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p63玄幻小說 萬族之劫 老鷹吃小雞-第716章 這是我的地盤!(萬更求訂閱)展示-2xi8q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
说是六大合道,其实是7位合道,之前苏宇还镇压了文起。
轻而易举地拿下了镇南侯,对云水侯几人而言,的确是一次震慑。
太快了!
镇南侯好歹也是顶级合道,结果都没掀起一点浪花。
万族追杀了人族强者多年,镇南侯能在天窟岭立足多年,哪有那么好捉拿的。
此刻,英武将军想到了之前被苏宇支配的恐惧感。
之前,她倒是遗忘了这一点。
烽火佳人 瞬間傾城
不止他,火云侯也微微凝眉。。
几人看向苏宇,云水侯轻柔道:“人主是否开了天门?”
苏宇点点头。
果然如此!
几人心中微震,暗影侯倒是知道,没什么表情,其他人还是第一次知道,这位人主居然开了天门。
这恐怕是上古之后,唯一一位开了天门的。
云水侯又轻声道:“人主,可是上古强者血脉传承?”
以前,苏宇喜欢拉关系。
此刻,苏宇却是笑道:“上古血脉?我很好奇,为何非要上古血脉才行?难道人皇这些人崛起之前,也是身份尊贵?是人祖的嫡子嫡孙?不是上古血脉,还不能强大了。”
“云水并非此意。”
云水侯轻柔道:“云水只是惊叹于人主的天赋,能开天门,非同一般,微有疑惑,人主不要介意。”
苏宇笑道:“不介意,只是觉得,你们非要觉得,血脉尊贵才能如何……血脉尊贵又如何?如何区分尊贵与否?”
苏宇又笑道:“当今天下,要说血脉最尊贵,也许还轮不到人族!时光长河若是有主人,这位才是最尊贵的,再往前,也许是开天之人,或者也是时光长河的主人……那些人就一定是人族吗?”
苏宇摇头:“我不赞同什么血脉尊贵不尊贵这一说法!”
他看向几人,“你们这些人ꓹ 觉得人族血脉最尊贵,将前人和后人的努力ꓹ 都归结于血脉……着实可笑,让人气恼!”
苏宇叹道:“有了点成绩,出生入死万万次ꓹ 抵不上一句你血脉尊贵吗?此话,让人心寒!”
“千万次的努力ꓹ 千万次的出生入死,换不来一句辛苦ꓹ 抵不上无用的血脉……寒门……哎!”
一声叹息ꓹ 苏宇摇头,边走边道:“当初,我在人境学府学习,就有寒门贵族之争!而今,我已强大到此等地步,成为人族之主,还是逃不过一句血脉尊贵与否……终究还是有些失望和失落。”
一旁ꓹ 大周王轻声道:“宇皇不必苦恼,血脉尊贵与否ꓹ 不看血脉ꓹ 只看人ꓹ 宇皇尊贵ꓹ 血脉自然便尊贵,便高等ꓹ 便胜人一筹!宇皇若有后裔……”
苏宇平静道:“我知道你的意思ꓹ 我若是有后裔ꓹ 你会扶持,哪怕我死了!正如当日我老师他们说的ꓹ 苏宇,你留下血脉,你死了,我们再战一个潮汐!”
苏宇摇头,叹息,“不,这不是我想要的!我努力修炼,我杀万族,战诸天,是为了让我后裔高人一等吗?并非如此,人的命运,自己改变!高人一等不必要,不被他人看不起,这就足够了!扶持我的后裔,成了人主,成了人皇,又能如何?”
苏宇感慨无限。
因为在这些老人嘴中,往往就是一句话,你传承什么血脉?
你再多的努力,他们都要归结于血脉高等。
你在其中付出了多少,从没有人会去在意。
一句血脉,抹杀了多少努力!
不是一两个,是几乎都会如此。
哪怕没见过面的百战,好像也逃不过这些,觉得自己血脉高等,万族血脉低等……
一句杂血,就让定军侯这些人笃定狱王一脉不是东西,这很好用,但是苏宇也看到了一些老人们的固执和偏见。
大秦王和大夏王,担心以后会被人唾骂。
为何?
