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ywtk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第二百七十一章 驚四座震八方推薦-jeje9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大道碑文中肆意游动的小鱼儿,让一众人有些无法理解。
这鱼儿能在大道碑文最底下游动,也能在大道碑文最上方游动,仿佛身在鱼缸中,没有任何限制。
这算什么事?
“你们有什么想说的吗?”剑一峰几位强者,沉默了许久才有人开口问道。
“你们看懂了吗?”有人又问。
“不管你们看没看懂,反正我没看懂。”
其他人有些无语。
随后坐在最前方石柱的一位老者开口解说道:
“大道碑文蕴含三千大道,万千路途。
这鱼可入碑文,可在碑文之中肆意游动。
说明这金鲤鱼满足大道碑文中蕴含的无数种可能。
是一也是二,是二也是三,是三也是无数。
这个人站在一条分岔路口,无数条路任他选择。”
那些强者听了有些惊讶,这意味着什么,所有人都知道。
这个人未来的人,比谁都宽。
“这是大道体质?”有人问。
“应该说是时代的宠儿。”最前面那个老者说道。
时代的宠儿,在这个时代中,对方可以说有着得天独厚的机遇。
寻常人难以企及。
“是流火吗?”停顿了下,终于有人提出了这个疑问。
面对这个问题,没有人率先开口。
而下面的一个个弟子,也是看着上面,希望几位前辈能够得出结论。
“应该不是。”那位老者开口说道。
“为什么?”
“气质不符合。”这是其他人给出的结论。
听到这句话,大家都觉得有些儿戏。
但是仔细一想,又觉得非常有道理,确实有些不符合流火的气质。
虽然对方给大道迷宫带来的异象,但是这个异象有些柔和,一点没有流火以往的风格。
但是剑一峰的那些强者还是很想知道对方是谁,如果可以拜入他们剑一峰,那么未来他们剑一峰将大放异彩。
先有剑起,再有这个时代宠儿。
剑一峰的未来,注定会出现两个名震修真界的人。
可惜的是,他们对这个人完全没有头绪。
“这个人是东方茶茶吧?”剑落开口说道。
他们这里可是有小范围的隔音,不担心被别人听到。
青帝
当然,他们也不觉得有人会没事来偷听。
开隔音是担心一不小心提到流火,从而给流火带来麻烦。
毕竟他们三个人可是知道流火是谁。
修真界能知道流火是谁的,没有多少人。
很荣幸,他们就是其中三个。
初羽想了想,表示赞同:
“可能性很高,没有明确的定性,可能最厉害也可能看上去普通。
不走寻常路。
心性比较随意。”
“你们有没有感觉,这鱼是自己跳进大道碑文的,也就是说可能不是东方茶茶自己找了机缘,而是机缘主动找上了她。”剑起开口说道。
听到剑起这么说ꓹ 剑落跟初羽也感觉到了。
这就是时代的宠儿?
不过剑落可以确定,东方茶茶是真的把所有人都比了下去。
“如果流火在ꓹ 不知道会不会把东方茶茶比下去。”剑落开口说道。
————
大道迷宫中,东方茶茶发现有东西冲到眼睛里去,立即捂住了眼睛。
“咦ꓹ 可以动了。”
东方茶茶动了动身,有些惊奇。
刚刚是怎么也动不了。
而此时所有的光早已融入了她的眼睛中。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ꓹ 东方茶茶感觉能看到整片海域,仿佛知道每个地方的方向。
天上水下她都能去得。
但是没什么吸引力ꓹ 最后东方茶茶挥动了鱼竿ꓹ 决定继续钓鱼。
不过钓鱼前她用镜子看了下自己的眼睛,没有看到有鱼儿在里面。
这才松了口气。
她把这件事记了下来,到时候问问表嫂。
表嫂对她眼睛可了解了。
有问题表嫂也会跟她说的。
……
在东方茶茶大放异彩的时候,陆水还走在迷雾之中。
他每一步都走的很稳,只是每一脚都感觉要踩空了一样,没有踩到大地的踏实感。
如果心态不好的,在这里都可能寸步难行。
因为真的完全看不见ꓹ 伸手不见五指。
白的如同无尽黑暗。
除此之外,这里倒也不算复杂ꓹ 就是路程有些远。
他无法理解这里的主人是怎么想的ꓹ 把地方放那么远对他有什么好处?
