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9ub6人氣玄幻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 txt-第六百二十二章 見石銀山高手現展示-uhmos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师傅。”
“门主。”
“岛主。”
众人见于礼被钟文一枪拍中,跌落在地后,紧张的大呼了起来。
花岁更是紧张的跑了过去扶起自己的师傅。
于礼向着众人挥了挥手,示意自己无事,起了身后,向着钟文拱了拱手道:“九首道长真是让贫道望而生畏啊,如此短的时间之内,九首道长即已是达到了常人难已达到的境界,于礼佩服。”
于礼很清楚,就刚才钟文的那一枪,他绝对是抵挡不住的。
来势太快了。
如果不是钟文枪势转变,此时的他估计已经中了一枪了。
钟文收起枪,走向于礼道:“于门主夸奖了,小道与你们这般的前辈一比,那也只是有了一点点小小的成就,可受不得于门主如此的夸赞。”
“九首道长真是谦虚,三年前,贫道观九首道长才先天之境十层的境界,可三年后,却已经成长到了先天之上九层之境,而且,你的枪法,更是能在百招之内斩我于枪下,如此天赋悟性,世间罕见。”于礼不敢托大了。
能在百招之内败自己,那可不是一个小人物。
这完全是可以与自己站在同一位置的人物。
而且,钟文的秉性如何,他于礼也无法估算,只能说目前来说是友好的。
说来,三年前的那一次。
他踢了钟文一脚。
而刚才,钟文可是说要报当年那一脚之怨的。
可当在比斗当中,钟文又是改变了枪势,前前后后总觉得钟文的秉性让他难以捉摸。
钟文闻声后,笑了笑,并未回话。
就自己刚才与于礼的比斗。
前期也只是用的普通的枪法,自己的正式枪法还没出呢。
如真要是正式枪法一出,钟文可以肯定,不用百招,自己就能把于礼打败。
当然,这也要看于礼有没有后招了。
如果有,钟文也相信自己可以在百招之内打败于礼。
在天道宗之时,理竺可是与钟文比斗过。
理竺当时说过,就钟文的枪术,哪怕遇上一位武道之境一层的绝世高手,钟文也能与之拼上十招。
况且,钟文还有着轻功的辅助,想要在几十招之内把于礼打败,想来也不是多难之事。
“九首道长,请,请先回去叙话。”于礼见钟文没有说话,只得尴尬的伸了伸手,示意钟文回屋说话。
“于门主,三年前,你踢我的那一脚,我九首也算是报了,不过,我却是不知道于门主当年说让我三年来南极岛所谓何事?”钟文半开玩笑的回道。
不过,钟文说话之际,却是往着前面的屋子行去。
钟文如此的做派,当然是把于礼当成朋友一样对待,能半开笑似的说话,对于钟文来说,基本算是朋友了。
“哈哈,九首道长你这一提当年之事,贫道都快没了脸了。”于礼见钟文开着这样的玩笑,知道钟文这是把自己当朋友一样对待,随即也是哈哈大笑了几声。
回到屋内后。
二人开始渐渐的交谈了起来。
对于钟文。
于礼慢慢的也有了一些的了解。
原本他的警惕,也渐渐的松散了下去。
钟文可不是真的过来报当年那一脚的,更不是过来杀人的。
于礼所在的南极岛也好,还是青玄门也罢,也着钟文并无任何的仇隙,更是与着太一门没有任何的仇怨。
况且,当年那一脚,于礼只是为了救自己的弟子,对于钟文来说,也只是一脚罢了,又没有伤到钟文。
正当钟文处在南极岛之时。
远处几千里之扶桑国的石见银山。
在一个月前。
尉迟敬德他们已经登入了扶桑国。
而且,他们依照钟文所绘制的地图,已经是寻找到了石见银山。
更甚至,尉迟敬德他们更是开始对石见银山一带进行了清剿。
不过,石见银山所在地,尉迟敬德的清剿却是不像岛屿那般来的顺利,为此,被逃掉了不少的扶桑人去,无法保证没有消息外露。
为此,扶桑国此时已经是得到了消息。
“是什么兵马?难道是新罗国还是高句丽国的兵马攻上我扶桑国了?”舒明天皇,在得到消息之后,着实吓了一大跳。
高句丽可是一个一直包藏祸心之国。
舒明天皇虽说刚上位没多入年。
可对于高句丽以及新罗两国,那可谓是防范的很。
为此,他可是听从了苏我虾夷的建议,更是把一些兵马往着福冈一带布置,更是在对马岛上建立了驻军。
可是,他却并不知道,对马岛上的兵马,早已经被尉迟敬德给灭了。
“天皇陛下,我们所见之人,并非高句丽以及新罗国的兵马,看装扮非常像是唐国的兵马。”那回报的官员虽未得见唐国兵马,但他从一些逃出来的百姓口中所知,所以他也只能如此说了。
“什么!!!唐国兵马?怎么可能?唐国离着我扶桑国有着千里之遥,又相隔大海,他们怎么会到我扶桑国来?查,速查,我要消息!”舒明天皇被这么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给惊了。
