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rkr好文筆的小說 韓娛之我爲搞笑狂笔趣-第 2030 章 順勢而爲 (下)分享-4d216

韓娛之我爲搞笑狂
小說推薦韓娛之我爲搞笑狂
说实话,杨贤硕就算跟小凤面对面的坐到了一起,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虽然杨贤硕不像金英敏那样觉得小凤是个奇葩,但是杨贤硕也认定小凤是个极其复杂而且极其难以对付的对手。
“異”外鐘棋
豪門掠情,首席的陷阱
而作陪的权志龙就更不知道要说什么了,论泡妞玩乐他权志龙十分的擅长,讲音乐创作他权志龙也能交流,但是上升到公司层次的谈话权志龙就不知道他能说些什么又该说些什么,他在这的原因完全是因为杨贤硕找他帮忙。
感觉到气氛有些尬住了,权志龙习惯性的招呼大家一起喝酒,在他看来没有什么尴尬的气氛是酒搞不定的,如果搞不定那只能说明酒还喝得不够多。
权志龙的骚操作也算是歪打正着了,虽然喝酒这个提议有些不合时宜,但是总算是给了双方一个打破僵局的借口,有了酒遮脸杨贤硕就没那么在意面子了,摆正心态的同时也摆正了姿态,相比于能让自己获得重新掌握YG的机会,在小凤面前表现的弱势一点并非不能接受。
相思成灰 古鏡
有备而来的杨贤硕开始给小凤分析目前娱乐圈的局势了,在综合性娱乐公司这一块从三大变成了四大,JYP给C-jes的合作虽然深入,但是毕竟JYP的内部问题根本就无法彻底解决,要不然朴振英就不会每过一段时间就让公司来次阵痛,这么做虽然会让公司的实力受损,但是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保持公司的纯洁性,不会成为资本的玩物,也不会成为zk的捞钱工具。
能做到这点杨贤硕其实挺佩服朴振英的主见,现在的四大中能保持公司纯洁性的也就只有JYP和C-jes,而C-jes还要打上一个引号。
虽然佩服朴振英,但是杨贤硕并不是很认同这种做法,牢牢的把公司把握在手里是很好,但是也不能像朴振英这样眼里容不得沙子,早晚有一天朴振英会把人得罪光的,到了那时候朴振英就玩不下去了,现在的JYP基本上相当于是慢性死亡。
虽然走到那一步不知道要过多久,但是时不时就动荡一下的JYP可不是一个好的合作伙伴,比较初级的合作无所谓,大家各取所需,周期短而且叫停了也不会带来多大的负面影响。
但是深入合作的话就不一样了,别说以后了,就是现在如果JYP出了问题C-jes都无法独善其身。
杨贤硕的话让张勇健的脸色有些难看,这个问题他已经发现了,但是想解决却没那么容易,单方面放弃JYP这个合作伙伴影响太坏了,以后想再找其他公司合作就难了,张勇健虽然以当奸商为目标,但是却不想当金英敏那种被很多人防备的奸商,在个人形象和公司形象上张勇健还是很在意的。
但是不解决顺其自然的话,杨贤硕的分析绝不是危言耸听,这方面的例子不要太多了,朴振英已经进入死循环了,不但走不出来而且每次付出的代价也越来越大。
相比于张勇健,小凤倒是并不是很在意JYP的潜在问题,朴振英为什么一方面要玩自残保证他在公司的话语权,一方面又不断的引入外力,还不是为了能让JYP保持竞争力,在JYP的发展上朴振英不但缺钱而且需要借势。
朴振英为什么接触了几次后就选择了跟小凤成为知己,除了因为欣赏小凤外,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小凤身上同时具备他最需要的两点,要不是看到了这些朴振英怎么可能会用那样的态度来对待小凤,做好铺垫以后用到小凤的时候他才好开口。
杨贤硕发现他准备的第一个说词效果并不理想,虽然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但是杨贤硕还是只能放下疑惑继续抛出他的第二个说词。