因为血脉换了。
再大的功绩,都不敌血脉变化,他们担心,担心会成为万世唾骂的对象,也是可悲。
直到苏宇允诺,规则之中定功勋,这才让两人松了口气。
这可是庇护了人族数百年的两位绝世功臣!
到头来,也会为一句血脉成了杂血而纠结。
几位上古强者,都没吭声。
云水侯其实也只是这么一问,结果没想到苏宇好像很不满意,其实,几人没觉得自己有何不妥,不太明白为何苏宇要如此大的反应。
血脉本就有高下之分,难道不是吗?
人族血脉尊贵,本就如此!
根深蒂固!
而此刻,还没离开的蓝天,也笑了笑,“宇皇,算了,有些事,不要强求!按照他们的想法,也许定鼎江山之后,第一个要处死的就是我。”
血脉不纯!
蓝天都不是不纯了,而是太杂了,杂的你无法想象!
都辨别不出,到底是不是人族了。
蓝天笑呵呵道:“这些老顽固,没法说,不过人不多,熬死了这些老顽固,自然没问题了!”
英武将军皱眉:“有些事,本就是如此,人族血脉的确高于万族血脉!而人族中的顶级强者的血脉,高于普通人血脉,这是事实,人主为何为此而恼怒?”
不解。
她觉得这没错。
她又道:“人主若是成为规则之主,实力强大了,你的后裔,也是高等血脉,高人一等,没人会否认,这并非歧视,是事实,为何不能说?”
她反驳了一句。
而大周王,瞥了她一眼,胆子真大。
大概是和苏宇不太熟。
真熟悉了苏宇,在此刻,恐怕没人会反驳。
当然,此刻的苏宇,也渐渐平息了下来,摇头:“算了,也许你说的没错,有些东西难以争出个胜负来。只是,我若为皇,重定诸天规则,一定要加上一条……不以血脉论英雄!”
苏宇平静道:“你们根本不懂,也不明白!一些不是纯粹人族血脉的人,为了这人族,付出了多少!你们坚持所谓的人族至高论,在我看来,都是笑话!没有我,没有他们,有没有今日的人族都难说!”
“大秦王也好,大夏王也罢,蓝天也好,我也好,我们……可不是人族血脉!”
此话一出,几人震动。
什么意思?
别人就算了,你……你什么情况?
而大周王一开始没想到,很快,想到了什么,眼神异样。
是的,苏宇……好像不是纯粹的人族血脉了!
半死灵血脉!
难怪苏宇如此生气!
因为一句人族血脉至高,也许连苏宇都会被质疑,被否定,他和大秦王他们所付出的一切,最终也许会因为一句血脉,化为泡沫!
火云侯忍不住了,低沉道:“人主何意?”
苏宇平静道:“没什么意思,我有死灵血脉,半死灵!并不算纯粹人族!不止如此,我麾下有大量死灵强者,都是如此,他们也不算人族!我一直觉得,心在人族,就是人族!今日,和诸位争辩一番,发现我也许错了!”
几人都是面色变幻不定。
半死灵!
这还是第一位半死灵人主,从未有之。
而此刻,蓝天已经蠢蠢欲动,传音苏宇,“宇皇,若是这些人,表现出任何不妥……杀了他们了事!这些老东西,根本不知道,你为了人族,究竟做了什么!”
蓝天觉得,这些家伙很可恶!
没有苏宇,下界还有人族吗?
那可不好说!
大周王所谓的等几十年,能等到几十年吗?
就上界这情况,百战出来了,大概也是完蛋的命!
最后也许狱王一脉成了主导,狱王一脉……嘿嘿,那才是真的非人族纯血了,到时候,才好玩。
蓝天忽然传音笑道:“宇皇,按照他们的想法,也许我们和狱王一脉才是不该存在的。”
苏宇没接话。
此时此刻,他也不想说什么。
至于身边这几位老古董,能接受就接受,接受不了,不作对,苏宇懒得管,但凡有人敢作对,杀了他们!
