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ok3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第四百六十五章 楊老三的“降龍十八掌”看書-y2lyh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小說推薦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向坤明白,刚刚老夏把爱丽丝召唤出来,是想尝试让他们俩自己也尝试找一下之前那四人被吓到后的感觉。
不过“小老夏”的形象他都看过那么多次了,熟得很,怎么可能会感觉到惊吓,看着“小老夏”那茫然无神的表情,捏着手术刀不知所措的样子,甚至还会觉得有点儿呆萌可爱。
至于老夏自己,自然更不会被她自己召唤的爱丽丝吓到了。
当然,老夏也不是不知道其他人会被吓到的根本原因在于爱丽丝突兀的出现和消失,但回想过往,她对类似经历的反应也都各有不同,没有办法感同身受“惊吓”的反应。
重新把客厅的灯打开,听了老夏的描述,向坤也是想起来这次饮血期结束刚醒过来那晚,想要吓老夏一跳,拿杯里的水泼向她,不但没吓到她,甚至连躲闪和闭眼的动作都没有。
一般来说,对于普通人,哪怕知道向坤很有分寸、不可能伤到自己,在看到一杯水泼过来的时候,闭眼或抬手、躲闪,都是本能会有的反应。
老夏能做到不闪不躲还睁着眼睛,确实很不一般。
看着坐在床上和她说话的夏离冰,向坤忽然又冒出几个想法,于是起身去倒了杯水进来,在把水杯递给老夏的过程中,忽然松手。
装着大半杯凉开水的水杯向地上坠去,在快要接触到地面时,向坤已经快速俯身,用另一手稳稳地接住了杯子,站起来放到老夏手中。
刚刚全程他都在观察老夏,然后发现,老夏确实没有任何惊吓的反应,虽然目光一直紧随着那杯水在移动,但身体并没有任何反应,没有一点趋前救水杯的下意识动作。
向坤问道:“你知道我肯定不会摔到杯子?”
夏离冰哧溜喝了口水,把水杯放到床头柜上,才说道:“对,如果你摔了杯子,那肯定是故意的。”
向坤忽然出手,一个小纸团飞速而出,准确地击中老夏光洁的额头,然后落到地上。
但在这过程中,老夏依然是没有躲闪、没有任何惊吓,只是视线锁定住了那落到地上的纸团——那是向坤刚刚去倒水的时候偷偷藏在口袋里的。
向坤又快速地探出手,“袭”向老夏的脸颊,然后准确地轻轻捏住了她的左脸。
老夏抬头看他,眼中也没有疑惑,显然是明白他这么干的用意。
向坤讪讪收回手,说道:“你还真不躲不挡啊?”
“我知道你在观察试探我的本能反应,所以我也在做我最自然的反应。”夏离冰说道。
“如果不是我,换个人,比如你表姐,她手里的杯子滑落的话,你会有什么反应?”向坤问道。
他并不觉得老夏是始终都靠理智、靠思考来决定行动,因为很多反应是没法“过了脑子”后再做出的,否则的话人会显得很迟钝,运动能力很差,而很显然,老夏不仅不迟钝,她的运动能力还很强,从她之前和杨老三经常的“互动”、那次对人贩子动手、在崇云山区遭遇两个逃犯时的反应,以及其他生活中的观察来看,她的反应都是非常快的。
果然,听了他的假设后,老夏把脚从地上伸起来,缩到了床上。
“那个距离,肯定救不到了,我的本能反应,是避免被水溅到。不过如果提前意识到她手里的杯子要掉,那可能会做出预判,出手去接杯子。”夏离冰说道。
“如果是换个人向你泼水呢?”向坤又问。
“当然是躲开。”夏离冰理所当然地回道。
正说着,向坤身后的音箱发出铿的一声金属敲击声,仿佛有什么东西从那边蹿射出来。
夏离冰的身体下意识地往向坤身前歪了一下,似乎是在拿他当挡箭牌……
不过她马上意识到,那声音是电脑音箱发出的,然后看向毫无动作的向坤,马上意识到了什么:“是爱丽丝?也是试验?”
向坤点头:“刚刚去倒水的时候,跟爱丽丝偷偷交代了一声,试验了一下。你刚刚那一瞬,也没有被吓到的感觉吗?”
