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wni精华小說 我讓世界變異了 愛下-第七百八十九章 探閲讀-bbpyy

我讓世界變異了
小說推薦我讓世界變異了
“穆兄说的没错,打造行刑桩不仅和自身实力有关,还受境界和位业影响。尤其是位业,位业对宝物的压制能力能让人更加轻松的打造宝物。”
赵靖言边说边拿起了行刑桩的图纸,手指点在图纸上面,“穆兄请看。”
海賊:厭世之歌
肖沐看向行刑桩图纸,发现赵靖言正用手指指着图纸上那根圆柱。
圆柱的柱身上可以清晰的看到九个小孔,在圆柱上呈九宫方位排列,九孔相连,即使还在图纸上都能让人体会到强大的威能。
赵靖言解释道:“这是九宫孔,可以增强行刑桩的威能,使用之时,会从九宫孔中射出捕神绳,连神灵都能捕捉的意思。”
“捕神绳会捆住敌人的身体,将敌人捆在行刑桩上,接着,九宫孔衍生阵法之力,限制敌人的能力。”
“所以,即使是生死宗的强者,遇到行刑桩,重生的能力也会被限制,可以被杀死。”
“这九宫孔很厉害啊!”肖沐在赵靖言手里认真看了图纸上的九宫孔几眼,出言称赞。
生死宗的异变者很难被杀死,即使是他,在没有特殊的限制重生的手段的情况下,也很难杀死生死宗的异变者。
但这行刑桩,却可以克制生死宗强者的能力,让普通的异变者都能杀死生死宗的人。
“厉害归厉害,打造却难。”
赵靖言边说边摇头,“九宫孔算是阵法的一种,打造不仅需要强大的实力,还需要一定的力量压制,毕竟九宫本身就是阵法,阵法的威力若不能压制住,在行刑桩圆柱上布阵时阵法的威力就会在内部爆开,炸坏行刑桩。”
肖沐想了想,“这么说来,对赵兄来说,想要成功打造出行刑桩,其实需要的是提升实力和位业?”
“又让穆兄猜到了。”赵靖言苦笑了一下,看起来有些沮丧,“但境界提升并非短时间内能够做到的,位业又太稀缺了,不是我这样的人能够得到的。”
水火交融
加入大唐遗址,凭你炼宝师的身份,说不定很快就能获得位业。
一个念头在肖沐脑中闪过,却并没有说出来,关于加入大唐遗址的提议,他已经对赵靖言说过,赵靖言明显对这个提议有所抵触。
想了想,“赵兄有没有想过虚拟出一个假的位业来提升实力呢?”
“假的位业?”
赵靖言彻底愣住了,一脸的莫名所以,“请问穆兄,你说的假的位业是?位业还有真的假的?”
肖沐自信一笑,“赵兄,位业是由什么组成的?”
赵靖言一愣,想了想,迟疑着问:“精神意识?”
“赵兄身上有精神意识吗?”肖沐接着追问。
“每个人都有。”赵靖言没有任何犹豫。
“是啊,赵兄身上早就有精神意识了,和拥有位业的异变者相比,唯一缺的是凝聚成位业的威权,所以精神意识散乱,无法凝聚成位业。”
肖沐盯着赵靖言,微笑提议,“既然这样,赵兄为什么不尝试提前将自己的精神意识凝聚起来呢?”
“这……”
赵靖言再次愣住了,隐隐觉得肖沐的话有道理,但又觉得不对,片刻后,质疑道:“可是,穆兄,缺少威权是不可能凝聚出神灵相的啊。”
“赵兄为什么非要凝聚出神灵相呢?混沌珠,太极球,或者其它简单的东西难道不行吗?”
肖沐微笑着再次发问。
其实他所有的这些设想,都来自白府君的《三元炼相术》理念,区别只是将真实之力改成了精神意识。
这样凝聚出来的精神意识并不具备威权,威力也不能和真正的位业相比,却照样可以提升实力。
“混沌珠,太极球,随便什么东西。”
赵靖言喃喃自语,却又充满忧虑,“穆兄,这么做真的可以吗?不会伤到人的精神意识吗?”
“赵兄试一试便知道。”
肖沐神秘一笑,冲赵靖言拱手,“赵兄,我今天还有事情需要外出,咱们晚上见。”
“嗯!晚上见,穆兄慢走!”
