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cy86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明尊 線上看-第一百六十一章林深時見鹿,一葉分青靄熱推-96cby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
“李太白,这里不是你放肆的地方!”
司马越心念电闪,果断出声,他身边的皇室供奉与他心意相通,在司马越暴喝出声的同时,也驾驱铜殿出手镇压。
铜殿的飞檐斗角接引滚滚天地元气,雷光闪动,孕育雷机,滚滚神雷化为火球在檐瓦之上翻滚,金殿四周电光闪烁,雷蛟翻滚,景象绚丽万千,犹如沐浴无尽雷火。而每次雷击过后铜殿不仅分毫未损,而且神光越发璀璨,威势更加强大。
仿佛这些神雷是在给这件法宝积蓄能量一般……
“雷火炼金殿!”
“果然是东宫禁殿……”世家之中的老辈人物睁开眼睛,注视着这座威能强大的金殿。
此殿非但禁法强大,结构更是奇特,殿中有九根金柱,一柱支撑十二根梁枋,一共一百一十八根梁枋层层叠架,构筑了一座犹如宝塔,犹如天宫,犹如神殿的结构,蕴藏强大的阵势。
周胤也悄悄传音道:“司马氏将东宫都借给了此子,看来是已经决定将太子之位授予,但这位越太子性情如此霸道,恐怕并非国家之福啊!”
司马越站在金殿之中,犹如立身于另一方天地,而他便是那一方天地的主宰,如同神灵,高高在上把握这座金殿法宝的一切枢机。
而那阴神供奉,不过是催动此宝的工具人。
唯有司马越的位格和此殿相合,才能发挥这件法宝最强大的威能。
“诸位世家真人前辈,请与小子一同出手,镇压这勃逆之辈!”
司马越负手而立,洪亮的声音传出铜殿,充满了威压与不可违逆的气息……
“法器之中,刀枪剑戟,乃是杀伐之兵,攻伐无双;瓶钗针铃,用料小巧,威力却不差;钟塔鼎镜暗合天道,蕴藏奇异法则,借助这等形态的法器,可以近道;而殿城舟山,体量庞大,耗费的灵材最多,同时威能也是最强,在方士手中,这等法器发展到了巅峰,号称战争法器,最为强横!”
“这尊铜殿,便有一丝方仙道所炼战争法器的影子,威能要在大多数法宝之上!”
钱晨面对这大晋太子所有,雷火交织金殿之上的铜殿法宝——东宫,手中依旧是那片竹叶。
比起这等灵材耗费是寻常法宝百倍,祭炼的心血,也是寻常法器十倍以上的强大战争法宝,他指尖清脆的竹叶,只是钱晨从一根普通的竹子上摘下的凡物。若说有什么不同,就是形态更像飞剑一些罢了,即便是肉体凡胎,也能轻易将它揉碎。
“但这就是你敢对我出手的依仗吗?”
钱晨微微一笑,手中竹叶迸射而出,三寸竹叶化为青色剑光,随着钱晨意动,向着那朝他镇压而来的金殿斩去……
剑气犹如匹练,斩碎了金殿周身的雷火,他闲庭信步,沿着剑气斩开的道路走向金殿。
“犬吠水声中,桃花带露浓。”
李太白低声吟唱道。
世家众人心惊之余,听闻此诗却也不由露出一丝笑意,庾亮笑道:“李太白却是个妙人!”谢安也微微点头,此时瀑布水声滔天,他们立身于大河之上,水声处处可闻,那么犬吠是指谁,不言自明。这种骂人不带脏字的风雅,甚合世家的胃口。
铜殿之中,借助东宫的威能,让自己言语之中,带着一丝言出法随力量的司马越面色阴沉。
不只是因为这诗,更是因为,世家至始至终都没有插手的意思。
“这些老朽,难道被李太白在铜雀楼吓破了胆子吗?”他心中暴跳如雷,却看到脾气最为暴烈的朱真人,若无其事的放下了手中的山河相鼎,就像刚刚举着鼎威胁钱晨的人,根本不是他一般,甚至还若有所思的摸着胸前的一道伤口。
“居然真的被吓破胆了!”司马越心中泛起一丝悔意,世家都是人精一般的人物,这些人宁可利益受损,都不愿出手的唯一原因。便当是在场除了谢安之外的九位真人尽数出手,也未必奈何得了李太白!
李太白之剑,比他想象的还要惊人!
“纵然镇压不了你,也要你知道东宫的厉害!你若以飞剑出手,或许尚可抗衡,但竟然如此托大,竟然以竹叶为剑……如此我毁去你的‘剑’,稍胜一筹,压一压你的面子,便可顺势撤手,谅你也不敢……”
司马越暗中发动雷法,一股高高在上,犹如天意统治一切的帝道气韵收摄雷机,却是融汇了龙气与众生心念的神雷——统摄神雷!