夏离冰摇头:“没有。”
向坤现在明白了,老夏只是对着他的突兀行为不做反应,并不是对所有的突然变化没有反应。
而且她在那些正常人会产生惊吓的条件反射中,身体同样会带来瞬间的机能提升,但却并没有一般人会有的那种惊吓后的情绪感知。
这也是为什么刚刚老夏问的是“受到惊吓的后续情绪变化”了。
但这里有个问题,既然老夏是有受到惊吓以及遭遇袭击时的条件反射的,她应该没有办法做到面对向坤的时候没反应,面对其他人的时候却有反应,因为在那电光火石之间,本能的反应是在思维之上的。
就好像有人给你说过不会真的打到你,但当他的拳头袭向你眼睛的时候,你还是会下意识地闭眼,更遑论是直接泼面而来的水了。
向坤马上意识到,老夏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不仅仅是出于她主观上对自己的信任和能力的了解,同时可能也和她与“超感物品体系”的联系有关。
这种联系,让她的身体本能也能够完全地对向坤保持信任。
就好像自己控制自己的拳头挥击眼睛,停在眼前,就能够非常容易地做到不躲闪、不眨眼。
向坤将自己的推测告诉了老夏,后者也表示赞同。
不过快说完的时候,老夏却忽然从床上跳起来,右手虚握成爪,猛地拍向他的面门。
看着老夏悬停在自己面前的右手,向坤笑道:“你这太慢了,你手刚想抬起来、身体刚一动我就发现到了,手快到我面前时二头肌和小臂肌肉绷紧、收住劲的趋势我也清楚地看到了,没法吓到我呀。而且我皮糙肉厚,你真的全力来一拳我都没事。”
老夏很自然地收回了手,问道:“你最近有被吓到过吗?”
“我其实经常被吓到……”向坤无奈地说道,“不过惊吓的话,你应该知道……大部分是更偏生理向的瞬时反应,在瞬间的惊吓反应后,会根据具体的情形,转为恐惧、害怕、担忧等相关情绪。我现在大脑判断情况的速度太快了,所以基本上也很难体验到后续的那些情绪,像刚刚那四个人的反应,估计不会有。
“就好像之前‘小铃铛’给我发‘救命啊’的语音,在听到后的一瞬间惊吓后,我就马上从她的声音判断出她本身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所以就算我受到瞬间的惊吓,应该也很难产生‘情绪同化’的效应。”
说到这的时候,向坤身后不远处的音箱又发出了声音,这次是爱丽丝的正常声:“老板,我也想‘被吓到’。”
向坤愣了下,和老夏一起看向房间靠墙的那台主机箱。
“你倒是容易。”向坤笑了下,右手手掌一翻,一枚硬币从远处柜子上飞来,接着又是一枚,再又一枚,一枚接一枚的硬币在他掌心上叠起。
客厅的灯光开始变暗,爱丽丝的主机虽然接着UPS,没受影响,但她还是立刻喊道:“老板可以啦!我被吓到啦!”
要让特别怕死的爱丽丝受惊吓,实在是太过简单了。
向坤反手把硬币一收,对机箱的方向问道:“后面的两次‘俱现’,和第一次的感觉有什么区别吗?”
“没有什么区别,老板。”爱丽丝回道。
然后她又马上说道:“老板我需要更多的连接协议、连接规则的数据,我需要更多的‘硬件’使用权限和配套支持。”
向坤当然知道她说的“硬件”不是相关的电子设备,而是帮助她暂时连接“超感物品体系”的“超联物”和“情注物”。
“通过‘幻想俱现’进入现实的事,我和老夏会制定好计划,你暂时不用考虑太多,相关的问题不是短时间能全部解决的,你先在老夏的‘梦中梦’里进行适应,想办法更好地融入其中,进行更深入的连接,等到我下个饮血期帮你做几个专属的‘超联物’,应该可以帮你拥有更多‘超感物品体系’的权限,真正地融入到‘超感物品体系’里。”向坤交代道。
“好的,老板!”爱丽丝的声音很欢快。
老夏看了眼手机,跟向坤说道:“真儿在群里问你手机修好了吗,她有事找你。”
向坤还没说话,新手机就震动起来,看了眼来电提醒后,对老夏笑道:“是你表姐,得,不用在群里回复了,直接打过来了。”
“向大厨!你手机终于能打通了!”一接通手机,就是杨真儿带着兴奋和一丝狐疑的清亮声音响起。
不过马上就听到旁边发出一声“嘘~”,显然是唐宝娜在提醒她已经很晚,不要喊太大声。
向坤笑道:“我手机坏了,连卡都废了,今天才去补了新卡。怎么啦,这么晚找我有事吗?”
“手机又坏?向大厨,我记得你手机没多久前才坏过一次吧!你这是手机终结者啊?而且你居然问找你有事吗?大哥!我和娜娜可是去彭城帮你办事的呀!你这全程都不说关注一下进度、过问一下情况的?”那边的杨真儿在唐宝娜提醒后,压低了声音说道,不过还是明显可以听出来语气中的兴奋。
向坤说道:“因为我相信你们呀,当然,主要是相信娜娜。”
“这些回头再说,我先问你,你这几天跑哪去了?手机怎么坏的?”杨真儿问道。
“老夏不是有告诉你们么,我去南德市了呀。”向坤说道。
“你去南德市做什么?你离开前,知道‘大块头’……就是老夏堂哥被绑架的事么?”杨真儿马上问道。
“知道啊。”
“那你还去南德市,嗯……南德市离缅国边境也不远,你莫非就是为这事去的?”
