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8d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ptt-2449-我很看重錢麼?看書-kqjdy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小說推薦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闻言姬贼忍不住疑惑抬头看了一眼胖鸟,后者点点头,姬贼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黎娅旁边注意到了,就好奇的问姬贼怎么了。
“没,没事。”
话说着,姬贼咳嗽一声,示意胖鸟先下去,让乌斯玛等着自己,跟着,他继续压榨阿木剩余价值。
虽然姬贼是喝了不少的酒,脑袋晕晕乎乎的,但对于阿木,那还是手拿把攥就跟逗小孩一样。
姬贼的意思很明朗了,就是从阿木这里打听出来九黎联盟的位置,好后面腾出手来将九黎联盟完全抹去。
姬贼从来都是记仇的人,蚩尤屠灭了自己三个郡四万族人,更是让联邦元气大伤,算上列山那两万精锐,联邦六万两千名战士这会儿还能保持战力的剩下两万三,刨除战死的两万战士之外,光是伤员,就足足一万九千多人。
像是这场仗中战死的高层,姬贼更是想起来都觉得心疼。
血债只能血来还,所以,姬贼打心眼里,就没有放过九黎联盟的心思。
九黎二十多万族人,姬贼想好了,一个不留!
在姬贼一边威胁一边敲打之下,阿木竹筒倒豆子一般的把九黎联盟的消息全都给姬贼说了。
在阿木说完,她对于姬贼的用处,差不多也就是剩下了一个带路的作用了。
而且,这个作用还是可有可无的那种。
毕竟目前姬贼手里还捏着六七千的九黎俘虏呢,从里面找出来一两个怕死的做带路党那还不是轻轻松松简简单单?
让人将阿木带下去,黎娅立刻就忍不住了疑惑问姬贼:“阿贼,你刚才说的那些话都是认真的么,不杀阿木不说,还要让她管理九黎联盟那些领地?”
姬贼抬头瞥了一眼黎娅,还带着一些醉意:“你觉得可能么?我能给她这个权利?”
“呃,我觉得也不可能。”
“对啊,这就是了。那什么胖鸟。”
帐外候着的胖鸟连忙趋步走进来:“陛下,在呢。”
姬贼轻声的笑:“去吧,让乌斯玛过来吧,这两天就等着他呢。”
“是,陛下。”
转身去,没多大会儿功夫,胖鸟将乌斯玛领了回来。
看到了姬贼,乌斯玛立刻欢喜跑上来,到跟前一把就抓住了姬贼的手:“陛下,您真的弄死了蚩尤啊,您到底怎么做到的?我这一路打听,可得到的答案都是不一样的,您跟我说说呗。”
姬贼嘿嘿的笑:“这还用问么,当然是我神武不凡,斗杀了他蚩尤啊。”
乌斯玛直勾勾的瞧着姬贼,瞧的姬贼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好半天方才撇嘴:“你妹的乌斯玛,你这啥眼神。”
“陛下您说这话您自己相信么?”
姬贼:“···”
“好吧,事情是这样的。”
说话功夫,姬贼简单的给乌斯玛说了一下熊猫团团反水抱大腿活活害死了蚩尤的经过。
乌斯玛很惊讶:“黑水郡的神兽么?我还以为这黑白熊跟了蚩尤之后就一门心思的做他的坐骑了呢。”
姬贼摇头不语,忽地想到了什么:“话说乌斯玛,让你带来的酒你都带来了么?大家在逐鹿平原可是等了你两天啊。这两天,大家庆功喝的酒都是从阿白随军的医疗处搜刮来的,就这还得省着喝呢。”
乌斯玛一听这个忍不住把肩膀一耷拉:“陛下,别提了。”
“你没带?”
“哦不是,带了。”
“那你这是什么语气?”
“呃,我意思是我先前都带着重武器跑一半了您告诉我打赢了,让我回去带酒,不然的话,我也不会耽误两天的时间。”
“你别是把重武器又给送回去了吧?”
