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mr8z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大田園 txt-第五百六十三章 天然大寶藏讀書-rhfms

大田園
小說推薦大田園
准备停当,刚要进山,结果就碰到包大吵吵他们带领着游客,也正往林子那边转悠,正好,那就一起溜达着吧。
已经是初冬,林子里显得有些萧条,草木枯黄,树叶落尽。只有松柏,依旧苍翠。
但是林子里绝对不乏生机,有些冬候鸟,已经早早赶到这里,在树上欢快地跳跃啼鸣,啄食着藏在树缝儿里越冬的虫子,或者是树上的果子,还有地上的草籽。总之,没落雪之前的这段时间,是它们最欢快的日子。
这些冬候鸟,会在黑瞎子屯进行短暂的停留,算是匆匆过客,所以基本都是旅鸟。不过呢,黑瞎子屯这地方,吸引力还是很大的,据田小胖观察,去年的时候,许多候鸟就在这呆了小一个月呢,直到落雪之后才飞走。
“这啥鸟啊,还知道往树缝儿里藏吃的涅?”很快,就有游客发现了一种好玩的小鸟,向导游询问。
包大吵吵一瞧,好像不认识,于是就朝包大明白招招手:“大明白,你啥都明白,你给说说?”
大明白这回可来劲了:“大吵吵啊,你也有不行的时候,这黑瞎子屯第一导游,还得是俺滴——”
他说得挺硬,过来瞧了半天,也长长眼睛了。这两年,来的鸟有点多,他这个老跑山的,也有点认不全了:“小胖,过来过来,还得看你滴。”
“这个叫鸟。”田小胖抬头望望,只见树上是一只麻雀大小的鸟,白肚灰背,小嘴又细又长。此刻,嘴里正叼着点吃的,顺着树干往下挪呢,然后,挑选了一个合适的树缝儿,把食物塞进里面。
鸟,没听说过。包大明白晃晃脑袋,这些学名啥的,太讨厌了,他头一回听过什么(shī)鸟。
还是萨日根比他强,一瞧这小鸟爬树的姿势,就想起来了:“这个就是以前咱们说的蓝大胆,也叫贴树皮。一般的鸟,只会从下往上爬,就这种鸟特殊,能往下爬。”
包大明白也一拍脑门:“想起来涅,小时候听俺爹说过,这都多少年看不着了。哈哈,证明,咱们黑瞎子屯的生态系统,还是恢复很不错滴。”
那是当然,对于这一点,田小胖最有信心了。然后很是嘚瑟地朝游客挥挥手:“其实,这黑瞎子屯第一导游,还得说是俺。”
游客们大乐,然后又找了不少种类的小鸟,故意难为田小胖。结果,他都能随口叫出名字。还有人担心他瞎掰,特意用手机查查他说的名称,再跟树上的小鸟比较一下,还真能对上号,于是,都彻底服气:简直就是人形大百科全书啊。
大部队边聊边在林间穿行,走着走着,阳光上来了,就感觉有点冒汗,包大明白就把黄大衣脱下来,搭到马鹿背上。
“明白叔,你这捂得跟棉花包似的,穿得也太多了吧?”田小胖里面就是一身秋衣秋裤,反正他也不怕冷。
“这林子里早晚冷着涅,比不上你们年轻人,火力壮。”包大明白一边走,一边在树林里踅摸,既然进山了,当然不能空手。
田小胖也就跟着开玩笑:“明白叔,你这天天肾精茶泡着,鹿茸酒喝着,没事还配点补药,这火力应该比俺还壮呢。”
大明白摆摆手:“年龄大涅,咋补也——哈哈,发现好东西啦,灵芝!”
伴着一声大吼,包大明白噔噔噔跑过去,在一根枯树的树根前边蹲了下来。
灵芝,这可是好玩意!游客们也都纷纷围拢上去。他们中的绝大多数,还真没见过野生灵芝呢。
不过很快,包大明白就又站起来:“狗咬尿泡空欢喜,原来是一块老牛肝,这玩意是没啥大用滴。”
大伙围上去瞅了瞅,原来是一大片树舌,当地称为老牛肝,很多地方都叫木灵芝。一般的枯树或者砍伐之后的树墩子周围,经常都长出一大圈树舌,比较常见。和灵芝类似,也呈现出云纹,但是表面没有光泽,药效也差了很多。
一名老年游客忽然说道:“这树舌熬水煎服,也具有消炎抗癌的功效,治疗咽喉炎啥的,效果还是不错的。尤其是你们黑瞎子屯生长的树舌,估计功效都能顶上别的地方的灵芝啦。”
这样啊,游客们都不由得俩眼发亮,只不过众目睽睽之下,不好上去动手。最后,还是一个中年妇女站出来:“我这嗓子是慢性咽炎,这片树舌,能不能卖给我呀?”
田小胖摆摆手:“卖啥呀,这玩意林子里有都是,一人送你们一片,就当是这次旅游的纪念品啦。”
敞亮!游客们都满心欢喜,东西不再贵重与否,关键是人家这态度,一点也不抠抠搜搜的。
田小胖也琢磨好了:这玩意可以采集一些,送到黑熊山庄那边,没啥事就熬水喝呗,就当喝茶了。
于是上去用手直接掰下来,这树舌也有点是木质的,硬邦邦的,只不过,里面都是细小的蜂窝状孔隙。
一路走去,树舌还真是随处可见,基本上,只要是树墩子周围,就长一大圈。游客们也都纷纷上手,体验了一把收获的乐趣。田小胖起初还掰得挺起劲,后来弄了两大筐之后,也就懒得动手了,全都叫游客过瘾算了。
倒是包大明白停在一棵白桦树下面,抬头望着树上高处的一块树舌,往手心里吐了两口吐沫,然后就开始爬树。
噢噢噢——后边的小猴子直捂脸:黑瞎子爬树,都比你灵巧好不好?
