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ku0t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無限之命運改寫 愛下-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天界的冰藍狙擊閲讀-67bcr

無限之命運改寫
小說推薦無限之命運改寫
皇都军和卡勒特的战争,自然是无法用三言两语就能描绘清楚的。但是,皇都军处于优势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事情。毕竟双方的科技水平实在是过于悬殊。
因为文明消退,无法地带最多的就是漫游枪手和漫游枪手觉醒成为的枪神。
但是,皇都军那边都是什么?
在有着能源和资源补给的情况的战争中,以漫游枪手为主的卡勒特是绝对没有办法战胜皇都军的枪炮师、弹药专家和机械师的。
而且在皇都军中,还存在着一种极为稀少极为珍贵的职业。是枪炮师的变种。
枪炮师是真正的重火器专家,不论是狙击步枪,喷火器,还是激光,阳子爆弹,甚至是卫星射线,都能应用自如。在战争中,枪炮师毫无疑问是绝对的主力。
但有一些特殊的枪炮师,他们并没有自由使用各种重火器的天赋。但是在一种武器的使用上,却是出类拔萃的强大。因此,这些人都成为了皇都军最为珍贵的超远距离杀手。
狙击手。
不管在哪个时代,只要点亮了“科学”这颗树,那么狙击手就必然会出现。
本来,皇都军和卡勒特的这场战争,并不应该维持那么久的。可是,皇都军一方又出现了一个叛徒。
属于七神之鞘翅的科学家:吉赛尔·罗根。
七神之鞘翅,是继承机械七战神遗志的天族最高研究集团,里面云集了整个天界最顶尖的科学家。天界的科技发展能如此迅速,七神之鞘翅的功劳绝对是大头。
但是,天才都是桀骜的,天才都是有主见的。天才都是不服输的,天才都是有着怪脾气的。这也导致,七神之鞘翅的成员们几乎都是各自在研制着各自的东西,从来没有想过团结协作。
倘若是良性竞争,那倒还没有关系。可是各自有各自怪癖的七神之鞘翅里,很难存在这样的事情。
吉赛尔·罗根的叛变,便是证明。
为了证明自己,彻底战胜那个瞧不起自己的竞争对手:七神之鞘翅中年纪最小又最有天赋的一个科学家,梅尔根·里克特。吉赛尔毅然带着自己的研究成果叛变,加入到了无法地带的卡勒特组织。
因此,在战争科技上,卡勒特得到了迅速的发展。枪炮师和弹药专家,这两种职业开始在无法地带出现。当然,狙击手也同样出现了很多。
而且无法地带也并不是所有强者,都加入到卡勒特当中。毕竟卡勒特最初的目标,是为了摆脱束缚而追寻自由,使无法地带摆脱贫困。
可受到艾丽丝的蛊惑后,被称为黎明之眼的首领安祖·赛弗让卡勒特成为了他野心的军队。因此,他得到了吉赛尔和佣兵兰蒂卢斯的投诚,但也和好友分道扬镳。
无法地带的另一个传说,被誉为“传说之枪神”,整个魔界、阿拉德大陆和天界中最强的漫游枪手,沙影贝利特。
失去了好友,却得到了珍贵的科技人员和参谋,这到底是不是正确的选择?
安祖·塞弗到现在也无法判断。
異腦人生 孟不空
溺寵極品太子妃
但是吉赛尔的加入,补足了卡勒特的劣势。兰蒂卢斯的加入,让卡勒特打下了皇都在无法地带最为坚固的堡垒,阿登高地。全灭了守备在阿登高地的,哪怕是身为敌人都为之佩服的守备队。
在这一年里,卡勒特可是竭尽全力攻打了三次阿登高地。但是这三次战役,却被那仅仅只有七人的阿登高地守备队给抵挡住了。
七人里,只有两人存活,一人成功的撤回了皇都根特。其他五人,要么跌落入天空之海,要么已经死无全尸。
另外一个,则是被兰蒂卢斯策反,加入到卡勒特,成为了守备队全灭的罪魁祸首。
可那名逃走的狙击手,现在却已经成为整个卡勒特的噩梦。哪怕如今卡勒特已经率兵包围了皇都根特的城门,在听到那个女人的称号时,依然闻风丧胆。
她的称号为:冰蓝死神·诗乃。
——————————
“诗乃,你又要上前线去了吗?”
