入怀中,拍着她的肩背笑道:“好了好了,这算什么,当时的情况你就算留下来也没什么用的。
再说,现在大家不是都好好的么……”
湘云还是摇头:“那不一样的,你不知道,当时那样情况,宝姐姐家就在后头,她都没有回去,可是我,我却走了,我成了最没义气,忘恩负义的人了。
这会儿儿我要是再过去,还有什么脸面见林姐姐她们,见老太太啊我……”
湘云这一说,贾宝玉认真起来。
他倒是没考虑到小女孩家的自尊心。
确实不能从大的方向来想这个问题,园中大多都是年轻的丫鬟,说白了,都是些十多岁的小孩子。
小孩子之间嘛,哪有那么多辩证是非的能力。
连大家做一样的事,就你一个人不做,都会被认为是反派。更何况还是大家一起共同面对危险,就你一个人例外,自然会遭白眼的。
想了想,贾宝玉对湘云道:“其实,当时你宝姐姐也是回家去了的。”
“怎么会?”湘云仰起头,疑惑的看着贾宝玉。
贾宝玉笑道:“姨妈身子正好不大好,一早就派人来把宝姐姐叫回去了。宝姐姐前脚刚走,后脚官兵就来了,你说巧不巧?”
贾宝玉说着眉头微皱,嘴巴也微微上翘,似乎,他在怀疑这个巧合的真实性。
湘云立马道:“那肯定是巧合了!你不知道,刚开始的时候大家连门都不敢出,宝姐姐就算是在风声最紧的时候,也没有回家去,宝姐姐肯定不会故意回家去躲着的。
应当是姨妈担心宝姐姐,所以才故意哄她回去,宝姐姐定然不是真心要回去的……”
湘云连忙替宝钗解释。
贾宝玉便笑了:“小傻瓜,对你宝姐姐你都能想得通,怎么自己就想不通了?我问你,你当时可是自己想要离开你林姐姐她们的?”
湘云愣愣的,不过还是下意识的答道:“不是的,当时我是不想回去的,是我婶婶派人来接我,我没办法才跟着她们回去的……”
“那不就是了,同样都是逼不得已才离开的,你都能理解你宝姐姐,那你换过来想想,你宝姐姐她们能不能够理解你呢?难道你觉得,她们都不如你明理,会因为这件事误会你,甚至以后排挤你么?”
湘云便不说话了。
她素性是有几分豪侠之气的,或者说她最喜欢的便是那样的人,所以喜欢宝钗的大方行事,与黛玉便有些过不去。
如今她觉得自己做了没脸面的事,过不去的,是她自己心里的那一关。
但是,贾宝玉的话,到底让她去了些疑虑。
至少,宝姐姐她们,应该不会因为这个而瞧不起她呢。
再说,贾宝玉现在亲自来接她,这是她的幸运,她难道还不跟着去不成?
心理罪
二婶婶方才那么狼狈的样子,回去之后肯定要大发雷霆,发落人的,她才不敢回去呢。
因此,她举起手臂擦了擦脸上的眼泪,面上又开始变得滚烫起来。
她想起来,刚才在二哥哥面前哭的那样,好丢人啊,二哥哥现在心里肯定笑话死我了……
正好她此时还半依偎在贾宝玉怀里,为了避免让他看见自己的样子,索性一下子完全躲在他怀里去。
贾宝玉知她害羞,所以只是搂着她,一手轻抚其背以作安慰。
过了许久,就在贾宝玉都以为湘云已经睡着了的时候,却听怀中传来一个娇羞怯怯的声音:“二哥哥,你说的,你以后会照顾我的,你一定要记着啊,不然,云儿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以前她二婶婶对她虽算不得好,但到底碍于情面,也不会过分苛待。
但是方才的事过后,她怕是再也回不去保龄侯府了。
至于二哥哥口中的三婶婶家,她对那边几乎是陌生的,谁知道过去会是什么样。
所以,她最安心的地方,只有贾家,只有荣国府和大观园。
要是以后这边她也靠不住了,她就真的成了无根浮萍了……
贾宝玉听闻此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忽然将她从怀中扶起来,看着她道:“云儿放心,二哥哥一定会记得的,不但会记得,还会一辈子都记得……”
湘云面颊熏红,不敢直视贾宝玉的眼神。
湘云本来生的可爱模样,刚才梨花带雨之时,便颇为触动人心。
此时又露出这般娇羞之态,令心中已经有了决定的贾宝玉有些情难自禁。
他捧起湘云那还挂着泪痕的小脸,慢慢低头。
湘云眼睛里先是疑惑,看着贾宝玉越来越近的脸,她恍惚间明白什么,吓得赶紧闭上眼睛。
贾宝玉见状,微微一笑。
他知道,现在的湘云心中对未来有些彷徨担心,他需要给她安抚。
于是不再迟疑,对着面前那红嘟嘟的小嘴儿,吻了下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湘云只觉得周围一片寂静,仿若天地都变得空虚之时,才感觉贾宝玉松开了她。
媽咪誰是我爹地
慢慢睁开眼睛,面前是贾宝玉笑意盈盈的脸,
无边的羞意使得她无法面对,因此赶忙握紧自己的领口,往另一边的软座上一趴,嘴里申讨着:“臭二哥哥,你坏死了你……”
被湘云骂贾宝玉也不恼,反而捻了捻手掌。
挖掘地球 符寶
没想到湘云比黛玉还小了两岁,反而比黛玉成熟多了……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