“是啊。”
“你否认也是没用的!我有秘密渠道得来的消息,知道你在南德市的行踪……哎?等下,你刚刚说啥?”杨真儿说了一大半才意识到向坤的回复和她以为的回复相反。
向坤笑道:“我听老夏说,你查到我加入了某个秘密组织,可以靠执行任务换取使用超能力的资格?唉,这种机密居然都被你查出来了。
“没错!我确实是因为机缘巧合加入了某个秘密组织,这次去南德市,就是为了救老夏堂哥的。
“我们组织有个八臂八眼的超级巨人,我就请它去缅国晃悠了一圈,找到了夏添火老哥,把他救了出来,然后刚好孟塔米拉发生了暴乱,就顺便也平了一下,你看到新闻了吧,威风不?
“真儿,我不管你是怎么查出来的,这可是超级机密!
“你要是透露出去,我可就危险了,你必须得守口如瓶呀!”
……
彭城市,酒店房间中,杨真儿结束了和向坤的通话后,看着桌子上画满了密密麻麻、迷宫一样流程导图的IPAD发呆。
这两天她一直都在研究怎么“挖出”向大厨的秘密,怎么套出他之前的去向和他的“真正身份”。
她仔细地推敲了好久,花了好长时间,预想了和向坤的各种对话模式,然后分成十八个阶梯式的问题,每个问题下都预设了向坤多种可能的回答,然后每种回答都对应了多种应对方式,再进行向坤的回应猜测,并进行应对计划。
杨真儿是感觉自己已经做了万全准备,一定可以通过话术钓出向大厨潜藏的秘密后,才开始尝试直接给向大厨打电话的。
失联了几天的向大厨,手机也终于再次被接通。
但当她信心满满地按着定好的计划和套路开始走的时候,向坤却在第三个路口直接就跳出了她设计的各种路径,落到终点去了!
这可是大出她的预料,她设计的各个路线,各种可能里,都没有向大厨直接就承认的选项啊!
她本来的想法,是她和向大厨斗智斗勇,终于一点一点地挖出向大厨的秘密,然后逼得他不得不坦露更多信息,再用这些信息去推更多的真相。
旁边的唐宝娜,看到眉头紧锁、表情凝重的杨真儿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着IPAD,左看看,右看看的样子,笑得合不拢嘴,忍不住拿起手机把她的样子给拍了下来。
“干嘛?”听到娜娜手机拍摄的声音,杨真儿奇怪道。
唐宝娜笑道:“真儿,你严肃认真的样子好可爱啊!怎么,你这‘降龙十八掌’,还是没让向坤坦白从宽?”
“向大厨承认了。”杨真儿无奈道。
“啊?”唐宝娜也有点愣。
“他承认他是秘密组织的成员,完成各种任务获得了特殊能力的使用权,那个八臂的怪物也是他请来的,他是为了救‘大块头’,然后顺便平了孟塔米拉的暴乱……他说我猜的全对了。”杨真儿皱眉道,“我现在有点迷惑,向大厨他到底是真的承认,还是在故意逗我玩呢?”
唐宝娜愣了一下,接着便捂着肚子笑起来,甚至笑得声音都出不来了,躺在床上滚来滚去。
“娜娜,你干嘛啦!我真的有点分不清啊!你不知道,向大厨说那些话的时候,语气是真的还挺正经的,我真觉得……他好像……好像是有那么一丢丢是认真的!喂,不要笑啦!”杨真儿扑到床上,控制住滚来滚去的唐宝娜。
唐宝娜摘下眼镜,擦了擦眼睛,喘着气说道:“你等下,再把你刚刚说的那话重新说一遍,我要用手机录下来,嗯……回头我要拿去审问向坤。”
被唐宝娜这么一闹,杨真儿也觉得自己刚刚应该是想太多了,向坤那番话就是在故意逗她!
虽然杨真儿依然觉得,就算这次的“套话计划”失败了,也并不能证明向大厨没有问题,他肯定藏着什么秘密,那每隔一段时间就失联的日子里,一定是发生了些什么特别的事情!
而且跟在向坤身边,洞察力MAX的老夏肯定有所发现了。
但老夏不知道是被向大厨收买了,还是其他原因,不肯把她的发现告诉自己。
不行,还是得让娜娜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