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y6jc火熱小說 紹宋-第七十章 擡槍(2合1還債)閲讀-ynfv0

紹宋
小說推薦紹宋
稍作整息之后,随着白牛大纛向前压阵,西夏人汹涌澎湃,卷土重来。
这一次,撞令郎们没有再次用生命去跟刀刃枪尖相撞,而是在身后蕃骑的驱赶下列阵张弓,倾泻箭矢……他们得到的命令很简单,射光身上箭矢便可以后退。
一方箭矢密集如雨,一方弩机势如雷霆,双方相隔一段距离,进行了一场全方位的非接触作战,这让宋军上下且喜且忧。
喜的是,西夏人放弃正面肉搏后,会让列阵的宋军士卒多少从心理角度稍微放松下来,因为当面肉搏是非常摧残人意志力的,非只如此,相较于之前肉搏战时实际上使外围战线暂时停止了移动不同,如果只是远程打击的话,此时的宋军完全可以外层架盾,重甲披身,继续维持移动。
而忧的是,箭矢不长眼,如果西夏人坚持大面积箭矢对射,架盾也好、轮换也罢、重甲也成,都必然会有相当的杀伤互换。
毕竟,对方的数量还是太多了。
殘酷羅曼史 尼羅
宋军的高级军官们必须要考虑相当规模战损的出现。
“不会就这般耗下去的。”
以防万一,给铁象加了丝绸马罩的曲端一边缓步打马,一边认真推断。“这样耗下去,他们今日这般动静便没了意义,这般行动,一定只是给什么动作打掩护。”
“战场之上,哪里有什么掩护?”在岳飞命令下也穿了一身皮甲的胡闳休闻言摇头不止。
“必然会有后手……”岳飞倒也罢了,对上胡闳休曲端哪里能忍。“胡侍郎做斥候是一等一的,此番也是泼天的功劳,但军阵上还是差了点。”
胡闳休看了一眼曲端,欲言又止。
倒是岳飞,终于开口替胡闳休解释了一句:“胡侍郎不是曲都统想的这个意思……党项人必然有后手这谁都能看出来,胡侍郎的意思是,西夏人已经到了拼命的时候了,偏偏又是三四日内匆匆聚拢来的人马,所以各处其实都存了指望,只是指望多少而已。”
曲端怔了一怔,本能欲辩,但想起之前那个党项老女人,终究没有驳斥。而且不仅是刚才那一幕,便是曲大内心深处此时也是明白的,岳飞和胡闳休更加冷静,说的也更有道理。
说到底,宋军是抓住西夏人防卫缝隙,突然以一种绝杀的姿态杀到此地。当此之时,西夏人一则毫无防备,二则却又惊恐异常……那么这个时候,他们的任何军事行动都是仓促的、慌乱的,所以看起来再来势汹汹的进攻也有可能被严阵以待的宋军御营兵马给轻易击溃;可与此同时,这些党项人的任何军事行动也都是疯狂的、破釜沉舟的,所以看起来再荒诞和无用的进攻也不能小觑。
打仗嘛,甲厚刀利自然是很重要的,但人的意志在这个年代依然不可忽视,尤其是有巨大数量加成的时候,谁也不知道面对着惊吓与绝望时,西夏人会做出什么举动来。
实际上,随着对射的进行,西夏人那边很快就出现了非常规的血腥态势:
可能是之前那轮肉搏伤亡太多,这些撞令郎现在还有些惊魂未定,也可能是无甲的他们面对着宋军弓弩手时的伤亡比例让他们感到绝望,所以很快就有试图钻空子的逃兵出现……这是当然的……很多逃兵通过扔下箭袋这种方式试图退走以蒙混过关,而换来的则是身后蕃骑们的血腥镇压。
一个又一个撞令郎,只要是胆敢在这个时间就后撤的,全部都被蕃骑借着战马的高度优势与长矛的长度优势直接处决在田埂上……具体过程,往往是七八名蕃骑一拥而上,将后撤的撞令郎一起捅出来七八个血窟窿。而被处决的撞令郎往往只是哀嚎数声,便立即毙倒在在地。
当后方督战者的杀伤比前方宋军的杀伤效率更高,再加上事发突然,这些基层部落民依然还有一种制度下对党项贵人与大白高国的服从性,何况还有国主大纛的存在……所以战线迅速被稳定了下来。
但这种处置方式,注定了不可能持续太久。
“俺真是把一筒箭射光了!”终于又有人退下,然后遥遥对着督战的蕃骑相呼,用的乃是关西汉话。“俺从来在部族里都是射箭最快最稳的!”