他原本都没太在意自己半死灵的事了,今日却是发现,还是不行。
现在的人族未必在意,但是一定有许多人还是在意的。
此刻,大周王也是沉默无比。
一群人,都跟着苏宇迅速朝前飞。
云水侯他们也都陷入了沉思中。
苏宇,居然不是人族纯血!
这一点,包括反对百战王的英武将军,此刻都在消化,苏宇不是纯粹的人族,他是半死灵,这……这还能当人主吗?
不知道过了多久,英武将军开口道:“你怎么成了半死灵了?”
“心情好,就成了半死灵。”
“……”
英武无言以对,有些郁闷,又道:“你现在还不能斩断死灵通道吗?”
“不斩!”
苏宇平静道:“当半死灵更符合我的心意。”
“可是……”
英武有些别扭道:“可是,你不觉得,这样会让人反对你吗?”
“不会。”
这时候苏宇看开了,笑道:“怎么会,你问大周王,这下界百亿生灵,有反对我的吗?”
“没有!”
大周王也回的平静。
英武疑惑道:“他们知道你是半死灵吗?”
“那当然!”
苏宇笑了。
大周王也轻笑道:“当然知道,岂会不知道!宇皇起家之地,可不是人族,而是三十六古城!以收服三十六古城为起点,之后才回归人族,一统诸天!”
几人都是一怔,“他……人主不是从人族崛起的,不是老辈强者扶持而成为人主的?”
“为什么要人扶持?”
苏宇笑道:“自己拿来的,不是更香吗?我登顶之时,无人敢反对,无人能反对!包括大周王,哪怕一开始当我是傀儡,现在也得听话,不是吗?”
大周王附和道:“那是自然,宇皇能力远胜他人,除了宇皇,百亿苍生,无一人可企及!”
嫡妃的逆襲
“……”
好肉麻!
几位上古侯都是无言,这位人皇帐下行走,好不要脸!
这马屁拍的,他们都有些不太自在。
英武将军凝眉道:“那……那你说无人敢反对,这么说,你说的三位准王,都听你的?”
“当然!”
苏宇笑道:“为什么不?蓝天便是准王,蓝天听我的吗?”
“当然!”
蓝天笑嘻嘻道:“一切唯宇皇是从!但有不从,杀之!”
说着,蓝天看向英武,笑嘻嘻道:“为何你会有这样的想法?为何会产生这样的心思,为何会觉得有人胆敢不从?三大准王……你是说我、文王的狗,还有南王吗?我们自然都听宇皇的!”
英武一脸无奈。
带着一些悲哀。
说好的你很惨呢!
说好的你手底下人不听你的呢?
说好的,百战的势力很强大呢!
英武无奈,而云水侯则是听到了别的,轻声道:“文王的狗?”
“嗯。”
苏宇微微点头,“肥球,你认识吗?”
“不熟。”
云水侯轻声道:“但是好像听人提及过,原来,它也踏入准王境了。”
云水侯没再提血脉的事,轻柔道:“那人族这边,除了准王,顶级合道还有吗?”
苏宇笑道:“当然,大周王不就是吗?”
“还有万署长,实力和大周王差不多。”
“另外,还有大秦王、大夏王都和云水侯你差不多。”
云水侯和其他几人都默默听着,这是了解下界人族实力的最好机会。
火云侯一听,微微扬眉道:“那这么说,人族在下界的顶级实力,并不算多?”
苏宇轻笑道:“还行吧!我还有一些非人族下属,包括接近准王的鸿蒙将军,死灵界域的岚山侯,噬神族的豆包……”
稍微提了一些,苏宇笑道:“总体来说,实力还可以,当然,和上界没法比,上界强者多,打三大族的一族还有希望,打三族,那就是自取灭亡了!”
几人继续消化着苏宇透露的消息。
消化了一阵,暗影侯忽然变色道:“人主,我们现在去哪?”
“道源之地!”
“不可!”
暗影侯脸色变了,“那地方太危险了!万族一批顶级强者都在其中,我们进入道源之地,一旦被发现,就是取死之道!”