乌斯玛闻言更加尴尬了。
姬贼猛地一拍脑门,得,说啥来着。
“不,不是,战斗都结束了,还,还带重武器干啥?”
“战斗是结束了不假,可九黎联盟还在呢。你懂我意思?”
乌斯玛闻言愣了楞,看一眼姬贼表情,跟着疯狂点头:“懂!”
姬贼嗯了一声:“所以你还得跑一趟。”
乌斯玛心说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把床弩什么的都给卸下来了,这来回的太折腾人了。
“唉,本以为在部落里忙活也就是了,没想到这来到了前线,陛下您还是可着我来压榨。”
“那不是你比较适合做这个么。”
“易也在前线,他比我擅长后勤多了。”
“人家有媳妇有家室的,压榨他多不好。”
乌斯玛瞪着眼:“我闺女还都有了呢。”
姬贼:“呃···”
“哎呀,这什么啊。”
姬贼正尴尬着,外面传来了小姬焕的惊奇声音。
姬贼一声疑惑抬头去瞧,就看到,帐帘外面,小姬焕掀开帘子,手按着轩辕剑站在那,低头看帐外黑咕隆咚的一片,也不知道是在瞧什么。
他一边看一边往帐中走,没防备差点撞上乌斯玛,比及反应过来,呆了呆,连忙给乌斯玛见礼。
可不是要见礼么,再怎么说,乌斯玛可是他小姬焕未来的老丈人呢。
乌斯玛也跟着小姬焕客气。
就是姬贼问自己儿子怎么了,刚才在帐外看什么呢。
小姬焕拿手指着帐外:“那不知道谁放了个大石头,眼瞅着天都黑了,多缺德啊,这要是不留神撞上了,可不得摔一下狠的么。”
乌斯玛很纳闷:“石头?没有啊,外面就只有我放了个箱子。”
小姬焕眼里闪过一丝狡黠:“原来是箱子啊,乌斯玛大叔,你放一个东西在爹爹帐外干嘛?而且为啥我觉得那箱子有些熟悉呢。”
有小姬焕这一提醒,姬贼想起来了,半个小时前自己敲打威胁阿木的时候,胖鸟进来和自己说了乌斯玛带箱子的事情了。
这乌斯玛来,自己光顾着和他贫嘴说酒的事情了,赶上今儿个还喝了点,脑袋一晕乎,直接就给忘了,你看看这事闹的。
当即,姬贼一拍脑门,直勾勾的瞧着乌斯玛。
乌斯玛被姬贼看的有些心里发怵,咕咚吞咽口水:“那个陛下啊,您这啥眼神啊。”
“还啥眼神呢,说说吧,这箱子咋回事?可别跟我说是你在苍林郡里征集的货币啊。”
“陛下您看你,我是那样的人么,我乌斯玛很看重钱么?”
“你不看重么?”
“您这就没意思了,这货币不是我的。”
“箱子里真是货币啊!”黎娅大惊叫道。
乌斯玛忙摆手:“不是,箱子里不是货币,不对,这箱子都不是我的。”
姬贼一家三口联合逗乌斯玛,搞得乌斯玛都凌乱了,只想骂娘。
姬贼也是看乌斯玛有些急了,这才不逗他了,转而笑道:“行了,不逗你玩了,你刚才说那箱子不是你的?”
乌斯玛点头:“嗯,真不是我的。”
“那它是谁的?”
“阿石的。”
一听到阿石的名字,小姬焕脸上满是反感,姬贼则是皱眉,说真的,现在听到阿石这个名字,姬贼也有一些不开心了。
之前自己对阿石是那么看重,结果呢,对蚩尤一战中,阿石几次拉胯就不说了,后面追杀蚩尤到逐鹿平原一战之中,阿石更是全程没有露面,他统领的那六千多的战士也是一动不动,两天前,更是直接让姬贼划给了乌斯玛做后勤供应。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