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trz好看的都市言情 迷蹤諜影 txt-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三種特工相伴-yv692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
“右手的人应该是金山饭店的拥有者王盛如。”
一进房间,虞雁楚立刻说道:“站在他身边的那个人,从我们手头拥有的照片来看,很有可能就是黄凡。”
哦,那么巧?
一来就遇到了黄凡?
虞雁楚虽然主业是无线电发报,但在来镇江之前,吴静怡已经让她记熟了所有的资料。
勾心前妻
“如果那个人真的是黄凡,那我们一进来,他就已经盯上我们了。”孟绍原冷静地说道:“随着斗争形势的复杂,局势也变得越来越微妙起来。过去,只要说着一口流利的日语,就能够瞒过很多人,但现在大家都在总结经验教训,已经没有那么容易蒙混过关了。”
门轻轻的扣响。
“进来。”孟绍原依旧用日语说道。
沈力和李之锋走了进来,关上门:“一进来就被盯上了。他们觉得你派头大,不敢公开盯你,可服务生一直跟着我们到房间,眼睛直往我们的行李上瞄。”
“给我狠狠的打了一个巴掌,这才灰溜溜的滚蛋。”李之锋有些得意地说道。
孟绍原“哦”了一声:“一百。”
“什么?”
“说一句话一百。”
我靠!
李之锋忘了这茬了,毁的肠子都青了。
“下一步我们怎么办?”沈力低声问道。
“不要露出任何破绽,带回去餐厅吃饭。”孟绍原想了一下:“规矩在来的路上都和你们说过了,照着做就行。哑巴,你扮演的是一个脾气急躁的角色,吃饭的时候,找个机会,挑点事情出来,记得,有日本人的话别找他们的岔子。”
李之锋连连点头。
“明白没有?”孟绍原追问了声。
主宰塵寰
李之锋还是不断点头。
吃一亏长一智。
难道还给你找到机会打击报复?
“岂有此理。”孟绍原脸色一沉:“长官问话,居然敢不回答,目无长官,什么罪名?”
李之锋被吓了一跳:“我知道了,长官。”
“混蛋!”孟绍原居然又骂了一声:“又说话,扣一百。还有,是说过了,一进入镇江城,你们必须称呼我为野比阁下,你明知故犯,再扣一千。”
李之锋这一刻,想死的心都有了。
鏡中魂 雪滿樓
得罪了这么一个心胸狭隘眦睚必报的家伙你能怎么办啊?
“回去休息一下,一个小时后去餐厅。”孟绍原得意洋洋说道。
……
“沈兄,救命啊。”
一回到自己房间,确定没人偷听之后,李之锋哭丧着脸说道:“不就是上次那帮女人打他,我只当不知道?这到处给我小鞋穿了啊。等回到上海,我得欠他多少钱啊?”
靈蛇劍 歸惜霜
“咱们这位爷的脾气你不知道?”
沈力苦笑着说道:“整起人来,没完没了。你想让他饶你,无非两个办法。”
“沈兄助我。”
沈力低声在他耳边说道:“要么,帮他找个漂亮姑娘,还得他看得上的。”
“我自己现在都是个光棍,到哪去给他找啊。”
“那就第二个办法了。”
金庸世界大爆
沈力的声音愈发小了:“你走夫人路线啊。没看到他带着虞雁楚来的?你抽空,多在镇江买些女人喜欢的小玩意,刻意讨好虞雁楚,这枕边风一吹,万事大吉。”
“沈兄大仁大义,我将来必有所报!”
……
“你为什么要故意招惹事情?”
虞雁楚忍不住问道。
“嘘。”孟绍原“嘘”了一声,来到门边附耳听了一会,重新回来:“床上去说。”
“什么?”
“隔墙有耳,蒙着被子说才最安全。”
虞雁楚的脸都红了。
“事关重大。”
孟绍原不容分说,一把拉着虞雁楚上了床,真的把被子蒙在两人身上,然后这才低低说道:
“黄凡对我们一定有所怀疑,现在就看我们如何出招了。他暂时弄不清我们的真实身份,所以不会贸然有所行动。一个特工,执行秘密任务,还是在敌人的心脏部位,你会怎么做?”
虞雁楚想了一下:“隐蔽做事,暗中观察,寻找机会……你做什么!”
最后那句“你做什么”,可不是特工做事风格,而是孟绍原的那双手开始不老实起来了。
“你说的都对。”孟绍原却立刻接口说道:“你这么想,敌人也一样会这么想。可我偏偏要反其道行之,我要给黄凡造成一个错觉,我是一个真正的日本人,交横跋扈,目中无人,从来不把中国人放在眼里,根本不怕什么……哎,你咬我的手做什么!”
虞雁楚一把抓住孟绍原那双流氓之手,一口咬在他的手上,咬了很久这才松开:“让你再耍流氓!啊……你混蛋!”
“我这不是在和你说正事嘛?”
孟绍原贼眉鼠眼,那双手愈发的灵活起来:“因地制宜,伺机而动,那是合格的特工。处变不惊,反败为胜,那是优秀的特工。偷天换日,把控全局,才是完美的特工……”
这段话听的虞雁楚都入神了,可随即孟绍原又说道:“简单的说,就是我扇了你一巴掌,你还得叫我爹。我睡了你的女人,你还得问我满意不满意!”
虞雁楚的脸顿时红了,啐了一口:“你这辈子得祸害多少女人?”
“祸害你们,我多少还是有些内疚的。”孟绍原的无耻本性,在此时此刻表现的是淋漓尽致:“可其她女人?我是当仁不让,来者不拒。”
说着,一脸坏笑:“反正时间还早……”
“无赖!”
至尊逍遙傳 欲做逍遙人
可怜,虞雁楚在这头大色狼面前,简直是砧板鱼肉任君采摘。
……
无锡,太湖训练基地。
“老师,这是新的一批培训完成名单,准备明天就送他们去上海。”
“哦。”何儒意接过名单看了一下:
“这次,我亲自带他们去吧。”
“老师要亲自去上海?”
“是啊。”
何儒意点了点头:
“最后一次去上海到现在,很久没有再去过了。我们一批批的人送过去,牺牲者无数,那些还活着的,到底是我的学生啊。表现的怎么样,我总该去看看。”
说着,嘴角露出淡淡笑意:
“还有我的那个最得意的学生孟绍原,也很久没有看到他了。我老友的孩子虞雁楚,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好的,那我现在就去安排。”
“这次你也和我一起去上海。”
“好的。。”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