“陛下,此事有些蹊跷,待我派人前去查探看看。”一边的苏我虾夷对于唐国兵马突然出现在扶桑国境内,也着实有些不解。
“苏我爱卿,此事我就交由你负责了。”舒明天皇见苏我虾夷说话了,他赶紧说道。
如今的扶桑国,要跟扶桑国东北部的毛人进行攻击之外,还要整顿内部,绝大部分的权力,都在那苏我一族手中,他舒明这个天皇,也只能说是一个半傀儡的状态。
“是,陛下。”苏我虾夷笑了笑回道。
随后,离了王城,开始安排人员,往着石见银山方向奔去。
十数日后。
苏我虾夷所安排的几百号人,也只回来十来人。
而且个个身上带伤。
当苏我虾夷知道攻入扶桑国的人真当是唐国兵马后,也是大惊了起来。
如此不喧而战,这根本不像是唐国的作风。
为此,他还把遣扶桑国的使臣高表仁再一次的请过来问话。
“高兄,你唐国兵马为何突然出现在我扶桑国?更是杀我扶桑国的百姓,连杀我扶桑国的将士,难道你唐国是要对我扶桑国开战不成吗?”苏我虾夷怒视着高表仁大喝道。
“苏我兄,我一直在贵国,对于我唐国之事根本不知情,苏我兄一句说我唐国兵马攻击你扶桑国,此事从何说起啊,况且,我也提出了请辞,正准备返回我唐国,苏我兄这是准备用这样的借口,还想要扣留下我吗?”高表仁对于苏我虾夷所说之事,心中虽不明,觉得这是苏我虾夷还要扣下他的借口。
高表仁。
可以说一直是唐国出使扶桑的使臣。
贞观五年之时,高表仁就已经出使过一次扶桑国了。
而前两年,圣上再一次任命他为遣扶桑使者。
本来,高表仁早就该离去了,可苏我虾夷总是以各种理由留下他,迫使他离不开扶桑国,这让高表仁每天都处在愤怒当中。
随着高表仁的话一落,苏我虾夷却是也明白。
近两年的时间,高表仁都被他给圈养了起来一般,外界的消息,更或者唐国方面的消息,没有任何可以逃得过他的耳目。
可是,如今唐国兵马突然攻入扶桑国,其目的到底是什么,他苏我虾夷也开始有些猜不透了。
“难道唐国对我扶桑国开战,是因为唐国的使团?”苏我虾夷想着这种可能性。
毕竟,自己把高表仁扣留在扶桑国两年多时间了。
这也是为了想以此方法,逼迫唐国天子不与天野樱子会面,更或者争取一些便利的条件。
苏我虾夷没了主意,随即回到自己的府邸后,又是急匆匆的坐上马车离开。
一个多时辰后,苏我虾夷的马车行至一间寺院。
当苏我虾夷入了寺院后,走进一间院落当中。
随着苏我虾夷一入那院落,见到院落当中一人正在打坐后,恭敬的行礼道:“苏我虾夷见过寺主。”
“何事来我这里?”那人微微睁开眼来,看了看问道。
“回寺主,唐国兵马攻击我扶桑国,据查,唐国兵马至少有两万人,而且其中有高手存在,为此,我想请寺主派些人过去应对一下,顺便帮我打探一下唐国为何攻击我扶桑国。”苏我虾夷小心的回道。
“唐国兵马攻到我扶桑国了?在何地?”那人一听之下也是不解,随即问道。
“回寺主,在大田郡。”苏我虾夷应道。
“好,我知道了,我会派人去看看。”那人得了回应后,闭上眼睛,不再瞧苏我虾夷一眼。
苏我虾夷知道,此时自己该走了。
当日夜间。
石见银山所在地。
三名先天之境高手突然出现在石见银山,唐国兵马的驻地。
“何人!”姜卫率先发现了有三人奔袭而来,立马持剑从不远处山头他所在的居所奔了过来。
“唐国人?”那三人见姜卫的打扮,一看就知道是唐国人的装扮。
“你们是何人?来此有何事?”姜卫紧张的盯着那三人,知道此三人绝对是先天之境的高手。
而正当姜卫问话之际,李山也从远处奔袭而来,落于姜卫的身边。
“唐国人不该在唐国吗?为何来我扶桑国?而且还杀我扶桑国百姓,更是斩我扶桑国将士,难道唐国想不喧而战吗?”三人当中为首之人见李山突然出现,更是从李山的纵身术上看出,李山是一位高手,而且比他都要高上一些。
可是,他并不知道,李山也只是先天之境三层罢了,李山所使用的只是轻功。
轻功所表现出来的状态,还真就如一位先天之境顶阶高手一般。
“哈哈,不喧而战?你扶桑国扣下我出使扶桑国的使君长达两年之久,你扶桑国早已是对我唐国开战了,难道就不允许我唐国兵马入你扶桑国吗?”李山闻言后大笑道。
理由,早就有了。
这可是朝中重臣所商议好的借口。
至于是借口也好,还是理由也罢。
总之。
李世民与朝中的众臣早就把这事定性为扶桑国对唐国开战了。
所以,这才调派了尉迟敬德这个大将前来。
至于这个借口好不好使,人都已经到了扶桑国了,还有什么好使不好使的呢?
况且,如今的唐国,可不是谁都能随随便便扣压使者之事发生。
更何况还把高表仁扣压了长达两年之久,这不是开战又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