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khiz精彩言情小說 穿越從武當開始 泡椒燉鹹魚-第二十九章.戰九龍島四聖展示-b99hf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这九龙岛四圣,显然还没有意识到,他们来到此处,究竟是卷入了一场什么样的大劫之中,俨然只是抱着与人论道,比斗神通的天真想法来到了此地。
也怪不得这四人最后会落得身死上榜的下场了!
毕竟你是来论道,比拼神通术法的,别人可是要你命的!
陆植观他们的修为,俱都不弱,所用法宝虽然不是先天之物,但也都是他们花费了万年的时光孕养炼就出来的,四人合力之下,哪怕是不敌那阐教十二金仙当中的人物,但想要保命护身却也不难。
可最后这四人在原著中的下场,不是被姜子牙以打神鞭偷袭所杀,就是被那十二金仙,甚至是被那些阐教三代弟子给暗算身死。
当真是平白辜负了那一身深厚的修为神通!
虽然这其中也不乏姜子牙等阐教门人心狠手黑的原因就是了,但是这四人想法天真也是不争的事实。
而且仔细想来的话,似乎阐截两教正式交恶,然后全面开战的导火索,似乎也是源于这四人的身死,如此一想的话,陆植此次或许要改变一番策略了。
至少如今看来,这九龙岛四圣,却也不是那等截教中不修德行,肆意妄为之辈…毕竟以闻仲的为人,估计也看不上和截教中那些上不得台面的门人结交。
而后来出现的那些视人命如草芥,不修德行正法,一身恶孽滔天的截教门人,其实也大多都是申公豹请来的,与闻仲却是关系不大。
所以倒是没必要非得送这九龙岛四圣神魂上榜,也可以抓起来,让他们为西岐的建设做些贡献嘛。
念及此,陆植心中已有定计,这九龙岛四圣却是不需杀,只需擒下即可。
虽然就算这般,估计也难以阻止未来三教之间的冲突,但能缓和一分是一分,至少诸如九龙岛四圣,赵公明,三霄娘娘等截教中的有德高士,却是不该落得那身死上榜的下场。
至于其他那些德行不端,恶孽缠身之辈,陆植就不会客气了,正好充作炮灰,填充进那封神榜中,以赎他们的罪孽。
只听陆植说道:“四位道友大概是还未明白,参与进这场天地大劫,便是身不由己。”
“也罢,本帅便与你等做过一场就是,四位道友,请。”
那王魔却是实诚,说道:“既是公平比斗,那我兄弟四人战道友你一人,却是不合道理,道友你且再找三个帮手来,然后与我四兄弟公平比斗一番。”
听到此言,别说是陆植了,就连闻仲亦是心中叹息,他这四位道友,还真是…实诚。
既然陆植已经放言,要独自战他兄弟四人,那你们索性便应下就是了,居然还主动提醒其找来帮手…
不过闻仲倒是也没说什么,毕竟他也尊重九龙岛四圣的选择,而且话都放出去了,他难道还能强要他四人合战陆植一个吗?
那还要不要脸了?
陆植点了点头,当即便回身点将:“杨戬,哪吒…姜丞相也一起来吧。”
他本是想从金吒木吒,韦护等几人中选择一人出战的,但看到姜子牙那跃跃欲试的眼神之后,还是改口叫到了他。
毕竟姜子牙怎么说也是这次封神大劫的主持人,将他排除在外的话,也的确有点不合适。
而且他如今有打神鞭与四不像在手,虽说修为低了些,但凭借打神鞭对封神榜上有名之人的克制,还有坐骑四不像的保护,让他对付九龙岛四圣中的一人倒也不算困难。
三人闻言,立刻便从阵中行出,来到场中,与陆植并肩而立。
然后只见陆植一挥手中的旌旗长枪,长枪之上顿时大放神光,化作一面玄黑旌旗,瞬间展开,如天幕一般往场中一遮,将九龙岛四圣以及己方四人都收进了那遮天蔽日的旌旗之中。
‘不好!’闻仲当即心中一紧,便想要上前,生怕九龙岛四圣中了陆植的招数,但那旌旗早已经将场中尽数遮蔽,他根本就无法可施。
另一边,八人已经被陆植收进了真武皂雕旗所化的空间之中。
九龙岛四圣面色惊异的转头四下打量了一眼,只觉得已经身在另一片天地之中,心中不禁震撼莫名。
“陆道友好法宝,好神通!此旗所化世界,竟连贫道等人都看之不透,当真好能耐!”
