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o84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兇靈祕聞錄》-第五百四十五章:古廟搜尋鑒賞-nrr50

兇靈祕聞錄
小說推薦兇靈祕聞錄
万事开头难,由于阴兵造成的心理阴影太大,加之此地又位于阴兵游荡区域,虽说现已置身判官庙,但事实上还是无人敢冒险,无人敢第一个抬头,直到……
陈逍遥率先扬起脑袋。
青年毫无征兆的行为把身旁二人给吓了一跳,不过,至少对于赵平来说……既然陈逍遥沉不住气首先抬头,那这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呢?
自发探路,自愿为旁人充当探路石。
似乎完全看破了赵平心思,十几秒后,陈逍遥笑了,转身朝对面依旧低垂脑袋两人得意洋洋絮叨起来:“哇塞!这庙真不一般!谁想看看啊?”
赵平自然明白陈逍遥话中意思,果然,见最先抬头的陈逍遥平安无事,眼镜男旋即扬起脑袋,可想而知,连赵平都自发抬头,唯恐再次被坑又早就打定某种主意的姚付江才跟着一起抬头。
最后,三人集体打量庙宇,纷纷观察四周。
通过观察,首先可以断定此地确实为判官庙,最佳证据来源于前方高台,高台顶端则赫然竖立一座约两米左右的石头雕像,而雕像外形则是一位身穿官服的男人,此人须发皆张,双目圆睁,身穿官服头戴乌纱,左手持着本类似账册的书籍,右手则握着杆粗大毛笔,虽说因年代久远导致雕像朱漆颜色掉了大半,可总体上仍能轻易看出雕像身份,无论样貌或装扮皆与民间传说中的阴司判官形象极为类似,尤其是那杆粗大毛笔,在绝大多数国人印象中更是一种符合判官形象的标志性物品。
当然了,三人千里迢迢来阴山可不是为了看雕像的,通过雕像确认完地点正确,赵平本能转移目光,视野扫向庙内四周,只是……
打量许久,观察许久,乃至连房梁顶端都看了,可,无论怎么观察,附近除了些香炉香案以及用来支撑屋顶的房柱外,一览无遗的大厅内便在无其他,在也没有任何能引人注意的东西。
见状,赵平面色隐隐变得难看,目光更是死死盯向身侧依旧在环顾四周的陈逍遥脸上,最后眉头微皱张口询问道:“你之前说招魂幡一定在判官庙里,对吧?”
听着眼镜男问题,陈逍遥哪里会不明白对方话里意思?然奇怪的是,面对男人语气不善的询问,他竟没有予以辩解,反而将目光转向赵平,迎向对方那已有些阴沉的脸,随后一边点头一边面露微笑点头回答道:“对啊,我说过,怎么了?”
结果可想而知,一听对方如此回答,赵平脸色愈发阴沉起来,很明显,单从其表情便可看出男人现已出现急躁情绪,就连姚付江都能理解赵平脸色为何愈发难看,答案无疑来源无全无发现,一无所获,庙宇本就仅有一间正厅,来回就这么大,不料寻找半天却全无发现,别说眼镜男了,就连他自己此刻也茫然焦躁心态不安,没想到都这时候了,陈逍遥居然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反问起来?
注视着陈逍遥表情,这一刻,姚付江竟破天荒般首次体会了一把赵平内心感受,这,这姓陈的实在太欠揍了!
“那么,你口中所说的招魂幡呢?”
赵平自然不是那种容易冲动之人,面对青年道士的欠打反问,沉默数秒,压下心中焦急,男人提及重点,说出了目前在场三人最为在意的问题。
即,招魂幡在哪?
随着眼镜男再次询问,姚付江亦赶忙将目光看向对面,看向仍面带微笑的陈逍遥,许是终于感受到两名队友的焦急,抬起那没有受伤的右手摸了摸头发,最后慢丝调理咧嘴说出一句话,依旧为反问式言语:“关于招魂幡嘛?嘿嘿,在我回答前二位要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顿了顿,环顾两侧,旋即话锋一转继续道:“像招魂幡这种神器,你们认为那些古代人会轻易放在一眼就能被看到的地方吗?”