杨贤硕觉得YG跟C-jes不应该是敌对的关系,双方从始至终就没有什么不能化解的矛盾,说BP和少时必有一战那完全是因为公司的错误决策,女团市场那么大连女团大时代都能容得下,就更不用说现在了,除了BP和少时还真没几个能打的。
而且在其他方面YG和C-jes也有很多可以合作的地方,而且合作的范畴不仅仅是韩国,在整个亚洲市场YG跟C-jes都有非常大的合作空间。
杨贤硕觉得在他的领导下,YG绝对是比JYP还要好的合作伙伴,他不求短期内就能替代JYP的位置,但是从长远来看还是YG跟适合当C-jes的合作伙伴。
这个说法说实话是挺有吸引力的,但是遗憾的是这次连张勇健都没能打动,先不说杨贤硕说的那些能不能实现,就是杨贤硕能否重新掌控YG都要打上问号,现在说这些有些为时尚早,至少要等杨贤硕重新拿回权利才有谈这些的基础。
抗戰之重生天狼戰將
在张勇健看来除了SM外,其他公司都是可以合作的,同在娱乐圈虽然大家都是竞争对手,但是有钱大家赚的情况还是普遍存在的。
娱乐圈的钱不是那家公司能赚完的,就更不用说娱乐市场还在不断的扩大,而且还有华夏和岛国这样的邻国市场,大家一起赚更多的钱才是现在韩国娱乐圈的主流思想,像十几年前在内斗上耗费精力完全是得不偿失,要不是YG的路走窄了而且还坏了规矩,也不会被那么针对。
杨贤硕有了一些挫败感,虽然在决定出头前他就知道想解决问题的难度有多高,但是真的直面问题的时候他还是发现低估了难度,不是杨贤硕的说词不够诱人,而是杨贤硕说的就没有干货,而且一上来就画大饼避取得原谅不谈,这个态度本身就有问题。
“杨社长,未来的事我们以后再说,我们还是来谈谈眼前的事吧,至少现在C-jes和YG还是敌人,想合作我欢迎,但是至少要等我们不在是敌人的时候才有谈合作的可能。”张勇健看小凤在那跟权志龙谈起了女人和音乐,他不得不站出来提醒杨贤硕说点实际的,大家现在还是斗得不亦乐乎呢就像谈合作了,到底是你杨贤硕的心太大还是YG想玩个缓兵之计。
张勇健的话虽然含蓄,但是杨贤硕的脸上还是露出了尴尬的表情,不是他不先解决眼前的问题再说长远的考虑,而是他根本就没权利给出什么承诺,他要通过了这次的考验才能拿回一部分权利,在此之前他还是挂着社长的名头却连艺人总监的权利都没全部拥有。
见避无可避了,杨贤硕索性也就不在意脸面了,把他现在的尴尬解释了一下,杨贤硕想趁势而起,大佬们也给了承诺,但是现在的YG管理层怎么可能放任杨贤硕重新回到权利核心,在他们看来杨贤硕能做到的事他们也能做到,而且能比杨贤硕做得更好,而杨贤硕最大的作用就是可以帮忙架设一条YG跟C-jes交流的桥梁,要不是C-jes之前拒绝了好几次私下交流的邀请,根本就轮不到杨贤硕来秀存在感。
本来对于YG的内部矛盾,张勇健跟小凤的想法差不多,那就是不参与不理会,杨贤硕当年意气风发的时候也膨胀得挺厉害,无论是在YG内部还是在娱乐圈都得罪了不少人,有现在这个下场说不好听点叫罪有应得根本就不值得同情。
但是现在真的有机会参与到YG的内部争斗中了,张勇健又动心了,开始考虑C-jes能否借着这个机会谋取到更大的好处,至少YG内部斗起来,C-jes就能捡便宜,杨贤硕所说的两家公司有非常大的合作空间是事实,但是两家公司是竞争对手在不少领域都短兵相接了也是事实。
相比于未来的合作,张勇健当然更看重短期内就能获得的利益,不是张勇健目光短浅,而是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今天杨贤硕所在的位置所处的情况让他做出的承诺,也许未来当杨贤硕重新执掌YG后就会翻脸不认人,吃到肚子里的才叫利益,放在眼前和拿在手里的都不能算是利益。
真的发现有利可图了,张勇健觉得有走心的必要了,他不会付出多大的代价支持杨贤硕去争权夺利,但是顺手而为让杨贤硕有争斗的资格还是可以考虑一下的。
