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9rqs都市言情小說 《我獨仙行》-第1961章 黑獄牢籠推薦-25dv7

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
卷十四锋芒毕露
第1961章黑狱牢笼
葛袍老者的袍袖垂落,遮住了手掌,其他人并没有看出圆珠的不妥,而他脸上的异色一闪即逝。
老者大有深意地看了姚泽一眼,随即展颜一笑,“由几位道友相助,老夫大事可成……不过在这之前,诸位还是先掌握一道奇术,就当老夫送给诸位的见面礼吧。”
话音方落,三道青光同时一闪下,就漂浮在众人面前,却是三块颜色相同的玉简。
“奇术?”
青乌大感好奇,抬手就把其中一枚玉简抓住,径直放在了眉心处。
下一刻,他的脸上露出惊喜,“上一诀!竟是如此神术,多谢大人厚爱!”
姚泽和鹿道友同时心中一动,各自探手把玉简握在手中。
很快姚泽的脸上有些动容了,这样的神术还是第一次听说,可其中的奇妙之处让人赞叹不已。
修士的神识外放,一般只能用来查探,像“混元培神诀”那样可以修炼壮大神识,甚至用来攻击的,极为罕见,而眼下的“太一诀”却可以让神识凭空延伸三成的距离!
像他如今神识全开,可以查探数百万里外的情形,一旦修炼了“太一诀”,足以看清千万里之外的一草一木。
而炼制一些魔械时,需要神识在模具上铭印符文,操纵神识不可超过三尺,可有“太一诀”相助,完全可以在数丈外完成!
虽然只是一道小法术,可十分实用,三人都兴 奋异常,连连称谢,此时才对老者的戒备心思完全放开。
“大人,这太一诀如此神奇,应该不只是这一道神术吧?”略一沉吟,姚泽突然开口道。
青乌他们也露出注意神色,这神诀肯定是上古流传下来的,说不定还有其余神妙奇术。
“呵呵,姚道友果真心思缜密,此诀是老夫在蛮荒深处无意中发现,记录在一块兽皮之上,可惜时代太过久远,那块兽皮已经破损严重,只有这一道神术还算勉强完整,老夫推演了百余年,才彻底演化归一,同时命名太一诀。”葛袍老者脸上露出感慨,似乎充满遗憾。
如此众人自然无法可说,这法术参悟起来非常简单,三人同时神情肃穆,各自掐诀推演,而葛袍老者面带微笑,目光在三人身上不住扫过,耐心等待。
不知道是不是种错觉,姚泽总觉得对方在留意自己,目光转过时,瞳孔深处时而有精芒暴闪,虽然一闪即逝,可他已经生出感应。
此人虽然贵为圣祖大人物,自己也不是普通的圣真人修士,而且青乌和鹿道友都是不可小觑的人物,三人联手,即便对方有什么想法,也丝毫不惧的。
这道“太一诀”虽然神奇,可和“混元培神诀”无法相提的,他凝神片刻,就全部领悟贯通,双目睁开,刚好和葛袍老者对上了目光。
“道友已经领悟?啧啧,天资这样的事,老夫只能羡慕了。”老者神情温和,半开着玩笑,显的很满意。
其余二人并没有让大家久等,各自掌握了这道神术。
“好!接下来就要仰仗诸位了。”
葛袍老者低喝一声,单手扬起,朝着前方虚空狠狠一抓。
“轰隆隆!”
顿时一只大手显化而出,带起刺耳的破空声,这片空间蓦地一颤下,竟被大手直接撕开一道裂缝。
无尽的罡风从裂缝中吹出,刺骨的寒意席卷这片空间。
众人神情都是一紧,面色大变,各自掐诀,祭出护体灵光。
下一刻,那片空间竟似一片布帛般,被大手生生掀起,漆黑的空间中,一座数十丈大小的血色祭坛浮现而出。
姚泽看的瞳孔一缩,没想到此地竟别具洞天,伴随着阵阵罡风,古老的气息扑面而来,祭坛表面符文密布,自行运转,游走不定,而上方摆放着一座四方的漆黑笼阁。
这笼阁有丈许大小,手臂粗细的根根栅栏笼罩着丝丝黑雾,道道符文不住地飞出,里面的情形看不真切,而祭坛之上有血雾升腾,和那些符文方一接触,就同时溃散消失。
“黑狱牢笼!”
似乎见到了鬼一样,青乌一时间失声惊呼起来。
“你还知道这个?”
葛袍老者却面色大变,双目如电,死死地盯了过来。
姚泽和鹿道友都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二人的反应为什么都如此之大,黑狱牢笼又是什么东西?