英武将军也是惊讶道:“去那边?解封百战吗?你不是说,你不听百战的吗?”
为何要去那边?
苏宇笑道:“探探底,慌什么!”
能不慌吗?
火云侯有些急躁道:“那边准王不止一两位,甚至超过双手之数!去那边,别看我们也有准王,一旦被包围,必死无疑!”
“我知道。”
“知道那还去……”
“你们跟着就行!”
苏宇平静道:“别一直问个没完没了,我开了天门,看到的比你们多!”
这些家伙,废话很多。
若是万天圣他们,都不会问什么。
说去就去!
几人这才想起苏宇开了天门,尽管如此,还是忧心忡忡。
云水侯再次看向英武将军,眼神会说话,带着无奈。
说好的,这位听从大家建议的呢?
而英武将军,也眼神回应,真的,之前他表现的很听建议的,你看,我让他去找你,收服你,他一句话都没反驳!
两人对视几眼,都带着一些无奈。
草率了!
早早地加入了这位的阵营,就现在这情况,想走……不太容易。
镇南侯直接就被镇压了!
这位,显然不是单纯的为了收服他们,而是要清扫掉一些阻碍,防止他们搞破坏。
……
苏宇才不会理会他们。
几人现在既然在自己身边,那就别想翻天!
别看实力不弱,苏宇和蓝天、大周王联手,未必能完全镇压住他们,可是,这是上界,万族都在盯着他们。
苏宇能跑,他们跑不了!
苏宇不带他们走,他们行踪暴露,必死无疑!
苏宇可以走的,他能回下界。
此刻,苏宇只是想完美一点,不代表不能不完美,逼急了苏宇,杀几个人就跑,丢下这些家伙挡枪,又能如何?
包括栽赃狱王一脉,杀什么三个合道……
苏宇都可以错!
都可以随时放弃,都可以不追求完美,有什么啊!
大不了,我回下界。
就这么简单!
下界要开,也不是这时候开,还有几年,命族的通道,这些人可下不去,下去了,也是找死。
……
道源之地,在上界极东之地。
很广阔,很神秘。
在这片大地上,你随时可能会遇到无主的规则大道,完整的那种,你一旦融合了,也许就是一位顶级合道,当然,前提是和大道契合度比较高。
甚至成为准王境,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成为规则之主,却是难如登天,哪怕规则大道很多,甚至完整的规则大道,如今也没人能彻底掌控。
这片大地,笼罩在一片白光之中。
这里,是道的起源,道的起始之地。
所以,上古之后,这里就被命名为道源之地。
实际上,在这之前,上古时期,此地叫天河口。
当然,上古之后,很多人觉得这名字不太好听,天河口,天河在哪?
难道这里是天河的口子?
也没看到天河啊!
自从六千年前人族败亡,这地方,已经成了万族的地盘,大量的万族强者涌入,在这捕捉大道规则,在这争夺道则之力,在这感悟大道。
这六千年来,万族强者诞生了很多。
而在这之前,人族其实也诞生了许多强者,否则,也没那上百位合道可以消耗。
道源之地,还有很多神秘的地方。
比如下界之门,比如封印之山,据说那山,就封印了百战王。
还有许许多多的地方,可能隐藏着或者沉睡着一些老古董。
血精靈崛起
一些真正接近规则之主境界的老古董!
已经进无可进了,达到了合道真正的巅峰,再进一步,就是掌握规则大道了,可惜,前方无路了。
这里,也沉睡着一些这样的绝世强者。
豪門總裁的小嬌妻之豪婚 寒冬冬筍
也许是万族,也许……可能还有人族的存在。
毕竟人族执掌此地无数岁月,只是,这些人可能已经彻底沉眠,不再出现,因为到了那个地步,他们都在为跨出那一步而努力。
……
巨大的光幕,遮掩了一片天地。
和混沌山的黑暗恰恰相反,道源之地,常年累月的光明。
一东一西,也组成了整个上界最危险的两个地域。
此刻,那巨大的光幕之外。
暗影侯作为掌握情报最多的强者,此刻,传音道:“道源之地,常年被这些光幕遮掩,而这些光幕,其实都是规则之力组成!”