大膽妖孽 冉冬夜
“嗯。”
抱着比自己身高还要长的超大型狙击炮,齐肩的深褐色短发绑成了小马尾在脑后,眼眸中闪烁着微微冰蓝色的寒光。
“我听到消息,那个叛徒好像在外围附近吸引火力。”
见到来者,少女冰冷的神情微微缓和了一些,但眼底深处的仇恨没有任何动摇,宛如那万古不化的寒冰。她淡淡的说道:“请不要阻拦我。”
麻衣神相
“杰克特司令。”
“……唉。”
身着军服的中年人微微叹息了一声,声音中带着无可奈何,以及些许心疼。出身无法地带的他,早已见惯了打打杀杀,也亲眼目睹了卡勒特的崛起。
可经历过这些,并不是他不心疼眼前这名少女的理由。
阿登高地守备队全灭的原因,并不能仅仅怪罪于卡勒特,他身为皇都军总司令,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虽然因为被卡勒特阻截,导致阿登高地守备队无法传递出任何消息。但在没有受到定时联络的时候,他就应该提起戒心。
但是,他松懈了。
因为他的松懈,一群天界的明日之星就这么孤立无援的死在了那片荒凉的土地。也让本应该带着欢笑的少女,化为了无情的复仇死神。
終極戰 閃
少女手上的狙击炮,是七神之鞘翅研究出的新作。少女自由行动的权限,也是他赐予的。
他想以自己的方式补偿这位少女,但是仇恨又怎么会轻易的消失?
对卡勒特的怒火,对该死的叛徒的怒火,是只有敌人的鲜血才能浇灭的东西。
就在这时,一个同样穿着军装的红发小男孩跑了过来。脸上带着和诗乃有些相似的冰冷,那是只有见过地狱才会出现的表情。
“诗乃姐姐,你又要去战斗吗?”
“是的。”
少女低头看向了这个和自己经历有些相同的小男孩:“乌恩你要努力训练,只有自己强大了,才能保护好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这一点,我想你应该明白。”
“我知道的,诗乃姐姐。”
被称为乌恩的小男孩握紧拳头,平静的点了点头:“我会努力的。”
“…….”
抗戰之亮劍特種兵
杰克特看了看诗乃,再看了看被自己收为义子的乌恩,微微闭上了眼睛,随后恢复了平时身为总司令的严肃。
“诗乃上士听令。”
“是。”
听到命令,诗乃和乌恩同时站起军姿,身体笔直。
“你的存在,是皇都军不可缺少的战力。你手上的武器,更是七神之鞘翅的科技结晶。因此,你必须以自己的性命为重,听明白了吗!?”
“是!”
“那么,出战吧。”
“是,明白。”
敬了个皇都军的军礼,诗乃跨上了旁边的摩托。在轰鸣声中,消失在两人的视野里。
“那么,杰克特将军,我也回去训练了。”
“嗯。”
看着敬完军礼的乌恩朝着军事训练场跑去,杰克特拿出怀表看了眼时间,朝着指挥中心走去。
按照他的计划,卡勒特应该已经快要到弹尽粮绝的地步。这几天,应该就是火力最猛的那几天,也是卡勒特最后的反扑。
这段时间,也是他最后的休息时间。
只要熬过去,那么就是光明。
——————————
摩托炸鸣的引擎伴随着狂风声不断的通过耳膜传递到大脑内部,诗乃平静的控制着车把手,心里思绪万千。
这是她来到这个世界,经过了无数次血战后养成的习惯。
在大战前,先把自己的思绪理清。以免在战斗中胡思乱想,导致猎物逃走。
原本生活在和平国度的她,为什么会来到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世界啊。
诗乃是真的,一点都想不明白。
明明只是尝试着玩一下莫名其妙寄过来的游戏,结果却来到了荒无人烟的沙漠中。以自己那瘦弱贫瘠,手无缚鸡之力的身躯。
狂沙挂在脸上会痛,长时间没有喝水吃饭会饿会渴。倘若没有遇到那个经常在沙漠中闲逛的自由姐姐和带着她乱逛的中年大叔,恐怕自己必然会死在那片荒漠中。
随后的事情,很简单。
那名自由活泼的姐姐教会了她体术和射击,中年人教会了她驾驶,冷漠的姐姐教会她如何冷静,那名天才狙击手教会了她如何在现实中狙击。
守备队的大家,就是她的恩人,是她的家人。虽然艰苦,但是却很满足。
可是,卡勒特来了。
第一次守备战,她是不折不扣的拖油瓶。第二次守备战,她稍微熟练了一些。第三次守备战,她真正获得了全队的认可。
那时的她,觉得就这么和大家一起死在这里,也不错。
然而悲剧却再一次的来到了她的身边。
教会她驾驶的那个看起来有些坏的大叔,居然叛变了…..