几名蕃骑当即持矛迎面而上,而那个声音复又急促相对,半是哀求,半是某种倔强与傲气:
“俺没哄你们,俺只是老了才没去横山的,俺家里也有匹马,本可跟你们一般,但临时给俺孙子了!”
这阵杂乱在刚刚有了点秩序的战场上显得格外刺耳,直接引来后方不远处白牛纛下的梁王嵬名安惠抬头去看,但等他抬起头来,却并未寻找到自我辩解的老兵,只看到一群正四散开口归队的蕃骑,各自手上的长矛早已经被鲜血染红。
而与此同时,地上依然有被踩到的青苗倔强的站起身来,和田埂一起,遮蔽了许多东西。
没有找到想找的东西,嵬名安惠便继续顺势往前看去,然后更是有些失语……这是因为他目下所及,对面宋军行军阵列最外围处,很多执盾者的盾牌早已经密密麻麻钉满了箭矢,却还是移动不停。
甚至再往里面去看,与枪盾混合方阵错开的弓弩方阵那边,许多外围的宋军弓弩手半身也钉满了箭矢,宛如刺猬一般,却依然行动自若,走上数步,然后停下来从身后宋军手中交换弩机,用已经架好的弩机朝着西夏部队从容发射。
很显然,宋军弓弩手也是一身札甲,外加铁面罩、铁围脖,只有腋下等寥寥几个部位才会致命。
当然,对方不是没有伤亡,但是跟自家党项大军的伤亡相比,实在是不成比例……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宋军那看似随意的弩矢,往往是一箭过来,非止是近处的撞令郎,便是外围的蕃骑也要连人带马整个被掀翻在地。
这是正常的,作为二十多岁便开始领兵的西夏王族,嵬名安惠当然清楚甲胄的重要性,步跋子、铁鹞子,还有贵人身侧的少数背嵬军,本身就是因为西夏甲胄精美而耀眼,才使得这些核心精锐被宋军牢牢记住。
但是现在根本没办法,西夏国力有限,嵬名察哥带走了大部分兴庆府的军事储备,灵州那里的储备也被带到了河西,就眼下这个局面,西夏已经算是尽力而为了。
看了片刻,想了片刻,压到阵前的安惠也沉默了片刻,而片刻之后,不知为何,原本还想再等一等的他不再犹豫,直接对着一名金甲武士下令:“撞令郎们今日已经尽力了,但兴庆府就在前方,绝不能放松……你回去跟国主说,等撞令郎们射完这一轮以后,分出一半轻骑冲上去继续射,轻骑射完了,再让撞令郎们捡起地上箭矢,重新上去射,然后剩下一半轻骑接着射,务必拉开距离,轮番压制……有甲的全跟我来!”
西夏诸将彻底轰然,那名金甲武士也即刻受命打马离队,朝李乾顺所在位置而去。
当然了,随着嵬名安惠这次再动,宋军上下也即刻察觉到了对方的意图。
“是队尾!”最先注意到这一幕的刘錡打马而来,向岳飞紧急汇报。“节度,西夏国主的白牛纛朝着后面去了,末将以为西夏人是要集中战力强攻我们的队尾!”
“看到了。”岳飞终于也严肃起来,却依旧不留情面。“刘副都统即刻归队,不要轻易动摇自己所领军阵!”
“喏!”刘錡犹豫了一下,还是应声而去。
“立即着人去告诉队尾的张景,让他务必稳住,尽量不要停下,一定要跟上全军大队。”刘錡既走,岳飞先扭头相对身后传令兵,复又看向曲端。“曲都统……本镇就不去队尾了,中军甲骑与你,你来指挥,若能取下白牛纛,西夏蕃兵必然溃散,今日此战便算成了,而若能取下西夏国主首级,更是不逊兴庆府一般的功劳……就交予你了。”
曲端一时措手不及,但旋即振奋起来,即刻应声。
不过,等曲大迫不及待下令中军甲骑立定,然后调转马头,再要驰到甲骑队尾时,眼见着岳飞与胡闳休等人率大纛转入临河的民夫队列中,继续行进,却又忍不住扭头呼喝起来:“节度……你还是要继续带大纛进发吗?”
