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r512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貞觀憨婿 線上看-第347章一個戰壕的兄弟?閲讀-cnjag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347章
尋妖
李承乾此刻非常生气,直接大声的喊了起来。
“殿下,不要这么说!”苏梅着急的不行,对于李承乾这样,他很害怕,毕竟,他直接非议李世民,被李世民知道了,还能了得。
“就这么说,青雀凭什么和孤争,他拿什么和孤争,父皇一直这样扶持着他,什么意思?磨刀石,孤需要磨刀石吗?孤是什么地方做的不对吗?”李承乾盯着苏梅质问了起来。
點星聖手 觀三海
“殿下没有做错事情!”苏梅连忙对着李承乾说道。
“那些年轻一带的臣子,是青雀能够接触的,他们是未来朝堂的重臣,父皇让青雀去见,什么意思?之前说皇子不能和大臣走的太近,孤为了恪守这个,不敢去见那些大臣,怎么?他青雀就可以?”李承乾继续发怒的说道,
苏氏坐在李承乾身边,拉着他的手,也不知道怎么劝,她也知道李承乾心里委屈,但是这份委屈,他也不敢在李世民面前说,也只能躲在这里发发火。
“孤就是想不通,凭什么?青雀凭什么和孤争,孤是太子,也是嫡长子,孤还在呢,他争什么,父皇如此纵容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李承乾继续发怒的喊着,苏梅坐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只能看着他发火,希望他发完了,能够冷静下来。
很快,李承乾在东宫发火的事情,李世民就知道了,李世民坐在书房里面,把那张纸条给烧了,躺在那里,发呆,
李承乾这样,非常不理智也不冷静,好在现在是和平时期,不是自己那个时候,如果是自己那个时候,现在李承乾估计已经死了。
“为什么?天下哪有那么好坐啊,就这样,朕怎么放心把天下交给你?”李世民躺在那里,深深的叹气了一声,
李承乾已经成年了,李世民希望他能够稳重,希望他能够看清一些事情,没有什么是一定的,皇位也是如此,还是需要自己努力才是,否则,天子昏聩,百姓就会遭殃,到时候改朝换代也不是没有可能。李世民一直躺在那里,没一会,王德拿着一个毯子盖在了李世民身上。
“你记一个事情,如果明天慎庸没去东宫,后天一大早吗,你亲自去一趟慎庸府上,让慎庸去一趟!”李世民闭着眼睛开口说道。
“是,陛下!”王德点了点头,然后小心的退出来,
第二天上午,韦浩还在家里喝着茶,写着东西。门房那边就来人了:“公子,李德謇,李德奖,程处亮,尉迟宝琪几个公子哥过来了,还有一个是蜀王!”
“蜀王?哦,李恪?”韦浩听到了,点了点头,现在立刻被封的还是蜀王。
“有请!开中门!”韦浩对着门房说道,自己也是收拾了一下书桌上的东西,拿到书房去,接着到了客厅这边,刚刚准备往外面走,就看到了他们几个人过来。
“快,这边,你们不怕冷啊,这么早就出来?”韦浩站在门口,对着他们问了起来。
“啧啧啧,慎庸,不看不知道啊,一看吓一跳啊,这样好的房子,你是怎么设计的?”程处亮笑着对着韦浩喊道。
“想想就有了,快,到阳光房里面去做!”韦浩笑着对着他们说道,接着对着李恪拱手说道:“见过蜀王殿下!”
“嗯,贸然来访,打扰了!”李恪背着手,微笑的说道。
“不打扰,来,里面请!”韦浩笑着说道。
“我还是要先去见一下太上皇才行,刚刚回来,想要去看看阿祖!”李恪对着韦浩说道。
“哦,这样,我带你过去,大舅哥,这里你熟悉,你帮我招呼他们!”韦浩马上对着李德謇说道。“去吧!”李德謇点了点头,很快,韦浩就带着李恪往老爷子所在的院子走去。
“蜀王殿下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说一声?”韦浩笑着开口问了起来。
“前天上午到的,昨天去了一趟皇宫,今天就想着来看看阿祖,你也知道,我在封地那边,一年也只能回来一次,还需要父皇同意才是,还要感谢你,照顾阿祖!”李恪说着对着韦浩拱手说道。
“殿下严重了,一样的,老爷子是丽质的阿祖,自然也是我的阿祖,老爷子感觉我府上住的舒服一些,愿意来这边住,我当然是高兴的,来,这边请!”韦浩在前面带着路,开口说道。
“嗯,听父皇说了,不过,慎庸啊,你的本事,本王也是佩服的,等会见过阿祖后,到时候可想和你促膝长谈一番,听说你现在担任万年县的县令,万年县的县令可不好当,
而且,据说,你可是有大动作的,可教教我,我在蜀地,真是,难啊!百姓也穷的不行,刚刚在来的路上,听德奖说,他们修直道的地方,百姓穷的不行,那是他没有去过我的蜀地,那里的百姓,才是真的穷!”李恪对着韦浩说了起来。
“当然欢迎,谈不上教,大家一起说说话就好!”韦浩笑着说了起来。
老黑是條狗 黑老墨
“好!”李恪还是微笑的说话,韦浩对于李恪的印象非常好,非常有礼貌,
瑾皇妃 漪落
而且长的也是非常俊朗,关键是给人一种非常亲切的感觉,听说为人很仗义,不过,韦浩和他接触的不多,就是简单的聊过几次!很快,韦浩就带着他到了老爷子所在的院子,老爷子正在给他的那些花花草草浇水。
“老爷子,忙着呢?看看谁来看你了!”韦浩进去后,笑着喊着。李渊听到了,扭头看了一下,李恪此刻也是到前面去,抱拳行礼喊道:“恪儿见过阿祖!”
