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nffw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我不可能是劍神 起點-第七十一章 慢着!慢着!相伴-3fttm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
时间:
某一个深秋的夜晚。
地点:
袈裟山上、小碧潭边。
人物:
巫先生【禁锢】
小神医【眩晕】
李楚【英俊】
邪灵【请求回档】
邪灵【请求回档失败】
邪灵【再次请求回档】
邪灵【再次请求回档失败】
邪灵【脏话】
……
李楚眼看着这一场气势磅礴的盛大降临,结果从光幕中出现的是这尊邪灵的身影,也觉得颇为奇妙。
虽然它换了一个颜色的躯壳,但是那神情、声音和语调,以及暗黑与邪异中夹着点淡淡倒霉的气质,绝对没有错。
下堂王妃逆襲記
就是上次在正气书院遭遇的那个。
嬉笑者
邪先生,原来世上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说时迟、那时快,其实一切也不过发生在一念之间。
邪灵降临的那一瞬间,李楚就已经抽出了纯阳剑。
对于这个曾经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异种邪灵,他丝毫不敢掉以轻心。巫咒之术诡谲莫测,若是真让它施展出什么招术,说不定此番生死难料。
道经有云,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所以邪灵还没落下,他的剑就要落下了。
都市全能高手 痞子紳士
破风声如同裂帛。
邪灵看见李楚挥剑的动作,眼前瞬间闪过那一道又大又粗的剑气柱的光影,强烈的求生欲望迫使它大叫道:
“慢着!慢着!”
不过一息之间,邪灵的肠子就悔成了一截青花瓷。
我才刚刚从无尽黑暗中站起来!我才刚刚领悟到巫咒的真谛!只要再给我几十年时间,消化掉这份顿悟的成果,我就可以进入真正的神明境界!
我就应该好好的在这方天地外闭关,谁也找不到我。为什么要回应这倒霉信徒的祈求?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神降?
哮天犬新傳
而且最吊诡的是……
世界那么大……
为什么偏偏能降临到这小道士的面前?
除了倒霉,还能说什么?
对,自己本来气运充足。为什么会变倒霉?罪魁祸首还不是这个小道士!
虽然他早已经被自己列入必杀名单,但是……不是现在啊!
人家还没准备好啊……
一时间,天涯何处不相逢……天堂有路我不走……地狱无门我自来投……这些话萦绕在邪灵的脑海。
它决定暂且求饶,和小道士商量一下。哪怕抛弃这唯一的信徒,也要保住自己的性命。等自己成了真正的神明,还会缺少信徒吗?
随着他的两声“慢着”,李楚貌似没有收手的打算,只是剑尖的落速稍微缓了缓。
邪灵瞥见有门,赶紧接着叫道:“你还记得吗?我还给过你不少气运哪!”
话里话外,分明是讨好的意思。
听到邪灵说这话,巫先生心里第一个崩溃了。
搞什么?
这架根本还没打,邪神大人何故先降?
你不是神祇吗?
他心里的情绪与念头,通过识海中的玄妙联系,第一时间也反映在了邪灵的识海内。
尽管他没有故意传达,但是他关于信仰的每一个念头,都会被自动传递过去,这就是信徒的枷锁。
被信仰的邪灵却不会。
邪灵心中感应到信徒的绝望,自然也是有些无奈。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不过你要懂得,求饶只是一时隐忍。迟早有一天,我不会放过每一个仇敌。
我邪神道的信条就是如此……
先穿裤子再穿鞋,先当孙子再当爷!
狠心老公走著瞧
……
听到它的喊话,李楚心中略微思忖。
诚然,这邪灵倒是源源不断地供给了自己不少气运。只是……相较于和小锦鲤绑定的自己来说,不过九牛一毛。
而这些气运,和邪灵可能提供给自己的经验比起来更是……不值一提。
官門
尤其它还曾经作恶多端。
对坏人的怜悯,就是对好人的残忍。
这一剑,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在一个电光火石的瞬间,邪灵求饶,信徒崩溃,李楚剑落。
秋风卷落叶。
轰——
一声震天响,巨大的剑气柱再次出现,邪灵骤然失色,身子才刚刚完整地从光幕中落下,它便用力一纵,又钻回了光幕中!
这道光幕本就是它从两方空间中撕开的裂隙,在它身躯钻回去的同时,就开始缓缓闭合。
从哪来,回哪去!
可是能逃得掉吗?
在它消失的一刹那,剑气柱尾随而去……
轰隆隆——
空间的那头不知发生了什么,只见那片光幕一阵剧烈抖动,仿佛被巨石冲击的水面。
粗大的剑气柱,全根没入。
漆黑的裂隙顿时抖了三抖。
喀喇喇一阵巨响,巫先只觉脚下的山体都在震动、摇晃。
下一秒。
一阵白光凭空出现,汇聚到李楚身上,随即经验值暴涨!
李楚这才心满意足。
掌權路
没有比这更准确的击杀播报了,看来这邪灵的保命手段,终究用不了第二次。
只是到了七十六级还能有如此涨幅,看来这邪灵的实力比自己料想的还要强一点。
此外还令他颇为满意的一点是,自己对剑气的控制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巫先生和小神医的位置离那邪灵很近,自己这一剑出手,汹涌剑气却没有擦到二人半点。
这在之前是很难做到的。
这种控制能力不是升级带来的,而是自己不断施展剑气得来的熟练度。
这种隐性的“经验”虽然不能帮助自己升级,却可以让自己在战斗中更加收放自如,也很重要。
一番心思电转,李楚这才看向那边站立的巫先生。
他走过去,先将小神医放了下来,检查了一番。
有染 心裳
小神医的身上缭绕着淡淡的黑气,大概是中了某种催眠的咒术。
李楚将小菩提咒祭起,一顿阳光普照,驱散了那股黑气。
小神医悠悠醒来。
他睁开眼,揉了揉猪头,看见李楚,立刻问道:“玄青胆拿到了?”
“嗯。”李楚颔首:“待会儿再跟你说。”
说罢,他起身看向巫先生,解开了他的嘴巴。
巫先生立刻露出孩童般的笑容。
乖巧。
开玩笑,就在刚才那一瞬间,他识海中的星辰消失了。这代表着什么,不言而喻。
没时间哀悼,他的第一个念头是,邪神道原本就只有一位神祇和一格信徒,邪神死了,那自己不就是邪神道的主人了?
第二个念头是,连邪神都被迫牺牲了,自己还能怎么办?
当然是让这小道士为所欲为。
李楚道:“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
酷總裁,訓妻有招!
“您问。”巫先生的态度好极了。
李楚想了想,先问了他当下最好奇的一个。
“当今的江南王,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
“真的假的?”巫先生皱了皱眉,“前日里还有朝天阙上门查验,也是因为这个问题。”
“结果呢?”
李楚好奇的就是这个,朝天阙当然不会告诉他查验的结果,但他觉得那位捡来的“江南王”不像在撒谎,所以才有此一问。
就听巫先生答道:“结果当然是真的。”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