“只要本镇大纛进发不停,西夏人士气便会沮泄不停。”岳飞头也不回,直接在马上抬手示意。“比之外围将士与曲都统,到底轻松了许多,今日偷个懒,且观曲都统成功!”
曲端嗤笑一声,再度调转马头,但却又二度转回,复又在嘈杂的战场上大声相对:“岳节度……我还想要阵中其他甲骑的指挥权!”
岳飞再度于马上抬手,依旧头也不回:“许!”
随着此言,岳飞身侧几十名兼有传令兵职责的精锐亲卫也纷纷跃马出列,往曲端那边而去,而岳飞身侧一时间只有区区胡闳休一人,外加身后一面大纛而已。
当然,大纛依然向前。
穿越農女
“呜~~”
西夏人行动迅速,曲端刚刚获得骑兵指挥权,尚未让调转马头的的骑兵做出行动,一声号角便忽然御营大军从侧后方响起,声音雄浑,极具穿透力,而下一刻,被号角声吸引住的两军士卒便亲眼看到,那个扎眼的白牛纛气势汹汹,果然是亲自往队尾处冲了过去,一直到距离宋军阵列百余步的距离方才止住,俨然是国主亲自执弓到了前线作战。
这下子,周围西夏蕃骑、撞令郎,一时间也如发疯一样,忽然爆发出震慑人心的喊杀声,而且这股疯劲立即席卷了整个战场,蕃骑、撞令郎,各自蜂拥上前,不计生死与宋军对射,时不时的还有毫无甲胄的蕃骑冒着双方箭雨纵马嚎叫着冲入当面宋军阵中,以一种自杀式的方式来寻求某种置换。
当然,这种意图太过明显的攻击换来的是被宋军集中狙击,根本不能成行。但是,西夏人依然寻到了一种新的自杀式打击战术——很多西夏蕃骑,在将箭袋扔给撞令郎后,选择了疾驰掷矛!
只能说,西夏人此举,一来猝不及防,属于忽然爆发;二来,却是步骑蜂拥而至,远距离箭矢压制不断,近距离自杀式掷矛,气势比之之前的撞令郎突袭更显得强大之余,也犹然有一定的合理性……故此,宋军阵列终于出现了动摇的情况,很多军阵短时间伤亡出现的频率超过了之前伤亡的总和。
而更要命的是,各部之间层次不齐的素质也显现无疑,有的军阵明显发生了动摇,出现了军阵轮换失控的情况,然后逼得行军都督亲自出面,调整阵型,严肃军纪。
一时间,宋军临阵处决的动摇者,居然又反过来超过了这种情形下的直接伤亡者……对面之前并无两样。
这场战斗,双方的伤亡模式一开始就很奇怪。
“陛下。”几乎震撼了贺兰山与黄河的喊杀声中,相距前线三四百步远的一处田埂上,唯一一名留下的金甲武士忍不住提醒了自家国主一句。“梁王动身前让臣给国主留言,要让撞令郎和轻骑轮换,而且轻骑也要分成两拨,前后阵督前阵,用车轮战法,持续施压……”
年近五旬的李乾顺面色潮红,闻言微微一怔,却又缓缓摇头:“无妨……梁王当时这般说的时候,估计也没想到,朕的白牛纛一动,居然有这般威力,而只有周边这般势大,才能让梁王在队尾更易得手……不要轮换了。”
金甲武士犹疑片刻,但到底是俯首称是。
外面的西夏人如排山倒海,几乎压过了黄河的波浪声……而宋军御营大军尾部,御营中军老派统制张景及其部属也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
这里的确是整个队列的最薄弱处……和想象中背河列阵的长条阵,其弱点一定是长条的正中心不一样,嵬名安惠敏锐的意识到,眼前的宋军队列是不可能按住两头打中间,那样叫自寻死路。恰恰相反,由于对方军阵一直是移动的,而且西夏军队的目的也并不是追求在河畔歼灭对方,或者打败对方,而是要阻止对方继续移动而已,那么这个时候,这个一直移动的队列最薄弱处,就自然变成了长条队列的尾部了。
