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vra火熱連載小說 司禮監-第三百章 還是和明軍談談吧看書-jqxnw

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
要想西线无战事,就必须全歼出城的八旗兵,彻底震摄住黑图阿拉城中的所有女真反动派。
这也是高瞻远瞩的魏公公早在数月前就制定的战略,名为“以打促和”,以争取更多的女真人民能够参与到维护国家统一这条战线中来。
战前具体部署,许显纯部主要负责打击后路汉军和他们的运粮队,叶赫部及其余明军各部则负责攻击前路的八旗军。
能否全歼的关键便在于是否能够阻断八旗军的退路,现在看来,这一目标已经完成。
大量的金军运粮车被爆炸掀翻成了一堆散在路上的车架,数不清的粮袋凌乱的堆积在道路之上,使得这条本就不宽的道路彻底变成了一条断头路。
在许显纯的指挥下,明军从伏处杀出,猛冲后路汉军,将八旗兵和汉军一分为二,截成数段,彼此不能呼应。
完全失去战斗力的汉军根本组织不了有效防御,便是汉军指挥官佟养真也无法挽救兵败如山倒的局面,他能做的也只能是带着为数不多的汉军撤回黑图阿拉。
可是明军行动果断而快速,在爆炸发生时便已经扑了过来,一支精干的明军更是直接越过汉军,从后方封死了金军撤退之路。
除最后面的两三百汉人阿哈及时弃了粮车得以逃脱外,其余阿哈也是没一个走脱。
在听到明军跪地不杀的口号下,骇了心神的汉人阿哈们纷纷跪于道路两侧,双手抱头,谁也不敢妄动,免得被明军无枉杀害。
既无法逃走,又不敢拼命的一些汉军见状,也学着汉人阿哈的模样向明军乞降。
佟养真与长子佟丰年等汉军顽固派自是不甘束手就擒,他们想组织人马和明军拼了,但除了少数自觉就算投降也不会被明军放过的汉军响应之外,大多数汉军并不听从他们的指挥。
无奈之下,佟养真便欲与长子丰年等人朝前突围,想和前方的八旗兵会合,但却遭到了明军的猛烈进攻。
危急关头,佟丰年将一匹失去主人的战马牵给父亲,想让父亲一个人跑出去。可是已经没了次子的佟养真哪能连长子也不要呢,父子二人抱头痛哭,尔后便决意死在这里。
“父亲,儿子先去寻二弟了!”
佟丰年也是虎汉,以袖拭去泪水后拿起长刀向近前的明军杀了过去。可不等他长刀劈下,就觉得胸腹间被什么异物捅入,然后便是钻心的剧痛,一柄长矛已然从他的肋骨的间直刺而入。
佟丰年惨叫一声,下意识的挥刀朝那长矛下方砍去,可却够不到那捅他的明兵,反而因为惯性让他的身体往长矛的木柄上更深入些。
疼痛使得佟丰年再也挥动不了拿刀的手臂,他的身子不断摇摆,最终痛吼一声“扑通”重重跪地,但仍在挣扎着想将身子从长矛中抽出。
另有数名明军见状,均将长矛同时刺来,尔后数人合力将这佟丰年硬生生挑起三尺。
佟丰年啊啊惨叫,身子好像失重般被明军狠狠甩向另一侧,继而脖子一歪便咽了气。
目睹丰年惨死,五旬佟养真痛彻心扉,那一刻真是悔不该听堂弟养性之言,以致今日落个父子皆死的局面。
又恨那关内的相士胡诌得什么半朝富贵之言,使他抚顺佟姓一族断子绝了孙!
急火之下,佟养真再也没了生意,咬牙便朝一边的大车尖处撞去。这一撞,却是天旋地转,鲜血瞬间模糊他的视线,额头巨痛让他失声叫出音来,然而竟是没死!
此后竟是再无气力寻死,而是瘫坐于地,一手抚额,一手捂胸,只知哭泣了。
“那是何人!”
许显纯将长刀在一蹲地求降的汉军肩上一拍,那汉军吓的一哆嗦赶紧说道那是游击佟养真,原先是抚顺的大族。
“佟养真?”
许显纯不曾听过此人,径直上前挥刀便将此人脖子斩断,然后命部下看管此地俘虏,自带兵去助叶赫部。
后魏公公听说佟养真乃许显纯所杀,佟图赖为一不知名汉军误杀,甚是遗憾,然后问那佟图赖可有女儿。若有,着献来,与魏老九胡言说什么要尝尝麻子他额娘的味道。
搞得魏老九有一阵好奇麻子是谁。
…….
汉军那边一溃涂地,佟家父子兄弟相继被杀,八旗兵这边也是好不到哪里去,完全被明军打了个措手不及。
耳鼻被震出血来却没有毙命的硕弼基尚未来得及做出反应,明军和叶赫部就已经杀到。
铳子、箭枝如泼雨般向八旗兵射去,道路上烟雾弥漫,耳畔炸声不绝。
一枚利箭射中随硕弼基出城的甲喇额真、额驸苏纳的脑袋,这个昔日背弃兄弟的叶赫将领望着与明军一同涌来的族人们,目光闪过复杂。
临死前,叶赫苏纳想到了自己才9岁的儿子苏克萨哈,那刻,他真的是无比痛苦。
“叛贼!”
叶赫贝勒布扬古长子雅尔虎恨恨的拔出插在苏纳脑袋上的大箭,这个背叛了自己姑母的叛徒早就应该去死了!
在叶赫部和明军的联合攻击下,被堵在中段的八旗兵是上天无门,下地无路。
四周不断响起爆炸声,铳炮和箭枝齐射,冲到近前的明军和叶赫兵又是大刀猛砍,长矛狂剌,直杀得八旗兵溃不成军。
又有明军将早就砍得摇摇欲坠的大树和石头推落谷中,这些从上而下滚落的大树和石头横在道路中间,将残存的八旗兵又截成了数股。
有些倒霉的八旗兵不及闪躲,要么被大树当场砸瘫,要么就是被落石砸死。硕弼基带出城的是正白旗的两个甲喇兵,这些八旗兵固然是精锐,然而在这天崩地裂的打击之下也是彻底垮了。
可谓是世仇的叶赫兵杀起建奴来比明军还要凶狠,他们从山腰上呼啸而下,吓得下面的那些八旗兵掉头就跑,可能跑到哪去。
一些见前方没有敌人的八旗兵手忙脚乱的往拦在道上的大树跳,结果你抢我夺,不时有八旗兵摔倒在大树间,倒下的人不及爬起,身上、脸上、脑袋上便被同伴无情的踏过。
一些刚刚跳上树干的八旗兵,还未来得及抬起脚进行下一步跳跃,就被叶赫兵一箭射中,身子重重落下,却没能倒,而是就那么挂在树枝上,一上一下的轻轻晃动着。
里许外的务达海部也正在被叶赫兵猛攻,叶赫贝勒金台吉亲自带兵猛攻他们,只有两百多人的务达海虽抢占了制高点,可望着下面如潮水一般涌来的叶赫兵,也是欲哭无泪。
后方的喊杀声已经越来越小,肉眼能看到的是一面面明军的红旗在山谷中穿梭。
务达海知道,硕弼基他们完了,而他自己也完了。
十几里外的黑图阿拉城头上,望着派去的探马神色慌张的抽打着座骑拼命跑回来,禇英的脸色也白的吓人。
许久,他长长的叹了口气,目光复杂的看向自己的师傅龚正六。
龚正六也是轻叹一声,踌躇了片刻,低声道:“我去同他们谈吧。”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