嗯?
听过此言,赵平双目微眯,姚付江则干脆利落走至近前好奇追问道:“咦?你的意思是……”
注视着眼镜男表情变化,聆听姚付江迫切询问,陈逍遥卖起了关子,点了点头补充道:“换位思考下,假如你是一名古代人,你认为将东西藏在哪才最安全呢?”
………
时间重回两分钟前。
阴山,判官庙内。
对于黑暗,人类有多种多样应对方法,抛除近代才逐渐普及的电力设备外,火焰才是人类对抗夜晚驱散黑暗的永恒手段。
进入判官庙,确认并无危险,陈逍遥点燃了两根随身携带的蜡烛,蜡烛放置于香案,烛光映照下,庙宇内部清晰展现于视线。
可惜,打量许久,摸索许久,结果一无所获,无论如何查找,不管如何摸索,翻遍庙宇皆看到不到到哪怕一个类似于招魂幡的东西,甚至连根竹竿都没有,面对如此结果,三人频频诧异,尤其是赵平和姚付江,二人脸上的不解之色愈发浓厚,毕竟招魂幡位于阴山判官庙里的消息全部来源于陈逍遥,且几人也确实费劲历尽千难万险抵达此处,忙活了许久,不料却全无发现,假如……
假如判官庙从始至终就压根没有招魂幡,那,这坑可就太大了!
越找越急,越急越躁,躁动间,无论是赵平还是姚付江,两者看向某人的目光开始变得怀疑,开始变得不善。
似乎感受到两名队友所投目光有所变化,正前方,陈逍遥心中亦不免打起鼓来,说实话,关于招魂幡位于阴山这一消息他也是从师父那听说的,并且他个人也是首次来这里,一开始对于师父所言他是深信不疑的,然事态发展却逐渐超出预计,本以为进入庙宇就会自然而然拿到招魂幡,不料事与愿违,突破险阻抵达终点,但作为终点的判官庙里却空无一物!
这,这他吗……
(我日啊,怎么会没有呢?找了这么久居然连招魂幡影子都没看到?师父你个老东西可千万别骗我啊,当年就是你亲口对我说阴山判官庙里有招魂幡,不仅有招魂幡你还说会有其他好东西在里面,如今我可是冒险带人来了,要是你说的一切全是假的……那,那这玩笑可就开大了,先不提没法救何飞,估计接下来连我自己都会有生命危险啊!我的那些队友一旦发现受骗,那么他们绝对不会放过我!万一真没有,别提返回诅咒空间了,估计身旁这俩家伙就会当场和我翻脸……算了,还是再找找吧……)
(不要慌,先保持镇定,必须先摆出一副胸有成竹模样!).
心中哀嚎间,内心祈祷间,感受着背后两双不善目光,陈逍遥强自镇定,凭借精湛演技硬是把自己伪装起来。
形容如此,现实亦是如此,心里虽越想越慌,可他本人却未曾表露出半分慌张表情,不仅未曾慌张反而作出一副胸有成竹模样给身旁两人看,或许是表演当真起了些作用,见青年道士微笑怡然,姚付江疑惑之色消减些许,可……
唯独某眼镜男自始至终维持着冰冷表情,一双怀疑目光亦自始至终盯着青年道士后背!
(怎么回事?怎么背脊突然感受到一股寒意?难道赵眼镜看出什么从而怀疑我了?不可能啊,我的表演如此专业如此到位……看来只好凭感觉来找了,求太上老君保佑,保佑我师父所言非虚,保佑魂幡就在此处,如不尽快找到,那赵眼镜绝对不会放过我。)
(咦?等等,招魂幡不管怎么说也算是好东西了,虽称不上世间神器可也算得上稀罕物件,如此重要物品又怎么会随意摆放?莫非被藏起来了?额,有可能,有很大可能,好吧,权当被藏起来了,既是隐藏,又藏哪里了呢?)