因为在这个地方,宋军一个应急作战组阵需要同时维持两面的防护,而且,尽管不知道与这个队列最前方的组阵是以御营前军最精锐的张宪部为主要组成部分,但嵬名安惠依然能看出来,队尾的张景部相对队首,还是要稍逊一筹的。
除此之外,身为一名老将,嵬名安惠早早注意到了另一个重要的战场因素,那就是初夏时节,熏风自南向北,这原本使得宋军的进军顺风顺水,但反过来说,若是从后方对宋军队列的尾部进行‘追击’的话,那宋军就要变成逆风倒撤了。
实际上,张景部上来便遭遇到了这种极端困境。
他的作战组阵中,侧翼不停的遭遇着西夏轻骑与撞令郎的射击压制,背后却又遭遇到了真正的西夏核心战力的冲击……箭矢、投矛,几乎压得他麾下部众喘不过气来,偏偏又因为同时要承受两面打击,连部队轮换都做不到。
可与此同时,他接到命令却是,不准擅自出动骑兵反扑,也不准停下部队进发的步伐。
无奈之下,张景只能让本部举盾倒退而行。
可这还不算,很快,更糟糕的情况出现了,尾部的西夏人开始有意识的寻找浮土,用布包起,每有风起,便顺风扬土,然后一些着甲的西夏骑兵便尾随扬尘,发动近战突袭。
一时间,张景部的损失大大超过了其余各处。
但损失真的不怕,真正让士气严重受损的是,眼下这个情形中,他们根本无法对正后方的军队造成任何有效反击,只能被动挨打,被动死伤,甚至连自家死伤的士卒都不能及时发现扶起,只能被迫遗弃……而留在地上的宋军御营将士尸首,又被追击不停的西夏人用长矛挑起,以作挑衅,少数伤员,更是沦为没有扬尘时西夏人刺激宋军的工具。
战事忽然进入白热化后不到一刻钟,从淮上便作为赵官家御前主力统制官的张景便怒发冲冠起来,而且立即放任了擅自出战试图反击的少数部属。
坦诚而言,身为足够参与核心军议的西军宿将,张景非常清楚自己之前接到的两个命令是绝对正确和理性的……他知道此战的根本意义在哪里,就是要坚持行军嘛,只要确保明天能对空虚的兴庆府发起攻击,便是胜利;他也知道就自己手中这一队蕃骑与一队甲骑冲出去,注定会沦为西夏轻骑虐杀的猎物。
然而问题在于,即便是心里明白,又如何能控制住情绪呢?尧山之战,他部众死的比眼下这次多的多,但问题在于,女真人西路军主力跟西夏人匆匆凑起来的一堆救场的部落兵是一回事吗?力战而亡跟只能被动挨打是一回事吗?
这次随他入关的部下精锐甲士,每个人一年要用一百贯来养的!却被一群身上披着蓝棉袄的蕃人给活活射死却不能还手?
而且就这么走下去的话,走到天黑扎营,全军怕是都死不了一千,唯独自己所领这几队人,估计要死五百!
谁能忍?
“老张是这般说的?”曲端端坐在铁象之上,闻言蹙眉不停。“后面死伤这般厉害?”
“好让都统知道,俺家统制说了,死伤不厉害,但他就是不能忍。”张景部的传令兵拽着坐骑打了个圈,然后焦急以对。“俺家统制还说了,一刻钟内若节度不去支援,他……”
“节度不在。”曲端居高临下打断对方提醒道。“节度将中军指挥权,还有全军骑兵调度权都交给了我。”
“那便是都统好了!”带着关西口音的传令兵催促不停。“曲都统,俺家统制说了,若是一刻钟内都统不去救援,他只有一事托付与你……”
“何事?”
