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u6j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表小姐 ptt-第一百二十七章 大事推薦-lnb48

表小姐
小說推薦表小姐
王晞和常珂又在云居寺住了十来天,每天就逗着阿黎玩、香叶玩,常珂带着白术几个给阿黎做的秋衣也都整整齐齐的叠成了一摞,永城侯府的人来给她们送请帖。
陆玲请她们七天后去参加江川伯府的赏花宴。
来给她们送请帖的嬷嬷是个在永城侯太夫人面前颇有些体面的管事嬷嬷,得过王家的不少红包,给王晞和常珂问过安之后,还给她们带了一些本不应该跟她们说的话:“听说这几日宫里也要举办赏花宴了,京中适龄的未定亲的小姐都要参加。”
还委婉地道:“府里虽没有让我给两位小姐带信,可两位小姐在云居寺也住了些时日了,总这样在云居寺里住着,总归是有些不方便。”
王晞和常珂交换了一个眼神。
可这么大范围的宴请,多半是想为皇子们选妃了。
而且听这嬷嬷的意思,永城侯府并没有让王晞和常珂参加的意思,不然早就派人来说这件事,督促着她们做新衣打首饰了。
王晞不动声色地重赏了那个嬷嬷,由王嬷嬷陪着下去用饭,她则拉了常珂道:“你有什么打算?”
從無球開始 阿野野野野
能参加宫中举办的赏花宴,又适龄未定亲,是指那些四品以上官员的女眷,常珂在这范围内,王晞是没被承认的外孙女,却并不在这其中。当然,如果永城侯府想带她去,她也是可以去的。
王晞无所谓,她的婚事自有王家的长辈定夺,永城侯太夫人就算是相中了谁,也要跟王家的人说一声,并不能完全主导她的未来。但常珂不一样,她的父母向来是以永城侯府马首是瞻,常珂的婚事怕是也会听永城侯府的。
加上常凝定了亲,常妍和襄阳侯府四公子再也没有可能,宫中的赏花宴,居然没有告诉常珂,要说这其中没有点蹊跷,常珂就算是捂着脑袋想揭过去也揭不过去。
可常珂不是个没有主见的,她感激地拉王晞的手,道:“多谢你!可我觉得这样挺好。这件事,我会听他们的。而且他们就算是想让我进宫,我也不会去的。”
常珂的父亲是庶子,她在身份上就差了那么一点,被选上的可能性很小不说,一个不小心,真的入了谁的眼,说不定还会被指给哪个落魄宗室子弟,如果做了正妻还好说,怕就怕是做了侧妃,常珂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的。
王晞的确有点想为常珂出头的意思,但这种事还得听常珂的,常珂这么一说,她仔细想想,还真挺有道理的。她不禁赧然道:“是我想左了。他们不告诉我们,我们正好落得个清闲。要不,我们就直接去陆家好了,装作不知道这件事的?”
常珂想的更多。
从前,常凝、常妍不要的东西,多半都会推了她上前。
妖王
她沉吟道:“恐怕还要跟吴二小姐他们说一声,我们无意去参加宫里的宴请。”
王晞不住地点头。
吴二小姐几个都是有资格,而且名字排在头排的人,若是她们能帮着常珂挡一挡,就算永城侯府以后改变了主意,常珂也能不去。
两人叽叽咕咕商量了良久,阿黎追着香叶跑了进来。
香叶还跑几步就等阿黎一会儿,待阿黎追上了,再跑。
也不知道是人逗猫呢还是猫逗人?
众人看了都哈哈大笑。
阿黎也不知所以的笑,天真无邪的样子看得王晞心里软成了一滩水,忍不住对常珂道:“难怪你愿意照顾他,这孩子真是太好玩了。”
帝王傾心
一点也不顽皮,谁说什么都乖乖地听着,连带让看多了爬树上房的皮孩子的王晞都觉得孩子有时候还挺有意思的。
常珂却忍不住叹气,道:“我看着他就想起我弟弟。小的时候也是这么乖。”
如今渐渐长大了,却比小时候更乖了。
这就有些反常了。
也是因为三房的人不得不乖。
偏生她父母还觉得这样挺好。
王晞也不好说什么,招了阿黎喝糖水。
穿越之王爺的下堂妃 解風
阿黎听了飞跑,被几个小丫鬟围堵着捉了回来。
常珂一面喂小脸苦得不行的阿黎喝糖水,一面笑着对王晞道:“你这是什么稀奇古怪的说法,还糖水,明明是苦水。还骗我也跟着喝了一口,差点没把我胆汁吐出来。”
王晞眨着大大的杏眼,无辜地道:“广东人的糖水就是凉茶啊!他们就是这个味道啊!”
