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oo0s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格蘭自然科學院笔趣-第六百九十五章 最後的三個歐洛拉人展示-oq8ds

格蘭自然科學院
小說推薦格蘭自然科學院
终究,海耶斯一声令下,这座不断升向茫茫宇宙深空的金属平台,还是停了下来。
他面色凝重,死死的盯着这只拄着拐杖的老龟,不知他为何如此。
“打开深蓝守护层。”
龟仙接下来的话,却让海耶斯彻底抑制不住,流露出恼怒之色。
所谓深蓝守护层,则是探索者超时空堡垒对于曲率空间挤压的保护技术,乃是欧洛拉世界人类在登上文明秩序巅峰后,所掌握的高等时空技术,也是开启真正星级文明探索必要的技术。
“你该不会认为,这些纯粹的精神体蠕虫,会因为曾经的战败对我们心怀畏惧,下面这些追逐而来的超体人是因此专门过来送行的吧?又或者说,曾经的战争再进行一次,你有100%把握再次获得胜利?”
海耶斯并没有下达命令。
他已经竭尽所能压抑着自己的愤怒,表情也因此有些狰狞。
如今只要离开这个牢笼,离开了这个世界的封锁,再利用超时空要塞回到欧洛拉世界,他就能获得真正的新生。
机会就在眼前!
为了这个机会,自己甚至放弃了数不清的忠实信徒,放弃了神殿的根基,如今这位延续者老龟,竟然要在这个关键点节外生枝?
他以为这只老龟打算参与下面的战争。
“你想过后果吗!下面只是一群愚昧的家伙,它们以自己所在公国的文化传统为荣,畏惧欧洛拉,敌视欧洛拉,对于欧洛拉一无所知,他们终将沦为这个世界土著者的一份子,根本不值得我们的拯救!如果这场战争我们失败,那么下场是什么,看到那些被他们控制浑浑噩噩加入战斗的家伙们了吗,就像个提线木偶一样,我们就会成为他们的样子!”
延续者龟仙,仅仅只是枯老眼皮稍稍抬了一下,看了海耶斯一眼。
海耶斯很熟悉这个目光,就像自己刚刚俯瞰地面那些偏偶之地戏法师们一样的目光,那是不加掩饰的轻蔑,对于异类的排斥,以及居高临下一抹不加掩饰的讥讽。
两者之间安静下来,似乎仍旧是那般的无声对峙。
海耶斯在封印了光明造物主后,的确掌握了这座探索者超时空堡垒,并已经能够通过这座堡垒,启动传说中的时空之力。
但毫无疑问的是,他所掌握的时空之力极其有限,仅限于类似于光明造物主一般,处于相当野蛮原始的状态。
这倒并非说这座探索者时空堡垒的时空之力技术不沟宏大。
要知道即使对于初步跨入星际文明的超体人而言,所能做到的超时空传送极限,仅仅是将一个直径几厘米的物质,在最浅层的曲率空间进行超时空传送而已。
而对于上古时期的欧洛拉世界人类而言,却已经掌握了将这座直径达到十余千米的探索者时空堡垒,通过更深层曲率空间进行传送的技术,两者之间对于时空技术的探索,显然根本不在一个次元。
但这种宏大高深的时空技术,却需要建立在以欧洛拉世界人类掌握的知识和特殊修行基础上,才能够进行灵活利用,否则的话,仅仅只是通过特殊手段打开一座固定的时空传送门,或者大批量生产一些空间储物盒子而已。
虽然这在一般文明看来已经近乎神迹,但显然绝非欧洛拉人类真正的时空技术展现。
而掌握如此技术的人,现今星幕之地,只剩下一位,正是眼前之人!
包括当年在世的耶格华,也没有掌握这个技术,而摩羯虽然掌握了时空之力技术,却始终没有掌握时空堡垒。
若没有眼前之人的支持,即使离开了这个世界,海耶斯也没有半分可能通过这座超时空堡垒的时空之力,回到欧洛拉世界。
“以你为回归欧洛拉世界,只靠你我就行了?”
老龟声音沙哑,让海耶斯面色一变。
“什么意思?难道上古时期你们被困在这个世界,不只是因为这层封锁,无法脱离这个世界,才无法回归到欧洛拉的吗?”
老龟闻言,讥讽更甚。
“上古时期被困在这个世界的原因当然是这样,不然你以为我们甘愿在这个野蛮的土著世界受困?不过在耶格华掌握大权的这上万年时间,你以为我们什么都没做吗,小子,我们做的比你想象得还要多,甚至连强行突破星幕封锁的计划我们都设计了几个可行方案,但最终都因为缺失一样关键的东西,被我们一一否决了。”
“什么?”
海耶斯似乎想起来什么,已经有了猜测。
“星核数据库!”
