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n5m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劍卒過河-第532章 改變【爲國慶中秋加更】閲讀-79pgq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
PS:双节快乐!永远快乐!
为了你们的快乐,老头子就算是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双倍活动期间,请投出您的一票,过了这个时间段,可就没双倍的效果了!
佳节美食好书,老惰在这里給大家唱个肥喏!
………………
沉江必须压制住这种思潮,在没有明了轩辕的态度前,他不能任由自己的师弟们胡来!
“如果不能击退法脉的挑衅,如果不能证明自己,你们想什么也没用!想和上界谈条件,你们最起码要表现出自己的价值!”
沉江一指西方,心中已有明悟,这一次的法剑碰撞,将会对婆娑星修真界产生深远的影响,就是不知道最终的结果能不能如他们的愿?
……娄小乙和婆娑星法脉大部队一起飞行在天空,目标正东!
超过五十位金丹已经占去法脉所有的一半!就这点而言,婆娑星是要比他的母星强一些,更进取!这也是一种变相的近朱者赤,挨着朝光那种界域就只能过自己的小日子,和五环沾边就免不了各种状况,不管你愿不愿意!
他的心思有些发散,从时间距离上来估计,经过了近两百年,五环现在的运动轨迹已经开始接近他的母星空域了吧?可惜,他还是个不能飞渡宇宙的金丹,未来就算真有一天能成婴,也肯定早就越过了这片空域,让人惆怅!
很快把心思拉回来,对目下的状况他其实并无把握,在直觉中,他发现自己近两年的准备其实有些本末倒置,舍近求远!
处理修真事务,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份天赋,想的容易,做起来难;心比天高,运比纸薄;计划做了一大堆,考虑了一大堆,结果却发现然并卵。
这其实也是大部分修士的问题,也包括门派势力;最终你会明白,计划就是用来改变的,筹谋就是专出意外的,很多伟大的事件其实就是无数偶然和巧合的连续碰撞……尤其是,当你的境界实力不能威凌一方时。
他的直觉就是,问题应该就出在剑脉本身上!
从一接受这个任务,他就有这样的感觉!因为千秀峰在处理婆娑星矿源的手法上,缺失了很重要的一条:没有給这个低等修真界域一条上进的通路!
为什么会这样?可能有很多原因:婆娑星进出不便,轩辕不愿意接受金丹修士……娄小乙也出身下界,他能理解下界修士的愿望,当一代代的修士都在元婴关口碰的头破血流时的那种不甘!
尤其是理念桀骜不驯的剑修!
如果没有这样的理念,他们就不是真剑修,就没领悟剑修的真谛!
如果形成了这样的理念,出事就是早晚的!
所以他才从法脉下手,果如他所料,法脉仍然如他们道统一般的四平八稳,这同样也是理念决定的东西!
至于那个假轩辕使者,他甚至都怀疑这不过是剑脉的自导自演!
所有人都戴着假面具,让他这样的外来者无法真正融入其中,要靠调查获得真相难比登天!
最好,最快的方法就是,制造或者挑起一场争斗!在争斗和杀伐中寻找可能的线索,发现真相!
他是个不愿意做事,只要做就希望做的最好的人;维持下一次的矿源是最简单的工作,凭他剑上的能力很轻松就能做到这一点,也会让各方阴谋者心生忌惮,不敢轻举妄动,但是,他走以后呢?
问题仍然没有解决!轩辕派来的剑修仍然会处于危险之中!他娄小乙出手过的地方,不应该再让他人来擦屁-股!
剑修的骄傲,他已经有一点了!
这不是制造杀戮,他只不过把双方发生冲突的时间提前了一些!也许,能从中发现一些东西!
有矛盾,有血仇,他才能从中利用,如果双方心平气和,那他什么也得不到!
婆娑星是个很特别的地方,一些大修的本事用不到这里,只需要来个元婴,强硬压服下再配合精神意志侵入,本来就是很简单的事!
可现在却需要他这样的金丹在里面绞尽脑汁!
一个身影接近了他们,同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剑脉纠集了全部剑修准备迎战!一共十四名!但那位上界剑修却没有跟随出战,我得到的消息是,他自己独守纳晶矿,坐山观虎斗!”
看娄小乙的眼神饶有意味,云上仙翁怕其中有什么误会,急忙遮掩道:
“来来来,我为两位介绍,之前两位已经接触不短,不过各为其主,难面失了情份,非为私利,其实公事,情有可原!”
一指蓝胡子,“这一位,是我法脉联盟客卿之首!法脉联盟,明是三足,其实四方,蓝道友有一群志同道合的散修朋友,有了他们,我法脉的眼线无处不在!
婆娑星体量有限,每一名金丹都是珍贵的,也是显眼的,不在这里结丹,气息尤如黑夜萤火,道友自身不觉,在我等看来却是一望而知!
蓝道友是我指派,却不是故意骗取道友的信任,还望上修海涵!”
娄小乙却是无所谓,他也没这么脆弱,受不得打击,不就是看走眼了么?对他这样阅历还不够的小金丹来说再正常不过,人嘛,总是要成长的,和这些百年甚至数百年的老丹相比,经验嫩些不算什么!
而且,他自始至终也没把这人当成朋友,初来婆娑,这点防备还是有的!
笑眯眯道:“蓝道友骗的我好苦!贫道还以为能在婆娑有个朋友呢!不过既然是仙翁的意思,那些纳晶也是法脉之藏了?回去后我还要些,没问题吧?”
蓝道人就诚惶诚恐,“得罪上界上师,罪过罪过!不过胡子我本无坏心,实在是心中好奇,也知道仙翁没有恶意,故此一探!
上界之威,不是我等小界能够冒犯的,只是婆娑最近些日子有些风云莫测,为求自保,不得不小心谨慎,有失礼处,上师莫怪!”
娄小乙打了个哈哈,双方就此揭过!
自此,他来婆娑星后的诸般算计基本宣告失败,就是不知道这些法脉修士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上的他?是来中朝之后,还是在夕照城开始?
一个教训,永远不要自作聪明!如果你没有碾压的实力,就不要有游戏红尘的心态,否则看在人家的眼中就是个笑话!
他未来的路还有很多要走,现在明白这些道理还不算晚!
他很感激这些狡猾的家伙,也是他修道路上的良师益友!
关键不在被骗了,重要的是,能从中学到点什么!没有轩辕的强大威摄在背后撑着,他就是个有把傻力气的小金丹而已!
鱼跃插剑,谁认?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