“所以有人进出的话,动静不小,如今人族已经不敢踏入,一旦惹出强者来探查,一发现是人族……那就必然会来追杀!”
苏宇微微点头。
暗影侯继续道:“各族在其中都有强者,甚至传闻,我人族其实也有强者在其中沉眠!”
暗影侯见苏宇看向自己,解释道:“只是传闻,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因为据说,这些真正达到了巅峰的强者,距离掌控规则大道只有一步之遥,但是迟迟无法踏入那一步,实力太强,消耗太大,有些甚至具备真正规则之主的感悟力……没办法之下,只能沉眠,不再去领悟大道!”
苏宇疑惑,“沉眠,不再领悟大道之力?”
暗影侯有些解释不清楚,倒是大周王,轻声道:“其实很简单,打个比方,如果我的大道之力,领悟到了巅峰,明明就能掌握这条大道了,却是不能掌握,偏偏我还在不断吸收规则之力……吸收的速度很快,我偏偏又消化不了,那我就会把自己撑死!”
苏宇愣了一下,看向大周王,你怎么知道?
大周王苦笑,传音道:“我忍道到了巅峰,当然知道。”
苏宇醒悟,对,好像也是。
苏宇皱眉道:“你是说,他们因为领悟大道超越现在的实力,所以吸收速度太快,只能选择沉眠,减缓吸收速度。”
“嗯!”
大周王点头,“没办法的事!除非离开这地方,这地方规则之力太浓郁了,可是离开……”
大周王又苦笑:“这些家伙的大道之力,又很强,别的地方,又没办法维持!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中间地带。要不撑死,要不饿死!是选择撑死,还是饿死,那只能选择在这地方,沉眠下去,封锁自己,减缓吸收速度,这样,不至于撑死,也不至于饿死。”
只有同境界,才能了解这样的苦。
苏宇疑惑地看着他,大周王再次解释道:“我的大道不太强,问题不大,而且在万界,有时光长河压制,其实问题也不大!唯独在上界,压制力不强,所以在这,大道之力蓬松的很,很容易出事!”
“下界也有下界的好处,这些家伙,到了下界,其实也能压制,但是在上界呆久了,下去的话,容易被排斥上来,除非规则之力消散!”
大周王又道:“被排斥上来,是因为他们的大道太过蓬松,一旦下界规则之力再次弥漫,他们是没办法支撑的,只能上去,不然会被压爆!”
苏宇大概明白了,想了想道:“现在问题不大吧?现在下界的规则之力,消散了许多。”
大周王点头:“现在应该可以了,等到规则之力,再次弥漫下界的时候,那上界下来的,必须要离开,其实主要还是大道之力排斥导致的,就如死灵到了生灵界域,也会被排斥。”
苏宇点点头,没再问。
他眼中浮现天门,朝那光幕看去。
这一看,苏宇眼神不由微微颤动起来。
他看到了!
在这光幕深处,他看到了时光长河……不,不是,好像……不是时光长河?
苏宇天门开到了极致,不断观望。
他朝远处看,朝深处看。
空中,好像有一条断裂的长河,只有一小半,或者说,只有一个开头,没有结尾。
苏宇舔了舔嘴唇。
“时光长河……不,不是,不太像,更像是……支流……也不是,更像是死灵大道……对,开辟了一点点的死灵大道!”
这一刻,苏宇好像领悟了,这是什么玩意。
那如同月牙悬挂在天空中的,应该是人皇开辟的道……应该是!
但是,人皇开辟了一点点,可能就出事了。
人皇没办法,只能选择了放弃。
“是这样吗?”
苏宇心中喃喃自语,是这样吗?
这条道,严格来说,和支流其实差不多,其实也是时光长河上蔓延出来的一条大道,但是,不同的地方在于,这条道,开辟的极为宽旷!
而且,没开完整。
人皇是放弃了?
还是没放弃,依旧保留着这条大道的所有权?