金殿之上,滚滚的雷霆化为金龙,缠绕在飞檐四角,龙首垂落而下探向钱晨,四只雷霆金龙催动金殿威能,化为无尽金色雷光,缠绕金殿当头砸下,镇压之威足以夷平山岳,撼动地脉!
几乎就在同时,钱晨一弹飞射回来的竹叶,再发一剑,犹如竹杖芒鞋,信步春郊,踏上天河,融入这洞天悬山的自然气象之中。
“树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
这一次激射的剑光却收敛了所有气机,化为一枚青翠的竹叶,脆弱的草木,却斩开了无匹的统摄神雷,一叶飞舞,穿透了那雷霆汇聚的金龙头颅。
这剑气并不强横锋锐,而如同一根草,一片叶一般,脆弱而自然,带着一丝柔弱却坚韧的气机……宛如得道圣人立于溪边,远离世俗钟声,得见那代表大道的白鹿的一瞬。
剑道高远!
所有见到这一剑的阴神真人,心中只有这一念。
一剑斩去金殿缠绕的所有雷霆,一剑化解天地孕育的所有雷机,只因为……大道自然!
钱晨一剑破去镇压之势,一剑斩去金色雷霆,已经来到了金殿台阶下,而此时皇室的阴神供奉就立于台阶上,看着距离自己只有数步的钱晨,身躯战栗!借助司马家底蕴,以旁门手段修成阴神的供奉修士,虽然法力步入了阴神境界,但道行、心性还差得远,甚至远不如世家的一众真人。
甘为别人的奴仆,岂能大道通明?
面对钱晨这一剑展露的剑道高远,他甚至提不起出手抗衡的意志。
“野竹分青霭,飞泉挂碧峰。”
钱晨迈上台阶,进入了金殿法宝自成一境的这片天地之中。
这一刻,所有天地元气,禁制法术都在轰鸣,爆发最强大的威能和灵光,要将钱晨打下台阶,但那一片竹叶斩开了天地,根根青竹划破了青霭苍天,金殿在钱晨面前豁然分开,此时钱晨看的是金殿之后,那道飞泉瀑布,匹练长空……
朱真人豁然转身,顾真人捏断了自己一根胡子,庾亮真人叹息一声,终于不得不承认这一刻迈上了金殿的钱晨……当世无双,世家之中已经无人可比。
阴神供奉浑身战栗,满头大汗,在他身后,在金殿背后,那从九天落下的匹练,从中间豁然分开,被一股无形剑气劈成了两道。
水痕蔓延而上,那道剑痕贯穿天地,叫一众真人变色,叫看着这一幕的世家子弟,再提不起一丝抗衡之心。
王龙象目光灼灼,将手按在剑柄上,好不容易才按耐住出手应和这一剑的欲望。
谢灵运面色凝重,颓然承认自己逊色一筹。
唯有谢安还在乐呵呵的品味此诗,由衷的赞叹道:“李太白,真如谪仙人也!”
钱晨举步迈过那位阴神供奉的身边,他的‘神’已经被这一剑斩去,纵然还有法力,但也再发挥不出阴神境界的三分威能,现在只怕一位过了阴火劫的中品金丹,都能败他。
李太白根本不屑取这种人的性命。
他的剑,宁可去斩草,斩木,斩石,去斩瀑布天河,日月星辰,也不屑在这种人身上留下一丝痕迹。
这是属于李太白的傲气,当钱晨施展太白的剑法的时候,他就是李太白!
钱晨来到金殿门前,司马越立于殿中,四门紧锁,站在重重禁法的保护中,理论上来说,纵然是阳神也休想轻易打破东宫禁殿,伤到他一丝一毫,毕竟这件法宝如此强横,乃是南晋镇压国本,保护国储的底蕴。
可司马越仍旧感觉不到一丝安全,方才那斩去统摄神雷的一剑,斩过金殿,横断飞泉,分开天河瀑布的一剑,已经叫他胆寒,叫他明白自己和这样的人的差距。
王龙象这等人物,或许跃跃欲试,或许宁可舍生去证那一剑,但司马越只想躲在东宫的保护之中,以这件法器将自己所有的气机封锁起来。
钱晨站在殿前,没有去推面前的门,也没有兴趣去见门后那吓破了胆子的小丑,他轻笑一声,转身离去。
“无人知所去,愁倚两三松。”
这一刻,他与诗中的道士一同转身,离开铜殿,钱晨步下铜殿,踏着天河之水,指着那被剑气劈开的瀑布道:“以此剑痕为界,世家寒门,一人一半……”
“我说的!”