要不怎么说吃娱乐圈这碗饭的人心都脏呢,你不算计别人就要等着被别人算计,这个道理在进入娱乐圈的时候张勇健就懂了。
当然张勇健才不会把他的想法表现出来,顺势而为才有更大的操作空间,既然杨贤硕没有专断独行的权利,那么就等能做决定的人到齐了再谈具体的,现在张勇健只表露了可以和解的态度,毕竟真的争下去获得的利益不见得比和解多毕竟少时的情况太特殊了。
虽然没达到预期的效果让杨贤硕有些失望,但是他也明白这不能怪他不够努力,更不能怪张勇健和罗凤恩不给面子,杨贤硕也明白他现在的手脚被束缚住了,根本就没资格跟张勇健和罗凤恩谈得太深,而且他的面子也没那么大,可以把人情和承诺当做交易的筹码。
要不是杨贤硕已经习惯了这种悲凉感,也许今天就要买醉了,看着跟小凤谈女人谈音乐谈得特别开心的权志龙,杨贤硕真的有些郁闷,除了音乐方面权志龙在其他方面还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但是要不是如此杨贤硕也不会把权志龙当成最亲近的人,这样的工具人才是他杨贤硕最喜欢的,他可不想培养出另一个自己然后自己跟自己斗得不亦乐乎。
小凤虽然把解决问题的权利交给了张勇健,但是小凤还是提醒了一下张勇健,在如何解决这件事上要询问一下少时的态度,毕竟这次的胜利也有少时的功劳。
张勇健虽然很不喜欢小凤的公私不分,但是又拿小凤没什么办法,话说回来了,要不是小凤公私不分,也许现在C-jes的掌舵人就不是他张勇健了,在这方面同样身为受益人,张勇健就算是脸皮再厚也不觉得他有资格抱怨。
虽然YG和C-jes的舆论战仍然十分激烈,但是现在基本上已经可以宣告少时是这次对决的赢家了,YG的强行五五开只是徒增笑柄而已,抓着平局不放那真是只要YG高兴就好,跟本就没人买账,就连最喜欢搞事的媒体都不觉得有什么推波助澜的价值。
身为胜利者的少时在兴奋劲过后就沉默了不少,这次虽然赢了,但是也让少时不得不面对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其实以前就一直存在,只不过少时众女一直在逃避一直都没有直面的勇气,现在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少时众女才发现有些问题真的到了不解决就不行的程度。
明朝富家子 星辰玖
首先就是年龄问题,虽然少时极力否认她们是大妈时代,虽然少时众女一直都坚称她们还年轻,但是这次一周的集训真让她们有了力不从心的感觉。
虽然这跟她们这几年来比较懈怠,在生活习惯上放纵了不少有不小的关系,但是年龄同样是主因。
毕竟少时众女是真的不年轻了,甚至可以说被称为大妈时代也不是很牵强,考虑到女团成员的活跃期和保鲜期,说大妈时代是实至名归也并不过分。
以往少时众女一直觉得只要她们觉得行就真的行,现在她们深刻的认识到了大脑想着行,嘴上说着行,但是手脚身体却明明白白的告诉她们是真的不行了。
缺乏必要的管理让少时众女都懈怠了不少,虽然身为女人保养和健身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但是却无法像以前那样硬性要求自己,懈怠是难免的,懈怠久了常年保持的习惯也成了过去式,再加上年轻时候拼搏和放纵留下的隐患现在也变成病痛来找她们麻烦了,少时众女是真的明白了什么叫岁月不饶人。
泰妍以前总觉得只要她们努力就能回到过去,但是事实却是就算她们的感情和想法能回到过去,身体也回不到过去了,人不服老是真的不行。
这次虽然赢了,但是却暴露出少时很多问题,这些问题有些能够解决,有些则是无法解决的问题,这种残酷的现实冲淡了胜利了喜悦,在娱乐圈这个地方你不前进就是后退,而且今后在身体和精力这方面少时走的就永远都是下坡路了,很多时候客观都是不会因为主观而改变的。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