好像陈珞还没有喝过,得请他喝一次才行。
她想着陈珞和阿黎一样皱着眉满脸的苦样儿,就忍不住咯咯地笑。
不过,陈珞有些日子没来看她了,不知道在忙什么。
她正想着,就有小丫鬟进来禀说冯大夫来了。
雷霆之主
王晞愕然,连声让小丫鬟请冯大夫到花厅里奉茶,朝常珂交待了一句“我去看看”,就匆匆去了花厅。
重生寵妃
阿黎见王晞不在了,就可怜兮兮地求常珂:“我能不能不喝王姨姨的糖水?”
王晞和常珂都很喜欢阿黎,可阿黎还是能分辨出谁更溺爱他。
常珂笑着哄他:“这对你好!你之前不是差点中暑了吗?还喝了好多的药?王姨姨的糖水,能治中暑,不仅你要喝,我们也要喝。”
说完,为了鼓励阿黎,她还让丫鬟拿了个小碗过来,倒了一点给自己,面不改色地喝了下去:“你看,常姨姨也喝!”
阿黎没有办法,只好两眼泪汪汪地继续喝“糖水”。
*
花厅里,冯大夫由冯高扶着,差点就老泪纵横,对王晞道:“我真是没有想到,有一天朝云会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从前那些人如何地吹捧他,如今就如何的唾弃他。这可是我做梦都在想的事啊!”
王晞忙过去扶了冯大夫另一只胳膊,嘴里说着“有什么事您先坐下来”,眼睛却朝冯高望去,无声地问他“出了什么事”。
冯高也有点激动,没有和王晞打眉眼官司,把冯大夫扶着在太师椅上坐下后就道:“小师妹在寺里住着还不知道。陈大人不知道怎么说动了真武庙的逍遥子,如今外面都在传,大觉寺的朝云偷了逍遥子的香谱,做出了各种佛香和安神香,如今要大觉寺给真武庙一个交待呢?而且还公布了香方。有些人照着做,还就真做出了朝云做出来的安神香。如今这件事由僧道司闹到了皇上那里去了,京城里的人都盯着宫里,看宫里怎么说了。
“大觉寺的人据说非常的恼火朝云,但朝云是大觉寺的和尚,从前又打着大觉寺的旗号行事,事到如今,他们就是再恼火朝云,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帮朝云打这场官司。”
王晞听着,脑子飞快地转了起来。
錯吻男神99次
她想到陈珞曾经问她朝云怎么办?想到他曾经连夜赶往真武庙,想到天天不见踪影的刘众。
王晞隐隐觉得,这件事应该是陈珞做的。
但大觉寺是皇家寺庙,真武庙是道观,自古僧道不相和,他这样挑起的不是两寺的争端,还有两教的争端,事情最后会不会变得不可收拾?
他又是怎么说服真武庙搅和进去的呢?
王晞有很多的话要对陈珞说。
冯大夫人却低声问:“你这几天可曾见到陈大人?”
王晞心中一跳,强忍着维系着神色不变地道:“没有。您找陈大人做什么?”
七年之氧
有些事,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无关信任不信任,而是每个人都有信任的人,看破不说破才是真道理。
冯大夫感慨:“他曾经去过我的铺子,说你想让朝云在京城身败名裂地被拎回蜀中公开审判,问我觉得怎样。我当时想公开审判应该不需要陈大人出手,我拼从前的人情也能做到。可在京城里身败名裂,大觉寺就第一个不答应。没想到啊!”
没想到陈珞把这人情算到她身上了。
王晞眼睛睁得大大的。
冯大夫很有感触,并没有太留意王晞,压低了声音继续叹道:“我想了想,这件事只有陈大人能做的到。我去找朝云的事有心人都知道,我这不是怕连累陈大人,所以来你这里探探口风吗?
“他这恩情,我这辈子只怕是报答不了了。希望阿高能记得,有机会能报答陈大人一二。”
冯高忙朝着冯大夫做揖,郑重地道:“师傅放心,我记在心里了。”
冯大夫满意地颔首,热泪盈眶地自顾自地说着话:“我这么多年来寢食难安,想着自己年事已高,若是碧落黄泉之下见了师傅和你师娘和师兄,我有什么脸面开口说话。如今好了,我这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下来了,不管以后朝云是流放还是斩立决,我都没有什么遗憾了……”
两人静静地听着他说话。
王晞有点走神。
这一次大觉寺会放弃朝云吗?如果真武庙赢了,皇家第一寺院的名头又会落在谁家呢?陈珞这个始作俑者会不会被人发现?如果被发现了,又会是怎样一个下场呢?
因为皇上的喜好,释、道两家都很厉害,他得罪了这些方外之人,日子会很艰难的。
如果只能一方赢,她有没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呢?
王晞的脑子乱糟糟的,猛地觉得永城侯府来给她们送请帖的那嬷嬷说得也有道理,她们这样住在云居寺的确有些不方便,京城虽热,她屋里有冰,也不是热到不能忍受的地步。
她还是早点回京的好。
至少不会错过这些京中的大事件。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