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dzw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人間苦-第1298章 洗手液和口罩讀書-k3xqn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举钵罗汉和穆恩离开了大坑,一直顺着马路往前走。
強者重生在都市
穆恩单腿蹦虽然不会很累,但是不太好看啊。
看似也没有个尽头,只能先问问了。
爆萌小跟班:帝少的神秘新寵 糖魚丸子
“大舅,咱们这是去哪里啊?
太清沟上有冬捕节,人肯定多,直接找蔡根不好吧?”
举钵罗汉头也没回,好像还在考虑灵子母刚才的话。
自己的命,到底硬不硬呢?
有西边做后盾,是不是能克住蔡根呢?
罗汉果位加上罗汉金身,在灵子母眼里都不保准吗?
作为活了无数岁月的老家伙,举钵罗汉不停的在衡量。
共工遗骨,到底值得付出多大代价。
被穆恩打断了思路,举钵罗汉本不想回答。
只是,穆恩在自己身后蹦跶,确实不太好看。
而且,自己现在的面容,也有点影响观瞻。
还是先回瑞雪寺,从长计议吧。
停下了脚步,抬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穆恩现在看见出租车,心里就打怵。
上次谢不安,确实把她吓够呛。
看到举钵罗汉率先上了副驾驶,自己不跟着也不好。
蹦到车前面,仔细看了看出租车的前挡玻璃。
还好,完好如初,并没有自己月华打的洞。
再看车里面的司机,也不是谢不安,而是一个小伙子。
这才放下心来,钻进了车后座。
举钵罗汉看到穆恩这一出就烦,真是后悔带着她。
但是,不带还不行,很多事情,他还指望着穆恩。
“你墨迹啥啊?
咋地,还挑车啊?
谁惯的臭毛病,事儿真多。”
训完穆恩,举钵罗汉顶着菊花脸,抽搐了半天,好像在笑。
“小师傅,找个卖拐和口罩的地方。”
小伙子看到他们俩的扮相,心里就一阵别扭。
菊花脸的老喇嘛,缺条腿的绷带女。
咋这个造型呢?
难道是去早市要饭下班了吗?
这也太下本了,怎一个惨字了得?
有此等化妆技艺,去横店混也能出头吧?
大年初四,早上六点多。
江山為賭,美人為謀 煙青色
口罩和拐,也就只有药店卖了。
哪有开门的药店啊?
“现在药店都没开门呢吧。
除非去医院附近转转,可能有二十四小时的药店。
不过,初五以前不打表啊,起价十块钱。”
hp銀綠驕傲
举钵罗汉没有回答,等着穆恩帮他办这些俗事。
自己在瑞雪寺,衣来张手,饭来张口,出门的次数有限。
带着穆恩,也就是为了应对这样的情况。
身边没个人服侍,总感觉不爽利。
穆恩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赶紧翻包找钱。
此时就应该掏出一张红票,堵住司机小伙的嘴。
一切都是那么顺畅,还体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
可是,自己的小包包里,除了传送符,其他财物都让谢不安给拿走了啊。
这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自己咋混到这个粪堆上了?
总不能拿传送符换车费吧?
这一张传送符能换几十辆出租车。
是不是等价,会不会亏本都是次要的。
重点是司机小伙也不会识货吧?
穆恩越翻越着急,越着急越找不到钱。
直到,司机小伙不耐烦了。
“不是,十块钱真没多要,行不行啊?
不行就换一辆车,我这熬一宿了,也该回去交班了。
看你俩也挺不容易的,是不是早市今天生意不好啊?”
早市生意好不好,跟我俩有啥关系?
举钵罗汉感觉到穆恩的急躁,心里有点不耐烦了。
使劲的咳嗽一声,算是给穆恩下了最后通牒。
穆恩接收到警告,直接炸毛了。
“你特么墨迹啥?
先开车,到地方不差你钱。
咋地,瞧不起我们,怕给不起你车前啊?”
司机小伙觉得也对,虽然他俩看起来不太正常,现在坐霸王车的也不多,总共也没多少钱,还真没有预付的道理。
正要开车上路,旁白坐着的菊花脸老喇嘛不乐意了。
回身就给了穆恩一个反抽,打得穆恩一脸自然。
“你特么跟谁俩呢?
态度不能好点吗?
人家司机师傅,辛苦一宿了,不值得尊重吗?
出家人慈悲为怀,与人为善,你都忘了吗?
竟特么给我丢人,早知道你这样,就不该带你出来。”
穆恩捂着脸,一声也不敢出。
自己没掏出钱,确实卡脸了,而且有点恼羞成怒。
只是,这算事儿吗?
從國漫開始崛起的日常生活 天機老夏天
她就不明白了。
举钵罗汉为什么对谁都有好脸色,唯独看不上自己呢?
而且还是那熟练的反抽,这是真的打习惯了啊。
自己挨抽以后,竟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对。
就好像自己挨抽,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难道自己的脸也习惯了吗?
怎么养成的呢?
有種掰直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对了,是从大坑下,蔡根抽自己开始的。
都怪蔡根,开启了自己的挨抽人生。
抽完穆恩,举钵罗汉心里舒畅很多。
发现即使穆恩狗屁不是。
跟在自己身边,随时当个出气包。
调节自己的情绪,也不错。
再次挤出个自认为的笑脸,在喇嘛袍里掏出了一张红票,放在了司机小伙的腿上。
“小师傅,您多担待,我在家没教育好。
这是一百,不用找了,大过年的麻烦了。”
咦?
司机小伙仔细摸了摸红票,竟然是真的。
这俩人神经病吧?
今天早上这个活儿接的,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
车子动了,绕了两家医院,才碰上个二十四小时的药店。
里面的医疗器械比较全。
举钵罗汉不在指望穆恩,一条腿出去也不利索,自己现在的样子,也比较吓人,不适合去买东西。
再次掏出一摞红票,十多张,递给了司机小伙。
“小师傅,再麻烦你一下。
买个口罩,还有一副拐,谢谢了。”
车费给的够多,说话也算是好听。
司机小伙觉得,做做好事也没啥,谁让赶上了呢?
拿着钱就去了药店,好半天才拎着个塑料袋和一副拐出来。
把拐杖递给后座的穆恩,塑料袋给了举钵罗汉。
“拐杖三百,口罩一百五,这是剩下的钱。”
嗯?
即使举钵罗汉不经常出来,也知道口罩不能那么贵吧?
打开塑料袋一看。
只有一个口罩,还有四瓶洗手液。
让买口罩,为什么有洗手液呢?
这是什么商业逻辑?
难道自己在瑞雪寺已经和时代脱节了吗?
本来花钱多少,他没往心里去,无所谓的事情。
只是太好奇了,所以就问了一嘴。
“小师傅,洗手液是啥意思?”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