赵靖言冲肖沐挥手,看着肖沐走出了大门。
肖沐一走,赵靖言就陷入了挣扎,低声自言自语,“这位穆兄说话真是耸人听闻,从来没听说过位业还能提前凝聚,他说的办法真的能行?”
“精神意识一不小心就会遭到损伤,万一损伤了我的精神意识以后就很难融合位业了啊……”
神色挣扎中,赵靖言看了看旁边地上打造行刑桩制造的废弃材料,终于一咬牙,狠下心来,“试一试也好,万一真的能够提升实力,虚拟出假的位业呢?”
略微向后退了几步,盘膝在地上坐下,赵靖言集中精神,开始调集自身神念,在他体内,精神意识立刻起了波动。
一团精神意识从他头顶涌出,在他头顶大约一尺高的位置,形成了一团灰色精神云。
看他的做法,显然是想让自己凝聚精神意识的过程更加简单直观,便于观察。同时,将精神意识放在体外凝聚,即使精神意识爆开,也可以避免伤到自己的身体。
随后,赵靖言释放出一股真实之力,用真实之力包裹住头顶那团精神云,慢慢往中间压缩。
半个小时之后,一个豆粒大小的灰色圆珠出现在了赵靖言头顶那团精神云的正中央位置。
“啊~”
赵靖言又惊又喜的跳了起来,他可以清晰感受到凝聚虚假位业前后自身的实力变化,和之前相比,自己的实力明显提升了一截。
“穆兄……穆兄说的办法居然真的可以,我在没有使用神灵令的情况下,居然提前凝聚出自己的位业了。”
赵靖言激动无比,连说话的声音都发抖了。
提前凝聚出位业,对于他这种普通的异变者来说简直像是做梦一样,尽管这位业并非真正的位业,不具备任何威能。
“可惜!”
赵家外面,正对门口的大树上一只小麻雀突然惋惜的叹了口气。
接着,这小麻雀翅膀一振,便从树上飞了下来,扑棱棱的落在地上,化作肖沐的模样。
毕竟是第一次指点他人使用《三元炼相术》的原理凝聚虚假位业,肖沐担心赵靖言出意外,特意化作麻雀停在赵家门外守候,以便万一出事的话好及时救援。
没想到赵靖言居然凝聚成功了。
但令肖沐失望的却是赵靖言太保守了,居然只凝聚出了一个普通小球,而不是肖沐提示的混沌珠或者太极球的模样。
“赵靖言太保守了,所以没敢尝试将精神意识凝聚成太极球或者混沌珠。”
“嗯,这其实和他的性格有关,如果不是这么保守的话,他应该早就加入大唐遗址了吧。”
肖沐摇了摇头,展开遁术往西边遁去。
一段时间之后,看到行人,他提前按下遁光,向人打探葛家所在的位置。
今天,他准备探查葛家。
得知葛家在暮林村的位置之后,肖沐再次架起遁光,直接遁往葛家的方向。
十几分钟之后,在一个比赵家更加巨大的院子前面停了下来。
这巨大的院子至少占地五六万平米以上,和赵家不同的则是院子外面布有阵法保护,可以阻止陌生人的侵入。
肖沐感应了一下,欣喜的发现这阵法不算太强,最多只能挡住阴神境后期。
和探索尖塔所用的方法一样,将真身留在外面,变成一片干枯的树叶挂在树上,假身化成一团阴影,直接从院门底下钻了过去。
阴影不断从各个太阳照出来的影子之间跳跃,包括树影,柱影,照壁影,人影等等。
葛家很大,人却不多。
巨大的院子里除了几栋很清爽的小楼之外,还有池塘,花园,凉亭,游廊,格局一点不像是现代建筑,更像是古代园林。
肖沐大胆进入,自身所化阴影在各个鲜花底下迅速游动,从前院走向后院。
大约几分钟之后,他就到了第一栋小楼前面,小楼外面挂着晾晒的衣服床褥等物。
一个年轻妇女从小楼里面走了出来,端着一个洗衣盆,盆里是刚刚洗过的衣服,在她背后个跟着一个五十出头的妇女,抱着一床白色空调被。
老妇女的脸上依稀能够看出和葛连相似的特征,年轻妇女眉宇间却带着几分哀怨。
洗衣盆往地上一放,随手从盆中拿起一件衣服抖开了往晾衣绳上刮去。
边挂边转头,“葛连最近怪怪的,变了不少,妈,你有没有觉得爸也不一样了?”