苏宇天门开启,不断消耗着自己的力量,他不在意,他继续看。
开天门的好处,就在于这。
万界无数年都看不懂的一切,苏宇可以看懂!
“所以,严格来说,这算支流,但是带的属性力量不同!”
“时光长河,是万道融合。死灵大道,是单独的死灵之道。那人皇开辟的,又带着什么属性呢?”
“还有,这到底是人皇在开辟,还是文王?”
文王也放弃了一些大道,比如笔道。
那这上界,当初到底是文王在开辟,还是人皇?
这个,苏宇暂时还不清楚。
“从这进入的话,能否进入真正的时光长河中呢?应该可以,一定有一个交接点,否则,开辟到一小半的道,不可能不断溢散出规则之力!”
“那无主的大道规则之力,又是什么情况?”
在时光长河中,苏宇都没见到无主的大道规则……好吧,支流无数,但是你进不去啊,你进去了,你也不可能说,一下子就掌握了大道之力啊!
那这里的大道规则之力,又是什么情况?
一个个疑惑,在苏宇脑海中升起。
“那在这,可以撕裂时光长河,进入其中吗?”
“还有,百战王他们当初不是在下界交战的吗?为何会被封印在这?那百战王,到底被封印在了什么地方?不可能在下界打个半死,拖到这边来封印吧?”
那还不如打死了算了!
这时候的苏宇,对此地太感兴趣了,混沌山,苏宇看透了一点点,但是他还没到那个地步,所以不再继续探索。
这地方,苏宇却是极其感兴趣!
因为,这是开道的起始!
开与众不同的大道,开诸天之道!
“太有趣了……”
苏宇喃喃自语,英武这些人,纷纷看向他,一个个都是眼神异样,很有趣吗?
他们只觉得危险无比!
苏宇忽然徒手撕裂虚空,接着微微皱眉,“不行,在光幕之外,好像没办法打开时光长河。”
暗影侯点头:“外面是不行的,进去就可以了!被那光幕遮挡住了……”
苏宇摇头:“不,不是遮挡住了,而是……覆盖范围就那么大!就道源之地那么大。”
有区别吗?
暗影侯心中想着。
苏宇当然觉得有区别,不是光幕强大遮挡住了,而是人皇的长河,就那么点长,又不是真正的时光长河,可以覆盖诸天!
惹火嬌妻,腹黑總裁中招了 初城
“进去才能开启时光长河,而进去,会触动光幕,光幕,是溢散出来了的规则之力组成……”
“是人皇还是文王?”
苏宇陷入了沉思中。
他忽然看向大周王:“上古末期,上界还在开发吗?”
“在!”
大周王点头。
“那人皇离开了星宇府邸吗?”
“没有,人皇一直在星宇府邸中。”
苏宇皱眉,“那文王呢?”
“文王在末期已经失踪了。”
苏宇吸气,那不对啊。
人皇没走,文王失踪,那还怎么开辟大道?
难道不出万界,也能在这开大道?
那人皇就强的离谱了!
不对!
苏宇忽然眼神闪烁,看向大周王:“我问你,上古末期,星宇府邸九层,可有时光规则波动?”
大周王微微皱眉,“你说的规则波动……是什么波动?”
苏宇想了想,开口道:“换个说法,你在九层,可以开启时光长河吗?”
“不行!”
大周王摇头:“九层,是没有时光长河的。”
苏宇眼神闪烁,一个个念头升起。
人皇一直没走,但是此地还在继续开道……人皇他么是在九层开的吧?
星宇府邸的九层,也许联系着上界!
“负一层连接死灵界,九层连接上界,好像也很正常!”
“那此地,百分百就是人皇在开辟了,而和时光长河的连接点……在星宇府邸九层!”
此刻,苏宇瞬间关联起了所有线索!
他心中微微震动,星宇府邸!
这地方,好地方啊!
下连死灵界域,上连上界。
这完全就是一个巨大的中转站!
人皇坐镇其中,一统三界啊!
“好大的魄力!”
苏宇心中微微震动,这上古时代,人皇魄力真的不小,是真的将自己的势力,蔓延到了三界!