“请都统为他报仇!”言罢,传令兵理都不理曲端,直接打马而回。
曲端怔了一怔,方才彻底领悟张景这句话中的信息量,却是忍不住嗤笑一声,然后回头相顾左右:“老张急了。”
然而,周围甲骑,包括岳飞的亲卫,闻言全都无声,只是一言不发去看曲大,而曲大也是再度醒悟,继而讪笑。
阳光从贺兰山下映照下来,复又荡漾在黄河上,端是盛景,但战事在持续,外面依然是弓弩齐发,西夏人依然是狠心不退,每时每刻都有鲜血在数百步外的厮杀线上浸润土地与青苗。与此同时,岳飞与胡闳休也依旧领着那面大纛继续缓步向前,然后忽然间,他们身后自家的号角声便响了起来。
“节度早料到如此,所以故意移交了骑军的指挥权?”胡闳休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忍不住亮出了心中的疑惑。
“是。”岳飞没有辩解,或者说懒得辩解。“但也不是那般齐备的……西夏人去张景那里,我是早就有所预料,两千中军甲骑原本也是预备好要在阵内伏击的,但临到跟前才醒悟过来,战场之上,再好的想法都只是想法,人心还是要顺应的,否则得不偿失……再加上主帅没有亲自上阵的道理,这便干脆让曲都统去做了,他也正好想求些功劳。”
胡闳休当即颔首:“曲都统一开始应该与节度想法一致,下官刚刚见他让两千甲骑转向,却又下马不动,俨然是也存了在阵中埋伏,等后军自然退到跟前,再行突袭之策。”
岳飞颔首认可。
“但终究还是抢先动了。”胡闳休一时感慨。“其实节度与曲都统的计策才是最好的,若张统制能忍一二就好了……”
“张景凭什么要为大局而弃自家子弟兵?”出乎意料,岳飞这一次选择了摇头以对。“又不是京东那一回,狭路相逢勇者胜,双方都没得选,所以请田师中将军做了一回牺牲,这一次本是大局在我,哪里有为了万全而独独让一部为全局这般受损的?故此,刚刚西夏人一往后去,我便醒悟过来,张景这般资历的御营中军统制,骨子里是有傲气的,我若强为之,人家说不得会为了一口气而拼命……到时候徒劳坏了全军士气与人心。”
“话虽如此,节度如何预料曲都统会去援护呢?”胡闳休思索片刻,继续追问。
“因为官家常常教训他行军打仗不擅长团结友军、部属,他嘴上依旧对此类事不屑一顾,但心里还是上了心的……与些许个人军功相比,他其实更怕被官家厌弃。”
“为一方帅臣也难。”胡闳休闻言稍微一怔,却是避开了关于官家的话题,他不擅长这个。“亲疏计较,功过得失,上下左右,都有有所计较,还要保证大局不失。”
“这算什么难处?”岳飞闻言反而嗤笑起来。“又不是靖康前后,彼时多少人拼却一命,只为求一点生机,倒是不用计较这些,但谁想回彼时吗?而我军此时所谓艰难,却只是在大胜之下,要不要求全责备的艰难罢了。”
胡闳休一时也笑,但笑完之后,复又感慨:“西夏人此时倒正好不用计较。”
“所以说啊。”岳飞扭头看了眼西面贺兰山方向,彼处西夏人依然疯狂。“西夏人以为他们这般做,似乎还有生路,但咱们却比他们更清楚,他们一早便没了机会……因为咱们经历的绝境比他们多多了,一开始便知道他们用错了力气……无甲无械,仓促聚集,便是再疯再狠,又如何能赢?不过自己骗自己罢了。”
“天下事,多有类似,不仅是前后,便是相距不远,南北东西之间也多如此,断然改不掉的……当年咱们多少次不也是在骗自己吗,结果如何?”胡闳休也扭头相顾,一时感慨。“唯独咱们国家大些,还能一步步挺过来,西夏人呢?”