老妇女怨道:“老东西修炼练傻了,媳妇,你别乱想,回头我说说小连,你们早点给我生个孙子。”
“妈,我是说葛连最近和以前不太一样了,你没有发现吗?”年轻妇女一皱眉,手里拿着衣服停住了,望着老妇。
老妇女想了想之后,“不一样,没有啊,媳妇,你们又吵架了?小连如果欺负你,你跟妈说,妈替你教训他。”
两人的言语让肖沐感到无趣,趁机打量两名妇女。
年轻妇女身上毫无能量波动,老妇虽然是异变者,境界却不高,最多刚刚步入凡境第四个境界。
进入小楼探索了一下,小楼毫无异常,就是个普通房子,肖沐失望退出。
离开小楼,继续往院子深处探索,其间又探索了两栋小楼,依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远处传来强大的压迫力,肖沐又到了一栋小楼前面。
威严神圣的气息从小楼里面传来,这栋小楼居然是一座神庙。
熟悉的气息隔着老远就涌现在肖沐心头……
僵屍問道 周郎羨
青劫雷公!
肖沐所化的阴影迅速靠近小楼,于是在小楼正中大门之内,第一眼便看到了青劫雷公的神相。
葛家的青劫雷公神相只是比尖塔的略小,威能却一样。
神相前面的供桌上,有人刚刚上了变异香,袅袅的青烟在空中弥漫着。
此外,供桌上摆放着一堆灰白色石头,大概二三十块的样子。
这些石头粗看没有任何异常,却让人不经意的忽略。
看了一眼青劫雷公的神相,肖沐皱起眉头。
他很想靠近神相拿起石头细看,却担心靠近神相会让青劫雷公察觉。
仔细想了想,心念突然一动,肖沐所化的阴影扭曲着,眨眼间变成葛连的样子。
顶着葛连的模样大模大样的走近供桌,伸手从供桌上拿起一块灰白色石头放入大地印空间。
青劫雷公的神相似乎有所感应,变异香燃烧的速度徒然加快。
王爺你被休了
肖沐心中一紧,急忙退出神庙,重新变成阴影隐藏在其它阴影中。
在彻底调查清楚真相之前,他并不打算和青劫雷公冲突,毕竟青劫雷公真身并不在此,贸然和对方神相争斗只会打草惊蛇。
继续往后院探索。
一栋青色的小楼出现在面前。
屋里走出一人,肖沐一看,发现是葛连。
想起年轻妇女刚才说过的话,肖沐好奇的看向葛连,认真打量。
葛连的状态和几天前毫无区别,只不过衣服略微变化,从牛仔裤配T恤变成了黑西裤米色衬衣,脚下也换成了黑色皮鞋。
但外形不是肖沐所关心的,他更关心葛连身上的气息境界问题。
葛连身上透出的依然是普通人类阴神境后期异变者的气息,和入村时看到的没有任何区别。
惡搞幺貳叁 邊北狼王
“葛连老婆说葛连变了,真的是指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变了?”
肖沐猜之不透,目光慢慢从葛连身上移开,但很快,他的目光就又重新转移过来,落在葛连身上。
道法灵气流经双眼,肖沐睁开了灵目,认真打量葛连。
修炼了百变神通的异变者关于掩盖自身气息,他担心是否有人和自己一样修炼了百变神通假冒葛连。
几秒钟之后,肖沐失望的移开双眼。
邪性總裁的獨寵甜心
灵目中,葛连身上并无任何异常,依旧是普通人类阴神境后期异变者。
“看来葛连老婆说的葛连变了,真的是指两人之间的感情变了,我在瞎想什么呢,凭白在葛连身上耽搁这么多的时间。”
觉得自己多心了,肖沐所化的阴影迅速从藏身处离开,向最后一栋小楼走去。
呼!吸!呼!吸!
最后一栋小楼中传来极为悠长的呼吸声,听起来像是有两个人在同时修炼。
肖沐所化的阴影不动声色靠近小楼,小楼里面的大厅里,他看到了葛长空端坐于地,正在修炼一种特殊的功法,口鼻眼耳等七窍中同时有掺杂有神灵气息的白气冒出。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