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ow4都市言情小說 全球影帝-第四百九十四章 《贖罪》殺青展示-axqp5

全球影帝
小說推薦全球影帝
时间总是以一种很奇怪的节奏流逝,往往我们忙碌着,它便走的快些,像是突然间,就告别了朝阳,向朝霞进发,而在浑浑噩噩的日子里,它又像是被冻结的溪流,以近乎停滞的速度,缓慢的向未知流淌。
可当我们走过了一段岁月后开始回忆,那些忙碌的日子却牢牢的记在脑海,大事、小事,无数的经历叠加在一起,充斥在记忆之海中,让忙碌者感叹,时间真的已经过去了很久,而那些浑浑噩噩的日子,比起当初那端难熬的时光,再回忆起时,却有种恍如隔世之感。
究竟是忙碌的人时间流逝的更快,还是虚度光阴者更快速的走向衰老?以长比长,以短比短,各执己见,没人说得清。
此刻的《赎罪》剧组里就是这样,忙碌而清醒的人活的充实,浑浑噩噩度日者则在感受光阴,直到拍摄走到了末尾,迎来了杀青的日子。
……
“陆先生,请问……能收下我的电话吗?如果可以,我想接下来的每个二十四小时,我都有时间准备共赴晚餐。”
纸条递过来,被陆泽顺手接过,女孩双手握着跨在左肩上的包,笑不露齿,将略厚,偏性感的嘴唇向陆泽展示着最完美的弧度。
共事即将结束,迎来的便是即将到来的告别,很多人希望抓住时间的最后一截小尾巴,把它拽回来,扯出一段罗曼蒂克风格的感情。
漂亮而自信的平民女孩都有一个灰姑娘的梦。
在热情的意大利,这句话无比的贴切,不仅出于个体优异而产生自信,也是听闻了太多因爱情而打破阶级的浪漫传说,比如住在陆泽隔壁的C罗与他那柜姐出身的女友。
陆泽不想强硬拒绝一个为自己浓妆淡抹展现美丽的女士,于是微笑着接过纸条,仔细的叠好放进钱包,表示自己的尊重与对她美丽外表的认可。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我会的。”
这并不伤人,对方也没报以多少期待,于是相识一笑,她带着自己的行李,先向坐在一旁假装玩手机,实则侧耳旁听的法蒂尼和卢卡斯告别,随后,向陆泽轻点点头,茂密的棕色发丝划过侧脸垂下,她挽起,然后转身离开。
“Ciao。”
“Ciao。”
剧组的最后一天,有太多人这样离开,陆泽经历了太多次解散,心中早已不像最开始那样泛起波澜,找个空位坐下,紧了紧西装,笔直的长腿搭在监控器桌上,从西装内衬中掏出香烟,精致的火机弹起,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他侧着头,为自己点上一颗。
“今天第五个了吧?陆泽,你还真他娘的是万人迷。”
法蒂尼把手机扔在桌上,略带酸味儿的做起了阴阳人,这是来自男人对其他魅力型男的本能敌意,不客气的说,如果两人都变成了穷光蛋,以法蒂尼的样貌与身材,确实很难讨女孩们的欢心,而陆泽,姑娘们很大概率上会愿意掏钱养他。
“这还有一条没拍呢,等全员解散之后,估计他还能收到更多。”
“卢卡斯!你哪伙的?”
“我就实话实说而已……况且你缺女友吗?”
“这不一样,每个男人都需要有辣妹追求!有感情的追求!才能体现自己的雄性魅力!辣妹!懂吗?那种跑起来会抖的辣妹~”
他缩着肩膀和脖子,把自己凑成一团,手掌朝上放在嘴边,说话时手指向外张开,像是说多了话要呕出来一样,让自身形象又掉了一个台阶。
“呃……我觉得这才是雄性魅力。”
得到的回应是一条比他头还粗的巨臂,肌肉隆起,毛细血管都进化成了血管在皮肤表面鼓起,一跳一跳的肱二头肌将他的话憋了回去,让他双手抱怀,生起了无法沟通的闷气。
“导演,道具布置完毕,最后一次检查完成,可以开机了。”
“好,各部门准备。”
闲余话题被收拾起来扔进了脑部的垃圾箱,各部门重新调整状态,开始了最后一次的忙碌,为整整五个月的拍摄行程画下一个完整的句号。
最后一幕是在一座大桥上进行拍摄,申请拍戏封道对于法蒂尼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在马路清空之后,道具组们的任务就是要把拍摄用的车辆按照3D的构图还原出影片里需要的环境,以及布置小型炸药。
本次拍摄动用了超过四百辆各品牌的私家车,以及三十余部警车,另外还调了两辆警用直升机配合拍摄,陆泽拍戏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拍这种大场面的戏。
在剧情中,此刻主角驾驶的车辆因为车祸侧翻,已在刚才由专业的动作替身拍摄完成,而后遭遇了警方的拥堵,这就需要陆泽和饰演主角儿子的丹尼斯拍摄完成了。
这边陆泽和丹尼斯做最后血液的上妆,场内则由道具组的员工测试驾驶室的玻璃是否完全磨平,避免演员上场后一不小心就滴血认亲。
妆容全部处理完毕后,导演开始放群众演员入场,每个群众演员所穿的服饰都与对应的车辆有一定的关联,算是对于某部分品牌车主的主观印象,最后,主演登场。
看似完全损毁的车门其实还可以正常使用,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陆泽与丹尼斯倒立着坐进车中,系好安全带后,头部朝下开始憋汗,直到面热通红,青筋暴起,化妆师拿出喷壶,喷洒出混合了植物精油的水做最后一次补汗,全员撤退,把空间留给在车中大脑充血,已经开始痛苦轻哼的两人。
“所有人撤离,检查群演的位置!场记!快快快!打板!”