“哦,恪儿回来了,快,快坐下,慎庸,泡茶,我还有几盆花还没有浇,马上就好!”李渊一看是李恪,就笑着喊着。
“好,来,蜀王殿下,请坐!”韦浩马上招呼着李恪坐下,自己则是在那里烧水泡茶。
“嗯,谢谢!”李恪点了点头,不过眼睛则是看着李渊这边,发现李渊很小心的伺候着那些花花草草。
“老爷子喜欢这个,天天摆弄这个,你看这里,到处都是花花草草的!”韦浩笑着对着李恪解释说道。
“嗯,老爷子还有这个爱好,之前没听过。”李恪微笑的点了点头。
“汪汪汪~”这个时候,一条白色的小狗跑了过来,直扑韦浩这边,韦浩也是抱了起来。
“毛豆,干嘛去了?”韦浩笑着问了起来。
“刚刚拉屎去了!”李渊此刻也是放下了东西,往这边走了过来。
“去老爷子那边!”韦浩放下了毛豆,毛豆马上跑到了李渊这边,韦浩则是开始给他们倒茶。
“阿祖,你养的?叫毛豆?”李恪指着毛豆对着李渊问了起来。
“这个兔崽子取的,叫的都顺了,就这么叫了,这次回来,要过年后再走吧?”李渊坐在那里,看着李恪问了起来。
活在霍格沃茨 精密計算
“是呢,过年后就走!”李恪点了点头。
“走了后,京城可不是什么好地方,远离是非之地,你呀,不要想那些不着边际的东西,在封地啊,该干嘛干嘛?记住阿祖的话,皇家啊,历来就是是非多,弄不好,丢了命,不值得!”李渊坐在那里,对着李恪说道,
韦浩则是非常震惊,李渊居然会和李恪说这些,其他的人,李渊可是从来不说的。
“恪儿,没事的时候,学学这个小子,犯点错,你也是英武啊,就越遭猜忌,阿祖对你,就一个希望,平安就好,其他的不想去想,不是你能想的,虽然你也很优秀!”李渊继续对着李恪说道。
“阿祖,你说什么啊,孙儿就想要做一个闲散的王爷,可没有那么多抱负!”李恪马上笑着对着李渊说道。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啊,不过,回京后,不要就知道去画舫!惹那些事情出来。”李渊继续对着李恪说道,李恪听到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去看过你娘亲吗?”李渊继续问了起来。
“昨天看了,娘亲也特意嘱咐孙儿,让孙儿替她带个好,说你在宫里面,娘亲也不能时常去看你。”李恪点了点头说道,
而韦浩则是很不理解的看着这对爷孙,李渊居然最喜欢的是李恪,而不是李承乾和李泰,这是什么原因?
“来,喝茶!”韦浩招呼他们说道。
“慎庸啊,你拿1000贯钱给恪儿,记账,到时候让皇后给你!”李渊对着韦浩说道。
“好!”韦浩想都不想,就点了点头。
“阿祖,可使不得,孙儿有钱,真有钱!”李恪马上摆手说道。
“拿着,就是阿祖给的,你父皇不给你,你娘亲也没有几个钱,阿祖给的,就拿,到了京城,你又喜欢玩,没钱怎么行?”李渊对着李恪佯装生气的说道。
“哦,好,那孙儿就厚颜了啊!不过,听说画舫来了一批漂亮的,阿祖,去不,带你去听戏去!”李恪此刻看着李渊问了起来,
韦浩则是震惊的看着李恪,这是什么情况,爷孙两个一起前往画舫,这个画风不对啊。
“不去了,冷,现在阿祖就喜欢躲在这里,今天你是来早了,你要是晚点过来,就知道我这里有多热闹了,阿祖可是天天有人陪着玩,所以那些花花草草啊,阿祖要早上伺候好了,晚了,就没时间了。”李渊笑着对着李恪说道。
“阿祖高兴就好,不去画舫的话,要不孙儿带几个会唱戏的来?”李恪继续对着李渊说道,
李渊听到了,居然在思考。
而韦浩则是震惊的看着他们,然后有点结巴的说道:“这,这,这不行吧,父皇知道了,会打死我的!”