果然是这个东西。
老龟冷笑道:“你根本不能理解星核数据库的重要性,表面上看来,它只是一个记录信息的数据库,但它的诞生,却是欧洛拉世界在一次极其偶然的机会,一位千百万年难出一位的智慧超群天才大能,在一次极其偶然机会,发明出的人造灵魂。它能够瞬间通过记录,分析计算出普通人几天、几月、甚至几年的数据,
而你知道茫茫宇宙有多么的辽阔吗,穷极你一生智慧也根本无法理解它的辽阔,它的无垠,而在如此无垠的空间内,即使概率再低、再不可能发生的事,偶然也将随着它的无限辽阔变得必然,所以在这种无垠的宇宙虚空内,想要通过个人的数据计算寻找到某个世界,计算出通过深层曲率空间抵达所需的坐标加速……”
接下来的话,延续者龟仙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其中讽刺却是不言而喻,显然是在嘲讽海耶斯的不自量力。
“那你的意思是?”
海耶斯趁此机会,余光再次眺望向下空。
此刻这座超时空堡垒,乃是停留在距离地表100千米左右的高空上。
如此高度,地面生物除了那些体型超然的存在,几乎都已经难以看清了,而一般意义上而言,这里也几乎是神级以下生物无法接触到的天边尽头,在上面则是陨石浮岛的神国层了。
上万名超体人,赫然放弃了一切,向这里追逐过来,决心要将这个巨物封锁在这个世界。
星幕封锁,乃是超体人的最根本战略核心!
“这个世界,只有一个人掌握着它的所在,而现在那个人就在外面,现在你说我为什么让你停下,打开深蓝保护层?”
既然已经知道前因后果,海耶斯也是当机立断之人,他虽然并未发现延续者口中的那位神秘存在。
但事不宜迟,他当即下令,关闭了深蓝保护层。
嗡……
小片刻后,这个守护者十余千米巨物的厚重粒子光罩,渐渐趋于透明,而下面的超体人距离这边也越来越近了。
无声无息,一团灰蒙蒙的迷雾,赫然出现在了海耶斯对面,老龟的身边。
“桀桀桀桀桀桀桀……”
森森笑声,随着灰雾渐渐散去,裸露出一个枯瘦佝偻老者。
他几乎宛如木乃伊般的人形骷髅,薄薄的肌肤毫无生机可言,肋骨下的心脏时而跳动,时而停滞,老脸宛若骷髅,没有脂肪,没有水分,没有生机,甚至几乎看不出曾经的面貌,一副半假死的模样。
“你……你怎么变成了这副模样!”
延续者见到此人,难以置信的样子,实在无法和曾经玉树临风的印象重合。
要知道他曾经乃是与摩羯同出一个家族,都是时空堡垒上有名的美男子。
“桀桀,老鬼,你有什么资格说我,看起来你还不如我啊。”
延续者一窒,拄着拐杖的老鬼神色一暗。
短暂低沉后,他看向了一旁谨慎凝重之色海耶斯。
“这位便是耶格华万年来一直在寻找的存在,黑暗世界原始缔造者,盗走星核数据器的人,盗梦者。”
“桀桀桀桀,看来你也知道,没有星核数据器,你们那哪去不了,即使逃离这个世界,也会彻底迷失于茫茫宇宙星空,只有我们共同合作,才……”
“哈哈哈哈哈哈!”
正在这时,一个更加隐晦的张狂笑声,打断了盗梦者话语。
半人半鬼的骷髅老者凝望过去,他当然知晓这人的存在,而老龟则揉了揉额头,他显然并不欢迎这个陌生的存在,却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紧接着。
在海耶斯惊异注视中,一个血色符文缭绕的八翼血色天使,赫然从阴影中走了出来,双眸凝望着老龟和人形骷髅,一抹兴奋狞笑。
“延续者、盗梦者,除了那个被封印的骗子外,这个世界残留的最后三位欧洛拉人类,都已经到齐了。”
咕嘟。
一位观星神殿祭司,看到这个从阴影中走出的存在,难以置信骇然道:“八翼堕落血天使,恶魔小喇叭,角斗之王修罗道!”
噗!
这名祭祀的脑袋瞬间爆裂,白色与红色的混合物质飞溅。
修罗道收起八翼虚影,瞥了这边一眼冷声道:“恶魔小喇叭?找死。”
这是他在某段时期,最厌恶的称号。
“你来这里想要干什么?”
人影双眸不停的在两人之间扫过,阴沉沉道:“如果说在此之前,当然是想要打败你们,完成我长久以来的梦想。但现在,看你们的样子,哼哼哼哼哼,即使加在一起,我也没有太多兴趣了,摩羯已经是我的手下败将、耶格华也不敌那些曾经被我打败的家伙们,你们两个甚至无法引起我的兴趣,看来只有回归欧洛拉世界,才能让我再次燃烧起来啊。”
他伸了个懒腰,一副肆无忌惮的样子。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