“《赎罪》第三十一场!第七幕!开始!”
……
车祸所牵连到的车辆过多,导致交通大范围的瘫痪,后续车辆不明真相,司机们纷纷下车驻足观看,直到两架直升机低空飞行掠过头顶,强大的气流甚至吹掉了部分司机的帽子,这才让人们意识到前方发生的事情有些糟糕。
车内,以及地面的碎玻璃已经沾染上了血液,他勉强睁开眼,缓缓解开了束缚在身上的安全带,开了几次没,车门打不开了,只能用手肘撑在满是玻璃碴的地面,缓缓从车窗爬了出去,稀疏的已经被血液染成了红色,左眼的血管破裂导致眼球充血变的通红。
他起身,刚要挺起腰,却又因为眩晕而一头扎在地上,儿子在车内发出痛苦的呻吟声,这才使他从迷茫中挣脱,连滚带爬的走向副驾驶,万幸,这边的门可以打开。
“约瑟夫……”
用尽浑身力气将儿子从车座上扯上来,藏匿与车体的背后,两人就这么靠着车轮喘息,他能看到,前方有警车停下,大批的警员藏匿在车门后,向他举起了枪。
警方开始喊话,不停的催促着让他放下武器,他焦急的望了望手表,时间还不够,他需要继续拖延时间,而此时,身旁的约瑟夫却悠悠转醒。
“你疯了!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不想死的话就闭嘴!”
他歇斯底里的拽着男人的衣领,将枪顶在在了约瑟夫的下颚,这才让约瑟夫意识到,那个酗酒家暴的父亲从来没有变过,这故作软弱的男人依旧那么凶狠且疯狂。
“所以你打算杀了我?你打算一枪把我打死?我是你儿子!”
“你从来就不是我的儿子!你这个杂种!闭嘴!你不是!你不是!你听清楚了吗!”
“放下武器!释放人质!不要再次犯错!”
“去你妈的!想让他死你们就开枪!立刻给我准备一辆车!只要让我离开,我可以放他一条生路。”
他已经厌烦了不停被警察骚扰,在车后举起手枪对准警察盲开了几枪,顿时,还在不远处好奇观望的众人全部作鸟兽散,现场变的骚乱起来。
身体的疼痛再次强烈,让面孔更加狰狞,向警方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时,他仍在不停的看着手表,焦急的推算着时间就这样,双方便僵持在了这里。
这种要求警方会答应吗?显然不可能,警察们要做的,只是要安抚住他的情绪,等待狙击手找到合适的狙击位置,可以在人员伤亡最小的条件下,把他处理掉,这点他明白,但无所谓,他现在缺的,只有时间,至于离开,到了这个地步,显然没再想过。
“不如你杀了我算了,就当我从来没存在过,开枪打死我吧。”
或许是牵扯出了他的童年阴影,又或是其他些什么,约瑟夫看起来像是丧失求生的欲·望,他抬头,看着父亲苍老又癫狂的脸,祈求着将他带来这世上的男人送他离开这个世界。
“我不会让你死的,好好活下去吧……”
本以为会听到一句顺理成章的回答,但意外的是……这一刻,父亲的声音却格外的温柔,这让约瑟夫错愕,抬起头,却没有看到那张被鲜血浸泡的脸,他起身了,但并没有事先拽起自己,于是……他听到远处传来的枪响,并看到了这个男人的倒下。
“咔!我宣布《赎罪》杀青了!”
“……”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