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n69o火熱連載小說 海賊之苟到大將笔趣-第一百八十九章 除非你把老子拉進劇場版推薦-zli9e

海賊之苟到大將
小說推薦海賊之苟到大將
“乔兹…”
白胡子扫了一眼,眼中多出一丝愠怒,正当他要荡开赤犬迈向库洛的时候,突然脸上流下汗来,捂住胸口,动作停滞住。
马尔科一直在注意着白胡子那边,作为船医,没人比他更了解老爹的身体情况。
他最担心的事,发生了。
“可恶!”
马尔科转头朝那边跑过去。
咻!
两道光束从后方洞穿了他的身躯。
黄猿伸着手指,讶道:“哦~你大意了呢。”
马尔科闷哼一声,倒在地上,而这瞬间的功夫,赤犬手中聚集了大量的岩浆,一拳攻向白胡子胸膛。
“你这样的人,也逃不过岁月的侵袭啊!”
砰!
那一拳,深深刺进了白胡子的胸膛内部,岩浆翻滚之下,涌进白胡子身体内,让他的身躯稍微有些膨胀。
这是烧坏内脏了。
“岩浆小鬼…”
白胡子嘴角溢出鲜血,握紧了薙刀,赤犬连忙拔出手,露出警戒。
砰!!!
白胡子薙刀之上激起震荡波,猛然往前一挥,赤犬刚要抵挡,却发现那震荡波不是对准他去的。
库洛此时正准备砍死乔兹,这个货是非常的难缠,如果不是借由那大意的功夫,想要砍破他的防御可不是一刀可以完成的。
但只要被砍中到受伤,哪怕破了点皮,那也就够了。
风会钻入他的体内,鼓动他的血液。
毕竟这货只是体表防御,内脏可不是钻石。
但就在他举刀之时,旁边便传来一阵巨大轰响,他一个激灵,下意识格挡了上去。
砰!
那剧烈的震荡波将他给吹飞掉,库洛闷哼一声,身躯落在了处刑台附近,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
扫出一击,白胡子身躯有些摇晃,他借由‘丛云切’拄着自己身躯,对着库洛露出狞笑:“漂浮小鬼,可不要对我的儿子动手啊。”
“老家伙…”
库洛阴沉的看了过去,受到伤了居然还能这么强力,怪物还真的就是怪物。
“都别愣着,去拿下白胡子的人头。”战国在处刑台上大声吼着。
登时,那些中将少将们拿着武器冲向白胡子。
一些正在和海军缠斗的队长们惊了一下,想要冲回去,“老爹!”
砰!
嗤!
轰!
炮弹,子弹,刀刃,在白胡子病发和受伤的这一间隔,全都打了过去,击中白胡子的身躯。
白胡子脑袋被打的往后一昂,接着怒瞪双眸,一刀横扫,那些海军被这一下震的飞了出去,倒在地上失去战斗力。
“老子不需要帮助…”
白胡子将丛云切重重顿在地上,“因为老子是白胡子!”
“用不着过来,去帮助那个草帽小子。”
白胡子对此时出现在他身后的队长们说着。
“老爹,您的背后…”
比斯塔此时也在他身后之列,略微忌惮的看了眼库洛那边。
“漂浮小鬼,可不是那种没品的人。”
白胡子看了过去,笑道:“对吧。”
“我可没兴趣做一些偷袭的事,反正跟你打的又不是我。”
库洛撇了撇嘴,他的能力可以从白胡子背后偷袭,但是那没有必要。
大海的豪杰,他也是保持尊重的。
而且,跟他对打的又不是自己。
此时,路飞快要冲到处刑台了,在他旁边随行保护的伊万科夫的大脑袋的头发里,钻出来一个人,双手如剪刀一样的利刃在地上一剪,拉出一条阶梯,架在了处刑台之上。
“那是【革命军】的闪电!”海军惊呼出声。
路飞借由阶梯踏了过去,然而这时,卡普从下方冲出来,将那阶梯撞出了一个洞,“路飞,你不能过去!”
“爷爷,快让开!”路飞大叫道。
“怎么可能啊,老夫可是海军的中将!”
卡普用力吼道:“早在你出生之前,老夫就和海贼战斗了,你要想过去的话,除了打败我,没有其他的办法!”
他握紧拳头,朝着奔来的路飞袭了过去,“草帽路飞,你现在是我的敌人!”
砰!
拳头错开,路飞一拳狠狠击中了卡普的脸上,让他栽倒下去。
“卡普,你…”
战国摇摇头:“果然啊,没办法躲过儿女情长。”
“艾斯!”
路飞一拳将卡普打下去后,也终于靠近了处刑台,正准备给艾斯解锁。
战国眯着眼睛,深吸口气,身躯就开始放出金光。
砰!
就在这时,一只脚将路飞踢了下去。
“库洛?”战国停止了动作,诧异道。
库洛扛着秋水,另一只手掏出一根雪茄给自己点燃上,吐出一口烟雾,看着同样掉下去的路飞道:“你那个霸王色,可是害我吃不少苦,想要救人?”
他又是一脚,将艾斯旁边那个被霸王色震慑然后晕过去的Mr.3给踢飞出去。
“你!”
路飞从下方瞪了上去。
库洛毫不在意的与他对视,“除非你把老子拉进剧场版,不然你救不了人。”
“可恶,就差那么一点!”
马尔科看向那边,懊恼道。
“都说了不能大意哦。”
黄猿的声音传来,在马尔科附近,鬼蜘蛛突然出现,头发分成手臂,带着海楼石的手铐将马尔科给拷住。
咻!
又是两道光束,洞穿了马尔科的躯体。
“马尔科队长!”海贼们惊道。
马尔科和乔兹,全都失败了,而剩下的海贼,在海军的进攻下也开始逐渐后退,显出颓势。
库洛此时对底下的一名海军道:“喂,再换两个处刑士兵过来。”
海军愣了一下,敬了个礼,跑走了。
库洛看向艾斯,道:“我对你没什么恶感,当然也没好感,不过总不能让你真的跑掉,跟你父亲一样的死法也挺好的。别哭丧个脸,男子汉有点男子汉的气概,死之前笑一笑。”
“库洛…”
卡普满脸鲜血的从地上站起,复杂的看了眼库洛,想要说什么,最终还是叹了口气,站在一旁不说话了。
是啊,这里是马林梵多,他是海军。
能为孙子留一点情面,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致了。
库洛自然也不可能亲自处刑,这么得罪的人他可不干,但按照规矩,让处刑士兵处刑的话,那就和他没什么关系了。
至于放走…
原先库洛是蛮无所谓的,走不走都行,白胡子留这就行了。
但路飞的那个霸王色让他吃了亏,而且他被白胡子震到了附近,这要让他放走了,他那一股子怒气去哪放。
今儿别说不是剧场版,就是路飞把他拉进剧场版,也休想那么容易就救走人!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