幸福,再一次崩塌。地狱,再一次的降临。
一个人的人生,能够经历过几次地狱?从这一点来看,她可真是倒霉极了。
在队长那带着嘶哑的怒吼声中,她靠着叛徒教给她的驾驶技术,逃离了沦陷的高地。背后,是子弹贯穿肉体的声音,是队长愤怒至极的暴怒。
“皮!!埃!!!!尔!!!!!”
到底是队长爆发让她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根特,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她不清楚,也不想知道。
在报告了皇都军无法之地的事情后,她便将自己关进了房间里。
自己,活下来有什么意义?是不是应该和队长一起战死在那?
重生之二代富商 小小羽
就在这时,那封信中的话语却如同诅咒一般,总是会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不要失去希望,不要放弃。”
“请不要害怕挫折,请去面对它。”
“哪怕再恐惧,再害怕,也请去面对它。”
“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的选择,相信自己的决定吧。此刻的你,应该已经有了,为了保护某些事物而不惜弄脏自己双手的觉悟了。”
这些话在强迫着她去面对,强迫着她前进。所以,她抬起头,扶着墙,站了起来,拿起了武器。
卡勒特的死神,在这一刻,诞生了。
她最强的一次战绩,便是在半小时内,直接狙掉了卡勒特30余名小队长军职以上的指挥官。直接以一己之力,改变了整个战局。
让原本压制住皇都军的卡勒特,瞬间败退。
诗乃不断的参与根特守卫战,同时也在寻找着那个叛徒的身影。哪怕可能是敌人的陷阱,诗乃也要去看看。
当然,看看并不是送死。
身为狙击手,怎么可能连猎物的身影都没看见,就暴露自己的踪迹?
但这一次,却是真的。
狙击镜中她却是的看到了那个叛徒,骑着车穿梭在战场里面,不断丢出手中的匕首,刺入皇都军士兵脑袋当中。
“皮埃尔…..”
原本的棕色眼眸里,冰蓝色的光芒变得更加明显。但同时,呼吸却开始缓慢起来,最终到了几乎没有的地步。狙击炮的枪托顶着肩膀,手指轻轻的放在了扳机前。
体内能量和无色小晶块,开始疯狂涌入到枪械的枪体中。能量槽上的格子,开始一格一格的充满,闪烁着淡淡的蓝色光芒。
诗乃,被称为冰蓝死神的原因,一个是因为她冰冷到无情的性格。另一个,便是她的能量,天生拥有着冰属性的特性。
眼底的冰蓝之光,便是她调动体内能量时的一种标志。
根据杰克特的说法,她已经达到了觉醒境界。但是她却只有一些漫游枪手的体术技能,有关枪械的技能,永远只有一个。
“瞄准,狙击。”
“砰!”
哪怕有着专属的消声器,也无法将这把狙击炮的开枪声消减多少。但是,这声闷响却成为了卡勒特的丧钟。
今天的丧钟,又在为谁而鸣?
或许唯有今天,卡勒特的人才会如此安心吧。因为他们知道,今天的丧钟,只为一人而鸣。
“轰!!!!!!”
几乎是在闷响的同时,被称为皮埃尔男人就及时做出了闪避的动作。可是,子弹的速度比他的反应要快多了。爆炸声和火光,直接连同他和他屁股底下的摩托一起吞噬。
但随后,战场气温骤降。方圆千米,瞬间化为了一片冻土。中央,则是无数的冰棱簇拥。至少百名的卡勒特士兵被席卷到了里面成为冰雕。
然而,诗乃的眼里却没有任何的放松。哪怕她进步很快,也不可能一击就杀死队自己知根知底的皮埃尔。
况且卡勒特,又怎么可能让钓自己上钩的鱼饵就这么死掉呢。
下一刻,少女全身的寒毛竖起,毫不犹豫的猛推地面,化为一道黑影急速闪避。
就在她离开不到两秒,她原先所在的地方便多出了一个深深的弹孔。紧接着,喷射的火箭弹砸落,轰鸣震耳,火光蜂拥。
借着爆风,诗乃加速撤离,就如同一只敏捷的猫咪,几个闪动后便来到了藏着摩托车的地方。启动引擎,毫不犹豫的撤离。
然而在她的耳朵里,又传来了一道引擎声。一道,让她异常熟悉的引擎声。
“又要逃跑吗?小诗乃。”
“这一次,可没有比尔莫茨为你殿后了啊。”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