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qt6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東遊記 txt-第1084章 道士上當了-n1qsd

重生東遊記
小說推薦重生東遊記
说到这里青鱼又话锋一转,苦笑道:“前辈,虽然我相信你说的话是真的,但是我们也别无选择啊,因为我们想要进入地府救人的话,就必须得依靠邪道士,他有办法召来忘川河上的艄公,帮咱们渡过忘川,否则若是强闯奈何桥的话,咱们肯定死路一条啊。”
“你们要横渡忘川?”
腹黑總裁,你被捕了 藏劍深山
老人略微一怔,嘀咕道:“你们横渡忘川做什么?”
“我看你也不过是一条小小的青鱼精罢了,修为不过三五百年尔尔,这一丁点的修为就想带着一个凡人强闯地府,你当自己是齐天大圣孙悟空吗?”
“不是……”
青鱼尴尬的咧了咧嘴,嘀咕道:“其实我也不想来地府闹事啊,但是这位朋友实在是太喜欢管闲事了,而且他还是大理寺的一个官员,在凡间查案时遇到了一个身世可怜的女鬼,那女鬼想请她帮忙救一个无辜牺牲的人。”
“因为他心肠软,所以咱们就只能下地府来找这个无辜的鬼魂,看能不能翻看一下生死薄,查查他到底该不该死。”
“如果命不该绝的话,就把他的魂魄给带回到凡间去,这样也算是功德一件。”
“但若是命该如此,那也就只能作罢了。”
“原来如此。”
老人冷静的点了点头,反问道:“那既然如此,咱们之间也来做一个交易,如何?”
“什么?”
裴无名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之前才和邪道士做过交易,哪料才一转眼的功夫,这位老人也想与他们做交易。
而且看起来这位老人似乎还十分豪爽,比那邪道士干脆多了。
“你想与我们做什么交易啊?”裴无名皱了皱眉,耐着性子询问起来。
自从进入这地府之后,怪事真是一桩连着一桩,如果他当初知道下地府会这么麻烦,他打死也不会答应春花的请求。
但现在一切都为时已晚,他除了见机行事之外,别无他法了。
“帮我杀了邪道士,我亲自送你们过忘川。”老人不急不徐的说出了这番话,看起来神情十分淡定,仿佛杀人之事对于他来说很稀松平常。
“又是杀人。”
一听这番话裴无名就有些不太高兴了,之前他在长安城的时候,因为办案的原因就已经杀过不少人了,这也是他为什么会厌倦这种生活的得要原因之一。
没有想到如今到了这里,居然还要杀人,这种事情他是完全没有兴趣的。
“对啊,我可不杀人。”
青鱼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抱怨道:“我青鱼修行这么多年,虽然也干过一些坏事,但是却从来没有杀过人。”
“如今我跟着金莲仙子修行,有天仙金莲的灵气加持,不出五百年的时间我就能得到飞升的机会。”
“所以在此期间,我是绝对不会杀人的,这样会坏了我的修行,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事情比成仙更重要,所以你想都不想,我是不会帮你杀人的。”
“是吗?”
白发老人嘴角一扬,冷笑道:“既然如此,那你们就自己斟酌吧,反正有老夫在这里,你们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救出这个妖女和邪胎的。”
“再者,如果继续这样耽搁下去,你们想要入地府救人就更难了,本来你们的时间也不多。”
“你自己考虑一下,要不要帮我杀了邪道士吧。”
“就没有其它的办法了吗?”
“你们之间就不能有一个折中的方式吗?”
