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lpy好看的玄幻小說 後漢長歌討論-第543章吾道不孤相伴-yvl4l

後漢長歌
小說推薦後漢長歌
“……来吧,握紧你的武器,问问我庐江儿郎答不答应?”
“不答应,不答应!”
“江东的憨货们有种就冲上来吧,让你家爷爷看看你们胯下有没有带把?”
陆康的话在六安城池的上空回荡,守城士兵一阵激荡,纷纷举起手中的武器高声的回应,喊声乱七八糟此起彼伏,裹挟着陆康的声音汇聚在半空,犹如一道道呼啸九天的惊雷。
孙策愣了,蒋钦愣了,六安城下所有的江东勇士都短暂性的愣在原地,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特么的,难道不是他们打了败仗吗?为啥这帮鸟人比我们还有杀气,比我们还有更加猖狂?
六安城头鼎沸,万军鸦雀无声。
唯独孙坚、周瑜、黄盖、韩当以及程普等少数几名身经百战的老将或者足智多谋的谋士方能明白陆康何意,庐江儿郎何为。
陆康的话就那么几句,但是意思却绝对深远,他就是要告诉孙坚和所有的江东军: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我陆家的儿郎早已萌生死志,人在城在,城亡人亡!
哥是仙人哥怕誰
禍水三千
孙坚有些苦恼,或者说有些骑虎难下。
他本来想着陆康虽然老而弥坚,但这六安终究也不过只是一座孤城,而前番的密林和峡谷中的血腥杀戮或者也能够给陆康长个记性,谁知陆康根本就不鸟他这个江东猛虎,只是一味的摆出车马告诉他:老子不怕你,有种你就来,大不了就与城共亡!
“攻城!”
孙坚一时有些拿不定主意,他倒不是因此怕了陆康,而是唯恐江东大军在此一阻,自己入主中原的梦想就成了水中泡影,正疑虑间陡然听得周瑜附在耳边低语一声,心神一动,瞬间反应过来。
玩命生涯
是啊,这个时候怎能出神呢?
军中最重士气,自己多耽搁一分,士气便会降低一分!
心中豁然开朗,管他娘的这陆康老儿是与想城偕亡还是独自逃亡,与我何干?江山终究是打下来的!手中的古锭刀猛地一挥,孙坚一声厉啸:“狭路相逢勇者胜,江东的儿郎们,握紧你们的刀剑都随我冲,拿下六安割下陆康老儿的脑袋灌酒喝!”
风雨砥砺鼓征帆,快马扬鞭自奋蹄。
没有战马,自然就没有什么马蹄也没有马鞭,但是孙坚的话就是长鞭,抽在他们身上的长鞭。孙坚的话音刚落,孙策、蒋钦和周泰再次领着麾下的儿郎们向六安城头发起冲锋。
上千名勇士潮水一般从阵营中冲了出来,一具具云梯扛在他们的肩上;数千条大汉上前一步仰天躺下倒在众人眼前,一张张蹶张弩架在他们的脚下。
超級護花高手 平安
“进攻!”
一声怒吼,大纛猛然飞起。
重生之毒女無雙 蓋澆飯
没有冲车,也没有抛石机,上千名勇士冒着城头上的箭雨和戈林将上百具云梯送到城下,并搭在了城墙的箭跺之上,又有数千名勇士将盾牌高高举过头顶,跟在他们的身后跳上了云梯。
更多的将士则将一支支利箭搭在弦上,听得主帅将令落下,纷纷松开手中绷紧的弓弦,任由那满是杀气的利箭破空而去,在六安城头交织成茫茫的暴雨。
“哼!”
陆康既然已经决定以身殉国与城共亡,哪里还将这下架势看在眼中,一声冷哼,一剑劈飞眼前的冷箭,淡淡的朝传令兵喝了一句“反击”,城头上的陆氏儿郎迅速将手中的火油、滚石、圆木以及戈矛向城下抛了下去。
惨烈的攻守之战正式拉开帷幕。
腹黑病王:毒寵特工妃 離墨塵
……
“杀!”