上界,万界,死灵界域。
他坐镇九层,可以镇压一切。
可惜了!
太可惜了!
若是人皇完成了上界大道开启,谁能匹敌人皇?
雄主啊!
尽管,这些只是苏宇的推测,但是他觉得,推测的应该不错,否则,人皇也不可能天天这边跑,那边跑,到处跑,到处开道。
唯有在自己的人皇宫中,直接打开时光长河的口子,进入时光长河,进入上界,沿着他开辟的那个口子,盗取力量,才能来开辟上界之道!
“厉害!”
苏宇夸赞一句,其他人就这么看着他。
完全不知道苏宇在想什么,在看什么。
看也看不懂!
英武将军传音道:“人主到底看到了什么?”
苏宇笑了,“看到了上古人皇的雄心,看到了上古人皇的强大,看到了他的雄才伟略!可惜,太可惜了!文王这个不靠谱的,哎,他若是不走……人皇一旦成功,太可惜了!”
苏宇摇头。
云水侯微微皱眉,“文王也是雄才伟略……”
“你不懂!”
苏宇摇头,你真的不懂!
这些人只看到了文王的强大,没看到人皇的雄才大略!
这才是真的雄主!
开上界,再开一道,再开一天,化上界为自己的天,脱离时光长河的控制,成为真正的一方霸主,人界独立在外,从此之后,人族在上界,就可以镇压万古!
文王、武王他们若是不离开,再持续一些年,再给人皇一些年,他就可以完成自己的计划了!
云水侯几人,都是异样无比。
我们不懂?
好吧,也许真的不懂。
而大周王,此刻也是唏嘘,“人皇陛下,的确是雄主。”
后面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雄主,也失踪十万年了!
“我一直和文王打交道比较多,今日,我想看看人皇的道!”
苏宇有些兴奋道:“我也想看看,能压下文王,成为人主的这位皇者,到底有何高明之处!”
见他要走,大周王急忙道:“光幕会波动……”
“扯淡!”
苏宇不屑一顾,忽然取出小石头:“这个在,没问题!自己的大印,还镇压不了自己的大道溢散出来的规则之力,那也白活了!”
这个,苏宇推断就是人皇的大印,先期的那种。
自己的大印,肯定可以镇压这些溢散出来的规则之力。
因为算是同源!
大周王却是紧张道:“万一呢?”
“我一个人先去,万一什么?真不行,我就强行进去,迅速钻入时光长河……放心吧,没人比我更懂时光长河!”
口气很大!
“你们别跟着,不然你们不行,带着你们都是累赘,你们很容易暴露我的存在!”
一群强者,都看着他,这话说的,有些不是滋味。
苏宇笑道:“我先去探探底,回头再来接你们!”
说话,他迅速消失在原地。
大周王和蓝天耳边,都响起他的声音:“盯死了这几个家伙,一旦有异动,马上攻击他们,攻击完了你们就撤,去葬魂山等我!”
够狠!
大周王不动声色。
苏宇这家伙,一如既往的狠,一如既往的警惕,此刻,也没把这几位当自己人。
不过,看样子我算是自己人了!
大周王忽然有些心酸。
我好难!
还好,有上界这几个家伙在,我总算摆脱了百战余孽这个定义,上界的家伙,更适合这个名头。
他瞄了一眼几位上古侯,心中腹诽。
你们几个,最好别乱动。
稍有动静,我不管你们,蓝天都得坑死你们。
……
而这时候的苏宇,已经贴近光幕。
一枚小石头浮现,轻轻钻入光幕中,果然,当石头钻入,无声无息,光幕的规则之力,安静无比,苏宇心中狂喜!
这不止代表他可以无声进入,还代表一点,在这,他也许可以镇压万族强者的规则之力!
“这地方,是人皇的地盘!”
“而人皇的地盘,就是我得地盘!”
苏宇心中狂喜,卧槽,这地方是我的地盘,你们知道吗?
我的主场!
虽然我是第一次来,但是不妨碍这地方属于我!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