“或者,能不能把邪道士也一起给关进这个结界里面,这样他就不能在外面害人了啊。”
“我听说这些年邪道士在黄泉路上经常打劫,有不少人遭了他的毒手呢。”
“要不您老就行行好,出去把那邪道士给收了,然后一起关进结界里面,这样他们一家三口也就能团聚了啊。”裴无名眼珠子微微一转,朝着白发老人提议了起来。
“不行。”
然而老人却并没有丝毫的犹豫,当场便摇头道:“这个方法根本行不通,因为这个结界并不是我一个人设立的,要想打开这个结界,要当初设下结界的几个人同时联手才行。”
“但现在那些人都在凡间,人根本聚不齐,如果我强行打开结界的话,恐怕不仅不能将邪道士给关进去,还会把里面的邪胎给放出来,到时候就真的危害世人了。”
“那……”
冷魅總裁的純純小丫頭 秋葉翩翩
裴无名一脸迟疑的反问:“我和青鱼二人之前在黄泉路上,曾与邪道士打过一场,当时邪道士的修为并不在我们二人之下。”
“若是真打起来的话,我们并没有必胜的把握,要想杀死他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您的修为却远在邪道士之上,要不由您亲自出手去杀了邪道士,这不是更好吗,为何还在假我们之手去做这种不确定的事情呢?”
“你这不是废话吗?”
老人当场瞪了裴无名一眼,呵斥道:“我如果能够离开这个山洞的话,还需要你们来废话吗?”
“问题是我根本无法抽身啊,首先,我要时刻守着这个山洞寸步不离,这样才能防止邪胎从里面逃出来。”
“其次,没有掌门人的命令,我是不可能离开这个山洞的,所以你说的这个提议,根本不能成立。”
“否则以我的脾气,我能放任邪道士在外面为祸一方吗?”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们要怎么办?”
裴无名有些不耐烦的叫嚷:“您老既然如此聪明,那就给我们出个主意啊,看如何能完美的解决这个事情,只要不让我们杀人,其它的事情都可以为你代劳。”
“没错。”
青鱼也连忙点头附和:“实在不行的话,我们也可以想办法帮你把邪道士给引进来啊,到时候你再自己动手,也是一样的嘛?”
“这……”
听青鱼这么一提醒,白发老人还真感觉有几分道理。
当下略一思忖,反问道:“那依你们之见,有多少的把握可以把邪道士给引到洞里来?”
“应该有六成的把握!”
青鱼眼珠子微微一转,分析道:“目前这个邪道士对咱们还算是比较信任的,如果咱们以封印被破除为由,将他给引进来,我想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只是……”
说到这里青鱼又话锋一转,反问道:“如果我们把他引进来的话,你有多少的把握可以杀死邪道士?”
“别到时候把人给引进来了,你非但没有把握杀死对方,反而被他把邪胎给救出去,那可就真是引狼入室了。”
“这个你就放心吧。”
老人自信满满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朗声道:“只要他靠近这个山洞,那我就有能力把他给干掉。”
“其实有一件事情你们可能还不了解,我自小就学会隐灵之术,以及龟息之法。”
“所以我在山洞里这么多年,外面的人根本没有察觉到我的存在,就连邪道士也不知道我在这山洞里。”
“他之所以没有进山洞,是因为畏惧山洞里的道门罡气,却并不知道我就在山洞里守着这个结界。”
“这也是为什么你们进山洞的时候,他没有提醒你们这个山洞有人看守的原因之一。”
“原来如此!”
此时裴无名总算是把先前心中的疑惑给弄明白了,之前他就一直不理解,为什么邪道士从来没有说过山洞里还有一个老人的存在。
原本连邪道士自己也并不知道山洞里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但如此一来,对于裴无名等人也言,也就是一个天大的利好消息了。
“既然如此,那我可以同意与你的交易,只是……”
这时裴无名又顿了一顿,在脑海中思忖了一会儿之后,询问道:“那你又打算如何渡我们过忘川呢,别告诉我你也认识什么艄公!”