命運之扭轉千年
而且在里面还不能随意动用力量ꓹ 更不能浮躁。
不然就走不到一开始想走的位置。
“这人对大道的理解远超常人。”陆水心里对布置这里的人ꓹ 有了些小小的认知。
如果只是用道的力量拦住外人,这对陆水来说是很简单的事。
但是这种侧面影响ꓹ 有些麻烦。
摇了摇头陆水继续往前走去。
很近了。
他感觉那道光就在不远处。
哗啦。
在陆水一步踏下后ꓹ 周围的迷雾突然滚动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ꓹ 陆水露出了微笑。
而后伸手挥了挥白雾。
这次白雾直接被他挥开,展现了前方的路。
是一条铺满鹅卵石的路ꓹ 路的两边开着鲜花,淡淡的花香传了过来。
“终于到了位置。”
陆水走在小道上,每走一步,白雾就翻滚的越激烈。
而里面的白雾翻滚了起来,意味着外面的白雾开始往其他地方扩散。
在悬崖处,白雾开始涌动,开始往外面扩散。
很快白雾就来到了悬崖边,不过一会就冲过了悬崖。
虽然有大部分掉入悬崖下,但是更多的还是直接往对面的悬崖涌去。
到了悬崖位置,白雾没有丝毫的停顿,反而涌动的更加激烈。
仿佛中心位置开始炸开了一般。
白雾一路往下,来到了一处大湖边,大湖中有许许多多的木栈道,上面有着许多互不干涉的人。
但是白雾下去,直接涌入了所有人的区域,干涉到了所有人。
“发生什么事了?怎么突然起雾了?”
迷宫木栈上的一些人有些惊讶。
突然起雾让他们不得不停下来,尤其是这雾非常的浓厚,让他们的视线受到了影响。
他们不敢在这雾中乱来,只能警惕着四周。
白雾过了迷宫木栈又一次往下涌去。
很快来到了山下,这里有着迷宫小道,小道中有许多人,他们依然互不干涉,甚至距离都非常的远,只有两个人挨着行走。
白雾涌动的速度非常的快,瞬间就将所有人笼罩在其中。
这雾将影响道所有人,迷宫小道中没有人可以例外。
真武真灵第一时间停下了步伐。
这雾气来的非常突然,直接遮住了他们前方的路,这让他们有些意外。
“怎么会突然起雾?”
“这雾一点都不正常。”
很多人自然也惊讶。
“大道迷宫果然一点都不简单,本以为找到了适合的路,没想到刚刚走到一半就起了雾。”
“可惜了,我都感觉到了路,现在直接没了。”
“还好我买了药,赶紧吃一粒,精神一下好了很多。”
“我特地买了情报,从未听说有起雾的案例,怎么回事?”
很多人在惊讶,但是他们没有办法。
不管他们怎么做,就是无法逃避大雾的影响。
而且雾越来越大,越来越浓厚。
随着陆水迈着步伐,核心位置白雾沸腾的愈演愈烈。
如同暴风中的巨浪,遮天蔽日。
不过是刹那之间,迷宫小道就涌向了另一座山前。
这里路上有人,山脚下同样有人,这座山有三条路,每条路都有一些人。
鳳舞天下 月顏卿
这些人直接被大雾笼罩,不过瞬间,这大雾涌上了这座上的山峰。
惊海停下了步伐,而后惊讶道:
“这雾来的好凶猛,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他可是请教过剑一峰的好友,从未听说过会起雾。
也就是说这次是意外,超越正常的意外。
“流火?”
这是惊海第一时间想到的人。
但是他不敢确定,更无法下定论。
唯一能做的只是站在原地,因为一切都被这可怕的大雾遮住。
前方早已没有了路,想要踏出自己的路都无法做到。
这雾是迷障。
“不知道是否有人可以克服这迷障。”
惊海这边的所有人都停了,而大雾没有停下,它直接越过了大山冲向无尽大海。
大海广阔无边,而迷雾却以极快的速度开始覆盖整片大海。
不过片刻之后,原本在走动的羽涅停了下来。
她转头看向侧边,无尽白雾滚滚而来,如同滔天巨浪避无可避,退无可退。
“这是?”
道宗羽涅一时间有些惊讶,只是在她还没有做出反应的时候,大雾直接覆盖了她,也覆盖了她所有的路。
蠱墓怪談
“没有伤害,但是阻挡了我的路。”
“惊海师兄没有说过大雾的事,也就是说这不是正常情况。”
“是人为的还是自然情况?”