岳飞颔首不及。
话说,就在岳胡二人越说越投机之际,两三里外,初夏熏风吹来的方向,随着曲端犹疑之后选择了果断来援,两千中军甲骑终于发动了突袭,大大缓解了张景部的困境。而与此同时,宋军各个应急组阵处也按照之前曲大的传令,以此次突袭为讯号,放开手脚,一时间,早就憋屈到极致的各处甲骑、轻骑一起出击,乃是从步兵阵列预料的空隙中蜂拥而出,朝着西夏人全面反扑。
而对着宋军骑兵的突出,已经杀红眼的西夏人居然选择了正面迎上。
战事,忽然间就进入到了决战阶段。
坦诚的说,人命是脆弱的,所以战场之上什么事情都会发生,有统领级别的御营军官上来便中了流矢,有的弓箭手披着一身皮甲,身上被射成了刺猬依旧活蹦乱跳,同样的道理,有传承了数代的党项贵人一下子便让自己的家族断子绝孙,也有疯狂的党项小子冲到宋军跟前投矛之后成功的全身而退。
但是,这些奇迹一般的小概率事件,在交战双方那庞大的数量基础之上,总会被轻易抹平,取而代之的是诸如甲胄、军械、训练程度、士气等切实影响双方交换比例的那些东西。
而得益于这些因素,宋军占尽上风,但本该后退的西夏人依旧没有退却的意思,他们在强撑。
河畔,胡闳休与岳飞依旧缓缓行进,此时望着这一幕,虽然有些失神,却并无太多不解……岳飞经历了整个宋金战争,从河北到中原,见到了太多战争中人性扭曲的表达,胡闳休刚刚从西夏国中归来,也晓得西夏人一些情况,他们非常清楚西夏人为什么会这么疯狂。
说白了,白牛纛也好,保家卫国也罢,当然是理由,但对于这些底层的,连军队都进不去的西夏部族成员而言,这些说不得也就是一个理由。
西夏这个国家,穷兵黩武,佞佛崇巫,底层百姓的生存就是那样,这些年好一些,但依然没有改变这个国家的本质。
当然了,毕竟是活生生的人,很快就会被鲜血给惊醒,然后彻底溃散的。
不过,就在整个当面的西夏军队陷入癫狂之时,有一处西夏军队却明智的选择了后撤……白牛纛下,西夏梁王嵬名安惠没有丝毫犹豫,在看到宋军大股甲骑气势汹汹冲了出来以后,他直接按照此番作战该有的战术,选择了后退。
其实,嵬名安惠麾下此时聚集着西夏人唯一一支临时拼凑的甲骑,全都是兴庆府的贵族子弟,照理说他没必要后退,甚至完全可以借着顺风之势与保家卫国的勇气与曲端拼一拼。
然而,这不是为了大局吗?
什么是大局?大局便是,西夏主力部队依然是无甲的轻骑,面对着宋军的甲骑,就该主动后撤,将宋军骑兵引诱出军阵防护范围,然后用轻骑的优势磨死对方。
所以,嵬名安惠的举动没有任何问题。
然而,当这位西夏指挥官脱离前线,转到安全的偏后方时,却惊愕的发现,西夏主力部队不知何时犯了一个巨大而致命的错误,那就是部落轻骑居然与撞令郎们挤在一起,然后与宋军甲骑、轻骑进行直接肉搏。
而这意味着当宋军骑兵占据优势以后,西夏军此时拥挤的队列,将使得全军根本没有战术空间妥当撤离……当轻骑失去回旋余地的时候,也就丧失了自己最大的战术作用,届时很可能会失去弹性空间,直接全线溃退。
昨天晚上,李乾顺和自己口口声声,说为什么要打这一仗来着?自己决心亲自上前线以后,给李乾顺留了什么口信来着?自己刚刚为什么要选择撤退来着?
说一千道一万,还不是因为轻骑的机动性,只有在野外才能发挥作用?这是西夏军队面对着这么一支军纪分明的军队,此时唯一的一个长处!
可眼下这个情况,到底该如何调度轻骑猎杀宋军甲骑?
