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f8o6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又見九叔 txt-285 毛鳳英看書-v4ysg

又見九叔
小說推薦又見九叔
11月1日。
封神(全) 獨孤風
伦敦。
陈子文与明叔走在街头,身边跟着一个叫“彼得黄”的保镖,一个叫“韩淑娜”的女人,以及一个二十岁不到,叫“阿香”的女孩子。
这三人都是跟着明叔来的。
其中韩淑娜三十来岁,皮肤白净,应该不是这明叔妻子,而是外室。
不过陈子文没有多问。
陈子文主要看着那个叫阿香的女孩。
这女孩有古怪。
因为她第一眼望见陈子文时,就一脸惊恐,仿佛在陈子文身上看见了鬼一样。
“陈生,不要介意,阿香她胆子很小,怕生。”
明叔笑道。
如果仔细看,他笑容也有些僵硬。
陈子文猜测阿香应该对明叔说了些什么,以至于明叔对自己的态度变了一些。
“你们不用怕,我是好人。”
陈子文也笑道。
明叔赶忙点头称是,至于心里,他却在骂人。
萌妃在上:邪王,太給力!
若非之前约好,且有过一次生意往来,明叔一定有多远跑多远。
因为阿香的眼睛能看到一些常人看不见的东西,明叔靠着阿香,躲过了好几次危机。这一次,当阿香看见陈子文时,明叔从没见过她如此害怕,一问之下,就听阿香说陈子文身后是一片血红色,望不到边的那种。
明叔听阿香说过,有些人杀了很多人,手上沾了很多血后,在她眼中,那个人身上就会带有一些血红色。
可从没有过一人,身上血色会多成这样!
这绝对不是杀几百个几千个就能办到。
明叔被阿香的形容说得头皮发麻,如今走在陈子文身边,哪能不胆战心惊。
陈子文见他模样,也没再多说。
一路往前走。
此行目的地就是明叔口中的拍卖会场。
酒店离会场很近,于是走着去。
明叔的来意,陈子文早已清楚,这家伙有两个败家儿子,在外欠了一屁股赌债,于是只好把家中那些老古董都运了过来,希望能卖个好价钱。
陈子文见过他那些东西,真假分不出,不过值钱的肯定不多,好东西都已经卖掉了,此次过来,就是来清仓的。
不过古玩的价值总是因人而异,明叔手中那几件冥材,在别人眼里一文不值,在陈子文这里却价值千金,他手头那些件怪里怪气的东西,没准有人喜欢也说不定。
“明叔,你家祖上是背尸匠,没有留下什么殭尸线索吗?”陈子文想到什么,突然问道。
这明叔祖上乃是湘西人,从事背尸的勾当。
“背尸”并不是指将死人背在身后扛着走,而是一种盗墓的方式。
刨个坑把棺材横头的挡板拆开,反着身子爬进棺内,而不敢面朝下,做的都是“反手活”。
说起来,这也算有些路数的盗墓贼了,有一定的经验传承。
反着身子爬进棺材,是害怕吸气吸到不好的东西,同时也怕呼气惊扰了尸体、导致诈尸。
老电影《飞尸》中,那种两三个人刨出棺材,用绳子勾着尸体脖子,用自己的脖子勾起尸体的方式,是十分危险的。
先婚後愛:狼性爹地鬧夠了沒
明叔听陈子文开口,目光闪了闪,摇头道:“我从小就去了南洋做生意,没有继承祖上的手艺,对这些不怎么了解。”
他其实说了谎话,因为他父亲就是死在了湘西尸王口中,只不过明叔近来有心倒腾干尸,不愿将信息告知陈子文。
陈子文没有在意,眼看会场到了,便迈步走了进去。
超級捉鬼公司 言大牛
会场这边,这几天陈子文已来过。
这次拍卖会的规格不小,入场竟也需要交三万英镑的保证金,陈子文早先已缴纳,如今证明身份后,有迎宾在前引路。
进入拍卖大厅后,陈子文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
伦敦这边的气候,真的很糟糕,又阴又湿,陈子文已在此待了几天,除了一开始去找了找九又四分之三站台,见到了一堆麻瓜后,便一直待在酒店,一步不想外出。
今天万圣节,街上倒是很热闹,陈子文决定一会儿如果拍不到一点有用的东西,就让大英帝国的人民,感受一下来自东方的热情。
“女士们,先生们……”
我愛過一場,你還要怎樣
拍卖会开始了。
陈子文坐在后排,拿着一份拍卖品的介绍本,看着主持人介绍一件件拍品。
这次的拍品非常多,拍卖会会持续很久。
明叔的确没有撒谎,这次的拍卖会上,出现了不少罕见的古物,其中有一些东西,连拍卖师也介绍不清是什么,可尽管如此,竟也有人拍下。
陈子文便是其中之一。
因为有一件古石器,正好是陈子文需要的材料。
建造召唤法阵的常见材料,陈子文早已凑齐了数倍,可十六根巨柱的相关古材料,缺口还非常大。
为此,陈子文还又去了一趟新省,可是失望而归。
因为扎格拉玛神山,似乎消失于沙漠之中,再也找不到了。
拍到一件东西,陈子文很满意,坐在后排等待,竟又发现了两件物品,出手拍下。
连续三件古材料被拍下,陈子文来了兴致,正坐在椅子上等下一件拍品,却发现一个国人模样的男子走了进来。
只见其身穿一身黑衣,两撇眉毛极有特点,进入拍卖大厅后,选择第一排坐下,手中拿着一份拍品介绍书翻阅,表情严肃。
“林九?”
陈子文惊讶。
来者绝非马九英,气质与林九更为接近,特别是眉毛,简直像极了。
可是,陈子文却能察觉到,此人并非林九。
浴火王妃之妾本蛇蠍 相見眉開
因为他比林九年轻许多,不仅头发是黑的,生命气息也年轻一些。
“这人到底是谁?”
重生之絕世武魂 窗外花
陈子文心中疑惑。
“莫非……”
陈子文忽然想起马九英说过他还有一个双胞胎哥哥。
莫非这又是林九的崽?
陈子文想了想,离开位置,走到第一排,朝着“林九”的脑袋,飞快就是一下:“马九英,你欠我钱不还,居然偷溜出国,跑这来玩?”
萬古神皇 殘殤
被打之人正想发火,闻言却动作一僵,然后看着陈子文,道:“你认错人了,我不是马九英,我姓毛。”
“毛凤英?”
“你认识我?”
毛凤英惊讶。
陈子文仔细看着他,心道果然如此。
毛凤英正是马九英的哥哥。
同时,陈子文隐隐猜到了对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因为这本就是九叔饰演的又一部作品——《非洲和尚》!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