道宗羽涅试着挥了挥手,但是没有丝毫作用,手不放在跟前都难以看到。
“这雾很特殊,如果有人融入这雾中,简直可以暗杀任何人。”
道宗羽涅在被大雾覆盖的时候,东方茶茶也被大雾覆盖住了。
她吓了一跳,立即把豆芽抓到手心。
如果被突然换了位置没带上豆芽,那就不好了。
回去得被表嫂说。
然后被小姨罚站,到家还得被爹爹跟娘亲教育。
连个宠物都看不住。
“呼~”
“还好豆芽在。”
而后东方东方茶茶把豆芽放在肩膀上,这样可以看到,省得一溜烟就没了。
“不过这里怎么会突然起雾了?”
“还好没有乱跑,不然就危险了,香芋说的对。”
之后茶茶继续拿着鱼竿钓鱼,有雾可能方便她钓鱼,海里的水果都看不清是不是陷阱,直接就上钩了。
不过这雾让她感觉不到海里的情况,之前她感觉很清楚的。
对此,东方茶茶也不在意,继续钓鱼就是了。
至于雾怎么来的,东方茶茶没想过。
起雾了就起雾了,有什么不正常的?
————
剑一峰外面,一个个都看着大道碑文。
他们对里面的那条鱼很好奇。
要不是有宗门前辈在,有些人指不定都要上去摸一摸。
如果可以他们还想投点鱼食,看看这鱼能不能吃到。
其实剑一峰那些强者也是这么想的,但是碍于脸面,没有做出这般幼稚的事,
“这鱼要是钓出来,你们说能吃吗?”有人问道。
“你不想想怎么钓吗?”
“不,你们没有鱼饵,这鱼可能不吃普通的鱼饵。”
“你们着相了,大道碑文没有口子,你们根本没法把鱼竿伸进去。”
“……”
初羽他们听到这些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些人,就不能谈点正儿八经的东西吗?
“你们说着鱼味道怎样?”初羽看着剑起跟剑落问道。
剑落不想理初羽。
剑起倒是思考了下,开口回答道:
“应该还可以,大道碑文上的东西是大道的体现,跟悟道果有些类似,味道可能也是一样的。
我听一位前辈说,悟道果的味道不错。
他年轻的时候,有幸吃过一颗。”
初羽:“……”
剑落:“……”
还真能给出答案啊。
而就在一些人还在讨论的时候,突然间白雾出现。
“咦,起雾了?”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都四处看了看,发现真的起雾了。
“真的起雾了。”
“不对啊,这里怎么会起雾?”
是的,大道迷宫入口的阵法可不是摆设,不可能出现起雾这种事。
就算真的起雾了,也会被阵法清除。
可是现在就是起雾了。
别说是剑一峰弟子,就是那些强者眉头都皱了起来。
“这雾不正常,能影响人的感知。”
“你们看到雾气是哪来的吗?”
“瞬间出现的,或者是从四面八方出现的。”
“不,是大道迷宫内传出来的。”
听到这句话,所有强者都看向祭坛,可是却什么都看不到。
一瞬间的时间,他们被大雾直接覆盖,旁边的人都无法看清。
“这是怎么了,我怎么感觉边上的人都看不见了?”
人群中有人比较担心。
“我也看不见。”
“这雾有些不正常。”
“前辈不是说了,这是大道迷宫出来的雾,能正常会出来吗?”
这时候剑一峰的强者开口道:
“不用太担心,安心的站在原地,不要做没有必要的事。
这雾没有伤害。”
这个时候这里的大阵直接开启,以防止外面有人攻击。
内部是肯定没有危险的。
他们能够感觉到。
但是他们还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从未出现过的异常,超越大道碑文的异常?”
初羽心里有些一些猜测,想要看看剑落剑起的眼神。
可是看不见。
想想就算了。
哒,哒。
突然间有声音从大雾中传出来。
仿佛就在前方不远一样。
“是脚步声?”
“哪个方向?”