“你怕什么?他还敢打你?”李渊听到了,鄙视的看了韦浩一眼。
“不是,那个,蜀王殿下,咱们不要这样玩,你可以带老爷子出去,我什么都不知道!”韦浩马上看着李恪说道。
“不用了,听戏也没有什么意思,算了!”李渊此刻开口说道。
“好吧,那我下午去了?”李恪对着李渊说道,李渊点了点头,而韦浩则是傻眼的看着他们两个,完全不懂,这是爷孙吗?这尼玛是一个战壕的兄弟啊!
接着李渊就问蜀王在就藩地的事情,蜀王也是一一作答,韦浩就是坐在那里给他们泡茶,
聊了差不多小半个时辰,李恪才说告辞,李渊送着李恪到了暖房门口,韦浩带着蜀王往自己的暖房那边走去,
一路上,韦浩肚子里面有太多的疑问,实在是想不通,舒王怎么会和老爷子说这样的事情。
很快,到了自己的暖房,此刻,他们几个有是靠在自己的沙发上面,喝着茶,吹着牛。
“我说蜀王,你干嘛呢,这么久?”程处亮看着李恪问了起来。
“这不是有段时间没见阿祖吗?聊了一会,你们聊什么呢?”李恪笑着坐下来,韦浩也是坐了下来。
“慎庸,你来,我泡不好,糟践了那些茶叶!”李德謇站了起来,对着韦浩说道,韦浩只能坐在泡茶的位置上。
“慎庸,中午去聚贤楼用餐,你请客?”李德奖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好,肯定我请客啊,对了,你们修路的事情,办的如何了?”韦浩笑着看着他们问了起来。
“诶,明年估计能修好,今年的时间太短了,只修了四分之一的样子,不过,材料都准备好了!”李德奖坐在那里,苦笑的说道。
“没办法,不过,慎庸,这次去修炼,是真的见识到了大唐百姓的穷,诶,昨天回来的时候,我还以为我在做梦,想想啊,我们真是,诶,罪过!”程处亮也是叹气的说道。
“嗯,昨天房遗直他们也说了这个事情,他们也回来,这样,来人啊!”韦浩马上招呼着自己身边的下人,马上就有人过来。
“你派人去喊一下房遗直,萧锐,高履行,长孙冲,就说中午我在聚贤楼请他们吃饭,老房间!”韦浩对着自己的下人说道。
“是,公子!”下人马上就出去了。
“慎庸,我们该做点什么!”李德奖看着韦浩说道。
“做什么?你们会做什么?改善百姓的生活水平,你们还达不到,没这个本事!”韦浩看着他们笑了一下说道。
“你有这个本事啊,我哥说了,现在长安的百姓,因为你弄的那些工坊,生活可是好了不少!”李德奖看着韦浩说道。
“怎么,要我把工坊开遍大唐啊,可能吗?大唐人口就这么多,武德年间,听说只有300万户,能有多少人!”韦浩苦笑的看着他们问了起来。
“那是扯淡,何止?民部之前什么样你也不是不知道,我敢说,现在我大唐的人口,绝对不会低于800万户,当然登记在册的,也许只有300万户!”李德謇马上开口说着。
“你这说的也太夸张了,你说400万户我相信,还八百万户?”韦浩鄙视的看了一下李德謇。
“有的,绝对有,甚至超过了!”一旁的李恪点了点头说道,韦浩就看着他,
“不相信啊,你就拿着万年县的登记薄,去对,据我所知,东城那个百姓居民点,登记在册是2000户,你去仔细盘点一下,居住在那边不会低于4000户,甚至还不止,
很多人家里,都是五六个儿子,那些儿子成亲后,都没有分家,因为没办法分家,没有房子,而且,户籍也没有分开,就是沿着老户主去登记,所以只算一户,实际上,
瑕不掩瑜
我大唐的人口,根据登记,约1800万,但是实际人口可能突破了5000万,还有很多百姓,因为战乱,都是逃到深山里面居住,我封地就有这样的情况,
有次我去打猎,进入到了深山当中,发现里面居然有一个村子,完全与世隔绝,现在有200多户,约1500人居住在里面,他们现在还问,现在是谁在当皇帝,还以为现在是北周统治时期,而这样的村子,在密林当中,还不知道有多少!”李恪坐在那里,开口说道,韦浩就是看着李恪。
“另外,加上这十多年,中原没有什么大战,所以,百姓生的也多,农家当中,普遍是六七个小孩,三四个男孩子,稍微有点钱的,十几个小孩的都有,人口增加了很多!”李恪对着韦浩说道,
韦浩则是坐在那里,开始考虑了起来,他还真没有去详细统计自己治下到底有多少人,只是大致预估了多少户,然后预估多少人口,看来,是需要统计一下,万年县到底有多少人了。
“慎庸,你本事大,先不说你让全大唐富裕起来,如果能够让长安周边的百姓富裕起来,也是很好的,长安周边,我估计人口不会低于100万了!”李恪坐在那里,继续对着韦浩说道。
“我可没有这样的本事,诶,县令难当啊!”韦浩苦笑的对着他们说道。
“慎庸,你就不要谦虚了,这个事情,还真的只能指望你!其他的文官,靠不住,就是我爹都靠不住,他只会打仗,不会治理百姓。”李德奖坐在那里,也是劝着韦浩说道。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