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dbzs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劍頌 ptt-第七百五十六章 既見我,不見天門相伴-u0ncd

劍頌
小說推薦劍頌
一指对一指。
岁月静止,当世的一切成为古老的神话,又成为时间人谈论传颂,或欢喜或调侃的寓言故事。
寓,寄也。以人不信己,故托之他人,十言而九见信也。
“揠苗助长?”
程知远感觉到寓言的力量,居然能把现实影响成为虚幻,再把虚幻的梦变成现实,作用在某一个生灵,或者诞生一种现象,这简直是匪夷所思的能力,但似乎也有某种限制。
当一指触及到另外一指的时候,秘密便不再是秘密。
虽然寓言并没有想过隐藏什么。
“徐无鬼之所以突然变得这么强…或许还会更强,他会以一个惊人的速度成长,是因为‘揠苗助长’的故事吗?”
“孟子的徒弟,贤人公孙丑所编篡的故事,怎么会成为仙人的法术?”
这时候,那片君临岁月的高大黑影开口了。
“因为,或许这世间存在过这个事情。”
是的,只是因为“或许存在过”,仅此而已!
只要是或许存在,那在寓言的手中,这个道理,这个事情,这些寓言中的人物,那些寓言中的过程与结果,便一定存在!
“寓言十九,重言十七,卮言日出….”
“寄寓的言论十句有九句让人相信,引用前辈圣哲的言论十句有七句让人相信,随心表达、无有成见的言论天天变化更新,跟自然的区分相吻合。”
那君临岁月的黑影,声音空洞缥缈:
“大祭酒想听什么故事?”
“不如….”
在程知远的身前,突然出现一道刀光!
那刀光斩开云烟,程知远步履移足到远方,再定睛向前看去,却是微微一怔!
那是一把杀猪刀!
寓言一句话落下,天地之间就有一个故事被他信手捏来…不,或许是,这个故事本就是他捏造出来的东西。
只是因为“或许有”,那么便“一定有”了。
“曾子?”
这个突然出现,对程知远挥刀相向的人,是曾子!
不对。
“曾子杀人?”
曾子杀了曾参,因为曾参乱了曾子之道,此曾参非曾子,只是同名同姓而已,故而曾子杀人讲的是类似于三人成虎的故事,正所谓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
那个同名同姓的曾参在外杀人,于是世人以讹传讹,以为是曾子杀了人,就去告诉曾子的母亲,曾子的母亲一开始是不相信的,第二次也不相信,但是后来所有人都说是曾子杀了人在逃难,曾子的母亲也不得不相信了。
在这个人间中,曾子找到了那个杀人的曾参,随后把他斩了。
仙人“寓言”,道:“曾参杀人,曾子杀参,被寓言者,最后终究会变成寓言中的样子,曾子到底还是杀人了,不是么?”
程知远:“也就是说,曾子之所以那么痛恨乱道之人,正是因为,当年那个杀人的曾参,是你寓言中的人物?”
“不….”
程知远看着那个“曾参”,指着它道:“他,就是其中一任的‘寓言’吗?”
“非常聪明,大祭酒学识天人,一眼看破啊….”
虽是夸奖,但明显充满嘲笑,程知远道:“天门中的人物,为了证破离坚白,还真是在人间做了不少孽障事。”
仙人“寓言”,道:“曾子的刀,锋锐无比,曾参的刀,亦是杀人于无形之间,若不是我收回了它,曾子的刀,是伤不到曾参的。”
无形天地,于是程知远再退一步。
刀芒无所不至,已到身前半寸!
但是被一道剑指打崩!
程知远看着前面,对寓言道:“还是不行,斩无形的兵器,我早已经习得了。”
于是话语落下,“曾参”的头颅突然被截断,整个身躯化为无形之气,被打的粉身碎骨!
视之不可见,运之不知有,其所触也,泯然无际,经物而物不觉!
“三天子,含光剑么….”
寓言的语气变得有些凝重了。
三天子之剑,这可是十分棘手了,三剑齐聚,神剑喻道,证明说剑人的剑势已在人间这个层次登峰造极,沉浸在天子剑境之中。
只要在人间之内,或者说诞生的本界之内,便无物不可触碰,也就是说,没有他的剑刺不中的东西了。
即使是人间的本相,也要中剑。
即使是太乙,东皇那种人物,同样避不开。
而天门之前被斩破,就是最好的证明!
徐无鬼汗毛皆竖,此时程知远幽幽道:“徐无鬼,揠苗助长的故事,你不应该没听过,公孙丑所写下的这个寓言,本质上就是告诉你,这个故事的结果,令人啼笑皆非。”
徐无鬼深吸到:“但人不是秧苗,秧苗错过的一些东西,人是可以补全的。”
程知远:“你是这么认为的?那生命呢?”
徐无鬼瞳孔骤缩,而仙人寓言再一次于岁月之中出手!
嗡!
一面无形之盾出现在前方,程知远的剑指,停下了。
这不是刺不中,而是刺中了,但是需要回答一个问题,才能继续突破,否则,会一直如此僵持,但对方也同样不能动。
程知远看向那个黑影。
“自相矛盾?”
楚国有个卖矛和盾的人,他先夸耀自己的盾很坚硬,说:“无论用什么东西都无法破坏它!”然后,他又夸耀自己的矛很锐利,说:“无论什么东西都能被它破坏!”
市场上的人质问他:“如果用你的矛去刺你的盾,它们将怎么样?”,那个人无法回答。众人嘲笑他。无法被刺穿的盾牌和能刺破所有盾的长矛,是不可能共同存在的。
这个寓言,出处时间都不明朗,但是在春秋末年已经有了,后来收录入《韩非子》之中….
“这个故事,是先有,再有的寓言。”
“这是存在之事,而非或许存在。”
仙人寓言嘲笑道:“所以,你必须回答这个问题,才能刺破,这是道的规律,而不是我的力量,你面前的这面盾,就像是离坚白一样。”
程知远突然呼出口气,手中剑指一弹。
巨大无比的力量,顺间穿过了那无形之盾!
“不必打破,因为山外,亦有青山。”
一言蔽之,仙人寓言惊动,徐无鬼被击中,浑身上下筋骨俱碎,一股精气神明从他躯壳中脱离出来,使得他当场跪地,呕血不止!
程知远又是一弹指!
这一击打破了徐无鬼的精神,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仙人寓言发出了笑声。
于是一道纯白色的光辉,从仿佛濒死的徐无鬼身上慢慢扩散。
“不破不立….”
程知远看向寓言,寓言则是指向徐无鬼。
“大祭酒将他逼至濒死,于是被砍掉了四肢,又把石头的表面敲碎,最后露出来的…..”
“是‘和氏壁’。”
“多谢,他已经有了入天门的资格。”
徐无鬼的脸上出现欣喜以及劫后余生,而程知远则是平淡的说了一句。
“错了,没有资格。”
寓言失笑,徐无鬼不语,然而紧接着,程知远的身后升起一道白色的光晕,使得他们都骤然失声。
而程知远道:
“既见我——”
“不见天门!”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