陆植手掌一翻,渊虹剑便已经出现在了手中:“四位道友,请吧。”
“哈哈,好!”那王魔哈哈一笑,顿时催动身下坐骑,朝陆植疾驰而来:“便让贫道来会一会道友神通!”
剩下的几人,也纷纷互相捉对,选好了对手,瞬间便动起手来。
陆植看了一眼朝自己而来的王魔,也不紧不慢的迎了上去,并特意吩咐姜子牙几人道:“这九龙岛四圣倒也不是那等为恶之人,你等也不需伤了其性命,擒下便好。”
“是!”
“我知晓了。”
倒是姜子牙却还有些紧张,不知道元始天尊赐下的打神鞭能不能对付得了这九龙岛四圣,所以没有说话,只是远远便祭起了打神鞭朝哪李兴霸打去,然后自己骑在四不像上,随时准备躲避。
陆植迎上王魔,也不多言,抬手便是一剑朝其斩去,刺眼的剑芒顿时暴涨而出,让那王魔大惊失色,再不敢靠近,抬手便将自己的法宝开天珠,打向陆植。
嗡!
一道如同烈阳般的光芒自陆植脑后升腾而起,现出一面神镜,镜面之中火光一闪,便是一道熊熊燃烧的炽烈火光喷射而出,将那开天珠给打的剧烈一颤,顿时凝滞在了那神光之中。
眼见法宝未能竟功,王魔脸色不禁一凝,赶忙便掏出一柄法剑,抬手朝已经冲到近前的陆植一剑斩出。
锵!
一声激荡,只听王魔手中的法剑顿时发出一声不支的哀鸣声,剑身之上灵光大减,已然被斩出了一道豁口。
贫道的法剑!
王魔又是心疼,又是心惊。
他不禁看了一眼陆植手中的渊虹剑,只感觉似有四象神兽附着其上,锐利无匹的神光刺的他双瞳生疼,视线都模糊了起来。
他顿时移开了目光,不敢再看,心中已经知晓,陆植手中之剑,定是那了不得的先天之宝,非是他自己的祭练的法剑能够抵挡的,只得闭上双眸,一拍座下狴犴,与陆植拉开距离。
“吼!”那狴犴一声嘶吼,瞬间抬起双爪朝陆植挥出一爪,逼退陆植一瞬,然后一个扭身便朝着后方急退而去。
“道友,留下吧!”
随着陆植一声留下,王魔顿时感觉一阵巨大的压迫之力瞬间从四面八方袭来,周边的空间都为之扭曲,他就像是陷入了那深海中的旋涡一般,只感觉阵阵无形的压力从四面八方袭来,令其动弹不得,几欲窒息。
就连他座下的狴犴,都被那巨大的压力给压迫的四肢一软,瘫倒在地,将他甩落下马,狼狈的滚倒在地。
“道友,你败了。”
当王魔重新睁开眼睛,视线恢复之时,陆植手中的渊虹已经搭在了他的肩头,然后再看陆植一招手,他那被封禁在烈阳神光中的法宝开天珠也被陆植摄到了手中。
王魔张了张嘴,神色落寞的低下了头去:“陆道友神通惊人,贫道…认输。”
陆植点了点头,收回了渊虹剑,然后抬手在虚空一画,画出道道金光长链,将王魔与他的坐骑捆了个结结实实,封禁了神通法力,然后这才转头看向了另外几人的战斗。
他倒是也没有出手干涉其他几人的战斗,虽说哪吒几人战得都十分辛苦,看起来没那么容易便能拿下对手,但这也算是难得的体验,便让他们增长一些经验也不错。
反正此地乃是他的真武皂雕旗所化,一切皆在他掌控之中,如果一会情况有变的话,他也能及时出手,又何必浪费这难得的增长见识与经验的机会呢。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