说罢,便长笑而去,抛下这是是非非,蝇营狗苟不再理会。
王龙象站在那分开瀑布的剑痕之前,手持长剑,久久凝视。
他闭上了眼睛,流动的瀑布赫然停滞了一瞬,那一刻飞溅的水珠扑到众人面前,都洒出一串晶莹,犹如珍珠一般,随着王龙象睁开眼睛,瀑布才再次流动起来,这一瞬短暂的像是一个幻觉,但王龙象已经借此与钱晨隔空交手一次,领略了‘野竹分青霭,飞泉挂碧峰’的一剑。
谢安看着金殿门上那一枚镶嵌进去,不被禁制摧毁的青翠竹叶,长叹一声。
“此四联五绝,句句绝妙,四剑,也剑剑精彩!”
“首联气韵十足,斩破镇压之威;颈联竖断飞瀑,剑破金殿禁法;尾联余韵十足,留叶殿门之上,仅以残留剑意,竟然令金殿禁制不伤,确实绝妙!”谢安感叹道:“但依我之见,还是颔下明珠。”
“唯有‘树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的一剑,了无痕迹,毫无烟火气,竟有漫步溪旁,偶然得见大道只角的动容!”
他再次盛赞道:“李太白,真天人也!”
金殿之中,司马越木然而立,袖在身后的手,都在颤抖。
直到钱晨离开,他才骤然皮面涨红,一股羞恼,屈辱,身旁代表南晋无穷权势的东宫,强横至极的战争法器,那为他自持,让他傲然自得的太子身份,这一切的一切,带给他的只有羞辱。以及被一个山野道人,吟着酸诗的游侠剑客,彻底羞辱的痛恨!
“李太白!”他犹如受伤的狼一样嚎叫。
东宫封锁了所有气机,让他得以蜷缩在这个小天地里,舔舐伤口。
“我要你死!”
司马越抬起头,满脸狰狞,用怨毒的声音,带着刻骨的恨意道。
…………
“没有下一次了!”钱晨走出不远,在青山古树的林荫道下,平静回头道。
“就算要用你引出那幕后黑手的图谋,我也不会给你第三次机会了!”
他漫步林中,对身边的灵药,宝材视而不见。只是融入这边天地的自然之中,享受方才那一剑的余韵,感受那一丝还未散去,剑道自然的气韵……
…………
西北二十万里处,一片荒芜的盐霜平原之中。
一只精致的法靴,踏碎了脚下的盐霜花。
靴子之上是一片纯黑的法袍,法袍下,诡异的身影静静地看着东南方向,他面容遮掩在一股黑气之中,只能看到双眼处的一抹血光闪耀。
这道身影笼罩在黑气、死气之中,周身泛着让人窒息的气息,盘旋身周阴风黑气之中,许多濒死的面孔显现,带着憎恨、怨毒、绝望的表情。
在他身后,是几位气息相同,却略微单薄的身影,这些人影虽然诡异,但气息却不稳定,身上的法袍还有血迹,似乎受了不轻的伤。
待到远方那东宫金殿的气息沉寂下去,他才回头道:“一群废物!区区一条洞天之路,就让你们丧失了小半的战力,亏得你们还是我鬼哭宗的真传!”
那些人影连忙低头不敢反驳,唯有一个浑身裹在阴风之中,身影沉浮不定的影子开口道:“好了!天泣子,你也别太怪罪他们,虽然司马家和我们达成了协议,用皇城地宫的少阴白虎地脉送我们进来,但他们也不敢有太大动作,加之洞天是被我们强行开启,通道并不稳定,龙脉和洞天虽然有稳定的联系,但龙脉天然排斥我们魔道,路上遇到一点危险,也是正常的!”
“只是道院或许有所戒备,这一次送进来的人,并没有走寻常的道路,而是直接送入了洞天更深处!”
“他们应该在星罗天!”那人冷笑道:“即便如此,又能如何。道院就算有所发现,也太晚了!司马家和我们早在两百年前便有合作,此地也早已经布置妥当。纵然没有了这些人质,世家道院也阻止不了我们!”
“此次出手的魔道九宗,以九幽道为首!你须小心行事,切不可丢了我们鬼哭宗的面皮!”黑影阴森道。
这黑袍人影闻言微微点头,转身率领一众魔头,在这片毫无生机,处处都是干涸盐霜的原野上,向西北而去。
那盐霜之中,赫然有长达数丈,数十丈的巨大鱼骨,有些鱼骨甚至头角峥嵘,已经长出了龙角,但这些万古之前,或许神性不凡的生物,骨骼已经覆盖了厚厚的霜花,散尽了灵机。
还有数百丈高俯卧的枯木,犹如赤霞一般,却流光散尽的珊瑚……在这片死寂的枯海之中,处处都有昔年仙境神土留下的痕迹。
这便是——无盐海!
在这些人影走后,那个影子抬头望向远方天际,那无数运转的悬峰浮岛,星罗之天。
“金陵洞天啊!”魔影感叹道:“在魔道更古老的传说中,应该称它为——”
“幽冥无日之国!”
影子散去,余音缭绕,回荡在这片死寂的天地。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