“感觉不出来,好像是从大雾里面传出来的。”
所有人都有些紧张,谁知道大雾里面有什么,怪吓人的。
就是那些强者也是如此,他们也无法察觉到脚步声的方向。
这真的很怪异。
大道迷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而不仅仅是外面的人,东方茶茶也听到了声音,她吓到了。
然后把豆芽抱在身上。
“呐,要果子你直接说,我这边还有很多,灵石也有。
法宝也可以给你。”
东方茶茶推了推钓上来的果子,然后把又把灵石拿了出来,以方便这突然出现的人取走。
豆芽是不能交出去的。
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对方的脚步声就是不停的响起,没有靠近也没有远去。
不太正常。
道宗羽涅皱着眉头,她警惕这四周,身上有力量隐隐出现。
但是她没有发现对方靠近,仿佛脚步声只是幻觉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
她自然能猜出脚步声是大雾带来的,或者说是脚步声带来了大雾。

半山腰上,惊海听着四周的声音,有了定论。
这个脚步声不是他这里的,是从别的地方传过来的。
“流火去了可以引动整个大道迷宫的地方?”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这种事。
而更多人则在警惕这四周,甚至开始攻击。
真武真灵站在原地,他们心中有了猜测。
这个脚步声不存在这里,那就说明是他们少爷的可能性无限增加。
“不知道少爷这次接触了什么东西。”
两人都很好奇,同样也很期待。
毕竟剑一峰的前辈说这里是不存在危险的。
虽然不绝对,但是问题应该不大。
是的,很多人都能想到这件事,这里是不存在危险的,所有一些人都在等待。
等待会发生什么事。
没有人敢随便开口。
因为担忧是必然的。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脚步声突然停止。
戀上夏天的浪花 小老鼠上鉤
一道声音随之响起,这个声音带着一丝笑意,带着一种吸引力:
“你是这么多年来,第一个找到这个地方的人。”
是个男性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他们知道,并没有危险在靠近。
真武真灵急可以确定了,这绝对是他们少爷。
找到了这么多年,从未有人找到的地方。
惊海自然也可以确定,这个人就是流火,在他的认知中,进来的所有人,能引起这样的异常的,只有流火一人。
东方茶茶看了看四周,确定这声音不是在跟自己说话后,才松了口气。
不过东西她没收,以防万一,等事情过了再收起来。
果子应该可以吃吧?
毕竟她还在钓。
道宗羽涅安静的听着,她也很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外面已经炸锅了,大道迷宫内大家无法交流所以只能在心里猜测。
可外面大家虽然看不到彼此,但是声音听得到。
所以他们直接就叫了起来。
“这是在大道迷宫发生的事?”
“这句话什么意思?你们给解释下。”
“这不明显吗?字面上的意思,有人找到了外面宗门无数年都没有找到的地方。”
“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人是谁。”
“你们觉得是谁?”
“我想到了一个人,你们呢?”
“我也想到了一个人。”
“我也是。”
所有人都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当世第一天骄,堪称传奇的,流火。
初羽他们更觉得是流火,毕竟他们对流火是有所了解的,对方就是会干一些别人干不出来的事。
“我就说吧,就算没有大道碑文,流火照样能弄出异象来。”初羽开口说道。
剑落没有说话。
她其实很好奇,那个地方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会有人说话。
那些剑一峰的强者也是如此,他们有些激动。
激动有两个原因,其一是他们可能赌对了,流火真的进去了。
他们公开大道迷宫,算是明智之举,至少让流火接受了他们的诚意。
其二,流火居然找到了他们这么多年来从未找到的地方,而且里面有人在说话。
这对他们剑一峰简直是新世界。
虽然不是他们的人进去,但是他们听得到,或许能够见证某些东西。
担心传承被流火抢?
不,他们不担心这个问题,什么传承比得上无上剑道?
现在无上剑道就在流火身上。
剑道传承,流火不需要的。
对方不一定看得上。
再说,得到了也好,跟流火之间也算有了更好的关系。
这等于在投资流火。
他们绝不亏。
“你们说等下会发生什么事?”石柱上有人开口问道。
说实话,他有些激动。
“安静听着。”最前石柱上的人开口说道。
这下他们不再言语而是安静的听着,生怕错过什么。
————
陆水一开始走在鹅卵石的小道上。
这次的路途并不远。
他能感觉到。
而且前方的迷雾在快速的往外翻滚,这里的环境原来越清晰,如同尘埃擦去,光鲜亮丽。
不多时陆水走到了小道的尽头,这个时候看到的是一颗大树。
这大树异常茂盛,树叶密集。
阳光只稀疏的透露了下来。
而在大树下方有一石桌,石桌的上面有一副棋子。
当然,这都不是什么需要注意的事,真正让陆水意外的,是座椅上坐着一个人。
一个身穿白衣的青年。
陆水看着他的时候,他也在看着陆水,脸上带着一丝的笑意。
“你是这么多年来,第一个找到这个地方的人。”
看到对方的人,听到对方的声音,陆水就知道,对方就是这里最独特的存在。
不过他看了眼高空,这里有阳光照耀,依然是大道体现。
当然,他在意的不是这个,而是这里貌似是对外的。
为此陆水为自己的声音加上了天地之力,让他人无法分辨:
“道宗,剑一?”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