“宋军甲骑没有中计。”嵬名安惠身侧,一名金甲武士有些焦急起来,直接指向了曲端的旗帜。“应该是曲大,曲大这厮亲自领这股军势,怕是要回去了。”
現代英俠傳
顺着对方所指,嵬名安惠看了一眼曲端大旗的去向,忽然面色煞白。
而不及他出言,旁边便有部落首领黑着脸给出了判断:“不是要回去,他是要回身从外围去冲咱们的轻骑。”
此言一出,几名知兵的金甲武士与几名部落首领齐齐失色,此时,他们已经跟嵬名安惠一样意识到了问题所在,正如对面的曲端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一般……这个时候的西夏轻骑和撞令郎,未免太过拥挤了。
而一旦曲端率这两千甲骑沿着外线,切着宋军军阵一路向北推过去,根本不用等到谁谁谁撑不下去,此战怕是要直接全线溃败,外加血流成河。
犹豫了一下,头发花白的嵬名安惠忽然扭头下了一道命令:“随本王冲回去!”
周围武士无论金甲还是铁甲,纷纷震动,虽然不知道为何,但轻骑自弃长处已经是事实了,此时大局已然落尽下风,这个时候回去,若失利又该如何?
但很快,梁王便给出了充足的理由:“前方只看到大纛撤出来,不见冲回去,怕是士气要因此受损的,何况国主自在前方,咱们不能放任曲大往那边去!与之相反,若能一冲得手,击溃张景,或者拿下曲大,此战便可全身而退了,宋军也不敢再继续行军。”
理由很充足,但还是那句话,若失利又如何?
唯独牵扯国主安危,所以白牛纛旁,金甲武士们率先响应,其余许多部族首领、贵族子弟头领,见到梁王与金甲武士下了定论,也都无言。
片刻之后,号角声再起,白牛纛也即刻折返。
而这一次,这面显眼的大纛毫不犹豫的一头插入到了宋军阵内,当此之时,银川平原上,西夏最后一股像样的战力彻底无忌,直接与装备精良的宋军展开了肉搏。
敌军来势汹汹,张景再也不顾忌什么军令,直接下令本部停止了向北进军,转而就地立阵,与白牛纛当面相对。
而看到此处陡变,曲端第二次改变了战术选择,他直接勒马,拽着带有丝绸罩衣的铁象调转头来,亲自往那面白牛纛发起了冲锋,却是从侧翼顶上,俨然是要试图将那面白牛纛给彻底包住。
双方三处,混战一片。
緣來躲不掉 逗貓謎
此处战场,一时间与周围各处并无两样,皆是血肉横飞,性命如纸。但毫无疑问,曲端那两千中军甲骑非但格外强悍,而且一直在养精蓄锐,所以一上来,曲端便稍占上风。
战事至此,双方都在拼消耗,都在等待。但毫无疑问,宋军到底是更强大的一方,尤其是那些无甲而又挤作一团的轻骑与撞令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崩溃,继而引发连锁反应。
不过,随着激烈的战斗又持续一刻钟多一些,终于发生了主动撤离的现象,但最先撤离的却不是任何一处西夏部落轻骑,而是曲端当面的兴庆府甲骑,这些临时被征召过来的兴庆府贵族子弟,在发现自己根本顶不住宋军甲骑以后,率先丧失了纪律性。
一开始是零散的贵族子弟,然后是成队的,最后是整个军阵的动摇与崩溃,这些人,终于狠下心来,掉头逃窜,放任梁王嵬名安惠与国主的白牛纛,还有那些贺兰山下部族子弟出身的步跋子们,被曲端率领的宋军甲骑绕侧包围。
这样的好处是很明显的,他们可以逃回兴庆府,协助国主继续守卫家园。
神醫傾城
这样的代价也是很明显的,白牛纛与步跋子被包围,全都是他们的责任,可以想象,一旦白牛纛被淹没,那战场上无数部落轻骑与撞令郎就会像被抽空了力气一般,直接陷入崩溃,却又因为格外紧密的阵型一时难以调转,陷入宋军的屠杀之中。
下午的阳光不燥不柔,黄河水流不急不缓。
外围步跋子陷入到了屠杀之中,很多人开始尝试跳河,覆灭几乎就在眼前,而嵬名安惠在金甲武士们的护卫下,依旧端坐在白牛纛下,却是一言不发……中间有熟悉的部落首领脱了甲胄跳河,还劝他一起,但他却置若罔闻。