同一时间,就在陈逍遥背对旁人快速思考之际,身后,传来赵平满含怀疑的询问声:“你之前说招魂幡一定在判官庙里,对吧?”
“对啊,我说过,怎么了?”
“那么,你口中所说的招魂幡呢?”
“像招魂幡这种神器,你们认为那些古代人会轻易放在一眼就能被看到的地方吗?”
强自镇定间,利用刚刚脑海所想,陈逍遥仍维持一副胸有成竹模样淡定回答着,最后还卖起了关子,点了点头补充道:“换位思考下,假如你是一名古代人,你认为将东西藏在哪才最安全呢?”
………
一石激起千层浪,一言化作惊天雷,陈逍遥虽是瞎猜,但听在赵平和姚付江耳里却着实有些道理。
二人同时一愣,片刻后,赵平凝视起青年,死盯着对方,果然,由于对男人现已有所了解,见眼镜男摆出如此表情,很清楚对方现已心中已生怒的陈逍遥被当场吓了一跳,赶忙摆手解释道:“别别别,赵前辈莫生气,我不卖关子了,我这就直说,这就直说!”
言罢,先是一顿,旋即手指地面解释道:“我怀疑招魂幡极有可能被藏在地下了,大家俯身蹲地仔细找找,看看有无发现!”
(嗯,古代人藏东西一般都选择地下吧,希望猜测正确……)
暂且不谈青年道士如何心中祈祷,有了提示,赵平和姚付江果然双双低头目视脚下,之前说过,这座庙宇地面并非泥土,而是由一块块石板构成,脚下亦确实除了石板再无他物。.
注视片刻,随着思考转移,赵平当先弯腰下蹲,继而更加仔细的观察起脚下一块块地板,当然,不仅是他,一旁姚付江与陈逍遥两人亦紧随其后俯身蹲地,频频打量。
上面说过,因一切信息皆来源于师父所言,陈逍遥除获知招魂幡位于判官庙外,其余一概不知,更不知招魂幡精确位置,好在灵光一闪思绪突发,通过一番琢磨,青年还是逐渐加以肯定,继而深信招魂幡不可能会在其他地方更不可能期间被人拿走,理由很简单,就凭那遍布阴山的数万孤魂以及判官庙前的大批阴兵就足以让任何人望而却步,估计这世上也只有自己师父一人有能力在阴山潇洒穿梭来去自如,其余任何人无论是谁亦或是来多少人,一旦踏入阴山就等同被判了死刑,来多少死多少,加之师父亦曾明确告诉过自己招魂幡就在判官庙内,既然如此,既然当年师父未曾拿走,那么关于招魂幡是否被旁人捷足先登的猜测便不会成立,而招魂幡目前也十有八九仍存留于于判官庙内,顶多只是被隐藏起来而已。
(不会错,绝对不会错!)
陈逍遥越想越觉道理颇深,心中恐慌感逐渐淡化不少,信心成倍增加。
判官庙内。
烛光映照下,此刻,在这座数百年无人踏足的荒废古庙内,三条人影正忙碌晃动着。
咚,咚,咚。
伴随着阵阵轻微敲击声,混合频频走动,众人忙碌起来,赵平、陈逍遥连同姚付江一起正散步各处查找不休,分别蹲身于的不同位置开始逐个敲击,用手指挨个敲打着地面石板,个个全神贯注,个个聚精会神,早前陈逍遥所言也并非信口开河,庙宇就这么大,四周所有摆设也都是一目了然,结果却全无发现,既然地表搜寻无果,那么就只剩地下了,纷纷怀疑起地下是否藏有暗格。.
不错,暗格,如同影视剧里经常出现的桥段般,在那既无银行又无保险库的年代,对于某些贵重事物,古人藏东西往往有迹可循,通过手指敲击听声辨位亦不失为一种有效寻找方式。
试验结果是什么?
而随着一块接一块尝试无果,就在几人心逐渐沉重,就在陈逍遥额头冒汗水之际……
啪咚。
一声满含回音的清脆响动径直传入耳膜!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