“那倒不认识。”
老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解释道:“我当年来到地府的望乡台之后,就再也没有出过这个山洞,对于山洞外的情况,自然是不了解的,也不可能认识什么艄公。”
“但你们也不用太担心了,我早年在凡间的时候,曾学过一门法术,叫做一苇渡江之术。”
“这一苇渡江的法术可以让你们两的身体轻于鸿毛,这忘川的水虽然号称鸿毛不浮,但其实只要你们的身体足够轻盈,在短时间内是可以跃过忘川的。”
“如此一来,你们既不需要什么艄公摆渡,也不需要浪费什么钱财,最重要的是,你们还能学会一个道门法术,这可是双赢的局面啊。”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我还可以指点你们如何进入判官和阎王的大殿,从而找到你们想要翻看的生死薄。”
鬥法 爬爬豬
“这……”
对于老人提出的这个交易,显然是有些令裴无名心动了。
老人能给予他们的好处,绝对超过了之前邪道士的承诺。
退一万步说,裴无名本就是一个极为正直的人,他也确实不想与那些邪魔歪道为伍,所以凭心而论,与这位白发老人合作的话,他会更加心安一些。
麻辣俏佳妻:總裁,心尖寵
“没问题,我们同意了。”
末世吃貨狐貍搬倉紀事
青鱼则是大度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朗声道:“咱们这就去把邪道士引进来,之后一切就看你的了。”
“去吧。”
“祝你们马到功成。”老人嘴角微微一扬,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然后缓缓闭上眼睛,不再与二人对视。
青鱼和裴无名则是对视了一眼,双方朝着山洞外疾步而去。
这一次二人可说是来也匆匆,却也匆匆,连山洞内的真实情况都没有完全摸清,就已经离开了山洞。
等出山洞之后,二人又调整了一下心情,并且交流了一下等会儿要发表的言化,达成共识之后,这才一起离开。
“咦,你们这们快就回来了?”
躲在山脚树林里的邪道士一看到二人的身影从山中跃出来,他连忙迎了上去,一头雾水的询问起来,同时眼神里也满是疑惑的意味。
“怎么,你不希望我们快一点回来吗?”青鱼挑了挑眉,故意装作不太耐烦的样子。
“希望,当然希望。”
邪道士连忙赔笑道:“能看到你们平安的归来,我当然高兴啊,只是……”
说到这里他又疑惑的扫视了二人一眼,反问道:“为何不见我妻子随行呢,你们没有把她救出来吗?”
“救了啊。”
裴无名厥了厥嘴,抱怨道:“我们把结界给打开了,而且也看到了你的妻子,但你妻子和孩子都不愿意跟着我们下山,非要让你亲自来接才肯离开,我有什么办法?”
“我的孩子?”
听到这两个字的刹那,邪道士的眼神之中仿佛有光芒闪过,想来这应该也是他的意外之喜。
“对啊,难道你不知道自己有孩子了吗?”
裴无名故作镇定的回应:“方才在山洞内我见到了一个女子和个孩童,他们二人可能是在山洞里被困了太久的原太,说话都有一些生硬了。”
“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把我们的来意说明白,你妻子知道是你来救她了,心中特别激动,还扬言要你亲自到山洞里去接她,以解相思之苦!”
“那太好了。”
邪道士面色一喜,催促道:“那既然如此,你快快带路,我想马上就见到我的妻儿……”
“那就走吧。”
见这邪道士并没有过多的怀疑,裴无名的心中又何尝不是暗喜不已,想到自己很快就要替天行道铲除这个邪道士了,内心的成就感更是满满的。
“等等。”
就在裴无名迈开步子的那一刻,邪道士忽然一把拽住了他的手臂,警惕的反问道:“你们没有骗我吧,这会不会是你们的一个局,想把我骗到山洞里去,然后利用山洞里的罡气对我进行压制,从而杀了我?”
“当然不是。”
裴无名一脸镇定的与邪道士对视一眼,反问道:“有没有骗你难道你自己看不出来吗,如今那山洞里的罡气都已经快要消散了,这不就是结界被破的最好证明吗?”
“你的修为也不俗,难道不会自己用神识去探查吗?”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