金甲武士们也意识到了梁王的意思,这个被李乾顺提防了半辈子的尚父,决心要坚持到最后一刻,来为国主,乃至于那些刚刚背叛了他们的兴庆府贵族子弟拖延时间。
此战不能,尚可守城,守城不能,尚可逃亡……大白高国立国百年,甭管有用没用,总该有人尽力而为才对。
不得不说,嵬名安惠的举动是成功的,曲端所领中军甲骑与张景部下各队士卒都注意到了这一边,然后全都放弃了追击,他们一心一意要将白牛纛下这些金甲武士拼死护卫着的金冠党项贵人拿下。
然后他们成功了。
那面染了血依旧显得漂亮异常的白牛纛被王景部属拼死抢到,那顶外梁稍微磕弯的金冠被曲端部属抢到,周边西夏部落轻骑也开始随着这面大纛的落下而渐渐溃散,但那颗须发花白的首级却被曲端愤怒的扔下了黄河。
这位后世为西夏考古事业付出了不可磨灭贡献的西夏梁王,就这般身首异处,葬身黄河,而他在贺兰山下修筑好的陵墓,此时空空荡荡,不可能再有只言片语,通过那里使自己的名字流传后世。
没办法,便是眼下,嵬名安惠这个名字也已经被人遗忘很久了,在确定此人身份后,所有人都大失所望……须知,兴庆府在前,此战也已经成定局,那与明日即将到手的大功相比,一个什么鬼的梁王真的是毫无价值。
都市呆萌錄
白牛纛陷落带来的崩溃在继续,继而席卷了整个河畔战场,而重新接手了指挥权的岳飞没有丝毫犹豫,直接下令全军鸣锣收队。
骑兵们接到讯号,也从血腥而无谓的追杀中清醒了过来,包括曲端与张景在内,所有出击的部队各自回到队列中,然后全军整队,继续行军。
不管如何,西夏人野外阻拦迟滞的尝试都彻底失败了,宋军击退了西夏人,这一日他们一直行军到日落,来到距离兴庆府二十来里正南方河畔方才停止。
此时,虽然已经天色近晚,但他们依然可以看到位于兴庆府城池与黄河之间的西夏王宫,或者说是西夏王宫的黑影,那片建筑太显眼了。
没有人请战去夜袭什么的,岳飞也直接下令全军继续妥当宿营,然后是治疗伤者,埋葬死者,整理军械,上报军械缺额,接着是吃饱喝足,随军进士顺势说了些典故,最后全军好生休息了一整晚……而这一晚,西夏人终究是没有来袭扰。
第二日,也就是四月初十这一日清早,宋军早早起来,饱餐一顿,然后便开始全军调整阵型,这一次,不再是什么复杂的应急阵型,而是恢复了全军正常建制,并做了一个简单的步兵居中、骑兵居两翼的标准进军阵列。
唯一值得一提的是,河中木排被当众解开,放任流散,辎重被尽量打开分发下去,所有人都得到了最大程度上的军械物资补充,而六千民夫也持弓佩刀,看护着盛放着口粮、军械的独轮车,列于大阵之后。
晨光从身后黄河上方照射过来,远处的兴庆府城并非毫无动静,斥候回报的清楚,但不用斥候回报,宋军也看的清楚,城东的王宫与城北的佛寺被西夏人主动焚烧了一部分,以确保城防的安全。
虽然知道,守城历来都得清理城外民居,但像西夏人这般主动清理掉自家王宫的,却还是少见。似乎西夏人的守城决心依然不可动摇,似乎此战依然还有说法。
不过,经历了昨日一战,已经无人再怀疑今日的成败了……他们很确定,西夏人真的是被自家一刀捅到了心窝上,虚弱到不堪一击。
“节度。”大概是昨日不免显得有些晦气,曲端又有些按捺不住了,直接催促起了岳飞。“进军吧!”
周围军将,包括兵部侍郎胡闳休都齐齐看向了岳飞,说实话,他们也按捺不住了。
惡魔通緝令:獵捕偷孕媽咪
倚着大河立马了好一阵子的岳飞眯起眼睛,视线顺着前方西夏皇宫升起的青烟向上看去,却正见状若奔马的贺兰山对着自己,而他终于不再犹豫,乃是将手中长枪高高抬起,复又重重砸下:
“全军进发,一直向西,今日誓要踏破贺兰山,了却国朝百年事!”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