一声不屈的吼叫,一名江东士兵终于登上了箭跺口。
他们已经在六安血战了旬月的时间,可是任由他们如何肆虐如何搏杀,陆康总是能够找到机会和他们以命换命,而六安这座城池同样也在这场风雨中岿然不动。
现在,第一个吃螃蟹的勇士终于出现了,他已经跨上了六安的城头,只要再咬牙坚持几许,或者六安城今日就可易主。看着城头上那名士兵,孙坚想着就是一阵雀跃,静心以待,希望就在那转角处!
“砰!”
“砰砰砰!”
孙坚还在冥想,就见城头上一名庐江士兵咬了咬牙,将腰刀一抛和身扑在那勇士的身上,勇士脚下一软,随着那士兵一起从城头上栽了下来,溅起三尺高的尘土。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陆氏儿郎猛虎一样跃上城头,他们有样学样全都放弃了搏杀,选择了与江东勇士来一场共赴黄泉的约会。一声声震天价的落地声响起,一排排灰尘漫天飞舞。
“再上!”
江东将士们一怔,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惨烈的守城,也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以命换命的搏杀,孙坚却是勃然大怒,弯弓搭箭朝城头一射,一声咆哮顿时压过了城下传来的闷响。
孙策将霸王枪一拨,马缰一勒,战马前蹄奋起忽律长嘶,数千勇士再度踏上了这趟战与火之旅。
他们或如海面忽生的潮水一般,一列接着一列从冲出阵营;或如江心突涌的巨浪一样,一排接着一排奔向城池;或如跃出碧波的鲸鲨和大鱼,奋勇的扑上云梯。
全職偶像 我愛好萊wu
一时间,六安城头上手忙脚乱,越来越多的江东儿郎爬上了象征着这场大战制高点的箭跺上。
“大帅,东门告急!”
“大帅,南门告急!”
德魯伊之王 灰色微塵
“大帅,北门告急!”
清水紅蕖 湘江伊人
“大帅,西门告急,末将快支撑不住了,还请大帅将机动部队调上来吧!”
一道道请援的请求传到陆康耳中,陆康头也不抬,依旧牢牢的锁在城下那杆玄色的猛虎旗上,声音平静如常:“告诉陆云涛,机动部队乃是我六安城最后一道屏障,只有到了最后的时刻,我才会调用,否则绝不轻出。
他们不是自诩死士吗?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告诉他们,没有利箭就用大刀,没有大刀就用双手,双手断了他们也还有牙,就算是他们的牙齿缺了,也必须将这些江东狗贼给我赶下城去!”
絕對領域
“诺!”
传令兵纷纷抱拳起身,正欲转头奔赴几道城门,却听见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如雷滚来,急视之,只见六安城中的七八名大户竟然亲自领着两千余家将和数千名百姓抬着从自家房檐屋顶上拆下来的木头砖瓦来到城头。
陆康霍然起身:“你们这是打算做什么?为何不在城中安居?难道不知道城头上的危险吗?”
“明公,辅车相依唇亡齿寒,昔日晋侯假途灭虢之事我等岂能不知。孙坚狗贼野心勃勃,目无纲纪,若是城池被他打破,我等只怕同样也难逃虞国之难。
明公一片丹心,为国为民,身居明公治下我等深以为傲,也深感恩德。可惜明公一惯不求回报,让我等实在汗颜的很。既然无以为报,就只好与明公一起守城池抗贼军,同生共死!”
为首的一名老者朝陆康深深鞠了一躬,大手一挥,家将和仆人们齐齐放下木头砖瓦捡起落在地上的刀剑分作四拨人马随着传令兵向东南西北四座城门飞奔而去。
陆康鼻子微微一酸,拍了拍老者的双肩,仰头望着那一碧如洗的长空,心神振奋:一片丹心图报国,满腔正义在人间,我道不孤也!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