“不不,在下看错了……只是听说,胡言乱语的,大人不必在意。”似乎想起来什么,青乌脸色已经变得苍白,眼睛躲闪着,连连摇头。
葛袍老者目不转睛地盯过来,现场气氛骤然紧张了,过了一会,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此物乃老夫从蛮荒深处带来,经历了九死一生,里面困住了一头远古异兽,据老夫所知,整个圣界都没有第二个这个的笼阁,如果道友真的见过,那才是见了鬼。”
“是是……”青乌忙不迭地应承着,可眼底深处的惊惧根本无法掩饰。
“远古异兽?”
姚泽心中大奇,凝神朝祭坛上方望去,那笼阁黑雾缭绕,道道符文翻滚,什么也看不真切。
“诸位,这个笼阁有些特别,任何外力都无法破坏,你们看。”
葛袍老者单手朝前一点,“嗤”的一声,一道金芒从指尖飞出,所过之处,空间都跟着坍塌一片,似利箭般狠狠刺在了笼阁上。
诡异的,那笼阁竟没有丝毫变化,而那道金芒也不见了踪迹。
下一刻,老者屈指一弹,“咻咻”声中,数个西瓜大小的火球接连飞出,四周的温度瞬间升高,这片空间都似乎被炙烤的扭曲变形。
姚泽见了,瞳孔忍不住一缩,圣祖修士果真出手不凡,随意施为,都可以撼天动地。
不料下一幕,却让他看的目瞪口呆起来。
笼阁竟没有丝毫变化,那些火球竟如坠入大海的石子,连丝浪花都没有激起,凭空不见了踪影。
没等众人开口询问,葛袍老者主动解释起来。
“这座笼阁有些古怪,可以吸收任何五行中的攻击力,老夫研究了百余载,其材质看不出什么所制,问题的关键应该出在上面的符文上。”
“你们看,每一根栅栏上都有密麻的符文,但是最中间的那枚是纹丝不动的,相当于法阵中的阵眼所在,等下你们分站在祭坛四个方位,听我号令,一同放出神识,把四枚符文破解开,再由老夫亲自出手,这座笼阁就算打开了。”
说话时,此人的神情严肃异常。
众人都没有立刻说什么,都不住地打量着这座祭坛。
姚泽眉头微皱,如果真如对方所言,里面关押着一头远古异兽,威能肯定难以想象,万一放出来直接灭杀了众人,岂不是自掘坟墓?
“大人,那异兽到底什么样?我们怎么看不到?”迟疑一下,鹿道友问出心中疑惑。
“这个简单,不瞒诸位,此笼阁虽然无惧五行之力,可音波无法屏蔽的,老夫施展了佛门天音,足足耗费了三年时光,才彻底地把此妖催眠了……你们看。”
葛袍老者口中说着,突然口型一变,“咄”的一声,天地间竟凭空炸起一声惊雷,众人忍不住同时一惊,忙定神朝祭坛上方望去。
且见黑雾一阵翻滚,道道符文激荡飞舞,而朦胧模糊的笼阁终于闪开了一道缝隙,露出一只人身鸟首的诡异生灵来,不过尺余长,背后还拖着一对透明的幽蓝羽翅。
此时那秃鸠般的脑袋低垂着,看不清面目,饶是众人都有着圣真人修为,一个个的见多识广,也忍不住心中一紧,一股莫名的恐惧竟死死地攥住了心口。
下一刻,黑雾滚滚,再次把笼阁遮掩,而姚泽神情一变,倒抽口凉气。
这样的生灵竟给自己一种熟悉的感觉,可哪里见过却是无从记得了……
他深吸了口气,念头一转,竟发现青乌不再言语,可双目中有着极深的恐惧,心中一动,单手摸了摸嘴巴,借机嘴皮抖动了一下。
“青乌道友,这异兽你知道来历?”
听到了传音,青乌周身一个激灵,神情变得镇定下来,不动声色地摇摇头,显然不想多说的样子。
姚泽见状愈发奇怪,再环顾下四周,荒芜死寂,难道远古异兽就不需要天地元气?
葛袍老者面上挂着笑,目光不留痕迹地扫过,竟带有一丝警告意味,青乌不由得身形一缩,又退后了一步。
这些微不可查的痕迹偏巧被姚泽看到,他的心中生出一种不妙的感觉。
此兽不是那么简单,再联想之前青乌脱口而出的“黑狱牢笼”,显然他清楚这异兽的来历……
一旁的鹿道友也察觉到一丝不寻常,众人能够修炼到如今的神通,毫不夸张地说,连汗毛孔都是透亮的,脸上露出犹豫神色。
“大人,在下自问通晓圣界的各种典籍,即便有些传闻轶事也有涉及的,这样的远古异兽却是第一次见到,大人可以详细解释一下吗?”鹿道友神色一正,面露肃穆,显然一定要问个清楚了。
葛袍老者双目一眯,一丝寒光飞出,这片空间瞬间变得阴森起来。
过了一会,此人一字一顿地开口了,“怎么,鹿道友想反悔了?还想要个解释,是不是觉得老夫人善可欺?”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