咕咚一下,包大明白就从树上张下来,还好爬得不高,就是屁股摔得有点疼。田小胖也赶紧上前把他扶起来:“明白叔,这玩意咱们都采两筐啦。”
“这个涅,是不一样滴,桦树上的老牛肝,叫白灵芝,专门治心脏滴。”包大明白揉揉屁股,然后看着小猴子在那直捂脸,就忍不住拍了一下它的猴头儿:“还不上去帮俺摘下来——回头给你买糖,能吹泡泡滴。”
小猴子这才爬到树上,不过呢,这个白灵芝长得比较结实,田小胖又给它扔上去一把刀,这才把白灵芝弄下来。
拿在手上瞧瞧,是跟刚才呢那些树舌不大一样,呈现一种乳白色。据包大明白说,这个是桦树三宝之首。剩下的两样,分别是桦树茸和桦树汁。
“治冠心病啊,我这冠心病好多年了,这病去不了根儿,不如,把这白灵芝卖给我吧。”一位老年游客挤到前面,瞧得出来,老者有些气喘,嘴唇的颜色也和正常人不大一样,呈现一种紫黑色。
“老哥,买啥买,送你涅。”包大明白倒是大量,直接把白灵芝递过去。正所谓物尽其用,这位老者一瞧就有着比较严重的冠心病,服用白灵芝正好。
不过,这东西得缓慢改善心脏供血,一块两块的,当然不够用。这一带白桦树比较多,很快又发现两块白灵芝,都叫小猴子给采了下来。毕竟,这也是树舌的一种,生长还是比较广泛的。
那老者连连道谢,说啥也要给钱,否则的话,于心不安。最后实在没法子呢,一块就算一百块钱,到时候交给导游就行了。
行进间,一名游客指着前面树上叫起来:“那是啥东西呀,这月份还绿着呢?”
周围是一片阔叶林,树叶早都掉光了,只剩下枝杈,所以,那一丛满是绿意的枝条,很是惹眼。
包大明白也望望,然后使劲一拍大腿:“哎呀,这不会是冻青吧,好多年没见着了——”
田小胖凑近瞧一瞧,显示的学名叫做“槲(hú)寄生”,不过呢,这“冻青”的名字,用得倒是挺贴切的。
“这个也是好东西吗?”有游客向包大明白询问。
大明白眉开眼笑的:“那当然涅,这个也是可以入药滴,能舒筋活血,祛湿散寒。你看这都冬天了,还长这么绿,一般植物早就冻死涅。”
瞧着是挺神奇的,游客们都纷纷点头,心里都有点蠢蠢欲动。就是这一大团子冻青长得有点高,那寄生着的树杈又不大粗,所以不敢往上爬。
这种时候,还得看俺小白哥,只见小猴子噌噌就爬上去了,摘着上边的小红果子,一粒一粒地往嘴里塞。难怪这么痛快呢,敢情是有吃的。
“叫你贪吃,这玩意的果子里面,老黏涅。”包大明白嘿嘿笑着,没等他说完呢,小猴子就使劲开始在树上噌着小爪子,刚才沾上了果子的汁液,比胶水还黏呢,差点把手指头粘到一起。
游客里面也有明白人,一位中年人开口说道:“我在欧洲那边留学的时候,这种槲寄生,最受人们的喜爱,被称为生命中的金枝,很多神话传说都与它有关,圣诞节的时候,家家户户门口都会挂上槲寄生的枝条,说是能够驱邪。”
众人大笑:“原来老外也迷信啊,这不是跟咱们过端午节,在门上挂菖蒲艾蒿一个道理嘛——”
小猴子好不容易把爪子上的粘液蹭掉,再也不敢碰那果子了,老老实实地把树上的冻青采下来,好大一团呢。
这还是在田小胖的要求下,没都采下来,留了一小半,毕竟,这玩意生长不易,不能毁灭性采摘。
“可惜是长在榆树上滴,这要是长在楸子树上边的冻青,那就值钱呐,一斤好几千块涅!”包大明白还有点不知足,虽然都是冻青,但是根据寄生的母树不同,价值也就不同。
游客们也不由得感叹:这林子里,还真是一座大宝藏啊。
在林子里转了一阵,田小胖他们就辞别了这些游客,向夹皮沟进发。因为跟游客耽误了一会时间,所以直到下午两点多钟,这才进入到夹皮沟狭长的通道口。
感觉温度一下子就降低了不少,等到进了夹皮沟里面,三个人都愣住了:只见林子里一片银装素裹,敢情这里都落雪了。
还好,穿了棉衣——包大明白赶紧把大衣穿上,然后瞧瞧田小胖:“小胖啊,你不冷咋滴?”
田小胖把胳膊抬起来屈伸两下:“俺这是傻小子睡凉炕,全凭火力壮——哎呦呦,好凉,你个猴崽子,往俺脖颈子里面塞雪球干啥?”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